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乐园69成功故事:非常详细的做爱过程描述

2021-08-28 15:23 · 新商盟

等到了十点,张寒也悄悄摸出了家门。

他得去和三虎通通气,把情况告诉他。

不过在他眼里,最重要的,还是好好跟翠儿嫂子学本事……

外面,三虎悄悄站在柴房的门口,将耳朵靠近柴门,听着里面张寒发出了粗重的呼吸声和翠儿那令他无比愤怒的呻吟声,一时间心跌入了谷底,眼里露出了彻骨的寒意。

草你张德旺的祖宗,不是你,老子的媳妇怎么会被张寒这小子搞?都是你害的,驴日的张德旺,老子一定要让张寒这小子今后天天弄你媳妇,天天给你个老小子戴绿帽子!

而地下室里,张寒的勇猛要比昨天更甚,凶猛异常。

他又怎么会猜到,今天的翠儿异常配合是为了要吸干他的子弹,特别是刚才听到头上的柴房响起的脚步声,翠儿就猜到可能是三虎过来偷听,一想到三虎就距离自己一堵墙的距离偷听,翠儿竟产生了一种报复和偷情的快感,一瞬间,浑身上下竟感觉有无数条暖流汇集在一起,往身下涌去……

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态,翠儿一拳打在张寒肩头上,娇声道:"死张寒,嫂子总有一天会被你弄死的,这才第二天你就这么厉害,以后谁还受得了你呀?"翠儿娇叹一声,和张寒死死的抱在一起,两人的身体不停的颤抖,同时到顶点。

张寒抱着翠儿,柔声说道:"嫂子,你真好,我就是觉得对不住三虎哥,所以,明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村长媳妇给弄到手。"

听到张寒提到马兰,翠儿脸色一变,虽然自己已经榨干了张寒,但是一想到马兰那骚浪蹄子那么年轻漂亮,有些吃醋的说道:"死小子,其实,嫂子还舍不得让你陪马兰呢!她比嫂子漂亮有气质,也年轻嫂子两岁,你不会有她就不要嫂子了吧?"

说完,翠儿还伸出手在张寒的腰间狠狠的拧了一下。

张寒只感觉一双小手划过自己的腰间,接着腰间便传来一阵痛感,赶紧求饶道:"嫂子,我错了,我怎么敢啊,我只会玩弄马兰,但不会对她有感情,不像嫂子,我昨晚感觉到了,嫂子是真心在疼我,我要一辈子报答你。"

"死小子,算嫂子没有白疼你,起来吧!快天亮了,你个死小子现在一次能弄一两个小时,我看明天你百分之百能把马兰给收服了。"

翠儿说着,手里还宝贝似的抚摸着小张寒。

两人大战一夜,直到天快亮了,张寒才从三虎家里溜了出来,回到自己家中。

到了家,张寒又眯了一会儿,还没起床,一位年轻少妇就推开门走了进来,这人正是张德旺的媳妇马兰。

她大大咧咧的推开张寒的门后,便见张寒这小子躺在床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穿着个大裤衩子,里面的宝贝将裤衩顶得老高。

马兰是个识货的女人,一看张寒这大帐篷就知道这小子本钱相当凑合,可是老公在外面等着,她也没办法做太长时间的欣赏,猛地一拍门框,开口道:“你个死张寒,几点了还不起床,昨晚村长没有跟你说清楚吗?今天早上六点准时出发,再不起来你别去了!”

“啊!马兰婶子,对不起,我睡过头了”,张寒醒来后,发现马兰在门口气鼓鼓地瞪着他,忙表示歉意,然后坐了起来,可是,一瞥自己下面雄壮的态势,不禁羞红了脸,他这一红脸,马兰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目光好像盯得不是地方。

“臭小子,睡个觉也不想好事,快点,我们在山口等着你,慢了的话,别怪村长骂你。”马兰说完,转身走了。

张寒快速地起床洗漱,赶到了村头的山口,果然见村长张德旺黑着脸骑在摩托车上,他媳妇马兰坐在他身后。

张寒到了跟前,张德旺气呼呼地瞥了他一眼,“你个猴崽子,昨晚怎么跟你说的?你这要是在外面工作,还让领导亲自等你吗?干两天就让人开除了,赶紧上来!坐在你婶子后面!”。

张寒忙抱歉的笑道:“不好意思村长,昨晚在张老师家喝了点酒,睡过头了。”

说着,他踅摸了一下摩托车以及马兰的背后。

见马兰穿着一身牛仔裤,鼓鼓的翘屁股蛋子煞是好看,他心想,这怎么坐呢?地方也不宽敞啊,自己坐上去的话会不会挨得太紧了?张德旺能乐意?

张德旺一看张寒没了动作,没好气的道:“小兔崽子赶紧滚上来呀,等下抱紧你马兰婶子,别他妈的颠簸几下把你掉到山下去了。”

张寒听了这话,心想既然村长都让我抱紧他媳妇了,那老子就抱吧。

于是他也不再客气,一步跨上摩托车,双手直接搂住马兰的细腰。

马兰本来就风骚敏感,被张寒这么一搂,那股血气方刚的气息让她浑身猛的颤了一下,双腿都下意识夹的紧紧的。

但是马兰却没有拨开张寒的手,只是转身剜了张寒一眼,嗔道:“死张寒,抱紧了,别掉下去,这山路不好走,很颠簸的。”

见马兰没有别的动作,张寒放下心来,暗想:难道三虎说的是真的,马兰这骚娘们对自己真有意思?

这样想着,张寒不仅双手搂的更用力,胸膛也和马兰的香背贴在一起。

而张德旺却对身后老婆和张寒的动作浑然不觉,他发动了摩托车,一拧油门,摩托车就忽地飚了出去。

张寒还是头一回坐摩托,随着耳畔的风声,他也颇觉刺激,难怪村长夫妻俩喜欢开摩托车,果然很爽,又快又凉爽。

不过看着眼前的马兰,心里想着:等会儿就更爽了!”

对摩托车的新鲜感一过,张寒的注意力开始转向马兰。

原本搂着马兰腰部的手开始上下游走,紧密部位也与她紧紧贴在一起。

张寒又把鼻子插进马兰的秀发中,贪婪的吸着散发的香气,太爽了,村长就是有福气,马兰的身子搂起来就是舒服,身上味道也香。

感受着身后张寒的动作,马兰只感觉呼吸有点急促,这小兔崽子这么胆大,竟然想在这摩托车上弄自己!

张德旺已经老了,哪方面根本不行,因此马兰的身体其实一直都很空虚,也渴望着被满足,奈何不管张德旺再怎么吃药都硬不起来,马兰只能渐渐的对张德旺失去了信心。

感受到张寒的尺寸,马兰的心乱了起来。

张寒此时也是刚尝过女人滋味没多久,正处在食髓知味的状态,所以抱着马兰,他就立刻感觉受不了了。

尤其是村长张德旺还蒙在鼓里、一门心思的开着摩托,根本不知道老婆在后面正被自己玩弄着,这种当着他人的面,玩弄别人老婆的刺激,简直让张寒兴奋的不能自己。

更要命的是,因为山路颠簸,张寒和马兰的身体时不时就会摩擦在一起。

因为怕被张德旺发现,马兰只能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强忍着张寒带给自己的刺激与舒爽。

而下坡路后,由于张寒与马兰贴的太近,张德旺又不知道怎么回事,油门时快时慢,马兰的身体和张寒不停的随着车身起伏。

这让马兰更加害怕了,因为她发现,这么一来,张寒和她本来就暧昧的姿势,就变的更加深入,那种舒爽让她忍不住想叫出声,但是前面有张德旺在,她只能咬牙忍着。

此时的摩托上,张德旺毫不知情的开着摩托,张寒抱着马兰,时不时的蹭一下马兰的神秘地带,马兰却必须忍着这种被大力顶住的舒爽,又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马兰觉得,不能再让张寒这么搞下去了,不然迟早她会忍不住叫出来,被前面的张德旺发现。

于是,她狠狠的掐了张寒一下,想让张寒收敛点。

张寒疼的龇牙咧嘴,但他看准了马兰不敢出声,所以他更加大胆,一双手毫不避讳的按在了马兰的坚挺之上。

不过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因为他害怕马兰会无法接受这么剧烈的侵犯,而喊出声,让张德旺发现他在弄马兰。

所以,张寒一直在把握着马兰心里能接受的范围。

但他也知道,马兰肯定是想的,只是现在还缺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如果张德旺不在,自己跟马兰绝对有戏。

大概过了有两个多小时,张德旺觉得有些累了,找了个地方停下来,要在草地上躺着休息十分钟再出发。

张寒生怕被张德旺发现自己身体上的巨大变化,所以下了摩托车就直奔附近的草从,谎称去方便。

张德旺坐在草地上,看着张寒的背影,骂道:“这猴崽子,憋成这样也不说一声。”

马兰心里非常清楚张寒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跑进草丛中去的,肯定不单纯是憋尿,毕竟这一路,张寒的东西顶得她差点失控了,摩托车每颠簸一下,张寒死家伙的东西就摩擦她一次。

几次下来,她早已经反应强烈,心里也有些莫名急躁。

张德旺这时候说:“媳妇,你要不要去解个手?等下我一口气就开到镇上了,中间就不停了。”

马兰点头道:“我想小便,可我有点害怕,这里杂草太多了,我怕有蛇,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张德旺摆摆手,说:“等猴崽子出来,让他去给你站岗,我有点困,抓紧时间眯几分钟。”

马兰说:“不方便吧,猴崽子是男的,我一女的。”

张德旺不屑的说道:“他一猴崽子懂个蛋呀?没事,再说,我在这里,他能对你做什么?”

张德旺这么说,马兰也没法多说,总不能告诉张德旺,其实自己被张寒给弄的腿发软,怕万一忍不住,被这小子给当着张德旺的面给弄了。

一想到张寒,马兰心里便有些躁动,这小子本钱的确够大,要是真能让他满足一下,那不得舒服死?

马兰边想边往草丛里走,大概往里走了有五十米,只见张寒正站在草丛中,手往前放,似乎还在撒尿。

鬼使神差的,马兰径直走了过去。往他小腹下一瞥,发现他的大帐篷依旧架着,妩媚地坏笑道,“你个猴崽子,一路上都在占老娘的便宜,怎么,下不去了吗?”

张寒这才发现马兰来了,也坏笑道,“马兰婶子,这样坐摩托车谁受得了呀?让我抱着你的细腰,还不让我挺起来,可能吗?”“猴崽子,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好色呀?心里想什么坏事呢?”“嗯,马兰婶子,你太漂亮了,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村长娶了你真有福气

”张寒开始给马兰灌蜜糖了

马兰却不吃这套:“猴崽子,别总说好听的,等会儿上了车,你可不许再搞了,不然被张德旺发现,咱们可都没好日子过,明白吗?”说完,马兰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了句:“还有,老娘要解手,你不许偷看

”“明白,明白,马兰婶子,你去吧!我保证不偷看”,张寒嬉皮笑脸道,但他心里却在嘀咕,不让弄是因为担心张德旺发现,但是要不被发现,是不是就能在张德旺后面,弄他的媳妇呢?张寒并不知道他在张德旺这种大人的眼里,他还是个小屁孩,压根不懂男女之事,所以人家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

不然的话,张德旺能让张寒搂着马兰的腰,还坐在同一个摩托车上?

马兰胆子不大,加上这里杂草太厚,也很高,她不敢走太远,只在离张寒距离三四米的地方蹲了下去,解开了裤腰带,淅淅沥沥地开闸放水

张寒这是头一回听这种诱人的声音,回眸往张德旺停车的方向看,什么也见不到,他的胆子骤然大了,蹑手蹑脚地朝发出水声的地方走去

还别说,马兰这泡尿真不小,一直等张寒到了她的背后,她依然在淅淅沥沥地释放着,也许她感觉到了背后有人了,回眸一瞥,只见张寒一脸坏笑地地盯着她的胯下,一着急,撒了一半的尿憋住了,“你个猴崽子,滚回去,你不说不偷看老娘吗?”“嘻嘻,马兰婶子,你撒你的,我看我的呗,我还没见过女人解手呢

”张寒嬉皮笑脸道

“赶紧回去,要不然村长听到了你死定了,你个猴崽子胆子太大了,快点,我还没有撒完呢!”马兰又急又臊,生怕被张德旺发现

张寒却笑着说:“我不怕村长,我就怕马兰婶你不给我看

”听着这话,马兰知道张寒是看不到不罢休了,索性也不憋住自己了,任废水淅淅沥沥地喷出来

张寒这才嘿嘿笑道:“马兰婶子,你的屁股可真好看,雪白雪白的,不过我还没有完全看清,啥时候让我彻底看个够呀?”“猴崽子,以后看你媳妇去

”马兰说着,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见张寒小腹下的帐篷还搭着,她又用力捏了一把

“哟,疼,马兰婶子,你要我断子绝孙呀?”张寒疼得直咧嘴

马兰感觉到了他的尺寸,心念一动,便对张寒说:“这样吧,你以后要是什么都听马兰姐的,马兰姐就不亏待你,怎么样?”

张寒见马兰让他称呼她为姐,还说只要听她的,就不会亏待他,心里知道马兰这是发骚了,想弄马兰肯定能成

但是他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说:“马兰姐,你啥意思呀?”马兰媚笑道:“等下午回来再跟你说,赶紧出去吧!村长要知道你个猴崽子偷看了老娘,非扒掉你的皮不可

”张寒指了指自己胯下鼓起的帐篷说:“好是好,可是,马兰姐,你看看,它软不掉我怎么办呀?”“你个猴崽子,就没有自己解决过吗?自己放了就软掉了

”马兰白了张寒一眼,张寒雄起的帐篷让她心里直痒痒,但是张德旺还在附近,她想和张寒弄也不敢

“放不掉,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就是在自己使劲弄,但放不掉呀?要不你给我弄弄试试?是不是我的技术不好呀?”张寒用调戏的口吻说道

噗嗤一声,马兰笑了起来,但感觉到了张寒似乎是故意在引诱她,她抬起玉腿踢了他一脚

马兰佯骂道:“你个猴崽子,坏透了,回来的时候再收拾你,自己搞定哈,这事没人可以帮你

”说着,扭头就往外走

张寒看着她丰腴的屁股和纤腰扭出了草丛,心里一阵得意,他隐隐觉得马兰已经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

到了下午两人孤男寡女回来的路上,可能马兰根本就不会反抗,只要他主动点,马兰肯定会向他投降的

突然,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张寒从草丛里出来后,马兰特意将目光瞥向张寒的小腹下,见帐篷已经没了,意味深长地冲他妩媚地一笑

然后马兰才叫道:“德旺,起来了

”“哦哦……我睡多久了

”张德旺迷迷糊糊的醒来

“有一会儿了,我跟张寒这猴崽子都等你半天了,赶紧到镇上好休息

”马兰摇了摇张德旺

“行,咱们上车,一口气杀到镇上去

”张德旺休息了十来分钟后,精神头也来了

说完,三人重新上了摩托车

这次,张寒对抱着马兰一点羞涩感都没有了,很大胆地直接往她腰上一放,然后搂紧了她,还特意将手往上移动,直奔那两处,结果被马兰狠狠地掐了一把,咸猪手才不得不回到腰身上来

不过,没颠簸五分钟,他的小兄弟就又不听话了,直接膨胀到了最佳状态

而马兰立马感觉到股间被张寒顶着,一阵阵感觉袭遍全身,而这次,张寒再也不有意识地避开,控制自己下挫的力度,他还特意配合着颠簸和坡度大占马兰的便宜。

马兰明显也感觉到了张寒这猴崽子是故意的,可她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女人,有空荡让这猴崽子钻呢?况且她又不敢让前面的张德旺发现。

于是在这种两人心照不宣情况下,张寒当着毫不知情的张德旺的面,竭尽所能的占马兰的便宜。

不过,没过多久,三人就到了目的地,张寒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不再弄马兰,这让马兰松了口气,但是也完全吊起了需求,只想着回去以后,找个机会和张寒弄一次,反正张德旺这个死人,都不带有反应的,也不用再担心。

秀河镇位于灵水村南三十公里外的秀江江畔,这镇上的人们与灵水村的村民算是同饮一江水,但因为来往山路崎岖,来回一趟要一天的时间。

张德旺的妹妹在镇里开了间杂货铺,张德旺的儿子和女儿都在镇上读小学,两孩子平时就住在张德旺的妹妹家里。

中午时分,三人便到了张德旺的妹妹的家里。

张德旺的妹妹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多岁,长的很漂亮,而且镇上的女人比村里的女人会打扮,显得洋气很多。

在张德旺妹妹家吃过中饭,张德旺便领着张寒上街去给他买衣服。

张德旺也舍不得给张寒买什么好衣服,便在地摊上给他淘了一身,一条长裤,一件衬衫,加起来花了一百多块钱。

尽管没有多少钱,但这还是张寒头一回穿衬衫,发现穿着衬衫显得人五人六的还真像那么回事,于是便不想再脱下来。

张德旺瞪了他一眼,“你个猴崽子现在就穿着了?这得留着你上电视的时候穿,等下让你马兰婶子给包起来,放在我家里,等电视台的人来了,自然会给你的”。

“好,村长,都听你的”

张寒心想,这衣服是人家掏钱买的,当然应该听人家的,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候,张德旺一脸严肃地说道“猴崽子,等下你跟你马兰婶子马上就得回去了,我得叮嘱你几句,你是个爷们,得保护好你婶子,你婶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子回来就收拾你!”

张寒保证道:“村长你放心,我保证不让我婶子受半点伤害。”

“猴崽子,老子没白疼你,走吧!你们得尽快回去了,要不然迟了就只能走夜路,那就更不安全了。”

张德旺说着,跨上了摩托车,载着心花怒放的张寒朝他妹妹的杂货铺飚去。

此时,马兰也已经从镇小学看完孩子,回到了张德旺的妹妹家里,见张德旺载着张寒回来,她和张德旺的妹妹便同时从杂货店里出来。

张德旺把头盔拿了下来递给马兰,说道:“媳妇,你赶紧跟张寒这猴崽子回去吧!再晚就得走山路了,不安全。”

“知道了。”马兰点点头,接过头盔问道。“你是今天去市里还是明天去呀?小红的意思是你今天最好在这里住一夜,休息好了明天再上市里,反正也不着急。”

“是啊,哥,你住一晚吧!韩宝一会儿就回来了,你们晚上喝几盅吧!他也老久没有跟你一起喝酒了”,张德旺的妹妹小红说道。

“行吧,那我就明天去市里,对了媳妇,我给张寒买的衣服放在后备箱里了,先别给他穿,等我安排好了电视台采访时再给他。”张德旺叮嘱道。

“行,知道了,张寒,上车,咱们回去吧!”

马兰说着,先跨上了摩托车,张寒也跟着坐了上去。

马兰对张德旺说:“德旺,你明天注意安全,早点回家,我们走了”。

“村长,我保证不会让我婶子出事的,放心吧!”

让张寒有些惊讶的是,这马兰骑摩托车比她爷们张德旺都野性,油门踩得呼呼响,忽地就飚了出去,朝镇区外面驶去,车尾部烟尘飞扬。

没有了张德旺在车上,张寒的心马上就野了,他大胆地搂着马兰的柳腰,故意贴凑的紧紧的,马兰意识到了他的企图,回首佯骂道,“你个猴崽子,上来就占老娘的便宜,上午让你占了一个上午的便宜,还不知足呀?规矩点,老娘这是骑摩托车呢?不能分心”。

“呵呵,马兰姐,现在张德旺不在,这摩托车上就咱们两个人!咱们是不是可以。。。。。。”张寒把头靠在马兰的肩膀上,嘴唇紧紧贴着马兰的耳垂。

温热的呼吸,打在马兰的耳垂上,让本来就想的她,心里更加荡漾。

“你个猴崽子就不能等一等吗?出了镇区再说。”马兰暧昧地回眸瞥了他一眼,这一眼让张寒的心狂跳不止,他有种预感,马兰把摩托车开到山里后,肯定会主动对他采取行动的。

几分钟后,摩托车行驶到了镇郊外的加油站,马兰给摩托车里加满了油,然后载着心驰摇曳的张寒驶入了山里。

到了山里,马兰不敢开的太快了,在颠簸中慢慢地前行,没有颠簸几公里,她就感觉到张寒在她股间杵来杵去,“你个猴崽子,你反应别那么大行吗?老娘要被你小子给戳死了,你是属驴的吗?”

“马兰姐,我也不想这样呀?要不你让我弄一次吧!”张寒嬉皮笑脸道。

“你个小流氓!”马兰听到他这么直白大胆的话,不由臊得脸通红。

“马兰姐,我特别喜欢你,你就答应我这次吧。”张寒把头贴在了马兰耳朵边上,低声说道。

“真的?你真的喜欢姐?”马兰感受到耳边若有若无的气息,感觉心尖尖都在发痒,暧昧地笑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我每次见到你,都会起反应,马兰姐,村长跟你多长时间弄一次呀?”张寒故意往这方面引导。

“你个猴崽子,年纪小,心眼坏透了,你问这个干嘛?”马兰晶莹的耳垂红透了,显得特别漂亮。

“关心马兰姐的幸福生活呀!我觉得村长肯定满足不了你,他都快老了,四十多了,你才三十来岁,哎,马兰姐,村长比你大这么多,你怎么会嫁给他呀?你不觉得亏了吗?”张寒奇怪问道。

马兰淡淡地回答道:“去!你个猴崽子,你知道什么叫亏呀?再说,这嫁人不嫁人又由不得我,我爹娘都喜欢他,喜欢他的钱,我有什么办法呀?我爹娘收了他钱的那个晚上,都还没有把婚期订好,他就把姐给睡了,我人都成他的了,不嫁给他行吗?”

“那你是被迫嫁给村长的咯?”张寒继续问道。

“也不算是被迫的,他对我还行,不过,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老婆再漂亮,时间长了还是喜欢盯着别人的老婆。”马兰气愤地说道。

“马兰姐,你是说村长也是这样的吗?他现在对你没兴趣了吗?你这么漂亮,他还会花心吗?”张寒故意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其实,灵水村的人都知道,村长张德旺睡了很多村民的媳妇,但别人家不如他有钱有势,所以都选择忍气吞声不说出来。

“好了,你个猴崽子问这些干嘛呀?你也想看着碗里想着锅里的?你跟姐说说,咱灵水村的爷们是不是都想睡张老师家的杏儿?”马兰认真地问道。

“啊?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想睡马兰姐。”张寒坏笑道,说完,他还故意猛地往前挤压,占便宜的意图很明显。

“你个混球,穿着裤子还这么来劲,有本事你穿透裤子呀?”马兰暧昧地笑道,看得出来,她其实也很享受张寒对她的揩油。

“哈哈……马兰姐,真要是穿透了你可别怪我哦。”说着,张寒把咸猪手往上面一探,马兰像是触电了一样,浑身微微颤抖。

“别弄,你想死呀?这路这么难走,一不小心咱们俩就掉到山沟里去了,别再欺负姐了,你看,这天色好像要下雨了,今天跟你这个猴崽子出来不会淋着雨吧!这山里可是没有躲雨的地方呢!”马兰仰望了一下天上的乌云,心里有些隐隐的担心。

张寒也抬头往上看,果然乌云在天空中运动着,貌似真的要下雨似的。

“我们穿雨衣不就行了么?”

“你这猴崽子平时不干好事,我怕你遭雷劈。”马兰笑道。

“马兰姐,你说点好的行不?我怎么就不干好事呢!我不是还救了小强和二毛吗?我可是活雷锋。”张寒坏笑道。

“你个猴崽子还算是活雷锋?你是活雷锋下面怎么冒坏水了?我就纳闷了,你都挺了一天了,咋就不出来呢?老娘还担心你把老娘的裤子给弄湿了,你还真能忍。”马兰暧昧地笑道。

张寒用嘴巴在马兰的耳边轻咬了一下,笑道,“马兰姐,我这不是为你攒着吗?我知道,我迟早是你的人,你说对吗?”

“啊…你个混球,死张寒,不许你这么说,你要死呀!”马兰其实早已被张寒给挑逗得要决堤了,只是身份和条件限制,无法让她释放出来,被他这么一挑逗,更加难受了。

“哈哈……马兰姐,你脸红了,说明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对吧?马兰姐,你说过,只要我以后听你的,你就会对我好的,你说的对我好,是不是让我做你男人呀?”张寒坏笑道。

“不是,你个猴崽子,再这么说话,老娘踢你下去。”马兰佯作生气地说道。

“马兰姐,我敢说你肯定不舍得,再说村长还让我一路保护你呢,没了我,你的安全怎么办?”张寒得意地笑道,他现在对马兰的挑逗完全是肆无忌惮,也没必要再有什么顾忌了,不但是因为张德旺不在场,而且关键的是,他知道马兰打心里已经接受他了。

马兰暧昧地笑道:“猴崽子,村长可没有让你用那个的坏东西一直欺负他媳妇吧?”

张寒坏笑一声,道:“不是还没有真正进去吗?我都不知道女人那儿到底长啥样,更不知道怎么玩,马兰姐,你等下教教我吧?”

马兰媚笑一声,啐道:“你个死张寒,说啥呢?真是越来越过分了,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一听马兰说要收拾自己,张寒立刻来了兴致,他大笑着说:“马兰姐,你还是早点收拾我吧!”

说着,这坏家伙的咸猪手又往马兰前面鼓起的部分伸了过去。

“嗯啊……死张寒,别玩了,要下雨了,我得找地方停下来把后备箱里的雨衣拿出来,再走好几里山路,有个山洞,我们可以在那里休息一下。”马兰被他揉了半天,身上早已经是酥软无比,心里直痒痒。

此时,天空乌云密布,夏天的山区,雨水偏多,尤其是七月天,雷雨多,来去匆匆,但来时却也很猛烈,倾盆似的下来,一般在户外,哪怕是披上了雨衣,也抵挡不住狂风暴雨的袭击。

马兰停靠在了一棵大树下,两人下了摩托车,马兰将后备箱里的雨衣拿出来了,穿在了身上,“猴崽子,只有一件雨衣,你只能钻在里面了,警告你哈,天气不好,不许像刚才那么弄了,姐是女人,正常女人,你一个大老爷们总在马兰姐身上揉来揉去,我连车子都骑不稳了,你想跟马兰姐一起掉到山沟里去么?”

“嘿嘿,马兰姐,那我想怎么办?”张寒装委屈道。

“猴崽子,想也不能,等你娶媳妇了揉你自己媳妇去,别废话了,雨已经下来了,不听话就自己在后面跑。”说着,马兰披着雨衣,跨上了摩托车。

张寒忙笑嘻嘻地也坐了上去,刚一坐上摩托车,噼噼啪啪的大雨滴,就落在了身上,张寒连忙钻入了雨衣里。

“猴崽子,走咯,抱紧了,别把你个猴崽子给丢了。”马兰笑嘻嘻地说道。

两人在暴风骤雨中艰难骑行了半个小时,其实也就走了有几里路,终于来到了马兰所说的山洞旁。

两人手拉着手狂奔进了山洞口,到了山洞里,相视一看,两人都笑了。

虽然穿着雨衣,但因为雨太大,所以两人还是全身都湿透了,鞋子也都湿了,满是泥泞,“猴崽子,赶紧把鞋子脱下来吧!你看那边有雨水从山上冲下来,姐给你洗洗,然后咱们到里面休息一下,以前姐跟张德旺到这里躲过雨,山洞里有干草,一会儿咱们生火把鞋子和衣服烘干了,要不然会生病的。”说着,她自己先将鞋子脱了下来,露出了白白嫩嫩的两只小脚。

张寒见马兰脱了鞋子,他自己也赶紧将鞋子脱下来了,马兰伸出玉手,“拿过来,姐先用雨水冲洗一下,弄干净点,等下和衣服一起烘干。”

张寒也不跟她客气,将自己的鞋子给了马兰,到底是女人,拿着鞋子跑到山洞口,迎着山洞顶上倾泻下来的雨水将鞋子上的泥泞都冲洗掉了。

张寒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全身湿透的马兰,心里涌出一股暖流,他从来没有发现曾经很厌恶的这位村长媳妇,此时此刻,竟然如此可爱和温柔。

她浑身上下凹凸有致,性感逼人,尤其是湿透的衣裳已经将她里面的雪肌显露无疑,透着令人冲动的女人味,张寒的眼睛盯着她丰满而曼妙的身子呆呆发愣,他的心中充满了渴望。

马兰将两人的鞋子冲洗干净后,回眸见张寒正如饥似渴地盯着自己的身体,尤其是落在她鼓起的部位,眼里似是要冒火,她嗲嗲地撅着小嘴,伸出玉指戳了他一下,“猴崽子,没想好事吧?”

“呵呵,马兰姐,你真好看。”张寒傻傻地笑道。

“好看呀?怎么个好看法?哪里好看咯?”马兰暧昧地笑道。

“哪里都好看,马兰姐,要是今天这雨一直下个不停,咱们就回不去了,晚饭怎么办呀?咱们住哪里呀?”张寒笑问道。

“猴崽子,姐知道你脑子里想什么呢?担心晚饭是假吧?你就是想让姐告诉你住哪里!那我现在就告诉你,除了这个山洞,咱们哪里都住不了,这方圆几十里山中,只有这个山洞离回家的路最近,也只有这里姐最熟悉,其它地方我就不清楚了,现在时间还早呢!说不定一会儿就停雨了,你想那么多都白想,还是先把衣服和鞋子烘干!进去吧!”马兰抛了个媚眼,说道。

张寒只好跟着马兰往山洞中走去,里面有些黑暗,但很干燥,也勉强能看清里面的路径,大概走了有五十米远,到底了,最里面是个一百多平米宽敞的山洞,地上铺上了不少干草,还有些路人在此休息时留下的瓶瓶罐罐。

到了里面,马兰很熟练地走到一块大石头下面,身手在一个石缝里掏出了一盒火柴,“呵呵,猴崽子,这就是村长厉害的地方,他上次带我过来说,留下一盒火柴,说不定以后能用上,这次真的能用上了。”

“呵呵,所以他能做村长呀!马兰姐,你是不是挺崇拜村长的呀?”张寒见马兰挺佩服她老公,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觉。

“呵呵,谈不上崇拜,反正张德旺挺有能力的,要不然咱们灵水村的百姓能服他吗?来,过来帮忙呀?傻站着干嘛?把旁边的枯枝弄到一起,架起一个火堆,得赶快把衣服烤干,时间长了就感冒了。”马兰说道。

张寒心想,烘鞋子好办,烘衣服怎么烘?现在是夏天,浑身上下也没有几件衣服,把外衣脱掉,也就剩内裤了,张寒知道灵水村的女人没有戴文胸的习惯,每个女人都是脱掉外衣里面就是真空了。

当然,张寒巴不得马兰烘衣服呢!所以,他很积极主动地帮助马兰将柴火堆给架起来了,下面放些干草,马兰划着了一根火柴,将干草点燃了,很快,一堆旺盛的烈火在山洞中点燃了,使山洞照如白昼。

火光下,马兰暧昧地瞥了张寒一眼,“脱衣服吧?猴崽子,你不会就穿着衣服烘吧?”

马兰的美眸如同蕴含着一汪秋水,意味深长。

张寒一瞥她前面鼓起的白嫩的傲人挺立,强咽了口唾沫,色迷迷地坏笑道,“马兰姐,我一个人脱吗?你也脱吧?我们一起烘衣服呗”。

马兰娇媚一笑,眼睛里满是春水荡漾的身材,嗲嗲的说:“你个小坏蛋,姐早知道你心里的小九九了,放心吧!让你个猴崽子隔着裤子欺负了一天,现在……姐就真真正正地让你欺负一回,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你今天休想如愿以偿!”

相关文章:

早上起来老公就做,女朋友被闺蜜男朋友

小睾丸无精症5ml成功_总裁的舌尖探进了她的湿地

被父子俩轮流玩我多次 聚会老公不让我穿内裤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解析

有les结婚后还来往的吗:一篇能让你湿的文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