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和我在办公室啪啪: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2021-08-28 07:24 · 新商盟

吃药也不过三分钟的功会,还能有多大的雄风。”

王若雯有些不屑,鼻腔里发出声轻哼。

不情不愿之下,她还在张国柱半推半就之下将衣服脱了下来。

张国柱看到眼前的完美身体,确实来了反应。

这还是他事先吃了药,不然也没这么大反应。

“我就说嘛,这外面刺激。”

张国柱很久没这种状态过,很是高兴。

“还不就那样!”

王若雯轻声嘟囔了句,脑海里满是楚小天那健壮的躯体。

自从跟楚小天那个过后,王若雯才感觉到做女人的真正快乐。

要是楚小天是个正常人,自己能嫁给她,应该会很幸福吧!

这样想着,王若雯脸上不禁浮起抹羞涩的红晕。

张国柱还以为是王若雯来了感觉呢,像头恶狼一样扑到王若雯身上,脑袋埋在王若雯的高峰之上乱啃着,两只手当然也没闲着,四下在王若雯身上攻掠着。

王若雯柳眉紧皱,表现的有些抗拒。

“你听着啊,要是你今天还不行,我们以后就别来了,省得我那股火上来了,你又灭不了!”

王若雯冷声说道,半推半就着任由张国柱肆意着。

“嘿嘿,你就放心吧,我今天可是做足了准备,保准你满意。”

张国柱贱兮兮的笑着,脑袋再次埋进下去。

他这股猴急劲儿,恨不得将脑袋钻进王若雯的身体里。

王若雯眉头越发紧锁,她现在越来越觉得张国柱这糟老头子真恶心,远不及楚小天那般柔中有刚。

一番前戏过后,张国柱自信满满的准备进入正题。

可就在这时候,他竟然疲软了。

连门都没进,王若雯也有些哭笑不得。

“老张,你就这模样也敢说雄风大振?”

王若雯被挑拔的心里痒痒的,语气有些怪异的质问着张国柱。

张国柱面红耳赤,一下子也急了眼。

这次为了让王若雯满意,他可是加大了平时的份量。

可谁想到,这吃多了反倒没了反应...

“别急,马上,马上就好,要不,你用嘴...”

张国柱病急乱投医,一脸尴尬的望向王若雯。

“滚!”

后者已经厌恶到了极点,就张国柱那黑不溜秋的东西,她才不想用嘴那个呢。

要是楚小天的,还差不多!

想到这,她越发不想再待下去,一把推开了张国柱。

见王若雯拒绝,张国柱也只好悻悻的退开。

“老张,这是你自己不行,可怪不了我,以后咱就不要来往了。”

王若雯挑了挑柳眉,淡淡说道。

“哼!”

张国柱虽然不悦,但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他也没有办法。

他重重的冷哼了声,快速穿好衣服离开。

而王若雯则还留在原地,一只纤细小手在身体上游走着。

她已经被张柱国撩起了邪火,当下真需求的紧。

“算了,还是去找楚小天帮他治病吧,有真东西干嘛还用假的!”

王若雯嘟囔了声,也快速穿好衣服起身离开。

目睹这一幕,楚小天心里那股邪火更是汹涌到了极点。

他这才想起,王若雯好像说要去找他治病呢!

没敢多犹豫,楚小天赶紧从地上跃起,快速往另一侧跑去。

这山上的路,他可比王若雯熟悉。

很快的功夫,他便跑回了门卫室。

不一会儿,王若雯果然来了!

“王老师,今天不上课,你怎么还来学校啊!”

一见到王若雯,楚小天堆出脸傻笑打着招呼。

“这不是怕你那病又犯了,特地来找你的~”

王若雯见没其它人,语气上也放开了。

一边说着,一边还偷偷往楚小天那里瞟了眼。

一瞟不打紧,她直接倒吸了口凉气。

原因无它,楚小天那里果然没让她失望!

楚小天当然心知肚明,他这一天被李晓月跟王若雯双重刺激过,那股邪火正在盛头上,想消下去,哪有这么容易。

“王老师,你太好了,我真的急死了,你看,你看这又肿了,我会不会死啊?”

楚小天连忙装出副感激的模样,故意挺了挺腰部,将那儿往王若雯身上蹭了蹭。

王若雯恰好挥摆着小手,自然是不可避免的撞到了那里。

这一触碰,王若雯暂时下去的那股邪火也涌了上来。

“是啊,比我想的还要严重,走,咱们再去杂物室治病去。”

王若雯美眸划过抹异色,冲着楚小天柔声说道。

“不...我不去了,杂物室好多灰啊,我不想去!”

楚小天脑海里可是刚才王若雯和张国柱在野外的画面,现在要他去杂物室那黑屋子里,他当然不愿意去。

“不行,这种治病的方法必须得去那里才行,不然在这外面,别人看到了怎么办!”

见楚小天傻里傻气的不愿去,王若雯故意吓唬到。

“我...我不去,那里黑,我怕!”

楚小天撅着小嘴,就是不愿挪动。

王若雯无奈的望向楚小天,一双眸子里简值要喷出火来。

当然,她不是生气,而是身体里的那种酥麻的电流正不断在刺激着她,使得她迫切的想要楚小天来安慰她。

“你呀,你这里这么大,又在这外面,不去那还能去哪!”

王若雯也急了,她跟楚小天毕竟又不能高调的去镇上的酒店开房,要是这傻小子真不去的话,还不把她给憋死啊。

“王老师....要么我们去山上吧,我听人说,山上空气好,有精华,你帮我治病也能更好的康复啊~”

楚小天堆出副笑脸,指了指不远处的后山。

那儿,正是他们刚才下来的地方。

“去山上?”

王若雯柳眉不由挑起,她对在外面做还是有点抵触的。

不过先前是跟张国柱,她很抗拒。

但换成楚小天后,她倒并没有任何嫌弃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怕被发现。

“王老师,咱们去山上嘛,我最喜欢去山上玩了。”

楚小天见王若雯犹豫,像个小孩一样故意上前握住她的玉手。

他有意无意的晃动着王若雯的小手,使得她不断跟他那儿摩擦着。

虽然这种感觉是在手上,但王若雯还是饱受刺激。

一咬牙,她同意了!

得到王若雯肯定的答复,楚小天可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

当然,他这种表现更加坚定了王若雯的认知,眼前的楚小天不过是个智商不高的傻子而已。

出于母性的本能,她对楚小天反倒更多了几分怜爱。

毕竟两人之间,可是实打实的发生过身体接触。

在上山之前,两人保持着好几步远的安全距离。

到了山上,王若雯居然主动的挽上了楚小天的手臂,故意让对方健壮的臂弯不经意的撞击到她柔软的山峰上。

楚小天故意带着王若雯到了先前她和张柱国差点发生关系的地方,随后便赖在这不走了。

王若雯看到这熟悉的地方,俏脸不禁红到了极点。

“看来终究是逃不过这里!”

王若雯叹了口气,在心里嘟囔了声。

不过相比刚才,她现在可要兴奋主动的多。

“王...王老师,我想问你一下,除了用那儿治病外,还能用其它地方治病么?”

楚小天偷瞟着王若雯完美的身体,脑海里却是打起了坏主意。

现在反正有的是时间,他当然想玩点更刺激的。

“你个坏小子,是不是在哪学坏了?”

王若雯皱了皱眉头,故意娇嗔道。

“你...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就说说,我看你上次好像很痛的样子,不想让你这么痛嘛!”

楚小天立即低下头,一脸委屈的说道。

见楚小天这么一说,王若雯的心都快化了。

她没想到,楚小天这个傻小子还有这份心呢。

“小天,老师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关心我,我也会好好帮你的。”

王若雯绽出抹灿烂的笑容,主动将自己身上的衣物给解开了。

随着这副完美的身材完整的呈现在楚小天眼前,尽管楚小天已经饱过眼福,但在这种光亮的环境下仔细的看,还是第一次!

“来,你尝尝我这个,也可以治病的。”

王若雯轻声喃喃着,直接将楚小天的脑袋按进了她饱满的山峰之中。

楚小天正巴不得呢,毫不客气的开始肆虐起来。

“嗯...嗯...轻点,轻点!”

面对楚小天颇有些凶残的嘶咬,王若雯有点受不了了。

但是她鼻腔里哼叫出来的声音却无不说明,她很享受楚小天带给她的这种愉快感。

跟自己有好感的人发生这种事,可比跟厌恶的人那个强一百倍。

王若雯不禁庆幸,自己甩掉张国柱,绝对尺是个最为正确的决定。

这样以后,她就会有更多的时间来找楚小天了~

楚小天也不负所托,在这方面并没有再让王若雯手把手的教。

一阵玩弄过后,王若雯有些受不了了。

她轻推开楚小天不愿离开的脑袋,示意他躺在地上。

“小天,老师今天用嘴先给你治病,你可看好咯~”

王若雯突然动了心思,腥红的小舌头调皮的舔了舔嘴辱。

楚小天有点受宠若惊,他可没想到,王若雯会主动用嘴帮他。

要知道,先前张柱国提出要求,可是被王若雯直接给拒绝了。

“唔...”

下一秒,楚小天被一股愉快的暖流刺激的发出声轻哼。

这感觉,太美妙了!

“小天,是不是很舒服!”

王若雯带着一脸玩味的笑意,像是要请功似的冲楚小天挑着眉头。

她之所以这样做,当然是要彻底拴住楚小天这傻瓜。

只有让他离不开了,他才会一直跟她那个!

“舒服,好舒服,王老师你用嘴的话,不会把我病传染给你吧。”

楚小天连忙点头,装出副紧张的样子。

“傻小子,不会的,老师这是在帮你,等会你会更舒服,咱再治起病来,也更有效~”

王若雯再次舔了舔红唇,整个脑袋再次深深的埋了下去...

楚小天觉得自己就要爆炸了一样,一阵阵快感就像电流一般袭来,要不是怕引来人,楚小天真想在山野之间放声大喊。

楚小天是舒服了,不过王若雯可憋的难受,眼看楚小天的反应越来越强,王若雯是又累又惊喜。

心里打定主意,和楚小天的关系一定不能断了,自己已经沉迷于楚小天,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和楚小天一比,不论是自己老公吴顶吕还是学校的那些老师都像牙签一般。

“小天啊,待会老师趴在你前面,你就用你肿的地方放在上回那个地方,老师里面抹了药水,能给你消肿,给你治病。”说完王若雯连忙拉开自己的裙子趴在楚小天前面,这时候哪记得什么为人师表,哪记得什么羞耻心?

楚小天看着王若雯急不可待的样子嘿嘿偷笑了一下,看来自己雄厚的男人资本是彻底的征服了这个女人。

折磨别人也是折磨自己,楚小天可不会干这种傻事,也不得了便宜卖乖,连忙扶着柳腰就……

王若雯眼睛一闭,忍不住婉转的莺啼了一声,一个小时后,楚小天一声闷声,王若雯还闭着眼睛不舍的回味这欲仙欲死的感受。

“消了,消了,王老师你看我这病好了。”楚小天清楚,如果自己想要继续保持和王若雯的关系,就必须要装傻下去。

王若雯白了楚小天一眼,还真是傻子,不过这老天也公平,把人家弄傻了,却给他了雄厚的男人资本,要不是楚小天是一个傻子,凭他的长相和持久力,村里不知道多少姑娘想要嫁给他,怎么会轮得到自己?

“小天,这病只是暂时压制住了,还需要后续治疗,老师今天还有事,就给你治到这里。”王若雯说道。

“好,王老师,你给我治病,我什么都听你的。”楚小天傻笑道。

王若雯心满意足之后开始收拾衣服。

要不是出来久了怕被别人怀疑,她还真的打算多陪楚小天玩一会儿。

可惜了,王若雯遗憾心想。

“真是个傻小子。”

楚小天看着王若雯离去的身影暗暗发笑,看这架势,以后这王若雯怕是离不开自己了,看来装疯卖傻好处还真不少。

解决完事,楚小天春风得意的哼着小调从山上下来,远远的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女人拖着一个行李箱一摇一晃的走了过来。

“请问香山村是往这边走吗?”那个女人看到了楚小天,走过来问道。

刚刚离的远楚小天还没什么感觉,现在走近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是个大美人啊。

这脸蛋不圆不扁,恰到好处的瓜子脸,但是下巴又不是特别尖,皮肤也很白,和乡下女人那种小麦色有明显的差距,嘴巴看上去软软的想让人啃上一口。

不过就是太冷了,感觉到看她就像掉到了冰窟窿,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她,恐怕是冰山女神最恰当。

“不是,这是上山的路,村子在下边。”楚小天也不认识这个女人,香山村是一个特别落后的地方,连水泥路都没有修起来,一个城里的女人来村里干嘛?

官巧儿听了之后皱了皱眉,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香山村的交通居然会这么落后,全都是山路,自己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走了将近两个小时,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你是香山村的人吗?能不能带我去你们村里,这二十块钱就给你当做是问路费。”上官巧儿从衣服的小包里面摸出二十块钱递给楚小天说道。

楚小天看到钱眼睛一亮,在香山村的物价可是很低的,二十块钱都不知道可以买到多少东西了,人家农忙季节帮忙打谷子一个下午也才二十块钱,带个路就可以得二十块钱,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好,我带你去。”楚小天答应道。

楚小天哼着小调走在前面,那个城里来的美女就跟在楚小天的身后,拖着一个行李箱在石头山路上叮叮作响。

上官巧儿皱了皱眉,以往这时候不知道多少男人都会在自己面前献殷勤,争着抢着给自己提行李,而这小子居然熟视无睹。

不过上官巧儿性格掘强,哪怕再累再辛苦她也不想低三下四的去求别人。

“哎呦。”

上官巧儿想着想着就分了神,行李箱撞到了路上的一颗尖石头,轱轮掉了下来,自己也被绊了一跤,膝盖擦破了一点小皮,脚趾也被撞了一下。

“怎么了?你没事吧大姐姐?”楚小天赶紧走了过去问道,眼睛却一直盯着上官巧儿白嫩的大腿,心想这腿还真是嫩,轻轻一碰就破了皮。

“疼……疼。”上官巧儿疼的眼睛皱了一下,看着行李箱没了轮子,这可怎么办?这么重的箱子,拖都要累死了。

楚小天有些无奈了,人家红军打仗的时候挨了枪子还爬着前进了,这摔了一下就没了行动能力,也太娇贵了吧?

“这样吧,我背你回去。”楚小天开口说道。

上官巧儿听到之后有一些犹豫,从小到大她和男生交往都会保持距离,就连她爸在长大一些的时候都没有再背过她,而今天自己穿的还是裙子,要是让他背,自己这样子……

楚小天看到上官巧儿犹豫,眼睛一转,开口说道:“大姐姐,现在天可要黑了,山里蛇多,晚上还有狼会出来,我害怕,你不走的话我先走了。”

其实楚小天不过是逗一逗上官巧儿,现在这年代哪还有什么狼,前几年还偶尔可以听到有人打猎打到,现在不是被政府抓了,就是被猎人卖去了动物园。

上官巧儿哪里知道这些?她一直生活在城里,大晚上灯泡照的比白天还亮。

这时候突然一只猫头鹰冲了出来,发出咕咕的声音,把上官巧儿吓了一跳。

女人都是感性动物,别管外表多坚强的女人,其实内心都是脆弱的,而且还会多想。

现在天色已晚,谁知道山里到底会出来什么东西,上官巧儿最担心的不是山里的野兽或者什么鬼怪传说,而是怕遇到什么心怀不轨的人。

“好,你……那就麻烦你背我一下。”上官巧儿咬了咬下唇说道。

楚小天在上官巧儿面前蹲了下来,上官巧儿红着脸爬了上去,楚小天在背人的同时还用一只手把上官巧儿的行李也提了起来。

不过楚小天可没有这么正人君子,上官巧儿今天穿的正好是裙子,楚小天这手也使坏,故意往上官巧儿裸露的大腿靠去,走路还一颠一颠的,上官巧儿硕大的胸脯一上一下的挤压这楚小天的背部。

“那……那个,你能不能走稳一点?”上官巧儿红着脸问道,她就算再高冷毕竟也只是一个女人,胸脯这样挤压怎么可能没有感觉。

楚小天可装傻充愣了,反正村里人也都把他当做一个傻子,开口说道:“大姐姐,我也想稳啊,可这是山路,驴马走都还会抖我还给你提着行李。”

上官巧儿也没了办法,人家帮她是情分,不帮她是本分,要是人家不管她了,大晚上的把她丢在山里可怎么办?

只能用手努力的撑开,把自己被压扁的软肉尽量的隔开一段距离。

“大姐姐,你来我们村是走亲戚吗?你可真好看,俺们村都没见过像你这么白的女人。”楚小天边走边问。

“你别叫我大姐姐,我和你年纪差距不大的,其实我是香山村新的村支书,来这里是帮助村里人脱贫致富的。”上官巧儿开口说道。

村支书!

楚小天没想到自己随便遇到一个漂亮女人就是村支书,在这样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干部地位可是非常高的。

山高皇帝远,在这样的山村,村长就是土皇帝,而村支书和村长可是处于一个地位。

“哇,大姐姐你可真厉害,你真能干,这么大就能当上村支书了。”楚小天夸张的说道。

上官巧儿这下感觉到了楚小天的异常,这个人该不会是一个傻子吧?不过是一个傻子也好,这也也不算被他占了便宜。

“你也很能干。”上官巧儿不知道该怎么和楚小天交流,就是回应了这么一句。

我也能干?你又没试过,楚小天心里想到,脚步不停,两个人很快的就回了村子。

在村口的时候上官巧儿从楚小天的背上下来,毕竟是一个黄花闺女,刚刚进村就被村里人看到自己被一个男人背着,会被人说闲话。

“大姐姐,村委会就在村子最中间的小平房那里。”楚小天开口说道。

香山村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在这里大部分都是土墙瓦房,村委会是为数不多的正经小平房,又在村子最中间的位置,所以很好找。

“好,我知道了。”上官巧儿淡淡的说了一句,就向着村委会走去。

“也不说声谢谢。”楚小天看着上官巧儿直接头也不回的走了,揉了揉鼻子自言自语,不过又想到自己现在是一个傻子,谁会和一个傻子道谢呢?

“我很高兴,香山村总算等到了我们的新村支书,我对村子打赢扶贫攻坚战的信心又增大了一分。”村长许世德笑眯眯的开口说道。

相关文章:

空姐内射出白浆10p&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两个百合在床上视频_我同事穿戴蝴蝶来上班

舌头不断扫她的花缝_永久锁死贞洁环奴

被男同桌摸,被男同桌摸了一下午,把男同桌摸硬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 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宠物天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