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倾城不复暖》全文在线阅读【完本】

2021-09-01 21:01 · 新商盟

恨自己是熊猫血

  抢救室外面,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出来,走到司承衍的跟前。

“司先生,林小姐失血过多,现在急需要输血,可是医院血库里面跟林小姐匹配的血型不多了,还请司先生极力配合寻找合适的血型。”

司承衍眉心紧紧的皱成一个‘川’字,脑海里面忽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

立即大步往返刚才的病房,将痛苦蜷缩在地上的沈韵然一把给抱了起来。

沈韵然皱着一张苍白的小脸,在看到司承衍出现的时候,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他说出口的话,却让她置身于地狱。

“沈韵然,婉容还等着你的血去救她,你要是敢死敢晕过去,我一定抽干你的血,让你母亲跟着你一起死,一起受折磨。”

这一刻,那些她所有对司承衍的希望全部被碾碎,她突然恨自己是熊猫血。

她的命不重要,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命也不重要,只有林婉容的命才是命,在司承衍的眼里,心里,她就是个恶毒至极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她最后还想着,将真相告诉司承衍的时候,他会回心转意。

她真的是太天真了。

司承衍抱着沈韵然交到了医护人员的手里面:“需要多少血,就从她的身上抽。”

护士认得她,更何况她现在双腿流血不止,恐怕她自己都命在旦夕,却还要输血给别人,护士有些犹豫,却又不敢违抗。

在抽取沈韵然身上400cc血之后,沈韵然只剩下了半条命。

司承衍不准她昏迷过去,让护士强行给她注射了可以保持清醒的液体,让她睁着眼睛,跪在了抢救室的门口。

“你就跪在这里,婉容什么时候脱离危险,你什么时候再起来,你就在这里好好赎罪。”

沈韵然此刻就是一个被抽干了所有力气的布娃娃,司承衍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

直到抢救室那红灯暗下,亮起了绿灯,司承衍才顾不上她,最后才被护士给带走治疗。

病床上面,沈韵然只感受到那些冰冷的机械在她的身体里面的进进出出。

她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那个梦境里面全是无数的黑暗。

她的耳边一直听到有孩子的哭声,她寻着那哭声不断的找,想要找出孩子,可是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

周围一下全部都安静了下来,只听到耳边有一个声音说着: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

沈韵然一下从梦里面哭着惊醒了过来,整个人从床上坐了起来。

“啊!”

细细的密汗她额前的碎发全部湿透,一张小脸上面全部都是泪痕,沈韵然一手捂着自己的小腹,无神的眸子扫视这病房一圈。

孩子,她的孩子!

沈韵然拔掉手背上面的针管,偌大病服穿在她的身上,显得她格外的娇小,瘦弱不堪。

从床上下来,沈韵然想要找人问问,她肚子里面的孩子还在不在,可是刚一打开门,就稳稳的撞在了司承衍的怀里面,鼻子被撞得生疼,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掉,

沈韵然现在看到司承衍,就跟看到了一个魔鬼一般。

司承衍将她从头到尾扫视一边,在她没穿鞋的脚背停留。

声音出奇的阴冷:“你这是要去那里?”

孩子没了

  沈韵然这一昏迷就是整整两天,这醒来,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从他的身边逃开吗?

司承衍上前,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不断的用力收紧,她只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

“疼,你放开我。”

“你要去那?”

沈韵然低垂着头,额前的留海遮住了她脸上一半的表情,她越是这样,司承衍的心里面就越是窝火。

伤人的是她,这个时候她倒是显得特别无辜了起来。

“说话。”

被司承衍吼得没了脾气的沈韵然,闷着声音:“你要我说什么?我的孩子是不是没了?”

“是不是?”

缓缓抬起头,她多想从他的嘴里面听到不是这两个字,可是现实的总是那么残忍。

“你的孩子,没了也罢。”

“司承衍,你还有没有心啊,就算是我妈欠你的,你做的这些事,够还完你的那些债了吧,你放过我好不好,不如,你把我的命也拿走吧,你不是喜欢抽我的血吗?”

沈韵然一把挽起自己的袖子,露出大一片雪白的肌肤在他的眼前。

“你抽啊,你把我的血抽光,这样才好保住林婉容的命。”

被她的话刺激的司承衍,那双震怒的眸子仿佛要吃了她一样,看着她这般情绪失控,他胸口好像微不可察的抽痛了一下,是他的错觉吗?

他是仇人的女儿,他怎么可能对她动情。

司承衍敛去眼底眸光,拉着她的袖子扯了下来,竟然会有那么一瞬不忍心去看那肌肤上面留下的针眼。

沈韵然挣扎了几番,眼前这个男人他从来就没有看清过。

司承衍将她打横抱到床上坐着,双手抓着她的肩膀,那双以前仿佛盛满了漫天星辰的眸子,如今只剩下了心如石灰绝望。

司承衍忽然想念以前的她,柔着声。

“婉容说你曾经是学医的,她怕别人照顾的不够好,所以希望你能够去照顾她,也为了你这次犯下的错赎罪。”

赎罪!呵!她受到的折磨还不够赎罪的吗?

她连孩子都赔进去了,还不够赎罪的吗?

沈韵然的双手紧紧的握着一个拳头,许久未修剪的之间狠狠的扎进她稚嫩的手心里面,那种痛让她足够清醒。

林婉容想要她伺候,只是为了羞辱她而已。

一个决定在她的心里面埋下种子。

沈韵然忽得抬起头,用尽全身力气毫无厘头的问了一句:“司承衍,你有没有哪怕一点喜欢过我,就哪怕一点而已。”

“没有!”

司承衍毫无犹豫的回答这个问题,眼神里面的厌恶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她感觉自己真的是贱,竟然妄想从他的嘴里面听到那些话。

沈韵然吸了吸鼻子,对着司承衍做了一个轻松地笑容:“你不是要我去伺候她,赎罪吗?我去!”

此时,司承衍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沈韵然起身,一把推开他,从病房里面走了出去,可是方向却不是林婉容病房的方向。

司承衍到一边接电话去了,没有注意到已经走到咨询台的沈韵然。

相关文章:

紫黑腹肌马眼:父亲的大龟征服了我

魅魔足榨出来|红肿双腿无力合拢

校园黄文小短篇小说/我的同桌吸了我的底下

非会员只能看一分钟_狠狠撞击 研磨 h

走路绳结颤抖哀求;强制|惩罚,走绳play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