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微微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8-28 21:33 · 新商盟

林飒被君子谦拉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她的眼睛很模糊,根本看不清眼前人的样子,不过,从刚才他们的对话中,她已经知道这个人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虽然她也很忐忑,不知道这个男人会把她怎么样,但是总比和那个刘总在一起强多了。

君子谦一路皱着眉头不说话,一直到把林飒塞进车里,才抽了几张纸巾扔给她,冷冷地道:“擦干净,别脏了我的车!”

林飒窝了一肚子火,想要发脾气说又不是我自己要上你车的,可是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大,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在不知道他来找她的目的之前,还是乖乖闭嘴的好。

林飒擦干了脸上的酒渍,眼睛终于能看清楚了,她转过头,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君子谦,却再一次被惊艳到了。

和早上看到的不同,此时的君子谦浑身自带一种无法言喻的尊贵之气,头发被他梳了上去,露出了宽阔而饱满的额头,侧脸线条更显刚毅,鼻梁更加坚挺,还有那件简单而不失华贵的黑色衬衣,将他精壮的腰身完美的体现了出来,不由自主的想到那光滑而紧致的触感,林飒默默地咽了一口口水。

“看够了吗?”君子谦转头瞥了她一眼,冷冷地问道。

林飒猛地回过神,赶紧收回了目光,暗骂自己怎么可以为色所迷,竟然忘记了此时的处境,而且,那双眼睛太过阴沉,看她那一眼,让她感觉冷嗖嗖的。

稳了稳心神,林飒小心翼翼地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不用谢,我没那么好心。”这次君子谦看都没看她一眼。

林飒被噎地说不出话,心里憋屈的很,她啥时候受过这种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总是缺少那么点反抗的勇气,难道是因为自己偷了他的东西,自觉理亏?

想到这,林飒忍不住一个激灵,被那个刘总一闹,她都差点忘了这个事,他说过是来抓小偷的,那么,他会怎么处置自己呢?难道?

林飒不敢再往下想,她有些紧张的揉搓着手里的纸巾,终是忍不住,无比忐忑地问了一句:“你要带我去哪?”

君子谦没有说话,似是没有听到一样,林飒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微微地侧了一下头,便看到他的双手轻扶在方向盘上,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一下,又一下。

林飒的心不由自主的随着他的节奏跳动着,脑海里一片空白,她觉得此时自己特别像一个等待被宣判的囚犯。

车内的气压低的吓人,林飒渐渐感觉有些喘不上气,她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度秒如年的折磨,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方向盘,连同那只骨节分明,过份好看的手,鼓足勇气直视着君子谦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道:“你倒底想要把我怎么样?”

君子谦看了一眼抓在自己手上的那两只微微颤抖的小手,终于把目光转向了林飒,看着这个明明害怕的不行,却犹自逞强的小女人,他原本烦燥的心情竟然出奇的好了起来。

他薄唇轻启,在林飒满怀希望的目光下说了一句:“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放手!”

林飒赶紧下意识的松开了手,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方向盘可不是乱抓的,控制不好后果不堪设想,最主要的是,她还不想死啊。

车子一直驶入了郊区一幢别墅的地下车库里才停下来,君子谦停好车,直接走向旁边的一部电梯,按了按钮,林飒也跟着下了车,站在原地发愣。

电梯门打开,君子谦上了电梯看到林飒还愣在那里,便开口说道:“还不上来?”

“这是哪里?你要把我怎么样?不说清楚,我就不上。”林飒防备的看着君子谦,直觉上去没好事。

君子谦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逞强的小女人,明明也不是那么的出色,跟那些成天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比差远了,却不知为什么,他并不排斥她的靠近。

不经意间看到了她颈间的紫红色斑痕,眸色不禁一暗,身体的某处似乎又蠢蠢欲动,这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让他有些懊恼,但是他还是保持着一惯的冷漠,淡淡地说道:“三选一,怎么样?”

林飒不得已上了电梯,因为她觉得三选一总比没得选择好一些,更何况她可不想自己呆在这里,阴森森的吓死人了。

原本林飒还纳闷这个电梯是通向哪里的,结果电梯门一开,她彻底傻眼了,映入她眼帘的竟然是一间卧室,巨大的床,蓝白相间的床单,银灰色的窗帘,白色大理石地板,整个房间都透着一股低调的奢华。

林飒不禁暗自咂舌,这人是有多懒,竟然往卧室安了一部电梯。

君子谦好整以暇的坐在房间沙发上,看着那个女人有些呆呆的站在那里,脸上的神色除了震惊以外,竟然还有一丝……嫌弃?她这是什么表情?

“咳、咳。”君子谦提醒似的轻咳了两声。

林飒这才回过神来,想起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解决,定了定神问道:“你说的三选一是哪三个选择?”

君子谦也不再卖关子,开口说道:“第一,坐牢。第二,把你送回刘总那里,第三,留下来,以身抵债。”语气淡漠的就像在说今天的天气怎么样,一点都没觉得他这是在决定一个人的未来。

林飒心颤颤地听完,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她一个也不想选好不好?她是为了自由而做的这件事,她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变得更加不自由。

“有没有第四?”林飒双手握拳放在下巴底下,可怜巴巴的看着君子谦。

君子谦看着她的样子,难得的勾了一下嘴角,眼睛里有一抹笑意一闪而过,挑了一下眉梢,似是很感兴趣的哦了一声:“比如?”

林飒见他问,以为还有转机,忙不迭的道:“比如我再去把你的东西偷回来。”

“呵。”君子谦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天真?他直直的望进林飒那双充满希望的眼睛里,问道:“你觉得那个东西再偷回来还有价值吗?”

“为什么没有?”林飒不懂。

“你知不知道你偷的是什么?”君子谦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这么有耐心跟她说这些。

林飒摇了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她们业内有个规矩,从来不问雇主需要盗取的具体是什么物品,除非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再说,一直都是雇主找豹哥,然后豹哥再安排她去做,她根本不可能知道是什么。

君子谦也不为难她,看她摇头,便接着说道:“那是我们君恒集团所有设计部员工用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设计出来的最新一季的服装样稿,这属于商业机密,一旦泄露出去,就不能再用,否则就不仅仅是自砸招牌这么简单了,你这一偷不要紧,我们将要承受的将是上亿的损失。”

“什么?上亿?”林飒彻底傻掉了,就算前边的她不是那么明白,但是这个上亿的损失她是完完全全的听明白了,就算把她卖上多少次也是赔不起的。

“是的,现在可以选择了吗?”君子谦说完抬起手,看了一下时间,意思是告诉她赶紧的,我的时间也是很值钱的。

林飒内心无比挣扎,但是她知道,她必须选择,这个男人还能给她选择的权利已经是对她莫大的恩惠了,终于,她心一横,说道:“我选三。”

第一,她不想做牢,第二,一想到刘总那张肥脸她就觉得恶心,让她跟着他,还不如直接去死。第三,这个男人最起码让她不讨厌,而且,她感觉他虽然看上去很冷淡,但是人品肯定不坏,跟着他,或许还有转机。

“好的,那么从现在起你就住在这里。”君子谦并不意外她会做出这个选择,不得不说,她很聪明。

“可不可以问一下,我都需要做什么?”林飒很有自知之明,既然是抵债,就不可以舒舒服服的什么也不做。

“当然是我要求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君子谦意味不明的一笑,“我从来不养闲人。”

“那,有没有期限?”林飒明白,她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是,已经没有退路了,必须接受,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有个期限。

“当然是到我腻了为止。”君子谦挑了一下眉头说道。

还好还好,林飒在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自己这样的,再表现差点儿,估计没多久就会腻了,想着想着,她的脸上不禁带了一抹笑。

君子谦并不难猜到她的想法,但是他并不说破,而只是站起身来,走到一扇门前,拉开,冲着林飒扬了一下下巴,说道:“进去,把自己洗干净。”

林飒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湿衣服穿在身上半天特别难受,更别说还被倒了一头一身的红酒,她承认君子谦让她去洗澡的时候她的内心是抗拒的,不过看他一脸嫌弃的样子,她又怀疑自己想多了,最后心一横,管他啥意思,自己先舒服了再说。

可是,等她洗完之后,才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她没有可以换的衣服!林飒有些抓狂,她也想过再把那身又脏又湿的衣服套回去,可是试了好几次终究放弃,心理上实在是接受不了。

最后没办法,她只好用浴巾将自己包了个严实,悄悄将浴室门打开了一条缝,出声问道:“有人吗?”

房间里静悄悄的,君子谦显然已经离开了,她这才打开门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正在她发愁要去哪里找身衣服穿的时候,却发现在面前的大床上早已摆好了一整套的衣服,包括内内和文胸,竟然还是蕾丝花边的。

林飒走过去拿起来看了一下,竟然就是自己平时穿的号码,她的脸不由的有些发烧,一边往身上穿一边腹诽,这个男人真是,太……细心了。

除了内衣,还有一条裙子,幸而裙子的款式是比较简单的连衣裙,但是穿着在身上,林飒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因为,她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穿过裙子了。

但是,每个女孩子都爱美,林飒还是没有忍住去照了镜子,她本身皮肤很白,也许是因为刚刚洗过澡,脸上笼着一层淡淡的红晕,本身就很有灵气的大眼睛此刻显得有些迷蒙,鼻尖挺翘,樱唇饱满,裙子是收腰贴身设计,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二十岁,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她自己都不由的有些看呆了。

正在这时,传来了敲门声,林飒吓了一跳,难道是君子谦又回来了?可是他回来是不用敲门的吧?

正在疑惑间,门外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林小姐,您收拾好了吗?可以吃午饭了。”

林小姐?是叫我吗?林飒一边想着一边走过去打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男人,面容慈祥。

见到林飒开门,他上身稍稍向前倾了一下说道:“林小姐,我姓王,是这里的管家,您叫我王管家就好,少爷去公司了,临走前吩咐我照顾好您,您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

林飒有点蒙,她不是用来抵债的吗?怎么还会有人伺候,自己不是应该和他们一样要做事的吗?

“那个,我还是叫您王叔吧。”林飒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我需要做些什么吗?”

“请您到餐厅去用中饭。”王管家对面前这个有些拘谨的小姑娘,很是有好感,再一次耐心的说道。

“哦哦,好。”林飒点点头,她还真是饿了,从昨晚到现在,她还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又折腾了大半天,早就饿了。

她跟着王管家走向餐厅,她现在所在的房间是在二楼,楼梯是呈螺旋状的,一楼是一个硕大的客厅,家具装潢和卧室是一个风格,不张扬,却处处透着奢华。

当她看到餐桌上摆了四菜一汤,却只有一副碗筷时,不由的有些奇怪,她以为是他们一起吃,看这样子,难道是她自己吃?

这时,餐桌旁站着的一位阿姨拉开了一把椅子,笑着说道:“林小姐,请坐。”

林飒向她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这时王管家在身后适时的介绍道:“这位是负责做饭的田阿姨,林小姐喜欢什么口味可以跟她说。”

林飒觉得更加的不自在,自己真的是用来抵债的?

“王叔,田阿姨,咱们一起吃吧。”林飒说道。

“林小姐,这是不合规矩的,您请用。”王管家毕恭毕敬的拒绝。

林飒无奈只得坐下来吃,但是她整顿饭吃的却是食不知味,偌大的餐桌,只有她一个人,旁边还站了两个叔叔阿姨时不时的伺候着,她实在是太不习惯了。

而在她吃饭的同时,王管家和田阿姨早已经眼神交流了好几次,少爷从来没有往回带过女人,更别说直接带到卧室,这让他们很好奇,倒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捕获了他们少爷的心,这样一看,果然是不同的,又漂亮又有礼貌,跟原来那些妄想近少爷身的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起码,他们很满意。

其实少爷临走只是吩咐他们看好她,不要让她随便出门,但是他们跟了少爷这些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这个姑娘对于少爷来说意义肯定不一样,他们一定要认真对待。

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下,林飒好不容易吃完了一碗饭,站起来说:“田阿姨,我来刷碗吧。”

“不用不用,我来就好,林小姐您去歇着吧。”田阿姨赶紧抢先一步收走了碗筷。

林飒有些尴尬的搓了搓手,只能走出餐厅,准备回房间,正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王管家过去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妆容精致,见到王管家,张口就问:“子谦呢?我给他打电话他怎么不接?”

“原来是林小姐,少爷去公司了,应该是在忙。”王管家同样恭恭敬敬,口吻上却透着一股不卑不亢。

“那我进去等他。”林仪不由分说就要进门。

却被王管家一伸胳膊拦住了,“对不起林小姐,少爷吩咐过,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许进入。”

“我是他的未婚妻,为什么不能进?”林仪昂着头,宛然一个女主人的姿态。

“不好意思,林小姐,少爷说的是任、何、人。”王管家依然不为所动,还着重强调了任何人三个字。

“你……”林仪气急,刚要发飙,却一眼看到了站在当地的林飒,随即便指着她问道:“她是谁?她凭什么可以进去?”

“她是……”王管家刚要说话,却被林飒抢了先。

“我是君总的员工,君总让我来替他拿东西,马上就走了。”林飒一边说着一边顺势出了门,不知道为什么,她潜意识里非常不愿意面对这个女人,究竟是为了什么,她却说不清。

君恒集国顶层会议室里,各部门总监正在向主位上的男人汇报着当月的业绩,君子谦一言不发,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似是在听,又似是没有在听。

这时放在他手边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瞄了一眼,便按了挂断,可是没几分钟又响了起来,运营部总监正在做汇报,见状便住了口,方便总裁接电话。

君子谦淡眼睛看着手机,嘴里却淡淡的说了句:“让你停了吗?”

运营部总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心里咯噔一下,额头上的汗立马就下来了,赶紧又稳定心神接着说。

君子谦干脆将手机调了静音,扣在了桌子上。

这时主管设计部的君子辰开口道:“君总,我们最新一季的服装样稿已经完成交给您了,您看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问题,是不是可以投入生产了?”

君子谦看了他一眼道:“这个项目先暂停。”

“为什么?”君子辰显然不能理解,这种事情越早越好,否则让别的公司抢了先,对于他们是非常不利的。

“不为什么。”君子谦面无表情的说道。

“可是……”

“不用说了,这个事情改天再议,先散会。”君子辰还想说什么,却被君子谦打断,直接宣布了散会。

君子辰一口气堵在胸口,又不好当众发作,只得将面前的文件一收,率先走出了会议室,顺带又将门重重的带上,发出‘嘭’地一声,会议室里除了君子谦之外的所有人都不由的浑身一震,却也不敢再发一言。

等所有人都出去之后,助理尹寒走过来对君子谦说道:“君总,刚刚林小姐打电话到前台,说中午想约您一起吃饭,却总也打不通您的电话,您看?”

君子谦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眼神冷冷的透着危险,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收敛,同样姓林,怎么就相差那么大呢?

“告诉她十二点钟老地方。”君子谦说完便迈开大长腿离开了会议室。

君悦大酒店西餐厅,林仪拿起面前的餐巾优雅的擦了擦嘴角,冲着对面的男人略带嗔怪地叫道:“子谦,人家给你打电话,你怎么总是不接呀?”声音柔的似是能滴出水来,跟刚刚质问王管家时截然不同。

君子谦头也不抬的切着盘里的牛排,只是淡淡的回了一个字:“忙。”

林仪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却还是努力维持着继续说道:“你不接我电话,我还以为昨晚你喝多了身体还难受,实在不放心,便去了你的别墅。”

君子谦切牛排的动作一滞,不过只是一瞬间,接着便像没听到似的叉了一块,放在嘴晨,慢慢的嚼着。

林仪见他没反应,便接着说道:“但是,王管家没让我进,还说是你说的,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不会生气吧?”

君子谦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慢慢的将口中的牛排咀嚼,咽下,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红酒,才说道:“下不为例。”

林仪心中不快,却也不敢表现出来,突然想起父亲早晨跟她说过的话,便又试探着问:“昨晚你没事吧?你也没喝多少,怎么就醉了呢?”

君子谦闻言轻笑了一声,接着道:“也许是太累了,不过睡了一觉就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嗯嗯,没事就好,我担心了一晚上。”林仪拍拍胸口,做出大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心中不禁腹诽父亲太过紧张,任他君子谦再聪明,也不会想到她会给他下那种药啊,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这卖假药的也实是太猖獗了,让她不仅白忙一场,还提心吊胆一晚上。

相关文章:

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_被灌满了求你们了停下

惊天废少免费阅读/惊天废少小说在线完本

花瓣一张一合红肿抽搐*小雪又嫩又紧的

我的璀璨年华全文最新陈秀巧许天宇小说免费阅读

和猪做最舒服_公车乱奷34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