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腹股沟麻酥酥的感觉:很痒吗你就这么欠c

2021-09-01 08:35 · 新商盟

局长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吧。再说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确实太嚣张了,连我都敢打,这种人不处理,就是一个祸害!

“老爷子,您是…”

虽然这样想,吴常山连忙收起警棍,试探的问道。

“哼!”

何老爷子一声冷哼,根本没有理会吴常山。

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剑锋正在开会,傅山县西河村,又有三座王侯级别的春秋古墓被盗,耿剑锋要所有的公安战士,全力配合,统一行动,拦截被盗走的文物。

耿剑锋一接到何老爷子的电话,听到老爷子在发怒,顿时吓了一跳,立刻带领人赶了过来。

何渡江老爷子可是傅山县长何振南的父亲,老爷子的身份更不能轻视,以前从山南省组织部退下来,在省城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就来到龙海,和县长何振南住在一起,是自己陪同县长何振南把老爷子接回来的。

吴常山怎么会惹了老爷子,这家伙不是找死吗?

耿剑锋知道,自己必须亲自去一趟。如果是一般的交情,耿剑锋直接给吴常山打电话,就可以了,但老爷子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县长何振南的父亲。自己能不尽心吗?自己可是属于何振南战斗对列的人。

老爷子的大儿子何振乾,可是山南省的纪委书记,以后,自己的仕途,还要依靠何振乾。

吴常山这个王八蛋,在这个时候,招惹何老爷子,不是扯自己的后腿吗?

欧阳志远连忙跑过来,扶住何渡江,笑嘻嘻的问道:“何伯伯,你怎么来了?”

老爷子呵呵一笑,道:“志远,你们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就把事情的经过,向老爷子说了一遍。

老爷子一听,狠狠地瞪了一眼孙耀武和吴常山,道:“你们刚才都调查清楚了吗?”

“这……”

孙耀武和吴常山心里一咯噔,自己刚才还真的没有认真仔细地了解情况,仅根据自己的主观判断,和摊主的一面之词,就认定那个眼前那个年轻人犯了错,难道真的搞错了?要真是搞错了,等局长过来,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了。

想到这里,两人都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又是羞愧又是不安。

这时候,耿剑锋的车子到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下来。耿剑锋跑到何老爷子面前,毕恭毕敬的道:“何部长,您老受惊了,发生怎么事了?”

何老爷子看了一眼耿建峰,冷哼一声道:“耿剑锋,看看你手下的协警保安,简直就是黑社会,竟然和那些小痞子,联合起来欺负志远。”

欧阳志远在电视里看到过耿剑锋,知道这人就是傅山县公安局长。欧阳志远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向耿剑锋说了一遍。

耿剑锋听着,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

吴常山一眼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建峰亲自来了,而且对那个老家伙的态度,毕恭毕敬,如同见到亲爹一样,吓得吴常山腿肚子打颤,冷汗把自己的衣服早已湿透。

孙耀武!你这个王八蛋,这下把我害惨了。你惹谁不行,偏偏招惹这个年轻人?人家一个电话,就把局长耿剑锋叫来了,看来,自己的这次失误惹大祸了,自己这保安队长是干到头了。

吴常山连忙跑过来,顾不上擦去额头的冷汗,颤着声音道:“耿局,您来了。”

耿剑锋冷冷的道:“吴常山,把经过详细地写一个报告给我,把那几个小痞子全部抓起来,看看有没有前科。”

几位警察,一股脑儿把孙耀武和那几个打手拷了起来,押进警车。

耿剑锋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心道,这位年轻人是谁?怎么和老爷子这么亲近,看来,和老爷子的关系不一般呀,而且身手极好,一个人竟然打倒了这么多小痞子,自己要好好的认识一下。

“我叫耿剑锋。”

“耿局,您好,我叫欧阳志远,傅山县医院的外科医生。”

欧阳志远神情自若的伸出手,脸上没有一丝的紧张,和耿剑锋的手握在了一起。

耿剑锋看到欧阳志远的神情,在和自己握手的时候,没有一丝的不安紧张,神情自若,脸上还露出淡淡的笑意,心里不由得一愣。

欧阳志远只是一个小小的医生,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神情没有一丝的改变和献媚,这人不简单呀,够沉稳。

欧阳志远第一次领教了权力的重要性,一种强烈的渴望,在心头慢慢的升起。

本来极其嚣张跋扈的孙耀武,想要借助派出所所长吴常山的权势,来打压自己,但何伯伯的一个电话,就把县政法委书记兼分局局长耿剑锋叫来。

本来要狠狠修理自己的吴常山,见到耿剑锋,就如同耗子见到猫一般,冷汗直流,没有丝毫的反抗。

这就是权势,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权势。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做到耿剑锋那样威风一回?

这次权力的交锋,改变了欧阳志远的一生。

耿剑锋离开后,欧阳志远握住老爷子的手,微笑着道:“何伯伯,最近身体怎么样?”

老爷子笑道:“志远,上次多亏了你呀,要不是你,我这条老命,早已去见马克思了。”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何伯伯,你的身体,恢复得不错,我再给你开个方子,您调理一下,我保证你的心梗,再不会犯了。”

“好呀,志远,正巧,你张阿姨感冒了,你去给看看,上午,到家里吃饭。”

老爷子发出了邀请。

“什么?张阿姨病了?何伯伯,现在就走吧。”

欧阳志远一听张阿姨病了,内心很是着急,急忙跟着何老爷子,走出古玩市场。

欧阳志远是在一个月之前,认识老爷子的。

那是一个周末,古玩市场人很多,欧阳志远在一个摊位上,买了一个碧玺帽正后,刚刚站起身来,一个人影猛然撞了过来。

欧阳下意识的右手向前一推,自己的手掌感到了异样,这异样的感觉顿时把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坏了,不会这么巧吧?怎么会推到对方这个要命的地方了?

欧阳志远学的是心胸专业,对女人的胸部的结构,极其的熟悉,就在自己的手刚一和对方的胸部接触的那一刹那,一个不大的硬点,被欧阳志远感觉到。

欧阳志远心里一沉,病灶!

医生碰到这种情况,欧阳的手指自然的反应,就是用手指按了一下那个极小的硬块。

“流氓!”

一声冷哼在欧阳的耳边传来,同时一只手掌,快如闪电一般的煽来。

欧阳志远一个闪身躲过,连忙收回手,抬头一看,一个长的英气逼人,干净利索的漂亮少女,正用一双喷火的眼睛,一脸厌恶鄙视地看着自己。

小丫头叫何文婕,长得身材健美极其漂亮,一身火红的名牌运动装,衬托得更加挺拔修长。这时候,小丫头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正愤怒的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好像火山爆发一般,那眼神简直要吃了欧阳志远。

今天是周末,何文婕陪同自己的爷爷,早早就来到古玩市场淘宝,自己刚刚接了一个同事的电话后,爷爷已经走到了前面。

何老爷子在退休前,就喜欢收藏古玩,现在退下来了,更有时间了,每个周末,都会早早的来到古玩市场淘宝。

何文婕担心自己爷爷的身体,每个星期的周末,何文婕都要陪着爷爷来淘宝。

当她打完电话后,发现爷爷不见了,心里很是着急,爷爷前一阵子,由于中风,住过一次医院,古玩市场人多,何文婕害怕爷爷被挤着,连忙收起电话,去找爷爷。但由于走的太急,一下子撞到欧阳志远的身上,却想不到被对方摸了一下。

对方不止摸了一下,而且还捏了一下,这让何文婕极其的羞恼。

自己那个地方,从来没有人敢摸,这个流氓竟然敢暗暗地下手,真是找死,今天一定饶不了这个坏蛋。

但自己快如闪电的一掌,竟然被对方轻松躲过,这让何文婕心里暗暗地吃惊,这小子会武功?

欧阳志远一看对方好像要吃了自己一般,一脸无辜的苦笑着道:“小姐,是你撞到我身上的,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哼,不是故意的?那你的手指捏了我一下,那也不是故意的?”

何文婕平时最恨的就是流氓无赖,想不到,今天自己竟然被人家吃了豆腐。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听,顿时明白了,感情这个小白脸偷摸人家姑娘的胸。刹那间,无数的鄙视眼光,如同刀子一般,刺向欧阳志远。

人群中,几个目光猥琐的男人,看着何文婕饱满的胸,禁不住的咽了口口水,心里在佩服这小子的胆真大。

呵呵,看不出来,这个小白脸还真大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摸人家姑娘,内心这么的肮脏,这不是欠扁吗?

长得不错,怎么不学好呢?两个老太太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欧阳志远,一脸的可惜。

欧阳志远顿时尴尬至极,刚想辩解,人群中,几块白菜帮子破酒瓶破鞋底,还有几个臭鸡蛋,如同雨点一般飞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看不好,自己犯了众怒了,他大爷的,老子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我是医生,你那里有肿块,我是抱着救死扶伤的纯洁思想和革命人道主义捏了那一下,又不是故意吃你的豆腐。

好汉不吃眼前亏。欧阳志远躲闪着这些臭鸡蛋,身形一闪,消失在人群之中。何文婕想追,但担心自己的爷爷,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消失的方向,连忙去找爷爷。

欧阳志远十分的郁闷狼狈,他大爷的的,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自己纯洁的人道主义思想,竟然遭到那些老太太小媳妇们的攻击侮辱,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逛了几家古玩店后,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一看手表,十点多了,连忙回家。

当他刚走到古玩市场的西头,冤家路窄。一眼看到刚才和自己撞在一起的那个漂亮的少女,正和一位老人,蹲在那里,在看一个古朴的笔筒。

那位老人身穿白色唐装,鹤发皓眉红光满面,一脸的正气。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出来,这个黄花梨的笔筒是真的,标准的明代老东西,样式古朴典雅,包浆极厚,颜色紫黑,随着老人手的晃动,层层南海黄花梨独有的那种油润的黄色荧光,不断的闪烁。

老人明显也看出来了,这是一件很难得的珍品。

老人看着这个黄花梨的笔筒,轻声道:“请问,这个笔筒多少钱?”

这个笔筒是摊主在乡下收的,当时,人家当筷笼子使用,里面放了竹筷子。

“呵呵,你老是行家,这个筷笼子是件老东西,可是我花了一千块,在乡下收的,老人家,你要想要的话,加200,给个茶钱,这个笔筒,就是你的了。”

这个摊主很年轻,显然刚进入这行不久,他并不知道,这个筷笼子,是明代的笔筒,要价太低了。

老人微微笑道:“呵呵,好的,文婕,给钱。”

何文婕知道,自己的爷爷对古董很有研究,看到爷爷很高兴的样子,她知道,爷爷肯定买到了好东西。

老爷子知道,今天自己捡漏了,很是高兴,拿着笔筒站起身来。

这下坏了,老爷子蹲在那里已经很长时间了,这猛一站起身来,只觉到眼前一黑,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爷爷!”

何文婕一声惊叫,连忙一把扶住倒在地上的爷爷。

欧阳志远一看,就知道不好,一步冲了过来,抓起了老爷子的脉门。

但由于何文婕的慌乱,自己那高出一截的胸脯,一下子又碰到欧阳志远的胳膊上。

何文婕一看,又是那个摸自己的流氓,这个家伙竟然在这里,再次碰到自己,真是找死呀。

何文婕一掌闪电一般的煽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刚抓起老爷子的手腕,何文婕的手掌到了,欧阳志远顾不上躲闪,现在救人要紧呀。欧阳一鼓嘴巴,嘴巴变成球形,何文婕的手掌,正打在欧阳志远皮球一般的脸颊上。何文婕只觉得,自己的手掌好像打在棉花上一般,不禁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功夫?

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掏出银针,连续在老爷子胳膊上和胸口上的穴位,下了几针。

“别动,老爷子是心肌梗塞!”

欧阳志远一声低喝。

何文婕一听,连忙拿出电话,要打120救护车。

“不要打了,我保证老爷子没事。”

欧阳志远一边说话,一边又给老爷子下了几针。

不远处的卦摊旁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人,正在给人算卦,一眼看到欧阳志远那形如流水的针法,眼睛一亮,花白的胡须,猛烈的颤抖着,身形猛地站起来。

“太乙五行针!”

老道人看着快速下针的欧阳志远,内心受到强烈的震动。

想不到自己在这里,竟然遇到自己门内的传人。

不错呀,小家伙的针法极其娴熟,认穴极准,其中的几个穴位,竟然看也不看,用的是盲针,哈哈,我五行门的医术,终于有了真正的传人了。

何文婕一脸怒容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小流氓,你的针消毒了吗?你耽搁了爷爷的病,我饶不了你!”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暴怒的样子,微微笑道:“我叫欧阳志远,我是医生,心肌梗塞是急症,等到120赶来,你爷爷就怕要耽搁了。”

欧阳说话间,轻轻捻动着银针。

“你是医生?”何文婕一脸怀疑的看着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一看你就不像好人,有你这样偷摸人的医生吗?你是江湖骗子吧?”

何文婕根本不相信,欧阳志远是医生。

欧阳志远微微笑道:“你爷爷半年前,心肌梗塞,住过一次医院吧?”

何文婕一愣,自己的爷爷半年前,确实住过一次医院。

欧阳说话间,一把抓住何文婕的手腕,手指在脉门上一按,轻声道:“你每个月来例假的时候,肯定腹痛,而且疼得很厉害,时间特长,对吗?”

“你!快放手……”

何文婕脸色一红,很是恼怒,两眼狠狠的盯了欧阳志远一眼,恨不得咬他一口。

这个臭流氓,怎会知道自己的隐情?

周围已经围了很多的人,这个家伙竟然一点也不避讳,很多人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异样的眼光,一起盯住何文婕。

何文婕羞得满脸透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难道,这个家伙,真是个医生吗?自己还真有那个毛病。

不一会,老爷子就醒了过来。

何老爷子一看,自己身上插满很多的银针,再看到眼前有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就知道是这位年轻人救了自己。

欧阳志远的太乙五行神针的疗效极其显著,不一会,何老爷子就感觉到自己的胸闷头晕已经完全消失。

今天,何老爷子,救了自己,张阿姨病了,自己应该去看看。

老爷子居住在凤鸣湖旁边的一幢小别墅里。小区门外,有保安站岗,里面还有保安巡逻。

大门打开,身穿一身火红运动装的何文婕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

何文婕对欧阳志远的印象,一直不好,虽然欧阳志远用针灸救活了自己的爷爷,但她对上次,欧阳用手指捏自己胸部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

“呵呵,是我,怎么,不欢迎吗?”

欧阳志远的嘴角,微微的翘起,露出一丝调皮的弧度。

“哼,肯定不欢迎,看你皮笑肉不笑的,就不是好人。”

“呵呵,小丫头,怎么说的话?志远可是爷爷的客人。”

何老爷子及其疼爱的看着自己的孙女道。

“爷爷,你就袒护这家伙,他老是欺负我。”

何文婕摇晃着老爷子的胳膊,娇嗔着撅着嘴,脸上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呵呵,志远可是个好小伙子,他怎么会欺负你?”

何老爷子微笑着道。

“他摸……”

何文婕说了一半,脸色一红,连忙停了下来。

欧阳志远一听何文婕要说出来那个误会,也是吓了一跳,要是老爷子知道自己摸了何文婕的咪咪……那就坏了。

但何文婕只说了半句,就没敢再说。

“何伯伯,上次救治你的时候,我们闹了个小误会,呵呵,没有什么事。”

欧阳志远连忙解释。

何文婕狠狠地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丫头,志远对爷爷有救命之恩,压抑看得出来,志远可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好孩子。你们之间要是有什么小误会,看在爷爷面上,不要计较了,好吗?”

老爷子当然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具体误会到底是什么,凭直觉觉得不应该是什么大事。

三个人来到客厅,何老爷子的老伴张翠英迎了出来。

张翠英一头白发,整个人干净利索,但神情中带着一丝倦意的。

欧阳志远赶紧打招呼:“张大妈,听何大爷说您身体不太舒服,我特意来给您看看。”

“是啊,我特意把志远请来的。”何老爷子接口道。

“哦,谢谢你志远,快快屋里坐。”张翠英慈祥的看着欧阳志远道。

“张大妈,我给您把把脉。”

欧阳志远拉着张翠英的手,手指搭在老人家的手腕上。

老人家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普通的感冒。

欧阳志远开了一个方子,连同给何大爷开的方子,递给何文婕道:“按照这个方子,抓三副药,一天一副就可以了。”

何文婕拿着药方,出去抓药去了。

何老爷子一听老伴没事,顿时放下心来。

“志远,医院的工作还行吗?”

何老爷子看着欧阳志远问道。

“还可以吧,何大爷,这个月,我就要坐诊了。”

按照规定,欧阳一个月的新医生实习期满了,下个月就开始坐诊。

“很好呀,志远,我相信,以你的中医医术,再加上你的外科技术,不出一年,你就会在傅山医院,站住脚的。”

何老爷子知道,欧阳志远那神奇的针灸,疗效极其的显著。

但欧阳志远自己知道,医生的职业,并不是自己一生的选择,欧阳的志向,并不在行医的领域,他不会甘心,自己的一生,只做一个小小的医生。今天吴常山耿剑锋何老爷子,三人之间权力的打压,让欧阳志远领教了权力的无穷魅力。

龙海市傅山县新城,坐落在风景优美的龙虎山前。新城前面,就是山南省最大的岩马水库。

整个傅山县,属于沂蒙山系的前端,虽然风景优美江山如画,但由于交通不便,经济并不发达,在龙海市下属的六个县中,是最贫穷的一个县,整个县大多数的乡镇,都处在山区高山之中。

为了傅山县经济的发展,五年前,市里决定,把傅山县所有的机关单位,从龙海市郊,搬迁到傅山县中心的傅山镇,并在傅山镇旁边,建设傅山新城,在岩马湖的西面,成立经济开发区。

岩马湖,是山南省最大的一个淡水湖,物产极其丰富,而且风景优美,如诗如画。

傅山县长何振南,静静的站在窗户前,看着碧波荡漾的岩马湖,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透出坚毅的神情。

自己来到傅山县担任县长已经半年了,到现在竟然还没有打开局面,市委书记周天鸿已经开始对自己不满了。

特别是昨天,傅山县制药厂的几百号工人,竟然绕过信访局,集体到县政府上访,差一点造成冲击县政府的闹剧。

当时,就连龙海市电视台的记者都到了。

傅山制药厂的设备技术落后,产品单一,已经几个月开不出来工资了。

这次工人的集体到县政府上访,让何振南丢尽了脸面。

最后,何振南亲自出面,才平息了这次集体上访的混乱事件。何振南直接把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董广平找来,勒令他,尽快的找到解决傅山制药厂的办法。

何振南知道,这次集体上访事件,并不是偶然的,而且是有预谋的,一定有人在背后捣鬼教唆。

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董广平,是自己的班底,看来,有人想向自己下手了,他们选择了制药厂这个切入点。

嘿嘿,敢向我何振南下手,你们这是找死。

何振南的眼里猛然爆射出道道强烈的寒芒。

“振南,车到了。”

妻子苏晓红把熨烫服帖的西装给丈夫穿好,一边温柔的整理了一下丈夫的领带和衬衣,轻声道。

妻子柔软的秀发,拂过自己的脸颊,淡雅的好闻体香,飘进何振南的鼻子,何振南禁不住一下把妻子搂在怀里。

苏晓红抬起那张精致的微红脸颊,吐气如兰,轻声道:“爸爸还在等我们。”

何振南看着贤惠温柔知性的妻子,一股歉意在心头升起,禁不住轻轻亲了妻子一下。

苏晓红依偎在丈夫炽热温暖的胸怀前,听着丈夫砰砰的心跳,轻声道:“时间不早了,走吧。”

何振南有二个星期没有回龙海了,这个周末,说好了要回龙海,去看望父亲和母亲,再顺便拜访一下市委书记周天鸿。

市里对这次的集体上访事件,极其的震怒,市委已经下了死命令,一定要严惩策划者。傅山县委和县政府,工作能力太差,必须对这件事负全部责任。

父亲母亲原来和大哥何振乾住在省城,父亲自从在省组织部退下来以后,老人家就想四处走走,因此,今年就来到龙海,和自己住在一起。

何振南和苏晓红,都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没有孩子。刚结婚的时候,由于工作忙,两人没有打算要孩子,后来,想要孩子的时候,何振南在一次抗险救灾的时候,出了车祸,下身受伤,永远失去了要孩子的机会。

这让何振南对苏晓红极其的愧疚。

但苏晓红深爱着何振南,两人没有孩子,苏晓红没有一丝的怨言。

刑警队长周玉海把车早已停到何县长的楼下等候。周玉海的家,也在龙海市里。周玉海的刑警队长,是何振南一手提起来的。

何振南和苏晓红走下楼来。

周玉海恭敬地打开车门,轻声道:“何县长,苏局长,请上车。”

“呵呵,玉海,麻烦你了!”

何振南看着周玉海眼里那种尊敬和忠诚的目光,他知道,自己选对了人了。

周玉海这个人,年龄虽然只有30岁,但工作能力极强,身手敏捷,为人义气,对自己更是忠心不二,自己每次回龙海,周玉海只要有时间,就亲自驾车护送自己。

“保护何县长和苏局长的安全,是我的工作。”周玉海道。

轿车高速沿着新修的公路,奔向龙海。

不一会,何文婕就把中药抓了回来。

张翠英和保姆在厨房里准备饭菜,欧阳志远和何文婕来到另一个房间,给张翠英煎药。

何文婕极其的健美,特别是那饱满高挺的少女曲线不住地在欧阳志远眼前晃动。

欧阳志远可是青春年少,目光不禁在何文婕的身上,多停留了几眼。

正在浸泡中药的何文婕,发现了欧阳不老实的眼光,脸色不由得一红,一脚踩在欧阳的脚尖上,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咬牙切齿的道:“小流氓,往那儿看的?再看,我挖掉你的眼珠子!”

“啊!谋杀呀,脚趾头掉了!”

欧阳志远抱着脚丫子,夸张的龇牙咧嘴,跳了起来。

“噗哧!活该!”

何文婕看着欧阳狼狈的样子,禁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一笑,何文婕如春天里的鲜花,尽情的绽放。

欧阳志远一呆,连忙道:“何文婕,可不能怨我,我只多看了一眼,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秀色可餐呀!”

“哼,下次再这样看我,非挖掉你的眼珠子不可。”

何文婕虽然恼怒欧阳致远那样看自己,但心里却有一点甜丝丝的感觉,哪个少女都喜欢人家夸自己漂亮。

这家伙的眼光虽然可恶,但毕竟还在夸自己漂亮。

“呵呵,这么厉害的女孩子,小心嫁不出去。”

欧阳志远心性顽劣,忍不住和何文婕斗嘴。

“嫁不出去,也不会嫁给你呀,小流氓。”

何文婕小鼻子一皱,鄙视地看着欧阳志远。

小丫头还对欧阳志远摸她胸脯一事记仇呢。经过小丫头这一提醒,欧阳志远顿时想起,何文婕胸口上的那个硬块,眼光不由自主的再次瞄向那饱满的双峰。

这时候,炉子上的中药壶,开始沸腾了,股股药香随着热气的蒸发,弥漫在整个房间。

何文婕感觉到欧阳还在看自己,脸色不由的微红,内心砰砰直跳,漂亮的美眸一瞪,一举手里的药勺,恶狠狠的冲着欧阳志远砸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闪,表情一整,小声道:“丫头,你的左侧胸口的内下方,有个硬块,你最好到医院检查一下,免得耽搁了。”

“要死了!欧阳志远。”

何文婕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但一看他的神情,没有一丝的玩笑,心里不由得一沉。

“我学的是心胸专业,上次和你撞在一起,我的手正好碰触到那个硬点,我下意识的按了一下,就被你一记耳光打了过来,没能仔细的感觉,所以,你要尽快的早做检查。”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

何文婕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心里有点害怕,胸口上有硬块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但自己平时洗澡的时候,没有感觉到有硬块呀?这家伙不会消遣自己吧,但看着欧阳的神情,又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她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连忙走进自己的房间,快速的关好门,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摸向自己左侧胸口的内下方。

何文婕的手指小心地摸向欧阳志远说的那个区域,一个豆粒大小的肿块被自己摸到。

何文婕的脑袋嗡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只吓得她呆呆的发愣,冷汗湿透了何文婕的后背。

这怎么可能?自己的身体很健康呀?特别是自己每天都坚持晨跑,还是自由搏击四段高手,怎么会长肿瘤?

自己一位省厅的同事,上个月就是死于乳腺癌,年龄只有三十六岁,可怜撇下了一个八九岁的女儿。

那个八九岁女孩子撕裂心肺的要妈妈的哭喊声,让何文婕的心都碎了。

难道这个噩耗,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想到这里,何文婕脸色变得苍白,双腿有点不听使唤,跌跌撞撞地回到欧阳志远这间房子里。

欧阳志远一看脸色苍白的何文婕,就知道她找到了那个硬块。不过,自己在触摸到何文婕的那个肿块的时候,感到那个肿块有可能是乳腺纤维瘤。

乳腺纤维瘤,触摸上去,常呈圆形,椭圆形,质地韧实,边缘清楚,表面光滑,移动良好,触诊有滑动感,无触压痛,而且乳头一般无液体渗出。

何文婕的那个肿块,就符合乳腺纤维瘤的特征。不过要想彻底诊断,必须要再次触摸诊疗,然后做个病理诊断。

何文婕的眼睛一红,眼泪扑簌的流下来了,变得极其无助,可怜兮兮的,身形一歪,差一点摔倒。

欧阳志远一把扶住何文婕的娇躯,连忙问道:“那个硬块表面光滑吗?界限分明吗?能动吗?”

何文婕虽然是一位高级公安干警,但自己那个女同事的死亡,在她的心里,已经留下了极其凄惨的阴影。

“欧阳……志远,我……不知道……”

何文婕变得语无伦次了。

欧阳志远知道,何文婕是吓坏了。

“丫头,不要担心,你那个蚕豆大小的肿块,在我上次触摸的感觉下,很有可能就是一般的乳腺纤维瘤,我给你扎几针就会好的。”

欧阳志远害怕吓坏了小丫头。

何文婕一听欧阳志远说是一般的纤维瘤,用针就能扎好,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她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急切的道:“真的是一般的纤维瘤吗?”

何文婕由于激动,她的指甲几乎刺进欧阳志远的肉里,疼得欧阳志远龇牙咧嘴。

“有八成是。”

欧阳志远吸着气道。

“哼,小坏蛋,你可别骗我,否则,有你好看的!”

说话间,冲着欧阳晃了晃拳头,松了手指。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也不敢最终确诊,要不,你脱掉衣服,我现在给你再检查一下?”

欧阳志远看到何文婕晃动着的拳头,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呸!小流氓,想的到美。”

何文婕一声轻呸,脸色微红。

“谁要你检查,一看你就不是好人,笑得这么难看,就是一个采花大盗,明天本小姐要到龙海医院,找老专家去好好的检查一下。”

“何文婕,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山南科技医学院心胸科的高材生,貌似潘安的帅哥,这么英俊的帅哥你不用,你难道要去找那些食古不化白发苍苍老眼昏花一动身上就如同雪片一般向下掉死皮的老头子们去摸你的胸?”

欧阳志远的嘴角露出坏笑,眼光再次开始扫射何文婕高挺的胸部。

“别说了,恶心死人了!”

何文婕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全身顿时起了鸡皮疙瘩,不由得狠狠的瞪着欧阳志远。

何文婕知道欧阳志远神奇的针灸技术,上次爷爷突发心肌梗塞,要不是欧阳救治,自己的爷爷早就没有了。但自己胸部的肿块,真的也能用针灸治好吗?

“欧阳志远,你真的能用针灸,治疗纤维瘤吗?”

何文婕轻声问道,一边伸出手,握住欧阳志远的胳膊。

“丫头,放心吧,星期一你来傅山医院,我给你仔细地检查一下,再做个病理检查,就可以了,放心吧。”

欧阳志远拍了拍何文婕的脑袋。

“那……你们医院有……女医生吗?”

何文婕小声的问道。

“女医生?有呀。”欧阳笑嘻嘻的道。

“不过呀,她们的医术都一般,老是把恶性肿瘤看成良性的纤维瘤,把良性的肿瘤,看成恶性的,结果,恶性的肿瘤留在患者的身上,把良性的肿瘤,割掉了。”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何文婕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红红的脸道:“那……明天还是你给……检查吧。

相关文章: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我给六界送快递

【古言穿越】江山为聘农女谋小说在线免费全文

要被龙倚上玉势弄死了@嬷嬷清洗身子

夫君细杖打花蕊_别再往里塞了好涨/做到哭bl的

《先婚后爱总裁太嚣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