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纱衣含住乳峰:男生破女朋友处的感觉

2021-08-31 15:58 · 新商盟

唐笑笑抱歉的笑笑:“贾书记,我同学她就是这样的性格。”

贾鱼却很欣喜,自己就喜欢这样枪毛枪刺的感觉。

上午收购药材完毕,大多是一些普通的药材,贾鱼准备下午跟村民一起去挖,也是对四周山脉多了解一些。

中午的时候,张才在家准备饭菜,但唐笑笑婉言谢绝了,不过张才还是往她的车后备箱塞了两只小笨鸡和一些山货。

唐笑笑嫣然一笑,明显很喜欢这些礼品,随后跟贾鱼握手,媚笑道:“贾书记,我可帮你的忙了呢,不要让我伤心哦。”

贾鱼捏着她嫩嫩的小手,笑嘻嘻说:“唐主任,看您说的,我是那种不会怜香惜玉的人吗,到时候我会轻点的,绝对舍不得你这样的大美人伤心,对了,明天唐主任有时间吗?”

“坏蛋。”唐笑笑娇嗔一声,迈腿上了甲壳虫,摇下车窗做了个电话的手势,随后离开。

贾鱼心里挺美,这意思是约跑成功了,觉得基层绝对是一个有着无限潜力的地方。

贾鱼吃完午饭,便随着一众村民上山挖药材。

一上山贾鱼才惊喜发现,之所以叫夹皮沟村,因为两边山脉又高又险峻,而中间的村子就像是一条屁股沟。

朝两边山脉遥遥看去,立陡石崖,山峰像是一根根立起来的针芒。

村民只在前后矮小一些的山麓挖普通的山药材,至于左右的高耸险峰,他们也没办法攀登,也不敢去攀登,正因为无法去开发攀岩,左右的山峰还相传有不干净的鬼魅出现。

贾鱼不信这个邪,背着个编织袋,拎着小锄头便往左右走。

村里有人劝他,说再远山陡不说,还有不干净的东西,贾鱼摆手笑笑,继续往前走,但村民却没有跟着的了。

山势陡峭,基本上没有路,贾鱼身子紧紧的贴着山崖,在只能容半只脚的崖边行走。

这时,山中氤氲的山雾散发开来,可见度只有周围两三米,再看不远处的树木枝丫,就像是突然伸出的虎跃猛兽肢体,亦或巨蟒。

贾鱼暗想,这村民说的不干净的东西,肯定是气候形成的障眼法,既然没有人敢往里面走,那这山脉肯定是还未被开发的处女地,肯定会有好东西。

贾鱼一阵欣喜,他就喜欢开发处女……地。被别人啃过的就没新鲜味道了。

往前走了十几里,贾鱼眼前一亮,竟然发现崖边一处阴凉处生长着一株野人参,忙不迭的把人参小心翼翼的挖了出来,正要再往前寻找,电话震动起来,是张才打过来的。

这种地方根本没信号,除了贾鱼这种特制的手机才可以。“喂,老村长啥事儿啊?”

“贾书记,华南制药厂的人来了,说你不回来人家就走了。”张才原话转达。

“好的,我马上回去,对了,你告诉他们,如果要走,会后悔的。”贾鱼收好了野人参,兴奋的原路返回。

忙活了这老半天,也该去检验成果了。

再说,唐笑笑那么骚,搞不好她的同学表面上冷,内里也是个骚娘们呢,那样的话可就太美妙了。

“这,这,贾书记,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

“靠,谢哥屁啊!过两天再给我送货。”

“好嘞!”李二狗憨笑的挠挠头,心情格外好,支书给自己送烟,这是瞧得起自己啊!

在村部呆了一阵天便黑了,贾鱼愈加的想把村里通往县城的路修上。

要是路修上了,今天至少能往返姚安市好几个来回了。

这时,电话滴滴滴响了。

贾鱼看显示是张小圆那丫头打来的。

接起电话笑嘻嘻起来:“呀,小圆老婆,想我了啊?”

“你……”对面传来小圆羞怯的声音。

过了几秒钟,张小圆换了个僻静的地方说:“贾哥,你不要乱说话好不好?你现在可是村支书,不带跟我这样说话的,那啥,你回来了吧,赶紧来吃饭吧。”

“嗯嗯,小圆,给我做啥好吃的了?”

“美得你,还有剩饭和咸菜了。”张小圆气咻咻的说。

“嘿嘿,只要是小圆做的,啥都好吃。”

张小圆那边已经脸红的挂了电话,两人年纪虽然差不多,但贾鱼经历的要比张小圆多得多,甚至好多人的一辈子加起来也没有贾鱼经历的丰富了。

贾鱼整理了一包东西,另一包就放在村部,锁好门,到了张才家。

小饭桌已经摆好了,张才坐在炕里,已经烫好了一壶酒,今天老头子特别高兴。

都说人不可貌相,他今天是见识到了,贾鱼这个书记刚来不仅贷了一笔款,而且还给全村老百姓找到了一条致富的道路,收购了两吨药材,让夹皮沟村村民在今天就创收两万多元,这就是政绩。

他作为村长,在夹皮沟这么多年,天天盼望乡里乡亲的能富裕起来,但自己老了,能力有限,而这个贾鱼让他看到了全村真正致富的希望了。

见贾鱼来了,他老头子忙下炕招呼:“贾书记,来来来,快里面坐,你再不来,我就去村部抓你去了,哈哈哈,小圆啊,快给你贾大哥端菜。”

贾鱼哑然失笑,心想这老头子是不是疯了啊?上午还让小圆叫他叔叔呢,这才一天不到,就又叫他哥哥了。

张小圆给贾鱼一个气咻咻的白眼,心想这个坏蛋,总跟自己说那种话,太坏了。

菜从锅里端出来了,有鸡有鱼的,贾鱼也不客气,大吃大嚼了起来,并且跟张才喝了不少酒,最后把老头子直接KO喝的呼呼大睡了。

“贾哥,这么晚了,你就睡在隔壁房间吧。”张小圆指了指厢房。

她家三间大瓦房,张才一间,张小圆一间,还剩下一间。

贾鱼也不客气。

“那行,今天就不回镇里了,对了小圆,你晚上怕不怕?要不咱俩睡一间?”

“不许瞎说!你是村支书,以后不带这样的!”张小圆又白了他一眼。

捋着自己的两只小辫儿回屋,不久又跑着一床被子出来。

“贾哥,屋子挺凉的,被子你垫在身下。”

贾鱼也跟着进了屋,见张小圆跪在炕上,撅着屁股给自己铺被子,那臀部的桃型轮廓,让喝了点酒的贾鱼真想……。

“小圆,这是我给你带的东西。”贾鱼把一个小包递过去。

在吃饭的时候,贾鱼就把大包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有给张才买的茶叶,也有给张小圆买的裙子。

张才高兴之余,也有些愧受,但人家买了,也不好让人拿回去,只说以后一定更加支持贾支书的工作,老头子不仅又多喝几杯才被KO睡了过去。

“贾哥,你不是给我买了么,咋还有?”张小圆有些不好意思收下了,贾鱼硬塞进她怀里,这样一来,又摸了摸她的小手。

张小圆害羞的回屋了,但不一会儿,就来敲贾鱼的门,气咻咻急道:“贾哥,你真坏,你给我买的啥?”

“呷?小圆,你走路的时候,我发现你的尺寸跟你买的护垫不太合适,有印痕,所以给你买了加肥加大的,你垫着肯定舒服,你不要误会啊,我都是为了你好。”

“贾鱼,你给我开门,我保证不掐死你。”

“嘿嘿,小圆,时间不早了,你也早早睡吧,贾哥我喝了不少酒呢,万一开门让你进来,酒后乱性怎么办?你也知道,饭饱思淫欲……”

“哎呀,讨厌……”张小圆害羞的捂着脸跑回自己的房间。

晚上,张小圆还是把贾鱼给买的垫了,一夜防侧漏,极为舒服。

另外,贾鱼的小包里还有给她买的情趣内衣,张小圆恨死他了,觉得就是两条黑绳中间夹着一块比口罩还小的黑布,这黑布还是镂空的,穿上之后,跟没穿是的,毛都能看见。

这是啥内衣啊?但一看标价好几百块钱,张小圆咬着下唇又埋怨贾鱼乱花钱,但晚上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穿上情趣内衣的样子,还真是……比普通的内衣诱惑性感的多,自己是个女人,都想摸摸自己的小屁屁了,张小圆心灵深处升起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

第二天一大早,贾鱼被一泡尿憋醒了,迷迷糊糊的朝厕所走。

农村厕所都简单一些,张小圆家的厕所就是以前的驴圈,一般谁上厕所把裤腰带放在外面,外人知道里面有人便不进去了。

贾鱼迷迷糊糊的也没注意,直接拉开门进去,解开裤子就放水。

“哎呀……”里面传出个女人声音。

贾鱼睁开眼,见一窜水流尿到张小圆身上了,此时张小圆正蹲着,雪白雪白的屁屁,她两手捂着头,还好贾鱼那一窜没尿到头上。

“骚瑞,骚瑞,我不知道你在这。”贾鱼解释。

张小圆羞的忙起身提起内裤,但一提起来,发现贾鱼竟然流了鼻血,张小圆下意识的低头,不仅羞红满脸。

自己穿的正是贾鱼给她买的情趣内衣,昨天试穿了,一早上的就忘了换了,这玩意跟黑色丝袜是的,而且是那种大网镂空的,里面的风景看的很清楚,而且还有一种朦胧的诱惑,也难怪贾鱼流鼻血了。

“讨厌啊……”张小圆忙提起裤子,绕过贾鱼,抓起放在墙边的红色腰带。

贾鱼又道歉,说没注意腰带,张小圆脸都红到大脖子根了,忙跑回了屋,过了一阵,她才出来做早饭。

贾鱼吃过早饭,便继续在村部收购药材,这回药材没有昨天的多,附近的药材都被村民挖的差不多了,左右山势太险峻,还有山雾危险性太高。

贾鱼想到戚薇下属还有超市的,便给朱芳打去电话,问要不要蔬菜。

朱芳笑道:“超市的蔬菜也是我负责采购,你来当然收购的,只是价格不如药材了。”

“那行,芳姐一会儿我去送菜。”

“嗯,可以,对了贾书记,昨天说的事儿……就是我能不能进华南集团董事会的事儿……”朱芳昨天想了很晚才睡觉,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会相信一个十八九岁半大小子的聒噪?俗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其实华南集团董事会当中有几个老头子勾搭她,也提出有能力让她进入董事会,但她也明白,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那几个糟老头子不要钱,人家也不缺钱,那就是看上她的美貌和身体了。

要答应,自己就成了糟老头子的情人了,那些长满老年斑的手在她娇嫩的身子上来回的摸着,那些老脸在她的身子和红唇上蹭着,朱芳就感觉一阵的恶心。

而贾鱼毕竟是个小伙儿,十八九岁的小嫩男人,如果有能力让她进入董事会,自己那个小伙玩可比跟老头子玩强的太多了。

“嗯,芳姐,你就放心好了,你就洗干净了等着我好了,最近我就能帮你进入董事会。”

“滚……”朱芳红着脸啐了他一口。

虽然都明白是这么回事,但也不能说的这么直接啊?就不能婉转点么?

“贾鱼,我想知道你用什么办法能让我进董事会?”

“呵呵,芳姐,我进入董事会,就会把你带入的,放心好了,你是我的,可不要让别人染指哦?”

“呸呸呸!不要脸!不要脸!贾鱼,你就是个混球!”朱芳挂了电话。

贾鱼却被撩拨的热血沸腾的,早上看到了张小圆在厕所,现在又被朱芳撩拨了,浑身都火热火热了,不行,自己得加快点速度不能整天这么憋着了。

至于加入华南集团,贾鱼有了自己的计划。

这时,张才村长来到村部,跟贾鱼打着招呼。

“张村长,你来负责收购吧,另外通知村民咱这里还收购蔬菜,价格绝对不让老百姓吃亏。”

“好勒!”张才应了一声,开始忙活起来。

贾鱼又带着小锄头,朝山上走去。

昨天没多久就挖到了一株野人参,看看今天的运气如何。

贾鱼琢磨着,如果自己挖到一颗真正的千年人参,看看能不能进入华南集团董事会。

这次,贾鱼沿着刀锋一样的山脉攀岩,如同一只猿猴。

几十里后,山脉变得平坦了,但周遭还是浓雾氤氲。

但这里能入药的草药极多,而且很多价格都很高,但贾鱼想找的是年份更久的野人参,没搭理这些高价药草,继续朝前寻觅。

又挖到了两颗几十年的野人参,再往前走,贾鱼发现一颗巨大的松柏,想在松柏下歇歇脚,正这时,他手腕一颤,一枚戒指型的纹身图案猛烈的颤抖起来,这图案像是纹身,但此刻却像实体一样。

贾鱼一惊,这‘通灵戒’竟然朝他发出危险的信号,贾鱼本能的身体就地翻滚,滚出了十多米远,而在刚才落脚的地方,发出轰隆一声巨响,一只大蛇的尾巴狠狠砸过。

“我擦!”贾鱼后背都渗透出汗珠来,这通灵戒是自己机缘巧合得到的,今天又救了自己一命,这山势险要,果然有古怪啊!

再见一条十五六米长的巨蟒一招没能得逞,直接张开大嘴朝贾鱼一口吞来。

“招!”贾鱼手掌一番,在手腕处出现一段黑色护腕,而他快速从护腕中抽出银针,朝着大蛇打出。

银针准确的打在大蛇头上的穴位之上,大蛇痛苦状的摇晃着巨头,贾鱼发现这大蛇头上竟然长了拳头大小的角,这显然已经化成蛟了。

这蛟只是传说中的,没想到还真有,如果能得到这蛟头上的角,那可是价值连城了。

贾鱼咬了咬牙,银针再次发出,想用暗器把这头蛟制服,得到上面的角。

蛟蛇被射中几十枚银针,巨头摇摇摆摆,忽然,他像是愤恨的血红的两眼恨恨瞪了一眼贾鱼,随即快速摆尾,杲杲几声鸣叫,快速消失在浓雾之中。

贾鱼追了几步,但浓雾深处他也不敢妄进,不仅又退回了巨松下面。

“可惜啊可惜,到手的宝贝飞了。”贾鱼嘀嘀咕咕,但却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

不仅循着气味在松树下寻找起来。

但见一处湿润处,生长着一大两小三株野人参,这三株像是不大,但却散发着极为浓郁的气息,显然是千年人参。

“呀,这是……”贾鱼激动起来,怪不得这地方能有蛟这种罕至的圣兽,原来有奇宝啊!

贾鱼排查四周没有危险之后,快速把三株野人参挖出,藏进了‘通灵戒’的一方空间。

这通灵戒里面有一处私密空间,虽然不大,但藏一些名贵之物足够了。

贾鱼藏好野人参,快速原路返回,这地方神秘莫测,他选择先见好就收。

不仅想到自己好好的在国外快活,龙组大队长为啥要把自己弄回国,并且还让在夹皮沟这穷乡僻壤当村支书?

原本觉得龙组大队长是吃饱了撑得,现在贾鱼才明白,龙组大队长这娘们很深很深,有着特殊的蕴意了。

先不去管那娘们了,贾鱼快速返回村子,李二狗已经把货车挺在村部门口了,村民正在往车上装菜。

张才老头子正指挥着,见贾鱼回来了,忙笑呵呵的招呼。

“贾书记啊,收购药材八百斤,村民送来蔬菜差不多三吨,蔬菜这东西蔫的快,我就给李二狗打电话,让他把车开来,咱们找点收购找点送,不然菜蔫吧就不好卖了。”

“嗯嗯,张村长你办事我放心。”

贾鱼把记的账目拿过来,随后掏钱交给张才,让他代自己把村民的账结了,并且把菜价每斤又提高了一毛钱。

这菜价张才都是按照市场批发价收购上来的,都很低了,贾鱼觉得老百姓不容易,每斤提点让老百姓多赚点,再说现在自己得到了野人参,也不在乎这点菜钱了。

村民一个个喜气洋洋,都夸贾鱼是个好领导,还有不少大妈大姨问贾鱼有没有女朋友,自己认识漂亮的农村大姑娘,要给他介绍。

不过也有人起哄道:“人家贾书记看上的是张才村长的孙女张小圆,你们啊都别费唾沫了……”

村民们拥护贾鱼,裹挟在人群里的李闯不仅狠狠吐了一口,心里骂着:狗日的贾鱼,你还飘起来了,老子一定想办法搬倒你。

李闯气呼呼的找来几个本家兄弟,几个臭皮匠一商量,想到了个好主意,贾鱼收购药材和蔬菜的钱是贷款下来的,这小子用贷款的钱自己倒腾蔬菜和药材,肯定是违反错误的,几人想一起去镇里告他。

事不宜迟,三人骑上摩托车直奔镇里。

……

贾鱼和李二狗送菜,到了华南集团,贾鱼先给戚薇打了个电话。

戚薇听说是药材还有蔬菜,打发说:“贾书记,我不在公司,你直接找上次的朱芳就行。”

贾鱼呵呵低声说:“这次有野生人参哦,不知道朱经理能不能给个合适的价格了。”

“什么?”话筒那边声音颤了颤。

连忙说:“贾书记,您稍等,我马上赶回去……”

“好吧,那我先去朱副经理那里检斤蔬菜,野人参还是亲自给薇薇姐看噢?”

“当然,一定要先给我看。”戚薇口气果断干脆。

贾鱼心里一阵痒痒,这妞儿的声音就这么磁性,要是有一天在床上叫,简直就如同天堂了。

贾鱼是个自来熟,第二次来和收购部都混熟了,没通过朱芳便直接进库房检斤,自己溜溜达达去办公室找朱芳去了。

朱芳正在办公室无聊的玩着斗地主,见贾鱼来了,撇嘴淡淡笑:“行啊,弟弟,竟然绕过你老姐直接检斤去了?连你也敢把我这个采购部的经历晾一边?”

“呵呵,谁说是采购部经理?明明就是董事会的成员嘛!”

贾鱼说着走到她旁边,手像是无意的放在她黑丝袜上,在她大腿上来回摸了两下。

“什么?董事会?贾鱼,你就别骗我了好不好?”

“瞧你说的芳芳姐,我骗谁也不能骗姐姐你啊,还等着你洗的白白的喷香喷香的在床上给我捂被窝呢,连敢拿你开涮呢!”

朱芳芳脸红啐道:“坏小子,你就是在拿我开涮,你要是办不出这件事,我就剪了你!”

朱芳芳说着两根手指做了个剪刀手。

被贾鱼捉到放在嘴边亲了亲,朱芳芳脸红心跳的抽了回来。

“你到底说说,用啥办法帮我进董事会好不?”朱芳芳声音有些央求的意味,身体离着贾鱼也近了不少,能通过她的黑色小西装,看到了里面粉红色的罩罩。

已经看到粉红色相思豆边缘,再努努力,就能看到凸点,滴滴滴的声音响起,朱芳芳忙回过神来转过身去。

贾鱼一阵的懊恼,但是戚薇来的电话,也没发发飙。

“哈哈,薇薇姐啊,这么快就回来了啊?”贾鱼笑嘻嘻的接起电话打招呼。

一听戚薇来的电话,朱芳芳又回过身来。

戚薇声音微微有点急促说:“贾弟弟,东西带来了吗?”

“嗯嗯,薇薇姐,你在哪,我这就去找你,正好有件事儿和你好好商量商量呢。”

贾鱼说着冲朱芳芳挑逗的眨了眨眼,走出了门。

戚薇的办公室可不是朱芳能比的,在华南大厦最高层——32层。

姚安市算是个地级市,这三十二层左右的建筑在这里可不算多,乘电梯到了最上层,贾鱼觉得到了一处生态园一样,到处是花草。

只是这些花草大多是绿色植被,叶子居多,很少见到花朵,即使有花朵,也不是那种特别娇艳的,而是很含蓄那种百合。

贾鱼暗忖:这娘们应该不太好对付的,女人一般都喜欢花朵,这娘们喜欢绿叶,是一个不仅美丽性感的波霸,还很有头脑和思想。

这样的女人很阔怕。

刚走几步,一个职业装的女孩儿便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甜腻微笑。

“您一定是贾鱼先生吧?请这边走。”

“嗯,我是贾鱼,你叫啥名啊?”

“我……”女孩儿脸微微一红:“贾先生您真风趣,戚总就在里面。”

她先敲了敲玻璃办公室的门,里面说了声请进,女孩儿才推开门,彬彬有礼的冲贾鱼做了个请的手势,并压低声音。

“我叫小丽,是戚总的秘书。”

“丽姐好。”贾鱼打了个招呼,随后冲里面的戚薇走去。

“呷?薇薇姐,你好,你好。”

戚薇礼貌的和他握握手,小丽出去,带上了门,两人落座,戚薇便有些迫不及待的要看人参。

贾鱼伸手入怀,摸出个包包,打开,里面放着三根人参,其中两根和上次差不多,都是几十年的野人参,而戚薇的美眸落在第三根上面不动了。

“这……”她不仅红唇微微颤动,深呼吸口气平静道:“这株的确是千年人参,弟弟,请你把这株一定卖给我,价钱好商量。”

贾鱼看着她起伏波动的胸脯,一阵yy,表面上一本正经的。

“薇薇姐,其实咱俩谈钱都见外了。”

戚薇带着微笑,她是商场的老手了,谈过许多大买卖,这株千年人参的价格至少在三百万左右。

但稀奇的便是有价无市,价格有,但真正的千年人参太难寻找了,很多拍卖会上的千年人参也是有水分的,年头没那么纯,成色也没这么好。

贾鱼的人参显然是刚挖出来的,而戚薇也极为需要这人参用度。

“弟弟,我给你五百万,绝对是滥价了,其他地方出不了这个价格的。”

“呃……这个嘛……”贾鱼挠挠头,似乎在犹豫。

“好吧,六百万,弟弟我不瞒你,薇薇姐是真需要这千年人参,货卖用家,希望你能卖给我。”

戚薇一脸真诚,贾鱼有些不好意思搓手讪笑起来。

“薇薇姐,不知道我能不能不要钱,要点别的你能给吗?”

“你……”戚薇本能的想到自己的身子,莫非……这个坏小子是打自己身子的主意?这可不行!

许多人惦记她,知道她是华南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很多人竟然不择手段,现在父亲重病,急需千年人参当做药引,而竞争对手竟然相继拍下几家拍卖行的千年人参,自己一时间要找到纯的也极为不易。

权衡了一番,戚薇才红着脸犹豫道。

“弟弟,你到底想要什么?莫非你想要我么?”

“咳咳……”贾鱼见戚薇眼里蓄满了水雾,他的弱点就是见不得美女伤心。

“薇薇姐,你别误会啊,我贾鱼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呢?有那种龌龊想法的简直就不是男人!是太监!”

贾鱼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明白,戚薇可不是朱芳那妞儿,戚薇高贵冷艳,需要温水煮青蛙,一点点的来,或许,一点点的感动能得到这个女人的心,然后得到她的身,这才是真正的技术。

“薇薇姐,实不相瞒,我知道您应该是华南集团的负责人,所以我想要进华南集团的董事会,人嘛,总得有些理想才对啊,如果能进入华南集团的董事会,才是朝事业的巅峰迈进。”

“呼呼……”戚薇叹了口气,平静了一下,刚才紧张的小拳头里都有些湿润了。

“弟弟,华南集团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也有其他股东的,我同意他们不同意我也没办法的,再说你这株千年人参是不错,但价值顶多就在五六百万左右,这也无法进入华南内部了,华南集团其实总资产超过而是亿,设计制药,连锁超市、海鲜批发、货站运输等方面,房地产也有涉猎,所以进入内部占有股份至少要一千万,再说现在华南集团有些困难,不瞒你说,我每天都在忙,就是因为华南集团有许多股东要撤资……”

贾鱼挠挠头,讪讪笑道:“没想到要一千万才行呀,那我再加一株吧,嗯……再加一株大的……”

贾鱼把发现的另外两株野人参也拿了出来。

拿出第二株野人参的时候,戚薇已经震惊了,第二株也同样是千年人参,而贾鱼拿出第三株的时候,戚薇不仅有些呼吸困难,大胸一阵颤抖。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存在更久年份的野人参?这株人参年份至少要是前两株的一倍……”这也是迄今为止,戚薇见过年份最久的野人参了。

“呃……薇薇姐,不知道现在我能不能进董事会呀?要是不能进的话,那我就去别的公司谈谈,看看他们董事会能不能收留我了。”贾鱼说着便收拾人参要离开的样子。

戚薇眼中透出一丝慌乱,只是马上掩盖过去。

“好吧,弟弟,你最后这株人参我认为值一个亿,我最近也在吸资,一千万便可进华南集团董事会,成为股东,你这三株人参足够了,我代表华南集团欢迎你。”

重新握了握戚薇的小嫩手,贾鱼心想又近了一步。

“薇薇姐,我虽然进董事会,但我还是夹皮沟的村书记,工作不能丢的,所以平时还在村上上任,可能很少去公司的。”

戚薇咳咳了几声,不明白这家伙已经成了董事会成员了,怎么还放不下那个小小的村官,但她又一想,贾鱼这人有些深藏不露,很多十八九岁的小屁孩还都稚气未脱,甚至还处于叛逆期当中,但这小子竟然在几天就找到了这么多的野人参,其中三株还是千年人参,这绝对不是运气,而是这货的实力了。

“弟弟,董事会就是个噱头,平时个忙个的,有大事的时候才召集一起开会的,到时候我通知你来开会就好,平时你喜欢做什么都可以。”

“嗯嗯,对了薇薇姐,我既然是董事了,也想找一个董事助理啥的,我看就朱芳芳吧,她那人做事挺精明的,薇薇姐能不能割爱,把你的手下爱将辅佐我呀?”

“嗯,这个没问题,只要她愿意就好。”戚薇又想,朱芳芳怎么可能拒绝呢?这可是进董事会啊,是华南集团的核心,比她当库管经理可强的太多了。

“对了薇薇姐,我也需要个秘书,您看能不能把你的秘书小丽割爱辅佐我呀?”

“咳咳咳……”戚薇重重咳嗽了几声。

贾鱼忙脸不红不白的摆手:“开玩笑,我是开玩笑的,薇薇姐别当真哈。”

戚薇差点怀疑贾鱼这小子进入董事会的真正意图了。

“弟弟,我这就给你办理一下手续,吸资是经过了董事会决议通过的,所以你的资产已经超越一千万便可办理手续了,目前你的三株野人参分别定价一亿,五百万和五百万,总计是一亿一千万,大概占华南集团总股份的百分之五左右。”

很快,戚薇把手续办理好,贾鱼签了字,成了华南集团的股东之一,贾鱼同时也发现,戚薇占华南集团股份的百分之二十,而她父亲戚继明占半分之二十五,三人加起来百分之五十了。

贾鱼把合约收好,便跟戚薇告辞,去找朱芳芳,心想:我的小芳芳,看你今天往哪里跑?还不快洗干干净净的在床上。

到了采购部,朱芳芳已经把单子开好,见贾鱼一段时间没回来,自己去财务部把他的钱支了出来,准备贾鱼回来就直接给他。

贾鱼到了采购部,朱芳芳翘着二郎腿指了指桌面上的钱钱。

“弟弟,签字,把钱拿走吧,你看你倒腾药材好好的,非要倒腾蔬菜,这一斤能赚几毛钱啊?”

“嗯嗯,也就出个车费钱,芳芳姐,咱先别说这个,说点正经事儿。”

贾鱼说着话把门关严实了,然后朝朱芳芳走去,这两天自己没有释放,都有点憋了。

朱芳芳脸色酡红。

“弟弟,你别乱来,这是在公司,大白天的,你想干啥啊?再说了,进入董事会的事儿八字连一撇都没有呢,你现在休想碰我。”

“嘿嘿,芳姐,你看看这是啥?”贾鱼像是变戏法是的,手中多了一份合约,放在朱芳芳跟前,一手搂着她的玉颈,要在她嫩嫩的脖颈亲一下。

朱芳芳小手挡住他,一手翻看合约不屑道:“什么东东啊这是?什么?”

朱芳芳翻看了两页,不仅有些麻木了,竟然是股份合同,眼前的这个十八九岁的半大小子竟然成了华南集团的股东成员了?这怎么可能?

啥时候华南集团的股东成了卖菜的了?随便就可以进入?

再翻看几页,发现这合约是真的,有戚薇的亲笔签名,并且还有授权。

“弟弟,这是怎么回事?”

“芳姐,我做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啊,现在我已经是华南集团董事会成员了,刚才和薇薇姐说了,你就是我的董事助理,代替我处理一些董事会的乱糟糟的事情,芳姐,弟弟没有食言吧?现在你可以和我好了吧?”

“等等……”朱芳芳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没想到玩笑的一句话竟然成真了。

同时,她的思绪也转的飞快,答应这个小子,自己就是董事会的成员了,不答应,可能就不是。

“弟弟,你总得让我有点心理准备啊?你这也太突然了,再说大白天咱们俩在办公室乱来,让人看见就麻烦了。”

贾鱼想想也对,现在直接来影响不好了,但看着眼前大美人朱芳芳他还忍不住的食指大动。

“芳姐,那我先收点利息哈。”

“利息?什么意思?”朱芳芳错愕中,贾鱼的魔抓已经伸了过来,把她一把搂进怀里。

朱芳芳属于略微丰腴那种类型,细腰肥臀的,搂紧怀里肉感弹性十足,贾鱼手在她臀部摸索着,一手摸着她的两只大西瓜,朱芳芳被摸的浑身燥热难耐,贾鱼亲过去的时候,朱芳芳不仅迎合的臻首送了上去。

一下子亲住了朱芳芳红嫩嫩的嘴唇,贾鱼身体有一种过电般的麻酥酥的感觉,心里想:不愧是坐办公室的白领啊,感觉就是不一样的,香喷喷的,小嘴也甜腻腻的,贾鱼的手不仅加大力道。

朱芳芳像是要缴械一样的身体软趴趴的,就像是一只大草莓,已经熟透了可以让人随意采撷了。

“滴滴滴……”贾鱼手机叫了起来。

他打开手机的档口,朱芳芳挣扎了几下,贾鱼见是镇长柳如眉的电话,不仅喜上眉梢,直接松开了朱芳芳。

柳如眉可比朱芳芳诱惑多了。

“喂,镇长请指示。”

“贾鱼,马上来镇里一趟,我找你有特别重要的事。”

柳如眉说完便啪的挂断电话。

贾鱼心里别提多激动了,心想好事儿都是成双的,今天进入了华南集团董事会并且朱芳芳已经在自己的五指山下了,而柳如眉莫非……也想我了?

也对啊,柳如眉上次是第一次,不仅男人在意女人的第一次,而女人自己也特别在意的,而且那一晚上十三回,柳如眉对自己肯定会特别记忆犹新了,女人就像是一瓶好酒,只要开瓶就收不住了。

“芳姐,我有点急事先去处理,咱明天见哈。”

“好,好。”朱芳芳有些软趴趴的应了两声,贾鱼签字拿了钱出了办公室。

而朱芳芳还有些做梦一样的样子,自己真的进入董事会了?梦想真的就要成真了么?这也太突然了。

到了外面,贾鱼招呼李二狗回村。

“好嘞!”李二狗也看出贾鱼像是有急事的样子,车速也开的飞快,插俩翅膀都能飞了。

到了村里,贾鱼骑上自己的小摩托车28,突突突的一路虍到了镇里。

夹皮沟镇一如既往的冷清,基层官员点个卯,开个会,然后就滚蛋了。

如果开完会不走,那就是蹭饭蹭顿酒喝,不过现在换了个女镇长柳如眉,这女人过日子就是心细,吃喝的时候便少了,不吃喝呆在镇政府有啥意思吖?那还不如回家打麻将睡大觉哪!

贾鱼到了二楼会议室,发现柳如眉给中性美的女秘书张宁在说话。

会议室的门开着,贾鱼敲敲门小声问:“柳镇长在吗?柳镇长在里面吗?”

柳如眉哼道:“贾鱼,不用装腔作势,进来吧!”

“好,柳镇长,找我是不是有事儿?要不咱们出去说。”

“哼,贾鱼,用不到出去说,现在就给你说,你已经被开除了!”

“啥?”贾鱼眼睛长长的了,本来以为柳如眉给自己打电话是约炮的,没想到是要开除自己?为啥啊?自己床上功夫挺好的啊?

“如眉,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放肆!”柳如眉气的站起身来:“贾鱼,请你说话注意言辞,什么叫做如眉?这是在工作期间,请你叫我柳镇长,或者镇长,或者领导。”

贾鱼撇撇嘴,心想还领导?

这女人啊,真是最毒妇人心啊!提上裙子就不认人啊!

“额……柳镇长,您要是开除我总要有个理由啊!你看我的革命工作干的挺好的呐!”

“哼!挺好?”柳如眉狭长美眸像是带着仇恨的瞪着贾鱼道:“好,贾鱼,我就让你知道个明白。”

“第一,你玩忽职守,在夹皮沟村不坐班,第二,你也是最严重的,你贪污公款,在信用社贷出五万块钱哪去了?是不是让你中饱私囊了?”

“呷?我可没有,我用那笔贷款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呢!”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是你自己在致富吧?你用贷款的钱搞收购,从中谋取利益对不对?你这是挪用公款!”

贾鱼啧啧啧道:“柳镇长,这钱钱是我贷出来的,你们还贷不出呢,好吧,那我把五万块给你总可以了吧,不算是挪用公款了吧?”

贾鱼从怀里摸了摸,怀里扁扁的,不像是有什么东西,但是手抽出来的时候,竟然多了五打rmb,正是五万块。

中性美的张宁不仅有些吃惊,这家伙的钱是从哪掏出来的?莫非这小子会变魔术?

(请关注一下公众号:作者久石,书讯第一时间在公众号里面通知,里面也很精彩。)

柳如眉眼中虽然也有惊奇,但还是对贾鱼不屑的,觉得这家伙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喜欢装腔作势。

“你这是返还公款,但还是有责任的,所以你的村支书也被我撤了。”

“呃……柳镇长,好像你没权利撤我的职吧?”贾鱼大咧咧坐在她对面。

“什么?”柳如眉气的手一拍桌子,但拍了一下就后悔了,真疼啊!

“贾鱼,村支书和村长都是基层镇政府直接可以任命,或者通过选举镇政府作为监督就可以,我怎么就没有权利撤你?”

“切,因为我是县委直接任命的,也是县委空降入村的第一书记,所以想撤我,得需要县委的同意才行呀。”贾鱼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慢悠悠的喝着。

张宁蹙眉道:“贾鱼,那是我的杯子。”

“嗯,没关系,我不嫌你脏。”贾鱼又喝了一口。

张宁气坏了,她本身就有洁癖,自己不喝别人的杯,喝水带自己的杯子,吃饭也是有专属自己的碗筷了。

“你……哼……”张宁咬咬贝齿,不去理他。

柳如眉这时掏出电话,拨着号码。

气的眼睛鼓鼓的像是大金鱼似的:“贾鱼,你不用猖獗,现在我就给县委打电话,你就等着被撤吧!”

柳如眉觉得要撤一个村支书,太‘搜易贼’了。

直接把电话达到了县委办公室,县委秘书接的,听到的夹皮沟镇的柳如眉,县委秘书错愕一下,忙去汇报了。

其实一个镇长而已,县委秘书是不屑这类的小角色的,但是柳如眉不同。

混仕途的,暗地里都有一份名单,便是官场上的背景,柳如眉是个不起眼的小镇长,但背景却在省里,能在县委当秘书,头发丝都是空的,当下汇报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柳如眉得到了县委的答复,贾鱼这个人,不能动。

“什么?”柳如眉差点喷血,走到外面又拨出电话,直接拨到市委,心想贾鱼这厮莫非在县里有关系?

但是电话打到市委,得到的答复还是一定的,还是不能动贾鱼。

柳如眉这下更糊涂了,想了想,把电话直接达到了市委秘书一处,秘书一处直接汇报市委一号一人物,但一处秘书给她的答复也是同样的。

柳如眉不甘心,动用了自己的关系网,但最后还没搬倒贾鱼这颗烂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柳如眉不明白了。

就在自己发生事的当天,柳如眉便不得已动用家里的关系,一个电话就把镇委书记李文明调到青山镇任副镇长了,副镇长就是有名无权的牌子,李文明的仕途也便是废了。

一个镇委书记,属于副科级干部,家里一句话都能废了,这个小小的不在编制的十八九岁的小蝼蚁一样的村书记,一个只有小学本科学历的小文盲,一辈子念两天书还赶上大礼拜的选手,竟然搬不倒?

柳如眉又仔细给公安局的朋友查阅了贾鱼的详细资料,和上次查阅的一样,家里是八辈子的贫农,更没有什么有钱有势力的亲戚,八竿子打不着的都没有,朋友也都是一些普通百姓。

“难道真是市委书记落水,这小子一通狗刨过去给救了?才被这么死保?”

“咯吱咯吱……”柳如眉有些手里垂着电话,一脸铁青的重新进了会议室。

贾鱼还在慢悠悠的喝茶,一边打趣中性美的张宁。

“张秘书,其实你不板着脸很漂亮的,真的,你有男朋友吗?或者家里有没有闲着的姐妹?女人么,岁数大了就应该谈朋友,要不闲着也是闲着……呷?柳镇长回来了?我是不是被撤职了?”

“咯吱咯吱……”柳如眉看着小人得志一样的贾鱼,恨不得把这小子剁了,然后炖一锅王八汤。

“姓贾的……你厉害,行了吧!”柳如眉胸口两只大球气的跟充气随时要爆炸是的。

她随后又继道:“贾鱼同志,你还是夹皮沟的村支书,不过我要是有权利代你执行工作的,你先休息两天,夹皮沟的工作我来主持。”

“呃……那好吧,正好我轻松两天,柳镇长,那我就先走了?”

“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贾鱼从她做了个鬼脸,然后迈步出门。

“如眉姐,怎么回事?”张宁忙问。

“哼!这个混小子,真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我动用家里的关系都搬不倒他,不过我再试试,看能不能把他调走。”

柳如眉觉得眼不见心不烦,既然打不死这只该死的苍蝇,就把他调离自己的视线,自己迫不得已动用家里的关系,做到这点还是容易的。

又打了一阵电话,柳如眉彻底无语了,竟然调不走贾鱼,甚至让这货高升一步,去青山镇当副乡长都不成,要走只能自己走。

“我……老娘不走……”柳如眉小脾气上来了,自己走不证明自己输了吗?输给了一个小文盲了?可恶啊,既然如此,那老娘就利用职权折磨死你。

张宁提醒道:“如眉姐,如果要暂停贾鱼的职务,他的工作谁来做呀?别人不一定能服众啊!”

“我,我去夹皮沟村主持大局,别人可能压不住贾鱼那厮!”

“你?”张宁一声叹息。

“张宁,现在咱们就去。”

柳如眉有一辆qq车,两女上了车,直奔夹皮沟村。

贾鱼的工作暂被停止,柳如眉与张宁到了夹皮沟村,李闯几个臭皮匠举双手欢迎,就是他们几个举报的,柳如眉并且开了个现场会,但夹皮沟的村民并不太欢迎。

柳如眉却一再表示,自己为公不为私,收购药材和蔬菜的差价收入一律充公。

村民一个个哈欠连连,他们不管公不公私不私的事情,老百姓在意的就是收购他们挖的药材和种植的蔬菜,让他们得到钱,过上好日子。

“柳镇长,您还是赶紧收购我们的药材和蔬菜吧,要不然菜蔫吧了就不好卖了。”

“好好好,现在继续收购。”但两个女人绝没有贾鱼接地气,而且称重的时候连秤都不认得,想找张才认秤,张才唉了一声道:“柳镇长,我这老眼昏花的,根本看不清楚啊,您还是找别人吧。”

显然张才不买账。

找到人称重,又找不到车辆,李二狗的货车根本就不给他们拉蔬菜。

柳如眉没办法了,这时,李闯几个本家兄弟拍着胸脯打包票跳起来去找李二狗。

而李二狗先找到贾鱼。

“贾书记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叛变的,他们给我多少钱我都不拉货!”

“别的二狗,有钱不赚那是王八蛋,你继续给他们拉。”

“这……”李二狗犹豫起来。

贾鱼呵呵一笑,在他耳边嘀咕两句。

李二狗喜上眉梢起来:“好,贾书记,还是你高啊!”

李二狗照常拉货,但是货到了华南集团人家却不收购了,柳如眉和张宁跟采购部经理朱芳芳费劲唇舌,但人家就是拽呀拽的不收。

柳如眉最后没办法,菜再不入库就蔫吧了,最后找关系,把菜廉价卖给了二道贩子,这一趟损失了一万多块钱。

第一次收购便损失了这么多,而第二天损失的更多,因为村民往菜上浇水,看菜样子是很新鲜的,但菜上一浇水,烂的便快,这次二道贩子直接不要了,最后看面子收购,在价钱上又便宜了不少。

五万块的贷款,两天便损失了三万,柳如眉上火了,嘴上都起了大白泡,如果明天继续收村民的菜,华南集团不要,再卖给二道贩子,还会赔钱,如果不收村民的菜,村民的菜就会烂在田里,为了百姓的利益,柳如眉咬牙切齿的知道了贾鱼。

贾鱼临时住在村里的一户空着的民房里,正在里面悠哉的喝着茶水。

一阵香风飘了进来,贾鱼乜斜了一眼,翘着二郎腿动也未动。

“呷?柳乡长来啦?快请坐,最近生意不错吧?没少赚是不是?”

“咯吱咯吱……”柳如眉咬着贝齿,小粉拳头攥的紧紧的。

“贾鱼,你就幸灾乐祸吧!你个缺德的东西,为啥不让华南集团收购我的青菜?”

贾鱼摇摇头,华南集团时候自己的菜,那也是看在野人参的面上,要不然满大街的菜,凭啥给自己个好价格?并且朱芳芳和他还有一腿,也是属于裙带关系了,这年头,没有点关系谁鸟你啊?

“柳镇长,华南集团几十个亿呢,哪会听我的?你也太抬举我了吧?”

“哼!贾鱼,就是你在从中作梗,就是你!好吧,我恢复你的村支书工作,明天你来收购。”

“切!我决定了,辞职。”贾鱼懒洋洋站起身往外走。

“站住!不许走!”柳如眉气呼呼的伸出双臂拦住他。

“呷?你说不走我就不走?你让开,撞坏了你的大皮球我可不管。”

柳如眉脸红了,自己伸开双臂,胸前鼓鼓的还怕这家伙装作无意间占自己便宜撞过来。

“贾鱼,你为了夹皮沟村的老百姓,也不应该不管。”

“啧啧啧,柳镇长,现在不是有你么?你管就可以了,再说了,你不是一心想撤掉我么,现在不用你撤掉,我自己辞职还不行啊?”

“我……贾鱼,你真没出息,受到这么一点点挫折就自暴自弃,看着一村的老百姓贫穷你不管,你真的心太冷。”

“我心冷?柳如眉你心才冷呢?人家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呢,咱俩好了一晚上,你提上裙子就不认人了,你咋那么不负责任呢,现在还说我心冷?你才心……呷?别哭别哭,当我没说,当我没说,别哭呀……”

柳如眉清泪两行流淌下来,贾鱼一下子麻爪了,他的弱点便是怕女人伤心,应该是怕美女伤心,丑八怪跳楼他都无动于衷的。

柳如眉这样绝世没人伤心并且流泪,贾鱼心里一下就崩塌了,像是有数不清的小爪子在他心里挠,无数的手指在他头顶指指点点强烈谴责他不是东西。

“呷,我错了,错了,我不辞职还不行吗?”贾鱼抱着柳如眉肩膀轻轻的扶着她香肩安慰起来。

“那你明天送菜。”柳如眉嘀咕一句。

“嗯嗯,送菜,送菜,谁让你是我的领导,我的上级呢,我作为你的部下,当然要听你的,如眉别哭了,你这么漂亮,说啥都对。”

“哼!”柳如眉擦了擦眼睛,恢复冷冷的样子道:“贾鱼,把你的脏爪子拿开,明天继续送菜,一定要把这两次的损失补回来。”

“我呷?”贾鱼无语了,这女人简直就是百变怪杰啊,再说是你损失的三万块,也得算到我头上?算了,不能跟美女讲道理,要不是看在她漂亮,老子找就一个大嘴巴子……

柳如眉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想到了什么又回头问道:“贾鱼,你以后有什么想法?就是怎么样发展夹皮沟村,带领村民致富?”

“哦,是这样的,附近的药材迟早会挖光,远处山势太险峻,老百姓不是猿猴没发翻越,田里的菜也会卖光的,而且那点菜也不足以让老百姓脱贫致富的,我的意见是吸引外资。”

“吸引外资?”柳如眉眼睛一亮,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了。

自己也想吸引外资,也动用一些关系想让企业来夹皮沟镇的这些乡村来投资,但人家上任都不是傻子,一看这里没有一条很好的路,投资就是赔钱,但是要修路得百万左右,ZF不出这个钱,商贾出钱?那不是大傻子么。

投资根本没谈拢,而贾鱼竟然能带来投资?她不仅有些另眼相看了。

“说说,你让谁来投资?”

“华南集团。”贾鱼淡淡道。

“哼!贾鱼,你少吹了,你不知道动用什么阴险的鬼计让华南集团收你的菜,不收我的,你捉弄我,但是人家整个华南集团几十个亿呢,你说来投资就来投资啊?你以为你是谁啊?”

“嗯嗯,我只是华南集团的一个小小的董事而已,只占了华南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抽空和老总戚薇说说来这里投资,我觉得嘛,还应该可以,再说老总不同意,我动用自己的股份来投资自负盈亏也够了,那意思一个亿呢。”

“什么?你是华南集团董事成员?怎么可能?”

相关文章:

非洲女人从后面上好/男医生检查故意用棉签扒尿道

原文版—《秦少强势婚难逃》在线试读(大结局)

在客车上做受的故事/我和她在卫生间疯狂

老汉玩丫头的小说,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他解开自己身上的皮带*在宿舍好朋友的漂亮女朋友苏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