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闺蜜用手满足了我*花核颤抖肿胀np

2021-08-27 20:54 · 新商盟

发不出声音,只能呜呜着挥舞着我手,不断挣扎着。

当脱离开我的嘴时候,路小雪就喊道:“林浩,你爱我,这就是你爱的方式吗?”

路小雪委屈的哭了。

我顿时吓了一跳,也觉得自己畜生了,连忙起身狠狠甩了自己一巴掌骂道:“对不起,我太爱你了,一时忍不住。”

路小雪没说话,只是在一旁哭泣着。

一时我郁闷不已,也不懂怎么安慰她。

路小雪委屈的道:“林浩,你是不是觉得我当小三下贱呢?所以你就可以这样对待我,是不是。”

“我……我……”我不懂如何回答,毕竟心里确实有这种想法,认为路小雪是邱勇小三,所以就是那种狐狸精,小。骚。货。

看着我这样,路小雪更委屈了,哭着喊道:“你以为我愿意当小三呀,是邱勇那混蛋骗我的,他说他没老婆的,我哪里知道她有老婆的,我哪里知道,可我能怎么办,我已经都跟他一起了。”

看着路小雪委屈的样子,我心里揪的一疼,伸手搂住她,让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对不起,是我混蛋了。”

“呜呜呜。”路小雪趴在我怀里哭的更伤心了。

好一会她才冷静下来,抬头对我道:“林浩,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

“我……”

“你放心,你对我做的事情我不会对邱勇说的。”路小雪以为我是怕这个,抬头看着我说道。

我苦笑不已,真想告诉她,其实就是邱勇让我来的。

但最终还是忍了,说道:“小雪,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尽管找我,我都会帮你的。”

说完我就往门外走去,回头担忧的看了看路小雪。

路小雪也正好撞到我,跺了跺脚道:“你就这么走了呀!”

我一脸纳闷:“不是你让我走的吗?”

“我让你走就走吗?”路小雪哼了一声道:“我饿了,我要吃蛋炒饭。”

她这么说了,我要不懂意思,那我就是蠢蛋了。

我连忙道:“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做饭。”

随即我就走到了厨房里。

也好在自己是农村出来的,加上家里头本来就穷,自然早当家,厨艺方面还是有些造诣的,看了看路小雪的冰箱,她就一个人住,冰箱里没啥东西。

我就利用冰箱内的剩下的一些肉,青菜弄了一份炒饭端到路小雪跟前。

走到跟前还耍趣道:“女王陛下,你的御用蛋炒饭来了。”

路小雪被我的模样逗得笑了笑,瞪了我一眼骂道:“贱。人。”

我见路小雪开心也是挺好的。

坐在一旁,拖着下巴看着路小雪吃。

路小雪一边吃着炒饭,见我盯着她,瞪了我一眼,拿着汤匙拿了一点饭递到我跟前。

我看到她竟然喂我吃饭。

还是她吃过的汤匙,心里一阵感动,立马张开嘴巴吃了下去,似乎上头还带着路小雪的香味,吃的我一脸心花怒放。

路小雪看着我这样子,瞪了我一眼道:“你笑什么。”

“我们这样算不算间接接吻了。”我笑道。

“你刚才都亲过了,还间接。”路小雪又瞪了我一眼。

我顿时有些尴尬,刚才自己强吻了她。

路小雪吃完炒饭之后,对我道:“林浩,你真的喜欢我吗?你真的愿意娶我吗?我可是个小三。”

听到娶这话,我迟疑了一下,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路小雪一看我迟疑,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你的德性,说起情话一点不含糊,还说要娶我,我看都是骗人的。”

“小雪,我……”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要是徐秋雅问我这话时候,我肯定直接答应。

但面对路小雪我不知怎么的就有点迟疑了。

“算了,算了。”路小雪显然不愿意听我解释,摇了摇头道:“我就是个当小三的,我也不指望你娶我,不过你要真喜欢我的话,如果你通过我的考察,我倒是可以跟你在一起。”

“怎么考察呢?”我问道。

路小雪眯着眼睛想了一下,起身笑道:“你等我一下。”

随即路小雪蹦蹦跳跳的走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活力,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毕竟一直以来对于路小雪的印象都不是很好,觉得她就是一个小三。

脸上总是冰冰冷冷的,甚至感觉到她骚味十足。

看到她这一会,我觉得是不是自己对路小雪有些误解了。

路小雪很快从屋子里头出来,原来她是回去换衣服了,当她穿着一身兔子装出来,我一下呆住了。

漂亮,实在太漂亮了。

那是黑色兔女郎装,调皮之中配合着路小雪性感的身材,在清纯之中透着一股诱人的气息。

咕隆……

我看着不由猛的吞了吞口水。

“怎么不好看吗?”路小雪见到我傻愣着眼神,脸上的兴奋感立马变的黯然下来,要回头过去换掉。

我连忙拉住她道:“好看,你这样真的好看。”

“真的吗?”路小雪脸上又涌起一股兴奋。

“嗯。”我重重点了点头,从没有看过这样的装扮确实觉得路小雪此时此刻很漂亮,漂亮的让人恨不得想要拥抱她一下。

路小雪听我说好看时候,又高兴的跟个小孩子一样。

同时她对我说,今晚她要去参加一个化妆舞会。

本来是想要邱勇陪着她一块去的。

显然现在邱勇不会陪着她了。

她落寞之中,转头对我道:“你不是想要追我吗?那晚上就陪我一起去。”

我其实挺不愿意参加这种什么怪异的活动。

但想着邱勇的交代,加上这会的路小雪是真的很漂亮,很美,我真不舍得走就这么走了,甚至想着如果有可能的话,真希望能够脱掉路小雪的这兔子装。

当晚,我就陪着路小雪一起去参加这个会。

显然路小雪对于这会意很隆重,还特意给我买了一套西装。

在去的路上,路小雪就跟我说了这是他们同学联合举办的,她一直讨厌一个人,晚上让我给她一点面子,绝对不够输给任何一个人。

我倒是没多在意,这就是女孩子的一些虚荣心罢了。

而且进入舞会,到处黑漆漆的。

所有人还戴了面具,谁也不认识谁,还说啥面子不面子呀!

我除了陪着路小雪之外,是一点都没兴趣。

不过舞会挺热闹的,我望着路小雪穿梭在人群之中,跟大家打着招呼同时静静的欣赏着来到这舞会的美女们,美女吗?谁都希望看,这也算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吧。

不过很快路小雪去转了一圈,就回来拉着我跳舞,她明显喝酒了,带着醉态对我道:“嘻嘻,让你陪着我,你怎么还傻愣着,你难道就不怕我被人给勾引走吗?”

其实我挺无所谓的,但听路小雪这么说,看着她性感妖娆的身材还真不愿意让她被其他男人给侵犯,我笑了笑拉着她的手走向舞台。

唰……的一声灯光就暗了下来。

昏暗的灯光之下,荧光灯闪耀着,只有彼此靠在一起才能看清楚对方。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也大胆的抱住了路小雪,甚至在跳舞的时候双手在她的伸手摩挲起来,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路小雪的呼吸声变的越来越急促。

她想了,都到这种情况了,我要是在不知道该如何做的话,那我也是傻子了。

我趁着路小雪不注意,一把手钻入她的兔子装里头。

嗯……

路小雪浑身骤然一颤,一把抱住了我喊道:“轻点。”

看着她这样,我觉得还真是够骚的。

不过我喜欢……

我也有些迫不及待了,拉着路小雪往卫生间方向走去,毕竟大庭广众下面我还有自己的羞耻心,拉着路小雪来到卫生间。

路小雪一脸迷惘,陶醉的望着我。

我再也忍不住朝着她亲吻了下去,她十分的配合,搂着我的脖子,感觉比我还要来的主动……

说完我就往门外走去,回头担忧的看了看路小雪。

路小雪也正好撞到我,跺了跺脚道:“你就这么走了呀!”

我一脸纳闷:“不是你让我走的吗?”

“我让你走就走吗?”路小雪哼了一声道:“我饿了,我要吃蛋炒饭。”

她这么说了,我要不懂意思,那我就是蠢蛋了。

我连忙道:“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做饭。”

随即我就走到了厨房里。

也好在自己是农村出来的,加上家里头本来就穷,自然早当家,厨艺方面还是有些造诣的,看了看路小雪的冰箱,她就一个人住,冰箱里没啥东西。

我就利用冰箱内的剩下的一些肉,青菜弄了一份炒饭端到路小雪跟前。

走到跟前还耍趣道:“女王陛下,你的御用蛋炒饭来了。”

路小雪被我的模样逗得笑了笑,瞪了我一眼骂道:“贱。人。”

我见路小雪开心也是挺好的。

坐在一旁,拖着下巴看着路小雪吃。

路小雪一边吃着炒饭,见我盯着她,瞪了我一眼,拿着汤匙拿了一点饭递到我跟前。

我看到她竟然喂我吃饭。

还是她吃过的汤匙,心里一阵感动,立马张开嘴巴吃了下去,似乎上头还带着路小雪的香味,吃的我一脸心花怒放。

路小雪看着我这样子,瞪了我一眼道:“你笑什么。”

“我们这样算不算间接接吻了。”我笑道。

“你刚才都亲过了,还间接。”路小雪又瞪了我一眼。

我顿时有些尴尬,刚才自己强吻了她。

路小雪吃完炒饭之后,对我道:“林浩,你真的喜欢我吗?你真的愿意娶我吗?我可是个小三。”

听到娶这话,我迟疑了一下,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路小雪一看我迟疑,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你的德性,说起情话一点不含糊,还说要娶我,我看都是骗人的。”

“小雪,我……”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要是徐秋雅问我这话时候,我肯定直接答应。

但面对路小雪我不知怎么的就有点迟疑了。

“算了,算了。”路小雪显然不愿意听我解释,摇了摇头道:“我就是个当小三的,我也不指望你娶我,不过你要真喜欢我的话,如果你通过我的考察,我倒是可以跟你在一起。”

“怎么考察呢?”我问道。

路小雪眯着眼睛想了一下,起身笑道:“你等我一下。”

随即路小雪蹦蹦跳跳的走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活力,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毕竟一直以来对于路小雪的印象都不是很好,觉得她就是一个小三。

脸上总是冰冰冷冷的,甚至感觉到她骚味十足。

看到她这一会,我觉得是不是自己对路小雪有些误解了。

路小雪很快从屋子里头出来,原来她是回去换衣服了,当她穿着一身兔子装出来,我一下呆住了。

漂亮,实在太漂亮了。

那是黑色兔女郎装,调皮之中配合着路小雪性感的身材,在清纯之中透着一股诱人的气息。

咕隆……

我看着不由猛的吞了吞口水。

“怎么不好看吗?”路小雪见到我傻愣着眼神,脸上的兴奋感立马变的黯然下来,要回头过去换掉。

我连忙拉住她道:“好看,你这样真的好看。”

“真的吗?”路小雪脸上又涌起一股兴奋。

“嗯。”我重重点了点头,从没有看过这样的装扮确实觉得路小雪此时此刻很漂亮,漂亮的让人恨不得想要拥抱她一下。

路小雪听我说好看时候,又高兴的跟个小孩子一样。

同时她对我说,今晚她要去参加一个化妆舞会。

本来是想要邱勇陪着她一块去的。

显然现在邱勇不会陪着她了。

她落寞之中,转头对我道:“你不是想要追我吗?那晚上就陪我一起去。”

我其实挺不愿意参加这种什么怪异的活动。

但想着邱勇的交代,加上这会的路小雪是真的很漂亮,很美,我真不舍得走就这么走了,甚至想着如果有可能的话,真希望能够脱掉路小雪的这兔子装。

当晚,我就陪着路小雪一起去参加这个会。

显然路小雪对于这会意很隆重,还特意给我买了一套西装。

在去的路上,路小雪就跟我说了这是他们同学联合举办的,她一直讨厌一个人,晚上让我给她一点面子,绝对不够输给任何一个人。

我倒是没多在意,这就是女孩子的一些虚荣心罢了。

而且进入舞会,到处黑漆漆的。

所有人还戴了面具,谁也不认识谁,还说啥面子不面子呀!

我除了陪着路小雪之外,是一点都没兴趣。

不过舞会挺热闹的,我望着路小雪穿梭在人群之中,跟大家打着招呼同时静静的欣赏着来到这舞会的美女们,美女吗?谁都希望看,这也算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吧。

不过很快路小雪去转了一圈,就回来拉着我跳舞,她明显喝酒了,带着醉态对我道:“嘻嘻,让你陪着我,你怎么还傻愣着,你难道就不怕我被人给勾引走吗?”

其实我挺无所谓的,但听路小雪这么说,看着她性感妖娆的身材还真不愿意让她被其他男人给侵犯,我笑了笑拉着她的手走向舞台。

唰……的一声灯光就暗了下来。

昏暗的灯光之下,荧光灯闪耀着,只有彼此靠在一起才能看清楚对方。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也大胆的抱住了路小雪,甚至在跳舞的时候双手在她的伸手摩挲起来,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路小雪的呼吸声变的越来越急促。

她想了,都到这种情况了,我要是在不知道该如何做的话,那我也是傻子了。

我趁着路小雪不注意,一把手钻入她的兔子装里头。

嗯……

路小雪浑身骤然一颤,一把抱住了我喊道:“轻点。”

看着她这样,我觉得还真是够骚的。

不过我喜欢……

我也有些迫不及待了,拉着路小雪往卫生间方向走去,毕竟大庭广众下面我还有自己的羞耻心,拉着路小雪来到卫生间。

路小雪一脸迷惘,陶醉的望着我。

我再也忍不住朝着她亲吻了下去,她十分的配合,搂着我的脖子,感觉比我还要来的主动……

但在这种环境之下,我还是头一次,想着这就要结束自己的第一次了。

我激动的亲向楚莉。

砰……

突然旁边两人激动的撞的门一下,我吓了一跳,竟然不行了。

对,不行了。

楚莉等了好一会,都要受不住了,见我还没反应,拍了拍我道:“你干嘛呢,快点呀!”

我一脸沮丧。

楚莉低头一看,嘴角抹过一道冷笑:“哟,原来是个废物。”

“你说什么。”我本来就憋火,听着楚莉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楚莉依旧保持着那冷笑道:“我说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废物。”

说着她一把推开我,就在我身前拉下裙子,整了整衣服就朝外面走去,路过我时候还狠狠推了我一把:“废物。”

我气的浑身直哆嗦着。

也不明白这无缘无故的怎么就不行了。

是被吓了吗?

我恨的咬了咬牙,听着旁边动静那么大,心里头更是一股怨气。

都是这两个狗男女弄的。

我骂着,可现在一点反应已经成为事实了,我也没在这边自找没趣,出了卫生间就去找路小雪,只是心里头却又觉得难受。

现在不行了。

找到路小雪又能如何呢?

我黯然的回到家里,一直不信自己怎么就不行了,翻出平常珍藏的片子,但怎么看却也都没反应。

不会真的不行了吧!

我欲哭无泪。

自己还是第一次,还没经历过男女的事情,要是就这样不行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太累了,对,肯定是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太累了,才会让我这样的,休息一下就好,休息一下就好。

我安慰着自己,躺着睡着了。

因为这几天我是奉命追路小雪,邱勇给我放假了,我不用去接邱勇,所以比较迟起来,只是刚起来不久就接到了邱勇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找他。

老板有找,我也没多想收拾了一下就开车过去了。

一到办公室,邱勇意味深长的拍着我肩膀:“小林,你是不是身子有什么问题呀!”

我缩了缩还没理解邱勇的意思。

邱勇就叹息一声道:“唉,小林,你这么年轻身子可不能状况,这一万块你拿着去好好瞧一瞧。”

说完,邱勇拿了一万块递给我。

看着他怪异的眼神,我忽然想到昨晚跟楚莉的事情。

不用想也知道是这贱女人给我传出去的。

一时之间我根本不知该说啥是好。

“勇哥,我……”我呆呆的望着邱勇,很想告诉他我身子没问题。

邱勇却以为我是难为情,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没事,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不会有事的,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至于小雪那事情,现在也就先放着吧!”

说起来邱勇这也是关心我。

我心里难受的突然很想哭,心里头更恨楚莉,这给我瞎传,说我不行。

出了邱勇办公室,我偷偷跑到洗手间看了一下。

还愣是没一点反应。

难道自己真的不行了吗?

昨晚自己还能安慰是自己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早上倒是没多想这事情,现在一看,我完全蔫了。

特别是出去时候,公司同事一个个都用着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不用想了,整个公司应该都知道了我的事情。

该死的楚莉,别让我逮住机会,要不我非要狠狠上你一次。

说来也巧。

我在离开公司时候,在电梯里就遇见了楚莉,就我们两在电梯里,我一想到公司众人的眼神,心里憋得怒火一下爆出来了。

我瞪着楚莉喊道:“楚莉,你到底乱传什么。”

楚莉不屑一笑:“我乱传吗?谁是废物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吗?”

“你……”我恨得直咬牙:“你就不怕我把你昨晚的事情说出去吗?”

“说就说吧,总比有人是废物强。”楚莉不屑一笑道。

如果楚莉要是个男的,我还真想抽她一巴掌。

偏偏她是个女的,我却一点事情都做不了,瞧着电梯也要到了,我咬了咬牙道:“楚莉,你给我等着,别让我逮住机会。”

楚莉依旧一脸无所谓,还扭了扭娇躯道:“别逮住机会呀,我现在就给你机会,你可以吗?可以的话就来呀!”

看着她挑衅的眼神,我几乎要爆炸了。

可身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让我既生气又无奈。

我咬了咬牙走了,楚莉还朝着我喊道:“林浩,姐姐等你呀!”

那带着诱惑的声音,显然就是在取笑我。

要是换在之前的话,楚莉敢这么对我的话,我绝对不会饶了她,现在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我走到车上时候,也慢慢冷静下来。

想着自己怎么好端端的就不行了。

这可是男人的命呀。

我无法想象自己还没完成第一次就不行了,犹豫着要不要听邱勇的去医院看一看。

毕竟这是终身大事。

可这怎么说也是丢脸的事情,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去。

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我没心情接,就任由手机响着。

这陌生电话号码打了一次,又打过来,我不耐烦的接起电话:“谁呀!”

那边楞了一下,带着怨气道:“小林子,你干嘛呢?谁惹你生气了。”

听着这柔软的声音,我眼眸骤然一亮:“表嫂,怎么是你呀!”

“为什么不能是我呀!”表嫂显然对我的态度还有生气,哼了一声。

我连忙跟她解释情况。

说是自己心情不好之类的,表嫂这才原谅了我。

我的脑海里也慢慢涌现出她的身影,每一个男人心中都有着一个情窦初开的时候,而表嫂就是我情窦初开的女人。

如果徐秋雅是完美的,那表嫂就是完美之中的完美。

从表嫂跟表哥结婚时候,我第一次见到表嫂,就被她的容貌给吸引了。

无论是身材,美貌都近乎完美。

那时候我虽然还小,但却对表嫂有了一种莫名的情愫,只是随着我出来之后,才淡忘了这一份感情,这么多年没联系。

也渐渐遗忘了,没想到她今天会突然给我打电话。

问了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表嫂从乡下来我这边了,我一听立马明白过来,笑道:“表嫂,你在哪里呢?我现在就去接你。”

表嫂告诉我地址,我就过去了。

时隔几年,再次见到表嫂,她似乎变的更加有女人味了,更漂亮。

她没穿着城里头花俏的衣服,朴素的衬衣加上牛仔裤,依旧无法抵挡表嫂那妖娆的身材散发出来的诱人气息,我看着她第一眼就不由一愣。

表嫂见我呆呆盯着她,俏脸一红道:“看什么呢?不认识了吗?”

相关文章: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在办公室里揉护士的胸_(痴人爱)

校花被校草大胸和屁股/坐便器林小薇污秽生活1 10

o被多人标记_乖等会儿就好太深

宝贝把腿分大点/办公室上面在开会下面在口

微信怎样泡离婚女人/医生手指悄悄地伸入她的幽经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