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微微甜小说 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8-30 07:42 · 新商盟

“咔咔、咔咔……”

林飒的耳朵紧紧地贴在保险柜上,右手不停的来回转着密码锁,渐渐地,她挺俏的鼻尖上浸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牙齿也无意识的紧紧咬住了饱满红润的樱唇。

突然,她的眼睛唰地睁开,巴掌大的小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她将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拿下来甩了两下,又重新覆了上去,轻轻的向左一扭,‘咔’保险柜的门应声而开。

‘嘘~’她嘬起嘴无声的吹了声口哨,成了,豹哥答应她只要办妥了这件事,就同意她离开,去过正常人的生活。

那就意味着,从今以后,她就是一个自由人了,再也不用昧着良心去做那些偷偷摸摸的事了,想象着以后的轻松生活,她的脸上都笑成一朵花儿了。

不过开心归开心,她心里非常明白此地不宜久留,便以最快的速度将保险柜里的一个文件袋塞进了自己随身的背包里,又轻轻的将保险柜门关好,将密码锁拨回原来的样子。

做完这一切,她将背包潇洒的往肩上一甩,就要站起身来,可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这是一个超豪华的总统套房,此时她正处在最里面的主卧,而主卧的门正对着客房的正门,进来时,她是摸黑进来的,并未关卧室的门,而此时,显然是这个房间的主人回来了,房卡被放进卡槽,整个房间顿时灯火通明!

什么情况?林飒的心跳明显漏掉了一拍,难道是情报有误?不是说这个房间的主人今晚零点之前不会回来吗?现在才刚刚十点半而已,这倒底是在搞什么啊?

她紧紧地抓着背包的带子,蹲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她甚至看到了日后的幸福生活在向她挥手作别,取而代之的却是监狱的冰冷铁窗。

不要啊——

林飒死死的盯着门口那双修长的双腿,内心在大声的呐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先去洗个澡吧亲~

而那双修长双腿的主人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似的,果然直接奔去了洗手间,脚步踉跄,似是——喝多了!

林飒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她果断起身,猫着腰快速的向门口移动着,可就在她的一只脚刚刚迈出房门的那一刻,洗手间里突然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响,紧接着就是玻璃碎裂的‘哗啦’声。

林飒的第二只脚生生的顿在了那里,什么情况?那个人,不会有事吧?她有些担忧的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张望了一眼,竟然就忘记了此时自己的身份,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边走还边在心里对自己说,我就看看,看看他有没有事,没事的话,我立马就闪!

洗手间的门虚掩着,正当她透过门逢好奇的向里张望时,门突然打开,紧接着就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拉了进去。

“啊!”林飒惊呼出声,肩上的包包随着惯性被远远地抛了出去,然后脚下一滑,直接就跌进了盛满水的巨大浴缸里。

温热的水霎时淹没了头顶,下意识的憋气,却还是呛了好几口水,鼻子里火辣辣的疼,正当她不知所措时,一股大力一把又将她拽出了水面。

“咳、咳!”林飒拼命的大口喘气,可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就感到一股陌生而又浓烈的男性气息,伴着炙热瞬间将她包围。

“唔!”林飒吃了一惊,猛的睁大眼睛,就看到了一张放大的俊颜紧紧的贴着自己。

“嗯,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她口齿不清的低吼着,双手也开始用力的去推那压在自己身上的巨大身躯,当光滑细腻而又坚硬的触感从手心传来,尤其是那一股不同寻常的炙热时,林飒怔住了,竟然很不地道的在心中发出一声喟叹:手感真好哇!

“啊,你干什么?你这个混蛋!”林飒终是从那一波波浪潮中勉力拉回了自己所剩无己的理智,开始用力的挣扎推拒!

可是,她又怎会是一个大男人的对手,而且,还是一个有些不太正常的男人,她就算再迟钝,也不免察觉了这个男人的异样。

他的脸色潮红,并不仅仅是醉酒的样子,她的那些兄弟们,也经常喝酒,所以,喝醉酒是什么样子,她还是很清楚的,而且,他的体温也过高了!

难道?他是被人下了药?

那她岂不成了自己送上门的解药?

“别动,乖!”蛊惑人心的邪魅男声伴着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她这才发现,在刚刚的挣扎中,她早已被重新压到了水中,只是头被男人的一只大手捧着,才没有被淹没。

而君子谦早已在她愣神的时刻,一把又拽下了她的短裤!

“嗯!”林飒难耐的扭动着腰身,却发现自己的双腿早已被紧紧压住,动弹不得。

“别怕,乖!”君子谦动作语气都变的无限轻柔,而那些微的颤抖,也暴露了他此刻极力的隐忍,要不是发现了这个女孩子的青涩,他也不必忍的如此辛苦了。

乖,乖你妹啊!林飒无比悲催的想,难道,这就是老天对我做小偷的惩罚吗?我也不想的啊!

当剧烈的痛楚传来之时,林飒无比痛心疾首的大呼一声:“啊——好奇害死猫啊——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照在房间大床上的时候,林飒缓缓睁开了眼睛,房间里还隐隐的浮动着未完全退去的暧昧气息。

林飒猛地坐了起来,浑身的酸痛提醒着她昨夜的疯狂,她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罪魁祸首,不禁暗暗吸了一口气,这个男人,长的也太好看了吧?

细碎的发丝柔顺地覆在额间,长而翘的睫毛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在眼睑投下两排小小的阴影,坚挺的鼻梁,薄而微抿的双唇,此时睡着的他显得很无害,完全不复昨夜的霸道和疯狂,尤其是微蹙的眉头,又为他凭添了几分忧郁,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为他抚平。

林飒这样想了,竟也这样做了,当她发现自己的手指正不由自主的伸向他的眉间时,吓了一跳,赶紧收回,翻身下床,忍着身体的不适,一步一步挪到了浴室,将自己湿嗒嗒的衣服套在身上,将头发散下来遮住了脖子上的紫红色斑痕。

出来寻着地上的背包,悄无声息地离开,临出门前,她又回头看了一眼床上依然熟睡的男人,心想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吧,再说,第一次给了这么帅的男人,也算是赚到了,林飒的心态一向是这么好,既然已经发生了,再呼天抢地,消沉郁闷的有什么用呢?不如坦然接受。

“林飒,这一晚上你他妈死哪儿去了?事儿成没有?”

林飒拿手机的手不由的抖了一下,豹哥昨晚说过事成后立即去找他,谁知道出了那个意外,当她看到手机上有十几个未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死定了,赶紧给豹哥打了回去,豹哥果然很暴躁,直接开骂。

“豹哥,昨晚出了点意外,不过事儿成了,您在哪?我马上把东西给您送过去。”林飒特别狗腿的说着,她不怕别的,就怕豹哥好不容易答应她的事黄了。

“帝豪国际888,赶紧给我滚过来!”豹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林飒不敢再耽搁,赶紧跑到路边打车。

而在那一间超豪华的总统套房的大床上,依然睡着的君子谦眉头皱的更紧,嘴里还在不停的呓语着:“不要哭,我保护你,别哭……”

整个人给人感觉脆弱而不安,似乎陷入了某种梦魇。

“嗡—嗡——”

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君子谦猛地睁开眼睛,伸手拿过来摁了接听键,没有任何情绪的嗯了一声。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非常公式化的声音:“君总,集团会议还有十分钟开始,您在哪儿?需要去接您吗?”

“会议延迟半小时,我自己过去。”声音低沉而有磁性,丝毫没有刚刚睡醒的喑哑和慵懒。

“好的君总。”尹寒挂了电话,松了一口气。

昨天君总和林小姐吃饭吃到一半,突然打电话要自己送林小姐回家,而君总看上去不是很舒服,但是君总让他送完人直接回家,所以他一直担心君总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刚才听君总说话挺正常的,他总算放心了。

君子谦将手机扔到一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底一片清明,他翻身而起,丝毫不在意凌乱的大床还有那个消失的女人。

他直接去浴室简单冲了个澡,出来穿戴整齐,俯身打开了保险柜,当他看到保险柜里空空如也时,深邃的眼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唇角微勾,魅惑而危险。

他走回床边,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接通之后,只有一句话:“昨晚在我房里的女人,找到她,立刻!”

林飒火急火燎地来到包房门口,看到豹哥的贴身保镖小六正靠在墙上抽烟,便冲他一笑,问道:“六哥,豹哥他……”

小六看她一眼,转身推开包房门,冲里面说道:“豹哥,林飒来了。”

“让她进来!”豹哥的语气很硬,一听心情就不怎么样。

小六回头冲林飒使了个眼色,以口型告诉她:“小心点。”

林飒心里一暖,虽然小六长的人高马大,凶神恶煞的,打起架来眼睛眨也不眨,但他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对林飒一直不错。

林飒抱着背包走了进去,小心翼翼的叫了声豹哥。

豹哥是典型的大哥形象,光头,纹身,大金链子,一样不缺,近几年他有意洗白自己的身份,在某些场合,也学会了穿西装打领带,但是总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此时他回过头来看了林飒一眼,眉头一皱:“怎么弄成这个鬼样子?”

林飒一怔,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皱巴巴的衣服,犹豫着不知怎么解释,正在犹豫间,豹哥又似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东西呢?”

林飒松了一口气,赶紧打开背包,把那个文件袋子拿出来,递了过去。

豹哥接过去,看也没看,直接递给了他对面坐着的男人,口里说着:“刘总,你看看东西对不对?”

林飒认识那个男人,据说是什么公司的总裁,四十多岁就大腹便便,脑满肠肥的,最近经常来找豹哥,原来,昨晚她所偷的东西是他要的。

刘总接过去,打开看了两眼,点点头说:“没错,就是这个东西。”

豹哥闻言哈哈一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虽然耽误了一点时间,不过刘总满意就好。”

刘总摇晃着杯子里的红酒,眼睛盯着林飒意味不明的笑道:“当然满意,东西和人都很满意。”

林飒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湿嗒嗒的衣服穿在身上不仅不舒服,更要命的是紧紧的贴在身上,将她身体的曲线完完全全的暴露无遗,让她一刻也不想再呆下去。

“豹哥,既然东西对了,那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您之前答应我的事还作数吗?”林飒终是鼓起勇气开口问道。

“作数,当然作数,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的人了。”豹哥看了她一眼,其实心里还是有点不舍的,这个小丫头跟了他十年,任务完成的一向很好,突然这样给了别人……

林飒没有注意到他的话里有话,只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用偷东西了,当即开心一笑,道:“那我就先走了豹哥,有机会我会回来看您的。”说完便转身向外走去。

“等等!”豹哥开口叫住了她。

林飒心中没来由的一跳,转过身有些疑惑的看向豹哥:“豹哥,还有事?”

豹哥看了一眼刘总,缓缓道:“我只是说你不再是我的人了,但是没说你可以走了。”

林飒心下一沉:“豹哥的意思,我不懂。”

“从现在开始,你是刘总的人了,所以,你能不能走,要走去哪里,都要刘总说了算了。”豹哥面无表情的说完,和正在嘿嘿笑着刘总碰了一下杯。

“什么?”林飒只觉得大脑‘轰’地一下,一片空白,怎么会这样?

这时,刘总放下酒杯,站起身来到了林飒身边,伸手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色眯眯的笑道:“小姑娘,以后跟着我,包你吃香喝辣,爱干什么干什么,这不就是你要的自由吗?”

林飒哆嗦了一下,赶紧后退一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忍住了一巴掌扇回去的冲动,林飒盯着豹哥一字一顿的说道:“豹哥,当初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哎……”豹哥一边摇头,一边叹了一口气,“小飒啊,你离开我这,打算去哪啊?你除了会偷东西,还会什么?跟了刘总不是挺好吗?最起码衣食无忧……”

“豹哥!”林飒被彻底惹火了,不等豹哥说完便打断了他。

她跟了豹哥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想到他会这样对她。

“我从小吃苦吃惯了,享不了这么大福,我谢谢你了!”林飒说完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刘总见她要走,上前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林飒再也忍不了,回身就是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肥脸上。

刘总被打的一愣,下意识的松了手,林飒一刻不停,快速跑向门口。

她快,刘总也不慢,反应过来的他瞬间爆怒,上前两步直接扯住了林飒的头发,嘴里骂着:“臭婊子,你他妈敢打我?”

“君总,刚刚查到那个女人十分钟前进了帝豪国际888号包间。”尹寒将刚刚查到的信息汇报给了君子谦。

“知道了!”君子谦放下手机,立刻将车掉头,驶向了帝豪国际。

而此时的林飒,正在被刘总揪着头发,摁在沙发上,虽说林飒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娇弱,但是,任她拼尽力气也抵不过一个男人的力道,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一个胖子。

刘征气急,还从来没有人敢打他的脸,他一手纠着林飒的头发,一手从茶几上抄起一瓶红酒,冲着她便劈头盖脸的倒了下去,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臭婊子,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

林飒的口鼻和眼睛里全部都是红酒,呛的她不停的咳嗽,根本说不出话,但是在她心里早已问候了刘征的祖宗十八代。

豹哥见刘征有些过火,便起身过去打圆场,他将酒瓶子拿下来,拍着他的肩膀说:“刘总消消气,没必要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等会儿你带回去,好好调教便是。”

但是,显然刘征的气不是那么容易消的,他手一挥打掉了豹哥的手,紧接着就去扯林飒的T恤,边扯边说:“还等回去干什么,老子现在就办了她,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服!”

林飒咳了半晌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双手拼命护着胸前的衣服,脚也胡乱蹬着,正好一脚不偏不倚踹在了刘征的两腿之间。

“啊——”刘征惨叫一声,弯下腰去,他的一只手一把掐住了林飒的脖子,“臭婊子,老子他妈弄死你!”

“刘总,是不是有点过了?给我点面子。”豹哥的声音也冷了下去,笑话,好歹是跟了我十年的人,虽说是送给你了,但是也容不得你当着我的面这样糟蹋。

但是,刘征才不管那么多,手上的力道依然不减,林飒只觉得头晕脑胀,马上就要失去知觉了。

正在此时,‘砰’地一声,包间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君子谦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状似一脸无奈的小六。

“豹哥,我拦不住……”小六有些心虚的说着,其实他早就想进来,只是豹哥不发话,他也不敢,幸好来了个救星。

豹哥见了来人,一边挥手示意小六出去,一边笑道:“哎哟,我当是谁,原来是君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请坐。”

君子谦从一进门目光就落在了沙发上纠缠的两人身上,此时他无视豹哥的存在,只是冲着刘征冷冷的道:“放开她!”

刘征一愣,心中纳闷儿,君子谦怎么会突然出现,难道事情败露了?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似笑非笑的道:“原来是贤侄,怎么?你对这个妞也感兴趣?”

君子谦轻蔑一笑,“贤侄?我倒不记得有你这么个叔叔。”

“你——”刘征一窒,想当年他可是君恒集团董事长君明远的秘书,说是看着君子谦长大的一点也不夸张,君子谦叫他一声叔叔也无可厚非,不过由于他泄露了公司机密,被君明远辞退,才自己创办了公司,没想到君子谦这小子这么不给他面子。

君子谦却不想跟他再废话,直接上前,一把将刘征拉开,看着林飒狼狈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是不爽。

“君总这是干什么?难道要跟我一个老人家抢女人不成?”刘征适时的改了称呼,语气也冷了下来。

“刘总别搞错了,我可不像你有如此雅性,我是来抓小偷的。”君子谦说着,一把将林飒从沙发上拽了起来,看着刘征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她偷了我的东西。”

刘征心下发虚,面上却不得不强装镇定,装作很是不解的样子问道:“君总丢了什么东西?这丫头片子能有那么大的本事从君总手里偷东西?”

“这个就不劳刘总费心了,人我带走了,坏了刘总的好事,很是抱歉。”君子谦一边拉着林飒往外走,一边状似随意的说道。

刘总心下打着鼓,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打着哈哈道:“君总言重了,请便请便。”

相关文章:

跟女朋友的闺蜜偷吃.外国人一天几次

男主暗恋女主多年重逢|男朋友几个朋友一起上我

yin乱大合集_用性器具的调教女小说_无敌医圣

我一定让你下不了床_男朋友叫我叫大声一点

《神农医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