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凌冥》小说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2021-08-31 19:59 · 新商盟

突破了。”

给了断腿小孩十枚火玉之后,剩下的火玉炼化吸收,李天命和小黄鸡再次贯通一条兽脉,一人一鸡同时到达了兽脉境第四重。

共生修炼体系之中,兽脉境的修炼乃是御兽师和伴生兽相辅相成,两者组合才是一个修炼核心。

两者兽脉和兽元都为一体,所以两者的境界,自然永远都是相同境界。

“不得不说,这永恒炼狱兽元实在灼热而磅礴,在兽脉、身体之间流转如同沸腾的岩浆,若不是经过血脉改造成了太古混沌巨兽身躯,怕是根本承受不住这等恐怖的兽元。”

“而且小黄鸡成了伴生兽后,肯定存在血脉枷锁,这肯定不是它的完全体,若是它能突破血脉枷锁,我的血肉之躯也能跟着强悍。”

现在他还是一只小鸡的模样,要变回梦境里那吞噬太阳的永恒飞鸟,怕是没那么容易。

到时候,李天命虽然不能变成那永恒飞鸟,但绝对拥有几乎相同的体质。

“那时候,就不吃石头了,早上起床先吃一颗太阳?”

想想都觉得疯狂。

“当然了,虽然潜力巨大,但更重要的还是稳住本心,毕竟现在我们都相当于‘幼兽’。”

老虎再凶猛,刚出生的崽也打不过野狼。

“猥琐发育,稳住别浪才是王道。”

夜深了,突破之后小黄鸡趴在胸口呼呼大睡,李天命也有些疲惫了,躺在刚收拾好的床上昏昏睡去。

“我靠。”睡梦之中忽然左手传来剧痛,感觉跟被某种猛兽撕咬得鲜血淋漓似的,李天命连忙坐起来,怀中的小黄鸡都滚倒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

昏暗的烛光之中,李天命并没有看到什么猛兽在撕咬他的左臂,但可怕的是,从他的手指开始,整个手掌的皮肤竟然变成了黑色!

他惊醒的时候,黑色迅速往上蔓延,短时间之内,整一条左臂都已经变成了黑色,简直漆黑如墨!

更可怕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之内,黑色的皮肤传来了刺痛感觉,整条胳膊好像有亿万的蚂蚁在爬似的。

他痛得只能咬牙喘气,因为怕惊动睡梦中的母亲。

“怎么会这样!”他震撼的看到,那蠕动的皮肤竟然长出了黑色的鳞甲!

这是一种非常精美,非常规则的鳞甲,每一片都是标准的六边形。

这样的六边形黑色鳞甲直接覆盖了他一整条左臂,让他这左臂变得诡异而森严,一种难以想象的恐怖气息,从这条手臂里传递了出来。

那一瞬间,李天命感觉这手臂都好像不是自己的!

这种气息怎么形容?

简直就像是,这是一种主宰苍生的存在,任何的生命在这样的气息之下,都只能匍匐跪下,瑟瑟发抖。

这还不是结束,在黑色鳞甲覆盖手臂之后,连他的指甲都变样了,变成了一种血红色的爪尖,如今他的左手手掌,更像是兽爪。

那指甲化作的爪尖,猩红而锋利,感觉可以轻易的撕碎皮肤,甚至撕裂血肉。

“又是做梦呢?”李天命简直哭笑不得。

现在感觉不疼了,他感觉自己的左臂拥有着比身体其他部分要强悍很多的力量,那种粗暴的感觉,短时间言语都很难形容。

不只是力量变强了,这只是最表象的东西,他所感受到的是自己的左臂发生的是最根本的变化,就像是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物种。

而且,这左臂的独特气息和血脉,不出意外已经涌遍全身,只是没有在身体其他部分表现出来罢了。

接下来,李天命看到了更加恐怖的事情!

他张开已经成为兽爪的手掌,就在掌心的位置忽然裂开一条血线,那血线撑开,出现了一只血色的眼睛!

当那血色的眼睛盯上李天命的时候,他是什么感觉?

本以为他会恐惧,就像是自己的身体住进了另外一个怪物,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从这个眼睛之中,看到了自己。

没错,他看到的是一个睡得天昏地暗的少年,惊恐的看着‘自己’,而这个‘自己’,其实就是这颗血色眼睛本身。

这种感觉很奇怪!

一方面,李天命看着这兽爪和眼睛。

另一方面,李天命又看着惊恐的自己,他感觉这辈子第一次不通过镜子,看到了自己原先的两只眼睛。

“我靠,这眼睛是我自己的!”他终于想明白了。

他现在拥有两个视角,头上的眼睛是原先的视角,正在看自己的兽爪,而兽爪中的眼睛是自己的第二视角,正在看着自己。

这两种视角以奇怪的方式组合在一起,丝毫不影响李天命的整体视野,除了脑子混乱一点,好像并没有什么影响。

他彻底懵逼了。

他手掌中长出了属于自己的第三只眼睛,而不是自己的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怪物。

他张开手掌,放到自己身后,果然自己还能看到自己的后背,然后伸进长裤里,都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腿毛!

“啊!”李天命深深的呼吸了一下,他感觉自己不是在做梦,这黑色左臂还有点酥麻的感觉。

“李天命,你在干嘛?”忽然眼前传来一声尖叫,李天命抬头看去,只见小黄鸡眼神古怪的看着自己,一脸坏笑。

“没干嘛啊!”李天命道。

“别掩饰了,大半夜把手伸进裤子里,还一直在喘气,不就是在那啥吗?啧啧,年轻人,要节制啊,实在不行你也去翡翠楼?”小黄鸡嘿嘿笑道。

李天命满头大汗。

这小东西就巴掌大,怎么这么猥琐。

“你给我过来。”李天命一把逮住它,当然是用右手。

“住手,我可不是你的鸡儿,你别动我!”小黄鸡紧张道。

“……”

这小家伙,鸡小鬼大啊。

“你看看,这是什么?”黑夜之中,李天命直接亮出了自己的左臂。

烛火摇曳之中,李天命的左臂覆盖着精美的六边形黑色鳞甲,其中左手已经变成了某种兽爪。

兽爪掌心位置,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正以戏弄的眼神看着小黄鸡。

“啊!见鬼了!”小黄鸡吓得毛都快炸了,一跳三尺高,差点没晕过去。

它是真的害怕。

因为,李天命发现了:他现在这只手臂和小黄鸡刚出生的时候,他所看到那个梦境之中的黑暗大手一模一样!

当初太震撼,他没关注到那黑暗大手掌心是否有眼睛,但是大概能看到,其皮肤上也有着这种六边形的黑色鳞片。

这种正六边形的鳞片很像是蜂巢的纹路,所以李天命有所印象,光是从这一点上看,要说自己的左臂变成这样和那黑暗大手没关系,李天命绝对不信。

“这是那只手!”小黄鸡也终于发现了,这只黑暗手臂产生的气息,几乎让它本能的恐惧。

“我猜应该也是。”李天命看着自己这条忽然变化的手臂,他同样一头雾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条手臂还在自己控制之下。

除了血肉力量好像更强,暂时看不出其他变化。

“到底怎么回事?”小黄鸡严肃认真问。

“我也不清楚,忽然就变化了,据我猜测,可能是你并没有摆脱仇家,仇家追上门了?”李天命道。

“干!”小黄鸡骂了一句,仍然呆呆的看着这黑暗手臂,说实话他们一人一鸡现在似乎不具备知道一切真相的条件。

黑暗手臂是什么存在,为何要追杀它,它为何会和李天命一起伴生,李天命的手臂为何会转化为黑暗手臂,这些疑点,光是靠猜测是得不出结论的。

除非,时间给出答案吧。

“放心,哥要是你的仇家,绝对给你一个痛快,比如上山采点小蘑菇,整一份蘑菇炖小鸡?”李天命见它一副怕死的小样,忍不住笑了。

“呵呵,这就是你大半夜把手伸进裤裆的理由?”小黄鸡鄙视道。

“这也比你‘强攻’公的火翎鸟好。”

“闭嘴!”

小黄鸡飞起,抬起鸟喙对着李天命一顿啄,别看这货小,这鸟喙力量巨大。

叮叮叮!

李天命直接用左臂挡住了,当鸟喙和鳞甲碰撞的时候,产生的是飞溅的火星。

“不管怎么说,好像是赚了,至少我这条手臂,好像刀枪不入了。”

李天命在烛火之下凝望着那六边形鳞甲,通过握拳,他确实能感受到一股超脱自身血脉的恐怖力量。

他先用白色的布条将左臂缠住,然后换了一件衣服,将整条手臂都笼罩了起来,同时带了个手套,将左手彻底藏了起来。

不然要是让别人看到,肯定把他当做怪物了。

小黄鸡也接受了这个变化,毕竟它也很懒,反正都搞不懂,还不如走着瞧。

“也许,我和那黑暗大手有关系?”深夜之中,想起那击溃永恒炼狱凤凰的黑暗大手,李天命陷入了沉思。

他凝望了这条手臂很久,总觉得自己已经不认识这条手臂了,甚至不确定,它到底有着怎样的力量,是否会超脱自己掌控。

“虽然不知道来历,但是也许,能够让我更有把握,参与过几天的炎黄学宫决选!”

境界突破,黑暗手臂出现,剩下的时间,李天命重新演练了曾经的‘战诀’,进入战斗状态。

曾经修炼到了灵源境,他修习的战诀还不少。

所谓‘战诀’,和‘功法’一样,都是先辈靠着摸索和经验在无数的战斗和实践之中创造出来的,功法主要用以修炼提升,转化兽元,而战诀则是高超的战斗技艺,是炎黄大陆无数御兽师智慧的结晶!

强悍的战诀,可以击溃比自己更强的敌人。

战诀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为‘武法’,乃御兽师施展,一部分为‘兽法’,乃伴生兽施展。

武法和兽法可以相互配合,相辅相成,两者一起战斗,才是战诀的最强威力。

御兽师和伴生兽随着境界的提升,有很多的并肩作战能力,战诀中的武法和兽法只是其中一部分。

比如凶兽,就不可能学会兽法。

据说战诀以威力和复杂程度,一共分为五个级别,简略称之为‘兽源归天圣’。

其中的‘兽’为最普通的兽级战诀,适合兽脉境的御兽师和伴生兽修炼,而兽级战诀又一共分成了三个小层次,分别为初品、中品和高品!

当然也有部分超凡脱俗,被称为超凡级别。

超凡兽级战诀,可以在整个兽脉境所向披靡。

再往上的‘源级战诀’,则适合灵源境御兽师,据说也有部分兽脉境御兽师,能学会初品源级战诀。

李天命曾经突破到灵源境,他的兽元虽然没了,但是关于战诀的掌控都还熟练,只是小黄鸡需要重新修炼战诀中的兽法。

不过这家伙天资逆天,金羽曾经耗费了很多力气和李天命一起演练的战诀,它一点就通,一点难度都没有。

这种高超的战斗手段,对它发挥它的永恒炼狱兽元战斗有巨大作用。

这些天,他和小黄鸡已经将曾经的诸多战诀融会贯通了。

一切,就等李炎枫大婚那一天!

时光飞速,转眼之间,离火城沸腾的一日已经到来。

这一天,偌大的城池热闹非凡,城主娶妻,而且还是正妻,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大事,放眼望去,到处都张灯结彩,锣鼓齐鸣。

“炎黄学宫决选今日在城主府举行,城主拜堂之后,可以和宾客一起观摩,让年轻人为这场喜事表演助兴。”

“据说城主要在李紫峰少爷拿到炎黄令后,正式册封其世子身份,昭告全城。”

“对我们离火城来说,这可谓是双喜临门。”

清晨的时候,李天命将卫婧推到了院子里,让她享受着清晨太阳的温暖照耀。

母亲知道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娘,我该去了。”拿到了炎黄令,他就会带着她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去吧。”卫婧在阳光下眯着眼睛,她一头长发已经灰白,只有在阳光下,还能有一些光泽。

“不说点让人感动的话吗?给我打一些鸡血什么的?”李天命微笑问。

“打什么鸡血?哪里有鸡血?”小黄鸡从李天命的脑袋上翻下来,凶神恶煞的问。

它这紧张的样子,成功逗笑了他们母子两人。

欢声笑语里,完全没有即将出战的紧张感。

“去吧,我睡一觉,你就回来了。”卫婧温柔的说。

这一战很重要,可她并没有苦口婆心给李天命很多压力,她也许是世界上最李天命最有信心的人。

“好。”李天命帮助她将白发梳理了起来,动作很娴熟。

梳好之后,他轻轻拍了一下卫婧的肩膀,然后便没有回头,踏上了征途。

阳光之下,卫婧眯着的眼睛里流下了一滴眼泪,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的幅度。

如此看来,这一滴眼泪并不代表悲伤和担忧,而是新生。

谁都知道,她在这离火城丢失了多少的尊严,甚至连青春和梦想,都埋葬在了这个地方。

可是今天,她同样渴望着,她最爱的孩子,能够拿回属于他们母子的一切!

……

今天离火城的城主府,像是个浓妆艳抹的美人,远远望去,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据说今日不只是离火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有诸多其他城池的宾客到场,甚至还有来自朱雀国首城‘焱都’的高手。

在这方面,作为朱雀国南疆顶级高手之一的李炎枫,具备非常大的威望和面子,尤其是最近几年,还有往上攀升的势头。

传闻搭上雷尊府的关系之后,李炎枫的未来已经不止离火城了,他还有更大的爬升空间。

在朱雀国南疆,李炎枫绝对是风头最劲的人物。

李天命不想看他拜堂成亲,估计等仪式结束,炎黄学宫决选即将开始的时候,他才准备进城主府。

“李天命,你不能进去。”当李天命再次踏上城主府的大门时候,门口的城卫军副将‘马超渊’一脸冷漠,拦住了他的去路。

“为何?”

“你没请柬,又不是城主府的人,你要是进去丢人,我脑袋都得落地。”马超渊沉声道,他不算坏人,但也要秉公办事。

“让他进来。”正当李天命要闯进去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声,原来是李雪娇正好路过。

有她说话,马超渊就不阻拦了,反正这就不是他的责任了。

“进去别捣乱,今时不同往日,别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了。”马超渊提醒了一句,瞪了李天命一眼。

“借你吉言。”李天命越过了他,径直走进城主府大门。

“你还真敢来,我还以为你已经如丧家之犬,逃出离火城了。”李雪娇抱着双臂,目光森冷的看着他。

“是在听风楼么?”李天命没搭理她,望着前方,直奔主题。

“对。”

他知道李雪娇为什么要让他进来,无非就是要让他挫败,为上次揍她付出代价。

李天命和她一起,直接来到今日举办盛事的‘听风楼’。

听风楼非常大,前面还有一片巨大的广场,名为‘听风台’,李天命几乎是在这听风台修炼成长了十六年。

现在的听风楼前人头攒动,诸多年轻人已经等待多时,正是激动万分的时候。

方才城主已经在诸多上层人士的见证下拜堂成亲,这意味着作为助兴节目的炎黄学宫决选马上就要开始了!

李天命选在这时候来,是因为他根本不关心李炎枫要娶谁,他已经被赶出城主府,这里的一切已经和他没关系了。

“这离火城新的女主人,又美又妖娆,绝对是个红颜祸水,怪不得把爹迷成这样。”李雪娇望着听风宴的方向说,她刚才已经见过李炎枫的新娘了。

不过李天命根本不关注什么美人,他今日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李紫峰,也就是炎黄令。

说得更复杂一些,是为了让整个离火城的人看到,他李天命回来了,然后,他要光明正大的离开这里!

他已经看到李紫峰了,他已经在听风楼前等候,作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今日李紫峰打扮得非常庄重得体,只是如此也掩盖不住他吊儿郎当的性情。

如今一群狐朋狗友聚在一起,讨论的话题不外乎就是某个女御兽师的身材和翡翠楼头牌的技术。

炎黄学宫决选有不少来自各方的天才少年少女,许多都是容貌出色之辈,但即使如此,李紫峰也算是其中耀眼的存在。

怪不得外界一直传闻,李炎枫非常满意他这些年的成长和表现。

“据说,爹已经给二哥联系好了炎黄学宫的老师,到时候专门罩着二哥,你以前没这种待遇吧?”李雪娇冷笑道。

她站在李天命旁边,就是为了近距离看李天命丢人现眼的。

就在她刚说完的时候,有一群人已经在听风楼上出现了,他们在高台上入座,在那个地方可以轻松的看到整个听风台。

作为今日的主角,李炎枫自然在最中央的位置入座。

这个人身材笔直,两鬓稍稍斑白,入座之后,双手按住座椅的扶手,这一双手苍劲有力,一看就有着无穷的力量。

他光是坐在这里,就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威严,使得原本还喧闹的听风台一下陷入到了死寂之中,年轻人们在他的气场之中,都不敢抬起头来。

作为出身低微的存在,李炎枫年轻时候才是一代奇才,他白手起家,自己杀出一条血路,到如今坐上了离火城城主的高位,民间仍然有不少他的传奇事迹。

在李炎枫的身侧位置,有一个红装女子宛然入座,这个女子虽不具备李炎枫的气势,但也是此刻的焦点。

李雪娇说这个女人是个尤物,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她身穿一袭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那妖娆的身段绝对不是十几岁的女孩能比的,阳光之下,她面似芙蓉,眉如柳,肌肤如雪,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珠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仿佛整个城主府已经在她掌控之中。

她便是李炎枫的新婚妻子,来自雷尊府的女人‘柳卿’。

哪怕宾客之中,也有许多和李炎枫同级别的高人,而且李炎枫的三妻四妾其他六位都在场,但今日盛事之下,都不及这两人出彩。

尤其是那绝世尤物,更叫需要年轻少年看得口干舌燥,不敢多看。

李天命都看了一眼,他确实承认这个女人很有魅力,柔媚足以让人心神失守,但她是雷尊府的人,这样的身份,李天命心里只有厌恶。

他们已经现身观战,说明炎黄学宫决选马上就要开始。

“枫哥,我也看出来了,离火城之内,紫峰确实没有什么对手呢。”听风楼上,柳卿声音娇柔,甜蜜入耳。

“紫峰在离火城这里能成长到这样,已经不错了。”李炎枫道。

“听说你还有一个儿子,曾经也去过炎黄学宫,还得罪了我们雷尊府的‘小怪兽’?”柳卿问。

“已经废了,无需再提起。”李炎枫目光深沉道。

“哦,明白了。”柳卿眯眼笑着,面如桃花。

在万众瞩目之中,李炎枫摆摆手,立刻有人走了出来,对外宣布道:“炎黄学宫决选,正式开始。”

此刻,听风台沸腾!

“我,出战!”不出意外,以李紫峰招摇且骄纵的性格,他根本没什么耐心。

就在决选开始的时候,他第一个踏上听风台,然后将伴生兽‘紫瞳重明鸟’从伴生空间之内召唤出来。

紫火燃烧的紫瞳重明鸟,还有英气十足的李紫峰并肩而立,一股灼热的刚烈之气席卷出来,那拥有双瞳的紫瞳重明鸟杀气十足,扫视一圈之下,很多人心里不免都在哆嗦。

“谁敢上来一战?我不怕车轮战!”李紫峰扫视一周,年轻人血气方刚,确实很有激情和斗志。

听风楼上,李炎枫听到不少称赞。

“李城主,你这儿子可真是豪杰,胆气十足,第一个就敢上台接受挑战。”

“看得出来,他这紫瞳重明鸟,绝对是得到了城主的真传。”

李炎枫微微笑了笑,道:“紫峰最近进步不少,在离火城之中,超出同龄人有一截,自然有恃无恐。”

“也是,比从前那位强多了。”一个老者感慨道。

“李天命?可惜了。”另一个人叹气道。

李炎枫其实不太喜欢听到他们讨论李天命,毕竟在场还有不少雷尊府的人呢,但总有一两个人不怎么长脑子。

“不在的人,就别提了。”李炎枫声音沉下来道。

明白的人连忙闭嘴,毕竟他们都听说,在成婚之前,李炎枫已经休妻弃子,将那对母子彻底赶出离火城了,从此离火城不再会有那个笑话。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有人上台挑战李紫峰了。

御兽师和伴生兽,和另外的御兽师伴生兽组合对决!

挑战之人名为‘杜勇’,其伴生兽为‘青风狼’,当这一头拥有青色毛发的大狼出现在紫瞳重明鸟眼前的时候,不用看人们都知道,这绝对只是炮灰。

果然,李紫峰都没出手,他的伴生兽就直接给对手一人一狼撵下去,烧得焦黑。

“太弱了,都是废物吗?继续上!”李紫峰非常狂傲,出手也格外粗暴。

他是懒得多战,在战斗规则的允许之下,他通过重创对手吓住其他人,这样能快点拿到炎黄令!

又上去一个,结果李紫峰照样没动手,他的五阶伴生兽自己搞定!

五阶伴生兽,已经是未来成长极限非常高的了!凡是拥有五阶伴生兽的,未来基本都是朱雀国的天才人物。

“还有吗?”李紫峰大杀四方,连续淘汰十多人,基本都是凶狠击败,听风台下哀鸿遍野。

后面上去的挑战者稍微有点威胁,但也不是他的对手。

“李紫峰,这是突破到兽脉境第七重了吧!”

“这么强势,应该是了,四年前李天命拿到炎黄令的时候,还只是兽脉境第六重。”

“没想到,李紫峰更加天才,怪不得城主更喜欢这二儿子。”

“兽脉境第七重,稳进炎黄学宫了。”

“看到没有,城主已经笑了。”

毕竟看到李紫峰如此强势,接连打败三十多人,一个勉强一战的对手都没有,确实光芒闪耀,让李炎枫很有面子。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李紫峰已经杀了个遍,再无人敢上场表现。

“天纵之资,绝世奇才啊!我们离火城的世子,就应该是这种风云少年!”很多人赞叹道。

“李紫峰,虽然脾气骄纵了点,但是不可否认,他真是深得城主真传!”

一时间,到处都是称赞。

他们称赞的时候,自然会想到四年前在这里力挫群雄的那个人,虽然惋惜,但鉴于李炎枫的态度和三年前的丑闻,他们还是要感慨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离火城新的未来,在李紫峰的身上,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

“爹,没人挑战了,我赢了。”李紫峰很满意,他抬起头满脸兴奋的看着听风楼,当看到李炎枫的笑容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切已经稳妥了。

听风楼之上,李炎枫忽然站起来,脚尖一点飞落在李紫峰的眼前,看似轻盈,带给年轻人的压力,却如同一头巨兽落地,连紫瞳重明鸟,此刻都在他的威严之下匍匐在地上。

也许,他的手上,已经拿着了来自炎黄的的炎黄令!

“父亲!”李紫峰心情前所未有的激动,炎黄学宫是他的梦想,如今他距离梦想只有一步之遥。

“表现不错。”李炎枫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向来不是话多之人,但所说每句话,都格外有份量。

“是父亲指引得好。”李紫峰连忙道。

现在正是揭晓结果的时刻,只见在万众瞩目之下,李炎枫面向全城,正式宣告道:“今日正式宣告,立李紫峰为世子,为离火城继承人。”

“紫峰,你纵使有今日成绩,也不可骄傲自满,往后的路谨言慎行,一步一个脚印。”李炎枫眼中难得有一种自豪的光彩。

这一声宣告,足够引起全场人们内心震动,因为这说明城主已经彻底放弃曾经的世子了,这也意味着四年前在这里赢得一切的李天命,从此往后销声匿迹,形如死亡。

“恭喜城主,恭喜世子,双喜临门!再加上炎黄令,三喜临门!”城卫军统帅‘赵定’在听风楼上站立起来,带头恭贺。

所有人都在看着李炎枫,没有人注意到在角落之中,有一个白衣少年忽然站了起来,走向了听风台!

听风台并不远,而那白衣少年的脚步非常快,只一眨眼时间,他就跳上了听风台。

没人会傻到这时候去打扰李炎枫父子的喜庆时刻,所以根本没人阻止他,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李天命……”

当人们看清楚那个少年的样子的时候,他们满脸错愕,连声音都抖了一下。

不管怎么说,这个身为离火城污点的少年,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尤其是他被废掉世子之位,而他的弟弟刚继承世子之位这样关键的时刻!

更重要的是,今天是城主李炎枫的大婚之日,在这大喜的日子里,他这样如过街老鼠般的人物,却走到焦点之地,说难听点,就像是一坨屎砸上了听风台。

一时间,人们低声议论的声音像是苍蝇在耳边飞舞。

“他出现做什么?一点脑子都没有?”

“这样的人,你指望他能做出什么得体的事情?”

“城主应该会很生气吧,毕竟今天他大婚,幸好李天命那个病残母亲没来。”

“赶紧上去一个人把他拖走吧。”

在人们眼中,李天命似乎成了一个被剥夺世子之位,伤心欲绝失去理智的人了。

但,他们低估了李天命。

他今天根本就不是为了世子之位,他对这个位置,对整个离火城,都没有任何留恋。

当他抬起头的时候,李炎枫已经回头,他眯了眯眼睛,下一个瞬间,便有一股恐怖的气势镇压在李天命的身上。

眼前的李炎枫好像直接变成一头遮天蔽日的巨兽,居高临下冷漠的看着自己。

若是十几天之前,李天命恐怕会直接趴倒在地上,连动弹都困难。

但现在,他可是太古混沌巨兽的御兽师,光是在气势镇压之上,哪怕对方实力再强,血脉上的尊贵还是能够让他撑住,就算眼前的路如同在泥沼之中,他都坚持走到李炎枫眼前!

“你疯了吧!来人,赶紧把他撵下去,乞讨的都跑这里来了。”旁边李紫峰的脸色阴沉了下去。

听到李紫峰的吩咐,立刻便有不少护卫上来,其中便有满头大汗的马超渊,毕竟他今天是守门人。

只是李炎枫摆摆手,便让那些护卫退下了。

别看李炎枫好像和颜悦色,李天命了解他,他越是这样的温和,就越是说明,他的内心有多么厌烦此刻的李天命。

“安心养病就好了,来这里做什么,紫峰有这样的前程,作为兄长,你可以选择支持他。”李炎枫说话的时候,全场的声音都细微不见了。

“紫峰不错,修炼很有天分,比当初的我强,不过在他得到炎黄令之前,我想再给他加一重考验。”李天命的语气很平淡,他并没有如人们想象那样失去神智,歇斯底里。

他们父子平等交谈,暗潮汹涌,但至少没有撕破脸,让场面变得很难看,传为笑话。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脸面最重要,听风楼上,还有一些来自其他城池,来自焱都,甚至来自雷尊府的朋友呢。

“李天命,你在开什么玩笑呢?你就是一坨烂泥,你还给我增加考验?”李紫峰道。

“大喜的日子,说话要有素质。你这么害怕,是担心过不了我的考验吗?”李天命面带微笑问。

说实话,很难想象他们是以这样的心境对话,在这样的境遇对比之下,风轻云淡的人应该是李紫峰,痛哭流涕的应该是李天命。

“别闹了,回去休息。”李炎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说明他已经没有耐心了,他表情温和,但眼神却非常危险。

“我没跟你开玩笑,我现在还不到二十岁,我还符合炎黄学宫决选的参战规则,规则并没有说明我四年前得到炎黄令,今天不能再次得到!”李天命并没有畏惧李炎枫这危险的眼神!

这句话说出来,造成了一定的轰动,当然此后更是无情的冷笑。

“这孩子,遭受这么多打击之后,已经彻底疯掉了。”城卫军统领赵定道。

“现在是失去神智了吧,你的人竟然放他进来,这下麻烦大了。”离火学宫上师‘高清源’道。

“我估计他是想死了,所以想报复一下城主。”

“真是白眼狼,他忘记是谁养育他了吗?炎黄学宫的事情,是他自己下药行禽兽之事,能怪得了谁?”

一时间,议论纷纷,人们觉得李天命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确实让李炎枫此刻有些难堪。

谁都知道,李炎枫有多么看重声望!

唯一笑得出来的就是李紫峰了,他听完之后楞了一下,然后捧腹大笑道:“天命哥,你是想以凡人之躯来挑战我,让我杀了你,这样你能死得光荣一些?”

“你敢接受我的考验吗?”李天命问。

“我当然没问题。不过,你也不是小孩子,战败之后,可不许在听风台上撒泼打滚。”李紫峰道。

所以在说完之后,他连忙对李炎枫道:“爹你放心,我不会杀他,让我来象征性打败他,再把他拖走,他针对我,我来出手确实合适一些。”

他自认为这样的处理手段,可以帮助父亲分忧,毕竟让父亲或者其他人拖走李天命,总会带给外人一种‘不公平’的感觉。

“注意分寸。”李炎枫淡淡说了一句。

连伴生兽都死了,兽元都流失差不多了,一个凡人,怎么打败兽脉境第七重的御兽师!

说完之后,他再也不看李天命一眼,直接一跃飞上听风楼,微笑对宾客们道:“各位,实在是献丑了,我这儿子是怎么回事,大家也听说过,实在是,家丑不敢外扬。”

“李城主不必难堪,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这孩子不知道城主用心良苦,还出来闹事,我们这些做父母的,确实尽力了。”一位来自焱都的大人物道。

“幸好紫峰还算争气,老爷,就让紫峰来解决吧,他会让天命懂得回头是岸这个道理的。”李炎枫第二个妻子‘莫夫人’道。

“柳卿?”李炎枫入座后,发现新婚妻子正看着听风台呢,看起来还挺有兴趣。

“枫哥,我看你这大儿子,虽然据说失去伴生兽了,可心境谈吐,似乎也没那么不堪呢。”柳卿美眸里闪动着晶莹的色彩。

“故作镇定罢了,我了解他。”李炎枫腹中如有火山岩浆涌动,他浑身的火气,只是藏在了温文儒雅的外表之下罢了。

“枫哥不需要动怒,就当是看场戏。这孩子犯过什么事情大家都清楚,没人会以此议论你的。”柳卿娇声道。

“还是你懂我。”李炎枫眯着眼睛看着场中。

不出意外,这两个儿子此刻已经是针尖对麦芒了。

相关文章:

灌挣扎小腹鼓起塞子堵住,我用嘴帮你做吧

夜店可以摸吗/走绳罚小m|将军在马上进入她身

巨硕抵着花核双腿大分 乖摩擦红肿的花核

柔柔在班里男生轮流本非俗流:起床含着巨龙吃饭bl

【小说推荐】只爱不婚:唯你至宠全文阅读/只爱不婚:唯你至宠免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