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新书《我家毒妃太调皮》全文阅读(原文)

2021-08-28 21:21 · 新商盟

第005章 关进水牢

她一点一点地朝君陌归身后移动,随时准备拔腿就跑。

却见君陌归微微侧头,朝她看了一眼。

聂韶音惊住了:“……”

侧颜杀有木有?

妈耶,这个男人正面看是盛世美颜,侧脸更立体!

长成这样,也太犯规了!

病娇美男啊!

关键是,虽然长了一张小鲜肉的脸,却有老腊肉的沉稳成熟气质!

他那薄唇似乎微微勾了勾,开口了:“她冲撞于本王,劳安二公子将人交给本王处置。”

可不是丢脸吗?大庭广众之下,被一女子把衣裳给扒了!

君陌归不等安思勋开口,又朝身侧随扈道:“青衣,将人绑了捆在马车后面,回王府后关进水牢!”

算是决定了。

安思勋还能说什么?

“是!”搀扶着君陌归的青衣朝其他随从使了个眼色,便有两人过来,将聂韶音给抓住。

聂韶音被那美颜给闪瞎了眼,后知后觉才有动作想跑,只奔出两步就被抓住了。

不一会儿,就被绑成了粽子捆在马车后面的架子上!

“喂!逸王,你这么对我,是要后悔的!”聂韶音有些着急。

同时也庆幸,幸亏她刚才做了个双保险!

君陌归却只是扫了一眼过来,并没有理会她的叫嚷,转头朝安思勋看去,问:“安二公子认为,如此可好?”

人都已经抓了,安思勋哪儿敢说什么不好?却是有一点不得不问:“皇上那边若是问起……”

君陌归苍白的唇微微一勾:“你与聂小姐的婚事是太后牵线,本王自然会将事情的始末向母后交代清楚的。”

说完,又道:“青衣,回府。”

满朝文武都知道皇帝是个孝子,非关朝政的事都依从太后。君陌归搬出了太后,安思勋还有什么可说的?

“恭送王爷!”他只能咬了咬牙,躬身目送君陌归上了马车!

虽然不能处置这个让他丢脸的贱人,不过也好,如此一来他便可避开了娶聂二小姐,免了被克死的命!

马车在君陌归上来坐稳后,便跑了起来,被挂在后面的聂韶音哭晕在厕所!

她猜想,没有男人希望自己一辈子硬不起来,若有治愈希望,自然不能放弃的。君陌归这样做,应该是为了有更好的理由把她从安思勋这里带走。

只不过,这个小心眼的男人绝对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他一定是故意让她在马车后面吃尘土的!

逸王府距离安侯府也不算远,聂韶音被绑在马车后面,还是吃了不少尘土!

马车终于在逸王府门前停下来,本来水灵灵的一张脸,都变得灰扑扑的了!

“应该可以放我下来了吧?”

聂韶音见那一身白衣的孱弱王爷被青衣搀扶着下了马车,眼瞧着就要进门了,她连忙出声提醒。

君陌归脚步微顿,转过身来。

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下,脸上显出恍悟的神情:“哦,本王都忘了。”

聂韶音:“……”

这么浮夸!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他朝青衣吩咐:“关进水牢,让她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音调平稳,就好像在说“本王今日要吃蒜蓉小炒油菜”这么风轻云淡,却让聂韶音头皮发麻。

这男人看上去温弱,骨子里却冷戾。

她正想说“你别忘了我们的交易”,眼珠子一转,说道:“逸王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我心眼比针尖儿还小。现在你不对我客气点儿,晚些时候若求到我身上,可就太晚了!”

她的医术并不是吹出来的好,中医的能耐不但在治病上,用毒也有一手!

君陌归总会来找她的!

就算不为了找她治病,也有非不可的原由!

“哦,本王倒要看看,会有什么需要求着你的!”君陌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进了大门。

聂韶音:“……”

这就走了?

也罢,她等着!

抬眼看了一下逸王府的门楣,她不由感慨。

不愧是皇帝的胞弟太后的亲儿子,这气派!

只不过……

可惜了,他身上的那些病……

皇权面前无亲情,利益面前无兄弟啊!

约摸一刻钟后,聂韶音便被带到了水牢。

第006章 已经把她当成死人了

“喂,你们王爷应该不会真的要把我关进去的!做做样子就好了嘛,别这么当真行不行啊?”

水牢,顾名思义就是灌满了水的牢房。

卫生状况自然很差不消说,泡在水牢也是一种缓慢的上刑,泡的时间久了,身体根本受不住。

水牢的恶毒还不在于此,而是在于水里可能放进蝎子、蜈蚣、蛇……之类的毒物!

毒性可根据施刑着的心意来控制,一般女人看见那些毒物吓都吓死了。

聂韶音双手被绑住吊着,大腿往下半截身体都在水里泡着。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娘的列!我有洁癖啊喂,这水多脏啊!”

“喂,你们是不是应该问清楚再决定?本姑娘是来给你们逸王治病的,得罪了我,可没好果子吃!”

“快放我出去!”

最后一丝光亮消失,门被关上了!

外面传来守卫的一句声音:“老实呆着别吵吵,不然就加水放蛇了!”

聂韶音:“……”

想想万一水漫上来,腰部以下都淹在水里……还有蛇!

算了,还不如现在这样,至少没那么恶心可怕。

不过,她在内心里给君陌归狠狠地记上了一笔!

她小声骂骂咧咧:“人面兽心!活该你不举,一辈子也享受不到做男人的乐趣!啧啧,娶了老婆能看能摸不能用……”

*

作为新婚嫁娘,聂韶音早晨起来就被告知不能吃东西已经够糟糕了。又被关在水牢,一双腿都泡在水里,熬到了晚上,饿得那叫一个头昏眼花!

聂韶是个不受宠的,在娘家自然没有多好的待遇,顶多一日两餐粗茶淡饭管饱。聂韶音穿越过来也有一个月,前面二十天她都在养病——聂韶投井被救上来,伤了底子,陆陆续续感冒发烧了半个月。

在缺食少药的情况下,她也算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身体调好。

调养、调养,顾名思义便是靠时间慢慢养起来,现在她这副身子,根本经不起折腾!

刚刚被关进来,她还嚷嚷了几声,可是每咋呼一下,水位就会上升,她也就没敢再喊叫。

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也不知道被关了多久,聂韶音浑浑噩噩的时候,水牢的大门终于被打开。

有火光从外面透进来,是牢头提着灯笼。

“王爷,这里头黑得很,您慢着点儿!”

君陌归来了!

聂韶音精神一震,倏地睁开了眼睛。

“聂韶,你到底对王爷做了什么!”

空旷的牢房内,回荡着青衣充满戾气的问话。

聂韶音朝牢笼外面看去,君陌归是被抬过来的,此时被安置坐在一张椅子上,右手捂在心口上,面色比白天更加雪白,眉宇间的病气也就更严重了!

她冷笑:“怎么,逸王虽然旧病缠身,身子骨却还算硬朗,想必那些病也不能让你忌惮,来找我做什么?”

换句话说,这人出门见人的时候那病娇样子,都是装的!

青衣气愤不已,给牢头使了个眼色:“灌水到胸口处,看她还不老实!”

却见君陌归抬了抬手:“慢着。”

说话气息比白日里更加不稳,他是连有人搀扶都站不住了!

此时四周已经点上灯,火光映照下,那张白日里看着是盛世美颜的脸,此时显得有几分阴翳,整个水牢里的空气似乎都冷了好几度!

他朝水牢内的聂韶音看过来,道:“你对本王下毒了?”

聂韶音轻笑一声:“我不是说了吗?你若不对我客气点,迟早是要后悔的!”

白天看上去羸弱不堪的男人,此时煞气外露。

这才是他真正的模样!

聂韶音不由在心里吐槽:“表里不一,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对本王下毒,无非是想要挟于我。说吧,你接近本王到底有什么目的?”

说话的语气带着沉冷肃杀,聂韶音也是见多了生死的人,从这状态便听得出来,这男人手上绝对沾染了不少血腥!

聂韶音眉头一皱,道:“逸王在我一个小姑娘面前撕破了伪装,不再温润示人,怕不是……眼里已经把我当成死人了吧?”

君陌归并不言语,淡淡一哂。

聂韶音又道:“你的人应该也试探过了,我身上没有利器,也没有习过武。进了高手如云的逸王府,便是插翅也难飞!”

她轻笑一声,朝君陌归看过去,眼神里带着暗嘲:“把我关在水牢里这么长时间,不管是肉身上的刑罚,还是心理上的摧残,这么一整天我一个小女子也受不住,便可以来拷问我的目的。一旦我心理防线弱下来,便会从实招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再一次挑破,聂韶音终于如愿地在君陌归脸上看到了变化!

相关文章:

宝贝真紧再浪点水真多 全肉的色情小說

完整版《甜心天降:顾少宠妻无节制》全文在线阅读

我们在卫生间疯狂做|从紧窄的花蜜中抽出

一纸契约终身爱免费阅读/一纸契约终身爱完结篇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做的合不拢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