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龙魂少年完本列表全文,都市龙魂少年完结全集

2021-08-31 09:47 · 新商盟

黑裙美女闻言一愣,露出无比震惊,难以置信的神色来。

在一瞬间,她目光一厉,如刀一样盯着陈禹,整个人多了一种冷厉无比的气质,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俯视着陈禹。

陈禹被这种目光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觉得莫名其妙,被下了蛊就是被下了蛊,反应这么大干什么?

哒哒,脚步声响起,一侧的树林中,一个穿着黑西装,气质精干的男子跑了过来,速度快得像是一头猎豹。

陈禹心里惊讶,他都没注意到那男子什么时候进入树林的。

“夫人!”到了黑裙女子身前,精干男子警惕地盯着陈禹,无比恭敬地朝黑裙女子微微躬身,说道。

陈禹看向精干男子,注意到他腰间有一处地方鼓囊囊的,不知藏的什么,他心里好奇,稍稍集中注意力,立刻看到,那里分明放着一把黑漆漆的枪。

陈禹这次是真被吓到了,脸色不由一变。

而黑裙女子神色几次变化之后,忽而又笑了起来,说道:“阿七,没有事,你后退!”

“好的,夫人!”那叫阿七的男子躬身,退到了黑裙女子身后。

“你是什么人,为何看得出来我被下了蛊?”黑裙女子注视着陈禹,徐徐说道。

“我就一学生!”陈禹心里不大舒服,觉得这女人戒备心太强了,一下变脸,一下又是带着枪的保镖跑出来唬人,但他还是说道:“你的蛊,我可以试着给你解一解!”

“真的吗?”黑裙女子笑着问道。

那个阿七,露出震惊以及希冀,还有一种怀疑的神色来。

“信不信由你!”陈禹淡淡开口,他其实不想和黑裙女子这样的大人物打交道,但他感觉到了龙魂对蛊虫的极度厌恶,这种厌恶让他有种必须灭了这只蛊虫的使命感。

“你是谁?”阿七开口,声音严厉:“你到底是谁派来的?怎么会知道夫人今天会来江市?”

陈禹皱眉,他知道这种质疑其实算是比较正常,但这阿七的语气让他很反感。

“不信就算了!”陈禹转身就走。

“想走?没有这么容易!”阿七冷笑一声,一个箭步拦在了陈禹面前。

陈禹脸色一沉。他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他本来只是想帮黑裙女人解蛊,但现在自己反倒脱不了身。

盯着阿七,陈禹轻易看出后者一身肌肉很发达健壮,应该是练家子。

“阿七!”黑裙女子低喝道:“不要失礼!”

“夫人,这小子很可疑!”阿七说道:“您中了蛊的事知道的人不多,这小子怎么知道的?”

“没事,我已经是将死之人,何必在意这么多?”黑裙女子洒脱一笑,说道:“也许这位小兄弟就是靠自己的本事看出来的呢?你下去吧!”

“可是夫人,万一这小子是您的仇人派来的,心怀叵测呢?”阿七语气凝重道。

黑裙女人笑道:“那我就早死一个月而已。我这次来江市,就是来以前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回忆一下过去,和这个世界做最后的告别。说不定,在这里遇到这位小兄弟,是我的缘分呢。你下去吧!”

“是,夫人!”阿七不敢再说什么,大步后退。

不过他在离开之前,恶狠狠瞪了陈禹一眼,眼里威胁的意思很明显,如果陈禹有对黑裙女子任何不利,他都不会放过陈禹。

这人有毛病,陈禹暗自腹诽,但看着黑裙女子绝美的面容以及轻松洒脱的神色,他心里又油然生出一种敬佩之情来。

能够在生死面前这么豁达,这黑裙女人可不简单,绝非寻常人。

“小兄弟怎么称呼?”黑裙女子朝陈禹露出一个笑容,说道。

“我叫陈禹!”陈禹说道:“夫人呢?”

“我嘛,姓姜,名曼影!”黑裙女子笑道:“陈小兄弟你要替我解蛊,需要做准备吗?”

陈禹又感应身体内的龙气,只觉自己对龙气的控制越发得心应手,他仔细回忆了一下灭蛊的方法,道:“不必,找个地方静坐就好!”

走出几步,陈禹和姜曼影在草地上相对而坐。

看着姜曼影绝美的姿容,鼻尖可以闻到这极品美女身上散发的阵阵幽香,陈禹开始运转透视异能。

又一次真切地看到姜曼影熟透的完美火爆的身躯,陈禹心旌摇动,几乎难以自持,有种要将姜曼影扑倒在地,就地正法的强烈冲动。

强行收起杂念,陈禹道:“姜夫人这么相信我?”

“刚才我已经说了,也许是缘分!”姜曼影说道:“说起来也奇怪,我的心脏平时都是隐隐作痛的。但遇到你开始,那种隐痛不见了!陈小兄弟你是不知道,蛊毒发作的时候痛不欲生,死对我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陈禹不由有些动容,道:“灭杀蛊虫不是问题,但这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一定的影响,事后需要调理!”

在龙魂记忆中,它曾化身人形行走天下,有过替人解蛊的经历,且所解的蛊极厉害,绝不是姜曼影心脏里的这只蛊虫可比。

有这样的经验在,陈禹只需能调动龙气,灭掉它轻而易举。

毕竟,龙为天下蛇虫之祖,在龙气之下,再厉害的蛊虫也不敢有半点反抗。

但陈禹看得出来,这只蛊虫在姜曼影心脏里已经成长了不短的时间,可谓已和她心脏相连,蛊虫一死,她的心脏功能肯定会受到影响。

“陈小兄弟尽管放手施为!”姜曼影却笑道:“我就算当场身死,也不会有半句怨言!”

陈禹摇头,道:“姜夫人,我这就开始。我需用手按在你的心脏上,会有一点失礼!”

姜曼影一愣,道:“没关系,将死之人,哪还有这么多顾忌?”

说着,姜曼影抬了一下手。

阿七悄然出现。

“看好周围,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姜曼影吩咐着,语气平淡,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威严。

“好!”阿七又冷冷看了陈禹一眼,才又钻入树林中。

“那就开始吧!”姜曼影朝陈禹说道。

“好的!”陈禹对姜曼影面对死亡的豁达很钦佩,先前的一点不快也已经消失,心里对姜曼影已是不自觉地生出了好感。

而后,陈禹深吸一口气,运转身体内的龙气,凝聚到右手上。

随着龙气凝聚,陈禹只觉自己的右手具备了超凡的力量,可以一掌拍死一头牛!

龙气汇聚,陈禹双手交织在一起,变幻几下,结了一个法印。

这法印一结,陈禹只觉自己的精神变得高度专注,心神变得空灵,没有半点杂念。

真龙九印,龙魂记忆中一种古老相承的印法,具有极大的威力。陈禹现在结的这个印为最粗浅的潜龙印,对应着潜龙勿用之意,表示龙的力量引而不发。

真龙之力强大无比,灭杀一只蛊虫完全是杀鸡用牛刀,用潜龙印可以使龙气所蕴的力量不至爆发,伤害到姜曼影的身体。

在此刻的姜曼影眼中,陈禹整个人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境,显得极其不凡。以她阅人无数的眼光,也难看透此刻的陈禹。

“或许,这个少年真的能解我的噬心蛊?”姜曼影眼里燃起一丝希冀。

“开始了,夫人,你不要乱动!”陈禹开口说了一句,神色凝重,左手依然结印,右手则一掌按向姜曼影的心口位置。

同时,陈禹的左眼里,姜曼影的身躯变得透明,血肉肌肤在他眼里也消失不见,只剩下一颗挑动的鲜活心脏,以及在心脏中寂静雌伏的蛊虫。

龙气威压对蛊虫这样卑微的存在有着天然的克制,陈禹的手掌才一靠近,那蛊虫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随着陈禹手掌按下,丝丝缕缕的龙气从他的掌心流动而出,透过姜曼影的衣服以及肌肤,朝心脏中而去。

在潜龙印下,龙气虽然炽烈,但一点不暴躁,反而显得很精细,在姜曼影的心脏表面汇聚,化作一条盘着的龙,一点点渗入姜曼影的心脏中。

陈禹这时才松了一口气,知道龙气这样渗透,不会伤到姜曼影的心脏了。

和龙可以具备万千变化的神通一样,龙气也能变化,它可以像雷霆一样猛烈爆发,也可以像春风一样,润物无声。

不过,陈禹觉得,龙魂肯定有着它的意识在,它应该还是活着的!

很快,陈禹就看到,龙气进入姜曼影的心脏后,直接把蛊虫包裹住。

然后,那蛊虫一动不动,表面上的黑气直接消失,慢慢的竟化作了灰烬。

在龙气的攻击下,蛊虫死得轻而易举,没有半点多余的挣扎。

龙气确实厉害!

在蛊虫被灭杀的瞬间,姜曼影也有感知,身躯颤了一下。

灭了蛊虫之后,龙气又开始移动,钻出姜曼影的心脏,朝陈禹掌心汇来,竟然又回到了陈禹的身体。

陈禹不由得呆了呆……龙气确实神妙非凡,出去后竟然能回来!

心中感慨,陈禹继续透视着姜曼影的身体,他忽然发现,随着龙气的回归,姜曼影的心脏中,也有淡淡的白色雾气流动着,汇向蛊虫被灭的位置。

“这是什么?”陈禹不由得疑惑。

陈禹抬头,只见姜曼影绝美的脸上一片轻松,明眸秋水,神情里带着彻底的解脱之色,绝美的面容让人砰然心动。

陈禹不好多看,忍不住低头看向自己手掌所按的位置,只觉触感越发清晰。

不自觉地,陈禹将注意力集中在胸口处,只看到一对峰峦惊心动魄,形状完美,如同上天造物所钟。

陈禹身体立刻起了反应,下意识的,掌心握了握。

这一握,陈禹越发把持不住。

不过,陈禹到底还保持着理智,轻咳一声,强行收回手掌,道:“夫人,好了!”

“嗯!”姜曼影轻叹一声,看着陈禹,似将陈禹刚才的小动作看得清楚,却没有直接开口。

等了十几秒,姜曼影开始收敛解脱的欣喜情绪,体现出对情绪的强大掌控力,她闭上眼,似在查看着什么。

陈禹感觉到姜曼影身体内有某种力量在酝酿,他心里好奇,又一次看向姜曼影的身体内部。

只见那种白色的雾气在姜曼影的身体内不住流转起来,循环不息,遍布其身体的各个角落。

“这是灵气……不对,应该只是真气,姜曼影竟然是内家高手?”陈禹思索了一下,根据龙魂的记忆,明白了过来,心里一讶。

姜曼影很快睁开了眼,欣喜道:“噬心蛊确实已经死了,陈……陈禹,大恩不言谢!”

陈禹道:“夫人不必客气!”

姜曼影嫣然一笑,道:“陈禹,我的性命是你救的。如果你不嫌弃,就当我是你姐姐,从此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陈禹呆了呆。

“怎么?嫌弃我这个姐姐?”姜曼影面露不悦之色,说道。

“那个,姜姐!”陈禹确实没想到姜曼影会说出这样的提议,但他对姜曼影确实很有好感,于是从善如流道。

“要直接叫姐姐,或者叫我影姐!”姜曼影笑道:“蛊虫一死,我的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啊!小禹,你想姐怎么报答你,任何要求你都可以随便提,只要姐姐做得到!”

任何要求都可以吗?陈禹心里不由起了点非分的想法,但也只是想想而已,说道:“影姐既然说我是你弟弟,那为影姐除蛊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哪里要什么回报?”

“小禹你这么说我很高兴!”姜曼影道:“你太厉害了。我中这噬心蛊五年了,请过不知多少国手和高人看过,都束手无策。断言我一个月后必死,没想到上天让我遇到你,让我能继续活下去!”

陈禹也为姜曼影感到高兴,如果姜曼影这样的美女香消玉殒,确实太可惜了!

“影姐,蛊虫虽除,但你心脏还是受损不轻,恐怕还得服食丹药调理一段时间!”陈禹说道。

“嗯,小禹弟弟你有办法的是不是,一事不烦二主,姐姐就拜托你了!”姜曼影笑道。

陈禹不由一笑,说道:“好吧,不过我需要点时间准备!”

“没关系,五年都扛过来了,不在乎再等一等。趁着这段时间,我正好在江市继续休息一段时间!”姜曼影说道。

说着,姜曼影抬手示意一下。

阿七很快出现,他看到姜曼影神色轻松,露出惊色,“夫人?”

“蛊虫已经被小禹解了!”姜曼影对阿七显然也是比较倚重,解释了一句。

阿七神色一震,露出激动与难以置信的神色。

陈禹心里其实很好奇姜曼影的身份,但不大好开口问。

砰,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阿七直接跪在了陈禹面前。

陈禹被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让开。

嘭嘭嘭,谁知阿七跪下后,竟是直接以头触地,磕了三个头。

陈禹目瞪口呆,暗道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磕起头来,连忙上前抓住阿七的手,要把他拉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这一拉,阿七的身体居然像是沉重的巨石一样,陈禹居然没拉动。

“多谢先生救了夫人!”

“起来说话!”发现自己拉不动阿七,陈禹不由皱眉,心念一动,运转龙气到双手上。

果然,龙气一汇集到双手,陈禹顿觉阿七身体变轻了很多,一下将他拉了起来。

阿七神色一震,难以置信,道:“先生果然是高人,阿七不该质疑先生,还请先生不要怪罪!”

先生这称呼让陈禹觉得怪怪的,他觉得这阿七也不简单,运转透视异能看去,果然看到阿七身体内也有白色的淡淡雾气分布。

显然,这阿七也是练出了真气的那种高手。

“好了,阿七。我已和陈禹认为了姐弟,以后他就是我姜曼影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姜曼影说道。

阿七神色再次震动,看着陈禹,既是感激,又是羡慕和惊叹,神色变得恭敬,又要跪下。

陈禹连忙说道:“能不要动不动就下跪吗?”

姜曼影微微一笑,说道:“阿七,以后陈禹弟弟的话就是我的话!”

阿七不再坚持下跪,改为鞠躬,道:“阿七见过禹少!”

陈禹苦笑,他真是越来越好奇这姜曼影和阿七的身份了。

而且,这阿七对姜曼影的忠诚实在令人惊讶。

“阿七,你记下小禹的电话号码!”姜曼影说道:“小禹,你有事情直接联系阿七。我的产业和事业虽然不在江市,但我是从江市走出去的,在这边还算有些面子。”

顿了顿,姜曼影又解释道:“我平时不用手机,无论什么事,你都可以打阿七的电话都可以找到我!”

姜曼影语气平淡,但那种自信与霸气展现无疑。

看着阿七拿出手机,陈禹姜自己的手机号说了一遍,不过他的手机没有带在身上,而是放在教室了。

“影姐,调理所需丹药,我会尽快制好!”留下了联系方式,陈禹说道:“你也早点回去休息,保持情绪平静,不要耗费心力!”

“知道了!”姜曼影笑道:“今天确实不适合多聊,等两天我备下见面礼再来找你,小禹弟弟!”

陈禹微怔,轻轻摇头,朝姜曼影一笑,起身离开。

直到陈禹走出小树林,阿七才说道:“夫人,您的噬心蛊真的被解了吗?”

“当然,我虽不是武道宗师,但这点还是很清楚的!”姜曼影注视着陈禹离开的方向,冷然一笑:“不知有多少人在等着我姜曼影死在噬心蛊发作的这一天,却没想到老天爷派小禹来救我。玄武中学果然是我的福地!”

阿七露出真心欣喜的笑容。

“回去打电话把我刚订的那辆车运到江市来,作为礼物送给小禹!”姜曼影又说道:“查一下小禹的具体信息,将我在东海南郊的山庄办一下过户到小禹名下!”

阿奇一怔,道:“夫人,这会不会太过?”

“我姜曼影的命这点钱都不值?”姜曼影道:“何况我认了他当弟弟,我的就该是他的!”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而是禹少年纪太小,骤然受这样的重礼,怕是有所不妥!”阿七战战兢兢道。

“你太小看我这个弟弟了,认他当弟弟,也许是我高攀了也不一定!”姜曼影回想着陈禹方才祛蛊结印时的样子,若有所思,道:“随时和他保持联络,无论他什么要求都要尽量办到!”

“是!”

陈禹朝教室那边走去,回忆着为姜曼影祛蛊的经过,仍觉得奇妙。

透视能力,再加上龙气,可谓神妙非凡。

而这两者,都是因龙魂而出现,不管是龙魂,还是龙魂中所蕴的真龙记忆,都是陈禹最宝贵的财富,让陈禹知道自己的人生已变得截然不同!

“帝京王家,我会要将我所受的屈辱全都还给你们!”忽而,陈禹想起了什么,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神色变得冷冽。

陈禹的家境,其实算得上优越。他的父亲陈闻方,是浮云县的副县长,母亲王素云则是一个女强人,远赴东海开了一家市值过亿的房地产公司。

因此之故,以前的陈禹可谓是无忧无虑,每天都想着玩儿,对读书并不怎么上心,在浮云中学的成绩很一般……一切的改变来自今年三月的帝京之行!

正是这次帝京之行,让陈禹知道了母亲的来历竟然不简单,居然是帝京大家族王家的一员。

王家,在首都帝京也是首屈一指的豪门,政商两界,能量巨大,随便一点动作都能使华夏国的政商两界生出不小的波澜。

因为陈禹的父母当年是在大学里私定终身,又是瞒着家里结的婚,所以陈禹的母亲王素云和家族关系一直很差。

这一次,因为陈禹的外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八十大寿,陈禹一家不得不去帝京祝寿!

然而,等待陈禹他们一家人的,却是王家那些‘亲戚’的冷眼和嘲讽!

陈禹这个在普通人眼中家境优渥,无忧无虑的少年,在帝都王家的那些同龄人面前被各种嘲笑打击,甚至被以各种故意设置的局给羞辱和打击得体无完肤。

那次经历,陈禹毕生难忘!

更让陈禹愤怒欲狂的,是那些所谓的‘亲戚’借着自己不太好的表现,对父母进行各种恶毒的言语攻击。

偌大一个王家,竟只有过寿的老太太对陈禹一家人存着怜悯和善意!

于是,从帝都回来的陈禹幡然醒悟,明白了父母那么辛苦拼命工作,以至于经常忽略他这个儿子的原因所在!

陈禹不再沉迷于玩耍,而是迅速成熟,开始刻苦学习,为的只是为父母正名,替自己洗刷屈辱……

他知道,就算自己拼命学习,拼命提高,也许也依然无法和帝都王家的那些起点奇高的同龄人相比。但他更知道,若是不努力,便是一点机会也都不会有!

两个月下来,陈禹成绩突飞猛进。为了让陈禹有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王素云托了一个闺蜜的关系,让陈禹转校来到师资条件各方面都要比浮云中学强很多的江市市玄武高中。

而陈禹,也暂居到了王素云的闺蜜江雪晴的家里。

江雪晴和王素云是关系好到不分彼此的闺蜜姐妹,她几乎将陈禹当成亲生儿子看待,好得没话说。

但江雪晴的女儿纪嫣然,认为陈禹这不速之客是鸠占鹊巢,对他的到来就不那么友好,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厌恶和反感了。

所以,才有了刚才纪嫣然跑到校医室,借着今天陈禹被陷害的事威胁陈禹,要他搬出她家的事。

想起被陷害的这件事,陈禹心底又冒起怒火来。

那赵扬和刘菲太过分了,居然用这种事来陷害他,如果不是出了被雷劈的意外,他十张嘴都说不清楚,名声臭掉不说,搞不好还会背上学校的处分!

如果说,名声和处分什么的,陈禹还可以不在意,但若是让父母误会,让本就辛苦拼搏着的父母感到失望,陈禹就难以忍受了!

一想到这,陈禹立刻加快了脚步,怒冲冲要回去讨个公道。

相关文章:

呜咽挣扎大床反绑|贯穿,自制舌头:别舔小花珠了

在电梯内被啪小说_同桌上课用笔自慰

跟男人要钱花的技巧_手指按压小花珠

吃饭时女儿爬桌下/宠物_快穿女主的朋友h,快穿女主妖媚h

《顶级婚宠:蜜爱甜妻太撩人》全文在线阅读【完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