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凌冥》小说&(精彩全文阅读)【全章节】

2021-08-30 15:42 · 新商盟

李天命在离火城年轻一辈叱咤风云的时候,李雪娇还只是个小孩。

她这三年进步不错,才十五岁修炼到了兽脉境第五重,不愧为李炎枫的女儿,虎父无犬女。

其伴生兽为四阶伴生兽——火翎鸟,属‘火焰系飞禽类’伴生兽。

当李天命有挑衅之意的时候,李雪娇就已经将火翎鸟从伴生空间之内喊出来了。

御兽师的伴生空间,是伴生兽最好的修养之地。

这时候在李雪娇头顶上盘旋的,乃是一只火红色的飞鸟。

那飞鸟的羽毛上流转着火光,如同在灼烧一般,眼睛的瞳仁是竖着的。

最显眼的还是其爪子,那爪子上燃烧着赤红色的火焰,而且非常尖锐,像是有毒的匕首。

“天命哥,你没伴生兽,我就不出手了,让‘火灵’给你体验一下烈火焚烧的乐趣?”李雪娇嬉笑道。

“谁说我没有伴生兽了?”李天命往回走,小黄鸡还在呼呼大睡了,是时候把它拖出来了。

“故弄玄虚有意思吗?谁不知道你金羽被拔掉了毛,死无全尸。”李雪娇撇嘴道。

李天命没有回应,他打开房门,直接把床上呼呼大睡的小黄鸡逮了出来。

“李天命尼玛,老子正在恩宠后宫三千母鸡,你把我吵醒!”

‘永恒炼狱凤凰’被提着腿吊出来,表情非常不爽。

当李雪娇看到小黄鸡的那一刻,她直接笑弯了腰,都快笑抽筋了。

“天命哥,你怎么这么逗呢,你这幽默的本事,倒是可以出去混口饭吃。你这只鸡是血神契约搞的吧,是给我的火灵当早饭的吗?”李雪娇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美女,你说谁是鸡呢?”小黄鸡羽毛倒竖,它跳到了李天命的头顶上,一脸凶狠。

但是,他模样太萌了,再凶狠的眼神,都显得特别的搞笑。

“别说话。”李天命有点头大,别的伴生兽只能和御兽师心灵沟通,这家伙直接开口说话。

幸好鹦鹉也能开口说话,有这前车之鉴,要不然也会额外让人关注。

“你别管。”小黄鸡怒了,它盯着李雪娇,再看看她头上飞驰的火翎鸟,忽然口水流下来了。

“美女,你信不信,我把你这只鸟肚子搞大。”小黄鸡眼睛里冒着火。

“你拿一只鸡当伴生兽,结果和你一样无耻猥亵。”李雪娇对他实在无语了,一个人得多失败,才会混到这种地步?

“吃掉它。”李雪娇对火翎鸟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嘶!

火翎鸟化作一道火红色的火焰幻影,朝着小黄鸡扑上去。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小黄鸡心情大好,直接舞起小翅膀,冲向了那体型比他大上数倍的火翎鸟。

“悠着点啊,你们尺寸对不上,不要丢人现眼了。”李天命头疼道。

这小黄鸡真是色胆包天,但是说实话,李天命并不担心它的战斗力。

因为这永恒炼狱凤凰身上,有着和自己相同的兽元和境界,他清楚现在自己的实力!

他的兽脉境第三重的永恒炼狱兽元,绝对堪比普通兽脉境第五重!

而且,他还有着兽脉境第九重的战斗经验和功法战法!

“好久没活动筋骨了,你这个肉靶子,千万要结实点。”他盯上了李雪娇,松动着自己的筋骨。

他是为战斗而生的人,此刻找回了自我,还没战斗,他身上的血液已经沸腾。

“奇葩。”李雪娇对他这种眼神无法理解,她甚至想笑,“还当自己是离火城天才?”

她懒得多说,直接动手,朝着李天命碾压而来。

她迅猛出手,看这招式的起步,应该是‘烈火印’。

说起来这一门战诀,当初还是李天命指引她修炼的,现在还用来对付自己,确实有些可笑。

一招战诀动,手掌结印,迅猛推出,掌风燃爆,在空中烈烈作响,在她‘赤火兽元’的催动之下,直接在空中烧出烈火!

这一掌烈火印,凶猛霸道,直接奔向李天命的胸口,中者如烈火焚烧,胸腔粉碎。

砰!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李天命竟然没有闪避,直接以胸口接住了这一招!

那烈火印结结实实打在了他的身上!

可以想象,他现在的五脏六腑,估计都被烈火烧成焦炭了吧!

那一声沉闷的响声,几乎可以宣告一个人的死亡。

“你这是借我的手自杀!你的内心怎如此脆弱?”李雪娇终于明白了,怪不得他要挑衅自己,原来是内心受创想要自杀。

李雪娇慌忙收回手,她知道自己肯定杀人了。

眼前的尸体毕竟和自己有血缘关系,她竟然心慌起来,因为父亲一定会责罚她。

“雪娇,你没吃饭是吧?”就在李雪娇慌乱的时候,那个本该死去的少年竟然抬起头来,脸上带着风轻云淡的笑容……

李雪娇完全懵了,她看到了李天命毫发无伤的胸口,脑子里一片空白,因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真相就是:李天命火属性免疫!

这是从永恒炼狱凤凰得来的血脉力量,他的永恒炼狱兽元就是最滚烫的岩浆,他的身体和小黄鸡一样,完全火属性免疫。

烈火印的烈火根本没法灼烧,也就赤火兽元的冲击力,震荡了一下五脏六腑,也让他强悍的血脉和肉体力量挡住了。

想一想那永恒炼狱凤凰吃太阳跟吃面条似的,一串串的吃,就知道为什么会火属性免疫了。

“妹妹,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什么是真正的烈火印!”

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嘴贱付出代价,李雪娇也不例外,

就在她瞪大眼睛的慌乱时刻,李天命的动作比她更快更凶猛,一招烈火印直接甩出来,啪的一声,抽在了她的脸上!

啊!

这一声惨叫可以说是非常刺激,李天命这一巴掌携带着永恒炼狱兽元的恐怖力量,直接抽在她的脸上。

只见那个瞬间,李雪娇半边脸直接焦黑,连牙齿都掉下来几颗。

整个人在空中抡了一圈,被直接甩在了院子里最好的梧桐树上!

“空中转体三周,母猪完美上树!”

李天命拍了拍手掌,这一场战斗直接让他收获了信心,母亲说得没错,他可以东山再起了。

他第一时间回头,当他看到母亲那欣慰和安心的笑容的时候,其实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他终于回来了,而他在母亲的眼神中,看到了久违的宁静和安心,看到了最大的满足。

还有什么,比得上在这样的时刻,看到自己孩子重新拥有希望更让人高兴呢?

对卫婧来说,那一纸休书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刻内心的快乐。

“我儿子,真棒!”她和以前一样,朝着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这久违的一幕,让李天命笑出了一滴眼泪,记得从前她都是这样鼓励自己的,这一天,终于回来了。

“那是您生得好。”李天命笑着说。

“那我们彼此彼此。”卫婧温柔笑着。

这个时刻,她仿佛不再衰老,她的笑容如此之美,仿佛她还是那个倾城美人。

他们这边如此美好,黄夫人就不一样了,她尖叫了一声,整个人都懵了。

关键是李雪娇还在树上挂着,而且她是李炎枫的妻妾之中唯一一个没多少修为的,这梧桐树她都上不去,只能在地上惨叫打滚,高呼:来人啊!

“李天命,你现在不是世子,你敢打我女儿,我要让你死无全尸!”

黄夫人哭嚎怒骂,她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对武道不是很了解,但是不是听说李天命彻底废掉了吗,这是为什么啊!

李天命懒得搭理她,她在地上打滚,不吐她一脸口水就不错了。

关键是李雪娇,还挂在上面惨叫,她这半边脸彻底毁掉了,以后长相就别谈了,未必比母猪吃香。

倒是小黄鸡这边,让李天命大开眼界——

他赫然看到,一只黄色的小鸡疯狂发飙,手段非常残忍,那火翎鸟根本逮不住它,短短时间之内,反而被小黄鸡直接被撕裂出了好些血窟窿!

“美女,别喊了,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小黄鸡把巨大的火翎鸟按在地上,满脸坏笑。

那火翎鸟正在它脚下疯狂挣扎,但是无济于事,身上满是伤痕。

“接受爷的宠幸,乃是你的荣幸。”小黄鸡正要采取行动,把这火翎鸟肚子搞大。

李天命满头大汗,他是实在想不出这小玩意哪里有装备可以羞辱这火翎鸟啊!

“尼玛,你是公的不早说!还打扮这么妖艳!”就在下一刻,小黄鸡崩溃了。

崩溃之下,它恼羞成怒,杀得火翎鸟哀呼痛哭。

“鸡哥,算了,算了。”李天命连忙把它拉回来,不然再这样下去,这可怜的火翎鸟要让它搞死了。

“男扮女装的臭玩意,下次别遇到你爹我,搞死你。”小黄鸡还喋喋不休,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它这般模样,让卫婧都忍不住笑了,今天确实是她最难受的一天,也现在,也是她最开心的一天呀。

“李天命!我没想到你恢复了修为,你敢如此羞辱我,今天的仇我记下了,总有一天,让你百倍偿还!”

直到这时候,李雪娇才跳了下来,她连忙给脸蛋上药,一边上药一边咬牙切齿看着李天命。

“我不会离开离火城,你想报仇,随时来找我,但我不能保证你另外半边脸能不能保住。”李天命淡淡道。

“你不离开离火城?”李雪娇眯着眼睛。

他们母子被休被废,按照道理应该走了,否则只要见人,那绝对是笑柄。

“有问题?”对李天命来说,他要留在离火城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他绝不可能如丧家之犬一样离开,他要的是堂堂正正离开,要让李炎枫送他走。

他不留恋离火城,但是他们母子要尊严。

“你知道父亲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废掉你,休掉大娘吗?”李雪娇狰狞道。

“你说。”李天命其实也奇怪,因为这样会影响李炎枫的名声。

卫婧得病那么多年了,李天命废掉三年,李炎枫没必要选在今天休妻。

“父亲要娶一个女人,而且要让她当正妻!当然要拿掉你娘。”李雪娇道。

朱雀国内法规,除了国主之外,任何男人顶多可以娶三妻四妾,三妻之中一正妻两平妻。

李炎枫早已满额,他要再娶妻妾必须休人,何况是娶正妻。

“他这把年纪了,吃得消吗?就不怕铁杵磨成针。”李天命忍不住冷笑。

“你一定会感兴趣,他娶的到底是谁。”李雪娇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你说。”

“那个女人叫做柳卿,二十多岁,比你大不了多少,是个有名的尤物,更重要的是,她是雷尊府的人!”

“雷尊府的人,成了父亲的妻子,你说这离火城,还有你的留身之处吗?”李雪娇冷笑道。

“雷尊府!”李天命心里的火焰又烧了起来,当初杀死金羽,夺走圣兽遗宝的林潇霆,就是雷尊府的嫡系。

雷尊府,可以说是朱雀国最顶级的世家,高手无数,乃是朱雀国一方霸主,掌控着小半个朱雀国的命脉!

谁都知道,李天命和雷尊府的林潇霆有仇,而且不共戴天。

李炎枫要娶雷尊府的人,自然不能留一个让雷尊府厌恶的苍蝇在离火城。

“父亲大概是想攀一下雷尊府的关系,他想走得更远,所以自然要牺牲你们两人了,毕竟你们在他心里一文不值,所以,你要留在离火城,就是跟他作对。”

“他十天后就要举行盛大的婚礼了,你不走,要是让雷尊府的人看到,可能会死哦。”

李雪娇跟他说这些,绝对不是为了保护他,而是为了让他绝望,让他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么卑微。

甚至,她今天被如此击败,心里当然有仇恨怒火,要是李天命离开离火城,她反而没有报复的机会。

要是引李天命去父亲婚礼飞蛾扑火,再次遭受惨重打击,她才能出今天这恶气!

“十天后,不正好是决出‘炎黄学宫’入选名额的日子?”李天命皱眉道。

这其实是他必须留在离火城的原因,因为他要重返炎黄学宫。

炎黄学宫,是他魂断之地,但也是所有年轻御兽师的梦想之地。

那两个人如今还在那里,他要复仇,必须要堂堂正正,回到炎黄学宫,拥有炎黄学宫弟子的身份。

离火城有一个炎黄学宫的入选名额,而且是四年举行一次。

四年前那一次得到决选名额进入炎黄学宫的,就是他李天命。

而这一次,他还要拿到这个名额,这样的话,他就能堂堂正正离开离火城,还能把母亲带到炎黄学宫。

更重要的是,可以让李炎枫送他们离开,而不是如丧家之犬一样离开!

“确实,婚礼和炎黄学宫决选碰在一起了,父亲的意思是,让炎黄学宫决选为他的婚礼助兴吧。”

“反正,这次拿到炎黄学宫名额的,不出意外也是他的儿子。”

李雪娇的话,听起来还有点不服的意思。

她所说的儿子,可不是李天命,而是李炎枫第二个妻子的儿子,李天命的二弟,名为李紫峰。

他比李天命小三岁,没赶上上次竞争炎黄学宫。

在李天命废掉这三年,李紫峰飞速崛起,他现在的年龄和实力境界,和当初李天命得到炎黄学宫名额的时候几乎没有差别。

李紫峰的崛起,让离火城的百姓忘记了李天命。

李天命给离火城蒙羞,这三年来,是李紫峰给离火城带来了新的希望!

毕竟作为边远城池,离火城的人民,还是希望他们的天才,能够去到炎黄学宫,去挑战那些在朱雀国核心之地的天之骄子们!

“哥明白了。”李天命了解这一切了。

这样一来,十天后他的婚礼,他就更要去了。

有些尊严,需要自己去亲手拿回来。

包括雷尊府来的女人,包括那无情的父亲。

曾经失去的一切,也需要自己重新踏上这条道路,去英勇战斗,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其实还有一点更加重要。

李天命在十六岁之前,就问过卫婧是否有治愈她这种怪病的方法。

那时候卫婧说了一个地方,那就是炎黄学宫的‘天府’!

母亲至今为止,都没说她为什么知道天府能治愈她这种怪病。

李天命也没必要关心,他只知道,自己不但要进炎黄学宫修炼,还要争取进入炎黄学宫最核心的天府。

只要进了天府,母亲就一定会给出答案。

三年前,其实他有着接近进入天府的天资,得到圣兽战魂后,他甚至铁定能进天府,能给母亲治病,给母亲延年益寿。

可是林潇霆和沐晴晴毁掉了他的希望。

现在他已经二十了,卫婧也剩下没多少时日了,这一次炎黄学宫决选,是他唯一的机会。

如果错过,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逝世。

不管是她这辈子,还是李天命这辈子,如果就这样结束,他都不甘心!

“就从炎黄学宫的决选开始,就从他的婚礼开始!”

休掉母亲,就是为了娶这个雷尊府的女人,好让他李炎枫爬得更高一些。

至于自己儿子是被雷尊府的人废掉,这对李炎枫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因为他的嫡长子,已经不是曾经寄托着他希望的李天命了。

“离火城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让他在婚礼上丢人了,他会杀了我吗?”

李天命很好奇,他已经非常渴望,那一天的到来了。

毕竟,沉寂三年了,谁不想回到属于自己的战场,让所有人看看,他还没有战败!

“命儿,我们走吧。”卫婧已经没想收拾什么了。

“好,母亲。”李天命搀扶起了她,他走得非常决然,因为他对这城主府,没有丝毫留恋的地方。

“把这些宝玉捡起来。”走没两步,卫婧忽然说。

李天命有些排斥,他其实不太愿意接受李炎枫这最后的恩赐,这简直是一种羞辱。

“孩子,大丈夫能屈能伸,眼前的好处自然是要拿起来的,毕竟,真正重要的,是夺回尊严的那一刻,而不是担忧失去更多的尊严。”卫婧温柔的说。

李天命明白了。

卫婧给他指了明路。

简而言之就是,有便宜,不占白不占啊!

幸好李天命在离火城还有一些家业。

被逐出城主府之后,母子两人还能有一处落脚之地。

新的住处是一间破旧的庭院。

他知道,他不会在这里住太久,得到能够进炎黄学宫的‘炎黄令’,他就会离开离火城。

夜里直到母亲安心入眠,李天命才离开母亲的寝室。

“小老弟,今天表现不错啊。”夜风之下,李天命将头顶上的小黄鸡拎了下来。

这货把自己头发当鸟巢了。

“少废话,快点把今天得到的‘灵矿’拿出来,老子饿了。”小黄鸡已经急不可耐了。

它口中的灵矿,就是李炎枫休妻废子之后‘大发慈悲’赐予的‘宝玉’,足够两个凡人过一辈子的钱财。

所谓灵矿,乃是天地之间的矿石,经受长久的天地灵气和地脉灵蕴孕养而诞生。

灵矿拥有各种神奇的灵蕴,可以用来锻造兵器,也有许多其他功效。

‘宝玉’也算是一种灵矿,其蕴含巨量的天地灵气,对御兽师和伴生兽都有裨益。

故而,宝玉也用来做御兽师的‘货币’,每一枚宝玉的价值,都超过金银珠宝。

可以充当流通货币的‘宝玉’有好几种,其中蕴含‘火焰灵气’的‘火玉’在朱雀国最为流通。

此外还有金玉、雷玉等,都是日常流通的货币,可以用来购买许多修炼资源。

李天命将早上得到的宝玉全部拿出来,摊开桌上一数,大概有两百的火玉和五十左右的金玉。

“还挺大方,够两个普通人过两辈子了。”李天命冷笑了一声。

一世情缘,就换来了这些东西。

“这是什么?”小黄鸡指着这些宝玉上都存在的一种纹路问。

“这叫天纹。”桌上那些火玉和金玉上,都有着一条细微的赤色纹路。

这种纹路是水都清洗不掉的,这就是‘天纹’。

拥有天纹,才能称得上为‘灵矿’。

据说天纹乃是天地意志的体现,蕴含着天地本源力量的秘密。

很多高层次的御兽师,都在参悟天纹来突破自身的极限,掌控天地的力量。

所以,天纹全称为‘天意纹路’。

“天纹有九种颜色,分别为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赤色天纹是层次最低的,白色天纹层次最高。”

“拥有白色天纹的灵矿那绝对是旷世奇宝,据说白色天纹极其复杂,简直像是纹路的阵图。”

李天命目前为止,也就见识过赤色天纹、橙色天纹和黄色天纹。

眼前这些宝玉都只是赤色天纹灵矿,虽然是最普通的,但对李天命目前的境界修炼来说,也有一定的裨益。

宝玉本身蕴含的天地灵气释放出来,可以加速兽元的转化和凝聚。

“什么天纹,乱七八糟的,在爷面前都是美食。”小黄鸡嘟囔着,竟然跳到追上去,张开嘴要吃这些宝玉。

“兄弟,别逗了,这东西是用来炼化的,不是用来吃的。”

正常来说,御兽师和伴生兽的修炼确实需要宝玉加速。

不过,首先要释放出宝玉中的天地灵气,然后再一起吸收炼化。

“你知道个毛。”

李天命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这小黄鸡,张开嘴一口一个,跟吃小糖豆似的,将这些宝玉一颗颗的吞下去。

“味道不错,挺有嚼劲。”连续吃了十几枚蕴含‘火焰灵气’的火玉之后,它浑身已经在冒火,脸色跟喝醉酒似的一脸通红。

甚至还打了几个饱嗝。

“我靠了,你吃石头,你不怕便秘啊!”李天命瞠目结舌。

“乡巴佬,没见识,就这破东西,老子一刻钟就消化干净了,还需要拉出来?”

小黄鸡再次打了一个饱嗝,太多的天地灵气一下汇聚在它体内,灼烧的热浪从它身上爆发出来。

它已经成功变成了燃烧的火鸡。

李天命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仔细想想,这货是太古混沌巨兽啊,听名字就很牛叉了,生吃灵矿算个啥。

“你也尝一颗,味道还不错,我们真男人,当然专吃这种硬邦邦的东西。”小黄鸡意犹未尽,捡起一枚火玉递给李天命。

李天命仔细一想,经由伴生兽的血脉重铸之后,自己也算永恒炼狱体了。

它能以生吃的方式吸收炼化,那自己岂不是也可以?

火玉入口,跟烈酒似的烧得李天命咽喉都焦了。

但似乎不是很痛,而后进入腹中,像是一碗热汤直接入口。

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在胃液的包围之下,那火玉竟然开始融化,巨量的火焰灵气爆发出来,在自己整个身体之中灼烧!

呼!

他张口呼吸,直接喷出了一串火焰,大量的火焰灵气冲了出去。

“别吐啊,浪费!”小黄鸡一脸鄙视。

李天命满脸烧红,他看了看浑身都在烧火的自己,简直跟在做梦似的。

这样的自己简直是个怪物啊!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和永恒炼狱凤凰一样,能够生吃灵矿!

这也是这太古混沌巨兽的血脉能力之一!

“同样的火玉,如果以炼化的形式,顶多吸收三分之一,而以这样生吃的方式,感觉一点都没浪费。”

“而且,吸收效果更加直接,火焰灵气在腹中汇聚,以‘永恒炼狱经’炼化,直接转化为兽元进兽脉之中。”

“这样的话,我只要有足够的宝玉,修炼起来应该更加凶猛。”

他笑了,怪不得小黄鸡能一直吃,火焰灵气却没有把他撑炸。

原来,它在‘进食’的时候,也在运转永恒炼狱经转化兽元,如此一来,他们两者的兽元都在迅猛膨胀。

破旧的庭院之内,现在发生的一幕要是让别人看见,简直能颠覆别人的世界观。

一人一鸡,坐在一起,一口一个宝玉,跟在嗑瓜子似的,一边吃一边闲聊。

关键是这一人一鸡,身上都在冒火。

“兄弟,你对太古混沌巨兽和你本身,了解有多少?”李天命找来了一些美酒,和小黄鸡就着‘宝玉’喝了。

“不是爷故意装高深,我是真的比你还迷糊,我一睁眼,就只知道自己叫‘永恒炼狱凤凰’,是太古混沌巨兽之一,其他没了。”

小黄鸡醉醺醺的,脚丫朝天躺在石桌上。

“我曾经看到过一幕,出现过一只黑暗大手。”李天命回想道。

“你也有这个梦!”小黄鸡一激灵跳起来,激动的盯着李天命。

“你也看到过?”

“那是自然,还没出生就一直有这个画面了,所以我猜测,我曾经是个生吃太阳的存在,结果被那黑暗大手追杀了。”

“然后,在临死前因为某种契机,我置之死地而后生,成为了你的伴生兽,以另外一种方式活了下来。”小黄鸡认真道。

“你可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恢复你的力量,同时带带我,也让我能像你当初那么牛叉?”李天命问。

“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我血脉之中还藏着无数的东西,但是我需要很多造化和契机,才能将这些东西挖掘出来。”小黄鸡道。

它现在肯定不算强大,毕竟它和自己一样是兽脉境第三重。

但不可否认,它血脉之中潜藏的威力要是释放出来,一定会震颤整个世界。

至于到底需要什么契机,李天命也在思考。

“共生修炼体系,能让我们一起变强,这可能是一个契机。”李天命沉思道。

“没错,但是,我一定需要更多的东西,比如这灵矿,我看一眼就知道我能生吃变强,但这灵矿的效果太小了,肯定还存在着更有效的东西。”小黄鸡道。

当初被黑暗大手追杀,它转化了生命模式,血脉之中肯定有着打不开的枷锁。

所以,往后最关键的,还是彻底去破解这血脉枷锁,让它真正重回巅峰。

说到这里的时候,桌上一百多的火玉,竟然让这两个家伙给吃完了!

“我擦,我还意犹未尽啊!”小黄鸡嘴馋道。它的肚子简直是无底洞。

“不是还有一些金玉?”李天命非常慷慨。

这些宝玉都用在了实处,所以他不介意,把李炎枫给的一辈子的资金一晚上花了。

“这里面都是‘金属灵气’,难吃得很。”小黄鸡嫌弃道。

它明显是火焰属性,让它吃金属确实难为它了。

李天命看着火玉还有点食欲,但是看这剩下的金玉确实索然无味。

“这个简单,明天我去星辰商会,将这些金玉兑换成火玉就可以了。”

火玉和金玉都是宝玉,也都是流通的货币,却适用不同属性的御兽师和伴生兽。

所以,离火城最庞大的商业组织‘星辰商会’,开设了宝玉兑换的窗口,只收取不高的报酬。

“先将今晚的火玉,转化为兽元再说。”

现在它们的身体之内,还有着大量的火焰灵气呢。

这一晚上的修炼,李天命明显感觉到,距离自己突破到兽脉境第四重已经不远了。

只有到达那个境界,炎黄学宫决选,其实才可能有主动权。

今晚和小黄鸡聊了一下,解决了李天命很多疑惑。

他现在和这永恒炼狱凤凰相互相生,他已经大概有一些方向,未来他们一人一鸡,要朝着什么方向前进了!

强大自身,觉醒血脉,突破枷锁!

至于到底需要什么,等小黄鸡遇到了,它就会有答案。

第二天一早,李天命给母亲做好早餐之后,就带着剩下的五十枚金玉,前往星辰商会。

他有预感,这金玉兑换成功后得到的火玉,应该差不多能够让他和小黄鸡一起突破!

李天命出门的时候,离火城因为城主婚事变得热闹非凡。

李天命母子被休被废的小道消息,也已经流传了开来……

“那不是李天命呢。”

“这个猥亵之徒,竟然还活着。”

“孤陋寡闻了吧,昨晚刚听完,城主休了他母亲,也废了他的世子之位,过些天城主大婚,会立新世子。”

“他们母子老弱病残,确实是城主的污点,对了,新世子是谁?”

“废话,李紫峰啊!他一点都不比三年前的李天命差,甚至据说青出于蓝。”

对离火城有些人来说,李天命已经连唯一让他们忌惮的身份都没了,所以他们议论起来声音很大,根本不需要掩饰。

三年了,沐晴晴毁掉了他的名声和一切,连自己成长的离火城,都当他是过街老鼠,时至今日,他对人情冷漠早已看淡。

母亲说过,冤屈和耻辱,时间都会给出答案,真正强韧的内心,不会让流言蜚语打败。

他这三年一切都在衰弱,唯独只有内心前所未有的强壮,甚至他可以感谢这三年,让他看清楚了很多东西。

他来到了星辰商会。

三年前他是星辰商会会长都会出来迎接的贵客,现在连星辰商会都进不去。

现在只能在最外面的窗口排队,烈日炎炎之下,半个时辰才轮到他。

“有了这五十的火玉,今晚可以冲刺一下第四重了。”带走火玉之后,李天命就匆匆往回走,毕竟现在不管他走到哪里,都是全城的焦点。

那些鄙夷的,怜悯的,戏谑的眼神,都来自曾经看好自己的市井小民,人生起伏就是这么现实。

就在迅速返回的时候,忽然,在这繁华街道上的天空,忽然传来一声尖锐刺耳的鸟鸣!

呼!

在鸟鸣之后,一股炽热的火浪从身后席卷而来,冲击在李天命的背上,他倒是没事,但身边的小摊都被吹飞了,一时间人仰马翻。

砰!

这是一头巨兽落地的声音,李天命回头一看,只见一只紫色大鸟落在了街道的正中央,这大鸟翼展达到一丈,巨大的身躯可以承载很多人。

最显眼的它的眼睛,其每一只眼睛上,都存在着两个瞳仁,两只眼睛一共四个瞳仁,这便是传说之中的双瞳。

李天命刚听到鸟鸣就知道来者为何物了。这是离火城有名的‘火焰系飞禽类’五阶伴生兽,名为‘紫瞳重明鸟’。

重明鸟乃是离火城的圣物,这一头此紫瞳重明鸟和金羽是一个级别的伴生兽。

而这伴生兽的主人,就是李天命同父异母的弟弟,李炎枫另一个平妻之子——李紫峰。

“啊!”

“娘,好疼,哇!”

李天命回头一看,那巨大的紫瞳重明鸟落地的时候,根本不顾繁华街道的人群,那庞大而灼烧的身躯落下,直接掀飞了一群正在玩闹的孩童。

其中,有三个孩子都撞在了墙上,个个撞得头破血流,其中一个女孩小腿都弯曲了,应该是胫骨撞断了。

一时间,到处都是孩子凄惨的哭声,他们都太年幼了,还没经受过这种痛苦,尤其是那个小女孩,这辈子恐怕都得断腿了。

只是弱者们一生的凄惨,对高高在上的人物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插曲,所以那一群人从紫瞳重明鸟身上跳下来的时候,根本不看那些哭嚎的断腿小孩一眼。

小孩的父母们一看来人,再大的愤怒都压了回去,只能连忙带走小孩。

只有那个断腿的女孩父母不在,只能缩在角落里颤抖,他神智都痛得模糊了,浑身都在抽搐,像是一条流浪狗。

“哥,我都说你是扫把星吧,非得走到这里来,你可害惨了这些孩子了。”

出现在李天命眼前的是一个紫袍少年,他生得非常英俊,眉清目秀,一看便是人中龙凤,一双暗紫色的眼瞳十分精美。

他便是李紫峰,三年前李天命去炎黄学宫的时候,他也就十三岁,还是到处玩闹的年纪,这三年不常见面,没想到他已经长这么大了。

在他身后还有四五个人,李天命都认识,都是李紫峰的狐朋狗友,当初全部都是一群跟在自己后面,要自己罩着他们的小屁孩。

城卫军统帅之子‘赵庆’,离火学宫上师之子‘高滦’,商部文官之子‘陈穹’……他们这群人的父母,组成了离火城的高层。

“这不是你作的孽么?”人群围观之中,李天命面色淡然,只有看一眼那个断腿小孩的时候,他的眉宇之间才闪过一丝凶悍。

“天命哥,你可别推卸责任啊,你说你要不是在这瞎晃让我看见,我至于落下来见你,导致这小孩受伤吗?”李紫峰微笑着说道。

在他身后,那些少年们都哄笑了起来,眼中满是戏谑之意。

“紫峰,要当世子了,不能再这样为非作歹漠视生命了。心术不正之人,当不了治城的正统。”

李天命摇摇头,其实他曾经还是挺关照这个弟弟的,甚至李紫峰小时候因为顽皮被他母亲莫夫人揍,李天命都给求情了。

这才三年没管,他已经变样了。

“哥,你可真会开玩笑,你连给人下药侵犯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还好意思说我心术不正呢。”李紫峰哑然失笑,他的狐朋狗友们也都勾肩搭背,捧腹大笑。

三年不怎么见,这些小崽子翅膀都硬了,实在想不起来他们跟在自己后面屁颠屁颠的样子了。

“还有事吗?”李天命实在不想再这时候搭理他们。

有些账等到炎黄学宫决选再算就可以了,毕竟这个弟弟是他到时候最大的竞争对手。

“没了,你让开就成了。”李紫峰笑累了,这才摆摆手道。

李天命回头一看,原来他身后乃是‘翡翠楼’所在,这是离火城最有名的风流之地,里面有着名动全城的莺莺燕燕。

他明白了,这群人根本不是因为自己而下来的,他们只是要进这翡翠楼罢了。

“这群小畜生真会享受,这翡翠楼,我都没进去过。”李天命撇撇嘴,当初他执着修炼,而且李炎枫和母亲都有严格要求,所以他比较自律。

没想到现在李炎枫连李紫峰的品行都不管了,他凭什么当初对自己要求这么多?

翡翠楼的姑娘们已经出来迎接了,一个个打扮妖艳,身姿婀娜的女子簇拥着李紫峰他们进去,李紫峰在百花丛中,更显得风流倜傥。

“等一下。”李紫峰回头再看了李天命一眼,居高临下道:“看在以前你为了庇护我,没少挨父亲揍的份上,最后喊你一声哥吧,再给你一个劝告。”

“有屁快放。”李天命道。

面对这样的弟弟,心情难免复杂,生死仇恨没有,但是也许,必须要教训一顿。

“你听着就行了,我要劝告你的是:赶紧滚出离火城吧,你走到哪里都是我们一家的笑柄,是整个离火城的笑柄,你现在就是一头臭气熏天的野狗你知道吗?”

李紫峰很认真的说完这句话。

“所以你是说我们全家都是野狗家族咯?李炎枫是最大那条?”李天命笑了。

当初那个崇拜看着自己的小孩,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

“反正,消失吧,对大家都好。”李紫峰不想多说了,他一手搂着一个姑娘,转身大摇大摆的走进翡翠楼。

莺莺燕燕的笑声经久不绝,里面的酒池肉林和歌舞升平,都是人间的享受。

等他们走了之后,唯独只有李天命还驻足在这里。

这里已经有好多人围观了,所有人都投来怜悯的眼神。

他们确实觉得现在的李天命很可怜,但是他们在怜悯之后,都要加上一句感慨: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呵呵。

“李天命的品行看起来比李紫峰好,但从炎黄学宫的事情看,他这样的伪君子,比李紫峰更可恶。”人们得出了结论。

“他确实该滚出离火城了,我看了都觉得丢人。”

李天命充耳未闻,毕竟炎黄学宫决选那天转眼就到,聪明的人要选择合适的时机,用表现和天下人谈谈,什么才是真正的自己。

他走到那断腿的女孩旁边,女孩的父亲已经来了。

这个黑瘦的男子眼泪都要流干了,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李紫峰一个仇恨眼神,因为他恐惧。

反倒是李天命来了,他凶狠的看着李天命道:“都是你害的,李天命,你快滚!”

他凶神恶煞,看起来想生撕了李天命,但是好像他没这个胆量。

李天命没有搭理他,他蹲了下来,轻轻摸了摸那孩子的脑袋,她流血很多,已经接近意识昏迷了。

“姑娘,你知道谁才是害你的人,对不对?”李天命温柔道。

在意识模糊的痛苦之中,她点了点头,成年人总是眼瞎,可孩子的眼睛是明亮的。

对李天命来说,这样就足够了,他拿出了十枚火玉,这对普通人来说这绝对是巨额财富,他将火玉放在女孩父亲的手上,道:“给她治好,把腿接上。”

女孩父亲怔住了,这比钱财确实让女孩重新活过来,而不是悲惨一生。

“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吗!”他收起了火玉,恶狠狠的对李天命说,可是当他抬头的时候,李天命已经不见了。

“人呢!畏罪潜逃?”女孩父亲色厉内荏道。

围观的人也都很惊奇,因为他们也就一个愣神时间,李天命竟然不见了。

只有很强的御兽师才能靠身法做到。

“见鬼了!”大家都说。

唯有女孩握紧了双拳,留下了眼泪。

相关文章:

小丹你就再给我一次吧_高一男生的JJ

少妇口述:老公出差_男朋友老叫我含他下面

啊宝贝你好棒继续/吃女朋友奶正确方法

睡着了还在她身体里.允许进入身体

男主把蜂蜜涂到女主身上|一个人在家怎么自慰舒服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