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婚宠来袭:总裁的二嫁新妻》~完整版阅读

2021-08-28 13:56 · 新商盟

第3章 沈家四爷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好像慕清身体里的血液,还有感情,被一点一滴地抽走,慢慢的,她变成了一俱行尸走肉,脸上没有了悲,没有了喜,也没有了怒,以及恨。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仿佛到了时间的尽头,世界的末日,厚重的手术室大门,忽然“哐当”一下被从里面拉开,有穿着染了鲜血的手术服从里面走出来的医生,慕清反应过来,箭步就往手术室里冲。

“你是谁?手术室不可以随便进去。”只不过,她才冲到门口,就被医护人员给一把拦住了。

“让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慕清猛地一把推开拦在自己面前的人,箭步便冲进了手术室。

“哎,你站住!”后面,医护人员赶紧追了进去。

冲进手术室,当一眼看到躺在一旁的手术台上,一张原本粉嫩嫩肉嘟嘟的小脸蛋儿此刻却苍白透亮到如纸糊的灯笼般,躺在那儿被挂着点滴,带着氧气罩一动不动,仿佛一戳就会破掉的女儿,慕清眼里的泪,再一次完全不受控制的,霎那汹涌而出。

“喂,你是什么人,这里……”

“别碰我!”追进来的医护人员想要带慕清出去,只不过,才碰到她,便又被她猛地一把推开。

看着手术台上,那个原本每天笑嘻嘻地不停地叫着“麻麻”,每天陪她一起吃饭,陪她一起睡觉,陪她一起看书,陪她一起散步,陪她一起玩耍,而此刻却仿佛一碰就会碎掉的女儿,慕清一步步过,尔后,抬手,小心翼翼地落在女儿的小脸蛋儿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呀,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给我……”

“没事,让她呆在这里!”医护人员还想要继续赶走慕清,却被走了进来的沈礼允制止。

看一眼沈礼允,医护人员点头,立刻就闭了嘴,什么也不说了。

沈礼允紧抿着锋利的薄唇沉沉看一眼慕清和手术台上的小乐乐,尔后,视线直接落在了正中央的另外一张手术台上,上面,躺着他和周丝婧的儿子,沈烨。

“怎么样?”看着沈烨,沈礼允沉声问身后的医生。

“沈少,手术很成功,就看后续小少爷的身体接通能力了,只要不产生过激的排异反应的话,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站在沈礼允后面,医生恭敬地回答道。

“那我的女儿呢?”

“礼允,小烨怎么样?他会不会有事?”正当沈礼允追问医生的话音才落下,周丝婧冲了进进来,扑进他的怀里,眼里噙着两汪泪水,软绵绵地问他。

沈礼允收回落在小乐乐身上的视线,抱住周丝婧,沉声道,“放心,我不会让你和小烨有事的。”

“礼允,你和小烨就是我的全部,如果小烨有事,我也不想活了。”依偎在沈礼允的怀里,周丝婧的眼泪直接砸了下来。

沈礼允看一眼怀里的周丝婧,英俊的眉头微不可见地轻拧一下,吩咐一旁的医生道,“安排两间最好的病房,两个孩子都不能有事。”

“是,沈少。”

……

孩子被送进病房,慕清开始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守在病床前,陪着小乐乐。

如果不是她出去办事,把小乐乐留在了家里,沈礼允也就没有机会把乐乐带走,更加不可能摘走她小小身体里的一颗肾脏。

她才那么小,才两岁多,才学会说“麻麻好漂亮,我爱麻麻”,牙齿才长出来一半,为什么沈礼允就要那么残忍,把她的身体器官给摘走。

是她,都是她,是她害了乐乐,是她害得乐乐没有了一颗肾脏,害得乐乐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害得乐乐要承受她原本不应该承受的身体上的疼痛和残缺……

是她,一切都是她,是她不好,是她无能,是她愚蠢,都是她的错,才造成了今天的一切。

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答应嫁给沈礼允,不应该接受人工受孕,更不应该生下乐乐。

她根本都没有办法让沈礼允爱她,甚至是让他正眼瞧她一眼,又怎么可能让沈礼允爱她生的女儿。

她就是个傻子,彻头彻尾的傻子!

“少奶奶,都凌晨了,你休息一会儿吧,我来照顾小小姐。”在公寓里负责照顾慕清和小乐乐的雪姨看着一双眼睛红肿得跟两颗大核桃似的慕清,深深叹息一声,心疼道。

真是造孽呀!娶一个这么好的老婆回家不知道好好疼,却天天把周丝婧和她生的儿子捧在手心里,现在还摘了亲闺女的肾给一个半死不活的私生子,真不明白沈礼允是怎么想的。

慕清坐在病床前,握着女儿小小肉肉的小手,木讷地摇了摇头,“不用,雪姨,你回去吧,我留下来就好。”

她再也不会离开乐乐,哪怕一分一秒种都不会。

“少奶奶,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就别伤心了,好好休息一会儿,等小小姐醒了,我……”

“雪姨,爷爷那边怎么样了?”似乎想起什么,慕清又呆呆地问道,一张惨白的脸蛋儿,是如死灰般的平静。

“老爷子那边没什么大碍,听管家说呀,老爷子打了电话给四爷,说要是他这次还不回来,就断绝父子关系,永远都别回来了,没想到这次还真管用了,四爷竟然答应回来了。”一提起沈家的这位老四,连雪姨的眼中都放出亮光来。

——四爷!

哦,沈璟琛,沈家的第四子,也是沈老爷子和老夫人最小的孩子,是老夫人四十多岁的时候才生的。

从被沈家领养,到嫁给沈礼允,前前后后七年的时间,可是,她也不过见了沈璟琛两次而已。

第一次,是在她刚被从孤儿院带回沈家的那天,她站在沈家的大门口,瑟瑟的不敢进去,里面,沈璟琛和老爷子剑拔弩张,当时,沈璟琛留下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直接扬长而去,完全不顾差点气得晕厥过去的老爷子。

只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脚步却忽然顿住,看向了她。

当时,她望进他那双犹如万年古井般的幽深黑眸里,紧张害怕得连心跳都漏了。

他当时对老爷子说了什么来着,他说:叫你一声爸,是因为你生我养我,但你不应该威胁我,因为我不是你可以威胁得了的。

第二次,是四年后,她和沈礼允的婚礼上,破天荒的,四年从来没有回来过的沈璟琛竟然回来了,而且出现在了她的婚礼上。

那天,他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衬衫领口的扣子敞开三颗,衬衫下,是大片他白皙又结实的胸膛。

他就端着酒杯,身形如玉地站在他的面前,勾着菲薄的性感唇角,笑意浅浅,眉目深深地看着她说:小清,希望你能幸福!

明明那天,沈礼允才是新郎,可是,他却成了全场最耀眼的存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可他却只是端着酒杯,一个人,冷冷清清地坐在角落里,仿佛与世隔绝。

他从小性格乖戾,手段毒辣,冷血无情,当然,这些都只是陆曼丽说的。

他要回来了么?可是,他回来,又跟她有什么关系?

“哦,我知道了。”淡淡的,慕清应了一声。

“少奶奶,你就眯眯眼吧,我守着小小姐。”苦口婆心的,雪姨又劝道。

慕清又木木地摇头,这次,却什么都没有再说。

雪姨看着她,心疼地叹息一声,只得什么也不再说了。

这母女,真是可怜呀!

……

第4章 准备二次手术

“麻麻……麻麻……痛……这里痛痛……“

翌日,小乐乐一醒来,便指着自己右侧刀口的位置,说好痛,伸手要去抓。

慕清握住女儿的小手,去捧起她苍白的小脸蛋儿,不停地亲,拼命控制着眼里的泪,笑着哄女儿道,“乖,乐乐乖,妈妈呼呼,呼呼就不痛了,好不好?”

“嗯!”小乐乐一双亮晶晶的跟黑琉璃似的漂亮大眼睛水汪汪地望着她,点点头,“麻麻呼……麻麻呼呼……”

慕清点头,用力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去掀开女儿身上的薄毯,又一点点去掀开她身上不合体的病号服,看着那裹着纱布的地方,用力的吹。

“呜……呜……痛……麻麻……痛……”

只是,慕清的安抚完全不起作用,她越吹,小乐乐便哭得越厉害,叫得越大声,拼命的想要去抓住身上的刀口。

着急的雪姨反应过来,赶紧就去叫医生。

马上,医生冲了进来,只不过,跟着医生进来的,还有沈礼允。

“医生,求求你,我女儿她好痛,她好痛,怎么办?”看到医生,慕清再也忍不住,哭着哀求,一双手握着小乐乐的小双,根本不敢松开。

“注射镇定剂,让她继续睡!”看着病床上原本一张苍白的小脸蛋儿却已经哭得红彤彤的,在医生没有开口前,沈礼允做了决定。

“是,沈少!”

医生点头,赶紧去取了镇定剂来,配好药,然后,一针扎进小乐乐肉肉的手臂里。

随着那强效的镇定剂一点点的注入,小乐乐也一点点安静下来,最后,没有了声音,再次陷入了沉睡。

看着病床上再次变得安静,一动不动的女儿,慕清随手抄起床头柜上的一个玻璃杯便朝不远处的沈礼允砸了过去……

“砰!”

沈礼允头一歪,玻璃杯砸在墙上,瞬间应声而碎,玻璃渣子掉了一地。

“沈礼允,求你,别再来恶心我,更加别来恶心乐乐。”无比倔犟的,痛恨的,愤怒的,慕清瞪着沈礼允,一字一句,无比清晰。

“慕清,我来看我的女儿而已,你最好是别发疯,否则我让你连女儿的面都见不到。”双手插在胯上,沈礼允目光不善的瞪着慕清,狠毒的声音,更是一字一句,无比清晰。

“女儿?!”慕清笑了,就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

从她怀上乐乐到现在,乐乐见到沈礼允的次数,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不管乐乐生病发烧,又或者生日过节,他沈礼允从来没有出现过。

明明不过就是他为了他和周丝婧的儿子养的一个随时可用的活肾源,现在却要冠冕堂皇地说是女儿,又怎么可能不好笑。

“少爷,不好啦!”这时,有佣人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满脸急切地大叫。

“什么事?”沈礼允瞪着慕清,看都不看佣人一眼,只怒吼一声,心情显然极差。

“小少爷产生急性排斥反应,被送进了……”抢救室!

在佣人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沈礼允已经转身,像阵风似的,猛地从佣人身边刮过,消失在门口的地方……

……

“对不起,周少,我们已经尽力了,肾源是完全匹配的,但或许是因为小少爷身体内存在的意志不愿意接受外来的肾脏,也有可能是基因遗传性的不相容,与新移植的肾脏产生强烈的排斥反应,导致新移植的肾源迅速的枯竭,现在,只能靠机器暂时维持小少爷的生命!”

“你说什么?不,不……”

“丝婧!”

就在医生话音落下的时候,周丝婧双膝一软,眼睛一闭,朝沈礼允的怀里晕了过去,沈礼允大叫一声,一把将她抱住。

“丝婧!”晃了晃怀里的周丝婧,见她没有半丝的反应,沈礼允又将她一把打横抱起,大步往病房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吩咐道,“叫医生过来,马上。”

“是,少爷!”佣人点头,马上去叫了医生。

当来到病房,医生检查了周丝婧的情况,告诉沈礼允,她并没有大碍,只是情绪过激而暂时晕过去而已,不会有什么事。

沈礼允看着病床上的周丝婧,抬手摁了摁疲惫的眉宇,一种从未有过的莫名的烦躁,抑制不住的涌上心头,却根本无处发泄。

“少爷,老爷让您马上回去。”佣人进来,无比恭敬地道。

“回去干嘛?”

又是一声怒吼,吓得佣人浑身都一个寒战,低着头支支吾吾道,“说……说是四爷回来了,让您……您和少奶奶都……都回去一趟。”

“四叔?!”沈礼允错愕,甚至是震惊。

十年来沈璟琛都没有回来过几次,这个时候却突然回来了,为什么?

这年些来,老爷子一直对他不满,想要撤掉他在沈氏集团里的所有职务,让沈璟琛回来接手整个沈氏集团。

可是,沈璟琛从来就没有愿意过。

为什么现在他突然回来了,难道,他这次是愿意接手集团了吗?

眉心狠狠一跳,下一秒,沈礼允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也就在沈礼允离开的时候,原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周丝婧睁开了双眼,侧头朝门口的方向看过去。

“去给我把小烨的主治医生给叫过来。”看着沈礼允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后,周丝婧开口,冷冷吩咐。

“是,太太。”佣人点头,答应一声,立刻转身出去。

慕清是沈家明媒正娶的少奶奶,所有的人都知道,沈老爷子和老夫人疼她宠她,所以,也就对慕清恭恭敬敬的,但是,对周丝婧,沈礼允身边的人却恭敬地称呼她一声“太太”,因为名符其实,她就是沈礼允的太太,只是没有沈家老爷子老夫人的认可,也没有那一纸结婚证书而已。

很快,医生就到了。

看着医生,周丝婧直接命令道,“我儿子不可以死,你告诉我,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我儿子。”

医生一眼和沈礼允身边时判若两人有周丝婧,低下头去道,“要救小少爷,目前唯一的办法就只有再做一次肾脏移植,虽然这一次的手术算是失败了,但是只要说服小少爷去接受新移植的肾脏,告诉他肾移植成功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那么第二次成功的机率就会很大。”

——再做一次肾脏移植!

周丝婧双目微眯,一抹凶狠的狡黠在她的眼里一闪而过。

“好,我知道了,你们随时准备好第二次手术吧!”

……

相关文章:

办公室领导乳摸/女朋友总把我绑着

忠犬受 跪请罚主人bl,牙齿刮到分身的顶端

一句话让hr记住你,记住12句话说中国话

破了小嫩瓜:中间有珍珠的内裤很舒服吗

已婚女人背着丈夫和别的男人聊天;宝贝我会很轻不疼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