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全才战王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目录全本

2021-08-31 15:16 · 新商盟

“久违的山城,我陈诺终于回来了。”

山城机场,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站在大厅中神色激动的说道,陈诺声音洪亮,而且并没有因为是在公共场合就压低音量,惹得身边的人纷纷侧目看着这个突然发神经的人。

陈诺洒然一笑,对于周遭那些诧异的目光他显得满不在乎,山城是他童年中最美好的回忆,虽然对于陈诺来说,他的童年未免有点短暂。

在七岁以前,陈诺以为自己会和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一样,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有话不多但是却疼爱他的父亲,有一个温婉大方的母亲,还有一个可爱的如同天使一样的妹妹。

可是这美好的一切都在陈诺七岁那年的一场变故中灰飞烟灭,他的父亲母亲,他的妹妹都在那一场变故中永远的离开了他,独独却把陈诺孤单的留在这个人世间。

父母离去之后,陈诺本来以为自己或许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也许过不了多少时间,他就将追随家人脚步而去,可是在那个时候,他遇到了老头子。

即使在现在,陈诺也不知道遇见老头子是他一生中的不幸还是大幸。

说大幸,是因为老头子让陈诺能够继续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说不幸,是因为老头子让他从此脱离了他的世界,踏入了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脱离了他原本的普通人生活。

在那个饥寒交迫的夜晚,陈诺内心充斥的满是绝望,老头子出现在了陈诺的面前,带走了他。

之后老头子把陈诺带去了国外,辗转欧洲,非洲,教他闻所未闻的武技,但是也让陈诺原本的世界观完全崩塌,然后又重新塑造了新的世界观。

十七岁那年,老头子和陈诺说:“你在武技上的天赋是万中无一的,乘龙诀在我的众多徒弟中无人能修炼,只有你能够修炼,而且修炼速度惊人。但是武技一途,并不是只有闭门造车的修炼,还需要生死的磨练。”

因为老头子的一句话,林枫从老头子身边离开,进入了那个你死我活,弱肉强食的黑色世界中,在那个佣兵,杀手都只能夹缝生存的黑色世界中,陈诺用了三年的时间,闯出了一个“独狼”的称号。

那是血腥的三年,陈诺迄今为止也不愿意想起那三年究竟发生了的事情,遇到过的人。

三年后,老头子把陈诺带回去,但是却告诉陈诺:“三年的时间,你应该也已经发现了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乘龙诀让你拥有了非比寻常的实力,但是乘龙诀也给你身体造成了隐患,这些隐患我也无法替你解决,你需要回国找到解决的办法,因为华夏才是乘龙诀的发源之地。”

就这样,陈诺从国外再次回到了华夏,回到了这个有着他短暂的美好回忆的山城。

汽车狠狠的颠簸了一下,也拉回了陈诺的思绪。

汽车到站之后,陈诺随之从座位上站起准备下车,但是在下车前他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因为他看见了一个染着黄毛的年轻人正把手从一个女人的手袋中掏出一摞崭新的钞票,大概有两三万块。

“喂!妈,宝宝怎么样了,我现在就在往医院赶过来……钱带着的呢,你放心。”那个女人一脸愁色的和人打着电话,却不知道她包中的钱已经被人偷走了。

陈诺本来并不想管这种事情的,但是在听到那个女人的电话之后,他又突然改变了主意,从人群中挤开,大喊了一声:“喂,你钱被那个黄毛偷了。”

陈诺的话让车上所有的乘客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口袋,也让黄毛狠狠的瞪了陈诺一眼,怪他的多管闲事。

“我的钱!”失主也在陈诺的提醒下发现手袋中的钱不翼而飞,立刻急的大声尖叫。

而这时车门已经打开,黄毛快速的从车上下来,回头对陈诺威胁道:“小子,我记住你了,以后最好不要让我在这一带看到你,不然我弄死你。”

黄毛对陈诺一番恐吓之后,转身就往远处跑去了,而失主也是急的连连跟下车想要去追,但是她穿着一双高跟鞋又如何追得上,没跑几步就脚一歪摔倒在地上。

“天杀的小偷,我的钱。”就在失主绝望心痛的呼叫中,陈诺的身影从失主的身边飞速闪过,就往着那个黄毛的方向追去。

车站的这一幕刚好被一个正在执勤的女警看见,只是女警并没有看到黄毛的身影,只看见陈诺从失主身边跑过,她下意识的以为失主说的那个小偷就是陈诺。

“中心医院附近发生一起偷盗世间,小偷正往春夏路跑……”女警在对讲机中报告了情况之后,立马追上了陈诺的快要消失之身影。

……

陈诺的速度当然不是普通人能够比的,他很快就追到了黄毛的身影。黄毛见陈诺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回头怨恨的看了陈诺一眼,转头进了一个巷子。

陈诺追进巷子中,就看见黄毛已经没有再跑了,因为巷子是个死胡同,他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恶狠狠的瞪着紧随而来的陈诺说道:“小子,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呢,老子今天削了你。”

黄毛说完之后,就突然冲了上来,手中的匕首挥舞着刺向陈诺的胸口,眼神怨毒中带着狠辣。

陈诺冷冷的看着手拿匕首扑向自己的黄毛,这个黄毛手中的动作娴熟,下手狠毒,如果黄毛面对的不是陈诺而是普通人的话,刺中的话不死也得重伤。

陈诺抬脚,在黄毛惊讶的目光中速度飞快的踹中了他的胸口,顿时让黄毛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击在身后的墙壁上。

“住手,警察。”

这时候巷子口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车站执勤的女警出现在巷子口中,手中的枪指着正准备靠近黄毛的陈诺。

陈诺苦笑,他只是想要把黄毛手中偷的钱拿回来而已,却没想到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警察用手枪指着,他只好举手站在原地。

“警官,我已经和你说过了,我不是小偷。”

陈诺无奈的看着面前这个英气女警官解释着,也不知道这名女警官是犯了哪根神经,非认定自己才是小偷,无论陈诺怎么和她解释都没用。

“你给我老实点,就算你不是小偷,也有故意伤人的嫌疑,如果你没有其他的证据表明你不是嫌疑人,我们有权暂时把你扣押在这里。”

齐思雨秀目瞪着陈诺,她之所以认定陈诺是小偷,不过是因为之前在车站误以为那个失主喊的小偷是他。

再加上那个黄毛很没出息的被陈诺那一脚直接踹晕了,所以齐思雨无法审问黄毛,只能把陈诺当作嫌疑人看待了。

不可否认,面前的齐思雨长得非常不错,五官精致,身材也很好,尤其是一双眼睛有着女人很少有的锐利。

但前提是这个女警官不要把你当作嫌疑人看待,而很不幸的,陈诺在齐思雨面前就是一个嫌疑人。

“对了,失主,失主可以证明我不是小偷。”陈诺想到那个失主肯定已经报警了,只要失主能够前来认领,有她做人证就可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了。

齐思雨斜眼看着陈诺,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不用在这里费尽心机表演了,就算你不提醒我们,我们也会让失主来认人的,你到底是不是小偷很快就知道了。”

陈诺索性不解释了,抱着双臂直视着齐思雨说道:“那最好,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小偷,不如这样,我们打个赌好了,如果失主来了证明我不是小偷,你必须给我道歉。”

齐思雨见陈诺这么笃定的和自己说着,心里也没有多少底,对于陈诺她本来也不是很怀疑。

但是她就是看不惯陈诺嘴上一直挂着的那副若有若无的笑容,还有他能够直视到人心的犀利眼神。

审讯室的门这时候打开了,一个年纪比齐思雨大一点的男警官走了进来,然后对门外说道:“好了,你进来认一下,他是不是在车上偷你钱包的人。”

陈诺和齐思雨听到男警官的话之后,都朝门口看去,只见门口走进来一个女人,就是公车上丢失钱包的失主。

那个女人看见陈诺之后脸色一喜,连忙说道:“警官,我想你们可能误会了,这个年轻人是帮我追小偷的,就是他提醒我的钱包被偷了,他不是小偷。”

陈诺听到失主这话之后,脸上的笑容更甚了,眉毛一挑的看着齐思雨说道:“警官,听见了吧,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齐思雨听到失主的话之后,就明白自己可能乌龙了,但是陈诺挑眉瞪眼的样子把她的性子激起来了。

她这人吃软不吃硬,陈诺越是这样她就越不想道歉,她转过头去说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陈诺一听齐思雨这么说,本来已经站起来准备离开的他又重新坐回去了,“如果你不给我道歉,我还就真不走了,感情你们可以随便污蔑我是嫌疑人,我还不能要求你们给我道歉了?”

齐思雨不理会陈诺,收拾着桌上的口录和资料,完全没有准备要道歉的样子。

男警官见审讯室内的气氛有点火药味,上前打着圆场和陈诺说道:“这样,陈先生是吧,我代表我们警局对你表示道歉,她是才毕业没多久,可能业务还不是很熟练,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误会,你看这事要不就这么算了?”

这名男警官是刑警队的队长,他虽然觉得这事错在齐思雨,但齐思雨的身份特殊又脾气不好,即使他是队长,也不能要求齐思雨自己给人道歉,所以就只能自己上前给陈诺道歉了。

“这名警官,我本来好心帮你们抓小偷,你们不给我颁发勇于助人的好市民奖章也就算了,毕竟我现在拿的还不是华夏护照,但是我觉得我有权利要求这名女警官给我赔礼道歉吧,她毕竟对我的名誉造成了损失。”陈诺因为刚回国,之前的护照还没来的及更换。

那个男警官听到陈诺说自己拿的不是华夏护照,就知道这事麻烦了,如果陈诺拿的是外国护照。

那这件事情陈诺非要追究的话,就可以上升到外交事件上去,这会对警局有着非常不利的影响,权衡之下,他冷着脸对齐思雨命令道:“齐思雨,你给陈先生道歉。”

齐思雨瞪着眼睛怒视陈诺,刑警队长从来对她都是很宽容的,但是她没想到队长今天竟然为了陈诺吼自己,她心里觉得有点委屈,可是队长却视而不见,严厉的催促道:“快点。”

“对不起。”齐思雨气冲冲的对陈诺低声吼道,然后就摔门而去了。

陈诺哭笑不得的站在原地,明明是自己受了委屈,为什么怎么搞的好像自己成了恶人,这警局也未免太过家家了点吧,竟然还允许小姐脾气。

“陈先生,她才从警校毕业没多久,现在还处于实习阶段,难免会做错事情。

我觉得这事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算了。”刑警队长看着齐思雨摔门而去脸上也有点无奈的表情,但是他还是要先把陈诺这事处理掉。

“算了,当我倒霉吧,我可以走了吧。”陈诺摇头道,觉得有点兴味索然。

“当然可以,那我让人送你出去。”刑警队长叫了一个警察送陈诺出警局,自己则是去找到齐思雨。

齐思雨这时候正在办公室里面委屈的哭鼻子。

刑警队长进来之后,语重心长的说道:“思雨啊,你说你什么时候能成熟点,咱们当警察的人,最忌讳的就是主观断定嫌疑人。

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你看见一男的在小区门口鬼鬼祟祟的,你就把人当入室盗窃嫌疑人提进来了,可事实上别人只不过是一个被老婆赶出家门的妻管严而已,还有上上次……”

齐思雨一听队长这话更委屈了,边哭边辩解道:“那能怪我吗,谁叫那个男的长得就不像什么好人,我那不是防患于未然吗。”

“你看看,就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哪一点像警察了?

要不是因为你父亲,我还真不想让你进咱们警局……”刑警队长差点被齐思雨的话气乐了,什么时候警察还能凭借长相去判断好人坏人了。

七点,暗夜酒吧,陈诺站在门口自言自语着:“师兄还挺会挑地方的吗,这里鱼龙混杂,确实不错。”

陈诺从警局出来之后,就给他留在国内的师兄打电话,不负责任的师兄接到陈诺电话之后匆忙说了一个地址就挂断了,陈诺从电话中传出来的女生大概明白了师兄在干嘛,没有继续骚扰他,直接来到了师兄给的地址。

陈诺进去的时候,酒吧才刚开门,冷冷清清的没几个人,随便点了杯酒便在吧台处坐下来了。

两个小时候,酒吧已经变得渐渐热闹起来,可是陈诺要等的人依旧没来,他只好再次打师兄的电话,电话拨通之后,陈诺愤愤道:“师兄,你到底什么时候来,我已经在这等很久了。”

“你在那坐会,我马上过来。”

陈诺挂断电话之后,百无聊赖下,便观察起四周来。

看得出来,这个酒吧生意不错,在DJ的音乐渲染下,一些人已经开始醉生梦死的夜生活。

酒色惹人狂,财帛动人心。

酒吧无疑是最容易引发冲突的地方之一,几杯酒下肚,即便是平时软弱可欺的人也会在酒精的催使下做出一些情况举动。

“在酒吧喝冰水,你这人很奇怪啊。”

陈诺只觉得一阵香风扑面,一个浓妆艳抹看不出年纪的女人便坐在了他的身边。陈诺有着不俗的五官,再加上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气质和酒吧热闹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便使他有点扎眼。

“你也很奇怪,这世上的女人大部分都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但是你却恰恰相反。”陈诺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道。

“你是说我长得丑咯?”女人有点不快的皱眉,她还是头一遭听到别人说自己长得不好看的。

陈诺笑着摇头:“不,我是说你不化妆比化妆好看。”

“咯咯。”女人到底是喜欢男人夸的,陈诺的话锋一转她便笑的很开心,她胆大的盯着陈诺说道:“你又没有见过我不化妆的样子。”

“我见过,你不知道而已。”陈诺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女人惊讶的看着陈诺,摇头说道:“你肯定在说谎,如果我们见过的话,像你这么奇怪的人我为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陈诺装作很无奈的样子说道:“我是在梦里见过,你当然没印象了。”

“咯咯咯。”女人笑起来声音很清脆,让陈诺判断出来她应该很年轻,或许还是个女孩,她眼睛眯成一道月牙的时候,眉角有点很难察觉的皱纹,想必她平时很爱笑才会造成的。“你这人太有趣了,我可以让你请我喝杯酒。”

陈诺没有答应,而是朝不远处看了一眼,说道:“如果你是因为他们,我会拒绝的。”

“啊!你知道?”女孩惊讶的看了陈诺一眼,陈诺刚才看的那里有着一群人,三男四女,都是她的朋友,她是因为打赌输了过来搭讪的,没想到陈诺竟然听到了她们的谈话。

这时候酒吧门口突然杀气腾腾的进来了十几个人,陈诺见到女孩朋友的圈子中有人脸色突然一变,便知道那些人可能和她们那一群人有关系。

“瑶瑶,走了。”女孩陆瑶听到朋友叫自己的名字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她看到门口那群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走了。

“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刚才你们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不嚣张了?”刚才进酒吧那群人迅速把陆瑶的那些朋友全部包围了,一个长头发的年轻人指着他们说道。

“刀哥,就是他们打的我。”长头发见那些人被包围住之后,低头哈腰的对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人说道。

刀哥面色冷峻的走到陆瑶朋友那群人身前说道:“别急着走,你们打了我小弟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你们觉得能走的掉吗?”

刀哥在这山城江北区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的地下人物了,他的老大六爷更是在整个山城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女孩朋友那群人怎么也想不到今天竟然惹到这尊煞神,一个个脸色变得惨白。

原来那个长头发之前在酒吧和陆瑶的朋友们起了冲突,被他们狠狠的修理了一顿。他们这些人虽然也算的上是山城的富二代们,在普通人面前还可以神气一下,但是和刀哥这种在刀口上舔血的人物站在一起,立刻就显得有点相形见绌了。

“刀哥,今天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这兄弟是您的人,我们给您道歉。”陆瑶的那些朋友中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男的,知道今天这事不能善了,当机立断的给刀哥赔礼道歉:“人是我们几个打的,您要怎么着我们都没话说,只是跟这几个女孩子没什么关系,要不您让她们先走?”

长头发的年轻人之前就是因为看上这群人中的几个有姿色的姑娘,动手动脚的才被他们揍了一顿,如今当然不愿意放几个女孩子离开,拒绝道:“不行,今天这里谁都不许走……还有她。”长头发的年轻人指着陈诺身边的女孩说道,显然也没有打算漏掉她。

“想走也可以,让这几个女孩子一人给我敬杯酒,我就让她们走。”刀哥冷笑着说道,既然都已经带着人来了,如果就让人这么轻易走掉,那他也太没面子了。

刀哥发话之后,身后几个小弟朝着陈诺和陆瑶这边走来,这些小弟以为陈诺和陆瑶他们是一伙的。

“耳朵聋了吗,刀哥让你们过去没听到?”那几个小弟见陈诺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没有起身的意思,便恶声恶气的吼道,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样子。

“我不认识什么刀哥,如果他想请我喝酒的话,你让他亲自过来请吧,如果心情好的话,或许我可以陪他喝一杯。”陈诺喝了口水,淡淡的说道,根本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陆瑶讶异的看了陈诺一眼,她虽然也不认识刀哥,但是见朋友中最为成熟稳重的李帆都对刀哥这么恭敬,也能猜出来刀哥身份不简单,陈诺敢这么说话,要么是犯二,要么是有恃无恐。

“你以为你是谁,敢这么跟我们刀哥说话?”

相关文章:

《遇见王沥川》官微发文, 力挺高以翔好友再次发声, 意有所指

【未删节】婚途漫漫情似海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轻轻磨着小豆豆/走绳结颤抖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同桌在体育课上插了我

客服打电话喘|女的高潮是不是一抖一抖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