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为什么想破女生处/总裁特别宠女主女主涨奶

2021-08-31 20:25 · 新商盟

看着就有那种想法,再加上她身上的那股香气特别的好闻,像是能把一个男人给迷醉了似的。

这想着早上的时候,在刘美丽那儿偷了点儿香,她也没有生气,感觉能得手,所以这会儿,杨小川心里那个急躁呀,真没心思看啥书了。

于是,他也就站起身来,扭头走到堂屋门口,看了看今晚的月色,然后看了看村里人都睡了没?

村里的夜很静,夜风轻柔的吹拂着,捎来着这夏日的凉爽。

这月夜风高的,貌似是个偷腥的好夜晚。

只可惜,村里还有那么几户人家的灯是亮着的,看来还没有睡,所以杨小川也就在想,还是再等等吧。

毕竟这是要去借人家的媳妇来解决自己的内需,所以岂能那么明目张胆的呢?

这事,杨小川还是懂得的。

他也不是那二百五,也不像是村里的二傻子似的,跟菜花婶睡了,还到处乐嘿嘿的说着,说人家菜花婶有狐臭。

所以这不闹得菜花婶都不找二傻子睡了。

所以这也是菜花婶上岗地撵着给杨小川,只是他杨小川木有那个重口味呀。

咱们的小川医生站在自家门前呆愣了好一会儿之后,见得那几户人家还没灭灯,没辙了,他又只好返回堂屋,在堂屋内来回的踱步,心里在想,今晚上那几户人家是咋了?咋还不睡呢?真够烦人的!

再等过了一会儿,他忽然看了看时间,忽见这会儿已经是夜里九点来钟了,心想这会儿应该差不多了,应该都睡了,可是他这才忽然想起自个今晚上还没洗澡,于是他赶忙扭身去了堂屋后方的厨房,去烧水洗澡去了。

一般来说,在这等山村里,到了夜里九点钟过后,基本上都睡了,村子里基本上都是静悄悄的了。

一会儿,待咱们的小川医生烧水洗澡,折腾一会儿,也就是将近夜里十点来钟了。

这会儿,村里人都睡了,全村都黑着灯了。

所以咱们小川医生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刘美丽她家了。

于是,他也就忙是关上了堂屋的正门,给闩上,打算从自个里屋的后门溜出去。

因为要是正门敞开着,容易招贼,所以为安全着实,还是从后门溜出去比较妥当。

可是哪晓得,他刚扭身走进自个的里屋,忽然就从他家屋外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来……

他还以为是谁家的婆娘三更半夜来敲他里屋的后门了呢,然而传来却是一声巨响……

‘蓬!’

跟昨晚上的情形一样,后门又是被人一脚给踹开了,一道凄冷的月光照在后门门口那儿。

由此,咱们小川医生心里这个怒呀,忍不住骂道,尼玛隔壁的!踹一回也就得了,还尼玛踹二回,没完了是吧?老子今天刚找木匠给修好,早知道这样的话,你们倒是通知一声,老子就等两天再修了不是?

今晚上的那群人来的可是不巧,因为杨小川这会儿还没睡呢。

忽见六七个人影手里抄着家伙从后门那儿忽闪进来时,杨小川这个气怒呀,顺手抄起床头边上的一把竹椅,就迎了上去……

“卧槽!你们这群家伙踹门踹上瘾了是吧?”

一边怒骂,杨小川一边挥起手中的竹椅,就朝那六七个人影砸了过去……

‘嗙!’

“啊----”有一哥们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来。

由于他们刚冲进来,一时还不大适应屋内的黑暗光线,所以也是一时半会儿看不起杨小川身在何处?

而杨小川本身就身处在黑暗中,他早就适应了于这种黑暗坏境了,所以看他们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忽见一个哥们挥舞着手头的砍刀乱砍了过来,他慌是用手头的竹椅一挡,跟着就是猛的一脚踹去……

‘嗵!’

只见那哥们被踹得直接从后门那儿飞了出去。

看得出来,今日个晚上,咱们小川医生可是发怒了,可是要给这帮一点儿教训了!

忽地又是‘嗵!’的一声,又一哥们被踹得从后门那儿飞了出去,然后‘噗!’的一声,摔落在了后门外的草地中,发出了一声惨叫:“啊----”

紧接着,杨小川一声‘卧槽!’,又是一竹椅抡了下去……

‘嗙!’

一声严严实实的爆响,然后忽见一个哥们鬼哭狼嚎的,捂着半边脸就慌是扭身跌跌撞撞的朝后门那方逃窜而去了,貌似是被竹椅砸伤了眼睛,飙血了……

最后,剩下还有两个人影在哆哆嗦嗦的往后门那方退步,不知道有没有被吓得尿了裤子?

而,虽然在黑暗中,但是杨小川早已像极了一头怒极了的红眼牛一般,在一步一步的逼近那两个哥们……

最后吓得那两个哥们哆哆嗦嗦的,好像是腿也不听使唤了似的,便是同时‘噗通!’的一声,就双膝跪下了:“大、大、大哥,饶、饶、饶命呀!”

听得那两个哥们哆哆嗦嗦的、结结巴巴的说着,杨小川则是愈加怒极:“饶命?!!”

“对、对、对!大、大、大哥!饶、饶、饶命!”

可是哪晓得杨小川一句‘饶尼玛!’的同时,挥起手头的竹椅就朝他们怒砸了下去……

‘嗙!’

“啊----”其中一哥们立马就惨叫了起来,鬼哭狼嚎的。

可杨小川又怒是一脚朝另外一哥们踢去……

‘嗵!’

那哥们被踢出了门外……

完了之后,杨小川这才一声喘:“呼……麻辣隔壁的!你说你们这群狗日的,踹老子家一回门也就得了呗!你们这还没完没了了,昨晚上刚踹过,今晚上又尼玛来了,卧槽!是不是老子不发威,真当老子是病猫呀?”

可是就在咱们小川医生怒骂的时候,意外又发生了,‘嗖!’的一声,一道强烈的手电光照来,直接照在了咱们小川医生的双眼上……

就在他忽地眯上双眼说了一句‘卧槽!’的时候,便是传来了一声枪响……

‘镗!’

枪响过后,就只见咱们小川医生歪歪扭扭的倒下了,‘噗!’的一声,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

这时候,有个哥们说道:“麻痹,就算你小子功夫再好又有个毛用呀?还不是一麻醉枪就搞掂你了呀?现在可是高科技时代了,谁还真跟你小子硬拼硬呀?槽!”

然后,在手电光后面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成了,把他小子带回去!”

“……”

……

接下来,杨小川也不知道发生了啥事。

‘噗!’的一声,当他被一瓢凉水给泼醒后,只觉迷迷糊糊的,发现周围的环境有些怪怪的……

好像这儿已经不是在他们的小渔村了?

具体在哪儿?他也目前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是一间灯光亮得有些晃眼的屋子里……

这间屋子好像也是乡下的房子,有点儿像个祠堂,有点儿像个仓库什么的,反正比较破烂,地面也是坑坑洼洼的泥土地。

且屋内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像是发霉的味道,可又有点儿臭腥味似的,貌似还有一股呛鼻的烟雾和白酒的味道……

反正那味道就是怪怪的。

在他跟前,有三四个家伙正面目狰狞的看着他……

而他,被绑在了一把椅子上,整个上半身都被捆绑在了椅子的靠背上,双脚也是被绳索缠绕着的。

忽地,其中的一个光头又是弄一瓢水朝他迎面泼来……

‘噗!’

水拍打在他的脸上,然后再次淋湿了全身。

虽然是夏天,但是还是感觉有些冰冷的感觉,所以杨小川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心说了一句,尼玛隔壁的!

“说!”那个光头忽然气焰嚣张的冲他说道,“你把秦羽国藏啥地方了?”

杨小川皱了皱眉头,这才想起来是发生啥事了……

于是,他小子便不惧的瞧了瞧那管光头,回道:“老子藏个毛呀?他是他妈一活人,老子能藏得住他吗?”

“嚯?!!”那光头忽地怒眼一瞪,“麻辣隔壁的,你这兔崽子还尼玛挺嘴硬的呵?!!信不信我他妈宰了你呀?!!”

这时候,光头身旁的一个斯斯文文的眼镜男忙是杨小川说道:“小子呀,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还是老实点儿吧!要是真惹急了咱们五哥的话,那你就真等死吧!”

说着,那眼镜男又忙是那光头说道:“五哥,你消消气!我来问吧!”

可那光头却是一瞪眼:“我消他妈什么气呀?现在秦羽国那个狗杂碎跑了,我能消气吗?都是你们这帮废物办事不利!买个老鼠药,还买你妈山寨版的,卧槽!”

那眼镜男忙道:“五哥,这……你也知道,咱们这镇上就这鸟样,啥都是他妈假的,买不着真东西不是?我们也不知道那老鼠药不管用呀?当时,我们可是下了六七包,量已经够大了!”

光头又是生气道:“对了,那老鼠药搁谁哪儿买的呀?回头剁了丫的!真是不地道,卖个老鼠药也卖山寨版的,这不是在坑害我们这些无辜的老百姓么?我老五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奸商!回头一定剁了丫的!”

眼镜男则是提示道:“五哥,咱们还是先办正事吧?”

听得这提示,光头不由得又是怒眼瞧向了杨小川:“成了,你小子老实点儿吧!你就告诉我,秦羽国去哪儿了?然后等我找到他了,就放了你!”

听得这话,杨小川则是回道:“我哪里会知道呀?”

“你小子不老实是吧?”

“不是!只是……”杨小川无奈的皱着眉头,“我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那好,我问你,是不是你小子救了他?”

“我是医生,我的天职就是救治病人!其它的事情,我一概不知!”

“还天职?麻痹的,我看你小子是屎吃多了吧?天真吧?”

可是杨小川则是回道:“瞧你那吃屎的脑袋都不长毛!”

“卧槽!!!”光头真急了,跳脚骂道,“你小子说他妈啥?!!再说尼玛一遍?!!看我不抽死你?!!”

然而,正在这时候,有个排骨男走了进来……

那哥们瘦不拉几的,还留着一头长发,装b似的学郑伊健。

他一进门就忙是通风报信道:“五哥,琛哥来了!”

忽听琛哥来了,光头没辙,只好消了消气,伸手指了指杨小川:“你小子等着!回头我再收拾你!”

可是就在这时候,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老五!”

杨小川忙是随着光头的目光,扭头望去,只见一个矮戳戳的胖墩墩的中年男子,梳着一个油光发亮的大背头走了进来……

别看他矮戳戳的胖墩墩的,他一进来,就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场似的。

貌似天生就黑势力头目的那种人物似的。

光头见得他进来了,忙是屁颠屁颠的迎上去:“琛哥!”

“怎么样?”琛哥问了句。

光头忙是伸手指了指杨小川:“就是那个小子救了秦羽国,然后就不见人了。”

琛哥顺着光头手指的方向瞧去,大致的打量了杨小川一眼,然后微微的皱眉一怔,定眼的看了看,也就不由得迈步朝杨小川走了过来……

见得那位大人物过来了,杨小川这心里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似的,有点儿胆怯了似的,在想,麻痹的,不会真杀了老子吧?

然而那位矮戳戳的胖墩墩的背头男、也就是琛哥走到杨小川的跟前后,却是扭头冲光头问了句:“就这小子,还打伤了咱们好几个弟兄?”

忽听琛哥那么的一问,只见光头浑身微颤了一下,然后胆怯怯的点了一下头:“嗯。”

“废物!”

这话更是吓得光头浑身哆嗦了一下,没敢吱声了。

完了之后,那位琛哥扭转头来,又是挑眼打量了杨小川一眼,问了句:“叫啥名字呀?”

忽听这个,杨小川虽然心里有些胆怯,但是还是忍不住心说了一句,麻痹的,这还带调查户口的咋地?

见得杨小川没有吱声,那光头趁机迈步过来,在琛哥面前表现了一下,冲杨小川凶道:“麻痹的,琛哥问你话呢?!!”

然而没想到的是,琛哥忽地一个扭身,便是‘啪!’的一声脆响,吓得杨小川都浑身胆怯的缩了缩脖子,可是待反应过来之后,看清之后,却发现刚刚那一巴掌竟是扇在了光头的脸上……

此刻,只见那光头一脸囧红的捂着脸颊。

那琛哥则是一脸愤恼的瞪着光头:“你这废物!!!还搁这儿得瑟啥呀?!!”

无奈之下,只见光头的头就耷拉了下去,一副祟货的样儿,屁都没敢放一个。

完事后,琛哥稍稍的消了消气,缓缓扭转身来,又是打量了杨小川一眼,再次问道:“小兄弟,你叫啥名呀?”

“杨小川。”为了不挨巴掌、不受皮肉之苦,杨小川也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着。

“杨小川?”那位琛哥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遍,然后又问了句,“混哪儿的呀?”

杨小川有些懵然的愣了一下,然后才回道:“我不混哪儿的呀。我就是小渔村的一个普通的小村医。”

那位琛哥听着,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言道:“那好,那你跟我说说,你都是怎么救走秦羽国的?”

“我没救他走呀?他……他又没缺胳膊没少腿的,自己能走呀。”

“那好,那你就说,你是怎么救的秦羽国?”

“这个……”杨小川皱眉想了想,“这不是咱们村里人发现秦书记在咱们村口的河边快要死了么?所以他们也就找我去救治秦书记呗。我只是医生,我又不晓得发生了啥情况,我看他中毒了,快不行了,所以也就赶紧施救了咯。”

“那完了之后呢?”

“完了之后……我就把他救好了呗。”

“那再然后呢?”

“再然后……再然后就是秦书记说他有啥危险,要暂时在咱们小渔村住下,这不正好我家就我一个人么?所以我也就让秦书记住我家了呀。然后当天晚上,你们的人就踹我家门,不是要砍死秦书记么?”

“可是他们说没有砍死。”

“是没有砍死呀。”杨小川如实回道,“当时秦书记躲在床底下了嘛。那黑灯瞎火的,人他妈没有砍着,倒是把我家那床被子砍得稀巴烂的,棉絮满屋飞的。”

显然,那位琛哥可没那耐心听他小子发牢骚,所以也就说道:“你还是说说,没砍死之后,秦羽国去哪儿了?”

杨小川也就回道:“我哪会晓得他去哪里了呀?当天晚上不是惊着他了么?吓得他都尿了一裤子,后来他就说怕还会连累我,然后他就慌里慌张的跑了。那大晚上的,我也不知道他跑去了哪里不是?再说了,我也没有义务去替你们看他往哪儿跑了吧?我就是他妈一个小村医,我只会救治病人,我也是无辜者不是?你说你们问我那么多,我怎么知道呀?”

可是,那位琛哥瞪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们这儿会有人同情你吗?”

“这个……可以有吗?”

那位琛哥则是一声冷笑:“你小子真他妈不怕死哈?”

“啥……啥意思呀?”

“啥意思?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杨小川则是回道:“你要是会相信我,你就不是琛哥了。”

“算你小子还有点儿他玛的识相!那就说吧,秦羽国跑哪儿去了?”

杨小川则是忙道:“虽然你不会相信我,但是我说的都是事实,你让我再说一遍也是这样的呀!”

“那我再问你小子一遍,没砍死之后,秦羽国去哪儿了?”

“你再问我也是那样的呀。他当时就是被惊着了,就是被吓得尿了一裤子。然后他就是说怕连累我,完了之后他就是慌里慌张的跑了。那大晚上的,他一出门,我就不知道他往哪儿跑了不是?”

“……”这会儿,那位琛哥有些无语了,貌似再也问不出什么了似的,还不免有些佩服看了看眼前的这小子,心想,这小子还真是个二货,都死到临头了,还临危不惧,回答问题的逻辑还这么强,看来这世上还真有不怕死的家伙呀?

过了一会儿后,貌似这位琛哥也没辙了,只好扭身冲那光头说道:“好好的看住这小子!”

说完之后,他也就走了,闪人了。

……

这等琛哥走了之后,可就是那光头的天下了。

光头想着这小子还挺嚣张的,还害得他被琛哥给扇了一巴掌,由此,他心里那个怒呀,恼火的瞪着杨小川:“麻痹的,兔崽子,这回看我怎么收拾你?!!”

可杨小川竟是说道:“收拾个毛呀?你这样绑着老子的手脚,欺负一个手脚都不能动的人,算他娘啥本事呀?有种的话,你松开老子呀?咱们单挑呀?”

忽听这话,光头的面色又有些囧了,因为毕竟有好几个小弟搁在一旁瞅着呢,所以要是他光头真像是杨小川说的那样,欺负一个手脚都不能的人的话,那在小弟面前着实是不怎么长脸。

再说,人家公然提出了单挑,要是他光头作为他们的大哥不敢接受这单挑的话,以后还怎么好意思在他们面前称大哥呀?还怎么混呀?

况且,光头也在想,就凭自个的那几板虎就不信收拾不了这小子?

而且,光头也想在自个的小弟们面前挽回一些面子,毕竟刚刚被琛哥给扇了一巴掌是件很丢人的事情。

这么的想着,光头也就彪呼呼的回道:“好!你大爷我就给你这机会!让你小子跟我单挑!”

可是光头的话刚落音,那位眼镜男就紧忙上前来劝阻道:“五哥,你还是别中了他小子的圈套吧!这小子太鸡贼了!再说,五哥,这小子也不是啥省油的灯!”

听得这话,光头可是不高兴了:“卧槽!他小子不是省油的灯,难道我老五就是省油的么?”

“不是!那个……”眼镜男又是急忙道,“五哥,你听我说,这小子还是挺能打的,所以别中了他的圈套!”

这话,光头更是不爱听,便道:“麻痹的!就他能打?我老五就是祟包了?就是个孬种了?告诉你们,我当年出来混的时候,你们还穿开裆裤呢!老子当年就是拿着根扁担,从菜潭村一直打到邬柳镇,就这么出名的!卧槽,就他小子再能打,又能咋样?”

眼镜男忙道:“不是不是!五哥,你听我说,我们都知道你挺牛的!都知道你挺能打的!但是也没有必要跟他小子单挑不是?”

忽听这话,光头不由得一愣,呃?对哦?我……我他妈凭啥就要跟他小子单挑呢?他算他娘个球呀?

想着,他忽地扭头瞧了瞧杨小川……

杨小川便道:“老子就知道你个秃子没种,不敢跟老子单挑!就你这种没种的货,还号称是他们的大哥呢?怪不得你们琛哥刚刚会扇你,原来你还真是个废物!”

“卧槽!!!”光头忽地一声震怒,急得脖颈鼓鼓的,青筋外露,挥手就怒要给杨小川一个大嘴巴子……

可杨小川忙道:“喂喂喂,你想干嘛?咱们不是说好了是单挑么?你这算他妈咋回事呀?”

但,光头那一巴掌还是打了下去……

而杨小川则是仰头往后一闪,闪躲了过去。

忽见都这样竟是没有打着他小子,光头更是有些激恼了:“哟呵?!!你这兔崽子!!!你真以为自己很能打是吧?!!”

杨小川则是回道:“我没觉着自己很能打,但是有种跟你单挑,你有吗?”

光头这个激恼呀,忽地一声令下:“松开他小子!!!”

眼镜男忽见情势如此,又是急忙道:“五哥五哥,你……你还是冷静一些吧!别中了他小子的圈套!他小子这就是激将法!”

可光头就是一股激恼:“松开他小子!!!老子管他什么激将法不激将法呢!!!就算是个圈套又能咋样呢?!!就他小子还能打过你们五哥咋地?!!”

见得五哥如此,没辙了,其中有两名单瘦的小弟也只好朝杨小川那方走去,打算给杨小川松绑了……

就这时,杨小川却是急忙道:“等等!”

忽听这个,光头来劲了:“咋了?你小子怕了?怕挨揍了?”

“不是。”杨小川回道,“先说好,咱们得立个规矩。”

“你小子说!”光头忙道。

杨小川便道:“那成,先好说,要是你一会儿输了的话,不许再公报私仇。输了就是输了,咱们得按照江湖规矩不是?要输得心服口服不是?当然了,赢也得赢得光明磊落了。”

“成!”光头许诺道,“就按照你小子的规矩!”

话毕,光头冲那两个小弟说道:“给他小子松绑!”

于是,那两个小弟也就上前来给杨小川松绑了……

在那两个小弟在给他松绑的时候,他小子的两珠子则是在贼溜溜的瞄来瞄去的,貌似是寻机会逃走……

事实上,单挑挑个球呀?

杨小川这厮只不过是想找个机会开溜而已。

再说,他早就看出他们的这个五哥有点儿二百五,所以他这激将法也是奏效了。

待一会儿,给松了绑之后,杨小川这厮站起身来,装模作样的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又是活动了一下脚腕,装出一副单挑前的准备……

光头瞧着,有些急不可耐了:“卧槽!你小子还有没有完了呀?准备好没?”

可是哪晓得杨小川丢下一句‘准备尼玛个蛋蛋呀?’,扭身就朝后窗的那方跑去了……

忽见情况不对,光头惶急嚷嚷了起来:“逮住那小子!!!别让他跑了!!!”

光头的话还没落音,就只见杨小川就纵身扑向了后窗……

‘蓬!’

两扇破烂的窗户百叶,一撞即开,只见杨小川整个人就扑向窗户外了……

可是意外的是,‘轰!’的一声,便是一阵鸡飞狗跳的……

原来是咱们小川医生不巧扑在了鸡窝中,很是狼狈,弄得一身鸡毛,满头满脑都是。

更加不巧的是,待咱们小川医生惶急的爬起身来之后,就有一枪口瞄准了他……

‘镗!’

潜意识中,咱们小川医生说了句‘尼玛个蛋蛋呀!’,然后整个人便是歪歪扭扭的又倒在了鸡窝中……

‘噗!’的一声,一地鸡毛溅起。

原来又是中了麻醉枪。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咱们小川医生又不知道了?

只是那个开枪的平头一脸得意的说道:“麻痹的,你小子再狡猾,能跑得过我这麻醉枪?我他妈早就说了嘛,这可是一个高科技时代了,懂么?”

而那光头则是扭头冲平头骂道:“高你妹呀?快去把那小子拖进来!”

……

一个小时后,县城,近郊的一套仿古式四合院内。

一位两鬓斑白的老头正站在窗前凝神的望着窗外的风景,手里还攥着两个核桃在转动着,忽地,一位模样还算憨实的老伯进了禀报道:“坤叔,阿琛来了。”

“嗯。”那被称为坤叔的老头头也没回的应声道,“叫他进来吧。”

随后,不一会儿,只见之前在邬柳镇出现的那位矮戳戳的胖墩墩的背头男,也就人称的琛哥,他走了进来……

听着脚步声,那叫坤叔的老头仍是没回头,仍是就那样的看着窗外,问了句:“秦羽国的那事办得怎么样了?”

“嗯……”那位人称的琛哥吱吱嗯嗯的,有些胆怯,貌似不敢说实话似的,但又没辙,只好实话道,“还下落不明。”

坤叔面色忽变:“你怎么办事的呀?”

“嗯……那个……坤叔,是这样的,本来是要办妥了的,只是……只是后来被一小子给救了。”

“救了秦羽国的那小子是谁?”

听得坤叔那么的问着,那位琛哥有些胆怯怯的看了看坤叔的背影……

那位坤叔仍是那样,面向窗外,手心里在转动着那两个核桃。

听得阿琛没敢吱声,那位坤叔便有些气怒的说了句:“我在问你话呢,救了秦羽国的那小子是谁?”

“那个……”那位琛哥吞吞吐吐的,像是一时记不起来了似的,“就是……就是一个小村民,哦不,他说他自己是个小村医。”

“小村医?”那位坤叔忽怔了一下,然后又是问道,“哪个村的?”

“是……好像是……小渔村的?”

“什么叫好像是呀?到底哪个村的?”

“小渔村。”

听说是小渔村,那位坤叔又是忽怔了一下,然后追问了一句:“他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姓杨?叫杨什么……川?哦对了,叫杨小川!”

“杨小川?!!”那位坤叔的脸色忽地变得格外的严肃了起来,严肃的有些吓人,手心攥着的那两个核桃也忽地停止了转动……

那位琛哥似乎也不明是咋回事,只好胆怯怯的点了点头:“嗯。是的。杨小川。”

这话刚落音,也不知道咋了,只见那位坤叔忽地气怒的转过身来,一副怒要吃人的样子,抬手就是一怒的掌拍在了那位琛哥的大背头上……

‘咔!’

只见那两个核桃在那位琛哥的大背头上被拍得粉碎的同时,一股鲜红的血液就顺着他额头溜下来了……

待那位琛哥反应过来之后,这才后怕的浑身一抖,当即就被吓得尿了裤子,随之只见他两腿哆嗦得厉害。

随即,哪晓得那位坤叔又是怒的一巴掌扇了过来……

‘啪!’

随着这一声脆响,只见那位琛哥的头都被打歪了。

这时,那位坤叔才问道:“你们对他怎么样了?”

这一问,吓得那位琛哥又是浑身一抖,哆哆嗦嗦的:“那……那、那个……没、没、没对他怎么样!就、就、就是……就是老五……老五把他绑起来了!”

听得这话之后,那位坤叔则是忽地震怒道:“马上、立刻放了他!!!他要是少一根汗毛,我就要你们这帮饭桶全他娘去陪葬!!!”

这话吓得那位琛哥的腿也不听使唤了似的,便是‘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

……

这会儿,邬柳镇。

当杨小川再次被水给泼醒后,他仍是不知道自己目前身在何处,只是知道自己目前还是没能逃脱贼窝,还在原来那帮家伙的掌控下。

由此,他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尼玛,有种的话,你们就别他娘用麻醉枪呀!

那光头见他醒来,那个恼怒呀,冲他啐了一口痰:“呸!妈的!你这小兔崽子喜欢玩是吧?成,那你大爷我就陪你玩玩吧!”

说着,光头扭头冲兄弟们一声令下:“把这小兔崽子丢到那间小屋里去,老子要玩死他!”

那位眼镜男顿时不解,一脸困惑:“五哥,那个……秦羽国的女人不是关在那间小屋里么?”

听得这话,那光头不由得冲那眼镜男骂道:“妈的!你这狗娘养的四眼仔平时不是挺聪明的么?这回咋就他娘犯糊涂了呢?老子要把这小兔崽子给秦羽国的女人丢在一起,难道你不明白啥意思么?”

那些个小弟们听得这话,一个个都不由得哈哈的乐了起来:“哈哈哈……”

然后,其中的那个平头乐嘿道:“四眼,五哥的意思是要让我们看现场表演,懂球了么?”

听得平头这么的一说,他们又是哈哈的乐了起来:“哈哈哈……”

杨小川则是忽地紧张了起来,脸颊随之涨红不已的,暗自心说,麻痹的,他们不会真想看老子和一女的搞啥现场表演吧?老子可还是尼玛童子之身呢,这事……卧槽……

尽管如此,但是这可就由不得他了。

忽然,上来了四个弟兄,也就直接将杨小川给架走了……

由此,杨小川慌是挣扎道:“喂!你们想要干啥呀?”

那光头则是得意的乐嘿嘿的回道:“你这小兔崽子不是喜欢玩么?那你大爷我就陪你玩玩呗!一会儿表演可要卖点儿力哦,否则的话,你大爷我就剁了你的那个玩意!”

一边说着,他们一群人一边跟上……

然后,杨小川也就被他们给丢进了一间小屋里……

‘噗!’的一声,杨小川着地后,忙是沿地一个翻滚,慌是爬起身来,然后只见一个女人可怜兮兮的、披头散发的猫在小屋的一角。

那女人忽见他们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进来了,吓得她就紧往墙角里躲闪着,恨不得能钻进那墙角里去似的。

而杨小川想着他们这群狗日的要逼着他跟这个女人搞啥现场表演,由此,他也就不得不小有邪恶打量了那个女人一眼,发现这个女人虽然老了点儿,但模样还算个中看,属于典型的风韵犹存型。

由此,杨小川忽地心想,格老子的,估计这群狗曰的没少糟蹋她吧?

忽然,那个光头一脸猥琐的笑意,冲那个女人说道:“臭娘们,那,我现在告诉你,就是这小兔崽子救走了你家的秦羽国,现在他拒不肯交代你家秦羽国去哪里了,所以呢……我也不打他不骂他,你就来慰劳慰劳这位小英雄吧!向来不都是英雄与美人么?所以呀……我们现在就想看看你们俩是怎么表演这英雄与美人的?哈哈!”

听得光头这么的说着,杨小川这才想起他们之前说的,这个女人原来是秦羽国的女人,怪不得这么中看?

要说,她还的确是蛮中看的,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吧,风韵犹存的,浑身还散发着一股陈年的幽香气息。

她听了光头的话之后,便是默默的、若有所思的瞧了瞧杨小川,心里不由得一阵感激……

这会儿,杨小川瞧着她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便是忍不住冲光头他们骂道:“你们这群狗曰的!你们这帮畜生!有种的话,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就松开老子手上的绳子!卧槽!

相关文章: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_紫黑青筋囊袋拍打

《赘婿》免费章节阅读

夏天街拍开放美女_收集精h任务

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 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男人胯间的硕大公车上_三男一女群交真实口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