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前一天晚上的宴会叫什么_男主喜欢女主不承认

2021-08-27 21:56 · 新商盟

是不是觉得小爷我很帅?”叶小宝朝着林瑶挑了挑眉说道。

被叶小宝一问,林瑶就羞红了脸,装着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说道:“你少臭美了!”

虽然林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刚才她还真的让叶小宝给震撼到了。

叶小宝“嘿嘿”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两人终于到了大禹村的村口。

从没有出过芦花村的叶小宝,一路上东瞧瞧西看看,还时不时的逗逗林瑶,心情那叫一个舒畅。

在村口的一个小卖部里面买了两瓶好酒,叶小宝身上仅剩的压身钱,就这么没了。

不过他觉得值,因为在他买酒的时候,林瑶虽然嘴上没说话,但是那表情还是很高兴的。

进了村子,遇到了大禹村的几个村民,林瑶很不自然的向他们打了个招呼。

在村民们问起叶小宝的时候,不等林瑶说话,叶小宝就自告奋勇的介绍道:“我是林瑶男朋友。”

“叶小宝,你怎么能这样呢?”等到村民们离开了,林瑶一脸羞红的看着叶小宝。

虽然她对叶小宝有好感,但是两人的关系还没有上升到男女朋友啊。

当初说好的,这是假冒男朋友,现在叶小宝明显就是假戏真做。那些村民里面,可是有几个比较多嘴多舌的,估计不出半个小时,她带着男朋友回来的事,就传遍大禹村了。

“没事,相信我,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你爹不逼你。”叶小宝显然是胸有成竹。

“你……唉……”林瑶无奈的叹了口气,向着她家的方向走去。

叶小宝跟在后面,欣赏着林瑶那突兀有致的身材。

不多时,到了一座砖砌的院子前,林瑶停下脚步,“等会你可别露馅了,还有,我爹性格比较暴躁,他如果说一些气话,你可不许跟他急。”

林瑶可没有忘记叶小宝打张二狗那群人时,那狠辣的身手。

叶小宝点点头。

林瑶推开院门,一进门就大喊了一声:“爹,我回来了!”

“瑶瑶,回来了?文喜过得怎么样了?”

从屋子里头一瘸一拐的走出来一个拿着水烟筒的四十多岁的男人,穿着蓝布衣服,脚上踩着一双拖鞋,脸色还有些许的黝黑。

这人就是林瑶的爸爸,林大川。

林大川注意到了林瑶身旁的叶小宝,眉头皱了起来。

“这是谁?”

“爸,这是我的男朋友。”林瑶有些胆怯地说道。

“你好,我是林瑶的男朋友,叶小宝。”为了表示礼貌,叶小宝走前了几步,朝林大川伸出了自己的手。

林大川没有理会叶小宝,而是严肃的看着林瑶。

“瑶瑶,你是不听爹的话了么?”

说这话时,林大川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没有,爹,我只是不想嫁给林园。大禹村的人,谁不知道林园游手好闲,整天靠着他爹,在村里面欺负村民。”林瑶的声音很小,仿佛很害怕他爹。

叶小宝见状,走上前,紧紧握住了林瑶的小手。

然后还不等林大川说话,他就开口道:

“林叔叔好,我知道,您让林瑶嫁给那个什么村长的儿子,或许是为了让林瑶以后能够过好日子,但是林瑶说得对,像那种整天游手好闲的人,怎么可能会给林瑶幸福?”

一旁的林瑶,早在叶小宝握住她的手的时候,就被吓了一跳,这时听到他的话,不由得心里感动。

“假戏真做,其实也不错。”林瑶想到。

林大川把目光移到了叶小宝的身上,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皱眉道:“那你能给瑶瑶幸福吗?”

“我能。”叶小宝的语气,非常坚定。

“你凭什么能?你看看你的穿着打扮,你像有钱人吗?”林大川一脸厌恶,双眼瞪着叶小宝,“你爹是村长?还是你是村长?又或者你是做啥工作的?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我是个医生,一个月大概能挣个五六百块吧。”叶小宝认真回答道。

“医生,江湖医生吧!”林大川语气嘲讽,继续说道:“而且一个月挣五六百块钱,你知道五六百块钱能干什么?”

不等叶小宝回答,林大川接着说道:“我告诉你,五六百块钱,连我打算承包的那片果园的化肥都买不来!”

林大川的一番话,说的叶小宝有些哑口无言。

林瑶见状,轻轻的捏了捏叶小宝的手,看着林大川:“爹,我这次回来,就下定决心了,我就要和叶小宝在一起,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你!你这个不孝女!!”

林大川气极,狠狠的吸了一口水烟筒,平复了一下心情,指着林瑶和叶小宝,“他有什么好?林园是村长的儿子,家里既有钱,又有势,你嫁给他,至少不吃苦,而且,我想要给你承包个果园,也必须要村长点头才行”。

“那我就不承包果园了!”林瑶一脸坚决,虽然承包果园是她毕业后一直想要做的事,但是如果为了果园,就要牺牲自己的幸福,她怎么也不能接受。

“你要是真想和这个江湖医生在一起,就不要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林大川狠狠的瞪了林瑶一眼。

婆娘去世得早,他一个大男人不但要拉扯林瑶,还要种地维持生计,这些年,受尽多少苦楚,好不容易林瑶长大了,他就想着给林瑶说门亲事,好让她以后能有个幸福安稳的生活。

谁成想,女儿却不愿意听自己的话了。

想到这里,林大川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叶小宝,“都怪这个江湖医生。”

林瑶已经被林大川的话气哭了,叶小宝刚想安慰林瑶,就察觉到林大川的目光。

紧接着,叶小宝就看到林大川将手中的水烟筒狠狠的向自己砸了过来。

“靠!”叶小宝暗骂了一声,犹豫自己是该反抗呢,还是任由“老丈人”砸自己出气。

就在这时,原本哭泣的林瑶嗖一下就挡在了叶小宝身前,那动作之快,连叶小宝都来不及阻拦。

“咣。”一声,水烟筒狠狠的砸在了林瑶的额头上,林瑶痛乎了一声,便向地上倒去。

叶小宝连忙冲上前去,一把将林瑶搂在怀里。

这时,林瑶已经被砸晕过去了,额头上,冒出了猩红的血迹。

林大川已经呆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林瑶会冲上去护着那个江湖医生。

眼看着女儿被砸晕,他一时间手足无措。

下一秒,他反应过来,冲到了叶小宝身边,“瑶瑶,你怎么样了,你可别吓爹啊,爹不是故意的。”

林大川看到林瑶额头上的血迹,痛苦着,想要从叶小宝怀里把林瑶接过来。

刚伸出手,就被叶小宝一把打掉。

只见叶小宝一脸气愤,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原本想要开口骂叶小宝的林大川惊骇了。

他仿佛感觉到自己被山里的野兽盯上了一样,一股冷气从后脊背升起,他不敢再有任何举动。

叶小宝蹲坐在地,将林瑶放在自己腿上,然后取下了自己的药箱,拿出了一副药膏,贴在了林瑶额头上出血的位置。

“你家有没有酒精灯?”叶小宝看着林大川。

林大川摇摇头,他现在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被刚才的叶小宝吓坏了。

“火柴和酒精呢?”

叶小宝话音刚落,林大川就踩着拖鞋,一瘸一拐的走向屋里。

不多时,他拿着火柴和白酒放在了叶小宝面前。

叶小宝把白酒倒在了银针上,随后火柴一点,把银针给烧的火热。

就在这时。

“林大川!”

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从林瑶家的院门外响起。

一个身穿一条光着膀子的大褂,脚上踩着一双人字拖的的小胖子走了进来,一副脑满肠肥的样子。

小胖子一进来,就看到林瑶被叶小宝抱在怀里,当下就火了,不问事情缘由,就指着林大川的鼻子,厉声问道:

“林大川,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要把林瑶嫁给我么?现在怎么会被这小子抱着?”

林大川看了一眼叶小宝,随后小声给小胖子讲述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听完之后,小胖子看了一眼叶小宝,给林大川说了几句话,就见那林大川仿佛松了一口气。

这时,叶小宝感觉银针烧的差不多了,便拿出药箱里面的一个小瓶子。

小瓶子里面,装着一些仿佛清水一般的液体。

他轻轻擦拭了一下银针,然后将银针的针头轻轻伸进液体中。

片刻之后,他拿出银针,想要给林瑶行针。

那个小胖子却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叶小宝的胳膊。

“小子,你想要干嘛?”小胖子肉嘟嘟的脸上,挂着凶厉的神色。

叶小宝看了小胖子一眼,手腕一转,银针掉落,却被他的另一只手稳稳接住。

随即,他另一只手握着银针,轻轻插入了林瑶额头上的一处穴位。

他的动作很快,小胖子都还来不及反应,他就已经完成了所有动作。

反应过来的小胖子,当下就怒了,原本还想着等兄弟们来了,在好好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敢和自己抢女人的家伙吃尽苦头。

但是现在,小胖子等不急了。

趁着叶小宝低着头的时候,小胖子随手抓起靠在墙角顶门的木棒,没有丝毫犹豫地向叶小宝的后脑扫去。

站在一旁的林大川看得分明,一双浑浊的老眼瞪得大大的,哆嗦着嘴唇张了张,却最终没有发出声音

叶小宝在听到脑后的劲风声,就察觉到了那小胖子的动作,恼怒之余,眼神中寒光一闪而没。

只见他头也没回,左手闪电般的一抬,“咻”地破空声微响,一枚颤微微的银针便已然插在了那小胖子的肩膀。

小胖子只觉得浑身力气顿消,“当啷”一声,那根木棒顿时掉落在地上,人也动弹不得。

“你你你……你特么的对我干了什么?”

没理会小胖子的大呼小叫,叶小宝慢条斯理地按了按林瑶的人中穴,不过几秒,“嘤咛”一声后,林瑶便睁开双目清醒过来。

见自己躺在叶小宝怀中,林瑶脸上顿时飞起一阵红云,如中了箭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指着叶小宝,刚打算说什么。

就看到村长的儿子林园,也就是那个小胖子杵在一旁。

只见他依然保持着那弓腰发力的姿势,双臂却又无力地垂在双侧,整个人的模样看上去古怪之极,林瑶看得莫名其妙。

看到林瑶醒来,林园便破口大骂:“你个不要脸的骚蹄子,快叫那龟儿子放了我?”

这时,林大川见女儿安然无恙,俏生生地站了起来,又惊又喜连忙上前几步拉着女儿问道:“瑶瑶,你没事吧,你怎么那么傻,爹不是故意的!”

“我没事,爹,林园他……”

面对林瑶的询问,林大川有些胆怯的看了叶小宝一眼,却不敢开口说话,老实说,他已经被叶小宝震慑住了。

见状,林瑶瞪了叶小宝一眼,叶小宝无辜的撇撇嘴。

一旁的林园看在眼里,当下就感觉这一对奸夫**当着自己的面在眉目传情啊。

他心头憋屈不已,在这大禹村里,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哇?

当即,便继续开口大骂:“你们这一对不要脸的……”

林园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啪啪”两声脆响,眼前一花,那叶小宝已然面沉如水地上来给了他大嘴巴。

而且叶小宝顺手抽了林园肩头的银针后,转身一记潇洒之极的侧踢,正中林园那满是肠油凸起的肚子。

此刻才听到叶小宝从牙缝里挤出来轻飘飘的两个字:“找死……”

仿佛被千斤巨锤砸中一样,林园整个人成“C”字形飞跌出院门外,一跤跌的七荤八素后才昏头昏脑地站了起来,腹中如翻山倒海般一阵剧痛。

“你给我等着……”

林园勉强翻身爬起后,恶狠狠的低声骂道。

此刻他的脸蛋肿胀得几乎发亮,本来细小的眼睛现在含满了泪水,看他那表情似乎快哭了出来。

他并不是个傻子,自己这一百七八十斤重量,居然被人一脚踢出了好几米远。

由此可见那满脸阴沉的家伙收拾自己是分分钟的事情,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撂下两句场面话后,便灰头土脸地落荒而逃。

林瑶还好,她好歹也是见识过叶小宝的脾性。

而林大川则再次被震慑。

好半天反应过来后,他当下打了个激灵,指着叶小宝,有些胆怯的说道:“你……你居然打了村长的儿子……”

在这大禹村里,村长就是天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刚才居然打了村长唯一的宝贝儿子?

林大川满脸灰败,脸上的褶子更显深沉,他感到天都快塌下来了。

打了村长儿子,以后在这村里,还有活路么?

“没事,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等他来。”

叶小宝浑然无事般摆摆手。

像这种村霸类型的家伙,典型的欺软怕恶,跟张二狗一个品种,揍几次狠的,他自然是不敢再行造次。

叶小宝心中有数,自然是没有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他仔细看了看林瑶脸色,叮嘱道:“这两天就不要洗脸了,伤口见不得水,要不然留下疤痕那就难看啦。”

林瑶听叶小宝说可能会留下疤痕,便情不自禁抬头摸了摸那处药膏,同时,也哀怨地瞟了自家老爹一眼。

“哈哈哈……那龟孙子给老子滚出来,看你家大爷怎么收拾你。”

叶小宝仅仅喝了几口水的功夫,院外便响起林园嚣张跋扈的狂笑声。

原来这林园刚到大禹村的村口,就遇见了自己那群替自己去请老神仙的兄弟。

他之前来林大川家,就是为了告诉林大川,自己安排兄弟请了一位老神仙给林大川治腿病,好借此让林大川对自己更加感恩戴德,只可惜,遇到了叶小宝。

坏了他的好事,还把他揍得鼻青脸肿的,好不凄惨。

当下,他就带着这帮兄弟轰轰烈烈的杀了回来。

仗着人多势众,而且还有老神仙撑腰,林园又恢复了平日里鼻孔朝天的做派,还未进门,那张扬的叫嚣便响遍林家小院。

见到一帮凶神恶煞的混混抢进院门,林大川骇得面无人色,连忙上前几步,来到林园面前点头哈腰。

“园园,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人,你可别乱来啊。还有,你要找就找那江湖医生的麻烦,可别怪罪到我头上。”

好歹自己即将就是他的老丈人了,这混球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吧?

林大川心头忐忑,脸上也苦的跟吃了黄连似得。这都是什么事啊,都怪那死丫头乱来,找个不靠谱的江湖医生,搞出了现在这么大的麻烦。

“行了行了。”

林园不屑地一把推开林大川,咧了咧嘴,似乎脸上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待看到叶小宝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自己时,不由气冲斗牛,指着叶小宝大声道:“龟儿子地……”

“你还想挨揍?”

叶小宝似笑非笑地扬了扬手中的银针,林园顿时气焰立消,缩了缩脖子,待看了看身边十几个横眉怒目的混混后,这才有了些底气。

“日你仙人板板,老子这么多弟兄还怕你。狗子,给我上,揍得连他妈都认不出他来。”

那叫狗子的小混混长得人高马壮,闻言扭了扭脖子,瞪起如牛般骇人的眼珠,双手握拳捏了捏指关节,顿时响起了如连珠炮般的炸响声。

摸了摸自己的小平头,狗子咧嘴笑道:“像这种小白脸,老子一只手就能收拾他。”

话还没说完便径直向叶小宝冲去,抬手就是一拳。

凌厉的拳风呼啸着,在众人眼里,足足高出叶小宝一个头的狗子,完全如大人欺负小孩般轻松。

而此刻的叶小宝,仿佛被吓呆了一般竟然动也不动,就算是再怎么反应迟钝的人,起码也得条件反射般偏偏头吧?

一时间,跟着林园的那群混混脸上都绽放出笑容,正准备看一场好戏时,异变倏生。

眼看自己拳头即将打在对方脸上,狗子正准备享受一番蹂躏弱小的快感,突然感到拳面如有针刺,力气全消之下,不由骇然退后两步。

他仔细看了看自己那钵盂般大小的拳头,又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叶小宝,不知道自己刚才的异状是不是对方这小子弄得。

待看到叶小宝手指间那根寒光闪闪的银针后,狗子狞笑着从腰间解下一根钢链,瓮声翁气地喝道:“居然敢拿针来扎老子,就别怪老子下狠手了。”

这狗子根本就是个浑人,一看赤手空拳要吃亏,立马就拿出了自己平日用的武器,他这钢链是他专门在县城托人打造的,抽在人身上,以狗子的力气,基本就是个筋断骨折的下场。

以前有个外地收粮食的人没拜码头,跟林园起了争执,可不就是狗子几链子下去,差点弄出人命来了么。

林瑶此刻却被吓得够呛,即使知道叶小宝身手不错,可这狗子在大禹村的光辉事迹是在太多,积威之下,不免就开始心虚起来。

上前一步横在叶小宝面前,林瑶仰着如玉般的脖子,瞪大杏目娇喝道:“狗子,你敢在我家动手试试?你们要是继续在我家里胡来,我就打电话叫派出所的人来了……”

阳光透过门前白杨树的叶子,斑驳地洒在僵持着的两人身上,带着稻香的微风拂过,林瑶这句威胁也如这和风般毫无震慑力。

如兰似麝的香风袭来,柳眉倒竖,明眸动人,望着林瑶那含嗔带怒的娇颜,在明暗不定的阳光下,竟生生反射出如玉般的光泽。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到林瑶这如仙芝玉露般的美态,可狗子还是不由有些看呆了。

他是有些浑,可并不傻,知道林园对面前这美女的企图,这女人是他未来大嫂,可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讪讪地退后两步,狗子骂也骂不得,打也打不得,不由有些手足无措,回头看了看正小心揉着脸的林园,无奈地叫了声:“园哥……”

林园定睛看去,不由七窍生烟,麻痹的,还没进门呢,就开始知道护着小白脸了,这还了得?

“林大川,你特么怎么教女儿的,快给老子把他拉开。”

这么多兄弟在这,可真特么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林园龇牙咧嘴的模样颇为滑稽,可林大川可不这么觉得,打了个哆嗦后,连忙一瘸一拐地上前拖自己闺女:“瑶瑶,我的傻女儿啊,你这是干嘛,男人家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

之前林大川觉得叶小宝很厉害,一度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出,现在嘛,他又觉得叶小宝不一定是手段毒辣的狗子的对手。

这家伙既然打了村长儿子,他就得承担起这份责任,至于后果如何,那可跟他林大川没有半毛钱关系。

林瑶粉脸通红,她哪里不知道父亲的想法,气愤之下,眼里珠泪涟涟,却是倔强地怎么也不肯挪动脚步。

可她哪里有常年做农活的林大川力气大,连拉带扯之下,她眼看即将被父亲拉走,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用力抖动胳膊甩开林大川,反身死死抱住叶小宝,再也不肯挪动分毫。

哎呀额滴个神哟。

叶小宝只觉得温香软玉抱满怀,一股醉人的处子幽香让他晕头转向,尤其是胸腹间那充满惊人弹性的圆润触感,更是让他舒服得差点哼出声来。

这样一来,周围其他人看得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在大禹村里,还从来没有光天化日之下男女搂搂抱抱这种事发生过。

不少人斜眼偷瞄林园,就连林大川,也是吓了一大跳,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般使劲揉着自己老眼。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气氛一时颇为古怪。半晌,随着林园的一声怪叫,这才打破了平静。

“狗子,给我打死这对狗男女,日你先人板板,你们都一起上,老子要弄死这两个贱人……”

林园站在原地如身上着火了一般跳脚叫骂着,鼻子都差点气歪了,他看上的女人,他即将要娶进门的女人,眼下,居然当着一众兄弟的面前,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

这特么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啊。

一群混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是谁发出一阵喊后,便乱糟糟地向叶小宝冲去。

听到林园的嚎叫后,狗子眼中厉芒一闪,闷不做声地一记钢链,直直向叶小宝当头甩下,这若是打实了,足可以立马将人打得头破血流,当场晕厥过去。

却说林瑶,生怕自己会被林大川拉走,情急之下一把抱住叶小宝,当时便反应过来,感觉有些不妥,可一股雄性气息直冲鼻腔,从未跟男子有过这么亲密接触的她,不免有些意乱情迷,俏脸通红下,一颗螓首埋在叶小宝肩膀,却是羞得怎么也不肯抬起头。

周围发生的什么事,都好像是在另一个世界,与她毫无干系了。

怀里抱着林瑶,叶小宝舒服地叹了口气,遗憾万分地用力推开她,见小丫头粉脸含·春,一双剪水双眸朦胧地看着自己,心头也是微微一荡,头也不抬地反手一捞,将狗子那条钢链抓到掌心,这才温柔地开口安慰。

“瑶瑶不用担心,看我来打发了这群野狗……”

话音刚落,手里一拉一带,便将狗子硬生生扯到面前,松开那条钢链,在狗子踉踉跄跄脚步未稳之际,叶小宝指缝间不知何时又如魔术般出现一根银针,飞速在狗子身上连扎了四五下。

“蓬”地一声巨响,狗子高大的身躯直挺挺地倒下,震起一地灰尘。

叶小宝一脚踩在狗子身上,眼见那群混混张牙舞爪地堪堪冲到面前,有心想在林瑶面前卖弄一番,一声长笑后,人已飞身而起,如虎入羊群般不退反进,生生冲入了人群。

手中银针时隐时现,叶小宝指东打西,只觉得一股源源不断的暖流穿行全身,每一拳击中别人身体,都会不由自主加快暖流的速度,这个发现让他又惊又喜,也不知道是不是《十二锦缎》的奇效。

这些混混打斗根本毫无章法,在叶小宝眼中,他们的动作慢得如蜗牛一般,而那拳拳到肉的畅快打击感,却是让自己身心舒畅。

叶小宝现在下手很有分寸,这村里打架罢了,又不是什么死仇,所以也就是堪堪将对方击退就算,可时间稍长,见这群混混依然纠缠不休,他就不免有些不耐烦起来。

反手捉住一个混混阴险之际的撩阴腿,叶小宝脸上煞气凛然,立掌成刀,斜斜砍在混混的膝关节之处。

只听到“咔嚓”一声脆响,那混混惨叫一声,鼻涕眼泪顿时汹涌而出,瘫坐在地上哭爹喊娘起来。

叶小宝刚才那一下,竟是生生弄断了他的腿关节。

行医这么多年,人体骨骼关节有多么脆弱,叶小宝当然知道,更清楚如何用最小的力气达到最大的打击效果。

刚才那一下,仅仅是个开始罢了。

只见叶小宝微微侧头,一只拳头带着劲风堪堪掠过他的面前,伸手托住对方肘部,一拉一扯之下,那偷袭未成的另一个小混混便抱着胳膊跳脚嗥叫起来。

骨骼脱臼的痛楚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更何况叶小宝存心教训教训这些人,更是特意将他们关节错位。这样一来,增加的痛楚何止扩大的数倍?

如此这般施为,不出两分钟,十多个林园的混混兄弟便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惨叫声此起彼伏,一时间林家小院里,顿时纷纷扰扰热闹之极。

“嘶……”

林大川倒抽一口凉气,一双浑浊的老眼睁得大大的,见到平日里耀武扬威的这群小痞子被整治成这番模样,立马对叶小宝刮目相看。

他回头看了看自己那满眼桃心的女儿,不由叹了口气,若这小子他不是江湖郎中,那该有多好哇。

拍了拍双手,叶小宝两三步跨到林园面前,皱着眉头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这小胖子,顿时让林园头上渗出的汗珠滚滚而出。

“你……你想干什么?”

林园动都不敢动,眼看自己带来的一帮壮汉连叶小宝衣角都没沾到,自然知道凭自己远远不是面前这小子的对手,生怕对方会揍自己,不免有些缩头缩脑地问道。

“你猜。”

叶小宝摸着下巴咧嘴笑道。

“我爸是大禹村村长林广发,你敢对我动手,他一定饶不了你”

“啪”地一记清脆的耳光。

小胖子声音明显开始颤抖起来,隐隐带着哭腔。

“我爸可是村长……”

“啪。”

“我爸在镇上有人……”

“啪。”

“倒时候派出所的人不会放过你……”

“啪。”

“哇“地一声,林园捂着脸哭着蹲了下来,委屈的泪水滚滚而下。

他什么时候见过这种狠人那,以往他搬出自己村长老爸,对方总得要有点顾忌,哪有像叶小宝这样,一记又一记耳光打得如此干脆利落?

这耳光打得又响又痛,偏偏又让人无从躲闪,蠕动着嘴唇,“啐”地吐出一口血水,鲜红的血沫中,赫然带有两粒白花花的牙齿。

含糊不清地嘟囔着,林园仰头望着抚摸着自己掌心的叶小宝,总算福至心灵地大喊道:“服了,我服了,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啊……”

拍了拍他的脑袋,叶小宝挨着他蹲了下来,如同哄一个小孩子一般地笑道:

“你看,早有这般的觉悟多好?啧啧,痛不痛?乖一点就不会挨揍嘛。嗯,以后不许进这个院子知道不?还有,林瑶是我女朋友,你千万别有什么歪心思,要不然……”

四处瞧了瞧,叶小宝随手抓起地上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子,在林园惊骇欲死的眼神中,微微用力,那石块便化为石粉飘洒而下,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粉堆。

别说小胖子林园了,就算刚才还坐在地上呼痛的一帮地痞们,都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地上那堆石粉,是猪也知道这次他们撞到铁板上了,而且还是那种钛合金钢板。

小院里顿时鸦雀无声,气氛显然有些凝固。

相关文章:

乖不哭不疼的一会就好了.乖乖戴着按摩棒等我检查

你的奶好大我想吃_开档皮裤皮衣皮靴美女|下乔入幽

只恨相思无尽处在线阅读-上官茗温彦

新书推荐《相爱似水流年乔以沫傅司年》小说完结版阅读

《七见倾情:总裁独宠娇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