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粗大整根没入:八狄和他的三个儿媳妇

2021-08-27 15:53 · 新商盟

刚沾地,张东还有点不适应,但是感到久违的感觉立刻传遍了全身。

张东激动的一下跪在地上,向着悬崖下跪道:“感谢九天玄女,我一定会想办法报答你的。”

张东从地上站起来,兴奋的向家里跑去,张东跑着跑着就感到好像有点不对,因为他感到自己的速度非常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家门口。

这山崖离家还有好长一段距离的,张东试着握了手臂,发现好像充满了千斤的力量,转头看到家门口的一个巨头,这石头看样子也就几百斤重。

张东忽然感觉自己能轻易的把他给搬开,双手环抱着石头一咬牙,竟然很轻松的把石头给抱了起来。

张东瞪大眼睛,把石头一扔,惊讶的看着双手。

张东家人听到外面的动静,都跑了出来,一看到张东竟然站在那里,身边还有他扔到一边的巨石,刘翠兰惊讶的问道:“东子,怎么了,刚才是怎么回事啊。”

看到家里人,张东心里也是非常激动,他已经彻底明白了九天玄女不止治好了自己的腿,还专门的改造了下身体。

激动的走到被弟妹扶着强子身边,目光看了下弟妹和强子,发现他们眼里透漏着惊愕,张东稍微轻笑了下,走到他们身边。

强子惊讶的看着张东,此时他感到眼前的自己的大哥,整个人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轻声道:“大哥。”

张东目光如炬,盯着强子,大声道:“强子,大哥好了,你的仇,大哥一定会帮你报的。”

强子忽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自己不想报仇是不可能的,只是自己根本没有一点能力,如今大哥翻天覆地的变化,让自己心里最大的痛苦终于爆发出来。

张东看着痛哭的强子,心里也不由微微颤动,咬牙道:“强子,我一定要那些伤害你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双手握紧了拳头,脸上青筋暴起,愤怒的眼神看向远方。

回到家,爹娘都忙着询问张东这是咋回事。

张东也没说自己遇见了传说中的九天玄女,只是含糊其辞地说摔了下腿后就恢复了过来,也不管爹妈信不信,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

见强子用炽热的眼神看向自己,张东叹了口气:“强子,你别胡想!”

“等哥哥有本事了,一定会治好你的病。”张东没说慌,在他昏睡之前九天玄女好像往他脑子里塞了一本《华佗医典》,听名字就知道是有关医术方面的好东西。

张东还没来得及查看。

不过张东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警惕地告诉爹刘翠兰:“我这条腿好了的事情别告诉其他人,不然的话可能会有人来质疑我。”

“我们晓得,晓得。”刘翠兰点头道。

儿子的腿好了本就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她自然不会往外胡说。

不过看到小儿子强子满脸落寞的时候,刘翠兰也只能叹了口气,要是两个儿子都能健健康康的生活该多好?

张东看到站在最后面的周思佳脸颊泛红,就像是个红苹果似的让人忍不住上去咬一口。

不过张东很快就平息了这个想法,自从双腿好了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对不起弟弟。

晚上吃过饭,张东正躺在床上准备入睡。

忽然窗外闪过一道女人的身影,张东连忙警觉地坐了起来:“谁在外面?”

“是俺,李桂香!”

李桂香不大好意思地站在窗外,双手抓着衣角低声说道:“东子你没事就好,我昨天真不是故意的,我当时想抓住你,可是俺力气不够。”

“我能进去说嘛?”

张东想了想:“进来吧。”

反正现在屋里的爹妈和强子他们应该都睡着了,李桂香进门也没啥问题。

张东坐在床上,李桂香眼神中带着犹豫地走入张东房间,随后很快就反手关上了门,张东皱了皱眉,这才仔细观察了番李桂香。

在村子里,寡妇可是不允许走入单身汉子的房间的。

这是农村的忌讳。

要是让人发现了的话,李桂香保不准要被村里人抓去浸猪笼!

张东对李桂香最后的怨气也都烟消云散,他当然知道李桂香不是故意的,而且要不是李桂香的话他说不定还是个只能坐在拐杖上的废物呢。

“你来我屋里干啥?”张东问道。

李桂香低着头,皮肤滑嫩的手掌紧紧地抓住衣角,像村里没出嫁的姑娘似的。

直到这时候张东才发现李寡妇好像换了身新衣服,将那胸前衬托得无比硕大。

张东那玩意瞬间就来了反应。

尤其是治好了这双腿之后,那玩意反应就更大了。

李桂香刚抬头就看到了张东那玩意支起了个帐篷,她嘴唇微微张开,东子那玩意好像比以前又大了一点呢,长得跟头驴玩意似的。

想到这里,李桂香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李桂香白皙的脖子都已经红透了,她支支吾吾地开口:“东子,昨天是我对不起你,今晚我就任由你摆布,你想干啥那就干啥。”

“成不?”

张东倒吸了口气,李寡妇又来了?

不得不说的是,李寡妇的确是个极品,以前张东还想着和她做那些事情。

虽然现在也很想,但张东知道不是时候呢,要是弄点动静出来惊动爹娘的话,李寡妇也不用在这村子里活下去了。

“李姐,我不是不想和你做那啥,只是时候还没到,而且你半夜闯入我家里,要是让人看到的话恐怕会对你……”张东没说太清楚,他知道李桂香肯定也懂。

听到张东说这话,李桂香面色霎时间变得苍白。

“我……”

“我不管,你要是不和我做的话,我心理过意不去!”

张东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李寡妇长得可真是水灵,村里人虽然不说,但张东也能看出村子里还有不少人对李寡妇有非分之想。

李桂香二话不说,不管东子答不答应,竟开始解开上衣纽扣。

很快,白皙的身体出现,让张东都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要不把她做了?

张东有了本事,自然不会担心村里人把他咋样。

眼看着李桂香就要衣服扯掉,屋外头竟然响起了声沉闷的撞击声,张东虽然看不到屋外头的状况,却也敏锐地感受到有人在外头偷听!

糟糕了!

到底是谁在外面?

“东子,屋外头有人?”李桂香吓得脸都白了。

要是让村里人知道李寡妇半夜里往男人的屋里头钻的话,那些人肯定会将她浸猪笼的,一时间李桂香也不由得慌神起来,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咋办。

张东皱起眉头,现在他感知能力极为出众,刚才的确有人在外面偷听。

至于是谁,他就不得而知。

看到慌了神的李桂香,张东沉声道:“李寡妇,你先穿好衣服赶紧回家,看看明天谁会去找你,然后你再来告诉我,明白了吗?”

“我晓得了,那他们……”

李桂香也顾不上张东是个残疾人,现在已经把他当做主心骨。

她心中那个怕啊!

像她这种寡妇死了也就死了,其他人根本不会说啥。

李桂香匆匆忙忙穿好衣服之后小心翼翼地离开了张东房间。

张东站在窗后看着李桂香离开,他也松了口气,但愿这件事情不会被别人知道,虽然他的确啥也没做,但人言可畏,要是间接害死了李桂香的话他心中也会过意不去。

夜色中,距离张东家不远的地方。

一个老头一步三回头,眼中露出色眯眯的目光:“好你个李寡妇,平日里受了我的恩惠还不愿意和我上床,转头就和东子好上了!”

“臭婆娘,东子有什么好的,残废一个!”

要是张东在这里的话,一定能认出来这老头正是村长张建国。

张东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张建国盯上,直到李桂香走了之后他又躺回了床上,现在他脑海里想的可不是什么寡妇还有周思佳之类的,而是那位治好了他的仙女姐姐。

“真美啊,当时咋就没多看一眼?”张东有些遗憾。

不过他很快想起来仙女赠予他的那本《华佗医典》,肯定是个好东西。

随着张东的念头,那本金光闪闪的《华佗医典》就出现在了他脑海中,第一页上写的好像是作者自传,这本书居然是华佗亲自编写的!

张东微微激动,连忙看了眼正文。

“正气丸:强筋健骨,男性服用之后会增加龙阳之力,久战不怠……是为虎狼之药……药材配方及炼制手法……”张东看到这一页的时候心中激动不已。

好东西啊!

正气丸的配方都是些耳熟能详的药材,炼制起来并不难。

只是看到最后的那道配方之后张东就傻眼了,这玩意居然要用寡妇下面的水作为引子,要不然的话一切都是白费。

可这玩意上哪儿找去?

哪家寡妇会给那些私密的玩意给他?

除非脑袋被猪拱了。

张东脑海中很快就浮现出了李寡妇的身影,他眼睛一亮,喃喃道:“说不定能成。”

一夜过去。

第二日早上天还没亮,张东还想继续眯一会儿的时候周思佳从外面走了进来,美其名曰是要给张东擦擦身子,张东一开始还乐在其中。

看着周思佳通红的脸蛋,张东心中满意极了。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有了本事后啥女人没有?

而且眼前的周思佳还是自己弟弟的媳妇,以后可不能欺负她了。

“思佳,以后哥哥就不用你来照顾了,毕竟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残疾人了,要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会让强子误会的。”张东直接说道。

至于借种的事情,已经被他抛在脑后。

周思佳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她哽咽着说道:“哥哥是不是嫌弃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要好好照顾强子,他的病我或许能有机会治好。”张东连忙说道,他最看不得的事情就是女人哭哭啼啼。

“真的?”

周思佳大喜过望!

要是强子身子能治好的话,也是一件好事。

张东点点头,撒了个谎,说道:“我骗你干啥,其实我是被山里的仙人治好的,他还传给了我一些本事,现在我可厉害着呢。”

“不过这件事情你不要和其他人说起,知道吗?”

周思佳嗯了一声。

她随便给张东擦了擦后才离开房间。

张东走出房间门的时候,就看到强子正在用那种极为复杂的眼光看着自己,让他浑身不太舒服,他叹了口气道:“强子,我正想办法给你报仇,很快就可以了!”

强子没说啥,只是苦涩地笑了笑。

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有几斤几两么?

工地里的包工头可是干了许多年粗活的,和张东这种人相比起来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张东要是贸然前往的话说不定会被人一拳打死!

张东拄着拐杖出门,强子看着他的背影,攥紧了拳头。

张东不情愿地拄着拐杖。

虽然自己已经完全好了起来,但为了不让有心人发现,还是乖乖拄着拐杖。

他现在要去李寡妇家一趟,看能不能搞些李寡妇下面的水来,毕竟这可是正气丸最重要的药材,要是没有了这玩意的话正气丸也就不成了。

张东炼制正气丸的念头很简单,那就是治好强子的病。

他不想看到强子每天愁眉苦脸地待在家里,作为哥哥的他有责任治好弟弟的病。

“等强子的病好了,我们就可以去找工地那些人报仇了!”张东拄着拐杖,眼神变得无比犀利,继续喃喃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这个仇,一定要报!

而且那些钱也一定要拿回来!

不知不觉间,张东家就来到了李寡妇家门口。

“李大姐开开门,我是老张家的东子啊,找你来有点事儿!”张东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这样一来其他人就会觉得他和李寡妇心中没鬼。

李寡妇很快就探出来了个脑袋。

看到是张东之后她才急忙忙地开门。

张东看到李桂香脸色不太好,便问道:“李大姐,昨晚是不是没睡好,我看你黑眼圈挺重的。”

“啊?有吗?”

李桂香也不隐瞒,告诉张东昨夜的确没睡好。

“你说要是真的让人把昨晚的事情说了出去的话我该咋活啊,那死鬼走了这么多年,我还得给他守寡,他真是个没良心的,呜呜呜!”李桂香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张东不知道该咋安慰李桂香,只好说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要是昨晚那人的确看到了他俩在房间里那啥的话,今早的村子里就不会那么平静,按照以往的风格来看早就应该传开了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张东也不是傻子,能体会到这点。

“真的?”李桂香不太确定地问道。

张东将胸膛拍得啪啪响,笑道:“难道你还信不过我这个汉子?”

“不过即使被人发现了也没啥的,我和你清清白白,啥事都没有发生。他们信的话那最好不过,要是不信的话我还有其他办法。”

李桂香心中稍安,连忙问道:“啥办法?”

张东这小子好像失踪了一夜之后变得奇怪起来,李桂香也下意识相信了张东的话,不过张东不会告诉她若真是发生了那些事情的话,他会用拳头解决问题。

不过他没纠缠这个问题不放,而是准备向李桂香提出要借点东西。

“你要借啥就直接说,我有的话一定会借给你。”李桂香对张东并不小气。

看到张东难为情的模样,李桂香试探着问道:“东子你是不是缺钱?要真是这样的话我借给你也可以,我这还有几万块钱积蓄,不过到时候我不让你还钱,你娶我就成。”

张东无语。

李桂香身材虽然不错,但他也不是用下本身思考的动物。

“不是,我都这样了借钱干啥?”张东无奈地说道。

可是他怎么都说不出口要找借李桂香借水,毕竟这可是极为私密的玩意,换做其他人的话怕是会直接将张东再次打断腿然后扔到后山喂狼。

“那个……”

张东支支吾吾个半天,啥都说不上来。

就在两人都着急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阵阵急促的敲门声!

李翠花面色大变!

反应过来后,她立马捂住张东嘴巴!

“别出声,我去看看啥情况。”

张东点点头。

李桂香这才回应道:“谁在外面?”

“翠兰是我,我是村长建国啊,我有些事情找你商量商量,你开一下门你看成不?”张建国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张东立马就意识到昨晚在窗外偷窥的人应该就是村长张建国,这老东西平日里道貌岸然,背地里可是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因此张东对他的印象并不好。

李桂香六神无主地看向张东,低声问道:“这可咋办?”

她也想到了些什么。

张东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后说道:“没事的李姐,待会你让他进来看看他会说啥,这玩意你抓在手中,一定要逼退他。”

看到张东递来的剪子,李桂香犹豫了下后接了过去。

“来了来了。”

李桂香让张东呆在房间里哪都不要动,自己则是开门走出去准备开院子的大门,她深吸了口气,打开门就看到张建国那道色眯眯的眼神。

他肆无忌惮地在李桂香身上扫来扫去。

李桂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建国就立马钻进了院子里,而后迅速反锁了大门!

“桂香,我好想你!”

“桂香,我可真是想死你了,我今天就要把你就地正法!”张建国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子就将李桂香扑在了怀中。

李桂香哪里是张建国的对手?

只是三两下而已就被张建国死死地抓住双手,李桂香慌忙说道:“村长不要啊,你快停下来,我和你不成!”

张建国此时已经听不进任何话,他只想好好地睡一次李桂香!

他用力拍了下李桂香的身体,坏笑道:“手感真不错,比我家婆娘好很太多,不错不错。”

一边说着,一边把嘴凑了上去。

李桂香悲愤交加,没想到张建国竟然是个色胚!

财狼不如!

房间里的张东透过门缝看这一幕的发生,心中也是焦急不已,若不是要隐瞒自己双腿已经好了的事情的话,他能直接冲出去将张建国打死!

不过张东最后还是克制住了。

此时他要是出去的话,更是坐实了他和李桂香的奸情!

所以张东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院子里的两人纠缠。

“狗日的张建国,原以为你是村长不会做出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真不是个东西!”张东呸了一声。

院子里。

李桂香不是张建国的对手,眼看着张建国就把他恶心的舌头伸进李桂香嘴里。

她慌忙之下一口利牙咬破了张建国舌头,张建国舌尖出血,吃疼之下连忙缩回了脑袋同时还松开了李桂香,他怒骂道:“给脸不要脸的臭婆娘,老子日你是看得起你!”

“浪骚蹄子,装啥清纯呢?”

张建国嘴里骂咧咧地说道,李桂香也趁机从怀里掏出了剪子,连连后退:“张建国你别过来,要不然……要不然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一时间,张建国也愣住了。

李桂香这性子还真是刚烈,不过张建国也不着急,今天吃定了李桂香。

张建国背着手,也不怕李桂香干啥,得意笑道:“桂香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钻进了东子的房间里,干了啥事情我又不是没有眼珠子看的。你要是不从了我的话,今天我就让全村人都知道你昨晚做的那些事情。”

果然,李桂香神色大变。

这也笃定了张建国心中的想法,他昨晚虽然没亲眼看到李桂香和东子做那事,但他能看出来李桂香对东子是真的有那意思的,这让他心中不忿。

东子那狗娘养的东西是个废物,能和他比?

可李桂香就跟瞎了眼似的,看不起自己却转头就和东子搞在一起。

作为村长的张建国,真的有那么不堪?

都是汉子,张建国自认为自己比那废物东子要好千百倍。

想到这里,还没等李桂香开口,他又继续说道:“哼,桂香你要认清楚事实,你要是从了我的话我会好好照顾你,那个断了腿的废物东子能吗?不是我说,他现在连照顾自己都做不到呢,你还得抽出手来照顾他。”

“你别胡说,东子好着呢!”李桂香反驳道。

张东可还在无厘头听着呢,要是让他听到刚才张建国那些话,自尊心一定会被伤到。

躲在屋里头的张东自然听到了张建国的话,他发出声冷哼,这老东西都已经四十几快五十岁的人了,拿什么来和他这个小伙子比?

更何况现在的张东已经恢复了健康,比一头牛还壮。

一拳打死张建国不是问题。

张东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李桂香被欺负,可他不能出去啊,最后他把目光放在了窗户上。

院子里。

张建国也不着急了,看着李桂香着急得脸红的模样,他更加激动了:“桂香,作为村长我知道你这些年来过得很苦,我都看在眼里呢。你要是从了我的话,以后日子肯定会好过很多的。”

要不是家里那臭婆娘的话,张建国都想把李桂香娶回家去。

李桂香也不是傻子,她知道要是从了张建国的话以后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她意志坚定地说道:“甭说了,你要是敢过来,我也就不活了!”

张建国生气了。

这婆娘真是不讲理!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他也不讲理。

他三两步走了过去,李桂香见状也毫不犹豫往地自己的胸口扎去!被这老东西玷污了还不如去死,也可以去见自家那个死鬼丈夫了!

事与愿违,张建国一把抓住了李桂香手腕!

剪子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李桂香心知不妙,疯狂地挣扎着,可张建国就跟禽兽似的将李桂香抱紧,而且还双手抱起她直接朝李桂香的房间冲去!看他那副饥渴的样子,不来个十次八次都对不起自己。

“呜呜呜……”

李桂香已经无力挣扎,眼角挂满泪水。

相关文章:

缝太小我进不去_宝贝闷哼宝贝我涨的疼

火热上线【王牌杀手影卫】小说完整版大结局

输入月份测生男孩女孩_小妖精低头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一次怕疼进不去咋办|青少年打飞几分钟算正常

萝系列高H小说/让男人上瘾的床上功力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