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甜妻初成婚全集全本,家有甜妻初成婚完整版全文

2021-08-28 09:47 · 新商盟

秋意渐浓,丰城终于送走了咄咄逼人的秋老虎。

而此时此刻包厢中,吹着徐徐凉风的女人却汗流浃背。

“请问,时间简史大概阐述的是什么?”

低沉的男声响起,好听的能让人怀孕,而童笑却觉得魔音穿脑。

她眨巴了下眼睛,嘴唇嗫嚅了几下,回答不上来,只好低头装死。

见状,男人剑眉微皱,长指轻轻扣了扣桌面。

前一秒还在蛋疼装死的童笑,这会却痴痴的看着他的手。

她是一个纯手控,看到手好看的人就走不动道——不论男女。

她心不在焉的样子让男人眼中厌恶顿现,口气也开始变得阴沉。

“童小姐,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就是给我这样的答案。”

“呃……”童笑在他鄙视的目光中擦了擦汗,有些委屈,“不是的,学长,请你……”

刚叫出学长两个字,对方阴沉的一眼扫过来,吓得她立马改口。

“呃陆先生,我有点不明白,只是假扮你的女朋友见你父母,我为什么一定要把时间简史这本书弄明白?”

难道他父母见他女朋友的标准,就是要知道这些深奥的问题?

神啊,这也太奇怪了吧!

陆景航不回答,脸色却愈加难看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赶紧低头认怂。

“我错了我错了,我回去一定好好研究,请再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交给你一份满意的答卷。”

“三天?”

男人抬起头,俊逸的眉眼在柔和的灯光下十分迷人,但童笑却硬生生看出了他眼中无形中的威胁。

“那就……两天半?”

在对方强大的眼神攻势之下,童笑伸出小拇指形象的捏了捏。

男人沉着脸不说话,童笑却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

“两天,两天好不好。”

然而,回答她的是椅子拖动的声音,陆景航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站起来,长腿一迈,往门口走去。

“不用,等着律师函吧。”

毫不留情面的话,让童笑哀嚎一声,几乎是屁滚尿流的从椅子上蹦起来要去抱他大腿。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陆景航脸色一白,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

这下童笑突然反应过来,不再前行。

因为这家伙说过不允许别人触碰他的身体,一点点肢体接触都不行,尤其是女人。

“不要告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回去一定好好研究你说的那些,真的我保证,如果下次再回答不上来,我脑袋剁下来让你当球踢,别告我,拜托了!”

“晚了,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

“我实习还没转正,卡里也没有存款,你如果告我,那我岂不是一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了,你忍心看着同校学妹一辈子就这么毁了吗?”

童笑双掌合并在胸前,可怜兮兮的哀求着。

“与我何干。”

陆景航眉头一挑冷声道,丝毫没有任何同情。

此刻,童笑简直悔不当初,恨不得以头抢地。

是了,是她作死!

是她在车祸发生的第一时间不是选择解决,而是对眼前这位受害者进行惨无人道的言语攻击,最后还畏罪潜逃。

这其中随便一条罪都可以让她死的惨惨的。

见这女人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陆景航心里更是烦躁,也不废话了,大步流星朝门口走去。

见对方走远,童笑顿时慌了。

只要出了这个门,她明天也许就要在四四方方的一堵墙中,跟老鼠们作伴了。

不要,她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呢?

想到父母、想到亲朋好友、想到家里的大白、想到自己走向人生巅峰、迎娶高富帅的理想还没实现……

童笑狠了狠心,也不要脸了,冲过去抱住了他的胳膊。

突如其来的强行拥抱让陆景航全身猛的一颤。

他的目光几乎充血,拳头握紧,左手手背青筋暴涨。

“放手!”冰冷的声音仿佛是从齿缝之间逼出来的。

他这副山雨欲来的样子让童笑肝儿都在颤,却还是硬着头皮耍赖。

“我可以放手,只要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马上放手。”

“求你不要告我,我上有老下有小,你就看在我是你学妹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先放手。”他沉声命令。

“不要,你先答应我。”

某女死皮赖脸,跟考拉一样抱着他的手,坚决不放。

陆景航深吸一口气:“好,我答应你,放开。”

童笑心想就这么放开,万一这厮回头就不认账怎么办?

做事一定要留条后路的说,反正自己已经作死了,不如作死到底还能有一线生机。

“那你必须给个承诺,否则我不放手。”

闭了闭眼,陆景航拳头握的咯咯直响:“我不会反悔。”

得到保证,童笑立马识趣的放开。

陆景航松了一口气,瞥了童笑一眼道:“给你一天的时间,如果没弄清楚我刚提问的这些问题,那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一定一定。”她扯开一抹真诚无比的笑容。

陆景航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转身离开包厢。

回家的路上,童笑特意拐去书店买了一本时间简史,打算回家拿出高考拼搏的毅力看完。

唉,也不知道这男人到底什么毛病,假扮个临时女友还要把时间简史啃透,那之后她是不是还要写一篇论文。

果然脑子抽风的人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讲真,她真的很想撂挑子不干,但对方的身份和地位,她是真的得罪不起啊。

一天之后,童笑就像一个参加高考的学生一样,在老地方忐忑不安的等待着面试导师,哦不,龟毛陆景航。

好在看书还是有用的,面对男人提的几个问题,她都一一回答出来,虽然都是低空掠过。

见她态度端正,陆景航也不再绷着一张俊脸。

“差不多,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中午十二点我过来接你。”

这就行了?

惊喜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男人交代完,高大挺拔的身形一转,提步离开。

包厢的门哒的一声,轻轻关上,童笑窝在椅子上想了半天,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一样。

下一秒,她猛地从椅子上窜起,追了出去。

“学长,陆先生请等一下。”

童笑气喘吁吁的追出去,终于在电梯处拦截住了要走的男人。

“还有事?”陆景航一脸冷然的问道。

童笑低头对手指:“那个,那个……”

“有话就说。”

“你能不能把驾照先还给我。”

当时追尾之后,她一气之下将驾照甩到他手上,然后,就一直在他手中了。

“想要?”男人微微扬眉,目光却是冷的。

“嗯嗯嗯。”

“等你顺利完成任务,我就把驾照还给你,现在,免谈。”

说罢,长腿迈入电梯,电梯门在她又委屈又恼怒的小表情中关上。

……

第二天童笑特意起了一个大早,破天荒的给自己化了一个美美的妆。

弄好一切的时候,陆景航也恰好到了,交代了她几句,便载着她往指定的见面地点呼啸而去。

宾利在一家古色古香的餐厅停下。

两人进了包厢。

陆父陆母早就到了,这会正在说话,看到他们出现,贵妇目光亮了亮,说到:“这就是童笑对吧。”

“阿姨好。”她甜甜的笑了笑。

“长得真好,水灵水灵的。”陆母夸赞。

“谢谢阿姨。”童笑淑女的理了理裙摆,望向坐在对面的陆振良,有些紧张的问好:“叔叔好。”

以往只能在电视新闻上看到的大人物—丰城经济的领头羊,景盛科技的董事长,乍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童笑心脏脾肺都在抖。

想到要欺骗这样一个大人物,她的腿有点软。

听到她问好,陆振良淡淡嗯了一声,不怒自威。

童笑发现,陆景航长得跟他真的很像,同样的剑眉星目,只不过陆景航的眼睛更加漂亮。

“站着干什么,孩子,坐我身边来。”陆母见气氛有些尴尬,赶紧招呼。

童笑乖乖的走了过去。

两人聊了一会,陆母突然问道:“童笑,你跟景航是怎么认识的?”

童笑呆了下,愣愣的望向端坐在对面的男人。

难道他还没有跟他父母编排他们相遇的过程吗?

她向陆景航使眼色,可对方跟没看到一样,依旧自顾自的喝茶。

我去!

这男人还敢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到底是谁被逼婚啊,都火烧眉毛了还一脸淡定。

深吸了一口气,童笑只能自己救场。

“其实,我早就认识学长了,我们都是C大的,虽然学长早我几年毕业,但我对他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

“哦,你们还是一个大学的啊,那真是太有缘分了。”

陆母被转移了注意力,愈发的高兴了。

陆振良却没那么好糊弄:“既然我儿子比你早毕业,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

“我,我也是偶然遇到学长的,就一次下暴雨的时候我没带伞,还把脚弄伤了,然后学长看到了,就好心送我去医院了。”

陆振良沉吟:“在哪个地方遇到的?”

“呃,南郊区,和丰路。”灵机一动,赶紧随便编一个。

“哦,那他送你去哪个医院?”

童笑那个苦逼啊,这是在审问犯人吗?

心里腹诽的,面上也只能乖乖回答:“市,市医院。”

陆振良听完,点了点头分析。

“你说是在南郊区和丰路遇到的,却绕了大半个城市去北郊的市医院。”

顿了顿,他看向陆景航:“以你的分析能力,不至于这点都没考虑到吧,南郊区不是没有医院,你舍近求远?”

童笑冷汗淋漓。

陆景航一脸淡定:“市医院比较权威。”

其余三人:“……”

陆振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敢噎自己,继续把攻击对象对准童笑。

“你们第一次牵手是在什么时候?”

“这个……”她眼珠子乱转。

“谁先表白的?”

“应,应该是我吧。”童笑那个瀑布汗。

“他最讨厌吃什么?”

“这个……”她哪里会知道啊。

“振良,你问题太多了。”

陆母见童笑脸红的快要自爆了,赶紧阻止。

陆振良威严的扫了他们一眼,说到:“童小姐,请恕我冒昧问你这些问题,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他雇来糊弄我们的。”

童笑那个害怕啊,脑袋中只有一个想法,如果这次任务失败,她就死定了,这绝对不可以。

情急之下,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把抓起陆景航的手表决心。

“陆伯父陆伯母,我是真心爱学长的,虽然我对他还不够了解,但我对学长一见钟情再见忠心,我这辈子只喜欢他,永远不会改变,他就是我的灯塔。”

陆景航的手被她抓住,身体微微一颤,却没有其余反应。

他的反应被陆振良尽收眼底,突然心生一计。

“哦,是吗,但大话谁都会说,甜言蜜语不能代表一切,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没有实质上的证明我是不会相信的。”

实质上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陆母很快反应过来丈夫的意思,接话道:“童小姐,如果你这么爱我们家景航,非他不可,有没有想过在一起一生一世呢。”

“哈?”童笑一脸懵逼。

“除非你们结婚,我才相信童小姐你不是这臭小子雇来的,否则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

说完,陆振良警告的看着陆景航,眼中威胁意味明显。

童笑嘴贱的问了一句:“什么代价?”

“是真的。”陆景航起身,看向他,眸光坚定无比,“我会证明给你们看的。”

话毕,微微颔首,示意童笑跟随自己离开。

一到车前,陆景航就寒着声音命令:“上车。”

童笑被他阴森的语气吓到,猛地窜进后座,车身一沉,陆景航已经坐到驾驶座上了。

“那个,你刚刚说的证明,是什么意思?”童笑小心翼翼的问道。

“情况有变,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男人侧过身,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童笑反应了三秒,猛地伸手去开后座车门。

可男人反应比她更快,滴的一声,车门无情的反锁上。

“陆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过,我只要假扮你女朋友见你爸妈一下,你就不追究了吗,你现在想干嘛?”

“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

“不要,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假扮你女朋友见你爸妈了,剩下的我不管。”

开玩笑,刚刚在面对他父亲的时候,她就险些被吓尿了好吗。

被堂堂景盛科技的董事长逼问,在这位跺一跺脚丰城就会抖三抖的大人物面前面不改色的说谎,天知道她有多不容易吗?

现在腿都还是软的呢。

而且这男人怎么这么奇怪,明明说好假扮男女朋友,可他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什么也不说,刚刚要不是她机智,还不早就被拆穿了。

陆景航耐着性子解释:“现在只有你能帮我。”

以他目前的问题,那两人早就心急如焚,这下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能接近他身边的女人,他们怎么会轻而易举的放过。

与其到时候被牵着鼻子走,倒不如现在就先下手为强。

至少,主动权在自己手中。

“童小姐,我希望你能跟我领证。”陆景航一脸认真的说到。

童笑脑袋嗡了一声,艰难的扯起嘴角,像是在看蛇精病一样看着他。

“大哥,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好吗?”

“我是认真的。”他认真的望过来,眸子深沉如水。

“如果我不帮忙呢。”童笑深吸了一口气,正视他。

“婚姻不是儿戏,更不是上街买菜,可以讨价还价的,这可是终身大事,你不在乎我还在乎呢。”

开玩笑,她还没谈过恋爱就要跟一个陌生男人领证,如果真答应了,那就是脑子瓦特了。

见她拒绝,陆景航眸子闪了闪,口气温和了一些。

“童小姐,第一,这婚约只是暂时的,你知道我的状况,我不会碰你。”

“不要。”

“第二,只要解除我的危机,我会给你相应的报酬,你可以随意提。”

相应的报酬?

听到报酬两个字,她耳朵动了动。

这男人所说的报酬该不会是送给自己一栋房子别墅啊车或者钞票之类的吧。

等等童笑,你要不要这么没节操!

房子车子票子能跟婚姻比吗?

婚姻那是多么神圣的事情,要结婚应该是跟喜欢的人结婚,而不是跟一个才刚见几面莫名其妙的面瘫男人。

“不要。”童笑正义脸,“你不要试图诱惑我,我是有原则的。”

陆景航头疼无比。

这家伙看上去吊儿郎当没立场,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这么倔强。

见他看过来,童笑语重心长的劝到:“陆先生,如果我答应你,我会被我爸打断腿的,而且谎言终归是谎言,你还是选别人吧。”

选别人?

别的女人连近他身都没办法。

陆景航心一狠:“比起你肇事逃逸坐牢,你觉得你父亲比较关心哪一个。”

“你……”

“如果你有肇事逃逸的前科,你觉得你以后还能继续在这个大城市生存下去吗?”

童笑深吸一口气,忍住暴走的洪荒之力,嘴唇颤抖。

“学长,你不厚道,你说过不追究我的。”

陆景航难得露出一丝笑容,却是冷寒冷寒的。

“我似乎也说过,如果失败,口头协议作废,我一样可以追究你。”

话音落下,他不再看她,将车门打开:“你走吧,后天你就可以收到律师函了。”

“你……”童笑一口血差点喷出来,“你不要脸啊。”

“我给你五分钟考虑,你的未来就掌握在你的决定之中。”

他指了指腕表,云淡风轻的说到。

童笑将血咽下去,额头青筋暴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五分钟过了,如果你还是不愿意帮我,那么请你下去。”

童笑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手,手心沁出汗水,心里头两个小人在疯狂打架。

黑色小恶魔说到:“答应吧,你现在没资格矫情,如果不答应,陆景航会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丰城生存不下去。

白色小天使反驳:“那怎么行,主人你不能这么没节操,那可是终身大事,你要随便跟陌生人结婚吗?”

啊,吵死了!

如果答应,她就要被迫成为已婚女人,这根本太荒唐了好吗,自己还没谈过恋爱呢。

可是如果不答应,她估计连谈恋爱的机会都没有,以后只能跟牢里头的老鼠互诉衷肠。

童笑偷偷睨了面无表情的男人一眼。

陆景航是大人物,如果他真的要找自己麻烦,那还真是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她还想在这个大城市站住脚跟,风光之后衣锦还乡呢,但如果得罪这个男人,那她的愿望估计就要彻底泡汤了。

领证就领证,反正也是有名无实。

而且他说自己有什么异性恐惧症,不能被女人触碰,想来她也不会有人身安全问题。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童笑终于抬起头,深吸一口气,宛如壮士断腕一般说到:“我,我答应你。”

话落,白色小天使倒地而死,临死之前苦逼哀怨:“主人,你一定会后悔今天的决定的。”

唔,后悔也没啥用了,她现在就是猫爪子下的老鼠,任意摆弄,没有还手之力。

见她答应,男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既然答应,陆景航觉得速战速决比较好,所以童笑连犹豫反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载到住的地方,拿了户口本,拖到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

排队,填表格,宣誓,拍照,之后签字盖章,一气呵成。

工作人员将新鲜出炉的结婚证递给他们,红色刺的童笑眼睛疼。

就这样已婚了,真的就这样已婚了?

工作人员以为她兴奋过了头,笑眯眯的祝福她。

“恭喜陆太太了,先生颜值这么高,童小姐也长得这么美,以后生的宝宝一定很漂亮。”

呵呵,谢谢你哦。

她皮笑肉不笑的朝工作人员说了声谢谢。

陆景航仿佛没听到工作人员所谓的‘祝福’,侧身朝她说到:“走吧。”

出了民政局,童笑整个人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样,别的情侣都是春风得意的出来,只有他们两个,一脸如丧考妣。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离婚。

陆景航看她这幅样子,开口承诺:“你放心,你的生活跟之前不会有任何改变。”

“哦。”童笑奄奄的回答。

为了一次追尾,她把自己的终身大事都赔上了,虽然知道是假的,心里还是很别扭很难过。

“我还没谈过恋爱呢,就这么成为已婚妇女了,就算我们之间没什么,以后离婚了,别人一看我二婚,还会要我吗呜呜。”

“等你有喜欢的人之后,我会亲自跟他解释。”陆景航淡淡安慰。

童笑抬头,奇怪的看他一眼。

这男人,作为景盛科技的接班人,怎么说智商都是杠杠的,但这情商,真的不要太低好吗?

算了,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你打开一扇门,是会关你一扇窗户的。

这货就是属于典型的高智商低情商,难怪二十八岁高龄了还是单身狗一只。

“我送你回去。”见她情绪真的很低落,陆景航也不多说。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您该上哪上哪吧,拜拜。”她一脸讽刺的挥挥手。

看着她娇小的身影渐行渐远,陆景航薄唇微抿,转身回到车里。

相关文章: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沉沦的熟妇教师

夏宇童减肥 夏宇童的qq

被空调工干了一下午/和男票污污过程记录贴吧

三男一女群交真实口述 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绝品农民工

bl文库全肉宿舍——主人用鞭子抽忠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