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古风《我家毒妃太调皮》全文免费阅读

2021-08-30 15:53 · 新商盟

第009章 老夫的少女心

她认真思索了一顿饭功夫,紫衣敲门:“王爷吩咐,聂小姐若是吃好了,请您给王爷解毒。”

聂韶音挑了挑眉,道:“逸王府有的是大夫,我写个方子让他们抓服药,吃了就好。”

笔墨伺候,聂韶音写下了方子,吹了吹,递给紫衣:“拿去,服药后一刻钟即可缓解。”

紫衣眼神露出一丝惊讶,极淡。

却被聂韶音看到了,冲她露齿一笑,道:“小姐姐是逸王的心腹吧?你过去同他说,他的病这么多年一直被压制得很好,却终究没有断根,常年依赖偏方导致他性功能障碍,我有法子让他摆脱这些困扰,还能让所有御医都诊断不出来!”

没错,君陌归不是因为中怪毒不举的,之所以站不起来,是用偏方压制怪毒,引发的后遗症!

紫衣再次惊讶,却没多话:“奴婢会跟王爷说的。”

聂韶音不在意地笑了笑,道:“累死了,我得睡觉。天没塌下来别来吵我!”

说完,将紫衣推出门外,把门给关上!

这一晚,想必君陌归的毒已经没事了,还真没有人来吵她!

次日清晨。

聂韶音还没有睡醒就被紫衣叫起来,穿衣洗漱,早饭没得吃,七拐八拐来到后院。

“药房?”

闻到熟悉的药香味,聂韶音眼睛一亮!

婢女将人带进院子便鞠了个躬退下了,聂韶音一头雾水。

这是要让她进去?

不管是不是,既然带她来了这里,又是她喜欢的地方,自然要一窥究竟!

越往里走,药味越浓。

昨天她就发现了,君陌归身上也有浓重的药味,对于一个常年“缠绵病榻”的人来说,有药味再正常不过。

然而——这哪里是药房!

聂韶音站在门前刚要推门,门就从里面被打开。

青衣木着一张脸,道:“王爷让你进去。”

昨天就发现了,他对她的敌意相当大!

聂韶音瞟了他一眼,忽然心中升起了恶趣味,冲青衣挑了挑眉,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小哥哥,你长得挺帅的嘛!有没有小姑娘看上你呀?”

青衣:“……”

她眨了眨眼睛,又道:“只不过呀,看你一块大木头的样子,没摸过女人吧?”

“与你何干!”青衣脸色一沉,一把将她推进了门内,“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聂韶音趔趄一下才站稳,双手掐腰,抿唇轻哼:“不会是被我说中了,真的是个老处男吧?”

察觉有审视的目光盯着自己,她迅速转身,对上了一双冷眸。

“你就是用这招,把安思勋给套住的?”

这人挺拔如松地站着,右手拎着一把宝剑背在身后。

单薄的一身白衣,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运动过后,浑身散发着男性荷尔蒙,一股阳刚之气扑面而来,完全迥异于昨天见到的那般羸弱!

聂韶音下意识捂住心口,按住乱跳的心脏:真的是我的菜!哦天,老夫少女心都活了!

转而一想:这具身子才17岁,内心32都剩女了,哪来的少女心!

她回道:“我套他干嘛?这种花心大萝卜极品渣男,也不知道插了多少个坑洞,送给我解剖我都嫌脏!”

环顾一周,这才发现,这是几间屋子打通的一个大房间,四面都是药橱子,可是中间却宽敞无比,活生生一个——

练功房!

“哟,原来是内有乾坤呀?”她恍悟。

一个“病魔缠身”的人,要练功怎么办?

在药房里练功,这法子可真好!

没见君陌归出声,她转头看去,见他拧着眉头似是还在思索她刚才的话,不禁失笑:“我的话不难理解吧?我们西医——哦对了,你可能不懂什么叫解剖!我说简单一点。”

她清了清嗓子,解释起她刚才那句话来:“那位安二公子已经有染病的前兆了,这些病我倒是能治,却是要做手术的。这么脏的命根子,我可不感兴趣给他治!”

君陌归眉心狠狠一跳,皱得更紧了:“你一个姑娘家,说话这般口无遮拦好么?”

聂韶音翻了个白眼,道:“王爷也可以选择不听的!你把我叫过来,又不说出目的,还不让我自说自话呀?”

其实,她心里有数。

虽然给他解毒了,可是昨晚的方子,她又留了一点别的隐患,针对他的脉象特别添置的。

说明白点——会产生新的毒!

别怪她狡猾,强权面前,保命为主嘛!

第010章 利用

她朝那些药橱走过去,一个个打开小抽屉,发现里面的药品质还是不错的,眼里顿时都是惊喜!

“哎呀,暴殄天物啊!逸王,我认为你需要聘请一位识药高手来看管药房才行。瞧瞧这二百年品相菌丝的野灵芝,居然随便放在抽斗里!不知道跟这些药材放一起,会让菌丝发育不良吗?”

“还有这这这……五百年的何首乌,你就让这宝贝跟甘草放在一块?”

“我的天,这人参有几百年的,也有几十年的,怎么都混着放呢?”

“……”

拉开好几个抽屉,聂韶音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

君陌归见她不停地查看药材,皱着眉头盯着她,也不说话。

聂韶音绝对是对药材非常了解的,看一眼,闻一闻就能知道药材的品性如何,年份如何。

这么一柜子的上等药材,全被糟蹋了!

转头,见君陌归跟在她身后走过来,凤眸都是审视的神情,她不得不将心思从药材上拉回来,叹了一口气,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传说中的聂韶很不一样?我告诉你原因呀!因为……我是鬼上身的呀!”

“胡扯。”君陌归明显不信。

聂韶音也不解释,勾唇笑了笑。

这年头啊,说真话往往不能让人相信,还不如假话!

她觉得与其跟他掰扯这些,还不如讨点便宜:“逸王,看你也不是个爱惜药材的,不如……随便送我几株?”

君陌归手中的剑拐了个弯儿,顿时寒光四射。

“你昨日对本王下毒,利用了本王。解毒之后,又留下玄机,现在还有胆子跟本王要东西?”

感觉到有杀气流露,聂韶音瞳孔微缩:“……逸王这一个利用,从何说起呀?”

君陌归淡淡一哂,道:“本王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

“行。”聂韶音略略后退半步,做出防备的姿态。

毕竟,这个男人此时看起来太危险了!

长得好看本来就犯规,她很容易被“美色”蛊惑的!他的剑还可能不老实!

他便问:“你为何不想嫁入安侯府?你可知道,休夫会对你造成怎生影响?回了聂家,你又要面对什么?”

聂韶音翻了个白眼:“这是三个问题,谢谢!”

君陌归顿住:“……”

在他脸上看到尴尬,倒是挺逗的。

聂韶音笑了声,道:“原因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这个人呢很小心眼的,我的男人决不允许他纳妾!安思勋有十八个小妾呢,他还有病,活不了多久的。到时候啊,还得赖在我头上,说是我克死的!”

她伸手继续翻看药橱里的药材,继续说道:“至于休夫的影响,本来便是我要的,不用嫁人了更好!”

“回了聂家,你的日子不会好过。”君陌归说破了事实。

聂韶音觉得好笑,道:“难道我嫁进安侯府做小妾,日子就能好过?”

君陌归又道:“女子终究要找一个归宿的。”

关于这个问题,聂韶音想都没想就有了答案:“那可未必。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虽然大环境不好,却不能代表所有人都要随波逐流。世道不容女子抛头露面,我偏要反其道而行,那又如何!”

这话,说得铿锵有力。

穿越到这具身体,她才十七岁。而在现代,她都三十二了。

过了三十的女人都被说是剩下的,她早就习惯。

可她有自己感兴趣并且能为之奋斗的事业,男人……大猪蹄子多,想要猪蹄子不如去市场买!

君陌归盯着她,道:“所以,你不想嫁给安思勋,因此便暗中收买市井贩夫走卒,四处宣扬聂二小姐克夫的传闻,令安侯府忌惮。”

聂韶音一顿,回过头来。

只见这男人继续说道:“安思勋是个怕死的,怕被你克死,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不娶你。”

他目光如梭盯着她,像是能够穿透她的心底,又道:“在安侯府思量对策的时候,你再暗中安插人在酒楼里,状若无意地说出来解决的方法,便是把你从侧门抬入为妾,没有明媒正娶,自然也就化解了克夫的命格。”

“当众休夫,将罪责压在安侯府身上。你作为受害的一方,别人只会同情你。却不知道,休书早就准备好了,包袱也备好了。”

“聂韶,你一开始就想着要趁这个机会,摆脱这一切!”

“你最终目的不是摆脱与安思勋的婚事,而是脱离聂家!”

一句又一句,说得聂韶音脸色慢慢生了变化,从一开始的无所谓,到现在的忌惮

相关文章:

隔着一层膜两根一前一后_去了女同学家过夜

用你的那里帮我解痒/男票弄得我下不了床

吃什么能让阴茎长长:来例假屁股起疙瘩图片

专业交易员,外汇交易员

喜欢老公帮我舔下面的我下面湿透了,他趁我湿了一下进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