口述下面被男朋友吸|被老男人玩的死去活来

2021-08-27 14:12 · 新商盟

也怪自己昨天太大意,不小心暴露了。

不过事已至此,他就算想躲也来不及了,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看这个叫柳明月的女人,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偷偷摸摸的回到鱼塘边,陈小宝开始思考对策。

直到中午饭点,李香兰已经从地里割了一大篓子鱼草回来,几道人影从远处慢悠悠走了过来。

陈小宝眯起眼睛一瞧,果然是柳明月一群人。

随行的除了刘富全,还有王秀娟和王老三,以及一些过来看热闹的人。

“香兰,在家吗?”

才走到凉棚附近,刘富全就大声喊了起来。

李香兰刚把鱼草放下,听到呼喊声就急忙跑了出来,当看到这么多人过来时,她也吓了一跳,下意识以为在她忙农活的这段时间,陈小宝又做什么错事了。

“村长,这是咋地了?”

她赶忙迎上去,搓着手紧张的问道。

刘富全看了她一眼,心里对这女人的不识好歹颇有成见。

但眼下有外人在场,他自然不会轻易表露出来,而是一板一眼道:“柳老板要进山里考察情况,我们村子里也就小宝一个腿脚便利的年轻人,让他给柳老板带个路吧。”

“什么?”

李香兰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我家小宝神智不全,他哪能带路呢,绝对不行!”

“香兰姐,别担心。”

李香兰拒绝的话还未说完,一旁的柳明月便已经开始解释了。

等她把上午用的那套说辞再说一遍后,李香兰也不禁相信了几分。

倒不是说乡下人好糊弄,而是柳明月身上实在有太多耀眼的光环了。

又是公司大老板,身家过亿,又出国留过学,知识渊博,这样的大人物,有什么必要糊弄她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乡下人?

这样想着,她便扭头就着树上喊道:“小宝,小宝快下来!”

听到声音,躺在树干上的陈小宝知道躲不过去了。

他叹了口气,先是背着众人揉了揉脸,装出一副傻呵呵的样子后,才从树干上跳了下来。

“嫂子,饿,小宝饿了……”

他蹦跳着走到李香兰身边,语气可怜兮兮的说道。

李香兰无奈一笑,说:“别急,嫂子已经在做饭了,但现在有人要和你说话,你乖乖的,千万不要乱来知道吗,不然嫂子就生气了!”

“嗯,小宝听话,小宝肯定不会乱来的,可是嫂子,什么叫乱来啊?”

陈小宝用力点头,那一板一眼的模样,就像个小孩子在大人面前许下承诺时一样,颇具喜感。

而听到他的问题,李香兰也苦恼了。

对啊,什么叫乱来呢?

这时,柳明月往前走了一步,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盯着陈小宝说:“小宝,你认识我吗?”

陈小宝心里咯噔一声,脸上却保持着那副傻傻的模样,转过头说:“你是谁啊,小宝见过你吗?哦,小宝记起来了,你是那个仙女姐姐,小宝之前睡觉的时候见过!”

听言,在场的众人不禁微微一笑。

不得不说,柳明月是真长得漂亮,柳叶峨眉,樱桃小嘴儿,一双水润的眼睛又亮又闪,难怪会被陈小宝当做仙女。

柳明月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她再往前一步,竟是大胆的拉住了陈小宝的手,说:“那仙女姐姐想和你说一些悄悄话,你愿意听吗?”

陈小宝心里无奈,嘴里却只能说:“愿意愿意,仙女姐姐要给小宝甜甜的糖吗?”

“只要你听话,姐姐就给你糖吃,跟姐姐过来。”柳明月笑着说道。

而后,她便牵着陈小宝的手,朝凉棚那边走去。

王秀娟和刘富全原本还想跟上,柳明月对他们摆出一个嘘声的手势,“把小宝交给我,任何人都不要靠近,也不要打扰我们。”

听到这话,刘富全和王秀娟才停下脚步。

李香兰也有点担心,但见柳明月非常淡定的表情,她只好按捺下心里的不安,任由柳明月牵着陈小宝进了凉棚。

凉棚内,柳明月先是把门给锁上,随后眸光一转,盯着陈小宝,似笑非笑的说:“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了,你是不是应该先松开我的手?”

陈小宝自知已经暴露,就没再装傻,直接松开了柳明月柔软的玉手。

他悄悄走到床边,掀起帘子一角朝外面看了眼,确认没人靠近这边之后,才重重松了口气。

而后,他回过神,看着柳明月说:“柳老板,我只是乡下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你何必逮住我不放呢?”

柳明月微微一笑,说:“因为我好奇呀,你在这偏僻到没多少户的村子里,到底为什么装傻,是为了隐瞒什么,还是为了达成什么目的。”

“就因为这个?”陈小宝挑了挑眉,无奈的问。

“不然呢?”

柳明月摊手说道:“我这次和小娟来这边,除了考察村子的情况,考虑是否要建度假村以外,更多的自然是为了散心了,现在有让我觉得好玩的事情,我当然不能错过。”

陈小宝翻了个白眼,说:“我本来就是个傻子,只不过前段时间刚刚恢复了而已。”

“之所以没有坦白,是因为我发现村子里有人趁我还是傻子期间,欺负了我嫂子,我必须要想办法教训他们,让他们付出代价。”

“我要是个正常人,他们肯定会防着我,有些事情我去做也会很不方便。”

“可如果我是个傻子的话,那他们肯定不会防着我,而有些行为,正常人没法做,但傻子去做的话,就合情合理了。”

听到这个,柳明月顿时露出恍然的表情,并对陈小宝投去赞赏的眼神。

都说乡下人淳朴,没什么心机,可陈小宝的表现,却颠覆了她一直以来的看法。

谁说乡下就没有狡猾的人,陈小宝不就狡猾的很吗?

关键他还懂得忍耐,一般人傻了两年,要是突然恢复正常,肯定激动的恨不得把消息告诉全世界。

可陈小宝不仅按捺住这份激动,还继续扮起了傻子,并且扮的像模像样的。

要不是昨晚她不经意多看了两眼,还发现不了陈小宝的秘密呢。

“那你准备怎么报复欺负你嫂子的人?”柳明月又问道。

陈小宝想了想,摇头道:“暂时还没想好,傻子有傻子的好处,却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我只能先等着,看有没有好的机会再动手。”

听到这,柳明月也只是了然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多问。

毕竟,她对陈小宝如何报复欺负李香兰的人,并不感兴趣。

于是她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当我的导游,带我去这附近转转,还有伏龙村后面的那座山,我也想上去考察一下,作为回报,我会帮你打掩护,隐瞒你是正常人的事实。”

陈小宝翻了个白眼,没好气说:“说好听点叫回报,说难听点不就是威胁吗?”

柳明月嘻嘻一笑,眯着那双漂亮的眼睛说:“看破不说破,傻子继续做哦,我们出去吧,呆久了他们会怀疑的。”

陈小宝点了点头,随后用力搓了搓脸,再度露出那副傻呵呵的表情,被柳明月牵着,缓缓走出了凉棚。

“怎么样了?”

一看到二人出来,李香兰是最着急的一个,赶紧问道。

柳明月冲她露出一抹微笑,说:“已经搞定了香兰姐,小宝愿意带我去考察,他说他很熟悉这里的路。”

“真的假的?”

跟过来的一群村民脸上纷纷露出愕然的表情。

难道还真有让傻子开窍,好好听话的学问,这国外研究的东西也太神奇了吧?

李香兰亦是松了口气,但随后她心里却是升腾起更大的期盼,她走到柳明月面前,颤声道:“那柳老板,像小宝这样的……有没有可能恢复正常?”

柳明月微微一愣,而后瞥了眼傻笑着的陈小宝,说道:“应该是有的,现代医学这么发达,小宝应该是大脑受过创伤才变傻,只要把这伤治好,他肯定能变成正常人。”

“而且说不定他哪天自己就突然好了呢,毕竟人体是有一定自我修复能力,这都过去两年了,谁也说不准,对不对?”

听到这话,李香兰脸上顿时浮现欣慰的表情。

压在心头多年的一颗巨石,也终于缓缓落地。

事实上,随着她和陈大宝的孩子越长越大,她肩上的压力也越来越沉重,她都不知道她还能撑多久。

尤其是现在,刘富全还看上了她家里的鱼塘,这让她一个没有男人的寡妇,该怎么去反抗?

但当得知陈小宝有机会恢复之后,她心里又不禁浮现出淡淡的希望,虽然这希望很渺茫,但相比于之前的一片黑暗,总是更好的局面。

而后,刘富全几人上前,问了陈小宝几个问题,陈小宝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答非所问的模样。

但只要柳明月一问,陈小宝的答案虽然不恰当,但至少不会天马行空,牛头不对马嘴。

这让一众村民更加相信,柳明月拥有和傻子沟通交流的本事,对陈小宝要做她导游,带她四处去考察的事情,也纷纷表示赞同。

毕竟,这可是关乎全村人利益的大事儿。

这要考察的好,等度假村一建起来,那是全村人都能赚钱的!

“那今天就让小宝带我去四周逛逛,明天早上我们再进山,没问题吧?”

这时,柳明月看向李香兰问道。

李香兰点了点头,说:“柳老板您看着办吧,您还是第一个让小宝这么听话的人,我可以放心的把他交给你了!”

从柳明月那儿得到陈小宝有机会恢复的好消息后,李香兰开心的不得了,连带着对柳明月的称呼都变成了“您”。

陈小宝脸上在傻笑,心里却是腹诽不已,这个女人还真敢夸下海口,要不是自己有把柄在她手里捏着,让她下个命令试试,他会听话才怪!

随后,柳明月准备带陈小宝离开。

一群村民看完了热闹,都去各自的田地里忙活。

李香兰要带孩子,就没跟着。

王秀娟本来想一起,却被王老三拦了下来。

显然,对于昨天晚上陈小宝对王秀娟做的事,已经让王老三心里产生了阴影。

等周围都没人的时候,陈小宝脸上的傻笑自然收了起来。

柳明月在前面走着,目光在伏龙村四处张望,不时还点了点头,似乎对伏龙村的环境很满意一样。

陈小宝跟在后面,走了一段路后,才忍不住问道:“柳老板,这度假村到底是什么,你说我们能赚到钱,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柳明月回头看了他一眼,说:“我为什么要骗你们?”

“度假村嘛,就是一群有钱人,过腻了城市里钢筋水泥的生活,吃饱了撑的,想要来这种空气清新,环境优美的地方放个假,养个老什么的。”

“我说你们能赚钱,不止是因为建度假村,我要向你们买土地,到时候你们可以把家里建成民宿,或者多花些心思,建个小别墅之类的。”

“有人过来了,你们就租给他们,租金高一点无所谓,反正能来度假村的,都是口袋里有些钱的,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原来是这样。”陈小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眼底不禁冒起丝丝憧憬之色。

谁也不想错过赚钱的机会,他自然如此。

此时柳明月对他说的,无疑是一个美好的蓝图。

“那你说的高空娱乐项目又是什么?”陈小宝又问。

柳明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笑着说:“怎么,早上我在小娟家说的话,你还听到了?”

陈小宝挠了挠头,不禁嘿嘿一笑。

柳明月没有计较,而是停下了脚步。

她目光眺望向远方的一座山峰,纤纤玉指指向那儿,说:“陈小宝,你觉得从那座断崖一头跳下去的话,会不会很刺激?”

陈小宝听言,不禁打了个激灵。

他连忙摆手道:“那怎么是刺激,那是会没命的,我们村子里以前还有一些人会上山采药,可有好几个去了就再也没回来了,那上面很危险的。”

柳明月嘴角勾起,说:“可是如果我给你脚上绑好安全绳,保证你能安全回来,你敢跳吗?”

陈小宝一怔,而后依旧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说:“傻瓜才会跳,别说绑着绳子了,就是给我一双翅膀,我也不跳。”

听到这个,柳明月忽然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

过了许久她才缓过来,说:“陈小宝,你不明白……外面的城市虽然繁华,但给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如果这些压力不宣泄出去,迟早会把人逼成真正的傻子。”

“所以你别看我说的项目那么危险,可一旦建成了,而且安全有保障的话,肯定会有人敢玩,愿意玩。”

“到时候你们村子里的村民,可以去当安全员,或者工作人员,这样不就有工作,不就赚到钱了吗?”

陈小宝听了,也只是耸了耸肩,没有反驳的意思。

这种事情每个人看法是不同的,既然柳明月觉得造那个能赚到钱,那他肯定没什么意见。

反正花的不是他的钱,他又不用心痛。

随后,两人走到一条水流湍急的河流旁。

一来到这个地方,陈小宝脸色不禁有些复杂。

两年前那场大暴雨,引发了洪灾,这条河便是源头,而后导致的泥石流,更是将他和他哥哥吞没。

本来一个美好的家庭,硬是被弄得分崩离析。

恢复正常后,他再也没来过这处伤心地,没想到今天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到这边。

柳明月站在河边,朝下方眺望了一眼,脸色微白道:“这水太急了,没办法搞水上娱乐项目,如果在上游建个大坝的话,这下面的水就没问题了。”

听着柳明月的话,陈小宝不禁暗暗咋舌。

这女人到底多有钱啊?

度假村,高空娱乐项目,水上娱乐项目,河堤大坝……

搞这些东西难道都不花钱的吗,怎么听她说的那么轻松,完全是张口就来的感觉,有钱人的想法可真是弄不明白。

柳明月可不知道陈小宝在想什么。

看完这条河流后,她又朝另一个方向走去,陈小宝赶紧跟上。

又看了几处环境优美的地方后,柳明月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手,说道:“伏龙村的情况还是很好的,建度假村没问题,等我回去的时候和秘书好好商量一下。”

“对了,陈小宝,这附近的公厕在哪儿,我想解个手。”

陈小宝一愣,随后脸色古怪道:“柳老板,你觉得我们这种穷乡僻壤,会有公厕这种东西吗?”

柳明月脸蛋一红,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那你们在外面尿急了,该怎么办?”

陈小宝笑了笑,指着不远处的一篷杂草说:“那边不是有天然的屏障吗,往那后面一蹲,裤子脱掉就能解决了,哪需要什么公厕?”

“这么不文明?”柳明月有些难以接受。

陈小宝双肩一耸,撇嘴道:“那没办法咯,要么你就憋着,等回去了就有茅房,不过忘了跟你说,我们现在离村子距离不近,大概有七八里地。”

“你要是能憋得住,我们现在就回去,你要是憋不住,那我也没辙。”

听到这话,柳明月脸上的表情不禁变得僵硬一片。

她刚才只顾着考察环境,所以一直闷头往外走,全然没注意距离的问题,没想到现在遇到这么尴尬的事情。

而且看陈小宝这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就知道他肯定是想看自己的笑话。

但感受着小腹那难忍的胀痛,她还是一咬牙,转身朝那蓬齐腰高的草丛走去。

“陈小宝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偷看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在蹲下去之前,她还咬牙切齿的瞪着不远处的陈小宝,一字一句的说道。

陈小宝咧了咧嘴,摊手说:“放心吧仙女姐姐,我不会偷看的,我可不想我心里完美的仙女姐姐,变成一个也会嘘嘘,拉粑粑的俗人。”

“闭嘴!”柳明月红着脸尖声叫道。

而后她脱下裤子,缓缓蹲了下去。

陈小宝当然不会偷看,柳明月虽然漂亮,但在陈小宝心中最美的女人,自然是他嫂子。

只是柳明月蹲下去还没多久,一声刺耳的尖叫便传了过来。

陈小宝一惊,立马上前道:“柳老板,怎么了?”

“蛇,有蛇!”

柳明月尖叫着从草里跑了出来,因为太恐惧,她都没发现她裤子还没提上。

顿时,一大片白花花的美景出现在陈小宝视线中,让他眼睛都看直了过去,他甚至发现,柳明月那里竟然是光溜溜一片,这不正是村里老人们讲的白虎吗?

这可是大凶之人啊,跟这样的人发生纠葛,那可是会家破人亡的!

陈小宝心里咯噔一声,急忙扭开头不敢多看。

柳明月咻地一声跑到陈小宝身后,扯着他的衣角说:“陈小宝,那有蛇,那里有蛇啊!”

陈小宝一把打掉柳明月的手,整个人跟触电般朝前跳开,紧张的瞪着柳明月说:“柳老板,我们有话好好说,你别动手动脚的!”

“还有,农村里有蛇不是很正常的吗,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看陈小宝如此不近人情,柳明月不禁气的血气翻涌,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她指着男人骂道:“好你个陈傻子,我是个女人,我怕蛇怎么了,你至于那么嫌弃我吗?”

陈小宝尴尬一笑,挠头道:“柳老板,别说是我,换村子里任何一个男人,这会儿都不敢靠近你呀。”

“为什么?”柳明月没明白陈小宝的意思,疑惑的问。

陈小宝干咳一声,手指点了点柳明月下身。

柳明月低头一看,猛然发现自己因为太紧张,竟然连裤子都没提上去,白白让这小王八蛋看了那么久。

她嘴里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一把将内裤扯上来,正准备怒斥陈小宝臭不要脸,却莫名感到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跟着直愣愣的一头倒了下去。

陈小宝还歪着头呢,没等来柳明月发飙,耳边却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他扭头一看,才发现柳明月居然摔倒,而且还没动静了。

他撇了撇嘴,不爽道:“这大城市里的女人也太矫情了吧,不过是被看了一眼嘛,又不会少块肉,至于直接气晕过去吗?”

原本陈小宝还不想搭理这个女人,转念一想不行,柳明月可是他们村子的财神爷,要是没伺候好把人赶跑了,那他就成了整个伏龙村的罪人了。

当然,村民肯定不会为难他这个傻子,可他嫂子李香兰,估计就要遭受无妄之灾了。

这样想着,他还是决定去看一下柳明月的情况。

在家中发生变故之前,陈大宝曾送他去另一个村子的老中医门下,学过一段日子的医术,所以一些简单的急救知识他还是懂的。

然而等他走到柳明月身前时,他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柳明月的脸色,此时正呈现一种不正常的青黑色,嘴唇也变得乌黑一片,这哪是晕倒,明显就是中毒的症状啊!

中毒……中蛇毒?

一想到中毒,陈小宝立即联想起刚才的事情,这女人,不会被蛇咬到了吧?

一念及此,陈小宝也顾不上白不白虎了,他急忙掀开柳明月那条粉色的卡通小内内,果然在两腿间的隐秘地方看到一个小小的牙印。

而牙印周围,已经变得乌黑一片,还有血不停的往外冒着。

“该死,还真是被蛇咬了!”

他暗骂一声,随便捡起路边一根棍子,跑到柳明月刚才尿尿的地方挥舞了几下。

下一秒,一条黑影在旁边的草丛中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但还是被陈小宝看到了黑影的模样。

“居然是五步蛇,这女人也太倒霉了吧?”

陈小宝叹了口气,随后低头就近寻找可以治疗蛇毒的草药。

因为在中医理论中,有一说法是“凡万物相生相克,在有毒蛇的地方,离其七步之内,必有解药”。

几分钟后,陈小宝终于发现一株和医书上画的一模一样的草药,他兴匆匆的采来,也顾不上太多,直接塞进嘴里就开始嚼,同时快步朝柳明月走去。

药草的汁液溢在口腔里,让陈小宝的嘴巴都麻木了。

呸呸呸!

陈小宝把草药吐在手上,刚准备给柳明月敷上,又猛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个步骤。

这蛇毒还没吸出来,他就敷草药的话,没什么效果啊。

无奈,他只好将头朝柳明月两腿间的地方凑过去。

刚一凑近,他脑海里就想起柳明月下面那光溜溜的模样,不禁陷入了犹豫。

白虎……那可是天煞孤星的象征啊。

和这样的女人亲密接触,那他还不得家破人亡?

可眼见伤口处血流不止,柳明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陈小宝还是决定铤而走险一次!

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且他救的还是整个伏龙村的大财神,这可不单单是为了柳明月,更是为了他自己考虑。

而且,家破人亡又如何?

自从他大哥死后,李香兰和他只是名义上的叔嫂,又不是真正的家人。

陈家上下,也只剩他一个人而已,他家又没家,人又没人,破就破了,亡就亡了,他好歹是从鬼门关前走过一圈的男人,难道会怕这个?

一念及此,陈小宝心中就充满了勇气。

二话不说,一低头就亲住了柳明月那隐秘的部位,用力嘬吸着。

柳明月虽然昏迷了,但鼻间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又一声悦耳的轻哼,听的陈小宝心中一阵火起,下面都跟着有了反应。

“忒!”

将嘴里的毒血吐掉,陈小宝看了眼趴在地上,皱着柳眉的绝美女人,叹气道:“还真是磨人的妖精!”

一说完,他又低头开始嘬吸。

如此往复,直到吸出的血已经不再是黑色,陈小宝才停了下来。

随后,他把已经嚼烂的草药敷在柳明月的伤口上,再从衣服上撕下一根布条,将草药牢牢绑住,最后再把她的内裤给提了上去。

做完这一切,陈小宝全身就仿佛虚脱了一般,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相关文章:

啊用力哦再深点好多水—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

足浴加钟可以上吗:bl小受被小攻h到哭

和英语老师在宿舍做~宝贝打开腿我要吃你了

噬咬花珠&男主被改造乳越来越大小说

男主女主在教室肉h文——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