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婚宠来袭:总裁的二嫁新妻》全集小说阅读

2021-08-30 19:38 · 新商盟

第11章 事情败露

偏厅里,沈老爷子正在跟助理交待事情,沈礼允进去,什么也不说,大步走到老爷子的面前,“扑通”一下便跪了下去,就跪在了老爷子的面前。

老爷子原本只装作没有看到他进来,如今,他忽然转了性的扑通一下跪倒在自己的面前,不想理他都不行了。

“你先下去吧,其它的事,明天的董事会上我再交待。”对着助理摆了摆手,老爷子淡淡吩咐一声。

“是,董事长。”助理点头,收了文件,恭敬地退了下去。

陆曼丽跟了进来,看到沈礼允竟然跪在了老爷子面前,倒是惊讶,但并没有过去阻止,而是选择站到一旁,静观其变。

“爷爷,我错了,我愿意按照你说的,带着小烨回大宅来,把他养在慕清名下,并且和周丝婧断绝一切关系。”跪在老爷子面前,沈礼允低着头,字字诚恳,满脸悔悟。

如今,唯一能挽回局势的办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乖乖听老爷子的话。

老爷子倒是没有想到,上午还倔得像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沈礼允,不过半天的时间,便想通了,改变了主意。

不远处,陆曼丽听着沈礼允终于服软的话,心里一下子不知道多开心。

这下好了,沈礼允肯听老爷子的话了,不至于被赶出家门,更不至于变得一无所有了,沈璟琛就算回来了,也不可能独占沈家。

想这样就把他们母子扫地出门,没门!

“你想通了?说的话字字都是真心的?而不是敷衍应付我的?等事情一过去,就又和周丝婧打得火热?”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无比威严地瞧着跪在面前的沈礼允,沉声问他。

“爷爷,我说的话,字字真心,我一定不会再和周丝婧有任何的瓜葛,从今往后,一定会好好待慕清,和她一起搬回来,好好过日子。”

“爸,礼允他呀,这回是真的想通了,您老就念在他还年轻,不够董事容易被人迷惑,原谅他这一次吧,以后呀,礼允一定事事都听您的,再不惹您老生气。”见老爷子似乎没有要马上原谅沈礼允的意思,陆曼丽马上过来,一起跪在了沈礼允的身边,笑眯眯的替他求情,说着,她又用手肘赶紧抵了一下身边的沈礼允,看向他赶紧道,“礼允,还不快谢谢你爷爷。”

沈礼允始终低着头,在陆曼丽话音落下后,便立刻听话地道,“谢谢爷爷,我以后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否则,沈家就不会再有你的立身之地。”大儿子死的早,沈礼允又是大儿子留下的唯一的孩子,更是自己现在唯一的孙子,既然他都认识到自己错误了,也承诺会听话,老爷子没有不原谅他的理由,说着,老爷子站了起来,轻叹口气道,“都起来吧,去找慕清,好好说说好坏,哄哄她,以后别再寒了她的心。”

“是,爷爷。”沈礼允点头,扶着陆曼丽站了起来。

“爸,你就这样原谅他了呀,你知道礼允和周丝婧两个人都干了些什么吗?”这时,沈沁文大步进来,气喘吁吁,满脸气氛。

原本,她是安排了保镖守在小乐乐的病房外的,就怕周丝婧对慕清和小乐乐母女再起什么歹心,可是刚刚,保镖却打电话过来,说沈礼允给他们下了药,把他们弄晕抬走了,他们根本没能一直守在小乐乐的病房外。

沈沁文让人一打听,才知道沈礼允竟然为了和周丝婧生的那个小野种,又摘走了小乐乐身体里的第二个肾,现在小乐乐已经没有了。

难怪这个时候,沈礼允会跑回来,跪在老爷子面前主动认错,乖乖听话。

要是他再不认错,不听话,老爷子知道了小乐乐被摘了第二个肾没有了的消息,只怕会生生打死他。

原本吧,沈礼允是她亲大哥的亲儿子,是她的亲侄子,她也从小疼爱他,而慕清只不过是沈家从孤儿院里收养的一个孤儿罢了,慕清和她,也并没有多亲,但自从沈礼允娶了慕清却还名正言顺的跟周丝婧在一起,让慕清实实在在成为了整个东川市的笑柄后,她就越来越讨厌沈礼允这个侄子,越来越可怜和同情慕清这个侄媳妇了,自然和慕清也就越来越亲近。

因为当年,他的丈夫也就是这样对她的,不过,她有强大的娘家,可慕清却什么也没有,只能生生的忍气吞声。

“沁文,你这是要干嘛呀,礼允可是你的亲侄子,你大哥可就只留下这一根独苗,我看你是巴不得礼允被赶出家门去,是吧!”看到沈沁文竟然跑来告状,陆曼丽立刻就火了。

平常这个小姑子还挺好相处的,怎么一到了沈礼允和慕清的事情上,她就尽胳膊肘往外拐。

“沁文,你说吧,礼允又干了什么?”看一眼沈沁文,又看一眼沈礼允,老爷子的脸色,立刻便又沉了下去。

沈沁文虽然是个女儿家,可是,为人性格却最是正直,最看不得人干龌龊事情,也从来不会挑拨离间,她的话,可信度自然高。

沈沁文看一眼际曼丽和沈礼文母女,讥诮一笑,尔后,对老爷子道,“爸,您还不知道吧,乐乐死了!”

——乐乐死了?!

老爷子懵了一下,下一秒,立刻问道,“沁文,你说什么,乐乐摘了一个肾,医生不是说没什么大事,对她的身影健康不会有什么大的音响吗?”

沈沁文又是讥诮一笑,冷冷地扫了一眼沈礼允道,“爸,如果乐乐只是被摘了一个肾,那乐乐当然不会死,与其让我说出来,不如礼允你自己说吧,他是怎么的禽兽不如,亲手把自己的亲骨肉第二次送上了手术台,让人拿着手术刀捅死了乐乐的。”

“沁文,你别含血喷人,礼允怎么可能……”

“住嘴!”就在陆曼丽骂人的话还没有落下的时候,老爷子忽地一声怒吼,打断她,尔后,无比愤怒与痛心的威严目光扫向沈礼允,手里的实木拐杖在大理石的地板上戳的“咚咚”作响,怒声道,“礼允,你自己说,你到底干了什么,乐乐她怎么啦?”

乐乐虽然是女孩,可是沈老爷子和老夫人从来不重男轻女,再者,乐乐是沈家承认的唯一的曾孙第四代,平日里,老爷子老夫人对白白胖胖又聪明可爱的小乐乐也是喜欢的不行,沈礼允为了救和周丝婧的孩子,让乐乐捐了一个肾,已经是老爷子和老夫人承受的极限了,如果,为了和周丝婧的孩子而要了乐乐的命,无论如何,老爷子和老夫人都是不会答应的。

“礼允,你把乐乐怎么啦,啊?快说!”这时,老夫人听到这边的动静,也赶了过来,听到乐乐没了,一时气坏了,差点就捶胸顿足。

沈礼允看一眼老夫人,又看一眼老爷子,最后,看一眼沈沁文,知道纸包不住火,他就算今天不说,明天也必须得说,既然早晚得说,还不如早些主动交代了,也容易求得原谅。

所以,片刻的迟疑之后,沈礼允低下头去,如实道,“小烨第一次肾移植手术失败,所以,乐乐为小烨捐了第……”

“你个畜牲!”就在沈礼允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老爷子怒骂,举起手里的拐杖,狠狠一棍子便朝沈礼允的双膝砸了下去。

“恩!”一声闷哼,沈礼允双膝一软,“扑通”一下,再一次,跪倒在了地板上。

第12章 以后就不是侄媳妇了

“为父不仁,为夫不忠,为子不孝,留你有什么用,我今天就打死你!”说着,老爷子手中的拐杖再次举起,往沈礼允的身上落下去……

“爸!”就在老爷子手中的拐杖还没有再次落在沈礼允身上的时候,陆曼丽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同样“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伸手握住了老爷子落下来的拐杖,“爸,璟文可就留下这礼允这一个孩子,你真的忍心要打死他吗?你打死了礼允,璟文在地府也不得安宁呀!”

“住嘴,别在这里提璟文,璟文要是知道他的儿子能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早打死了。”老夫人也气极了,平常几乎不发火的她,今天也实在是忍不住呵斥陆曼丽。

她的大儿子因为一场意外,死得早,陆曼丽一直不曾改嫁,留在沈家,老爷子老夫人因为他们孤儿寡母,平常对他们母子俩也算是多有纵容,很多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没有料到,会醇成今天这样的恶果。

“是!”陆曼丽看了看老夫人,又看向老爷子,开始一边吧嗒吧嗒地掉眼泪一边诉苦道,“爸,妈,璟文死的早,礼允没有爹教,是我这个当妈的没有教好儿子,要打,就先打死我吧!”

看着眼前儿媳妇和孙子,老爷子就算是再气再愤怒,也下不去手了,只是指着沈礼允怒声道,“你……你给我滚出去,我沈家再也没有你这么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孙子。”

话落,老爷子一把从陆曼丽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拐杖,然后,大步离开。

老夫人看着他们母子俩,万般痛心又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跟着老爷子一起离开。

既然老爷子和老夫人都走了,沈沁文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一声沉沉的叹息之后,也转身,离开。

“儿子,你可千万不能走呀,呆会等你爷爷奶奶气消了一些了,你再去认错,知道吗?你是他们唯一的孙子,他们不会真的舍得把你赶出家门的,明白吗?”待大家都离开后,陆曼丽立刻便扶着沈礼允的肩膀,给他支招。

沈礼允低垂着脑袋,点了点头。

他当然不会走,他要是现在真的就这么走了,那么他的一切,就真的完了。

……

枫园,东枫山半山腰的一座别墅里,二楼主卧,沈璟琛站在大床前,一双无比幽深又浩瀚的黑眸,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大床上昏迷的慕清,而床的另一边,正站着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在查看了慕清的身体状况,确认她只是伤心过度而昏迷之后,便依照沈璟琛的吩咐,给她注射镇定剂,让她好好睡一觉。

“你轻点!”

当针头一点点扎进慕清的手臂里,看到她原本就轻蹙着的眉心却忽地紧蹙了一下之后,沈璟琛沉声叮嘱,带着少有的火气。

方信很无辜呀,他的这双手可是拿手术刀的,不是给人打针的,给人打针这种事,他都几百年没干过了,好不好?

瞥了一眼对面的沈璟琛,方信还是不自觉地便放轻放柔了手上的动作,一点一点,从未有过的小心翼翼地将针头扎进慕清的血管里,然后,将药水一点点往前推。

当一针镇定剂打完,拔出针头来的时候,方信也跟着松了口气,尔后,一边处理着针头一边看一眼对面的男人,问道,“四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好像是你家侄媳妇吧?”

三年前,沈家为长孙沈礼允举行了轰动全城的世纪婚礼,当时沈璟琛特意跑了回来参加婚礼,而方家和沈家又是世交,方信自然也就跟着自家的老头子去了。

也就是三年前的婚礼上,他见了慕清一次。

说实话,慕清不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惊心动魄的大美女,是那种看一眼就不会叫人忘记,而且越看越耐看的女人。

所以,哪怕只见过一面,而且时隔三年,当他一来到别墅,看到躺在床上的女人时,就认出了慕清来。

亏他从进屋到现在,一直忍着,到现在才问沈璟琛,他也是很佩服自己了。

沈璟琛掀眸,淡淡睐方信一眼,低低醇厚的嗓音凉幽幽道,“现在是侄媳妇又怎么样,用不了多久就不是了。”

“啊!”方信错愕,“四哥,你不会看上你家侄媳妇了吧?”

“对。”没有半丝迟疑的,沈璟琛直接给方信答案。

“四哥,你……”方信觉得不可思议,不过,转念一想,又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是不可能发生在沈璟琛身上的呢?

“那你和容薇儿怎么回事?你们家小团子难道不是你和容薇儿生的?”

“我和她没关系,团子更加和她没有关系。”淡淡瞥满脸困惑的方信一眼,沈璟琛直接给了他答案。

方信看着沈璟琛,微微瞪大着双眼被震惊的一愣一愣的。

他一年前去英国,当看到一个胖嘟嘟白嫩嫩的小女孩忽然冒了出来开口叫沈璟琛“爸爸”的时候,他就震惊的不行,当时沈璟琛什么也没有说,他自然也就认为那小女孩是沈璟琛和容薇儿的女儿,毕竟这些年容薇儿一直追着沈璟琛呆在英国,这事是大家都知道的。

可是万万都没有想到,沈璟琛现在竟然告诉他,小团子和容薇儿没有关系,那和谁有关系?

“不是,四哥,那团子不是你和容薇儿的女儿,这女儿哪来的呀?”反应过来之后,方信又紧追着问。

据他所知,除容薇儿之外,沈璟琛并没有交过其她的女朋友,平常更是洁身自好,从来不碰其她的女人,所以,除了容薇儿,方信想像不出来,那么可爱的小团子是从哪儿冒来的。

“她什么时候可以醒来?”直接的,沈璟琛避而不答。

方信看着他,“……”

从小玩到大,方信知道,沈璟琛不想说的话,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挖得出来,而且,他在国外的这十年,身上有多少的秘密,没有人能搞得清楚。

“大概明天早上。”看了沈璟琛片刻之后,方信只得回答他的问题。

“那你可以走了。”淡淡的,沈璟琛下了驱逐令。

“……”方信晕,“四哥,你这次回来呆多久,我们几个好久没聚了,要不……”

“暂时没时间,等有时间了,再联系你们。”谁料,方信的话还没有说完,沈璟琛便直接打断了他。

方信,“……”

好吧!照沈璟琛这样说,就是会呆比较久的时间,暂时不会离开。

“行,那我先走了,你侄媳妇要是再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说着,方信低头开始收拾药箱。

“去掉那个‘侄’字。”

“啊!”

去掉那个‘侄’字,方信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去掉那个‘侄’字,岂不是变成了‘你媳妇’。

瞬间,方信又抬起头来看向沈璟琛,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四哥,你这样干,你家老头会同意吗?”

“那是我的事,你用不着操心。”

方信,“……”

相关文章:

我把她日出了白浆10_被老头下药玩好爽_老王的老年时代

肚子被精灌满堵住:随着车子颠簸进入女友

爹地来宠:萌宝闹翻天第五月小说全本【原文在线】

宝贝乖女水真多小芳|地铁上被挤到角落里爱

爷够了太多了啊好大|放轻松你要夹死我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