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美女的全才战王小说免费阅读列表

2021-08-30 07:11 · 新商盟

七点,暗夜酒吧,陈诺站在门口自言自语着:“师兄还挺会挑地方的吗,这里鱼龙混杂,确实不错。”

陈诺从警局出来之后,就给他留在国内的师兄打电话,不负责任的师兄接到陈诺电话之后匆忙说了一个地址就挂断了,陈诺从电话中传出来的女生大概明白了师兄在干嘛,没有继续骚扰他,直接来到了师兄给的地址。

陈诺进去的时候,酒吧才刚开门,冷冷清清的没几个人,随便点了杯酒便在吧台处坐下来了。

两个小时候,酒吧已经变得渐渐热闹起来,可是陈诺要等的人依旧没来,他只好再次打师兄的电话,电话拨通之后,陈诺愤愤道:“师兄,你到底什么时候来,我已经在这等很久了。”

“你在那坐会,我马上过来。”

陈诺挂断电话之后,百无聊赖下,便观察起四周来。

看得出来,这个酒吧生意不错,在DJ的音乐渲染下,一些人已经开始醉生梦死的夜生活。

酒色惹人狂,财帛动人心。

酒吧无疑是最容易引发冲突的地方之一,几杯酒下肚,即便是平时软弱可欺的人也会在酒精的催使下做出一些情况举动。

“在酒吧喝冰水,你这人很奇怪啊。”

陈诺只觉得一阵香风扑面,一个浓妆艳抹看不出年纪的女人便坐在了他的身边。陈诺有着不俗的五官,再加上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气质和酒吧热闹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便使他有点扎眼。

“你也很奇怪,这世上的女人大部分都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但是你却恰恰相反。”陈诺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道。

“你是说我长得丑咯?”女人有点不快的皱眉,她还是头一遭听到别人说自己长得不好看的。

陈诺笑着摇头:“不,我是说你不化妆比化妆好看。”

“咯咯。”女人到底是喜欢男人夸的,陈诺的话锋一转她便笑的很开心,她胆大的盯着陈诺说道:“你又没有见过我不化妆的样子。”

“我见过,你不知道而已。”陈诺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女人惊讶的看着陈诺,摇头说道:“你肯定在说谎,如果我们见过的话,像你这么奇怪的人我为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陈诺装作很无奈的样子说道:“我是在梦里见过,你当然没印象了。”

“咯咯咯。”女人笑起来声音很清脆,让陈诺判断出来她应该很年轻,或许还是个女孩,她眼睛眯成一道月牙的时候,眉角有点很难察觉的皱纹,想必她平时很爱笑才会造成的。“你这人太有趣了,我可以让你请我喝杯酒。”

陈诺没有答应,而是朝不远处看了一眼,说道:“如果你是因为他们,我会拒绝的。”

“啊!你知道?”女孩惊讶的看了陈诺一眼,陈诺刚才看的那里有着一群人,三男四女,都是她的朋友,她是因为打赌输了过来搭讪的,没想到陈诺竟然听到了她们的谈话。

这时候酒吧门口突然杀气腾腾的进来了十几个人,陈诺见到女孩朋友的圈子中有人脸色突然一变,便知道那些人可能和她们那一群人有关系。

“瑶瑶,走了。”女孩陆瑶听到朋友叫自己的名字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她看到门口那群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走了。

“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刚才你们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不嚣张了?”刚才进酒吧那群人迅速把陆瑶的那些朋友全部包围了,一个长头发的年轻人指着他们说道。

“刀哥,就是他们打的我。”长头发见那些人被包围住之后,低头哈腰的对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人说道。

刀哥面色冷峻的走到陆瑶朋友那群人身前说道:“别急着走,你们打了我小弟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你们觉得能走的掉吗?”

刀哥在这山城江北区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的地下人物了,他的老大六爷更是在整个山城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女孩朋友那群人怎么也想不到今天竟然惹到这尊煞神,一个个脸色变得惨白。

原来那个长头发之前在酒吧和陆瑶的朋友们起了冲突,被他们狠狠的修理了一顿。他们这些人虽然也算的上是山城的富二代们,在普通人面前还可以神气一下,但是和刀哥这种在刀口上舔血的人物站在一起,立刻就显得有点相形见绌了。

“刀哥,今天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这兄弟是您的人,我们给您道歉。”陆瑶的那些朋友中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男的,知道今天这事不能善了,当机立断的给刀哥赔礼道歉:“人是我们几个打的,您要怎么着我们都没话说,只是跟这几个女孩子没什么关系,要不您让她们先走?”

长头发的年轻人之前就是因为看上这群人中的几个有姿色的姑娘,动手动脚的才被他们揍了一顿,如今当然不愿意放几个女孩子离开,拒绝道:“不行,今天这里谁都不许走……还有她。”长头发的年轻人指着陈诺身边的女孩说道,显然也没有打算漏掉她。

“想走也可以,让这几个女孩子一人给我敬杯酒,我就让她们走。”刀哥冷笑着说道,既然都已经带着人来了,如果就让人这么轻易走掉,那他也太没面子了。

刀哥发话之后,身后几个小弟朝着陈诺和陆瑶这边走来,这些小弟以为陈诺和陆瑶他们是一伙的。

“耳朵聋了吗,刀哥让你们过去没听到?”那几个小弟见陈诺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没有起身的意思,便恶声恶气的吼道,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样子。

“我不认识什么刀哥,如果他想请我喝酒的话,你让他亲自过来请吧,如果心情好的话,或许我可以陪他喝一杯。”陈诺喝了口水,淡淡的说道,根本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陆瑶讶异的看了陈诺一眼,她虽然也不认识刀哥,但是见朋友中最为成熟稳重的李帆都对刀哥这么恭敬,也能猜出来刀哥身份不简单,陈诺敢这么说话,要么是犯二,要么是有恃无恐。

“你以为你是谁,敢这么跟我们刀哥说话?”

陈诺的话彻底激怒了这几个小弟,说着就冲上来要把陈诺从吧台的高脚椅上扯下来,女孩一见这情况立刻吓得躲到了一边去,只不过这时候这些小弟也没心思去管女孩了。

陈诺面对三四个冲上来的小弟,若无其事的笑了笑,然后突然出手。

旁人只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连陈诺的动作都没有看清,那三四个小弟就已经倒在地上了。

从高脚椅上下来之后,陈诺对身边的陆瑶一笑,“这是请你喝的酒。”

陆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过陈诺递过来的酒杯的,她甚至已经忘记了面前的麻烦,陈诺从吧台走下的时候,酒吧的灯光刚好打在他的身上,他整个人突然变得耀眼起来。

刀哥脸色铁青的看着陈诺,冷冷的问道:“兄弟哪条道上的,我是六爷的人,别大水冲了龙王庙”陈诺刚才的出手让刀哥对这个年轻人有点忌惮,但是梁子已经结下来了,他也不能退缩,更何况,在刀哥心里,陈诺虽然出手不凡,但是一个人再能打又有什么用,他的背后坐镇的是整个山城也没多少人敢动的六爷,难道这年轻人比六爷还狂不成?

“我是哪条道上的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和你不是一条道上的就行了,顺便说一句,我也不认识什么六爷。”陈诺对于什么六爷一点都没有兴趣,他也不会觉得这种能够摆在名面上的人有什么可以让他忌惮的。

“小子,我倒要看看你一个人能打多少个。”刀哥被陈诺的一番话说的脸上青筋毕露,他只觉得陈诺太狂妄了,他已经把六爷的名号搬出来了,但是陈诺却一点面子都不给,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无法善了了,否则就是给六爷丢脸,让六爷知道,他就混不下去了。

刀哥挥手,身后十几个小弟一拥而上,出拳的出拳,出脚的出脚。

“小心!”

陆瑶看见刀哥的小弟们拥上前来,而陈诺却还不怕死的想去拿口袋中正响起的电话,便立刻惊呼提醒。

陈诺摇了摇头,只好把手中的电话又揣进了裤兜里面,然后脚下一蹬,人疾射出去,出拳如风,便是一晃眼的功夫,那十几个人全部被陈诺打趴在地上。

“看你快,还是我手中的枪快。”刀哥见自己的小弟在陈诺手上全部倒下,他一咬牙从腰间拔出一把小口径的手枪,直指着陈诺的脑门。

陈诺瞳孔一缩,脸色渐渐变冷。他倒是不怕刀哥手中的枪,但是他怕刀哥开枪会给他造成很大的麻烦,他才回国,不想给自己惹那么多的麻烦,更何况,他今天才进去了局子一次。

“刀疤,你敢开枪信不信我让六爷杀了你全家?”

一个低沉中带着怒火的声音在刀哥的身后响起,陈诺看着来人无奈的耸肩,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师兄徐嘉树,刚才他的电话就是徐嘉树打过来的。

刀哥听到身后的声音,回头一看来人,脸上的冷汗顿时直流,他虽然不知道徐嘉树的身份,但是他却在六爷的家中看到过徐嘉树,但是六爷都要对徐嘉树毕恭毕敬的,他当然明白徐嘉树的身份绝对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人物。

陈诺在刀哥回头的一瞬间,身体突然上前,眨眼就到了刀哥身边,一记手刀砍在刀哥持枪的手臂上,刀哥吃痛立刻手中一松,手枪已经落到了陈诺的手中。

“徐爷,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小兄弟和您认识,我有眼无珠。”刀哥身上的霸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面对徐嘉树,他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在六爷的家中,他见到过徐嘉树出手,即使他手中仍然有枪,也未必有信心和徐嘉树对峙,更何况此时他的手枪已经落入了陈诺手中。

徐嘉树冷哼一声,“看在六爷的份上,我今天就饶过你。”徐嘉树见陈诺并没有受伤,也懒得和刀哥计较,毕竟刀哥也是六爷手下的人,徐嘉树现在还不想和六爷撕破脸。“还不快滚。”

“是……”刀哥听到徐嘉树让自己滚蛋,立刻如临大赦一般带着地上那些七零八落的手下从酒吧离开。

“等等……这玩意你还是自己留着吧。”陈诺把手中的枪当作玩具一样丢给了刀哥,转身冲陆瑶微微一笑,说道:“我还有事,有机会再见。”

陆瑶看着陈诺跟着徐嘉树离开之后,她才懊恼自己竟然忘记要陈诺留下个联系方式了,刚才陈诺动手的风姿,和徐嘉树一现身就让刀哥都忌惮不已的身份,让陈诺在陆瑶的心中从一个有趣的怪人,变成了神秘的怪人。

“几年不见,你小子竟然还学会泡妞了。”徐嘉树显然在暗夜酒吧是熟人了,服务员很快领着他们在一个僻静的包厢坐定,徐嘉树饶有兴致的看着身后的陈诺调侃着。

“跟你学的吗。”陈诺满不在乎的把身体斜靠在沙发上,毫不示弱的和徐嘉树说道。

徐嘉树有着非常英俊的五官,一双眼睛更是迷人,很容易让陈诺想到那个一双眼睛全是戏的香港演员,他笑起来的时候有点浪子玩世不恭的意味,所以徐嘉树很有女人缘,而且,他也一直把这个当作自己炫耀的资本。“你回国有什么打算,老头子怎么和你说的。”

“别提老头子,说起来我就来气,乘龙诀我修炼了十来年了,现在才告诉我这门功法是有后遗症的,这不是坑人吗。”陈诺对于老头子的怨念很深。

徐嘉树嘴角抽搐了一下,差点没笑出声来,这才是老头子的风格,想当年自己也是被老头子坑的很惨,但总的来说,老头子对于几个徒弟还是非常不错的。

徐嘉树刚想安慰一下陈诺,就看到陈诺脸色突然变得发白,额头上冷汗直冒,脸上的痛苦之色显而易见。

“又发作了?”徐嘉树飞快的坐到陈诺的身边,担心的问道,但是因为乘龙诀的功法特殊,他也实在是帮不上忙,只能在一边询问着。

“没事,习惯了,兴许是刚才动了怒气吧,乘龙诀最近的发作越来越频繁了。”陈诺摆手,表示自己没什么大事,过了好一会,他的脸色才慢慢恢复。

陈诺之所以离开黑色世界回国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乘龙诀的发作越来越频繁,这让陈诺在黑色世界中变得危险起来。如果是在黑色世界和人交手的时候,乘龙诀突然发作,实力突然下降一半,这是非常致命的。

“以前乘龙诀半年也未必会发作一次,可是最近这几个月,只要我的情绪稍微激动,就会突然发作。”陈诺拿起桌子上冰冷的酒水喝了一杯之后,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了一点。

“小诺,你知道老头子为什么让你回国之后联系我吗?”徐嘉树见陈诺脸色稍微好了一点之后,才严肃的看着陈诺问道。

陈诺扯了扯嘴角,笑道:“我也很纳闷,老头子以前不是不喜欢我们师兄弟互相联系吗,怎么会让我回国找你呢。”

“其实你的事情,老头子半年前就跟我说过了,我留在国内就是因为老头子的吩咐,是他让我查关于消除你乘龙诀的隐患一事。”徐嘉树对陈诺一笑,说道:“不过好在半年的时间,我也查到了一点点蛛丝马迹,老头子让你回国就是因为我这边有了点眉目。”

“为什么老头子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些?”

陈诺惊讶的说道,他才知道原来徐嘉树留在国内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事情,不过仔细想一想,这确实也是老头子的行事风格,他虽然经常在几个徒弟面前表现的很严厉,但是对几个徒弟私底下还是很照顾的。

“你也知道老头子就是这样的性子,他做什么又何曾和我们说过。”徐嘉树和陈诺一样,虽然口气上对老头子没有多尊敬,但是内心还是对老头子很感激的。

“我在国内这大半年的时间,也找到了一点点关于乘龙诀的事情了,乘龙诀是一门非常古怪的功法,即便是以前古武当兴的时候,咱们天龙门也没有多少人修炼,更何况是现在这个古武凋零的现代。”徐嘉树不想谈太多老头子的事情,就直接和陈诺说乘龙诀的问题。

“这是为什么?乘龙诀的威力比一般功法强很多,为什么修炼的人反而会更少?”陈诺疑惑,他才修炼到乘龙诀第三层,就已经是暗劲的高手了,比一般的功法威力要强出一大半,但是为什么反而修炼的人更少,想来想去,陈诺只能想到一个理由。“难道是因为乘龙诀的隐患吗?”

“不仅仅是因为乘龙诀对身体造成的隐患,更重要的是因为乘龙诀的修炼,不止要依靠口诀,还有几样东西是乘龙诀修炼的关键,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天龙门每一代都只有一个人修炼乘龙诀的原因。”徐嘉树摇头否定了陈诺的猜测,说到了乘龙诀一代单传的真正原因。

“什么东西?”陈诺还是第一次听到修炼乘龙诀还需要其他东西辅助,他现在才明白自己对于这门修炼了十几年的功法了解的太少了。

“潜龙玉,降龙戒,飞龙剑。这三样东西是修炼乘龙诀的关键,如果没有这三样东西,你是无法修炼到乘龙诀的高级境界的。”徐嘉树说的这三样东西,陈诺一样都没有听过。

“我现在不奢求能够修炼到乘龙诀的高级境界,只希望能够把我身体的隐患消除就好了。”陈诺无奈的苦笑,他现在只求乘龙诀不要总是因为一些情绪上的波动就跑出来折磨自己就算好,搞的自己和修炼玉女心经一样,一定要心如止水,自己是个大男人,这算个什么事情吗。

徐嘉树听到陈诺的话之后,轻松了一些说道:“如果你只是希望能够压制住乘龙诀的隐患,那事情就好办了。”

陈诺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找到这三样东西了?”

徐嘉树摇头道:“没有,我只知道潜龙玉在谁的手上,如果你能够拿到潜龙玉的话,暂时压制住你身体的隐患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前提是你的乘龙诀境界很低。”

“在谁那里?”陈诺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苏家。”徐嘉树似笑非笑的看着陈诺说道。

“苏家?”陈诺虽然是山城出生,但是他以前的出身过是山城中最普通的家庭,根本就可没有听过山城还有什么苏家,关于苏家的信息,陈诺只能求助徐嘉树。

苏家是山城有数的大家族,是山城房地产行业和零售业的巨头,在整个山城中能够与其互相别苗头的家族屈指可数,陈诺想要从苏家手中拿到潜龙玉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过也算你运气好,苏家最近麻烦缠身,你想要从他们手中拿到潜龙玉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徐嘉树虽然把苏家说的很强大,但是也表示陈诺还是有机会的。

“听你的描述,苏家貌似不过是一个比较有钱的富豪家族而已。”陈诺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着,显然在打其他的小心思。

徐嘉树知道陈诺在想什么,当场给他浇了一盆冷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劝你最好打消了你的念头,苏家可不仅仅是一个富商家族而已,你觉得一个普通的富豪家族能够在山城屹立几十年不倒?据我所知,苏家就至少有五名实力不在我之下的高手,或许有人实力比我高也不一定。”

陈诺听到徐嘉树的话之后,内心遭受到严重的打击,论实力他比徐嘉树还不如,如果苏家真的有比徐嘉树的实力还要强的话,那他想从苏家偷出潜龙玉,那估计就很难办了。

“那怎么办?比钱,我肯定是比不过苏家的,比实力,我比你都不如,那要怎么才能拿到潜龙玉?”陈诺丧气的说道。

徐嘉树笑了笑,说道:“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潜龙玉对于你很重要,但是对于苏家可就未必了。我刚才不是说了,苏家这次也有点麻烦缠身吗,如果你能混进苏家去,帮苏家把这次危机度过,说不定苏启宏就乖乖把潜龙玉送给你了。”

相关文章:

【楚薇薇+秦少岚】好孕成婚:影帝总裁放肆宠(原文版)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女友尿到手上:抻手扯住他的蛋猛捏

器大好热啊,别好烫h|gl指尖滑入缝隙

半夜听到公婆做:男主给女主下药每月十五古言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