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绾红颜小说(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8-30 08:43 · 新商盟

难道这是宿命吗?躲都躲不过去?今日还是要见到他?那一世,她也是在今天,被父亲介绍给凌风,只一眼,她便对他一见钟情,余生,拼尽全力也无法忘记,于是走向万劫不复的境地。

活过来的这一生,她再也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的交集。

眼看他越走越近,蓝灵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黑衣人,凌风追杀的人,会是谁?

蓝灵捡起一块石头,对着左方狠劲扔过去。凌风立住,迅速带人向左奔过去。

蓝灵上前,扶起地上的黑衣人,他顺从地跟着她,匆匆往右方急速跑去。

这里的路,她非常熟,右侧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山洞,她把黑衣人放在大石板上,麻利的用匕首挑开黑衣人的衣服,他肩膀中了箭伤,腹部中了刀伤,都没有伤到要害。

“多谢姑娘相救。”那人低声道谢。

蓝灵手中的匕首猝然掉到地上。这个声音,竟然如此熟悉。

蓝灵微微发抖,她伸手拿下那人的面具,方脸,长眼,剑眉,刀刻一样的鼻子。嘴角微扬,正静静地看着她。他是四皇子安王凌尘。

她猛地将面具给他扣上,拉着俏春转身往外走。

走到门口,想起上一世,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凌尘冒死前来相救。其实她不知凌尘为什么会为了她以身犯险,他们之间还没到那种情分。

只是他给她裹上大氅,让她保留一点尊严,留了一点温暖,她终是感激的。

蓝灵又回来,麻利地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药,撒在伤口上,从凌尘的里衣上撕下布条包扎好。

“我要给你拔箭了,没有麻药,你要忍住!”蓝灵低声说。

“好。”他简短地回答,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蓝灵拿出她的小医包,用碧刀将箭周围划了三道细小口子,一用力,凌尘闷哼一声,箭拔了出来。蓝灵在伤口上撒上药,包扎好。

“姑娘好医术。”凌尘由衷地赞叹。

蓝灵不做声,她只想赶紧离开他。

“好了,从这出去,沿着左边小路下去会有一条小溪,沿着小溪一直往左走,看到一棵很大的凤凰树,穿过那个树洞,就有通往山下的路。”

蓝灵说完拉着俏春往外走。

“姑娘且慢,姑娘今日救了我的命,请问姑娘尊姓大名,家住哪里,待到日后上门答谢。”

“不必,我不想认识你。”

“那么,小姐可否想知道我是谁?”

“不想。”

蓝灵头也不回地匆匆走出山洞。

她和俏春从小路进了青龙山的山坡,穿过一片茂密隐秘的树林,前面豁然开朗,再穿过那片梅花林,便是他师傅的院子了。

刚走出小树林,看到前面站了几个人。他的外公陈有水背手站在那里,旁边站着一位一身玄色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正是他的父亲蓝景天。

而在蓝景天身后,身穿蓝衣,长身玉立,白面长眼的凛凛男人,赫然是宁王凌风!

“灵儿!”外公看到了蓝灵。

“你刚醒过来,怎么又跑出来?”外公嗔怪。

蓝灵站在那里,死死盯着凌风,呆若木鸡,又见面了,躲也躲不开。

“灵儿,这是你的父亲,你整天跟外公要父亲,现在他来了,快拜见你的父亲!”陈有水拉着蓝灵的手拽了一下,他看到蓝灵盯着凌风不眨眼,以为这丫头犯了花痴。

蓝灵回过神,给蓝景天行礼:“灵儿拜见父亲。”声音冷淡疏离,完全没有见到父亲的雀跃。

上一世,父亲对她并不上心,甚至可以说是冷淡。他当初找她回去,是需要她背后的青衣堂,他后来,对她身上出了那么多事都不闻不问,他心中的女儿,只有蓝玉。

蓝景天上下打量着蓝灵,眼神复杂,“你和你母亲长得很像。”

他顿了顿,似是不愿意提起往事,“灵儿,这位是宁王,快来拜见宁王殿下。”

蓝灵心在颤动。刚刚被他剜了心,是的,就是刚刚发生的事,依稀仿佛,他冷酷的笑还在眼前。

“你还要做什么?”毫无意识地质问,目光悲凉,甚至凄厉怨恨。

凌风心中微动。

“灵儿!拜见宁王!”外公看到蓝灵失仪。

蓝灵突然明白过来,躬身施礼,“蓝灵拜见宁王,”口气更加冷淡。

她抬头看他一眼,他正盯着她,目光探究。

蓝灵稳了稳心神,怎可如此鲁莽。此时的他们,应该刚刚相识,谁会相信,他在六年后会剜了她的心,要了她的命。

蓝灵转过身,走到外公面前,“外公,灵儿不想离开你,再说,我还要将师傅交给我的任务完成。”师傅让她在三个月里救三十个人。

“灵儿,你已经是大姑娘了,不能一直待在山里。你毕竟是元帅的女儿,将来,也要嫁给名门望族,一直生活在山里,终究不妥。”外公抚着她的头顶,宠溺地说。

“灵儿不想嫁人,再说,灵儿习惯生活在山野,名门望族的生活灵儿会不快乐。外公,求你。”她仰脸看着外公,小脸绷地很紧。

“灵儿,你不是一直跟外公要父亲吗啊?这是怎么了?再说你是元帅的女儿,你的父亲,需要你回去帮忙。而且,你的母亲如果活着,也是希望你能回到蓝家。”外公沉下脸。

蓝灵知道,自己以前对父亲充满了好奇和向往,每当被外公责罚,就会嚷着找父亲。

而且今日宁王和父亲亲自来接她,外公无法拒绝。她在今日已经见到了凌风和凌尘,有些事情,无法改变。

既然逃避不了,那就面对吧,这一世,她本想避开他们,过自己的生活,现在看来,想置身事外,好像不可能。

“灵儿,今日就随你父亲下山吧,行李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好。”蓝灵再没有反抗。

外公看着她,总觉的她今天哪里不一样,她见到了一直想要的父亲,却并不高兴,她以前的笑颜,足以撞碎阳光,如今,灵儿的目光却说不出的冷漠,染尽了沧桑。

她从树上摔下来也不止一次了,这一次,难道摔坏脑子了?

回到住处,蓝灵果真看到马车上已经装好了行李,蓝灵明白,父亲如此着急让自己回到蓝家,是因为上月,太子刚刚遇刺身亡,凌风和凌尘的战争进入了白热化。

蓝灵是青衣堂堂主最亲的外孙女。他这个时候接她回去,是有目的的。

立夏看到他们,面红耳赤,“小姐,我真的没出卖你,我和堂主说了我什么也不知道!”

“嗯。收拾吧,我们今日离开墨山去云城。”

临走时,蓝灵单独见了外公和两个舅舅。

她跪下,面上少有的严肃。

“外公,灵儿可以去元帅府,只是灵儿有几件事,请外公一定要答应。”

“灵儿,你这是怎么了?”陈有水上前扶蓝灵。

蓝灵不起,“外公答应了,灵儿才能起来。”

“你这孩子,说吧,什么事?”陈有水叹气。

“第一,不要告诉父亲青衣堂到底有多少人,如果他问,告诉他的人数越少越好,千万不要告诉他青衣堂的大本营在哪里;第二,任何情况下也不能答应借兵给父亲;第三,如果父亲谈起我的婚事,不要将灵儿嫁到皇家。”

陈有水扶起蓝灵:“灵儿,出什么事了?你父亲倒是提了一下你的婚事,也提了青衣堂帮助宁王的事,你放心,我说了,想让青衣堂出山帮宁王,必须让你做宁王的王妃…….”

“外公!这一条以后不要再提了,我不会嫁给宁王的。”

“为什么?现在的朝中局势,宁王是太子的首选,而且,你父亲,也是支持宁王的。”

“灵儿以后告诉你原因,总之外公,你一定要答应灵儿,否则,我们都会没命。”蓝灵眼底氤氲,眼里蓄满泪水。只有他们才是她的亲人。她深深明白,此次下山,她坎坷的命运即将开始。

“可是灵儿,很多事情,你的父亲是不能置身事外的,朝堂之上,他的权势,不可能不站队。你父亲找我帮忙,我也不能不帮,而且关于你,其实你的父亲比我更有权利替你做决定。让你跟他回元帅府,也是为了给你找个好人家。”陈有水盯着蓝灵的眼睛。

她的眼睛,深如海底,弥漫着烟火人间,不是以前那个两眼放亮的小姑娘。

“外公在做决定前,一定要问一下灵儿。如果不答应灵儿,灵儿死也不会去云城。”

“灵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有水不解,前日还闹着要下山找父亲的丫头,如今像是变了一个人。

“外公,我们对我父亲,对他的生活并不了解。我只是不想青衣堂有事。”蓝灵看出外公的担忧,淡淡说道。

“好,外公答应你,你说的这些事情,外公一定先和灵儿商量再定夺。”陈有水答应了蓝灵。

八月十一日晚,蓝灵进了云城的大门。

俏春和立夏掀开马车的轿帘往外看,“呀,小姐,云城不愧是帝都,好繁华。”

蓝灵苦笑。她宁肯永远也不要踏进这座城。

马车走进繁华的滨海大道,蓝灵的马车突然像是疯了一样狂奔起来。

两个丫头吓得尖叫起来,蓝灵手里紧紧把着轿子的窗棂,马并没有停下,她的父亲和舅舅拼命追赶,蓝灵甚至看到了宁王也在后面追赶。

马嘶叫着跑进一条窄路,一黑衣高大的蒙面人“嗖”的一下从旁边跳上马车,伸手打晕蓝灵抱了她转眼不见了。

等到蓝灵的大舅舅陈文制住疯马,拦下马车,马车里只有两个脸色惨白的小丫头。

蓝景天大怒,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在他的眼皮子下抢走了自己的女儿。而且宁王还同行!

他气急败坏,立刻下令全城搜索。

蓝灵睁开眼睛,暖香扑鼻,淡黄色的暖帐,她手脚被缚住,绑在床上。外面传来莺莺燕燕的靡靡之音。

“这是哪里?”蓝灵环顾。

房门突然打开,进来一个一身酒气的男人。

屋子里没掌灯,男人靠近她,呼出的气息带着一股灼热之气。

“爷今日花了大价钱来破处,不知道五千两银子值还是不值。”男人说着爬上了床。

蓝灵大惊,听这人的声音,分明是安王凌尘。在前世,凌尘就整日沉溺在欢场,名声并不好。

他一只胳膊撑在床上,俯身看她,一双细长凤目,略带促狭,呼吸却越发急促,他伸手扯开她的腰带,把她的罗裙向上推起,大掌抚在她的腿上。

蓝灵大惊,“大胆,我是元帅的女儿,赶紧将我放了,否则我父亲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那人“噗”地笑了。

“你怎么不说你是公主?我只是花钱买乐子,管他谁的女儿。”他并不松手,双手在蓝灵身上游离。

“这是哪里?你花了多少银子,我定会让我父亲双倍给你!”蓝灵急了。

“这里呀,春满楼,云城最大的妓院。你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他的唇落下来,强势吻在她的额上,脸颊上,脖子上……

蓝灵大怒:“堂堂皇子,竟然逛妓院!”

他楞了一下,捏起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声音慵懒又清冷:“你怎么知道我是皇子?”

蓝灵立刻闭嘴。

“难道你认识我?”

“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吧,还有力气逛妓院?”蓝灵忍不住讥讽他。

在前世,每次凌尘见到她都会调戏她,所以她一直非常烦他。

“哈哈哈,”他大笑,“不是有句话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要不要试试?”他的声音轻浮无礼,充满了情欲。

蓝灵突然明白,他应该认出了自己。她立刻闭嘴,脸转向一边。

他从她的身上下来,转身点了蜡烛。

“我在这买乐子,看到他们绑了一个人进来,说是来了一个没开苞的雏,大价钱拍卖,我感到新奇,过来看看,后来知道是你,便包了你。放心吧,你在这里是安全的。”

“包了我?你不是应该立刻把我送回元帅府吗?”蓝灵怒视他。他看起来很年轻,身材颀长魁梧,气宇轩昂。

“你就不想知道谁将你掳到了这里?”他看着她,阴沉沉一笑。

“是谁?难道你知道?”蓝灵记得上一世,她回元帅府的时候没有经历这些。

“掳你的那人可不简单,是有名的江湖人士,剑侠胡斐。所以,你到这里,并不是偶然,这个世上,能让胡斐出手的人并不多。”

看到蓝灵一脸迷惑地看着他,他的手轻轻捏了一把蓝灵的脸,“这个胡斐,曾经是你父亲,大元帅蓝景天的情敌,也是你的继母现在的元帅夫人沈氏的相好,看来有人并不希望你回到元帅府。”

原来是沈君做的。

蓝灵知道沈君一直不喜欢自己,因为蓝玉喜欢凌风,任何对蓝玉有威胁的人,她都会想办法除掉。这一次,宁王和蓝景天一起去墨山带回了她,沈君不想给她接近宁王的机会。

“你先解开我!”蓝灵的手脚还被绑着。

“那你要答应我,松绑后不能逃跑。你在这里先住上三天。”

“为什么要住上三天?”

“我想说,我也不希望你回到元帅府,你信吗?”

现在的蓝灵当然相信。前世她回元帅府的时候,只是单纯地认为,父亲觉得她渐渐长大,应该回到元帅府,可以给她找一个好人家。现在她明白,他们需要的是外公的青衣堂。

“我信。”蓝灵随口答。

“你信什么?你这小丫头知道什么?”凌尘笑了。

“我包下你,保你清白,是还了你在青龙山救我的恩情。我当时并不知道你就是蓝景天的女儿。让你住三天,是为了我自己。说实话,如果你没救过我,我倒很希望你永远住在这里。放心吧,三天后,元帅府的人自然会接你出去。”

凌尘说完,俯身在蓝灵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盖了我的印,你就是我的人了。”

“混蛋,流氓!”蓝灵又急又怒,她动不了,只能大骂。

“你敢骂皇子,死罪!你还是绑着吧!”凌尘一脸坏笑,仰脸躺在她的身边。

“你可知你父亲为什么着急接你回元帅府?”

“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青龙山?还受伤了?”蓝灵以问做答。

“我知道老三去墨山见青衣堂堂主了,我也想见一见青衣堂的势力,被老三发现,追到了青龙山。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凌尘俯身看着她。

“父亲接我回来,当然是想我了,而且我已成人,不能一直待在山里,我毕竟是他的女儿。”蓝灵半真半假地回答。

凌尘嘴角一挑,“你是个狡猾的丫头,你外公真的有十万兵力?”

蓝灵沉默。

“还有,我们虽然在青龙山上见了一面,可你怎么知道我是皇子?你以前见过我?”

凌尘看蓝灵不理她,看着她,又亲了她脸颊一下。

惹得蓝灵又是一顿臭骂。

蓝灵转过身去不再理他。

凌尘半天无声,蓝灵回身看他,他竟然睡着了!他对她,好像并不防备。

“心可真大。”蓝灵暗想。

凌尘一直睡到半夜才离开。

蓝灵被关在春满楼的房间里,有专人伺候,每日好吃好喝,就是不给她松绑。

而每到晚上,凌尘便会来到蓝灵的房间,并不碰她,只是惹怒她,听她叫骂,而他却睡得香甜。

春满楼的人都知道蓝灵是被贵人重金包了的。听说她破处的第一夜一直叫骂到半夜。

第三天,蓝灵一睁开眼便竖起耳朵听着,等着有人来救她。

有宿醉的男人摸进了蓝灵的房间,脸色赤红,醉眼迷离。

蓝灵被缚住手脚,只能呼救怒骂。

春满楼的妈妈进来阻拦,被男人一脚踹了出去。

男人关上门,满脸的暴戾,伸手撕扯蓝灵的衣服。

蓝灵大叫:“凌尘!”

“在这呢!”原来他一直在窗外看着,这个变态。

房门被踢开,凌尘一闪不见了。

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子带着四个人冲了进来。

男子一刀砍倒伏在蓝灵身上的男人。

“三小姐,我是元帅府的刘冲,别怕,现在没事了,元帅让我接你回家。放心,这家妓院已经封了!所有的知情人已经解决!”

蓝灵知道刘冲,上一世,他帮她做了不少事,他看她的眼神总是充满了怜悯。

刘冲解开蓝灵的绳子,扶她起来,他发现蓝灵好像并不害怕。

她只是紧抿着嘴,小脸绷着,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言不发地跟在他的身后。

在拐角处,她看到了凌尘,他笑眯眯地看着她离开。

“爷,她的清誉算是毁了,宁王还会娶她吗?”身后的侍卫田明问凌尘。

“不好说,宁王也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这一点,我们倒是很象。”

到了元帅府的大门,蓝灵下了马车,看着门上闪着金光的“元帅府”三个大字,看到俏春和立夏哭着跑向她,门口她的两个舅舅焦灼的脸,心中感慨,她又回来了。

这一世,她一定会护住他们,不再任人欺凌,枉送性命!

“小姐….”俏春和立夏两眼含泪,围过来。

她们簇拥着蓝灵进了大院。没等进大厅,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在妓院待了三天,哪里还有清白之身,听说都被人包养了,她的清誉已经没了,以后谁敢娶她!真是作孽呀!”

说话的是一名雍容华贵的贵夫人,她坐在桌子右侧,面如满月,满脸含笑,那是元帅的夫人,蓝玉的亲娘沈君。

她的下首,是二姨娘周媛。

沈氏身后,那位身着紫色罗裙,凤眼细眉,仪态万方的二八少女,正是云城第一名媛蓝玉。

蓝灵越过众人,目光独独盯住了蓝玉,她的阴冷的话犹在耳边。

她的手握了起来,身体微微发抖。这么美丽面容,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上一世,蓝玉给她用了药,派人将她脱光了,和醉酒的凌尘抱在一起,让凌风以为她偷情,让她再也解释不清,给了她灭顶之灾。

既然此生仍旧要和她纠缠在一起,蓝灵发誓此生绝不会重蹈覆辙!

站在蓝玉后面的是二姐蓝沁,她是蓝玉的狗腿,因为是姨娘所生,总是怕别人瞧不起,紧紧攀附着蓝玉,做事更加嚣张。

上一世,蓝沁嫁给了四皇子凌尘,做了她的侧妃,凌尘战败,她难产死了。

旁边奶娘领着手的,是最小的弟弟蓝珉。三姨娘所生。记忆中三姨娘性子软,常年生病,虽然有个儿子,却一直不受宠。

蓝沁是二姨娘所生,蓝珉是三姨娘所出。算起来,父亲的子女并不多。姨太太也少。

蓝灵听到了沈氏的话,假装没听见,她慢慢走到父亲面前躬身施礼。

面前的这些人,除了父亲,应该都等着看她笑话的,只是可惜,现在的蓝灵已经不是六年前那个刚到元帅府的山里小丫头了。

那时候她可真的很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尽力地讨好她们,跟他们学礼仪,却总也融不进她们,甚至到最后,还失去了自己。

蓝景天看着她,目光复杂,他微微示意蓝灵:“灵儿,见过你母亲。”

蓝灵走上前,笑容可掬地行了一个大礼:“蓝灵见过母亲。”

沈氏穿着暗红的福寿图案的罗裙,头上珠光宝气,一脸雍容。她走上前,扶起蓝灵:“孩子,苦了你了,回来就好。”说着竟然落下泪来。

蓝灵心中冷笑,我的苦还不是你给的!假惺惺!你给我的这些,我早晚还给你!

她看着沈氏温声说道:“母亲不用担心,蓝灵没吃什么苦,他们只是关了我,没有对我怎么样。”蓝灵轻轻抬手,给沈氏拭泪。

“你带的这两个丫头,年龄小,对这里也不熟悉,我给你派了两个行事稳当的丫头,碧桃,秋棠,以后你们两个就伺候三小姐。”沈氏指了两个丫头对蓝灵说。

“这碧桃是家生丫头,今年十六了,可以做你院子里的大丫头。”

“多谢母亲。”蓝灵欣喜地笑着,对着两个丫头点了点头。

这两个丫头,她当然记得,都是沈君的人。前世,俏春第一次挨家法就是她们捣的鬼。

父亲仍旧让她住进了锦园。那是一个靠近西侧的小园子,进了锦园的卧室门,立夏看到那床上铺的柔软的丝被,一屁股坐了上去,“真舒服呀!”

蓝灵看到碧桃在撇嘴,一脸讥笑。

蓝灵微微一笑,“麻烦你们两个,去和管家要一点雄黄来,她们两个刚到,不认路。”蓝灵对碧桃和秋棠说。

碧桃和秋棠答应着出去。

“立夏,俏春,你们两个把周围检查一下,特别是被子,掀起来看一下。这里很久没住人了。”蓝灵淡淡地说。

“检查什么?”立夏一边说着一边掀起被子。

“啊,蝎子!”立夏惊叫一声。

俏春忙上前查看,果真,被子底下有三只大蝎子。

“这个地方,竟然还有蝎子!”俏春很诧异。

“这不是偶然,是有人故意放的,所以你们在这里生活,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要随便出锦园的门,也不要轻信任何人的话,否则,命都不保!”

蓝灵的眼神冷厉起来。俏春和立夏从来没看到过蓝灵这样。

“这里不比墨山,有外人的时候,你们二人不可随意躺着或者坐着,更不能乱说话,特别是碧桃和秋棠在的时候,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俏春和立夏怯怯地回答。

“你现在对外面人说,你被蝎子蛰了。把这蝎子偷偷藏起来,我自有用处。”蓝灵吩咐立夏。

上一世,在她进了锦园的第一晚,便被蝎子蛰了三个大包,还被沈君带着参加宫里的宴席,出尽了洋相,后来才知道,那是蓝沁的功劳。

立夏夸张地喊叫,蓝灵派了碧桃去要了药,大家很快知道立夏被蝎子蛰了。

晚上,沈氏派人送来了新的罗裙和首饰,第二日是中秋节,皇后娘娘邀请他们去宫中小聚。

这是让人期待的事情,每年此时,宫里都会邀请朝中大臣的家眷到宫中参加家宴,这个时候,皇子和公主们都会参加,与其说是中秋聚会,不如说是一场相亲会,皇上和皇后会借这个机会看一下各位大臣家儿女的仪态,皇子和公主也会借机选自己心仪的人。

然而当天晚上,二小姐蓝沁被蝎子蛰了,她被蜇到了下巴上,三个大包,整张脸都肿了。

相关文章:

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被黑人教练日的惨|第一次成功口了直男

高h辣文 我被局长插的好爽 |(流年)

古言甜宠文有肉女主胸大&女友苏瑶16P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_校花系列h全文阅读目录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