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婚宠来袭:总裁的二嫁新妻》全文阅读

2021-08-27 15:01 · 新商盟

第1章 女儿被捐肾

“妈,爷爷,奶奶,你们知道礼允哪里去了吗?”

下午,当慕清冲回公寓,听保姆说女儿沈乐妍被丈夫沈礼允带走了一直没有回来后,慕清便疯了一样的找沈礼允。

可是,打沈礼允的电话关机,找他的助理和秘书,说不知道,放低身份打去他和周丝婧的爱巢,那里的保姆更加说不清楚。

慕清急了,急坏了,没有办法,只得开车一咱路闯回了沈家大宅。

正在和沈老爷子沈老夫人用晚餐的陆曼丽看到慕清,即刻便沉了脸,放下手中的碗筷,然后优雅地拿过佣人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嘴角,斥责道,“这么多年了,还这么毛毛躁躁不懂规矩,哪里有半点沈家长孙长媳的样子。”

“小清,这是怎么啦,怎么急成这样?”沈家老夫人倒是慈爱,放下手中的碗筷,关切地问慕清。

慕清看了陆曼丽一眼,强忍着眼里的酸涩走到老夫人和老爷子的面前,声音却抑制不住有些哽咽地道,“爷爷,奶奶,下午的时候礼允回去了一趟,把乐乐给带走了,我现在联系他,怎么也联系不上。”

“礼允是乐乐的爸爸,他把乐乐带走有什么好奇怪的,用得着你这样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吗?”立刻,陆曼丽又嫌弃道。

“曼丽!”一直在吃饭没有说话的老爷子这时也放下碗筷,一边拿过热毛巾擦拭嘴角,一边对陆曼丽发出一声低低的警告。

陆曼丽看一眼老爷子,即使心中不快,也不敢再多言一句。

“小清,说吧,怎么回事?”擦干净嘴角,老爷子放下手中的热毛巾,看着慕清,原本威严的神色,变得慈祥。

看着疼爱自己的老爷子和老夫人,慕清再也忍不住,泪水像开了闸的洪水般,瞬间倾泄而出,“爷爷,奶奶,你们知道礼允为什么同意和我结婚吗?”

“为什么?”老爷子无比平静地问道。

慕清眉心微颤,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道,“不是因为你们逼他,而是他和周丝婧的儿子患有先天性肾病,她娶我,却从来没有碰过我,乐乐只不过是他瞒着你们让我人工受孕生下来的,而他让我生下乐乐的唯一原因,就是给他和周丝婧的儿子找一个稳定的肾源,在必要的时候,随时让乐乐为他和周丝婧的儿子捐献肾脏……”

“你含血喷人!

“啪!”

就在陆曼丽愤怒的声音响起的同时,是老爷子的狠狠一掌拍在了实木的餐桌上。

“小清,你说的都……都是真的?”老夫人不敢置信,虽然他们都很清楚,沈礼允和周丝婧生的儿子患有先天性肾病,而且在半岁的时候就开始发病了,但都是自己的孩子,沈礼允不至于这么残忍,去割掉一个才两岁多的孩子的肾脏去救另外一个孩子吧!

慕清点头,泪如雨下,忽然“噗通”一声便跪倒在了老爷子和老夫人的面前,哀求道,“爷爷,奶奶,乐乐才两岁多,她还什么都不懂,我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救救乐乐,她不能有事,她不能有事…”

“你……你凭什么就断定礼允是带着乐乐去给小烨捐肾了呀?啊!”

“闭嘴!”陆曼丽质问的声音才落下,老爷子便一声怒吼,“来人。”

“老爷。”一旁的管家心中一个寒噤,立刻答应一声。

“去,不管用什么方法,马上去把沈礼允这个畜牲给我找出来!”怒意腾腾的老爷子看向管家,沉声吩咐道。

“是,老爷。”

……

“小清,你怎么就知道,礼允带着乐乐是去给他和周丝婧的儿子捐肾了,说不定礼允只是带着乐乐出去玩了呢?”待老爷子命人去找沈礼允后,老夫人扶起慕清,也困惑地问道。

虽然周丝婧和沈礼允生了儿子在先,可是,老爷子和老夫人却从来没有承认过周丝婧母子的身份,更加没有让他们母子踏进过沈家大门一步,但是,整个东川市的人都知道,沈礼允爱的女人,只有周丝婧一个,他的眼里和身边,也永远只有周丝婧一个,从来就没有过慕清这个明媒正娶的太太。

为了能天天和周丝婧母子在一起,结婚的第二天,沈礼允就逼慕清搬出了沈家大宅,住到了一套三居室的公寓里,而他和周丝婧母子,却住在整个东川市最奢华的别墅区里。

东川市的人都说,天底下最窝囊最没用的女人,也就是慕清这个沈太太了,明明有着人人艳羡的沈太太的头衔和身份,可是,却活得连沈家的一个佣人都不如。

慕清站了起来,拼命控制着自己的眼泪,看着老夫人道,“下午乐乐睡着了,我就把乐乐交给雪姨照顾,自己出去办点事,结果,事还没有办完,就接到了周丝婧的电话,把一切都告诉了我。”

是她太傻,三年了,什么都不知道,以为有了女儿就够了,其它的她都不在乎。

可是,沈礼允却偏偏要这么狠心,将她唯一拥有的也要夺走,还是为了周丝婧。

“小烨病危,乐乐有两个健康的肾,摘一个给小烨也没什么的,一个肾也可以正常生活的,你……”

“闭嘴!”就在陆曼丽为儿子辩解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老爷了又一声怒呵,打断了她,质问道,“这件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陆曼丽看向老爷子,眼里掩藏不住地划过一抹心虚,可是,脸上却强装镇定地道,“爸,小烨有先天性肾病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至于什么人工受孕,生下乐乐是为了小烨准备肾源什么的,肯定都是慕清编造的,我从来都不知道,再说啦,小烨是礼允的儿子,也是我们沈家的孩子,你们不认他,那也不能见死不救呀!”

“哼,周丝婧生的能是什么好东西,你以后要是再护着他们母子,就给我滚出去。”一声冷哼,老爷子相当不善道。

这么多的年了,这可还是第一次他对陆曼丽这个儿媳妇说这么重的话。

“爸,我……”看着老爷子,陆曼丽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着老爷子那铁沉的脸色,最终讪讪地闭了嘴,什么也不敢多说了。

“爷爷,奶奶,乐乐才两岁多,她不可以捐肾,不可以……”

“好了,小清,别哭了,你爷爷和我不会让礼允这么干的!”看着哭得不成样子的慕清,老夫人拉着她的手,慈爱地轻轻拍了拍安抚她道。

慕清点头,沉沉点头,现在,除了依赖老爷子和老夫人,她别无它法。

“老爷,老夫人,找到少爷了。”

“他在哪?”

“东远医院。”

就在管家的答案才出口的时候,慕清双膝一软,差点摔到地上。

“这个畜牲!备车。”

……

第2章 我们离婚吧

东远医院,手术室外,沈礼允和周丝婧守在那儿,等待着手术的结果。

忽然,不远处的电梯传来“叮咚”一声轻响,有人从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像是预料到了什么似的,周丝婧侧头朝电梯口的方向看去,当看到从电梯里出来的沈家老爷子老夫人,还有慕清和陆曼丽的时候,周丝婧的唇角,不动声色地一勾,尔后,去扯了扯身边沈礼允的衣袖。

正在发愣的沈礼允回过神来,侧头看向周丝婧的时候,也看到了正疾步朝他们移动过来的沈家人。

眉头骤然一拧,沈礼允看向身边的周丝婧,眼里充满错愕。

“我怕乐乐有事,是我通知慕清的,没想到……”看到沈礼允眼中突然涌起的错愕,还有丝丝闪过的怒意,周丝婧立刻便满脸抱歉的模样望着沈礼允,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似才哭过,格外动人。

深吸口气,沈礼允拍了拍周丝婧的手臂,“没事,我来应付。”

“嗯。”周丝婧娇媚一笑,看着沈礼允的眼睛里,立刻充满感激与感动。

“爷……”

“沈礼允,乐乐呢,乐乐在哪?”看到沈礼允,不等他开口,慕清箭步便冲了过去,死死地揪住他的衣领近乎低吼地质问,眉目的愤怒与痛恨,满满的全部溢了出来。

看着眼前双眼红肿神色跟个疯子般的慕清,沈礼允猛地用力,一把将她推开。

沈礼允的力道大得惊人,慕清被推得连连踉跄,差点就要摔倒,幸好老夫人过去,及时扶住了她。

“你个畜牲,乐乐人呢?”

看着做了错事竟然还敢先动手的沈礼允,老爷子举起手中的拐杖便朝他砸了过去,周丝婧看到,立刻便扑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沈礼允,老爷子狠狠的一棍子,瞬间落在了她的身上。

“啊!”

“丝婧!”

知道周丝婧替自己挨了一棍子,沈礼允立刻转过身来,反抱住她,无比愤怒甚至是痛恨的目光倏尔扫向老爷子身后的慕清,狠狠剜了她一眼之后,才又看向老爷子道,“爷爷,让乐乐给小烨捐肾是我的意思,和丝婧无关!”

一旁,陆曼丽看到那一棍子不是砸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原本飙到了嗓子眼的心脏,瞬间又落了回去。

“爷爷,对不起,如果不是小烨实在是不行了,我们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肾源,我们绝对……”

“闭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我也不是你爷爷,不要乱叫!”就在周丝婧泪水盈盈带着哭腔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老爷子一声怒呵,无比威严凌厉的目光又射向沈礼允,几乎用吼的怒问道,“乐乐呢,在哪?”

沈礼允咬牙,抱紧浑身瑟瑟发抖的周丝婧,毫无畏惧的目光回敬着老爷子道,“在手术室,手术已经进行了三个多小时,肾已经摘下来了,正在移植进小烨的体内。”

“噗通”,也就在沈礼允的话音落下的同时,一声轻响,慕清整个人软倒在地,红肿的双眸里,如世界轰然坍塌般,瞬间一片死寂的灰败。

“你个畜牲,我今天就打死你!”

“爸。”就在老爷子在次挥动手里的拐杖要朝沈礼允落下去的时候,陆曼丽箭步冲上来,一把握住了扬老爷子手中扬到半空中的拐杖,跪下来哀求道,“爸,你现在就算打死礼允也没有用呀,乐乐的肾都已经摘下来了,况且,一个肾就可以救活小烨,乐乐也不会有什么事,何乐而不为呢?”

“你……”怒瞪着眼前陆曼丽和沈礼允母子,老爷子被气到不行,额头的青筋都在不停地突突暴跳,“就是你惯出来的好儿子,给我滚开!”

“对,是我不好,是璟文死的早,是我没有教好礼允,爸,你要打就打死我吧!”紧紧握着老爷子手中的拐杖,陆曼丽怎么也不肯松。

“你……你……”怒瞪着陆曼丽,老爷子被气的面色铁沉,胸口起伏的厉害,“好,我今天就连你一起打!”

说着,老爷子用力从陆曼丽的手中拔出拐杖,又高高举起朝她身上落去……

“老爷子!”

“老爷!”

“快,快叫医生,快!”

……

看着所有人推着老爷子离开,往抢救室奔去,手术室的门口只剩下傻了似的慕清和自己后,周丝婧身上也不痛,双手环胸走到慕清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软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她,笑了。

那种笑,是一种绝对胜利者的炫耀,赤裸裸的,丝毫不加掩饰。

笑过之后,她俯身凑近慕清,在她的面前低低道,“看到了吗?不管有没有沈太太的头衔,礼允的人和心,都是我的,我要他干什么,他绝对不会说半个‘不’字,包括要了你女儿的肾,甚至是……”命。

“周丝婧,我要杀了你!”

只不过,周丝婧最后一个“命”字还没有出口,慕清忽然就像疯了似的,忽然伸手,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死命地往地上拽。

“啊!”

周丝婧怎么也想不到,平时任由她欺凌的慕清竟然会有这么“火爆”的时候,完全没有防备,一个趔趄便被慕清拽得摔倒在地,额头重重地磕在了地板上,当她反应过来想要还手的时候,慕清已经骑到了她的身上,两个拳头像装上了马达一样,不停地朝她的头和脸挥去……

“周丝婧,还我女儿的肾,还我女儿的肾,你还我女儿的肾,你还给我,还给乐乐!”

“慕清,你疯啦!”或许,是觉得把慕清和周丝婧单独留在手术室外不合适,沈礼允折回来,当看到骑在周丝婧的身上,已经把周丝婧打得毫无招架之力满脸是血的慕清时,他箭步冲过去,猛地一把便将慕清推开,然后,去抱住周丝婧。

“砰!”沈礼允的力气实在是太大,慕清被推出去,后脑勺重重地撞在了墙壁,发现一声巨响,不过,她却丝毫都感觉不到痛意,只是扶着一旁的坐椅,无比艰难的慢慢站了起来。

“丝婧,你没事吧?”抱着周丝婧,沈礼允去拭她下巴上的血,完全不看一眼几乎都很难站稳的慕清。

抓住沈礼允的手臂,周丝婧泪光盈盈地望着他,央求道,“礼允,不要怪慕清,都是我不好,是我自己不争气,才害得要乐乐为小烨捐肾,她骂我,打我,都是应该的,你不要怪她……”

“慕清,你这个疯婆子,你听到没有,你连丝婧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你怎么就配嫁进沈家,做我的老婆?”抱紧怀里的周丝婧,沈礼允无比愤怒又痛恨的目光扫向慕清,嗓音嘶哑地咆哮,怒骂。

慕清扶着墙,努力站稳,看着眼前无比恩爱的男女,扬起唇角,傻傻地笑了,眼泪,像涌动的溪流,不断汩汩地流下。

早知今日,当初,就算是以死相逼,她也不会嫁给沈礼允的。

只是,这个世间又哪里有早知道,又哪里有如果和重来一次的机会!

“沈礼允,我们离婚吧!”慕清笑,泪水成河,“房子,车子,钱,沈太太的头衔,所有的一切,我都不要,我只要乐乐,拜托你,不要再见乐乐,她没有爸爸,没有!”

“你个疯子,我懒得理你!”看着那样绝望透顶的慕清,沈礼允心底的某根弦似乎被触动了一下,但是,他却努力忽视,狠狠瞪着她抛下这一句话后,然后便抱着周丝婧,转身大步离开。

看着沈礼允抱着周丝婧离开的急切身影,泪水,彻底模糊了慕清的视线。

对不起,乐乐,对不起……

相关文章:

他在她体内要不够/男生硬了是往上的吗

我是搓澡工:38岁戴多大珍珠

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

我的第一次性经历给了隔壁~怎么判断技师能不能摸

小时候假装睡觉然后互相摸,冲破她身体里那层薄膜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