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节】婚宠来袭:总裁的二嫁新妻小说(电子版)

2021-08-28 21:56 · 新商盟

第7章 以死相逼

和他四目交织着,在自己彻底败下阵来之前,慕清赶紧将下巴从他的指尖移开,又低下头道,“四叔,我还要去医院照顾女儿,先走了!”

话落,慕清转身,抬腿便走。

只不过,她才走了两步,大脑便是一阵眩晕,眼前猛的一黑,她一个趔趄,整个人往一侧倒去。

不过,在她倒下的时候,身体的部位,却没有以为的撞击的疼痛感传来,有的,只是充斥鼻尖的男人身上带着淡淡烟草味道的清洌气息,还有男人身上炙热的体温。

抱着慕清,看着她近在咫尺的殷红唇瓣,沈璟琛性感的喉结轻轻滑动一下,下一秒,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往不远处的卧室走。

大脑的眩晕,并没有持续太久,当慕清睁开双眼,看到头顶那张轮廓无比清晰的面庞时,心下猛的一惊,几乎是立刻,便从沈璟琛的怀里跳了下来。

沈璟琛看着她,脚步停下,却并没有阻止她。

“四叔,我我没事了,谢谢你!”

话落,慕清就像犯了大错被家长发现的孩子似的,转身便大步离开,生怕晚了一秒,就会被架上刑架。

看着那样落荒而逃的慕清,沈璟琛勾起唇角,笑了。

虽然做了妈妈,可是,却还跟当年的那个孩子一模一样。

“少爷,不好了,太太她上了医院的顶楼,要跳楼。”

既然老爷子要他滚出去,沈礼允也要有尊严的滚出去,所以,不等老爷子让人去扔他的东西,沈礼允便自己开始动手收拾。

不过,他才开始收拾没一会儿,手机便在口袋里响了起来,是照顾周丝婧的佣人打过来的。

只以为是小烨又出了发生什么紧急情况了,所以,沈礼允立刻便接通了电话,却不料,手机里传来的,竟然是周丝婧要跳楼的消息。

茶褐色的瞳仁骤然一缩,沈礼允立刻便放下手上的东西,紧紧拽着手机箭步往外冲,一边冲一边命令道,“拦住她,她要是有什么意外,你们就一起去陪葬!”

“是,少爷。”

“礼允,你去哪,礼允……”

挂断电话,冲下楼,完全不顾陆曼丽的叫喊声,沈礼允冲出主楼,钻进车里,尔后,性能绝佳的跑车如离弦的箭般,“嗖”的一下冲了出去。

一路风驰电挚,完全不管红灯绿灯,沈礼允一路踩着油门以最快的迅速冲到了医院,然后跳下车,往住院大楼的顶楼冲。

当她一口气冲到住院大楼的天台,看到的,却只有守在那儿的两个佣人和几个医护人员,根本不见周丝婧的身影。

“人呢?”一把抓住一个佣人,沈礼允气喘吁吁地问道。

“少爷!”看到沈礼允来了,佣人松了口气,尔后抬手指向天台最角落的位置,“太太在那。”

顺着佣人手指的方向,沈礼允看了过去,果然,周丝婧就愣愣地坐在天台最角落的围栏边上,双腿朝外,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

“丝婧!”沈礼允大叫一声,朝着周丝婧箭步跑过去。

“别过来!”周丝婧扭头,看向沈礼允,仿佛是这才知道他来了似的,两行泪水瞬间便汹涌而出,摇头道,“礼允,你别过来!”

“丝婧,不要,你不要干傻事。”在离周丝婧五六米开外的地方,沈礼允停了下来,看着她,无比紧张甚至是害怕地安抚她道,“来,下来,乖,有什么事,我们好好商量,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答应你的。”

“不,礼允,不……”看着沈礼允,周丝婧摇头,泪水就像拍戏的时候从水管里喷洒下来的自来水一样,不断地落下,无比痛苦地道,“不,礼允,这件事情,你不会答应的,你也不应该答案。”

看着周丝婧,沈礼允的心紧紧揪成了一团,试图一边慢慢靠近着一边继续安抚道,“什么事情?你说,只要你说,我和你一起想办法,一起面对,只要我可以做到的,我也一定会答应你。”

“不,你不要过来,……”周丝婧哭着大叫,身体在仿佛悬在半空中般摇摇欲坠,“礼允,小烨要死了,他的肾移植手术失败了,没有第二个肾,他活不了了,活不了了……”

“丝婧,不会的,你相信我,小烨不会有事的。”虽然周丝婧不让她过去,可是,沈礼允却还是在慢慢靠近,“你先下来,我们一起去看小烨,一起找医生商量对策,好不好?”

“不,没有对策,除了二次肾移植,没有其它可以让小烨继续活下去的方法……”周丝婧摇头,哭得伤心欲绝,“乐乐已经捐了一个肾给小烨,不可能再捐第二个肾给小烨,要不然,小烨活了,乐乐怎么活下去……可是,我刚刚去看了小烨,小烨他睁开眼睛了,他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他跟我说,妈妈,我不想死……”

说着,周丝靖放声大哭了起来,满脸是泪,“礼允,我不想让小烨死,我不能让小烨离开我,小烨要是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我活着又还有什么意思……”

“丝婧,你先冷静,你听我说,我们想办法,一定会很快找到其它合适小烨的肾源的,我们不一定要再用乐乐的肾,对吗?”紧盯着周丝婧,做好随时扑过去抱住她的准备,沈礼允柔声继续安抚。

“不,找不到了,小烨等不了了,如果能找到,早就找到了,又何必要用乐乐的肾……”周丝婧摇头,满脸绝望地呢喃,“只有乐乐可以救小烨,只有乐乐可以救我们的儿子了,他等不了了,再等就是死……”

“丝婧,你别这样,……”

“礼允,谢谢你那么爱我,谢谢你对我那么好,也谢谢你让我拥有过的所有的一切,我们的儿子就快没有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先走了,你不要怪我……”话落,周丝婧松开抓住围栏的双手,作势就要往下跳……

“丝婧!”

沈礼允大叫一声,不顾一切的扑了过去,一把将要跳下去的周丝婧抱住,往回一拉,尔后,抱着她,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被沈礼允抱着拉了回来,周丝婧开始在他的怀里用力挣扎,泪水满面,哭得不成样子,看着沈礼允伤心痛苦至极地道,“为什么不让我去死,让我跟着我们的儿子去吧,这样,她在黄泉路上也不会孤单,允许,你放开我,放开我……”

“丝婧,你冷静点!”看着哭闹不停的周丝婧,沈礼允一声怒吼,脸色,抑制不住的有些沉了下去,忽然就有些烦躁起来。

“沈少,你们没事吧?”这时,医生过来,看着摔倒在地的沈礼允和周丝婧,关切地问道。

“你说,二次肾移植手术,成功的机率有多大?”凌厉的目光倏尔扫向医生,沈礼允怒声问道。

“如果是同样的肾源,我们在手术前再给肾源做基因遗传性的相容引导,二次移植的成功率,在90%以上。”立刻,医生便恭敬地回答道。

“90%?!”沈礼允皱眉,“你确定?”

“礼允,你松开我,我们不能再用乐乐的肾,你还是让我们母子去死吧,你忘记了我们,就当我们”

“好,马上进行二次移植手术,这一次的手术,若是再出现任何意外,小心我把你们医院铲平!”就在周丝婧楚楚动人的哭喊声还没有落下的时候,沈礼允咬牙,做了决定。

“是,沈少,我们马上安排。”话落,医生转身大步离开。

“礼允”沈礼允终于答应,周丝婧一双泪蒙蒙的眼睛看着他,充满感激与感动。

沈礼允抱住她,轻抚她被风吹乱的长发,“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母子有事的,谁也别想动你们母子。”

第8章 还我女儿

慕清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老夫人见她气色极差,整个人走路都有些不稳,便强行拉着她在大宅里吃了些东西,才让司机送她去医院。

来到医院,看着病床上因为用过了强效的镇定剂而安睡的女儿,虽然心疼的要命,可是,慕清心里却踏实多了。

如今,女儿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血脉关系的亲人了,以后不管怎么样,也不管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会保护好女儿,不会再让她受任何的伤害。

坐在病床上,靠在床头里,一瞬不瞬地盯着女儿,或许,是因为太累了,不知不觉,慕清便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慕清隐约听到,病房的门被人猛地一下推开,紧接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然后,她感觉到一只陌生的手落在了她的身上。

猛然间,慕清睁开了双眼,当一眼看到眼前忽然出现了几个医生护士,而且有一个医生正要抱走乐乐的时候,她一下便从病床上弹坐起来,扑过去,去抱住乐乐。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带我女儿去哪?”死死地抱住乐乐,慕清满身防备地质问。

“沈太太,我们才发现,你女儿昨天的肾脏摘除手术出现了失误,有东西留在了她的身体里没有取出来,现在,我们要马上带她去手术室,进行二次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同样抱着乐乐,医生不松手,只是无比镇定的对慕清道。

慕清看看眼前的几个医生护士,又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明明门口是有保镖守着的,为什么几个医生护士突然闯进来,门口的保镖却没有一点儿的动静,现在,门口的保镖连影子不见了。

“有什么东西留在了我女儿的体内,你们给她照过CT了吗?什么时候,拿给我看看。”慕清不是傻子,强烈的第六感告诉她,医生的话,是在骗她。

“沈太太,你不相信我们,抱着你的女儿不撒手,你女儿要是出了什么大问题,是不是所有的责任你自己来承担。”无比镇定的,医生威胁慕清。

慕清看着眼前的医生,明明他的脸上就没有任何的异常,可是,慕清就是不信,所以,她摇头,用力的想要将乐乐抢回来,“不,我不信,你们放开我女儿,放开!”

“来,掰开她的手。”见慕清不上当,医生也不耐烦了,立刻便命令一旁的两个护士道。

“是。”两个护士点头,立刻便扑过去,四只手一起用力想要掰开慕清死死抱住乐乐的双手。

“呜呜哇哇”

两方僵持,用力的拉扯,哪怕是被打了强效的镇定剂,也免不了因为腹部的刀口被扯破而导致的剧烈疼痛,让小乐乐醒了过来,瞬间哇哇大哭起来。

听到女儿大哭的声音,看到女儿醒来,同时,注意到女儿腹部刀口处包裹的纱布,被刺眼的颜色染红,原本还算镇定的慕清,一下子就慌了,乱了,怒吼道,“放开,放开我女儿!”

医生看一眼小乐乐裂开的刀口处不断涌出来的红,却完全的不动于衷,继续死死地抱着乐乐,用力的拉扯,两个护士也还在不停地用力试图掰开她的双手。

“哇哇哇麻麻麻麻哇麻麻”

因为剧烈的疼痛,小乐乐愈发哭得大声,一边大哭一边嘶喊着慕清,慕清看着女儿,听着那一声声“麻麻”,就仿佛被万箭穿心般,痛得浑身都在颤抖。

“乐乐,宝贝儿,妈妈的乖宝贝,不哭,宝贝儿不哭!”再也控制不住,泪水瞬间模糊了慕清的双眼,怕女儿痛极了,再也受不了,她松开了女儿,抬手想要去拭女儿脸上的泪。

“带去手术室,快!”谁料,慕清一松手,女儿便被一把给夺走了,然后,迅速地被交到另外一个医生的手里,被抱着大步往外走。

“不,还我女儿!”霎那,慕清急红了眼,不管不顾的从床上扑下去,想要去夺回女儿。

“拦住她。”只不过,她还没有碰到那个医生的衣角,几个医生护士便过来,挡在了她的面前,将她给摁住。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放开我!”这一刻,慕清疯了,使出浑身的力气挣扎反抗,“还我女儿,还给我女儿!乐乐,乐乐”

“啊!”忽然,一个护士一声尖叫,忽地一下便松开了手,因为慕清狠狠一口便咬在了她的虎口处,像发了狂的野兽般,瞬间就撕扯下一块肉来。

另外一个摁住慕清的护士看到同事那变得鲜血淋漓的手,浑身一颤,立刻就怕了,本能地便松了手,往后退了两步。

两个护士松开了,只被一个男医生摁着,满嘴是血的慕清猛然用力,一把将男医生推开,爬起来拔腿便往外追去,一边追一边歇斯底里地大叫道,“把女儿还给我,把女儿还给我”

当她追出病房,眼看没多远就要追上抱着女儿的医生时,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却忽然冲了过来,一把将她死死地抱住。

“沈礼允,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慕清疯了,彻底地疯了,不停地挣扎,嘶喊,拳头带着从未有过的愤怒与怨恨,一拳紧接着一拳砸在沈礼允的身上,“他们要杀了乐乐,他们要杀了乐乐”

双手死死地圈紧,看着怀里头发凌乱,脸上全都是泪,可是嘴角却全都是血的慕清,沈礼允沉默的不说话,只有英俊的眉头,越皱越紧,茶褐色的眸子里,开始不断有一种叫做愧疚或者心疼的东西在闪过,胸口的位置,也像堵了一团棉花般,呼吸有些困难,可是,他却极力选择了忽视。

“放开我,沈礼允,放开我”慕清哭喊,嘶哑了嗓音,泪水如溪流,不断汩汩地流下,身体,一点点软了下去,“沈礼允,我求你,我求你了,放开我,那是你的女儿,那也是你的女儿”

“小烨不能死,他不能死,他是丝婧的命,丝婧已经无法再生育了,所以小烨不能死!”死死地抱着慕清,不让她滑下去,跪倒在自己的面前,沈礼允低吼,努力将那也些对慕清不该有的情绪,全部抛开,努力让自己只想着周丝婧母子。

“放开我,你放开我”慕清拳头,仍旧不断捶打在沈礼允的身上,可是,却已经没有了什么力气,她就像秋日里一片凋零的树叶,从枝头渐渐地飘落下来,掉在地上,然后,车轮辗压过来,将她压得粉碎,“沈礼允,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乐乐,我恨你,我恨你你放开我,放开我!”

“慕清,你死了这条心吧,小烨他必须活下去。”看着怀里已经哭得不成样子的慕清,沈礼允抑制不住的开始有些心软了,可是,下一秒,他却忽然咬牙怒吼一声,双手圈得更紧。

“那乐乐呢?乐乐为什么就该死?”倏尔,用尽浑身的力气,慕清咆哮,泪水已经彻底模糊了双眼,看不清楚面前跟恶魔一样的沈礼允。

“因为她生来就是要给小烨捐肾的,她没得选,这就是她的命!”

“哈哈哈”慕清笑了,笑声里的悲切与痛恨,连空气都心碎了,“沈礼允,你就是个恶魔,你们都是恶魔,我不会原谅你们的,生生世世都不会”

话落,慕清张嘴,对着沈礼允的脖子动脉,狠狠一口便咬了下去。

沈礼允吃痛,即刻,抬手,一掌朝慕清的后颈劈了下去……

相关文章:

腰身一沉停了进去~早上被含醒是什么感觉

小说章节捅破薄膜长驱直入,隔着薄薄的布料摩擦顶弄

乖乖不哭就不疼了小东西:别停用力|同时接3个客人过程

回忆我约过的大龄妇女_寡妇好紧…好爽

把你弄得下不了床细节|领导发生过关系不戴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