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青丝绾红颜小说全文阅读完整版

2021-09-01 08:13 · 新商盟

蓝沁饭后只是小寐了一会儿,没想到醒来觉得下巴又疼又痒,还鼓了三个大包,她对着镜子看了一眼,便嚎啕大哭。

她盼望已久的中秋大宴,难道要泡汤了?她准备了许久的美丽罗裙给谁看?她念念不忘的四皇子,难道又见不到了?

蓝灵听到立夏回来说蓝沁也被蝎子蛰了,微微一笑,她当然知道她被蝎子蛰了。

第二日午后,蓝灵穿了沈氏送的那套淡蓝的罗裙,头上只带了简单的梅花琉璃钗,脑后一支点着月亮状翠玉的银簪子。这支银簪子是师傅给她的,还有名字,叫月魂。

她知道,太子上月刚刚离世,皇后娘娘绝不会喜欢看到艳丽五彩的身姿。

而且,她更不希望自己惹人注目,这一世,她不想和他们任何人纠缠。

聚集在大厅里,蓝灵看到了蓝玉,她一件浅紫色彩绘芙蓉收腰长裙,头上是同色的缠枝钗,微含笑意,肤白如雪,柔弱无骨,妩媚迷人。

她的身后,却站着蒙着面纱的蓝沁。她皱着眉头,两眼含泪:“母亲,让沁儿跟着去吧,我保证一句话也不说。”

“皇家的宴席,你带着面纱,成何体统!”沈氏叱责,蓝沁捂着脸跑了。

蓝灵默默跟在蓝玉后面,蓝玉的风头,她不想粘上一丝一毫。

又一次站在皇宫的大门前,蓝灵微微发抖,这座皇宫后面的东北角,便是她上世的宫苑,灵韵宫。

在这宫殿的最西头,便是她被剜心的地方。

在这里,又要见到凌风了。他上月刚被封为宁王,而凌尘,被封安王。

如果可以,她永生也不愿意再回到这里。

蓝灵闭上眼睛,平复一下心绪,慢慢走进了云城的皇宫大院。

蓝灵又见到了皇上。

在上世,她婚前只见过皇帝两次,那时沈君每次进宫根本不带她,见过的那两次还是皇帝点名要见她的。

她又见到了皇后娘娘白兰,他是原太子的母亲,前世凌风做了皇帝后封她为懿德太后,他自己的亲娘周琴墨为顺德太后,后来她不堪顺德太后的打压,搬到太庙半年后就死了,死的很蹊跷。

她也见到了她上世的婆婆,凌风的母亲,现在的周贵妃。她和皇后一左一右坐在皇帝的身边。

蓝灵咬牙。印象中周贵妃非常喜欢蓝玉,对她这个山野女子始终苛待。

而凌尘的母亲林妃,却坐在了最下端,她的位份很低,只是因为有这个儿子,才有资格参加这种家宴。她面色温和清淡,寡言,蓝灵此刻觉得她却别有风韵。

蓝灵偷偷看了一眼,宁王凌风,安王凌尘都端坐在座位上,后面依次是五到十皇子。太子是嫡长子,已经离世,二皇子早年就夭折了,现在的凌风,无论从哪方面看,也是皇储的最佳人选。

她感到有一束光灼烧着她,侧目一看,是凌尘。他脸上带笑,目光穿过人群,射到了她的身上。

蓝灵的脸转向一边,并不和他对焦。

他对她始终有目的,而且危险,蓝灵不想接近他。

“蓝元帅,听说你接回了外养的三女儿?朕很想看看,陈烟的女儿,现在长什么样了。”

皇上竟然直接称呼母亲的闺名,而且很亲热。蓝灵看到沈君的脸色变了,难道皇上也认识母亲?

父亲蓝景天上前施礼,“今日微臣带了小女,灵儿!”

蓝灵起身,她深吸一口气,面含笑容,慢慢走上前给皇帝行了大礼。

沈君看着蓝灵落落大方地行礼感觉诧异,她并没有派人教蓝灵宫中礼节,她本想今天看笑话的,没想到蓝灵这些礼节全都懂。

这丫头如此有心机,以后定时玉儿的心腹大患。想到这里,她慈祥温柔的眼底,透出遮藏不住的凛凛寒霜。

“象,象她母亲。算起来,她也十三了吧?”皇上转脸问蓝景天,一脸感慨。

“刚刚十三。”蓝景天回答。

“可有婚配?”皇上盯着蓝灵。

蓝灵心中一激灵。她真怕皇上随口给她指婚了。

“回禀皇上,小女刚回到父亲身边,还没尽孝,小女想多陪父亲几年,何况,小女的身上还有大姐,二姐都待字闺中。”蓝灵抢在父亲前回答了皇上的话,她断定皇上不会怪她。

蓝景天看了她一眼,却没说话。

“朕这么多皇子中,你要是有看上的,尽管提出来。”皇上话音刚落,在坐的都大吃一惊。蓝玉脸都白了,她迅速看了凌风一眼。

凌风神色清淡,他在上下打量蓝灵。他总感觉蓝灵对他有敌意,说不上的冷淡疏离,他有些恼火。他认识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对他仰慕暗恋,蓝灵是第一个对他如此冷淡的女子。

“这孩子倒是挺孝顺,”皇后淡淡地说。她脸色苍白,神情落寞。太子死后,她再无其他子嗣。

“启禀皇后娘娘,这丫头自小生活在山野,不懂规矩,前几日又受惊了,冲撞了皇上,请皇上皇后娘娘不要怪罪!”沈君沉不住气了,她看出皇上对蓝灵很有好感,难道是因为陈烟那个贱人?

“受什么惊了?我听说被人掳走了三天?”凌风的母亲周琴墨接过话茬,她非常害怕皇上把蓝灵指给他的儿子,凌风怎么会要这么一个野丫头,而且已经失了清白,她理想的儿媳妇,只有蓝玉。

“灵儿是被掳走了三天,而且是那种场合,这对于女孩子…..”沈君叹气,装出难以启齿的样子。

皇上若有所思地看了蓝景天一眼。

蓝景天狠狠瞪了沈君,沈君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蓝灵听着,微微冷笑,沈君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她被掳到了妓院。不过她根本不在乎。这样更好,如此就不会有人打她的注意。

她突然明白了凌尘为什么要让她在妓院里待三天才让蓝家人找到她。他说是为了他自己,也许他是怕她嫁给凌风吧。

“无论如何,平安就好。蓝玉也来了吗?”皇后淡淡转移了话茬。

蓝玉连忙向前施礼。她站在蓝灵的旁边,蓝家两个女儿,蓝玉娇柔妩媚,蓝灵清丽脱俗,真正的国色天香,看的众人直了眼。

宴会开始了,蓝灵默默坐在那里,蓝玉给宴会弹琴助兴,出尽了风头。

席间蓝灵到外间方便,有一小宫女主动带路,回来的时候,蓝灵突然感到头晕,她暗叫不好,扶着墙慢慢失去了知觉。

蓝灵醒来时发现面前白花花一片,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子正俯身看着自己,蓝灵刚要尖叫,被人捂住了嘴巴。

“别出声,你要是一叫,引来侍卫,可真就玩完了!”竟然是凌尘。

他一脸戏谑地看着她,“真巧,看来我们两个有缘呀!”

蓝灵一摸自己,身上竟然只有一个贴身的肚兜。“你好无耻!”

她提膝往男人胯下撞去,却被他死死按住,动弹不了。

“嘘!”他指了指外面低声说:“不怪我!我也是受害者!我醒了就变成这样了。”

蓝灵听到外面有压低声音说话的声音:

“怎么样了?”

“放心吧,已经得手了,都昏迷在里面。”

“好,我倒要看看,她这个样子,凌风哥哥是否还会娶她!”

蓝灵听出,那个声音是蓝玉。

凌尘迅速隐到门口,蓝灵闭眼装睡,门轻轻被打开一条小缝。

蓝玉的头探进来,凌尘一伸手,直接将蓝玉拎了进来,捂住了嘴,蓝玉身后一个小丫头刚想逃,蓝灵一按手上魅影,一枚小针打了过去,那小丫头直接晕倒。

凌尘看了她一眼,有些诧异。

蓝灵在墨山生活到十三岁,外公和舅舅闲暇时教她习武,她又非常聪颖,一学就会。

她手上戴的戒指魅影和头上的银簪月魂,是师傅姚林给她的,既是饰品,又是武器。

所以她如果有心,一般人伤不了她。上世,她只是太傻,把自己全部交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那是她被关进地牢,凌风给她戴上带刺脚链,也是防备她逃跑。

蓝灵起身,穿上衣服。蓝玉的伎俩,她很清楚,前世,她多的是这种阴损龌龊的招数。

蓝灵想起前世她就用这种招数陷害她和凌尘,只是那是在她嫁给凌风后才发生的,没想到现在她刚回到元帅府,就遇到这种事情。

这如果被发现了,不但清白没了,她这勾引皇子的罪名扣下来,怕是命也没了。而且,凌尘也会受到打击,毕竟,她是大元帅的女儿,不是外面勾栏中的野女子。

凌尘已经打晕了蓝玉,他脸上赤红,眼睛也是红的,他从小丫头的衣服拿出一个小瓷瓶,拿了药灌在蓝玉嘴里。

“那是什么?”

“她刚才给我吃的春药。”凌尘咬牙。

“你快回去,免得大家生疑。”凌尘看着她,突然抚上她的肩,目光邪邪地盯着她蓝裳下的蜜色抹胸。

蓝灵变了脸,没了命地想逃出去,没跑几步,被人拎着腰带提起来扛在肩上。

“你混蛋,这都什么时候了!赶紧把这里的后事处理了!”蓝灵伸手拔下脑后银簪,直接扎在凌尘的大腿上。

凌尘闷哼一声,放下她狠狠擒上她的下巴:“小丫头,爪子利的很!”他抓上她的手,蓝灵听到骨头移位清脆的声音。

她疼的眼泪快下来,但这个时候,她不能示弱,她知道凌尘中了春药。

“啪!”她狠狠打了凌尘一个耳光,凌尘楞了一下,松了手。

蓝灵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转身想跑。

电光火石之间,脖子顷刻间被男人大掌掐紧,只要他一舒掌力,颈骨必裂。

“你这丫头,不但骂皇子,还敢打皇子,真是活腻了!”凌尘眼底充血,目露寒光。

蓝灵紧紧握住他的胳膊,渐渐无力。

她的身子被狠狠惯摔在地上。

蓝灵爬起来,“要杀要剐随你,都这个时候了,还计较这些!”她伸手给他嘴里塞了一颗静心药,能稍微缓解春药的药效。

凌尘又愣住,“给我吃的什么!”

“解药,缓解春药的。”蓝灵伸头朝窗外看了一眼,这间房子后面便是一个小湖。

她用手中银簪狠狠扎进丫头的前胸,确定她没命了。“快,把她扔到湖里!”她抓起地上的小丫头。

凌尘没动,他仍然不敢相信被一个丫头打了耳光,而他,竟然并不想杀她。

他瞪着她,“你可知打皇子是什么罪名吗?”

“总比这淫乱的罪名要好听!快点帮忙!”蓝灵跺脚。

“你这女人很是心狠,为什么要杀了她,留她作证人不是更好?”凌尘微微皱眉。

“人的嘴,谁知道会说出什么,你既然抓了蓝玉,还给她吃了春药,那就做实了,不要有任何变数。”蓝灵声音冷厉。

凌尘微微一怔,想想也有道理,万一到时候需要作证的时候她反水,事情就麻烦了。

他抬头看了看蓝灵,她俊俏的脸上,有着不同于年龄的狠辣。

凌尘伸手拎起那丫头,迅速出门,将她丢在湖里。

蓝灵不再看他,整了整衣衫,快速走出来。

快到宴会厅的时候,她遇见了凌风,他看来喝多了酒,脸色微红,眼睛亮晶晶的,看到蓝灵,他走上前拦在蓝灵前面:“为什么总是躲着我?”

“王爷威武,小女子只是胆小,没见过世面而已。”

“你今日很好看。”凌风突然凑近她,凤目微闭,闻了闻,很享受的样子。

“王爷是想找大姐吧?”蓝灵盯着她,上一世,这个男人,让她爱到了骨子里,爱的丢了自己,害死了亲人。

现在这样近距离看着他,她仍旧会心悸。

“你看到你姐姐了?”

蓝灵刚想说没看到,忽然脑子一动,缓缓说道:“我刚出来的时候好像看到她去了那边。”蓝灵指了指那个小屋子的方向。

“哦,皇宫很大,小心迷路。”他看着她。

“多谢王爷。”蓝灵施礼,连忙离开了。

凌风有些恼火,她像是逃避瘟神一样避着他。

蓝灵回到座位上,大家还在喝酒,今年因为太子去世的原因,席间并没有歌舞,除了开席的时候蓝玉给大家弹琴助兴,唯一的活动是皇上对各位大臣的赏赐。

席间,皇上皇后在和各位大臣在闲谈,是真正的家宴。

沈君看到蓝灵,微微皱眉。蓝灵瞥了她一眼,便知道今日陷害她一事,沈君是知道的。

她的身份微不足道,可凌尘是皇子,能在宫中陷害皇子,那么肯定还有重要人物参与。蓝灵想起凌风刚才的神情,他应该不知道。

蓝灵看了一眼凌风的母亲周贵妃,她正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蓝灵立即起身施礼,灿烂一笑。

那宫中的内应,肯定是她了。

蓝灵突然明白了凌尘的处境应该很艰难,自己的母妃不受宠,又被周贵妃这皇上的红人惦记着。

她在上世,对凌尘印象并不好,这位皇子风流倜傥,招蜂引蝶,不务正业,但却是凌风争夺皇位的对手,凌风甚至差一点折到他的手里,想必也是有些手段的。

想起她前世被剜心的时候,他竟然拼命去救她。现在想想,上一世,那位风流皇子好像对她一直很照拂。那时候她只以为他孟浪,因为每次他见了她,总爱调戏她。

可是能去劫法场,绝不是毫无瓜葛的人能有的行为。蓝灵现在想想,仍感到纳闷。

不知道后来,他是否被凌风杀了,她上世看到他的最后一眼,是一柄大刀对着他的面门砍了过去……..

凌尘回来了,她看到他坐在那里,脸上仍旧赤红,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喝多了。

周贵妃面色沉了下来。

外面进来几个送酒壶的丫头,那穿绿衫的丫头将酒壶递给凌尘母亲身边的穿红衣服的丫头。

蓝灵看到那红衣丫头伸手过来接酒壶,那绿衫丫头脚却伸了出来。没有人发现,除了蓝灵。

一声惊呼,蓝灵看到凌尘母亲的丫头踉跄着就要摔倒,她离蓝灵很近,蓝灵伸手过去扶住了她,抛在空中的酒壶也被她接住了。

丫头吓得脸色惨白,立即跪在地上。

“冒失的丫头,殿前失仪,还不领罪!”周贵妃脸色更加阴沉。

“贵妃娘娘,刚才是小女差点摔倒,碰了这丫头一下,实在是小女的错。”蓝灵说道。

她并不惧怕周贵妃,她知道她儿子还不想她现在死。

她也不怕得罪周贵妃,她甚至希望她越讨厌她越好。她不想给凌风任何机会。

“算了,大喜的日子,别扫兴了。”皇后淡淡说道。

林妃看了蓝灵一眼,面容慈祥,微微点头道谢。

蓝灵对着她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林妃很亲近。

上一世,她和林妃接触并不多,那时候她的眼睛里只想着如何让周贵妃高兴,其他的人,都不在她的眼界内。

凌尘谈笑风声,眼角却不放过一丝异动。他眯眼看着蓝灵,她在帮母亲?她明明是蓝景天的女儿,而蓝景天,是老三凌风的人。

蓝灵在等好戏。

她看到沈君低声在自己的丫头耳边低语,估计是让她去找蓝玉。

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小丫头匆匆跑进来,伏在沈君耳边低语。

蓝景天皱眉低声问,“怎么回事!”

沈君大惊失色,起身匆匆走出来。蓝景天跟在后面。

蓝灵看了一眼凌尘,凌尘正和旁边的郑将军在喝酒。

这时有太监在皇上身边低语,皇上脸色微变。

“畜生!把他们带到内室!你也来!”他指了指周贵妃。

蓝灵心中暗笑,不知道皇上会如何震怒。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內侍进来叫了蓝灵和凌尘进了內侍。

找我?蓝玉又有什么幺蛾子?蓝灵看了凌尘一眼,他也摇头。

进了内室的大门,蓝玉见到周贵妃,父亲,沈氏,宁王,蓝玉全都跪在那里。

皇上黑着脸,地上是破碎的杯子碎片。

蓝灵和凌尘进来直接跪下,皇上冷眼看着他们。

“蓝灵,蓝玉说你喜欢安王,找她帮忙故意下药勾yin安王,结果安王发觉后误会,又给她和宁王下了药,可有此事?”皇上声音隐忍。

“啊?”蓝灵猛地一怔,蓝玉真是高明。

“皇上,蓝灵没有,蓝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还狡辩!安王,宁王说你在春满楼包了蓝灵三天,可是真的?”皇上脸转向凌尘,缓缓问道。

凌尘抬头,“回禀父皇,却有此事。三小姐被掳到烟巷,恰好,儿臣也在,儿臣不知她是元帅之女。”

“混账东西!那蓝灵清白岂不毁在你的手里!你果真喜欢蓝灵?”

“回父皇,儿臣喜欢。”

“那好,为父将蓝灵赐给你做王妃如何?”

凌尘微微一怔,“父皇,儿臣王妃之位只想给自己心爱之人。”

“你说的可是西北侯之女关悦?那好,朕就赐关悦为你正妃,蓝灵为你侧妃!”

“朕已失去太子,今日家宴,不想拂了兴致,蓝玉和宁王既然两情相悦,朕就赐蓝玉为宁王王妃!都滚吧!”

皇上将最后一个茶杯摔在地上。

这种结果大家都没有料到。

皇上并没有追究下药之事。

皇上的心思,谁也猜不透。

蓝玉欣喜若狂,没想到皇上会赐婚她和宁王,费尽心思,却歪打正着。

而宁王凌风目光阴沉,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后悔没有把自己的心思和她说清楚。

他想娶蓝灵,并不是为了蓝灵。

出来的时候凌尘看着蓝灵,一脸暧昧,他伏在蓝灵耳边轻轻说道:“早知道你喜欢本王,本王就应该直接从了你,何必大费周折再去算计宁王和蓝玉,惹得父皇生气。”

“我说了不是我!”蓝灵气恼地白了他一眼。

內侍总管福公公当天宣旨,蓝玉赐予宁王,为正妃,责十日内成婚;蓝灵赐予安王,为侧妃,责一月内成婚。

同时将西北侯之女关悦赐予安王为正妃,和侧妃同日大婚。

大臣们哗然。

安王被冷落已久,没想到皇上突然赐了正妃和侧妃,一位是西北侯嫡女,一位是大元帅庶女。大家纷纷猜测皇上的用意。

皇上的心思,皇后白兰明白。

自从太子遇刺身亡,皇上变了很多。皇上这次赐婚,变相打压了宁王,抬高了安王。

蓝灵万万没想到,进了一趟宫里,竟然被赐婚给凌尘。上世,那个风流不羁,女人无数的男人。

不过上一世,她被行剜心之刑的时候,这个男人冒死去救她,是为了什么?

她终究改变不了嫁入皇家的宿命。

大昌二十四年冬月初八,蓝灵嫁入安王府。

蓝灵只带了自己的丫头立夏和俏春。

蓝灵在出嫁前已经嘱咐丫头,她是侧妃,凡事不要强争。

最主要的是,关悦是凌尘的心上人,这一点,谁也无法相比。

深宅大院的生活,她也不是没过过。其中的悲苦,她比谁都清楚。

这一世,她只盼望自己千万不要爱上这个心中没有她的男人。不爱,便不会痛。

安王府今日从未有的热闹,到处彩灯张结,鞭炮震天。

一天娶了一正一侧两房妻,一位是西北侯之女,一位是大元帅之女。

大臣们都知道安王现在的地位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皇上将宁王三成的兵权给了安王。

朝中的局势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皇上和皇子及众大臣都到了。

蓝灵只听到四周震耳的喧闹,她昨日没有睡好,头还晕着。

蓝灵蒙着盖头,喜婆牵着举行完了仪式,她被送进了洞房。

周围安静下来,蓝灵知道,那盖天的热闹不是给她的。

是给正妃关悦的。

她是侧妃,仅仅是大元帅的庶女,在外人眼里,似乎是靠了不干净的手段才嫁给了安王。

蓝灵掀开盖头偷偷看了看,两个喜婆站在那里,两边各有一个穿着石榴红的小丫头站在红烛前。

“唉吆,灵夫人,你可不能自己掀盖头,这要等王爷才能掀开。”喜婆惶恐地说。

“我带的那两个丫头呢?”蓝灵问。

“于管家安排的,不知道去哪里了。三夫人有什么吩咐?”一个小丫头脆生生地说。

蓝灵想说她很饿。

的确很饿,早上吃了一点东西,午膳没吃,现在都这么晚了,滴水未沾。

相关文章:

送领导回家睡了他老婆在线播放.木马姜汁灌

外面蹭蹭很想要~男朋友几个朋友一起上我

小睾丸无精症贴吧;穿古装冲领导喊万岁

玉女校花的呻呤:贺红abo失控06

光荣与梦想,关于光荣与梦想刘慈欣的介绍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