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宠来袭:总裁的二嫁新妻【慕清,沈璟琛】全文阅读

2021-08-30 20:09 · 新商盟

第9章 团团想爸爸

“小团子。”

“粑粑,你在哪,团团要抱抱!”

沈家大宅的花园里,沈璟琛站在一颗枝繁叶茂的枫树下,微微仰起头,眯着狭长又深邃的黑眸,望着西沉的那轮红日,手里握着手机,听着通过电磁波传来的小女孩那软糯糯甜腻腻的声音,菲薄的性感唇角,勾起一抹无比温和慈爱的笑容,低沉醇厚的嗓音,更是温柔宠溺。

“爸爸在家,想爸爸了?”

“我看不到粑粑,粑粑躲猫猫,快初来。”

“呵”听着女儿那还不标准的发音,沈璟琛低低愉悦地笑了,“爸爸没有跟你躲猫猫,你乖乖睡个觉觉,等明天睁开眼睛,就能看到爸爸了,好不好?”

“粑粑不骗我?”

“不骗你。”

“嗯!”手机那头,小肉团子欢快地答应,“粑粑爱我。”

“对,爸爸爱你。”

“嘻嘻”

“老板。”小肉团子心满意足的笑声后,是一个恭敬又温柔的女声。

“带团子回国,现在。”再开口,对着得力的女助理,沈璟琛的声音,忽然就冷了下来,不带丝毫的温度。

“是,老板。”

挂断电话,学璟琛侧眸,淡淡瞟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得力助理勒刚,微眯着黑眸问道,“怎么样?”

“周丝婧寻死,逼沈礼允同意了让乐乐第二次捐肾,乐乐已经被送进手术室里了。”勒刚看着沈璟理,恭敬地回答。

跟在沈璟琛身边这么多年,虽然他向来就猜不透沈璟琛的心思,可是,这一次,却真的太奇怪了,不仅忽然决定回来,接管沈氏集团,而且在回来之前,就让人密切监视医院里周丝婧他们的一举一动,还有慕清,勒刚不明白,自家老板什么时候这么闲,竟然有心思管起沈家小辈的家务事了。

“慕清呢?”眯着远处西沉的红日,沈璟琛又淡淡地问道。

“慕小姐她”勒刚迟疑一下,不知道怎么说,“虽然没有人跟她说实话,但是她应该是猜到了乐乐要被摘掉第二个肾,哭得很惨,极力要抢回乐乐,但是沈礼允把她给打晕了。”

——打晕了!

助理最后的三个字,让沈璟琛听得眉宇狠狠一拧,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沉声吩咐道,“让人看好她,别让她发生任何意外。”

“是,老板。”

医院里,慕清只觉得自己睡了一个好久好久的觉,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小乐乐一直哭喊着“麻麻,麻麻……”,她一直找啊找,可是,就是找不到她的小乐乐,只有小乐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不断地在她的耳边萦绕,就像无数根细细的针,从四面八方喷射过来,每一针都扎在了她的身上,她千疮百孔,血流不止,可是,不管怎么样,她就是看不到乐乐。

她拼命挣扎,用尽浑身的力气挣扎,可是,她的眼皮就像是被千万斤的生物给死死压住了般,不管她怎么用力挣扎,就是睁不开眼,撑不起眼皮来。

梦魇里,她找啊找,找啊找,直到最后一丝力气都用尽,身上最后的一滴血都流干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了小乐乐,却发现,小乐乐在被一群恶浪围攻,小乐乐泪流满面拼命地嘶喊着“麻麻,救我……麻麻,救我……”,就在她想要扑过去救小乐乐的时候,那群恶浪直接朝小乐乐扑了过去,几乎是瞬间,小乐乐便被撕咬成碎片,血肉模糊……

“不!”

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终于,慕清冲破梦魇,苏醒了过来。

从病床上弹坐起来,满面是泪慕清就像一个被掏空了灵魂只剩下一俱躯壳的行尸走肉般,一双大大的猩红的空洞双眼里,一片恢茫茫的,似整个世界都轰塌了般,挂满满泪痕的小脸,苍白如纸,额头上,豆大颗的汗珠混和着眼泪,更是不断地往下滑。

“乐乐,乐乐……”

机械地呢喃两声,下一秒,她掀掉身上的裤子,连鞋子都顾不得穿,就打着赤脚往病房外冲。

只是,她才下床,就被守在病房里的沈礼允扑过来,一把死死地抱住。

蓦地侧头,当一眼看到抱住自己的人是沈礼允的时候,没有半秒的迟疑,慕清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张嘴便狠狠咬了下去。

“嗯!”

就在慕清咬下去的时候,沈礼允一声吃痛的闷哼,可是,他却并没有推开慕清,更没有将自己的手从她的嘴里抽走,只是仍旧死死地抱着她,任由她咬。

发了狠的,用尽浑身的力气,慕清死死地咬着,血腥的味道,很快便在她的唇齿间不断地蔓延,最后,直到快把沈礼允手臂上的肉给掀下来了,嘴角开始不断有血流了下来,她才松了嘴,却已是泣不成声地怒吼道,“放开我,沈礼允,放开我,你放开我……”

“慕清,已经没用了,乐乐的肾已经摘了,她已经没了,她死了!”抱紧慕清,沈礼允同样大吼,但明明手术已经马上就要结束了,一切已经成了定局,乐乐已经没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却还要在这里守着慕清。

——乐乐的肾已经摘了,她已经没了,她死了!

“轰”的一声,仿佛一颗原子弹在慕清的大脑里爆炸了般,瞬间将她炸得粉身碎骨,大脑一片空白。

乐乐没了。

乐乐没了。

她的乐乐死了,没有了。

“你放开我,放开我……”下一秒,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慕清猛地一把推开了沈礼允,朝手术室狂奔而去。

明明病房和手术就隔着一条走廊,不过几十米的距离,可是,这条走廊,却是从未有过的长,慕清拼命地跑着,仿佛穿过了几个世纪,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她才跑到了手术室外。

来到手术室外,她似疯了般,拼命地便开始砸手术室的门,“砰”“砰”“砰”……一下紧接着一下,一边砸一边嘶喊着道,“把女儿还给我,她女儿还给我……”

手术室外,守在那儿的周丝婧看着她发了疯似半人半鬼的模样,不禁一声冷冷的嗤笑,双手环胸,以一个绝对胜利的姿态走过去,无比得意道,“别在这里喊了,影响医生给我儿子做手术,你的女儿已经死了,就算你喊破了嗓子也没有用,我说过的,只要我高兴,别说是你女儿的命,就算是你的命,礼允也会随时取了送给我。”

“周丝婧,我要杀了你……”慕清一声怒吼,立刻便朝周丝婧扑了过去。

只不过,周丝婧可不是傻子,吃了一次亏,不可能再吃第二次亏,就在慕清扑过来的时候,早就做好准备的她立刻便往后一退,闪到了一边,然后,朝身后手一挥,两个佣人扑向来,一把将慕清死死摁住,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身后,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松开她!”

就在这时,一道无比低沉冷冽而且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格外熟悉,周丝婧猛地一愣,蓦地侧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沈礼允竟然站在了那儿,正死死地盯着她,目光,带着愤怒,而且,是从未有过的愤怒,愤怒里,还带着一抹恨意,那种怒与恨,周丝婧看不懂,不过,却惊得她浑身一颤,明明是七月盛夏的季节,却让她浑身冷意顿生。

两个佣人见沈礼允冷沉着张人命令他们放了慕清,虽然不明白沈礼允这是为哪般,可是,却不敢不从,立刻便松开了慕清。

一获得自由,慕清便再次疯了般,朝周丝婧扑了过去。

……

第10章 她是我老婆

“啊!”

就在慕清扑过去,用尽浑身的力气一把死死地揪住周丝婧的头发的时候,周丝婧一声惊恐的尖叫,却丝毫都不反抗,只是抱住自己的头,大声叫喊着道,“礼允,救我,她要杀了我,她因为乐乐要杀了我!”

沈礼允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看着慕清像是疯子般揪住周丝婧的头发对她不断地拳打脚踢,可是,却完全的不动于衷。

刚才周丝婧说什么,说,只要她高兴,别说是乐乐的命,就连慕清的命,他都会随时取了,送给她。

周丝婧恐高,他是知道的,医院一住院大楼一百多米的顶楼,她怎么可能敢坐到天台的围栏上去,要跳楼。

当时情急,他想不起来。

后来,在乐乐被送进了手术室,肾都摘下了来后,他猛然想起来,让人去看。

果然,周丝婧是骗他的。

他哪里是要跳楼,哪里是要跟小烨一起去死,他只不过就是逼他同意乐乐二次损肾来救小烨而已。

因为天台的围栏外面,根本不是百米的高楼,而是一块天台的延伸,就算掉下去,也根本不会有事。

“礼允,救我,快点救我,慕清她要杀了我,她要杀了我!”为了把戏给做足,周丝婧竟然真的没有还一下手,就连被慕清打得倒在地上,嘴边流出了血,她也不还手,只是缩成一团,拼命地向沈礼允呼救。

同样,慕清也软到了地方,可是,拳头却仍旧不停地砸向周丝婧的,哪怕是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都被抽空,她也没有停止下来。

两个佣人站在一旁,看看被打得实在是惨不忍睹的周丝婧,又看看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沈礼允,完全不敢动,更加说上去帮周丝婧呢。

看着被打得鼻子嘴角都有血不断流出来,染得满脸都是的周丝婧,沈礼允终究还是心软了,箭步过去,一把将仍旧向周丝婧不断挥拳的慕清一把拉了起来。

“啪!”

也就在沈礼允将慕清拉了起来的时候,慕清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扬手便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沈礼允的脸上,清脆的巴掌声,霎时响彻整个走廊,连两个佣人都被吓得一愣一愣的,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慕清竟然打了沈礼允!

一巴掌之后,慕清猩红的双眼满满全是痛恨与愤怒还有绝望地看着沈礼允,扯起唇角,笑了,笑得那么绝望,那么悲凉,仿佛整个世界都弃她而去般。

“沈礼允,你们这对狗男女,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泪水,如倾盆的暴雨,怎么也止不住,彻底模糊了慕清的双眼,“总有一天,你们所做的一切,会得到报应的,也总有一天,我失去乐乐的痛,我会让你们双倍偿还!”

“哐当!”

正当这时,手术室的大门被拉开,有医生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慕清看到,转身箭步就要冲过去,可是,却再一次被沈礼允给死死地抱住了。

“沈礼允,你放开我……”再一次,慕清疯狂地挣扎,怒吼,咆哮!

“慕清,乐乐死了,她死了,不要去看,你要是喜欢,我们可以再生一个女儿,也叫乐乐,好不好?”抱紧慕清,沈礼允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啦,竟然对着她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不远处,被佣人扶了起来的周丝婧听着沈礼允对慕清的话,无比震惊地瞪大双眼,完全不敢置信,刚才的话,竟然会是沈礼允对慕清说的。

“不好,不好,不好!”慕清挣扎,怒吼,咆哮,“沈礼允,我恨你,一生一世都恨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放开她!”

这时,一道低低醇厚的嗓音带着我比压迫人心的力量,从不远处传来,众人错愕,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当一眼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走廊里的男人时,周丝婧第一个愣住。

眼前的男人,周丝婧虽然没有见过,可是,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无比尊贵又清冷的王者气质,还有他无与伦比的英俊面庞,让周丝婧几乎看傻了眼。

“四叔。”看着不远处的沈璟琛,沈礼允却丝毫没有要松开慕清的意思,拒绝道,“这是我的家务事,还请四叔不要插手。”

慕清被困在沈礼允的怀里,透过层层闪动的泪光,看向不远处的沈璟琛,这一瞬,所有的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凝固,连她的呼吸,也都凝固了。

“你的家务事?!”沈璟琛一双无比幽深的黑眸微微一眯,狭长的好看眉头,跟着微拢一下,单手抄在裤袋里,迈着一双大长腿,一边闲庭信步地走向慕清和沈礼,低低醇厚的嗓音一边悠悠然问道,“礼允,如果今天我管定了你的家务事呢,你打算怎么办?”

“四叔,……”

“啊!”

就在沈礼允看着走过来的沈璟琛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沈璟琛却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忽地伸手过去,掐住他被慕清咬伤的手臂,猛的一用力。

一声痛苦的尖叫,沈礼允松开了死死抱着慕清的手。

沈礼允手一松,浑身连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抽空的慕清双腿一软,就像一片羽毛一样,朝地面飘落下去。

也就在慕清往一侧软了下去的时候,一双长臂忽然伸了过来,将她一把捞起,打横抱进一个温暖柔韧又宽阔的胸膛里。

泪眼模糊间,慕清望着头顶男人那晃动的绝美的英俊面庞,终于,再也支撑不住,眼前的光明,被一点点吞噬掉,最后,晕了过去。

“四叔,慕清是我老婆。”握着不过是被沈璟琛捏了一下,就痛到极致的手臂,沈礼允抬起头来愤怒地望着他,宣示自己对慕清的占有权。

“哦,原来你知道慕清是你的老婆?!”无比幽深的黑眸微眯着沈礼允,沈璟琛有力的双臂抱紧晕迷过去的慕清,微勾起半边唇角,似笑非笑地道,“不过,现在才知道,已经晚了。”

话落,他抱着慕清,毫不迟疑地转身,迈开一双大长腿,大步离开。

“四叔,……”沈礼允咬牙,可是,却根本不敢追上去。

“礼允,你没事吧?”周丝婧回过神来,立刻便过去,无比轻柔地握住沈礼允被慕清咬伤的手臂,无比关切又心疼地问道。

沈礼允狠狠瞪着沈璟琛背影的视线收回,斜睨一眼周线婧,没有理她。

“礼允,刚刚那个,是……是你四叔?他……他带走慕清是什么意思?”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周丝婧问道。

沈礼允再次斜睨她一眼,仍旧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尔后,猛地一下,将自己的手臂从她的手中抽走,冷冷吩咐两个佣人道,“去选块最好的墓地,把乐乐葬了。”

话落,他也抬腿,大步离开。

“是,少爷。”

……

回到沈家大宅,沈礼允马上就揪住佣人问,有没有见到沈璟琛和慕清,佣人却说,没有见到他们回来过。

也不知道是什么作祟,第一次,在找不到慕清的时候,沈礼允的心里,产生了一股焦躁,烦闷,这种焦虑与烦躁,让他狠狠一拳头便砸在了车顶上。

“礼允,你这是怎么啦,又发生什么事了?”

知道沈礼允回来了,陆曼丽出来,一眼看到他一拳砸在车顶上,立刻便跑过去,心疼地问他。

沈礼允看一眼陆曼丽,什么也没有说,直接问道,“爷爷在家吗?”

“在,在偏厅里呢!”

沈礼允咬牙,眉头狠狠一皱,什么也不说,大步便进了主楼,朝偏厅里走去。

相关文章:

副驾驶席就是女友专座,晚上被几个男的轮流

bl文库黑化攻可爱受_把腿扒开让我添

【小说】《娇妻在上林少请投降》全文免费阅读

男女野战奶/女朋友第一次但很松

怎么打憋最舒服,爽到飞起/自己用手指按摩小豆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