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40岁女人的水门

2021-08-31 20:55 · 新商盟

刘胜伟恍然大悟,看来你们公司是打算使用美人计了!”

刘胜伟也是一个爽快人,直接明面儿向刘琳讲道。

刘琳一点都不在意:“您要是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不如您给我一个机会,也是相当于给自己一个机会,咱们在规定的时间见面,您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找到一个满意的房源的。”

“好,你这个小丫头口气还真是大,你的上司难道没有告诉你,你们那十个同事都已经被我解雇了吗?我就不相信你一个初出茅庐,小丫头还能有什么法子?”

刘胜伟虽然对刘琳的声音很感兴趣,心中认为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可是在某些方面,他并不是那种看脸的人,所以对待刘琳也没有想象中的友好。

刘琳丝毫不在意,只是把时间,地点和刘胜伟约定好后,便兴致勃勃地换上一件新的衣服,长相貌美的她离开公司,直奔交易地点。

刘胜伟放下电话思索了一会儿,觉得刘琳说的有几分道理,竟然心中多了几分感慨,把手中的任务,暂时交给他人去做,自己也很快走出了房间。

三十分钟后,刘胜伟站在商场的牌匾下,有一些焦急以及不耐烦,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距离两个人约定见面的时间,还有剩下不到十分钟,可是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刘胜伟始终找不到那个电话里的甜美女人。

她不会是在诓骗自己吧?

刘胜伟心中闪过一抹诧异,难不成是他们公司认为自己实在是太难缠了,所以特地跟自己开个玩笑?

那他们的做法简直是太可耻了,刘胜伟跺了一下脚,转身刚想走就听见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想必您就是刘先生吧。”

刘胜伟回过头看着黑色连衣裙的刘琳,瞳孔不禁放大,虽然他心中已经有定数,知道刘琳是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子。

可是当他真正看见刘琳的那一瞬间,一颗心还是忍不住停下了,他没有想到,刘琳的样子竟然达到如此地步,简直是天仙下凡。

“如果我没有猜错,您就是刘琳,刘小姐吧。”刘胜伟对刘琳忽然起了很大的兴趣,笑着走到了刘琳的面前,轻声向他说道。

刘琳点了点头:“刘先生多谢您,能省时间抽出空来答应我的请求,现在我就邀请您一起去看一看,我们公司为您准备的新房源。”

刘琳通过资料了解到,这个刘胜伟是想找一个离自己公司比较近的地方,价格不是问题,重点房源的采光好,而且足够隐秘,让人难以发现。

根据这些特点,刘琳给刘胜伟选的是一个富豪小区,里面的安保十分到位,如果没有门禁卡,哪怕你是里面的老住户,安保人员也不会让你进去的。

两个人乘着电梯,一路来到了七楼,刘胜伟一打开房门,房间淡淡的香气,直接扑面而来。

刘胜伟有一些疑惑,皱着眉头走了进去,发现自己到的这个房间,和平日去的那些有了很大的不同。

之前去过那些房子,虽然也是新房,可是一进去,不是木头的腐朽味儿,就是刚装修的甲醛味,也正是因为这些,才让刘胜伟心情觉得有些不愉悦,所以才全部拒绝。

可是自己面前的这套房子,由内至外散发的都是淡淡的清香,桌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上了一整盆花,想必这清香,就是由这盆花里发出来的。

“你来过这里装修过?”刘胜伟扫视了一下房间,顿时觉得心情愉悦,这间房的确采光极好,尤其是在它的两面,加上一点装饰,显得更加明亮。

刘胜伟有一些疑惑,看着面前的刘琳,作为一个毛坯房,他相信只有刘琳才会有资格,到这儿随便装修。

刘琳笑着点头同意,刚才她之所以来晚,就是提前几分钟来到这里,把这里简单的布置一遍,心满意足后才去找刘胜伟。

“你可真是一个不同凡响的人呢。”刘胜伟一边眯着眼睛,一边开始上下打量着刘丽,心中对她有了新的看法,他之前只认为刘琳是一个花瓶,中看不中用,没想到她还有两把刷子的嘛。

“你怎么会想到要把这里重新装修一下?难道你认为光凭这一些简单的手法,就能让我激起买房子的欲望吗?”

“当然不是。”刘琳飞快的摇头:“我们干销售的,只是想让每一个客户得到他应有的体验,希望这间房能让您开心。”

这是刘琳能够成为销售状元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因为她是真心实意帮助所有顾客,去寻找他们最需要的房源。

“请您随我来。”刘琳微笑着对着刘胜伟答到,也不回头,走在他的前面。

刘胜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甘情愿的跟着她。

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了阳台那里,白色的窗帘遮挡,看不清外面,显得有几分昏暗。

“你到底想让我看什么?”一向喜欢阳光的刘胜伟,看到这里,觉得浑身有些不大舒服,皱着眉头,看着刘琳。

刘琳调皮地眨了一下自己的双眼,然后二话不说,将窗帘向两侧敞开,一道阳光,顺着打开的窗帘,直接射进了房间,闯进了刘胜伟的眼中。

刘胜伟看着这暖洋洋的阳光,自己沐浴在其中,身心都倍感温暖,眼前不禁浮现出一道光,含着一点笑。

“刘先生,其实这才是我为您找到这处房源真正的原因。”刘琳笑着对着面前的刘胜伟说到。

“这里,阳光不仅充足,而且因为它是七楼的原因,所以光线十分的好,我了解过您的资料,您爱好攀登,喜欢站在顶层,这里,您可以,俯视这座城市全部的光景。”

“等到晚上,这里才是人间仙境,你可以看到,这座城市沐浴在灯红酒绿当中,金碧辉煌,会让你心情愉悦,而你可以品着红酒,站在这儿,享受人生顶层的快感。”

至于这些,刘琳早就已经帮刘胜伟想的一清二楚,一边把他带入到自己的幻想当中,一边兴致勃勃地给他解释。

还真别说,当听见刘琳这么一说,刘胜伟立马起了兴趣,闭着眼睛,似乎都能听见夜风,在自己的耳旁呼啸闪过。

“你还真是一个特别的人呢。”刘胜伟对着刘琳说道,但关于买房的话题,他只字不提。

“刘先生,我想我们公司还有一项特殊的服务,您要是有兴趣可以跟我来。”刘琳看出刘胜伟的心思,终于决定拿出自己的杀手锏,一边眨着双眼,一边对着刘胜伟讲道。

“哦?”刘胜伟将头向旁边一侧,不由自主听着刘琳的话,走到她的旁边,居高临下,面对着刘琳。

“我倒想知道,贵公司还有什么花招?”今天刘琳的表现,足以让刘胜伟为他竖起了大拇指,只是他还想看一看,这个刘琳真正的手段在哪。

“哪有什么花招,我们公司一向都是以顾客为主做的,这一切还不都是让刘先生您开心吗?”刘琳一边说话,一边故意朝着刘胜伟瞟着媚眼,将自己的手竖了起来,在刘胜伟的胸口来回画着圈圈,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刘胜伟明显能够感觉,刘琳的手指刺着自己的胸口,每到之处都传来温热的感觉。

“哼,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招式嘛?”虽然刘胜伟心中不自觉动了心,毕竟面对刘琳这样天生的大美女,很难有人,能够把持住自己。

“别说的这么难听嘛,不过就是等价交换罢了。”刘琳眨着双眼,一步一步带领刘胜伟,走到一旁的卧室,翘着二郎腿,两条洁白的长腿相互交错,摆出了一个大字型,咬着自己的下唇,眼中写着淡淡的欲望,睫毛微微向上翻起,看着面前的刘胜伟。

刘胜伟微眯起双目,静静的看着刘琳,别看他装的像一个人,可实际上,他的身体早就已经出卖了他。

刘琳故意得意的一笑,迈着猫步,走到了刘胜伟的面前,一只细嫩的小手快速向下一探:“哟,这里还挺大的嘛。”

刘琳调情的话,一下子就让刘胜伟再次受不了,一步步的陷入到刘琳的陷阱中,但他仅存的一点意志,还是让他彻底的制止了。

“这里我会买下来的,不过我不希望在我住进来之前,有谁玷污它。”

刘琳知道,像刘胜伟这种洁癖的人,自然受不了这些,也就点头同意走:“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这所谓的好地方,正是老周的民宿,毕竟是不用花钱,刘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里了。

老周一如既往呆在自己的民宿里,一边听着戏,一边摇头晃脑,小日子过的十分的滋润,忽然听见门铃响起,老周才刚刚放下自己手里的茶杯,还没有来得及问候一声,没想到就听见刘琳那一声娇喘:“周伯。”

声音酥软,老周的骨头由内而外,酥的像是掉渣了一样。

“呀,琳琳,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不是平常......”

一句话还没说完,老周就已经看见,刘琳今天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她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一个老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年龄和自己差不太多,可由于西装革履,导致他显得有几分年轻,也不过才三四十岁。

“这位是老周。”

老周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有一些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刘胜伟,在他的印象当中,刘琳似乎好像还是第一次带别人回到自己的民宿里。

“诶呀呀,你看看我,一下子光顾着高兴,都忘了跟你介绍了。”刘琳一边拍着自己的脑门,一边兴高采烈,站在两个人中间,纷纷介绍。

“周伯,这是我的顾客刘胜伟,刘先生;刘先生,这是我之前的邻居,也是这间民宿的老板周伯。”

刘胜伟淡淡地对着老周点了一下头,对于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商人,他一向是没什么兴致的。

“琳琳啊,你怎么把顾客领到这里来了?干嘛不去外面谈?”老周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皱着眉头问着刘琳。

“嗨,周伯,这不是形式所迫吗?”刘琳并不打算告诉老周实话,眨着自己的双眼,得意的对着他说道。

“周伯,我现在要回去谈生意了,你可得帮我把门,千万别让任何人进来。”

刘琳心中其实是在害羞,害怕有人撞见自己和刘胜伟的好事儿,到时候照片传出去,自己这张脸该往哪儿放。

“你放心吧,我知道了。”老周虽然还有些怀疑,可是刘琳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反驳什么,只能拍着胸脯向刘琳保证。

“那么,刘先生,咱们走吧。”刘琳得到了老周的保证,放下心来,挑着眉眼,看着自己身后的刘胜伟说到,两人一起以后上了楼梯。

转眼之间,来到了刘琳的房间里,一进来,刘琳还想像刚才一样,调戏着刘胜伟,但刘胜伟都已经憋了一路了,自己的身子早就已经烫到了不行,哪里还有时间,让刘琳在那儿自我欣赏?

一个箭步,直接冲到了刘琳的面前,不管不顾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疯狂的在刘琳的脸上啃噬。

很快,刘琳就能感觉,刘胜伟的口水,将自己的一张脸涂满,粘糊糊的。

虽然刘琳心中很是反感,但她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一边挑着眉眼,一边看着面前的刘胜伟。

“刘先生,没想到您还真是够猴急的。”

“废话少说。”刘胜伟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疯狂地撕扯着刘琳身上的衣服,很快,两个人坦诚相。

刘胜伟二话不说,直接公主抱起刘琳,将她粗鲁地扔在了一旁的床上,刘琳的后背撞在床板,传来些许的疼痛,可是刘胜伟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揉搓着刘琳通红的后背,进行自己下一步的动作。

刘琳没有想到,刘胜伟竟然如此会玩,疼痛让她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腰肢。

这一动不要紧,一下子又触碰到刘胜伟的敏感点,他粗鲁地握紧了刘琳的腰肢,在她圆翘的屁股上,抬起手狠狠地打了两下。

很快,那原本白皙的皮肤出现了五个明显的指印。

“别动,再动我饶不了你。”刘琳感受到刘胜伟的尺寸,让她有一些恐慌,身子微颤,咬着自己的下唇,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刘胜伟看起来平平无奇,谁知道这么有料?看来今天自己准要遭殃了。

刘琳陪着一脸的笑,迎合着刘胜伟,两个人玩的开心,很快,双方都是大汗淋漓,互相喘着粗气,满脸通红,看着对方眼底写着深深的欲望。

下面的老周,自打刘琳一上来,就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就算刘琳说想要和对方谈生意,那也没有必要来自己的民宿吧!

老周左思右想,趁着刘琳不注意,跟着二人走上了他们的房间。

才刚刚一上来,老周明显地听见,在刘琳的房间里传来男女欢愉的声音。

老周心中暗自一惊,蹑手蹑脚,走到了刘琳的门前,顺着门缝,往里看去,就看见这两个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正在做运动。

尺度大的,让老周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足以塞进一个鸡蛋。

真没有想到,原来这个刘琳这么会玩,之前她还跟自己装纯,原来全部都是给自己演戏呢。

老周恍然大悟,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心中对刘琳也不知道起的是歹念还是愤恨,眼中闪过一抹疯狂,在刘琳的身上四下扫视着,将她身上的一切,通通映在自己的眼中,一点也不肯错过。

在看刘琳,根本没有注意到老周的存在,在那里忘我的发出一两声嘤咛,声音越来越大,传到老周的耳朵里,就像一剂催情药,刺激老周,让他的身子逐渐变得滚烫,下体也开始猛涨。

“我再也受不了了。”刚开始的时候,老周还能勉强地压抑自己,害怕动作太大,被里屋的两个人发现,随后看着二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老周狠了一下心,直接将自己的下身脱个干净,露出庞大的尺寸,双手疯狂的抚摸他,直至完全解出自己全部的泄出。

屋里的那两个人,或许也到了高潮,刘胜伟瘫在了刘琳的身上,双目微红,脸上分明带着一点微笑,这还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感受到快乐。

老周害怕时间太久,被人撞见,赶紧将自己的衣物收拾起来,刚转身来到楼梯口,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球一转又回到了刘琳的房门前,拿出自己的手机,小心翼翼的拍摄一张照片。

照片上,两个人赤身裸体抱在一起,脸上动情的表情清晰可见,老周一边嘿嘿的笑着,一边收回自己的手机,回到了楼下。

“刘先生,这回这房子您可以买了吧?”休息片刻,刘琳总算是缓过神来,恢复了一下体力,她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拄着自己的脑袋,支起自己的身体,面含笑意,对着面前的刘胜伟说道。

“那是自然。”刘胜伟点头答应着刘琳:“你都已经奉献出你自己的诚意了,我又怎么可能会落后呢?”

刘胜伟这话分明是在挑逗刘琳,刘琳虽然心中有一些反感,可还是不得不点头称赞。

刘琳害怕夜长梦多,主动拿出自己的合同,放在了刘胜伟的面前,看着他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刘琳这才松了一口气。

“今天我过得很开心,希望以后咱们再有合作的机会。”临走之前,刘胜伟对着刘琳留下这句话,刘琳在心中暗骂,果然所有男人都一样的,全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考生物。

“刘先生,您放心吧,只要您给的价钱够合理,我这儿可每天等着您来呢。”

刘琳一边说着,一边挑起自己的眉眼,得意地看着面前的刘胜伟。

刘胜伟心情愉悦,和刚开始来的时候判若两人,一边哼着歌一边下了楼,路过楼下,扫了一眼柜台里的老周,不知道是不是刘胜伟的错觉,他总觉得老周一直在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自己。

刘胜伟被老周盯得浑身有些不大舒服,直到走出了门外,刘胜伟才好奇地上下打量,自己今天也没什么奇怪的,那个老东西的眼神怎么那么讨人厌呢?

刘胜伟想不出来原因,也只能作罢,摇头晃脑哼着歌,挺着自己的肚子走掉了。

大约过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刘琳简单地将自己的身子清洗了一下,直至洗的又是香喷喷的,这才满意地穿上自己的睡袍,两条大白腿从睡袍开叉的缝隙当中窜了出来,穿着自己白色的拖鞋。

刘琳走到了楼下,都不用等老周同意,直接在他的面前坐了下来。

“周伯,晚饭做了吗?要是没做,我请你出去吃。”今天一天,刘琳就已经接到了一笔大单子,她心中开心,主动对着老周讲到。

“别别,我可不敢再带你出去吃了,你要是再喝醉了,要是撒起酒疯来,撕了自己的衣服,我该怎么办?”老周故意和刘琳开着这种大尺度的玩笑,刘琳一听,小脸一红,骂了一声“不正经”,然后扭着自己的屁股。转身回到房间。

老周看着她的背影,傻傻的笑了好久,从自己的手机当中,找出刚才在床上的照片,看着她那小表情又开始胡思乱想,又不由自主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裆部,有意无意的揉捏着,时不时还会发出一两声舒服的叫声。

刘琳今天睡的格外的舒心,或许是拿到了合同,让她心情愉悦吧,这种开心的情绪,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早晨,临走之前,刘琳一如既往笑呵呵地跟老周道别。

老周等着刘琳前脚刚走,后脚便关好了门,走到刘琳的房间里。

一进来依旧是那淡淡的香气,老周按照熟悉的路线,来到了刘琳的浴室。

刘琳有一个习惯,一直都把自己换洗的衣物摆在洗衣机上,等着晚上来清洗。

老周一眼就看见今天的洗衣机,又摆着一个黑色的物件,他将那物件拿在手中把玩,丝质的材料十分的柔顺,顺着老周的手指,有意的摩擦着。

上面一如既往的痕迹,老周放在鼻子下面,狠狠地吸一口气,仿佛要将上面的味道,全部吸到自己的胃里,和往常不同,今天这味道有了一些的骚气,带着满满情欲。

一边抚摸着光滑的布料,老周一边开始想象,昨天刘琳穿着它,在床上动人的表现。

不由自主,老周又开始隔着布料,放在自己的下身,运作一番,直至让这内裤变得更加有味道,才肯停止,扔回它原先的地方,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下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手里的报表。

早上来的时候,刘琳哼着歌,在众人一路疑惑的目光当中,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八点一过,所有人几乎都已经来齐了,张总昨天一直在等着刘琳央求自己,甚至连条件都准备好了,可是没有想到,刘琳并没有来找他。

张总辗转反侧一宿,始终没明白其中的缘由,这不一大早,什么事情也来不及做,直接来到了刘琳的办公桌前。

那些员工们看见张总来了,纷纷起身迎接,刘琳见到,心中闪过一抹冷笑,但是脸上的表面工作做的还是十分的到位的。

她走到了张总的面前,面含笑意,对张总讲到:“张总这一大早,究竟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怎么难不成您下来例行检查了?”

“少说废话,我问你,那个合同你拿到手了吗?”张总粗鲁地问向了刘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刘琳昨天让他等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

“张总,您说的是这个么?”刘琳一边在挤眉弄眼,一边将自己手里白纸黑字的合同,举到了张总的面前。

张总有一些不可思议,赶紧将那张合同抢到自己的面前,上下扫视了一番,发现这张合同,结构十分的严谨,哪怕是自己工作这么多些年,也写不出这么好的合同,而在合同最下方,乙方签字上面,明晃晃摆着的就是刘胜伟的名字。

“这,这是?”张总有一些不可思议,带着一点惊讶,他磕磕巴巴,对着面前的刘琳讲到。

刘琳也是好脾气,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眯成一条缝隙,对着张总说到:“怎么?难不成张总您不认识了,这可是您昨天交给我的合同呀,我现在已经把它完成了,张总,您大可以好好的检查一遍,要是有什么不合格的,您可得赶紧跟我说。”

张总有些不可思议,将那合同举在自己的面前,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看了至少不下三遍,终于找不出任何的毛病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这家伙是出了名的难缠,他怎么可能在一天之内,就被你给劝动,签下了这纸合约?”

张总始终不敢相信,认为刘琳一定是使了什么手段,可是刘琳行的正做的直,毫不在意,耸着肩膀,看着面前的张总:“张总,我这回是给公司做了一个大贡献,你说说我到底有没有奖赏?”

“你放心,奖金肯定少不了你的。”张总这次无疑吃了一个哑巴亏,张着嘴巴,看着面前得意的刘琳,过了好半天才说出这样一句话,说完转身,愤愤的走了。

看着张总不时,摇着自己的脑袋,想必心中一定还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种种。

刘琳只觉,心中有些好笑,看着张总离开的背影,翘着自己的二郎腿,哼,我倒要看看,你这小花招还能耍到什么时候。

“刘琳,你也太厉害了吧?我之前就已经听别人说过,你可是从别的公司调到我们这里来了,还说你在之前的那家公司,就是出了名的销售,不管是怎样的房源,也不管是怎样难缠的顾客,只要到了你的手中,一定乖乖听你话。”

“本来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不相信,认为你只是图有虚名,没想到你还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啊。”

昨天那个朴素的女员工,看见刘琳,今天竟然完成了任务,有一些惊讶,走过来,赞赏性的对她说道,刘琳一边笑着,一边算是谢过了女员工。

“不如请你来跟我们讲一讲吧,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些的?这个刘胜伟,就是一个典型的小鬼难缠,他竟然听了你的话,还真是不可思议。”

在这间办公室里,大多数的人都曾经受到过刘胜伟的投诉,对他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怨言,看见刘琳这次竟然拿到了和刘胜伟合作的条约,他们的心中除了闪过一些嫉妒,羡慕,还有一些的不可思议。

听这两个人的谈话,他们也纷纷竖起了耳朵,看来大家都想从刘琳这里分一杯羹,好好的向她学习。

“我不过就是以诚待人,告诉他买了我们房子的好处,然后认真地给他找出房源,我可是付出了不少辛苦,流了一身的汗,才拿到这纸合约的。”

刘琳自然不能跟自己的同事承认,自己是因为出卖了肉体,和刘胜伟做了一个等价交换,所以才拿到合约的,编一个谎言,眨眨眼睛,对着自己的同事们说道。

“天呐,刘琳你也太厉害了吧?不愧是我们公司的销售天才,不如这样,今天晚上给你开个庆功会?”

刘琳笑着同意了,她看见刚才张总的一张脸,黑得像炭火一样,明显不高兴,顿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哼,让他小瞧自己,还以为自己会苦苦地祈求他呢,简直是痴心妄想。

张总一回到办公室,果然,在为了这件事情闹心,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刘胜伟,分明就是一个不好打理的人,为什么刘琳一去,他就立马同意了?

难不那家伙也是看脸的,见刘琳长得漂亮,二话没说,直接答应了她的请求?就和她签订了协约?

就在张总愁眉苦脸,突然他闻见一阵淡淡的香气,闯进自己的鼻尖。

这股香气沁人心脾,也让张总十分熟悉。

张总身子一颤,摇晃着他那肥硕的大身子,晃晃悠悠的从原地站了起来,傻愣愣的盯着门外,只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传来,还没等张总看见来者,就听见她那酥骨柔媚的声音:“张总,我回来了。”

一双细长白嫩的手,轻轻搭在了门把手上,张总不禁瞪大了双眼,看着来者,穿着红色的短款连衣裙,脚上是金色裸靴,走了进来,披肩长发,脸上挂着一丝妩媚的笑。

“周丽,你终于回来了,我的小宝贝。”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公司的员工,也是张总原先的秘密情人,前几天因为出差离开张总几日,这才让刘琳得了空子。

这个周丽,并没有刘琳漂亮,可她比刘琳放的开,也知道该怎么去调戏男人,张总就是她最得意的作品,虽然她看不起这个大肚子老板,可是不得不说,在公司,张总可给了她不少好处。

“来来来,小宝宝,赶紧让我抱一抱,我可是想死你了。”张总一看见周丽,心中就忍不住有一丝的发软,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揽过了她的细腰,抱在自己的怀中,自己一张大脸,则是埋在了她挺拔的胸前,深吸了一口气,眼中带着一点享受的表情,嘴角向上勾着。

“唉,不愧是我宝贝儿,这上面的味道就是如此美妙,不管过了多久,都能让我流连至此。”

“你瞧你那傻样。”周丽心中明明是厌烦的,可还是抿嘴一笑,一巴掌打在了张总的额头上,捂住嘴在一旁痴痴的笑着。

“老实交代,我走这几天有没有背着我干什么坏事?”

“当然没有。”张总心中一慌,连忙承认着:“有你,我就已经够了,我还能去找谁呢?”

“你说的可是真的?”周丽看不破张总,也只是装着逼问。

“当然。”张总一口咬定,自己心中只爱周丽一个,周丽也便不搭理他。

“我早就已经听说,咱们公司来了一个新人,说是还是从别的公司调过来的,据说她十分的有实力,难不成你就不想把她收入囊中?”

周丽一边半推半就,一边转身坐在张总半侧大腿上,在他的胸口处来回的画着圆圈,细细的盘问着。

早在听周丽这么一说,张总立马就明白,她说的这个人究竟是谁,赶紧将自己的手高高竖起,看着面前的周丽发誓。

“宝宝,我对你的感情,那可是经得住考验的,你可不能这么冤枉我呀。”

“算了,瞧你那被吓的,我只不过是问了你两句,你怎么就害怕成这个样子?”周丽不想和张总在浪费时间,想起自己刚回来,衣服还没有换,让张总亲了一下,走出去,厌恶的抹干净,脸上的口水。

“呀,这不是周丽吗?终于回来了,张总想你想的,可是要死啊。”周丽还没走两步,刚到一个拐角,迎面走来一个西装革履,身姿挺拔,长相帅气的男性,看见周丽,带有讽刺性意味的说道。

周丽微眯起眼睛,抬头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她是有印象的,他叫做王维舟,是这个公司一个销售员工,对自己有意思,几次想追求自己,可惜因为他的地位实在是太低了,周丽认为他给不了自己任何的生活保障,根本就没搭理他。

“你今天怎么有心思在这闲逛?看你这架势是想找张总,你就不怕张总再一次给你穿小鞋?”

周丽脚尖微微点地,露出两条大长腿,故意在王维舟的面前来回的炫耀着,只可惜王维舟连看都没看她,这似乎有一些反常。

“说起周总,你先别得意太早,我要是你一定好好的盘问,这些天他究竟跟什么人在一起,别犯了错,傻傻的把自己赔了过去,还从那不知道呢。”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周丽一下子就听出王维舟此言颇有深意,立马不悦的皱着眉头,看着他。

“咱们公司来了一个新员工,我说的没有错吧?”

周丽点了点头:“好像叫什么刘琳,我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有什么问题吗?”

“你不要认为全天下就你一个人长得貌美,能靠一张脸吃饭,我告诉你,那个叫做刘琳的,是一个长的比你还要漂亮百倍的姑娘,看见她,别说是张总,就连我都心动不已。”

“还以为你是咱们公司所有人的公主吗?现在那个刘琳,不光长相貌美,而且业绩颇佳,还记得那个刘胜伟吗?那么难缠的一个人物啊,在刘琳的手中,还不是跟玩儿一样,现在签订了合同,连上司都得让她三分。”

“至于你那个什么张总,早就想把她放在自己的身边,现在正在努力,要是那个姑娘跟你一个想法,想要上位,你以为这公司还有你带的位置吗?趁早回家算了。”

正所谓平日里有多少爱,现在就积攒多少恨,王维舟早就已经被周丽吩咐的,在公司都丢了面子,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挽回自己形象的法子,王维舟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弃?

“你骗人。”周丽抖着嘴唇,抖了半天才说出这样一句话。

王维舟无所谓的耸了一下肩膀:“看来你还真挺好骗,那个姓张的,三言两语就把你给哄骗的神魂颠倒,你要是不相信,就去看一看那个刘琳,要是你觉得她长得没有你美,就当做我什么也没有说吧。”

王维舟后故意抬着头,离开了周丽,临走之前,不忘撞了一下她的肩膀,这还是周丽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心中起着阵阵的怒火,咬了一下唇,跺了一下自己的脚,在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亲眼看一看这个刘琳,究竟是何许人等。

别看周丽嘴巴里说着不在意,实际上还是悄咪咪的,来到了刘琳所在的办公室,透过外面的玻璃窗,伸脖子,往里看着。

所有人当中,她看见一张俊俏的脸,在众人面前显得是那样的出类拔萃,甚至连公司之前那几个长相较美的女孩儿,在这个刘琳的面前,都不值得一提。

周丽看见刘琳一张脸的那一瞬间,同样也有一种淡淡的自卑感,在她的心中,来回的徘徊着。

她总算是明白过来,刚才王维舟说的是什么意思。

咬着自己的下唇,周丽看着刘琳,在二人的身上来回比较,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上那些引以为傲的一切,在刘琳的面前,全都是跟地上的尘土一样,她平常是连看都不会看的。

自己的公司有这样一个可人儿,张总那个老变态,还能保证自己不去看么?

终于周丽反映过来,刚才张总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全部都是放屁,他一定是还没有把刘琳追到手,还想把自己捆在他身边,所以才故意对自己说。

哼,那个老变态,自己倒要看一看他还有什么能耐。

周丽一边心中想着,一边眼球一转,她可不希望有人踩在她的头上,这件事情还没有发生,她一定要把这个念想,扼杀在摇篮里。

张总自己是管不了的,唯一一个可以控制了,就只有这个叫做刘琳的人。

“你就是刘琳吧?”

刘琳原本是在电脑前忙着自己的工作,忽然听见有人叫自己,同样传来的,还有一阵刺鼻的香水味。

刘琳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抬起头看面前的周丽,有一些疑惑,但是还是没说什么,握住了周丽送过来那只手:“没有错,我就是刘琳,这位小姐,你找谁?我们认识吗?”

身边的那些同事,看见周丽来了,一个个都是惊讶的瞪着双眼,其中一个跟刘琳关系还算是比较好的,立马凑到了刘琳的身旁,把她拉在一边,压低了音量,轻声向她说道。

“她就是咱们公司那个叫做周丽的,原先你没来时,她一直都顶替的是你的工作,现在你来了创下佳绩,关键她一定是不怀好意,你最好小心一点。”

刘琳恍然大悟,女人之间的较量,让她闻到了一丝硝烟的味道,心中冷笑,这个周丽还真是一个小姐脾气,自己还没怎么地呢,她就已经这样。

“你好,周丽对吧,我就是刘琳,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听说你刚刚把刘胜伟给搞定,为公司创下了一单?”

两个人也只是象征性的碰了一下手,很快,周丽就躲开了,眼中带着一点点嫌弃,倚着刘琳桌子的一角,一边玩弄着头发,一边有意无意的问着。

“对,但是你也不用太过在意,不过就是一单生意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要是喜欢我还可以把它给你。”

周丽一听刘琳的话,立马瞪着双眼,腾的一下,从刚才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这个刘琳,还真是够狂妄的,她以为自己刚才那样说,把自己当什么了,一个乞丐?靠别人乞讨,可怜,才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吗?那她还真是太小瞧自己了。

“我觉得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周丽笑着,勾着自己的嘴角,微眯起眼睛,有一些危险的看着面前的刘琳。

“我这一次过来,不过是想和你商量一下,今天晚上该去哪里给你庆祝?你说你为公司创下了这么一大单的业绩,我怎么着也应该庆祝你一下吧?作为你的前辈。”

周丽故意把前辈二字咬的极重,让刘琳心中听着不舒服,皱着眉头上下打量,周丽这个女孩儿心中想的是什么,别以为她不知道。

“好啊。”甚至来不及等别的同事反对,刘琳就已经痛痛快快地答应了,反手握住了周丽送过来的那只手:“时间你定,反正你是东家。”

“那就下班两个小时之后吧,我会去你的住所找你的。”

“可以。”刘琳一边目送着周丽离开,一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又是那个平平无常的女人,一看见周丽走了,立马来了精神,赶紧凑到了刘琳的身旁,恨铁不成钢的打了他一下:“我说你这个小同志,你是怎么一回事儿?难道忘了我跟你说的吗?这个周丽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你怎么还答应她呢?”

“我不过就是跟她出去吃一顿饭,她又不能把我怎么地?你怕是多心了吧?”刘琳被打了一下,但是却没有疼痛感,也就并未在意,她知道这个女同事,恐怕是公司唯一一个真心对待她的,所以跟她说话,语气当中也未免多了几分真诚。

相关文章:

晨尿加酒精测男女辨别*男生在乎自己是处吗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惊世狂少)被灌满了求你们了停下

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

《娇妻在上:林少,请投降》完结版精彩阅读

完整《假戏真做:总裁的绯闻女友》小说已完结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