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家有甜妻初成婚小说在线全文大结局

2021-09-01 07:40 · 新商盟

“你,你要干嘛?”

女人惊恐的瞪大双眼往后仰,双手交叉捂住自己,如同受惊的小白兔。

男人邪魅一笑:“干嘛,当然是要试一试这张床的减震效果,我们可不能辜负爸妈的期待。”

说完,高大修长的身躯往下一压,彻底将娇小的女人缩在自己的怀抱之中。

“不要,救命!”童笑猛然大叫,双手胡乱挥舞。

陆景航伸出去的手缩回,看她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神经病:“你又在干嘛?”

童笑从脑内世界回到现实生活中,眼前的男人正笔直的站着,俊颜平静而又严肃,手里还拿着一个相框。

这个一本正经的样子,哪里像是登徒子啊。

她好像反应过度了。

尴尬的轻咳了一下,黑白分明的大眼转了转,看到他手中的相框,赶紧转移话题。

“你刚刚是想拿这个啊?”

“恩。”陆景航从喉咙中嗯了一声,随即转身朝门外走去。

这房间的一切,让他片刻都待不下去了。

“诶,陆景航,你别走啊,现在怎么办?”

糯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陆景航转身,看着那双无辜又紧张的大眼睛,抿了抿薄唇。

“没办法,我们暂时住在这里。”

这段时间,他那对操心过头的父母,肯定会时时刻刻盯着他们,所以只能暂时妥协。

一听这话,童笑立马炸毛。

“那怎么行啊,孤男寡女住在一起,万一你要对我做什么,那我岂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陆景航抽了抽嘴角:“你想太多了。”

也是,差点又忘记了,这家伙有特殊病症—异性接触恐惧症。

“咳,可我觉得还是不太好。”

“你现在是一个人住吧?”男人突然问道。

“对,对啊。”她点点头,干嘛突然问这个问题。

“一个月租金多少?”

说到这个就是泪啊,童笑哭。

丰城是一线城市,又是经济重点中心,可想而知这里的房价也是水涨船高,即使是郊区周边的老房子,租金也是死贵死贵的。

“三千多。”还是一个小而破的房间。

呜呜,每次付了租金,她都只能白开水配馒头吃饭。

“三千多,你现在还没转正,一个月工资也高不到哪里,住在这里对你来说百利而又无一害。”

陆景航循循善诱。

对,也没错啦,她如果住在这里,以后小白的伙食也就更好一些了,手头也有余钱,但是……

啊,好纠结啊,童笑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

住还是不住,这是一个问题。

看她脸都皱成苦瓜了,陆景航体贴的走开。

“我给你十分钟的考虑时间,想好了到楼下找我。”

他一下去,童笑立马就拨通了死党的电话。

手机那端声音十分嘈杂,好像是在户外,女人扯着嗓门问道:“笑笑,找姐干嘛呢?”

“呃,雅雅姐,我问你啊,如果你可以免费住在铭豪锦苑,你是住还是不住?”

“你这问的是废话吗,如果让我免费住在这种地方,姐做梦都要笑醒的好吗,啊,我正忙着,笑笑乖乖,周末了就好好去睡觉,别做白日梦哈。”

“喂喂……”

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利索的挂了,看来是真的很忙。

雅雅姐说的没错,如果能住在这地方,做梦都会笑醒的。

何况最重要的是,她不用付房租,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啊。

等顺利转正以后,她不仅有余钱买一些喜欢的东西,还可以寄一部分钱回家。

虽然父母并不一定需要,但这代表她在这个城市已经站稳脚跟了不是吗?

越想,内心就越发澎湃。

在强大金钱的诱惑下,童笑心中的天平可耻的歪了。

……

陆景航在楼下客厅看书,听到脚步声,将书阖上,抬眉问道:“考虑好了?”

被那双漂亮眼睛盯着,童笑有些局促不安的拿脚尖画圈圈:“考虑倒是考虑好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觉得既然咱们要当舍友,一些事情还是开诚布公先说好比较好。”

舍友?

他抽了抽嘴角,这个词倒是挺新鲜的。

“你说。”

“那我说了啊,既然在一起住了,那水电费也是全免吗?”

她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期待。

陆景航握着书的手僵了一下,书本险些滑到地上。

他果然是不能高估这家伙。

“这里的一切你随意用,不用担心这点,另外,那间主卧给你住。”

“哈?”

童笑先是呆了一下,接着一脸欣喜,不过她还是矫情的推脱了一下。

“那啥不好吧,我是客人,主卧给我住不太好吧。”

不会不太好,那房间他一刻都不想多呆。

“让你住你就住。”陆景航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浪费口舌。

“好吧。”

问题讨论完,陆景航起身走到门口。

“诶,你去哪里啊?”

“公司,你搬家的事情我已经通知助理了,待会他会派人过来帮你。”男人说完,关门离开。

公司,今天可是周末啊,堂堂一个太子爷还要加班,真是可怜。

到了傍晚四点左右的时候,果然有人过来帮她搬家。

其实自己的家当收收收拾也就一个大行李箱,唯一贵重的就是身边伸着舌头哈气的大白狗—萨摩耶。

派来的人将童笑送回了铭豪锦苑。

到家之后,她表明不需要他们帮忙,便左手拖着行李,右手拖着大白进门。

将大白扔在楼下之后,她便上楼收拾行李。

结果收拾到一半的时候,听到楼下传来巨大的声响,她心惊了一下,快速奔下楼。

待看到眼前狼藉的一幕,童笑只觉得世界末日来临了。

原本放在茶几上的玻璃瓶碎了一地板,靠枕也落在了地上,其中一两个已经被咬的羽毛都飞出来了。

远目望去,刚刚那声巨响应该就是电视旁边那个柜子倒下的声音。

而罪魁祸首此时此刻正歪着无辜的脑袋,对着自己天真的吐着舌头,它的爪子下面,貌似是一本厚厚的书。

“大白,你特么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童笑气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刚来就搞破坏,待会陆景航回来看到这一切,肯定会将他们打包踢出去。

将这拆迁小能手赶到一边,她立马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低头一看,立马生无可恋了。

“你特么还给我在人家书上拉粑粑,啊啊啊,大白,我要揍死你。”

某女欲哭无泪的看着那坨黄金。

那本书,好像是陆景航之前看的啊。

完了完了,如果被他知道,她待会不知道会死的有多惨。

赶紧毁尸灭迹,收拾案发现场。

“死大白,待会再收拾你。”童笑愤愤的卷起袖子,捂着鼻子开始收拾。

结果才刚弯下腰,大门哒的一声,打开了。

本能的,她的身子仿佛被定住了一般,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半响过后,男人低沉压抑的声音响起,带着隐忍和怒气:“你在干什么?”

陆景航扫了眼满地的狼藉以及那坨抢镜的黄金,额角青筋暴跳。

童笑吞了吞口水。

眼前这个男人唇线绷直,眼角抽搐,瞳孔缩紧,显然是发怒的前兆。

她爸抓狂暴走要撩鞭子抽她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副表情。

这个时候,赶紧道歉才是王道。

“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生气,我马上收拾好……”

“这是什么?”他指了指蹲在她脚边哈哧哈哧喘气的大白。

“它,它叫大白,是一只萨摩犬,今年刚满一岁……”

而此时此刻被当成焦点的大白童鞋,为了表示对新朋友的欢迎,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陆景航身边,然后翘起一边脚。

“大白,不可以!”童笑凄厉大叫阻止。

可惜为时已晚。

潺潺水声流出,在地上倒映出一圈暧昧的痕迹。

老天爷啊,你还是直接下一道雷劈死我吧,总比待会被陆景航拨皮拆骨来得好。

男人先是低头看了一眼粘上可疑液体的裤脚,然后缓缓的,缓缓的抬起头,望向童笑。

就当当那一眼,童笑有种被死神盯上的错觉。

心肝一颤,几乎是想也没想,她直接抽了纸巾蹲在他脚边,开始帮他擦裤脚。

男人脚跟一提,退开,磨牙声从头顶砸下来:“解释!”

“对不起对不起……”

陆景航忍住心中翻腾的怒气,再看了一眼歪着头装无辜的大白狗,刚想开口,门铃响起。

宛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童笑狂奔去开门,见到门口笑的一脸和蔼的陆母,差点喜极而泣。

圣母玛利亚,你终于听到我的祷告了。

“笑笑,你怎么一脸慌张,唔,这是什么怪味道?”

陆母边说边走进来,等看到客厅的惨状和蹲坐在一旁的大白狗,疑惑的问道:“这是……”

“伯母,大白是我养的狗,刚刚捣乱把客厅弄成这个样子,是我的疏忽,我已经教训过它了,我马上收拾。”

她赶紧低头认错道歉。

陆母明白的点了点头,一把拉住要走的女孩。

“好了,收拾这事哪用你亲自来,待会我派人过来打扫,你呢,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童笑问。

“去吃饭,你看到我送给你的衣服了吗,走,我们上去换衣服。”

衣服,啥衣服?

陆母笑眯眯的推着她朝楼上走去,经过陆景航身边的时候,瞥了一眼他狼狈的裤脚,一脸同情的安慰。

“儿子,你也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陆景航:“……”

十分钟过后,陆景航已经收拾清爽下楼,跟客厅的大白大眼瞪小眼。

他分外厌恶的看了一眼大狗。

可怜的大白童鞋本来是要跟新朋友玩的,结果被这一眼伤到玻璃心了,呜的一声夹着尾巴蜷缩到一边伤心去了。

“儿子,你看笑笑这身漂亮吗?”陆母的声音响起。

陆景航望去,便看到童笑局促不安的站在旋转楼梯口,一身火红色的收腰红裙衬着她肤如凝脂。

长发稍稍挽起,白皙的颈边落下几根发丝,显得慵懒而又明媚。

她的五官算不上惊艳,但凑在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倒是显得十分舒服。

只是……

她漂不漂亮跟自己有半毛钱关系?

“儿子,你怎么不说话,好不好看啊?”陆母将她拉到他面前,再一次问道。

他无奈的敷衍:“好看。”

“你看,景航都说你漂亮了,你们两个,站在一起还真是登对的很啊。”

陆母状似无意的轻轻一推,童笑穿着近十厘米的恨天高,失去平衡直接撞到他身上去。

陆景航本想退开,余光瞥到母亲的神情,心思一转,伸手扶住快要歪倒的女孩。

童笑整个人窝在他宽阔的胸膛上,脸蛋贴在他的西装外套上,竟然能听到他那强健有力的心跳声。

看着这一幕,陆母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线。

“不是要吃饭,走了。”陆景航抿唇退开,率先走了出去。

童笑红着脸站好,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的脸蛋好像有一点烫呼呼的。

车很快在一家装修低调却不失奢侈的酒店停下。

进酒店之后,童笑的眼睛就一直在发光。

他们在一间包厢停下,门打开,陆振良那张颇为威严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童笑准备在陆母身边坐下,结果硬生生被她拉到陆景航身边坐好。

她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他连眉梢都没动,整个人淡然的如同古井一般。

这男人的气质是真的清贵,即使不说话,也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场,坐在他身边还真的是鸭梨山大。

在服务员上菜期间,陆母从包包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她。

“笑笑,打开看看。”

童笑打开一看,愣了一下,顿时如同荆棘扎手,赶紧推回去:“这,这个我不能收。”

见如此,陆母索性一把抓住她的手,将玉镯直接往她白皙的手腕上一套。

“不能不要,必须要。”

“我……”

她还想说什么,男人清淡的嗓音徐徐传来:“妈让你收下,你就领了这份心意。”

“对啊笑笑,你再推脱可就伤了我的心了,这是景航的爷爷奶奶传给我的,我现在传给你,理所应当,恩,收下,不要推了。”

闻言,童笑的神经绷的更紧了。

还是传家之宝,这万一磕到碰到,她还不赔一个倾家荡产啊。

陆振良也适时开口:“收下吧。”

见他们都这样说,自己如果再继续推脱下去,可能会将场面弄得尴尬。

算了,先收下了,回去再捋下来还给陆景航就是。

总之这种贵重物品,她是万万不敢戴在手上的。

饭吃到一半,童笑起身出去接了个电话。

才刚走没多远,一道高大的阴影笼罩了过来。

抬头一看,便看到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男人踉踉跄跄的往自己这边扑过来。

显然,这是一个醉鬼。

童笑惊恐的往后倒退了一步,可最终还是被这个醉鬼给“壁咚”了。

我去,壁咚这么美好的事情,应该是留给嫩的能掐出水的小鲜肉或者成熟稳重有魅力的男人,而不是满嘴喷着酒气的猥琐男。

“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难道我不够好吗!”

男人开口,酒味扑面而来,熏的童笑差点吐了。

“你认错人了,让开!”

童笑胡乱挥着手,被男人一把抓住,狠狠捏住。

“说,为什么去找别的男人,是我不够好,我已经很有钱了,难道不比那些小鲜肉好吗,你就这么肤浅吗!”

肤浅你大爷,就按照你这副寒碜的鬼样子,是女人都不会选你的好吗。

活该被分手。

“放手,你捏疼我了。”

可她越是挣扎,对方就愈发来劲,童笑觉得自己的骨头要被捏碎了。

“马蛋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说着,屈膝,准备一脚往他最脆弱的地方踹过去。

眼前忽然一轻,转眼之间,那个醉鬼已经被扔到了地上。

身形修长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醉鬼,面如撒旦,眼神凌厉恐怖。

远处有匆忙的脚步声传来,不多久,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

看到陆景航,带头的负责人微微打了一个冷颤。

“陆……”

“把这人列入黑名单,不准他再踏入这里一步。”他对着来人命令道。

“是,是,我们下次一定注意,让这位小姐和陆总受惊了,实在对不起。”

“把他带下去醒酒,醒了之后让他离开。”

陆景航交代完,走到童笑面前,目光深沉:“你能站的起来吗?”

她点点头。

“非常抱歉,这位小姐,您叫什么,我们酒店会对你给予补偿……”负责人走过来连连道歉。

“不用了,你下去。”他打断对方的喋喋不休。

负责人愣了一下,十分听话的退了下去。

等人离开之后,童笑撑着墙壁站起来,反正也不指望这男人会她一把。

倒也不是被吓得腿软了,而是这该死的高跟鞋,真的很高啊。

“谢谢你救我。”

闻言,陆景航望过来,目光在她被捏红的手腕上略过,薄唇一开一合:“我不是在救你,而是在救他。”

“哈?”救,救那个醉鬼?

“你那一脚如果真踢出去,他铁定会断子绝孙。”说罢,转身离开。

童笑瀑布汗。

马蛋,亏她刚刚还感动的半死,结果这货居然明着是帮助自己,暗地里还是帮助男同胞。

断子绝孙又怎样,谁让他欺负女人。

她揉了揉被捏疼的手腕,心里感到十分委屈。

“跟我走。”陆景航走了几步,复又回头。

“去,去哪里?”

“把你的手处理一下。”

童笑追了上去,好奇的问道:“这家烧钱的酒店不会是你开的吧?”

“恩。”男人淡淡的嗯了一声。

某女三观再次被震碎了。

后面吃饭期间,童笑基本是在懵逼状态之下吃完的。

回到家里之后,陆母派来的保姆已经将客厅收拾干净了,并且一直看着大白。

“少爷,少夫人,你们回来了。”保姆看到他们回来,赶紧送上拖鞋。

“你可以回去了。”陆景航边穿鞋边说道。

保姆有些为难的开口:“夫人说了,怕少爷和少夫人工作忙,不能按时吃饭,派我过来照顾你们的饮食起居。”

照顾饮食起居,难道不是就近监视吗?

显然陆景航也想到了这一点。

但他却没有拒绝,而是点点头,便朝楼上走去。

童笑想了想,赶紧跟了上去。

“陆先生,那个保姆不能留在这里,这样我们的一举一动不都被她看到了,她如果报告给你妈妈怎么办?”

最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可是分房睡觉的,难道为了演戏,还要睡同一个房间,开什么国际玩笑。

陆景航被她念的头疼,皱眉转身。

“这事交给我处理,你安心回房睡觉。”

“哦。”

见他都这样保证了,她也不好太咄咄逼人。

回到房间后,童笑找了一个盒子,小心翼翼的将玉镯放进里头,藏了起来。

累了一整天,童笑洗完澡就直接扑倒在床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但又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算了,累死了,还是先睡再说。

而此时此刻,另一间房间

陆景航找了一个理由将保姆打发离开,刚走到房间,突的眼前一晃,一道白色身影闪电般冲了进来。

他握着门把的手僵了一下,看清楚眼前那团白乎乎的影子是谁之后,俊脸黑如锅底。

“出去。”

他绷直声线说到,额角青筋爆出。

大白蹲坐在地上,摇着尾巴,歪着脑袋看着他,大有我就是不走的气势。

“我再说一遍,出去!”陆景航濒临崩溃。

闻言,大白站了起来,不是离开,反而扭着屁股朝他扑过去。

一场悲惨的惨事,在童笑香甜的梦中展开。

翌日

闹钟响起,童笑从梦中惊醒,猛地起身,一脸痴呆的盯着前面的墙壁看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

这已经不是她租的那个会漏水的房间了,而是在陆景航的的家里。

抬头瞟了一眼闹钟,凄厉的叫声再次掀翻天花板。

“啊啊啊,我要迟到了。”

踉跄着顶着鸡窝头下床,秒速刷牙洗脸换衣服,等收拾完之后,又风风火火的狂奔下楼。

只是,刚走到客厅的时候,童笑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

看到坐在沙发上那道修长身影的时候,她咦了一声。

这男人不是工作狂吗,怎么这个时候了还坐在客厅悠闲的看书。

听到脚步声,男人缓缓抬起头,一双黑眸布满血丝,仿佛染上恶魔之血的堕天使。

被那双恐怖的眼神盯着,童笑小心肝抖了抖,干着嗓子打招呼。

“嗨,早上好啊,你,你昨晚没睡好吗?”

男人轻笑了一下,但笑意却不达眼底。

他慢慢放下书,起身朝她走过来,薄唇开启:“不是没睡好,是压根没睡。”

……

童笑这次是彻底将陆景航这个傲娇小公举给得罪了。

一个礼拜了,她不仅被他当成空气无视,而且家里还划了一条大大的三八线。

书房,他的卧室,以及锻炼室等等,都挂上了一个无形的牌子。

上面无形书写着:狗与童笑不准入内。

不就被大白扑倒舔脸了吗,它这是对你表示欢迎啊欢迎。

回忆起那张阴沉无比的俊脸,童笑双手捧脸唉声叹气。

“童笑,你怎么还不去吃饭?”

同事杨晓雯从远处走来,看到她唉声叹气的,问道:“怎么了?”

童笑看了她一眼,蠕动了几下唇瓣:“我问你哦,假如你得罪一个人,你会怎么补救?”

“你得罪什么人了吗?”

“也不是,我是说假如,假如你得罪一个人,尤其是男的,你会怎么补救?”

“如果是得罪男朋友的话,那你卖萌撒撒娇就成了。”

男,男朋友?

童笑嘴角抽搐:“不是,就是普通……朋友。”

“如果是普通朋友,那你诚心诚意道个歉,或者买个礼物赔礼。”

买个礼物赔礼,这样就可以了吗?

问题是她觉得陆景航估计不会接受。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了,她不想一回家就接受冰冻模式。

陆景航牌全自动空调,实在是太冷了,她消受不起。

下班之后,童笑迫不及待的提着包包闪人,准备去百货公司挑礼物给陆恶魔赔礼道歉。

不过,等站在专柜面前的时候,心里打了退堂鼓。

相关文章:

两个小丫头稚嫩紧窄_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爽

男朋友一关灯就爬到我身上&男人的东西特别大的

校园h系列辣文 穿着裙子在野战 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

下面洞大了能恢复吗/一枪四洞是什么服务呀

惩罚前列腺_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