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家有甜妻初成婚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2021-08-28 15:06 · 新商盟

第二天是周末,童笑担惊受怕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个大懒觉了。

可,还是有人阴魂不散。

手机铃声欢快响起,她摸索了半天,闭着眼睛接起:“喂,早上好,谁啊。”

对方愣了一下,沉声说道:“你确定现在还是早上?”

听到这熟悉低沉的声音,童笑的瞌睡虫立马四散开来,猛地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

“你,你又想干嘛?”

“我爸妈今晚想请你吃顿饭,五点我来接你。”对方说完,利索的挂了通话。

“什么,吃什么饭,我不去……喂喂喂,你别挂啊。”

听着忙音,她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顿时抓狂的蹦下床,啊啊啊,都已经这么晚了,妈呀,这是睡了一天啊。

等收拾完的时候,电话准时响起。

“我已经在楼下了,给你一分钟下来。”

童笑连忙拽着包包狂奔下楼。

到了楼下,陆景航还是跟上次一样站在车旁,端的一个玉树临风,养眼的不得了。

看到她,陆景航嘴角抽了抽,低声说道:“你衣服链子没拉上。”

闻言,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裙子,腰的部分果然露出一大截白色的抹胸出来。

安静了两三秒,紧接着一抹凄厉的尖叫冲出,险些将他耳膜刺破。

这女人,肺活量还真是不可小看。

接下来的一路上,陆景航安静的开车,童笑安静的当鸵鸟。

到了陆宅之后,陆母热情上前迎接,陆振良对她的态度也好了许多。

童笑想,这肯定是因为那红本本的关系。

不过一个大人物对自己这么好,还真的有点受宠若惊啊,不知道能不能要签名的说。

吃过晚饭之后,陆振良把陆景航留下来下棋,而陆母则带着她去花园走走,欣赏那些奇花异草。

陆母十分喜欢花花草草,这整个花园几乎都是她打理的。

童笑目不暇接的欣赏着,结果看的太嗨,脚下突然一空,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前面扑去。

随着陆母的一声惊呼,只听‘噗通’一声,重物落坑的巨响惊奇了休息的虫鸟。

等陆景航闻声而来的时候,便看到一个惨不忍睹的泥人走向自己。

他一脸震惊:“你这是……”

童笑惨烈一笑:“我掉泥坑里头去了。”

陆母一脸歉意的解释:“都怪我不好,这个坑是我让工人挖的,结果这几天一忙就忘记填上了,刚好下雨,就都是泥水了。”

童笑:“……”

为毛偏偏中枪的是她啊。

看着一身泥的女人,陆景航面上没什么表情,心内却也有些忍俊不禁。

“笑笑,你快去洗个澡换衣服,别弄感冒了。”陆母催促着她上楼。

童笑被陆母推到一间大房间里头,她现在一身泥,也没有去注意这房间是谁的,只想着赶紧去浴室洗掉这一身该死的泥水。

等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跟站在房间的陆景航大眼瞪小眼。

“你怎么在这里?”

“你在我房间干嘛?”

两人异口同声。

眨了眨眼睛,童笑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是你的房间。”

男人却没有回答,扫了一眼她的穿着打扮,立马转身,语气不善:“你穿的是什么?”

某女低头一看,再次失声尖叫。

陆伯母给的衣服是什么鬼啊!

蕾丝这种恶趣味就算了,还是透明的,刚刚穿的时候没发觉,这下被陆景航全看了去。

她赶紧捂着胸口往后退,小脸一片绯红:“你,你不准看。”

他都转身了还怎么看,这女人是摔傻了不成。

陆景航薄唇微抿,淡然道:“我让周姨给你找一套正常的衣服过来。”

说着前去开门,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陆景航脸色沉了下来。

“怎么了?”童笑返身去浴室拿了一条大浴巾包裹住自己,见他还没出去,疑惑的问道。

“门被反锁了。”他揉了揉眉心,想也知道这是谁干的。

“什,什么,反锁了!”

这不可能,她上去扭门把,发现果然被反锁了。

“怎么办啊,谁反锁的啊,那我怎么回家,你快打电话给你妈妈呀。”

“我手机在外面。”

童笑:“……”

“总而言之,我先找一套衣服给你换上。”陆景航望了一眼她身上的浴巾,眉头深锁。

打开衣柜,扫了一眼,挑了一件蓝色的运动服出来。

“穿上。”他将衣服扔了过去。

童笑反应慢,被衣服盖了一头一脸,还偏生不能发脾气。

几分钟之后,童笑拖着裤子出来,跟一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一样。

陆景航抚额,她这个样子真是要有多滑稽有多滑稽。

不过奇怪的是,见她穿着自己的衣服,他心里除了有些不舒服,却并不是特别反感。

童笑提着裤子磕磕碰碰的朝他走去,结果一个不注意踩到裤脚,重心不稳的朝他扑过去。

等陆景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她生猛的扑倒在地了。

庆幸的是,他们并没有像狗血电视剧中演的那样一摔倒就嘴对嘴,只是,比这个更惨……

手底下那一坨东西,是什么啊啊!

“让开!”陆景航眸子一沉,下意识的甩开她。

童笑就跟皮球一样,咕噜噜的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你干嘛那么大力,我才刚刚掉泥坑里头,手臂还疼着,我又不是故意扑倒你的,是裤脚绊到我了。”

陆景航从地上爬起来,见她揉着手肘,心里多了一丝愧疚。

可是一想到他们摔倒的时候,这女人的手放在他的……

越想,心头越是烦躁羞恼,连带着脸色爆红,连耳朵尖都红了一个彻底。

看他那不自在的模样,童笑愣了一下,想起自己刚刚抓到的那坨东西,嘴角抽了抽。

她,她要不要去洗手啊,自己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居然,居然抓了……

正想着要不要去浴室狠狠洗把手,陆景航却已经平复了心情,把大床上的枕头扔到铺着毛毯的地板上,接着打开柜子拿了一床蚕丝被出来。

童笑看着他这一系列的举动,一头雾水:“你干嘛呢?”

“打地铺,睡觉。”陆景航淡淡说道。

“哈?”童笑提着裤子,一脸懵懂的歪头看他。

陆景航隐忍的看她一眼,耐心解释。

“这门锁上,不到明天早上是不会打开,我们今晚只能在这里将就一晚上,你睡床,我打地铺。”

让堂堂景盛集团的总裁打地铺不太好吧。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他这话的意思是……

“这门是你妈妈故意反锁的啊?”童笑惊叫。

陆景航正在抖被子,闻言瞟了她一眼。

“你现在才反应过来,也太迟钝了,我真怀疑以你的智商,是怎么进入C大的。”

“我……”

妈蛋一言不合就人身攻击,这货上辈子是毒蛇竹叶青变得吗。

“我的智商又怎么了,反正我考上了,还顺利毕业了,怎么你觉得有意见吗?”

她挑衅的抬了抬下巴。

被子落下,那张骄傲的小脸展露在他面前。

这女人长得真的不算美,顶多是清秀,脸圆圆的,鼻子小巧,嘴巴也小小的。

唯独那双眼睛,算是她脸上最出彩的部分了。

童笑不知道陆景航在评估自己的相貌,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说了挑衅的话,所以他不开心了。

哼,不开心又能怎么样,能改变他们是同一所大学毕业出来的吗,不能。

“你没话说了对吧,其实我觉得你也不是很聪明嘛,你看你,被你爸妈一逼婚,你就自乱阵脚了,还要我这个智商不怎么样的女人帮忙……”

她嘀嘀咕咕的说着,却没注意到某男的脸已经黑了。

“闭嘴,睡觉。”

他剐了她一眼,起身走到浴室。

看着紧闭的浴室门,童笑心想:“小气鬼,说一两句大实话就甩脸子,真是没风度,哼,活该你怕女人,活该你找不到女票。”

虽然心里骂着,她还是乖乖的爬到床上,眼神却一直盯着浴室的方向。

请原谅一个颜控的心吧。

刚刚将这厮扑倒在地上的时候,就觉得陆景航身材特别好,手臂肌肉结实,充满力量,胸膛也很硬,一看就是有经常锻炼的。

她想,待会开门的时候,会不会看到一个半果的美男出浴图。

十分钟过后,陆景航出来了。

他穿着正统规矩的深色条纹睡衣,全身上下连睡衣扣子都扣到了最上面,包裹的比她还要严实。

没有可口的八块腹肌,没有养眼的人鱼线,没有诱人的大长腿,有的,只是某男黑着的一张脸。

“你盯着我干什么?”他擦着头发,眼神不善的问道。

童笑眨了眨眼睛,赶紧转移视线,生怕他看出自己的不轨之心。

“没,没什么。”

看她唯唯诺诺的样子,陆景航语气也软了一些:“没事就早点睡吧。”

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床上,她怎么会睡的着。

何况这地上还躺着一只呢。

虽然他说对女人的触碰十分恐惧,但对自己的触碰好像不反感啊。

男人都是肉食动物,这要是晚上突然狼化了怎么办。

童笑眼睛滴溜溜的转,盘算着要不要找一些防身的东西,必要可以抵挡一阵。

“你还在干嘛?”

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她吓得猛一转头,险些扭到脖子。

“你,你干嘛?”

看他步步逼近,童笑全身的毛都炸开了,仿佛一只即将被攻击的猫一样。

难道说,掉泥坑,房门被反锁,都是这家伙一手策划的?

包括有什么女人恐惧症,见家长,假结婚,也都是为了骗她这只小绵羊上钩。

他的最终目的,是想把自己圈在这个房间,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

妈呀,救命!

脑中交织着各种恐怖的画面和信息,她都能想象自己被一个杀人狂大卸八块的悲惨惨状。

所以当陆景航一只手朝自己伸过来的时候,童笑扯开嗓子尖叫。

“啊!”

“你叫什么!”

被这恐怖的高音吓了一跳,陆景航手一抖,险些打破床柜上的一个水晶杯。

“你都要对我下手了,我还不叫,难道乖乖躺着被你折磨吗?”

“折磨?”他俊脸一黑,“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啊,不,不是吗,你……”

“我只是过来关灯。”陆景航白了她一眼,长指一按,顿时房间一片黑暗。

听着慢慢远去的脚步声,童笑松了一口气,心脏平复了正常的跳动。

原来只是关个灯啊,早说啊,干嘛关灯弄这么大的阵仗,吓得她差点尿了好吗。

不对,关灯!

“那,那个……”某女拉着被子,小心翼翼的开口。

陆景航忙了一整天,早已经累到不行,闻言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又有什么事?”

“呃,能不能不关灯啊,我其实,那个……”

“哪个?”他忍耐着脾气,“有话直说,被吞吞吐吐。”

“我,我其实有点夜盲症,都习惯开着灯睡觉的,不然晚上起来去卫生间,我会看不见。”

陆景航那个头疼啊,这女人的麻烦程度简直超过了他的预期范围。

“自己开。”他没好气的说到,“灯就在你旁边。”

“可,可很黑,我什么都看不见,你能不能过来帮我开一下啊,算我求求你了。”

黑暗中,她的声音柔柔弱弱的,跟刚出生的小奶猫一样,不敢大声,仿佛太大声会惹他不开心了一样。

算了,是自己先造孽的,只能打落牙齿混血吞。

陆景航起身开了床头灯,温暖却又不刺眼的灯光柔柔洒过来,童笑顿觉倍有安全感。

“谢谢。”她展开一个笑容。

陆景航手指僵了一下,莫名觉得那笑容分外……刺眼。

暖暖的灯光洒了过来,童笑松了一口气,终于心安了。

她转头看了一眼睡在地板上的男人,后知后觉的问道:“那啥,开着灯你睡得着吗?”

陆景航才刚闭上眼睛就听到某女在耳边嗡嗡嗡,恨不得拿一个胶带把她嘴巴封住。

“安静睡觉。”他冷声命令。

童笑被噎了一下,暗暗嘀咕了一句,将被子拉到头顶,睡觉。

翌日

童笑是被叽叽喳喳的鸟声给吵醒的。

她睁开眼睛,呆愣的看着天花板几眼。

直到听到浴室的水声,当机的大脑才重新启动,昨晚的一切也如放电影一般在脑海中闪过。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大床,陌生的黑脸男人……

童笑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结果再次被碍事的长裤绊倒,哐当一声一头栽倒在地毯上。

“好痛。”完了完了,这一摔,她的脸肯定被砸扁了。

“你在干嘛?”头顶传来低沉的男声。

她捂着鼻子抬头,先是看到笔直的大长腿,然后是劲瘦的腰身,顿觉眼前一亮。

这男人脾气虽然怪异了一些,而且有些武断,但不得不承认,他的长相绝对是在众人之上的。

他的五官非常标准,面部轮廓线条十分流畅,特别是下巴的线条,非常性感。

尤其是那双眼睛,眼神深邃,卧蚕很深,这双眼睛如果专心看人,会让女人心跳漏掉好几拍。

陆景航似乎也注意到她那白痴的眼神,眉头一皱,将最后一颗扣子扣上,问道:“你看什么?”

“没,没什么啊。”她赶紧低头掩盖自己脸上的表情。

“起来准备一下,门锁已经开了。”

陆景航说完,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走过,只留下一阵凉凉的风。

童笑伸出的手就这么尴尬的放在半空中,几秒钟之后羞愤欲死的捶地。

“我去,我还以为他要伸手拉我起来,真是丢死人了!”

想想也是,一个有异性接触恐惧症的人,怎么会那么好心拉她起来。

等她收拾完毕下楼的时候,就被陆母热情的拉到餐桌上坐好。

“来,笑笑,就等你吃早餐了,对了,昨晚睡得好吗?”

陆母边倒牛奶边状似无意的问道。

听到这话,陆景航抬头望了童笑一眼。

好,怎么会睡的不好,这女人一个晚上除了磨牙,就是不停的说梦话,还给他打呼,睡品有够烂的。

跟她同一个房间睡觉,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呃,陆伯母,我睡的很好,谢谢关心。”

童笑表面乖巧的回答,内心却泪流成河。

怎么会睡得好,整个晚上都做梦被野狼追,跑的她都累死了。

而且,那只野狼不是别人,就是坐在对面的陆恶魔。

“怎么还叫伯母呢,该改口了。”陆母嗔怪的看了她一眼。

不叫伯母,难道要叫妈吗?

才见了两次面就叫妈不太好吧,而且她跟陆景航只是演戏啊。

抬头偷偷睨了对方一眼,发现陆景航正低头喝咖啡,面容平静,淡定的不能再淡定。

可恶,明明逼迫自己领证的是他,可他倒好,整的跟没事人一样。

还说她演技差,就他这副敷衍的态度,到底谁演技差啊。

在童笑磨牙的时候,陆振良也不动声色的放下报纸。

“景航,童笑,那天是我误会你们了,不过既然你们已经领证了,也该要想想婚礼的事宜。”

噗,婚,婚礼!

童笑险些被牛奶呛到,赶紧看向陆景航,示意他快些救场。

陆景航不紧不慢的擦了擦手,状似温柔的看着童笑。

“爸妈,我跟童笑一致决定先不举办婚礼,我跟她现在都比较忙。”

童笑赶紧点头。

“是啊,爸妈,我现在还在实习之中,抽不出时间,而且对于我来说,婚礼只是一个形式,只要我跟学长真心相爱就可以了,其他并不重要。”

说完这段话,她觉得胃酸都要涌到喉咙上了。

为了前途,自己还真的是不要脸不要皮了。

陆振良不满的皱眉:“那怎么行,既然已经领证了,你就是我陆家的儿媳妇,我们……”

“咳,振良,我觉得景航和笑笑说的有道理,反正都已经领证了,也不着急在这一时半会你说是吧。”

陆母朝他挤眉弄眼。

陆振良思考了几秒钟,妥协的点了点头:“婚礼的事情先不急,按照礼数,我们双方家长应该见一见面。”

见,见面?

童笑身子猛然僵硬,这一见面,她的狗腿还不给老爹打断的说。

“呃,那啥,陆……爸,真不巧,我爸妈最近组团出去旅游了,大概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

“这样,还还真是不巧,那不急,等他们回来再说。”陆振良如是说道。

童笑松了一口气。

“就是就是,这些事情都不着急,不过有一件事火烧眉毛,非常重要。”陆母一本正经的说到。

“什么事?”

陆母灿然一笑。

“当然是参观婚房的事情了,你们的婚房我已经准备好了,待会吃完早餐之后,我们马上出发。”

婚,婚房?

她惊恐的望向陆景航,却见对方平静的面容出现了一丝丝龟裂的痕迹。

唉,她叹了一口气,看来这男人也是被蒙在鼓里了。

即使心里再怎么不情愿,吃完早餐后,他们这对“新婚”小两口必须装作高高兴兴随他们去参观所谓的婚房。

只是,这个房子的位置,也太……

烧钱了吧!

铭豪锦苑,丰城最奢侈的公寓,住在这公寓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而他们的婚房,在这里?

四人乘坐电梯直达36层,门一打开,童笑的嘴巴就再也合不上去了。

陆母异常兴奋,拉着她的手在公寓各处参观。

她被扯的晕头转向,估摸猜测了一下这栋复式楼的面积,估计有五百多平方上下了。

在这寸土寸金市的中心拥有一套五百多平米的复式楼,简直幸福的飞起。

当然,她这种平民可能奋斗一辈子都买不到这里头的一间卫生间。

一楼的装修设计低调却温馨,一切看来都挺中规中矩的,但到了二楼,却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笑笑,这是你们的婚房,我亲自监督设计的,你看怎么样?”

不,不怎样!

陆母这是什么恶趣味啊,房间的装修设计梦幻旖旎她也就忍了,可满床的玫瑰花瓣是闹哪样啦。

陆景航随后上来,看到房间的布置之后,眉头都拧成了川字。

“来来来,进来看看,这大床是我从意大利定制的,减震效果非常棒。”

她的扫了他们一眼:“所以不管你们在上面做什么,这床是绝对不会塌掉的,你们放一百个心。”

减,减震效果,塌掉?

“婉柔,我看你也别一一介绍了,让他们自己慢慢看,我们先回去吧。”

陆振良见自己妻子越说越离谱,赶紧制止她。

陆母点了点头:“也对,我们就不碍你们的眼了,呐,你们小两口好好看看,如果不满意,咱们再换。”

他们离开之后,童笑望着满床的玫瑰花瓣,脑海中都是陆母刚刚那句话。

减震效果非常棒哦!

棒个鬼了啦,她跟陆景航又不会做那些可以产生减震效果的事情。

拍了拍烧红的脸颊,一抬头,却看到陆景航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

“你,你干嘛?”她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男人却不说话,一步步逼近,直到她一屁股坐在大床上,那道修长的身影也随之笼罩下来。

相关文章:

家中什么物品可代替肛塞_男友压着有节奏地顶我

坐下整个没入深入低喘_害羞刺激的交换

夜场新手佳丽怎么做~女朋友被前任做了五年

高尔夫颠簸车门哒哒_一阳吞三阴服务

沉沦的熟妇教师 宝贝你要把我夾断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