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警花吃催乳药小说:我离婚后经常和父亲做

2021-09-01 08:12 · 新商盟

感觉以前我们爱爱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你总是充满激情。”

我哈哈笑道说:“年纪大了,哪有那么多激情了。”然后想着这话不妥,长叹一声说:“哎,可能是心里总想着你的大肚子,所以都不敢乱来,怕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刘慧说:“不是这个,我感觉你心里有其她女人了。”

听到这话,我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但还是强装镇定的说道:“傻瓜,我怎么可能喜欢其她女人呢,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你别多想了。”

刘慧说:“恩,希望如此。”她的话里我听不出任何感情,这让我颇为焦躁,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一直以来,刘慧都是个聪明的女人,善于察言观色,如果被她发现我对姨妈想入非非,她的心里得多伤心。

尤其是刚刚,和她做的时候,我感觉到索然无味,直到我的脑海里浮现姨妈娇柔的模样,那柔情似水的眼神,淡淡的眼线,吸允我手指的小嘴。

以及因为练习瑜伽而越来越圆润的两片肉臀,还有胸前那两颗摇摇欲坠的大肉球时,我才感受到做的氛围里,愈发的坚挺和兴奋,我幻想着刘慧翘起来的股,就是我那练习瑜伽的姨妈的翘臀,最后才狠狠弄在了里面。

这个夜晚,在刘慧睡去后,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忽然很害怕失去这一切,害怕失去刘慧,害怕失去姨妈。我甚至觉得,如果能维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毕竟如果我真和朝思暮想的姨妈发生了有违天理的关系,那我们该如何面对彼此和刘慧,哪怕不发生关系,如果被刘慧发现我时时刻刻想着她的姨妈,或者被姨妈发现我时时刻刻想着要操她,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之后的日子里,我有意让自己变得忙碌起来,每天早起和刘慧一起去公司一起回家,在家里的时候我也尽量避免和姨妈二人单独相处。

好在姨妈的瑜伽动作日渐规范标准,也不需要我帮扶。小号也没再主动和姨妈说话,而姨妈可能觉得少了一个烦她的人是最好不过的了。

我希望用这样的行动来减少对姨妈的冲动和爱慕之情,但事与愿违,越是这样我对姨妈的思念就强烈。

时间过得太快,转眼到了十二月中旬的某天,姨妈接到老家来电,姨父早上打太极的时候忽然晕倒,被人送去医院医生检查之后说,有可能是癌症,还有待确诊。

让我们速速回江西。

这一下可把我们急坏了,刘慧表示我们三人立即返回江西老家看她父亲,被姨妈阻止,说她挺个大肚子不方便,快年底了公司事情也多,让我和刘慧两人待在北京,她一个人先回去看看什么情况。

刘慧想着姨妈一个人回去不太放心,再加上如今这么大个事作为子女不回去说不过去,最后思忖再三让我和姨妈回去,毕竟她的肚子太大确实不适合旅途奔波。

因为买不到近两天的机票,我们只得急急忙忙的买了当晚的火车卧铺。

火车上,姨妈坐在过道的座位上,心急如焚,我自知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便躺在下铺玩手机。

玩着玩着,我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车厢内的灯光已经暗下来,其他人都还在熟睡中,我感受到被子把我裹得严严实实的,异常暖和,仿佛要暖和到心里。

我看了看手机,显示凌晨三点钟,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姨妈还坐在刚才那个位置上。姨妈看着窗外,听到我这边伸懒腰的声音,转过头来只是看着我,并不说话。

透过微弱的灯光,我看到姨妈的眼睛里反光,我意识到她在哭泣,不由的心疼,坐起来穿上鞋子披上衣服走到姨妈身边,说:“姨妈,怎么了。”

姨妈别过头继续看着窗外,说:“姨妈没事,你继续睡吧。”但她哽咽的声音已经出卖了她。

说实话,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以前刘慧哭也是如此,让我手足无措,我觉得一个男人让女人流泪,是一件很失败的事,刘慧如此,姨妈也是如此。

我站在那里,情不自禁的用手抱着姨妈的头,然后往我的怀里靠过来,说:“姨妈,会没事的。”

事后想想,这个在平常看来亲昵的举动,并没有被姨妈推开。

她靠在我的怀里轻声抽泣着,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直直的站在那里,不停的抚摸她的头发,就像刘慧哭泣的时候一样。我想,也许是姨妈真的需要一个人来依靠吧,她无法面对如果姨父真的得了癌症的事实。

姨妈在我的怀里,哭泣了很久才推开我,我都能感受到泪水透过厚厚的棉毛衫触摸到我的皮肤,其实我很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刻,我抚摸着姨妈的头发,安慰着她,而她像个小女人般依靠我。

姨妈说:“小张,对不起啊,姨妈刚才没克制住。”

我见姨妈心情平复了很多,为了逗她开心,笑着说:“不会啊,只要姨妈不嫌弃我把你的头发摸油了,哈哈。”

果不其然,姨妈漏出了一个浅浅的酒窝,与此同时眼睛里噙着泪花,让我的心再次触动,加上一句:“以前刘慧闹脾气的时候就要我这么抱着她,摸她头发。”

姨妈听我这么一说,脸瞬间就红了,透过弱弱的光,看上去是楚楚动人。

姨妈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说:“小张,坐下来陪姨妈聊聊天好吗”然后示意我坐在她对面。

我在姨妈的对面坐了下来,和姨妈面面相觑,姨妈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了,问我:“怎么了,姨妈哭了是不是很丑。”

我说:“才没有呢,姨妈,你哭了之后让人有那种怜香惜玉的感觉,哈哈。”

姨妈压低声音说:“嘘小声点,别把他们都吵醒了。”

我说:“好的。”

姨妈低下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柔声的说道:“小张,姨妈是不是最近哪里做的不好。”

我不解的问:“姨妈你说的什么话呢,你在北京我都吃胖了十多斤,把我养的白白胖胖,在天下哪里找你这么好的姨妈啊,踢被子还给我盖被子。”

姨妈继续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说:“就知道贫嘴,你怎么知道姨妈给你盖被子了。”

我说:“我睡觉一直喜欢踢被子,没有哪次睡觉被子是整整齐齐的,刘慧还老说我。”

姨妈继续柔声的说:“你个小机灵,姨妈是怕你冷感冒了,一晚上给你盖了好几次,盖好了没一会儿就被踢开了,还和个小孩子一样。”

我说:“谢谢姨妈,你不会是为了给你的宝贝外甥盖被子故意不睡守在这里吧。”

姨妈楚楚动人的笑着,白了我一眼,说:“美得你”,想来她被我这么一逗,已经忘记了刚才的烦心事,继续说着:“说正经的,这段时间你干嘛故意避开我。”

我明白了,难怪刚才姨妈问我这样的话,原来是察觉到我故意避开她了。但我总不能和她说实话吧,说你的外甥每时每刻都对你有非分之想,对你有爱慕之意,为了大家好,所以避开你。我打哈哈说:“姨妈,哪里的话,我是最近太忙了。”

姨妈眨巴着眼睛问:“真的”

我举起手掌,作发誓状:“千真万确,如有半句谎话,天。”

话还没说完,姨妈就用三根手指封住了我的嘴,说:“姨妈信你,傻孩子。”

那一刻,我感受到满满的甜蜜,亲着姨妈的手指,姨妈似乎也发现了不妥,赶忙将手抽了回去,尴尬的刚刚平息的脸红,又上来了,眨巴着眼睛,像个犯错的孩子。

为了缓解姨妈的尴尬,我故意用搞怪的口气说:“大宝sod,姨妈的最爱谁不爱。”

姨妈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搞怪,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我也笑了起来。但姨妈很快压低了笑声,示意我的声音也小点,她就是这样的女人,总是那么顾忌别人的感受,哪怕完全不相识的人。

姨妈收起了笑容,应该是又想到了此刻在病床上的姨父,长叹了一声:“不知道她姨父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要有事才好。”

我说:“姨妈,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吉人自有天相”,看着姨妈略显憔悴的模样,我的心仿佛触痛了一下,“姨妈,就算有什么事,我养你一辈子。”

姨妈动容的看着我,说:“以前我和她姨父总想着要个儿子,但是我们那会儿计划生育严,如果再生,我们就得都丢了工作,这一直是她姨父心里的遗憾,但好在现在有你,谢谢你小张,姨妈其实一直把你当亲儿子对待。”

我见姨妈如此动容,不免开心:“姨妈,你和说谢我都不好意思了”,然后打趣到:“我可没把你当亲姨妈看哦。”

姨妈花容失色,刚刚还神采奕奕的模样瞬间黯淡下来,我自知这个玩笑开大了,马上接到:“我这么好看的姨妈,我肯定还要当小姨妈看啊。”

姨妈虽然不知道我这个什么梗,但见我的表情也知道我是在拿她打趣。又恢复了幸福的神情,要来掐我,说:“叫你总拿姨妈打趣,叫你总拿姨妈打趣。”温柔的拧了两秒,松了手。

我说:“我知道错了,姨妈,你看外面的风景多美。”

姨妈不说话,顺着我的视线看向窗外,看飞驰而过的树木以及村庄,星星灯火若即若离,我们两个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窗外,听着窗外的风声和“哐当哐当”

的火车疾驰的声音,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似乎只有和姨妈这样,我才能静下来心来,充满温情。

我不知道姨妈是怎么想的,也许是想着躺在病床上的姨父,又或许去切身感受坐在她对面的这个男人她的外甥。

透过玻璃,我能看到姨妈精致的轮廓倒影在上面,时有时无让我感觉到虚幻。

我忽然想到,张宗盛的山丘里唱到“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大概就是这样的感受吧。

虽然得不到,但那一刻,我多么希望这火车就像雪国列车那样,永无止境的疾驰。

抵达目的地,到了病房,除了简短的寒暄并没有太多的话,姨父和姨妈也没有额外的情愫相互倾听,不知道是因为有我在这里他们不好意思,还是他们本来就话少,毕竟是老夫老妻这么多年,哪能像小年轻。

倒是快中午的时候,姨父的姐姐刘小云过来了,她长得倒还有几分模样,却是个泼辣女人,早在没结婚之前,我就听刘慧提起过她的大名。

刘小云比姨父大两岁,自小对这个弟弟就是百般疼爱,之所以我们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就是她打的电话,夸张的说她的弟弟癌症往期要死了,老婆小孩都不在身边,比乞丐还可怜云云。

来了之后,自然免不了对姨妈的一番冷嘲热讽,明里暗里指责姨妈一个人去了北京过好日子,却把姨父扔家里不管。

姨父自小被这个姐姐管的服服帖帖,也不敢回一句话,任她在那里絮絮叨叨。

想来姨妈以前没少受刘小云的气,以致于姨妈不回应她也不反驳,刘小云见姨妈不搭理她,是来气了,说话也是难听。

刘小云说:“明知道他身体不好,还要跑去北京,还不想着回来,你是不是在北京那边有想好了。”

这个话说得确实很过分了,我清楚的看到姨妈的眼眶瞬间就红了,心里不由得心疼,彷佛被针扎了一般,而此刻,我那窝囊的姨父,似乎无动于衷,任由她的姐姐欺负她老婆。

看到姨妈那委屈的模样,我真的很想冲上去煽刘小云两巴掌,但毕竟她是长辈。

我克制住冲动,用强硬的口吻说道:“姑姨妈,你刚刚在那里嘀咕我姨妈也就算了,我姨妈在北京干嘛你不知道啊,要一直照顾刘慧,你还说这个话,何况你觉得当着我一个小辈的面,说我姨妈怎样怎样,你不觉得过分吗?”

估计刘小云也很少见人顶撞她,一时哑口无言,那有几分姿色的脸蛋被憋得面红耳赤,只是这红不同于姨妈那惹人怜爱的红,而是令人心中暗乐的红。

姨父躺在病床上看到这个情况,为了避免事情恶化,出来做和事佬,说:“大家都少说两句,姐你也真是的,萍萍刚回你就说这些,还当着小张的面。”

刘小云哼了一声,就出了病房,我偷瞄了姨妈,发现姨妈虽然眼圈还哄着,但露出欣慰的笑容看着我,我像是得到了某种奖励似的,心里乐开了花,想着要是刚才直接冲上去给这女人两巴掌该多好啊,让你欺负我姨妈。

在病房里待到下午,主治医生拿着片子过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医生,估计就是董阿姨口中的半桶水实习生。

一个劲的对我们道歉,说本来是个很简单的确诊,被搞到现在这么复杂,在得知我和姨妈二人特地从北京连夜赶回来后,是连连道歉。

当即我们给姨父办理了出院手续,而姨父被这个事情虚惊一场,感觉自己从鬼门鬼走了一遭重获新生。

姨妈暂时不跟我回北京,所以我独自一个先回去了。

到达北京已是傍晚,夜里的北京城虽然灯火辉煌,但寒风呼啸,比起江西来还是冷了很多。也许是因为姨妈没有和我一起归京的缘故,又或许因为和董阿姨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以至于我始终心不在焉。

刘慧开车过来接我,几日不见,看着刘慧那隆起大肚子,我的心里甚是愧疚。

回去的途中,我开车,刘慧坐在后座上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为了表现得正常一点,我也极力配合她的话题,免得她看出什么不妥,透过后视镜,看着刘慧白皙的脸蛋,虽然日渐发福,但模子里依稀有姨妈的感觉,我一时错愕。

刘慧透过后视镜看我盯着她,娇羞的说:“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啊,这么看着人家。”

我假装云淡风轻的说:“没有,好几天没看到老婆了,好好看看你”,然后打转向灯加速超过前面的大货车,继续说道:“在江西待了两天,回北京反而不适应了,车太多啦。”

刘慧笑着说:“你和我在北京打拼这么多年,我还头一回听说你不适应北京,以前那么艰苦的日子,也没看你有什么说辞,我看你不是不适应北京,而是不适应没有我姨妈的日子啊,啊哈哈。”

我继续开着车,没敢看刘慧,猜测她这话兴许是开玩笑,便也开玩笑的说道:“你这绕口令绕的,快把我绕晕了,哪有老婆这么说自己老公和姨妈的,那成什么了。”

刘慧说:“瞧把你急的,我就随口一说。”

我说:“我没有急啊,对了,别贫了,打个电话给你姨妈,告诉她我到了。”

刘慧好像这才想起了什么,嘟哝这说道:“哦哦,真是一孕傻三年,我把这茬给忘了,我姨妈打了好几次电话问你到了没有。”说着拿出手机拨打姨妈的电话,按了免提,好一会儿才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姨妈温柔的声音:“小慧,怎么了,小张是不是到了。”

刘慧咯咯的笑着说道:“是的姨妈,我接到你的宝贝外甥了,我平常坐个车好像也没见你这么关心嘛。”说着透过后视镜瞟了我一眼,不过我假装淡定的继续开车。

电话那头姨妈佯装生气的说:“越来越没个正行了,和姨妈说话也喜欢瞎说了,怎么现在才到啊,不是下午就该到了吗。”

刘慧笑着说:“哈哈,不逗老姨妈你了,他那火车到江西的时候就晚点了五六个小时,所以现在才到,得亏后面火车司机拼命的跑啊跑,不然要等到明天凌晨才到了。”

笑着说:“行了,老拿我和你姨妈打趣,多没劲啊,要打趣也要拿我和刘晴打趣,那才爽。”

刘慧不满的爽:“哎哟,美的你了,我姨妈难道差啊,我姨妈要和刘晴一眼年轻,秒杀她。”

话说这刘晴是我们的一个客户,典型的女强人,她丈夫当年就是受不了她的性格,所以跑到美利坚合众国泡洋妞去了,离异多年的她,带着女儿一路打拼,从一个做建材批发的小老板,做到现在已经手握好几个地产项目的大ceo。

不过这些倒还是其次,最主要是这女人长相和身材都是一流,偶尔那么几眼看去,和高圆圆倒有几分相似。因为第一次我和刘慧共同去拜访刘晴的时候,看的出神失了分寸,所以之后的日子里没少被刘慧挤兑。

我说:“行行行,就你姨妈厉害好吧,你姨妈漂亮。”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想着,姨妈和刘晴,外在方面还真是各有各的神韵,难分伯仲。

但姨妈的性格方面的确足以秒杀她,让人时刻觉得舒服没有压力,而刘晴则给人的感觉咄咄逼人,尤其是那双眼睛盯着你的时候,感觉要把你看透似的,在某种层面来说,刘晴和姨妈的对比,就像炽热的火焰与平静温和的水对比。

虽然性格完全迥异,生活经历也完全不同,但她们两个给人的感觉似乎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回到家中已经是十点多,冲了个热水澡后,我的身心舒畅很多,但看着空落落的家里以及在厨房里热菜的刘慧,还是不免落寞,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不知道此刻的姨妈是否也有这种感觉,亦或是她已经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在想着我为何要欺骗她。

随便扒拉几口饭后,我便没了食欲。对坐在一旁看我吃饭的刘慧解释说:“刚坐了那么久的火车,吃不下。”

刘慧揉着隆起的肚子说:“是吃不下还是吃不惯我做的啊,我做的可没我姨妈做的好吃。”

我说:“哪里的话,你干嘛老跟你姨妈较劲呢,那我以前吃你做的饭菜五六年了也没说什么啊。”

刘慧心满意足的说:“那就好,吃不下就别吃了,明天请老公大人吃大餐。”

我说:“好的。”然后帮刘慧收拾碗筷,有时候想想刘慧也挺不容易的,这么大个肚子了,还要忙着忙那,不过好在年关将近,除了一点收尾的工程就是催收工程款了,其它倒也没多少事情。

因为坐了车的缘故,我感觉格外的累,而刘慧肚里的孩子已经四个多月,所以也睡得愈发的早。我们早早的上床睡觉,我侧着身子,闻着刘慧身上的味道,隔着睡衣摸着她隆起的肚子,想到一个新的生命在五个月后即将诞生,再想到昨夜和董阿姨的缠绵,在自责和悔恨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刘慧已经不在身边,想来最近几天为了收工程款,她应该去公司做对账单了。

因为昨晚吃的太少的缘故,所以醒来没一会儿我便感觉到饿意袭来,肚子咕咕的叫。我套上衣服,起身去客厅打开冰箱找吃的,好在还有几片吐司,也顾不得抹酱,便将冰凉的吐司卷成一团塞进嘴里。

吃完之后,我腹中的饿意没了,但内心的落寞再次袭来,想到几天前的早上,还可以吃姨妈备好的热腾腾的早餐,而此刻她却远在千里之外的江西老家,再想到她在伺候着另一个男人的时候,我的心里落寞了。

我回卧室继续躺下,拿出手机,找到姨妈的微信,她的头像还是那张站在喷泉旁,我帮她拍的笑颜如花的照片,好像换了这张头像后,姨妈就一直没改过。

在一阵瞎想中,我不自知的点到了小号上姨妈的头像,也许有时候人的身体的确比思想要诚实得多。看到姨妈那集结中国女人特有韵味的笑容。

虽然因为姨妈的冷淡,我已经很久没在小号上给姨妈发消息,但我还是决定试试,就像以前一样,用小号给姨妈发送了一个:“早。”

很快,姨妈回了一个:“上午好。”

我以为这么久没和姨妈聊天,姨妈早就忘了我的这个小号,没想到姨妈这次回复这么快,一时竟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发什么,不过也许不管我发什么,姨妈也会像往常一样,都不回我。

就在我想着要用一个什么惊艳的话题让姨妈和我多聊几句的时候,屏幕上显示姨妈发来的文字:“你好像很久没和我打招呼了。”这倒让我颇为意外,但既然姨妈打开了话匣子,我自然要接住。

我回复到:“是啊,主要是你太冷,而且我感觉你讨厌我,所以为了避免你讨厌我,我觉得默默的关注你就好了。”

姨妈回复到:“没有啊,我只是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聊天而已。”

看到姨妈如此坦诚,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回复:“那敢问美人姐姐,今天怎么就想着和我这个陌生人聊天了呢。”

姨妈回复到:“君子笃于义而薄于利,敏于事而慎于言,如果你再这么轻言,那我就不和你聊了。”

虽然姨妈是老师,也喜欢看书,但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很少掉书袋,没成想教训我这个小号,用起了古诗词,想来姨妈应该是真的有点生气。

我战战兢兢的回复到:“哈哈,我知道错了,不过您也不用搬陆贾老同志的话压我,我之所以轻薄,做不成君子,您有很大原因。”

姨妈回复到:“强词夺理,怎么成了我的原因了。”

我回复到:“因为加了你这么久,您都没肯好好和我聊两句,以至于我都不知道您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该如何称呼。”

姨妈回复到:“我叫柳月萍,微信名字就是我的真名,不过你以后可以叫我阿姨。”

一看到姨妈说“以后”,我的心里不免窃喜,想来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我回复到:“哦哦,这名字真好听,您的头像和您的名字一样好看好听,但是让我叫您阿姨多不好啊。”

姨妈并没有理会我的糖衣炮弹,回复到:“怎么不好,我都五十多的人了,你多大啊,看头像最多也就二十出头。”

看到姨妈发的这条消息,我哑然失笑,想着姨妈怎么能这么可爱,我的小号头像是当时随便在网上找来的胡歌的照片。

我回复到:“哈哈,我的阿姨,看来我真得叫你阿姨了。”

姨妈回复:“……”

我回复到:“这是胡歌,您老不认识啊,以前拍仙剑情侠传很出名的那个,后来车祸毁容了,所以退出演艺圈现在还没复出呢。”

姨妈回复到:“难怪我怎么看着眼熟,不好意思啊,误会你了。”

我回复到:“没事,没有误会不成方圆,我给您好好介绍下我自己,我叫杨涛,23岁,刚参加工作没多久。”

姨妈回复:“恩,知道了,我记住了。”

我回复到:“希望阿姨您这次记牢了,因为我记得上次和您说过,您还说我和您儿子同命不同姓,对吧。”

姨妈回复:“是的,和我外甥差一个字,我没有儿子。”然后又发送一条过来:“我外甥和儿子差不多。”

看到姨妈这么回复,我的心里一阵甜蜜,毕竟外甥和儿子,给人的亲近感完全不一样。想来姨妈也是把我当做依靠,给他们养老了吧。

我回复到:“恩,要是我有个您这样的姨妈该多好啊,您外甥肯定很幸福。”

姨妈回复到:“那可不嘛,前段时间我去女儿那里,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

看到姨妈发过来的文字,我能明显感受到姨妈的骄傲和满足,也许我的不安是多余的,姨妈压根没往那方面想。

我回复到:“好吧,难怪您今天肯搭理我了。”

姨妈回复到:“这有什么联系吗”

我回复到:“首先,您刚才说的前段时间去女儿那里把您的外甥养的白白胖胖,这说明现在您不在他们那里了,所以也就是说,您是因为离开您的女儿外甥才有时间和我聊,或者说才有闲情和我聊。”

姨妈倒也不虚伪,直接回复到:“哈哈,你挺聪明的,实事求是的讲,有这方面的原因。”

见姨妈这么回复,我的胆子大了起来,回复到:“另外,我感觉,您对您外甥的感觉不太对啊。”

姨妈回复到:“不要瞎讲,不然我会拉黑你。”

虽然害怕姨妈拉黑,但我还是想试探一下,我回复到:“我没瞎讲,和您聊了这么几句,您一口一个外甥的,都很少听您说您的女儿,感觉和他们分开了,您挂念您的外甥。”

姨妈回复到:“瞎讲,是你说名字和我外甥一样,才说起他的。”

我回复:“没有,是您自己心里这么想的,才会跟我说的。”

良久,姨妈没有回复我,我发了几个问号,依然没有得到回复,这让我有点懊恼,后悔自己急于求成,破坏了这美好的聊天氛围。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刘慧打电话叫我去万达广场吃饭,我还是没能得到姨妈的答复。

刘慧在美团上定的餐厅,刚好是上回我带姨妈和董阿姨来的地方,刘慧表示看美团上的介绍,这里出了几道新菜,网友的评价都挺好的,所以带我过来尝尝。

在等上菜的空隙,刘慧拿出笔记本电脑继续做着对账单,而我则不免落寞,毕竟物是人非的感觉不好受。我掏出手机,打开小号,姨妈依然没有回复我。

中午人很多,等了很久服务员才上菜,我们点了三个菜,看上去感觉很好吃的样子。就在我要快要动筷子的时候,刘慧收起笔记本电脑,说:“等一下,我拍个照给我姨妈看看,让她馋馋。”

看来天底下的年轻的女人都一样,除了喜欢衣服包和美食,就是炫耀衣服包和美食了。刘慧惦着大肚子扶着桌子站起来,一个一个的拍了照之后,还不让我动筷子,说:“再拍个小视频给我姨妈看看。”

然后坐下对着碟子里精致的菜肴拍起来,不一会儿将摄像头对着我,边拍我边说:“姨妈,你看小张子,你不在这里,饭都吃不下呢,昨天就吃了两口饭,所以我今天带他过来吃点好吃的。”

一切拍好之后,刘慧说:“好了,老公大人,可以开吃啦。”说着自己也拿起筷子:“还别说,我姨妈忽然回去了,我一点都不习惯,感觉挺想她的。”

“我又何尝不是呢”我再心里默念着,但口头上却说:“哈哈,都多大个人了还想姨妈,自己也快当姨妈了,丢不丢人啊,快吃吧,不然待会儿凉了不好吃。”

刘慧嘟着嘴表达她的不满,但很快就被美食给俘获,一边吃一边和我说对账单的事情:“老公,现在对账单基本上都做好了,也发给各个甲方的财务了,就只有万市公司那边的没做完。”

我边吃边说着:“哎,这鱼做的真心不错万市公司是我们的大头啊,今年的工程款应该有两三百万还没收到吧。”

刘慧用纸巾擦了擦嘴巴,说:“是的,但是现在有个问题,涉及到之前我们做的那个小区,当时和他们老板刘晴谈的,她说的不开票。

但前几天他们财务又说要开票,因为我们当时报价就是不开票的价格,如果要开票我们就得损失17个点,我想过两天其他的款项都做完了,去找他们老板一趟。”

我颇为不爽的问道:“大概多少钱啊。”

刘慧说:“就是嘉盛名都那个小区,咱们和他们签的第一个合同,当时装修款不是四十多万嘛,后面的全部都是含税价格了。”

我说:“四十多万也有七八万了,我们辛辛苦苦做一年,除去给包工头和材料钱,也没几个钱,不能就这么没了。”

刘慧继续边吃边说:“是啊,够给我以后的儿子买好多奶粉了。”

我说:“确实是的,最关键是,当时咱两都在,确实是拿刘晴说不开票的,所以我们才报那么低的价格,这样吧,过两天我帮你去走一趟。”

刘慧说:“好啊,你去比我肯定好多了,好歹我老公以前也是做业务的,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啊,不能和第一次一样那么失礼了。”

我尴尬的笑着说:“哈哈。不会啦,那次纯属意外,纯属意外。”

刘慧说:“那就最好,和我姨妈这样的大美人相处这么久,相信你也基本上都能把持住了,哈哈。”

我故作不满的说:“又来,怎么老拿你姨妈打趣,看看你姨妈给你回什么没有,是不是想过来吃,我们给她快递过去。”

刘慧拿起手机,说:“我姨妈就回复三个字,慢慢吃,什么鬼啊,昨天还一个劲的问我你到了没,今天就这么冷淡,真是年期。”我苦笑着,其、因为心里也猜不透姨妈的想法。

吃过饭后,我和刘慧一起去了公司,在办公室里背着刘慧,我打开小号,看到姨妈刚刚给我发的消息:“我看了聊天记录,我并没有多提我的外甥,你瞎说。”

看到这条消息,再一次感受到姨妈的可爱,竟然还特意去看聊天记录,便回复到:“既然没有,那干嘛还要去看聊天记录,。”

发过去之后我的心里像吃了蜜糖一般,甚至能感受到屏幕那端姨妈的脸蛋变得绯红。

我用小号和姨妈愉快的聊着,虽然都是一些比较琐碎的日常,但每天这么聊着,感受到姨妈在屏幕那端的气息,我觉得也挺幸福的。

通过和姨妈的聊天,我慢慢的将自己的身份塑造成一个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独自一人在外打拼,姨妈并没有起疑心,也许是因为这些东西在往前几年里,都是我真正经历过的,所以说出来也会觉得自在真实。

而姨妈也变得相对健谈,和我说一些她的情况,虽然我都知道,但还是假装特别感兴趣的样子,不过让我失望的是,姨妈没对自己的情况说谎,却也没有给我一些我认知之外的东西,每次我想要进一步,稍稍表现出暧昧的气息时,就被姨妈巧妙的避开。

北京的冬天越来越冷,我成天缩在办公室都懒得动,打电话到刘晴的公司,她的秘书说她目前在国外,可能要一个月才回来,对此我还是有几分失落的。

和董阿姨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因为上次和她在酒店做过一次后,不安始终伴随我左右,而我也明显感觉到她对我也没了做之前的那股子热情和劲。

相关文章:

盛夏的味道,关于斑鳐什么味道的介绍

室外露出调教 小说|深喉 臻首 小嘴

我在床上听到的滑稽的谎言

我去游泳看到一女的毛|松紧对男人的刺激很重要吗

超好看《总裁爹地你失宠了》小说连载至大结局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