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短文《日光倾城不复暖》小说阅读(沈韵然、司承衍)

2021-08-28 14:58 · 新商盟

当年的信物

  林婉容从包里面掏出一块手表,沈韵然赫然怔住。

“手表,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因为这本来就是我的啊。”

沈韵然记得那块手表是她小的时候因为贪玩,偷跑出去的时候,救下了一个比她还大了几岁的男孩,那男孩最后将手表给她当做是信物。

后面她又再去寻过那个男孩,才知道,她救下那个男孩的地方,是孤儿院。

当时一辆车正朝着那个小男孩开过去,是她不顾生命危险给救下的,可是,现在这个信物竟然出现在了林婉容的手里面。

沈韵然忽然发现站在眼前的这个女人十分的可怕,她根本斗不过林婉容,她所有的一切都被她吃的死死的。

深呼吸了一口气,抬头对上林婉容的目光。

“所以,你在欺骗承衍。”

林婉容手里面牢牢的抓着那块手表:“你还是好好考虑,你是要你的孩子,还是要你妈活下去!”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笑得妖娆,那轻飘飘的话语,像极了一块块重石头砸在她的心坎,让她根本透不过来气。

沈韵然现在只想要到司承衍的面前揭开这个女人所有的罪行,掀开身上的被子,从床上下来,想要从林婉容的手里面将那块手表给夺回来的时候。

却发现林婉容对着她笑,那笑容极为的阴冷,一只手从包里面拿出一把水果刀出来,对准了她的小腹。

“我说了,你这个孩子留不得。”

沈韵然跟她对峙着,看着早就准备好刀的林婉容顿时慌乱了起来,谁知道,在那刀尖要划破她衣服刺到皮肤的时候,林婉容大声的惨叫了起来。

“啊!”

从门外面一脚踢进来的司承衍,便看见沈韵然双手握着刀,狠狠的插入了林婉容的腰间,鲜血不停地从哪里汩汩流出,很快染红了一大片。

司承衍的身影跨步走了过来,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沈韵然的小腹上面:“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跟你母亲一下的下贱!”

被踹翻在地上的沈韵然,双手捂着自己的小腹,疼得眼泪在眼眶里面直打转。

泪水模糊着视线,司承衍心疼的抱着林婉容,那双如针刺的目光锁定在她的身上。

“若是,婉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跟你母亲一起赔命!”

沈韵然只觉得自己的小腹很痛,疼得她根本直不起腰身,伸出手抓了抓司承衍的脚:“承衍,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孩子它是无辜的。”

司承衍冷眼的看着地上的沈韵然:“有你都这样得母亲,孩子就算生下来,也是恶毒冷血的。”

“承衍~不要怪韵然……是我自己不小心……你不要……不要怪她!”

林婉容靠在司承衍的怀里面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就昏迷了过去。

司承衍那里还顾得上沈韵然,抱着林婉容便去了抢救室,病房里面,沈韵然看着自己双腿之间不断渗出的鲜血,那种小生命从她身体里面消失的感觉让她痛不欲生

恨自己是熊猫血

  抢救室外面,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出来,走到司承衍的跟前。

“司先生,林小姐失血过多,现在急需要输血,可是医院血库里面跟林小姐匹配的血型不多了,还请司先生极力配合寻找合适的血型。”

司承衍眉心紧紧的皱成一个‘川’字,脑海里面忽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

立即大步往返刚才的病房,将痛苦蜷缩在地上的沈韵然一把给抱了起来。

沈韵然皱着一张苍白的小脸,在看到司承衍出现的时候,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他说出口的话,却让她置身于地狱。

“沈韵然,婉容还等着你的血去救她,你要是敢死敢晕过去,我一定抽干你的血,让你母亲跟着你一起死,一起受折磨。”

这一刻,那些她所有对司承衍的希望全部被碾碎,她突然恨自己是熊猫血。

她的命不重要,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命也不重要,只有林婉容的命才是命,在司承衍的眼里,心里,她就是个恶毒至极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她最后还想着,将真相告诉司承衍的时候,他会回心转意。

她真的是太天真了。

司承衍抱着沈韵然交到了医护人员的手里面:“需要多少血,就从她的身上抽。”

护士认得她,更何况她现在双腿流血不止,恐怕她自己都命在旦夕,却还要输血给别人,护士有些犹豫,却又不敢违抗。

在抽取沈韵然身上400cc血之后,沈韵然只剩下了半条命。

司承衍不准她昏迷过去,让护士强行给她注射了可以保持清醒的液体,让她睁着眼睛,跪在了抢救室的门口。

“你就跪在这里,婉容什么时候脱离危险,你什么时候再起来,你就在这里好好赎罪。”

沈韵然此刻就是一个被抽干了所有力气的布娃娃,司承衍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

直到抢救室那红灯暗下,亮起了绿灯,司承衍才顾不上她,最后才被护士给带走治疗。

病床上面,沈韵然只感受到那些冰冷的机械在她的身体里面的进进出出。

她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那个梦境里面全是无数的黑暗。

她的耳边一直听到有孩子的哭声,她寻着那哭声不断的找,想要找出孩子,可是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

周围一下全部都安静了下来,只听到耳边有一个声音说着: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

沈韵然一下从梦里面哭着惊醒了过来,整个人从床上坐了起来。

“啊!”

细细的密汗她额前的碎发全部湿透,一张小脸上面全部都是泪痕,沈韵然一手捂着自己的小腹,无神的眸子扫视这病房一圈。

孩子,她的孩子!

沈韵然拔掉手背上面的针管,偌大病服穿在她的身上,显得她格外的娇小,瘦弱不堪。

从床上下来,沈韵然想要找人问问,她肚子里面的孩子还在不在,可是刚一打开门,就稳稳的撞在了司承衍的怀里面,鼻子被撞得生疼,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掉,

沈韵然现在看到司承衍,就跟看到了一个魔鬼一般。

司承衍将她从头到尾扫视一边,在她没穿鞋的脚背停留。

声音出奇的阴冷:“你这是要去那里?”

相关文章:

一直按揉豆豆一直抖_女生湿得太快说明什么

肛门推针和打针的区别#父亲肌肉种马

超能空少|女友小莹公车小说 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

跪好迎接主人回家~我教你喷出来宝贝

男主利用女主古言&肚子里灌满男人们的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