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家有甜妻初成婚 全文章节大结局TXT

2021-09-01 14:14 · 新商盟

先不说这里的东西她买不起,就算买得起,那男人也不一定会接受吧。

而且,什么领带啊袖扣皮带手表之类的,不是只有男女朋友之间才能送吗?

她无端端送这些给陆景航,待会被误会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妄想攀上高枝嫁入豪门怎么办?

呸呸呸,哪有形容自己是癞蛤蟆的。

“小姐,请问需要帮助吗?”

专柜营业员见童笑一直盯着玻璃专柜,柔声问道。

“呃,没,我随便看看。”说罢,转头镇定逃走。

出了百货商场,不远处一家新开的蛋糕店正在做活动,围着好大一群人。

童笑好奇的走了上去。

“小姐,本店新开张,可以免费做蛋糕,不管是做给恋人或者家人,都是一份心意,要试试吗?”

看着那些精致的蛋糕,她灵光一闪,计上心头。

……

陆景航回到家的时候,破天荒的看到客厅安安静静的。

这女人,是没回来还是在自己房间?

将外套脱下放在一旁的衣架上,不经意往沙发上望去,看到一个精致的蛋糕盒子放在茶几上面。

他好奇的走上前,看到压在蛋糕下的一张纸条。

“对不起,这个蛋糕是给你赔礼道歉的,希望你原谅我和大白。”

看到大白两个字,陆景航再次回忆起那天悲惨的回忆,额角抽搐。

而此时此刻,童笑正藏在楼梯口,屏住呼吸看着他的反应。

“快拆开啊,快拆开啊。”

她在心里呐喊,拆开了就表示接受她的道歉了。

陆景航低头看了蛋糕盒一眼,连犹豫都没有,转身朝楼梯走去。

童笑吓了一大跳,手忙脚乱的起身想要爬走,结果情急之下脚下一滑,屁股向下直接滚了下去。

这一滚,还真是流畅无比。

还好她反应快速,机智的抓住扶梯稳住身形,只是拖鞋刹不住,咻的一声,朝陆景航而去。

童笑生无可恋的闭上眼睛。

被拖鞋击中的男人闭了闭眼睛,深呼吸了一下,伸手拿下头上的袭击物。

童笑哀嚎一声,只觉得眼前再次一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陆景航将拖鞋扔到一边,冷着脸从她身边走过:“但我麻烦你能不能用脑子思考,别整天毛手毛脚的。”

谁毛手毛脚的了!

我还不是担心你不接受礼物才在楼梯口观望的吗。

结果倒好,他不仅不接受,还反过来指责她。

童笑说不上心里是委屈还是难受,腾的一下站起来,也顾不得屁股发麻,叫住他。

“陆先生,我是真心诚意向你道歉的,我知道大白给你造成了困扰,但我已经道歉了,而且这蛋糕是我花了三个小时做出来的,你看一眼也好啊。”

男人前行的步伐顿了顿,沉声说道:“我不喜欢吃甜食。”

“你不喜欢吃甜食也要……”童笑说到一半打住。

他竟然不喜欢吃甜食,可是陆伯母不是说他很喜欢吃甜食吗?

之前也想过陆景航可能跟很多男人一样对甜食不感兴趣,还特意打了一个电话咨询陆伯母,然后得出的答案是,他非常喜欢吃甜食,到爱不释手的程度。

所以说,他不是不喜欢吃,而是不喜欢吃她亲手做的。

“你不是不喜欢吃吧,只是不喜欢我做的,你根本还在斤斤计较,陆伯母明明说你很喜欢吃甜食……”

她越说越委屈,包子脸在灯光下变得暗淡无光。

“我妈告诉你,我喜欢吃甜食?”

陆景航看她可怜兮兮的模样,无奈的揉了揉额角,觉得好无力。

“对啊。”

“我不喜欢吃甜食。”

他看了一眼对方垮下来的小脸,又补充了一句:“我妈是骗你的。”

“骗,骗我的?”

看着那张震惊的小脸,陆景航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个单纯的家伙。

“以后不要谁说什么你都信,要用脑子思考。”说罢,毫不犹豫的朝自己房间走去。

童笑愣在原地半响,回过神来气呼呼的挥了挥拳头。

“可恶,你这是拐着弯骂我脑子一根筋吗。”

最后的最后,一个六寸蛋糕全部进了童笑肚子里头。

也不是不分给大白吃,只是狗狗是不能吃巧克力的。

在大白哀怨的目光之中,她捂着吃撑了肚皮,打了一个饱嗝欲哭无泪。

“我要是肥了,一定是陆景航害的。”

凌晨三点半

陆景航被不停的挠门声吵醒,不悦的睁开眼睛,下床开门。

看到那坨白色的身影,男人脸色一黑:“你又想干嘛?”

大白这次却一反常态的没有贴上去,而是着急的呜呜叫,然后一转身,朝童笑房间跑去。

跑了一半,见他还站在原地,又折返回来,张口要去咬他裤脚。

陆景航退开,眉头一皱,问道:“难道那家伙出什么事了?”

童笑的确是出事了。

看着满地的污秽,陆景航眉头都快打结了,快步走到她眼前,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某女捂着肚子,脸色白的跟鬼一样:“我,我好像吃坏肚子了。”

吃坏肚子?

“你吃什么了?”他问道。

“就蛋,蛋糕啊。”她艰难的回答,觉得肠子都快绞到一起了。

“好痛,我是不是要死了。”

疼痛难以忍受,童笑迷迷糊糊的握住男人的手臂,仿佛这样能得到一丝丝安慰一般。

被那软软的手指攥住,陆景航全身一颤,这会却没有心思甩开,因为这女人的样子实在太狼狈了。

披头散发不说,整个人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简直不能再凄惨。

大白着急的呜呜叫着,闹得他更是心烦意乱。

“陆景航,救命,我不想死啊。”

童笑抓住他的手,眼神带着恳求:“送,送我去医院,我肚子要痛死了。”

说完,白眼一翻,彻底晕厥了过去。

“喂!”

陆景航心头一惊,手指探了探她出气多进气少的鼻息,咬了咬牙,像是做了无比艰难的决定,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大白亦步亦趋的跟了上来,陆景航将她抱到门口,朝它低喝一声:“进去,别跟来。”

再次醒来的时候,童笑被房间里头的白色刺的眼睛发涩。

“醒了?”低沉的男声在安静的病房响起。

听到声音,她艰难的撑着身子坐起来,腹部如愿以偿的一痛,顿时小脸皱成苦瓜。

“我在医院吗?”

“恩,现在感觉如何?”陆景航问道。

“肚子还是很痛,跟刀子在里头绞一样,一阵一阵的。”

“你得的是急性肠胃炎,估计跟今晚吃的蛋糕有关系。”

“什么?”童笑吸了口气,“吃个蛋糕就急性肠胃炎。”

她以前的胃没这么脆弱吧。

看着那张无辜懵懂的脸,陆景航觉得无力吐槽。

“大晚上的就不要吃那些不容易消化的食物。”

“我……”童笑觉得很委屈,“还不是因为你不吃,所以我怕坏了,就一个人全部吃了。”

“现代社会有个东西叫冰箱,别给你的贪吃找借口。”陆景航面无表情的反击。

这种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嘛,你干嘛一定要说出来,说出来!

你的情商真的是被狗吃了吗?

不过现在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是怎么到医院来的。

“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吗?”

“恩。”他淡淡的应了一个单音节。

童笑捧脸,一脸惊疑的望向他。

这家伙不是有异性恐惧症吗,竟然会毫不犹豫的抱她。

这比彗星撞地球的几率还要小吧。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抱你是情非得已,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也脱不了干系。”

切,毒舌。

不过他能忍住心中的恐惧和害怕送自己来医院,也不算是太差。

“谢谢你。”

“不用,睡你的觉,我先出去了。”说着,他转身离开。

“诶,你不陪我吗?”

这个病房太大了,还只开了一掌小灯,她有点没安全感。

“不然呢?”

男人转过身,俊逸的眉眼在温暖的灯光下温和无比,但说出的话却十分欠打。

“还要我说童话故事哄你睡觉吗?”

不陪就不陪,我还不稀罕,拉倒!

被讽刺的女人宛如炸毛的猫,气呼呼的躺下,拉上被子,愤愤说到:“晚安。”

他看着隆起的被子一眼,转身轻轻关上门。

……

童笑睡了一个晚上,肚子也没那么疼了。

可是她现在很饿,非常饿。

昨天晚上把该吐的都吐了,就差把胃酸呕出来了,这会胃里头空空如也,饿得肚子震天响。

“好饿啊,陆毒舌跑哪里去了,我还是一个病人啊,该不会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了吧?”

话音刚落,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一张清秀的男人面庞出现在她面前。

“咦,你是谁?”童笑好奇的问道,以为他走错病房了。

“您好童小姐,我是陆总的助理余威,你叫我小余就好了。”

哦,原来是陆景航的助理啊。

“请,请坐。”她挣扎着起身招呼。

“童小姐您躺好,不要乱动,陆总吩咐我送早餐过来给你。

说着,把病床上的自动桌子打开,将早餐一一摆放出来。

童笑肚子正饿得慌,本来兴致勃勃的,看到一水儿的清汤寡水,小脸都垮了。

见如此,余特助开口解释:“陆总吩咐了,您肠胃还没好透,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先吃点清淡的吧。”

原来是陆景航特别吩咐的。

看来他也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冷血无情。

吃了早餐之后,医生过来例行检查。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再挂一瓶点滴,傍晚就可以出院了,以后记住,晚上不要暴饮暴食,也不要吃太油腻或者刺激肠胃的食物。”

童笑被说的面红耳刺。

医生走了之后,余特助也跟她告别。

人都走光了,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突然觉得有些孤单。

她的家人亲戚都不在这个城市,连雅雅姐都去出差了,这种无人问津的感觉真是非常不舒服。

想了半天,童笑又觉得自己很矫情,不就生个病吗,至于那么伤春悲秋吗?

躺着躺着,她就睡着了。

直到手机响起,她才睁开眼睛。

唔,她这种人果然不适合伤春悲秋,因为没有人会伤春悲秋到睡着的。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雅雅姐。

“笑啊,你在公司吧,下班我去找你,姐姐出差回来了!”

“呃,我现在不在公司。”

“这点你不在公司在哪里?”对方狐疑的问道。

“呃,医院。”

“what?”

半个小时之后,童笑的好姬友闻雅风风火火的赶到医院。

推开病房的门,看到那张苍白如纸的小脸之后,闻雅尖着嗓子叫到:“你这是被强了还是被抢了。”

童笑一脸黑线。

闻雅姐不去当编剧真的太浪费资源了,这脑洞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为毛她躺在医院就一定是被抢了或者强了?

心里能不能阳光一点。

“都不是,我是急性肠胃炎,吃坏肚子了。”

“没事就好,看你这小嗓子,声音都弱的跟小鸡仔一样了,太可怜了,好在公司给姐放了一个星期的假,我好好陪你。”

话刚说完,身后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闻雅一转头,顿时斯巴达了。

“先生,你走错病房了吧。”

虽然说着,她的眼神却黏在男人的身上,从头扫到脚,又从脚扫到头。

陆景航脸色很难看,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毫不掩饰的打量,还因为她那轻佻的语气。

“帅哥,有没有跟你说过,你长得很像一个模特。”

模特你妹,这是赫赫有名景盛集团的总裁,太子爷。

在陆景航爆发之前,童笑赶紧力挽狂澜:“他没走错,他是陆景航,陆景航,陆景航知道吗?”

重要的话说三遍。

闻雅先是呆了一下,然后夸张的吞了吞口水,转头一脸血的看着童笑。

“那个丰城纳税大户,景盛科技的太子爷陆景航?”

童笑同情的点点头。

闻雅生无可恋了。

完蛋了,她好像对一个大人物不敬了,她的人生是不是要狗带了……

虽然久闻大名,但她真的不知道陆景航长这样啊。

不对,现在重点不是自己要不要狗带的问题,而是童笑怎么会认识这个太子爷。

“你,你们怎么认识?”她狐疑的看着低着头装死的女人。

陆景航全然当闻雅是空气,上前对童笑说到:“我问过医生了,你没什么问题了,我是来接你出院的。”

“接你出院?”

闻雅继续用雷达眼扫射某人:“亲爱的,你是不是该跟我解释解释。”

童笑低着头,恨不得床上有个地洞可以刨进去。

……

三人坐着陆景航的车回家。

车在铭豪锦苑停下。

闻雅在见到陆景航的时候,三观就差不多已经崩塌了,这会更是濒临崩溃。

“所以说,你那天打电话问我可以免费住在铭豪锦苑不是做白日梦,而是真的?”

童笑小媳妇一般的点了点头。

亲娘啊!

闻雅破碎的三观再次碎成二维码。

“你扶着她。”陆景航将后座车门打开,冷声说到。

面对高高在上的太子爷,闻雅的女王气场一下子变成了女仆气场,听话的不能再听话,甚至差点脱口而出一声喳。

“好的好的。”

看着雅雅姐这副低眉顺眼的样子,童笑表示分外不习惯。

乘坐电梯上楼之后,陆景航开了门,保姆正在准备晚餐,看到他们回来,赶紧迎接了上来,

“少夫人,少爷,你们回来了,少夫人,您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白。

保姆一脸担忧的问道。

“少,少夫人?”夫人!

“笑笑啊,她为什么叫你少夫人啊,我觉得我出差回来脑子好像不够用了,是不是那天晚上喝酒磕到脑袋了。”

童笑自觉隐瞒不住了,俯身在她耳边说道:“你先跟我上楼。”

两个女人叽叽咕咕的上楼,陆景航回头看了一眼保姆,轻声说道:“不要多嘴知道吗。”

保姆连连点头。

楼上,主卧

“所以说,你开租来的车撞了太子爷的阿斯顿马丁,因为怕坐牢,所以用身体肉偿,是这个意思吗?”

闻雅简单明了的概括了一下她的长篇大论。

童笑不停的抽嘴角。

肉偿个头!

“你到底是怎么得出这种结论的,我跟他只是演戏,结婚是假的而已,因为他现在被他父母逼婚,而且他有异性恐惧症,不能随便碰女人,所以我……”

“等等,你说什么,异性恐惧症,这是什么鬼?”

“就是,就是他不能跟女的有肢体接触,否则会产生过激反应,比如呕吐啊,脸色苍白之类的。”

闻雅傻掉了。

“雅雅姐,你在听我说话吗?”童笑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几秒钟之后,闻雅反应过来,兜头一巴掌盖在她脑袋上。

“童笑,你特么脑子被猪油糊住了吗,什么异性恐惧症,什么不能碰女人,这你都信,你智商是不是欠费了。”

童笑被打的眼冒金星。

“我是说真的,他真的有这毛病。”

“我不信,有这毛病的还会跟你假结婚,干嘛不去找个男的,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闻雅腾的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往楼下走去。

“亏我还以为陆景航是神一般的存在,原来是神经病一样的存在,果然豪门没几个好东西,专门骗你这种低智商白痴。”

“雅雅姐,你去哪里?”童笑心头一惊,提脚追上去。

“去验证太子爷有没有异性恐惧症,如果没有的话,呵呵……”

她诡异一笑,笑容异常恐怖。

“别冲动。”童笑提脚追了上去,却被拖鞋绊倒在地上。

陆景航正在书房整理文件。

听到开门声,他抬头,看到是那个神经质女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谁允许你进来的,出去。”

闻雅的气场一下子窜到两米二,踏着高跟鞋昂首挺胸的朝他走去。

“等我揭穿你这骗子的话之后,我自然会出去。”

说着,朝他伸出手。

“不可以!”

一道身影如同火箭一般飞快窜过来,闻雅惊了一下,吓得缩回手。

陆景航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就被扑倒在地上了。

下意识的,他伸手扶住了那道冒冒失失的影子。

‘砰’的一声,两人摔做一团,童笑不知道牙齿磕到什么地方,血腥味从口腔蔓延开来。

呜呜,她肯定是被撞的流鼻血了。

耳边响起闻雅姐的惊呼声。

童笑捂着鼻子睁开眼睛,看到陆景航脸色阴沉的瞪着自己,吓得赶紧滚到一边。

那,那血不是她鼻子上的,而是陆景航嘴唇上的。

她的牙齿磕破了他的嘴巴。

脑中神经嗡的一声崩断,童笑的内心世界轰然一声,塌了。

“童笑你没事吧?”闻雅将她拉起来,却看到她脸色苍白,抖的跟帕金森一样。

“雅,雅雅姐,你,你要害死我了……”

话还没说完,身后一道雷霆暴喝响起。

“你们两个,统统给我滚出去!”

让一个绅士有礼的男人说出滚这个失礼字眼,完全能说明他现在有多愤怒。

两个女人赶紧逃也似的窜走。

陆景航揉了揉被撞疼的脑袋,伸手抹了抹唇,抹到一手的血。

他闭上眼睛,想着刚刚那一幕,额角青筋仿佛都要爆裂开来。

从来没有,从来没有……

门外

“呼,吓死我了,你看到没有,他刚刚那个眼神好像要把我们五马分尸一样,太恐怖了。”

闻雅拍着胸脯平复心情。

童笑捂着嘴巴,耸拉着一张脸,看上去非常低气压。

闻雅有些心虚,小心翼翼的道歉:“笑笑,对不起啊。”

“他一定会找我算账的,一定会的,我死定了,完蛋了,彻底没戏了。”

童笑喃喃自语,完全进入自暴自弃模式。

“没那么严重吧。”闻雅这话说的有些虚。

童笑鼓着一泡泪眼抬头,放开手,嘴唇跟染了胭脂一样,红红的。

“怎么不严重,他被女人碰一下都会呕吐,现在被我强吻了,估计连杀了我的心情都有了。”

“可是我看他刚刚接你接的挺准的啊,而且没看到他吐啊。”

她拍拍童笑的肩膀安慰,还是不太相信那男人有什么异性接触恐惧症。

“别自己吓自己,你不也失去了宝贵的初吻了吗,所以究其根本,你俩打平了。”

打平你个头啊!

“你忘记了吗,我的初吻早就被大白给抢走了。”

话音刚落,书房的门缓缓打开,陆景航面如鬼刹的走了出来。

相关文章:

再快一点 小黄文不行太大了要尿了_(半夏花开半夏伤)

太爽了使劲插太舒服了(明月几时有)打开双腿让老男人

女人外面很紧里面很空:丁丁100种玩法如下

将军摇晃提起腰臀撞击:牲畜幼儿园TXT

宝贝帮我揉揉硬的难受:高三陪读让我发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