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家毒妃太调皮(全集)结局阅读

2021-08-28 19:41 · 新商盟

第003章 王爷你有病

她早就做好了两手准备,如果安侯府老实听旨,她也只能老实嫁了,进侯府之后再想办法脱身。

但是,如果安侯府抗旨的话,那就正中下怀!

没想到,安思勋比她想象中的更渣,想把她贬为妾就算了,居然还想把她送给下人玩弄?

“岂有此理,你竟敢跑!”安思勋平日里再混,那也是玩玩女人而已,在大事上从来不敢忤逆父亲的意思的。

他不想娶聂韶,父亲也出了主意,让聂韶为妾,不入宗谱自然算不得娶。聂韶进门后,扔在犄角旮旯里他不去碰,那就避了被克的可能。

可这当众打脸,他着实被聂韶音给气疯了,一时意气冲昏头脑,想也不想便招呼左右:“来人,将她拦下!谁捉住她的,就赏给谁了,随便你们怎么玩都可以!玩够了,发卖掉!”

聂韶音一听,眉头一皱拔腿就跑!

安思勋果然不是个东西!

皇帝赐婚,他不娶就算了,还想把她卖去妓馆?

几名安侯府的侍卫冲上来,聂韶音冲进了人群里,企图让人群分散追兵注意力。

“啊!”

也不知道踢到了什么东西,突然身体失去平衡往前摔!

为了维持平衡,她下意识伸手一捞,想抓住什么支撑自己摔倒的趋势。

很好,抓住了!

聂韶音正欣喜之际,突然感觉周身气息顿时变得冷了几个度。

她抬头,倏地撞进了一双犹如淬了冰的眼眸里!

仔细一看——

尴尬了!

她竟然拽住了一个男人的腰带!

有东西朝自己冲撞过来,正常人都会避让,可那人是由身侧人扶着的,只来得及后退一步。

也因为那人后退的这一步,腰带生生被她扒了下来,衣裳被解开,露出了里面的白色中衣中裤!

这还不算,她的手下滑的时候,貌似还抓住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

看清楚她的手放在什么位置后,围观群众纷纷倒抽一口气!

对上那寒冰一样的眼神,聂韶音讪笑。

她连忙松手,将腰带给他捆回去,手忙脚乱地一边系腰带一边道:“抱歉抱歉,一时手滑!”

并没有羞恼困窘,毕竟,她是个内外科兼修中西医合璧的全能医学天才,男人那玩意儿,临床实验不知道切过多少了!

只不过……

她淡定,可不代表所有人都能接受。

身后传来安思勋的咒骂:“好你个不守妇道的女人,还没进我安侯府呢,就敢剥男人的裤子!”

对于安思勋这种渣男,聂韶音恼恨不已。

明明是他招惹了聂韶,害得小姑娘花样年华殒了一条命,当众都敢说要把她赏给手下并且还要发卖,简直就不是个人!

她也是被气到了!

咬了咬牙,顾不上面前男人对着自己拼命放冷气,将还没系好的腰带一松,转过身瞪向安思勋:“本姑娘就算剥男人的裤子,又咋地!”

手臂一挥,张口就是更霸气的:“老娘就算剥了整条街男人的裤子,也不会动你这种大猪蹄子一根毛!因为,我、怕、得、病!不举还有得治,花柳病没得治懂不懂?”

话音落下,整条街的人都石化了!

为何,这位聂二小姐,跟传说中不大一样?

太爆了!

聂韶是聂夫人所生没错,然而,众所周知,聂府有两位夫人,是为平妻!

家中中馈是交给二夫人掌管,大夫人只生了两女,身子弱性子也弱,常年卧病在床。

为了维持母亲的正妻地位,长姐进宫,得了皇上欢心封了嫔位。虽然恩宠也就那么两三年便消失,好歹护住了母亲的正妻地位,因而二夫人只能做个平妻!

而这聂二小姐聂韶的性子,也与其母亲一样懦弱不争,加上克夫的名头,在聂家过得连庶女都不如!

可眼前这位口出无状的女子,真的是那位聂二小姐吗?

眼前,整条街上唯一没有石化的,或许就是被“剥了裤子”的这位了!

“你说什么?”

警告的语气从他齿缝里冒出来,低沉带着隐不可见的杀气!

聂韶音一愣,猛然回头。

心道:这人气息绵长,像习武之人,却不是十分稳定,时强时弱,怕是体内有病或者中了毒?

医者本能,让她一把握住了这人的手腕,摸上了脉门。

她这一手练过成千上万次,动作极快,认脉那叫一个准!

男人本没想到她会有这一出,竟然被她捉住了手腕,眼色更是一沉。

“放肆!”男人身侧搀扶的随扈当即拔剑出鞘:“松开王爷的手!”

剑风袭来,聂韶音不得不松开,退后两步:“哎,我好心给你家主子把脉看诊,也没说收你的钱,你用得着这么凶么?”

再朝正主儿看过去。

眼前这男人长得……可以说是盛世美颜了。

却很有问题!

身形颀长,一身白衣飘飘然,稍显瘦弱。

虽然五官都长得很精致,脸色却是苍白如雪。

整个人温温弱弱,走路还要人搀扶着,一身的病态!

他不吭声,倒是围观百姓中有人倒抽一口气:“那是逸王!”

逸王?

聂韶音微怔。

她无意中扒了一个王爷的裤腰带、摸了一个王爷的鸟?

第004章 怎么处置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

想到方才摸到了他的脉,她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什么,话语不过脑子脱口而出:“你……该不会就是传说中不能人道的那位逸王吧!不举不是传说,而是事实?”

逸王君陌归,当今皇帝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据说,先帝病危之际,曾经犹豫过是要让更有手段的当今皇帝继承皇位,还是将皇位交给更有才学的君陌归。

在先帝犹豫不决的时候,君陌归突然生了一场怪病!

这事情沸沸扬扬,过不了多久,整个凉都城人尽皆知他无法勃起。

一个不能生儿子的皇子,皇位自然与他失之交臂!

听说逸王病了十年,身子骨弱得推门都无力,走路都需要有人搀扶!

刚才她碰到了他那里,好像……真的是软绵绵的?

闻言,君陌归眼色霎时变得阴沉!

这边,君陌归还没开口,安思勋已经过来了。

九十度鞠躬作揖:“小人安思勋,见过逸王!”

聂韶音眸色一沉,眼珠子一转有了计较。

她往君陌归身侧站了站,想说话才发现,这男人比她高一个头,她需要仰视才能看清他那张俊脸。

她一把抱住他的胳膊,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语:“你的病我能治,帮我打发了安思勋,我包你药到病除,从此享受女人的温暖,生十个八个大胖儿子都没问题!”

君陌归脸色更黑了!

聂韶音注意力都在安思勋那里,没看到君陌归的脸色。

她说话相当小声,以为他是没听见,又追问一句:“你听到没有,成交就行动哇!”

君陌归的随扈忍不住,剑尖指了过来:“聂二小姐,请你自重!”

聂韶音相当识时务,她迅速松手,双手抱成了拳头放在胸前,冲君陌归眨眼间:“王爷?”

安思勋脸色阴沉:“你这个贱妇,今日这么多人瞧见了你不守妇道,如今你还敢勾搭王爷!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来人啊,将她拉下去装进猪笼,沉塘!”

朝中谁不知道,逸王虽然体弱,却颇得皇帝关爱。

又是挑选了最好的御医常驻逸王府,又是经年累月地将各种名贵药材雪片似的送进逸王府,隔三差五的,还会圣驾亲临逸王府探望弟弟,亲口询问太医关于君陌归的病情,那叫一个兄友弟恭。

因而,即便君陌归手中并无半点实权,却仍让朝臣们十分忌惮!

想了想,安思勋朝君陌归拱手行礼:“王爷,是贱妇冒犯了您,小人如此处置,您可还满意?”

聂韶音目光流连,扫了安思勋一眼,眼里充满了鄙夷。

这就是她的未婚夫?

又是做贱她做妾,又是要赏给下人,又是发卖妓馆,如今,变成装猪笼沉塘了!

说他是渣渣都抬举了他!

她勾唇冷笑:“这位已经被我休了的前未婚夫,我贱不贱跟你有半毛钱关系么?你这个小人,你有什么资格处置我?”

安二公子是安侯的儿子没错,按爵位的继承人却有安侯的大儿子继承,安思勋身上又无一官半职,故而在逸王面前,自然就是个“小人”了!

安思勋自称小人是谦辞,却被聂韶音故意歪解,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道:“自古以来只有男子休妻、没有女子休夫的说法,聂韶,这门婚事是皇上赐下的,由不得你说不!”

“是哦。”聂韶音勾唇,脸上绽开一朵假笑:“皇上赐婚,你安二公子一不上聂府接亲,二不开门迎新娘,还要将未入门庭的正妻贬为妾室,你问过皇上答不答应没有呢?”

安思勋脸色一僵。

“我知道你们安侯府的意思。”

聂韶音又道:“无非是觉得皇上日理万机,没有时间去关心一个不能入朝的侯府公子是否遵旨成婚。只要你将我带进门,为妻还是为妾、为奴还是为婢,无非是多出一双筷子一碗饭多养一个人。只要聂府的人不吭声吃了闷亏,那如何对待我,就是你们安侯府说的算了,对吧?”

至于聂府……

自然是不会理会她的!

母亲太弱,常年只有被欺负的份,有心无力。长姐在宫中本来就过得艰难,求旨赐婚已经是太过出风头了,也顾不上已经出嫁了的妹妹!

不得不说,安侯府打得一把好算盘!

既不抗旨,又解决了一个麻烦!

“你……”安思勋僵硬着唇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开骂:“好你个伶牙俐齿的贱妇!来人,给我抓住她!”

聂韶音心下一紧,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君陌归能帮她最好,若是不能,她也要想好往哪儿跑!

安侯府的侍卫冲上来了,围在了外面没敢动手。毕竟顾忌着聂韶音站在君陌归的身旁,逸王不动,他们哪儿敢造次?

见君陌归没反应,安思勋作揖询问:“王爷,您的意思是……”

聂韶音心提了起来

相关文章:

性俱乐部交换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男票撩硬的动作~妻陪领导睡全文阅读全文杨玉婷

小说推荐【神武仙踪】全文阅读/神武仙踪完本

第一次进不去怎么办.小妖精你要绞死本王吗小说

独宠豪门小甜心--独宠豪门小甜心小说(无删减) 章节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