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润滑|女主刚生完孩子涨奶的言情

2021-09-02 07:26 · 新商盟

就是为了给钱宝清灌酒,尝一尝这个少妇的美味的。

钱宝清不禁笑了起来,胸前颤巍巍的:“我可不想跟你作伴。”

老林嘿嘿笑着,也不接话,跟钱宝清干了一杯。

一杯啤酒下肚,钱宝清觉得胃里翻滚起来,浑身开始发烫,不由得抚住胸口,狐疑的说道:“这酒也不怎么样啊!真不知道你们男人这么喜欢,要我说啊!还不如喝饮料呢。”

“这你就不懂了。”老林给自己钱宝清又倒上了一杯,又给自己加满了:“男人喝酒,喝的是压力。”

钱宝清白了他一眼,啜了一口酒才说:“就你会说,整天满嘴甜言蜜语的,净哄小姑娘呢吧!看来你年轻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林嘿嘿一笑道:“我要是年轻的时候遇到你,早就把你给哄到手了……”

老林边说边给钱宝清倒酒,钱宝清在全然不知的情况下,一杯接着一杯地喝……

等结账的时候,钱宝清已经醉了,老板看着一桌子菜几乎都没怎么动,怪异地看了看老林。

老林才不理会他们,半搂着钱宝清起身。

酒醉的钱宝清被风一吹,哇的一声吐了,捂着头哼哧哼哧的呼痛。

老林拍拍钱宝清的脸,温柔的说道:“我送你回家。”

钱宝清半睁着眼看了老林一眼,醉醺醺的点了点头。

钱宝清的家离世纪花园不远,是她老公还在的时候买的房子,三室一厅。

一路上,老林不停的叫醒昏昏欲睡的钱宝清,走了两个多小时,凌晨2点才终于到了她家。

钱宝清的儿子读高三了,在学校住,所以家里就钱宝清一个人。

老林没有给她脱衣服,扶着她到床上睡觉。

钱宝清一上床就四肢摊开平躺着,胸前的高耸微微起伏着,原本齐膝的裙子卷了上去,从张开的大腿往上,隐约可见那包裹住幽幽溪谷的红色底裤。

老林看着眼前的美景,喉头有些发紧。

这时钱宝清喉咙一响,侧起身子来。

老林知道,这是要吐的节奏,急忙上前想要搀扶着她,却已然来不及了,只听见哇的一声,一股酸臭的味道迎面而来,将她的衣服弄的到处都是。

望着又躺下睡去的钱宝清,老林是哭笑不得,恨不得将钱宝清拽起来,在她圆滚滚的臀部上狠狠的拍几下。

只能把钱宝清一把架起,慢慢扶到了浴室去洗一洗。

钱宝清的家非常豪华,浴室的装修也很好,光一个大大的电动按摩浴缸,都值个好几万了。

老林将钱宝清的衣服两三下就扒光,将她放了进去,同时打开了浴缸的水源,哗啦啦的水流冲在钱宝清丰满的身子上,闪着点点星光。

老林瞪大了眼睛,双手颤抖着放在了钱宝清的胸脯上,开始了清理。

钱宝清全身上下比例适中,乌黑柔顺的长发披洒在肩上,精致的脸蛋一双大眼睛,长睫毛,小瑶鼻,衬上那性感柔软的殷红樱桃小嘴。

洁白的脖子下面,高耸的雪白犹如两个倒扣的玉碗,又大又圆,骄傲的挺立着,竟然没有丝毫的下垂,玉碗的顶端露出诱人的光泽,让人忍不住就想要品尝一下。

纤细的腰肢平坦光滑,两条笔直白嫩的大长腿紧紧的抿着,看不见溪谷的真面目。

老林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要打开她。

但就在这时,钱宝清猛的哼了一声,竟然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由于浴缸还在放水,老林并没有听到钱宝清的哼声,更不知道此时的她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眼中只有钱宝清那性感撩人的身子,下面已经顶的老高了,正好靠着钱宝清搁在浴缸边沿的手。

钱宝清发现头痛欲裂,正想换个姿势让自己更舒服点,感觉手上有什么东西,便顺手一抓。

正觉得奇怪,钱宝清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手上抓的正是老王的分身,吓得急忙扔开,不由得尖叫一声。

“啊……”

突然被抓住下身的老林顿时吓了一跳,一个没站稳,整个人就往浴缸里栽去,双手已经顺势一扒,将钱宝清紧抿的双腿扳开。

无巧不巧,嘴巴正好将钱宝清已经露出来的桃园溪谷紧紧盖住。

钱宝清万万没想到,竟然就在这个时候,自己最为敏感的地方,被栽倒在浴缸的老林吻住。

情不自禁的仰起头,挺起胸膛,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顿时又让她发出一声低呼。

“哦……”

老林一跌入浴缸,顿时有点惊慌失措,没想到自己的嘴巴却亲到了钱宝清的柔软之处,心中大乐。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老林怎么可能放过!

控制住钱宝清的双腿,老林一个踏步,也跨进了浴缸,将双腿扛在肩上。

钱宝清眼看着老林跨进浴缸,这才明白自己的处境,又见老林扛住自己的双脚,急的又羞又臊。

“老林,你干嘛,快放开我。”

这种情况下,老林怎么可能放开呢?

“老板娘,你知道我一直都是很喜欢你的,现在,现在我实在忍不住了。”老林一边假装无奈的说道,一边解着自己裤子。

“你……你不要,不要冲动,放开我,有话好好说。”钱宝清急的不行,偏偏双脚被老林控制住了,使不上力气。

“老板娘,你就给我一次吧!你看,它都这样了。”说话的功夫,老林已经将下面亮了出来。

钱宝清羞得满脸通红,急忙双手蒙住眼睛尖叫:“哎呀,还不快收起来,你要死啊!”

钱宝清虽然蒙住眼睛,但那威猛的武器却在脑海里翻滚起来。

她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男人的实物了,猛然见到,心里却震撼的不得了,忍不住悄悄的分开一点手指。

“天啊,怎么可以那么大,这要是弄进来,我应该会很舒服吧。”钱宝清心里忍不住冒出一个念头。

钱宝清的小动作,全落在了老林的眼里,看样子今天将钱宝清拿下应该不成问题!

老林心头乐得不行,脸上却装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我也想收起来,可是我兄弟不答应啊!”

“谁不答应?”钱宝清张开手一脸惊奇地问,心里却纳闷,这哪儿来的你兄弟。

老林用力的一挺,然后对钱宝清说:“就是它啊。”

早上七点。

老林准时醒来了,在监狱里天天都是7点起床,多年以来已经形成了习惯。

钱宝清还在熟睡,两人是干柴烈火,一晚上疯狂大战,钱宝清竟然要了三次,差点把老林这把老骨头给累散架。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疯狂过了,老林感觉自己一夜之间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看着熟睡中钱宝清嘟起的小嘴,老林忍不住亲了一下。

钱宝清一个翻身,露出了雪白的背部,嘴里嘟囔着:“别闹,让我再睡会。”

老林笑了笑,也不再打扰她,毕竟昨晚折腾了整宿,索性起床了。

回到城中村楼下,正好遇到了晨跑回来的赵玉梅,扎着个马尾辫,一身运动装,俏丽的脸蛋上还有几颗晶莹的汗珠。

还别说,穿运动装的赵玉梅看起来是那么的健美、活泼。

赵玉梅看到老林有些害羞,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昨天的事,随意打声招呼就回房了。

老林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摩挲着下巴。

上午,老林闲着没事,就跑到了便利店里,准备把一万块的奖兑了。

经过一夜浇灌,钱宝清犹如雨后的新芽,显得特别娇艳。

怪不得说女人就是要经常滋润,效果还可以美容。

见老林来了,钱宝清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娇羞地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忙着给别人兑奖了。

老林只觉得钱宝清俏脸含笑,媚眼含春,虽然在忙,却又时不时偷看一眼,发现视线对上,又害羞地别开脸。

那神情不像是一个36岁的少妇,倒像是一个刚谈恋爱的花季少女,看的老王心怦怦直跳。

暗想,这女人还真是,上过了和没上过变化也太大了,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想什么呢?快过来吧!”

钱宝清终于忙完了,眼瞅着老林正痴痴的盯着自己看,不由得又是开心又是害羞。

老林笑着上前,将奖券递给钱宝清,趁钱宝清接奖券的时候,一把握住她柔软的小手。

“当然是在想你啊,嘿嘿!”

钱宝清没料到老林会这么直白,还抓着自己的手,脸上一红,白了他一眼。

“哼!我信你个鬼!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得手了就不管不顾了,哪里还会想我。”

“冤啊!你这话咋说的!我真的是一直在想着你啊!”老林急忙辩解。

钱宝清娇嗔地抽回自己的手,一边拿着奖券登记,一边说:“那你今天早上走那么早,走的时候招呼也不打一声,害我……哼!”

老林这才知道钱宝清为什么会生气,笑了笑:“我还不是看你昨晚被折腾地太累了,才舍不得叫醒你。”

钱宝清登记完了,抬头看了老林一眼,心里满满的感动,脸上开始露出笑意来。

“算你还有点良心,怎么样?奖金是要现金还是打卡里。”

老林想了想,心念一动,“反正现在也用不到什么钱,你给我5000吧,剩下的你帮我保管。”

“你就那么相信我,不怕我花掉?”钱宝清顿时一喜。

老林笑了笑:“这有什么不放心的,就这点钱,你还看不上。更何况,一夜夫妻百日恩,是吧……”

“你呀,就是没个正行!”钱宝清白了老林一眼,心里却很高兴,“行吧,那我先替你保管,要的时候就来找我。”

老林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以后时不时的可以找借口没钱花,堂而皇之的登门,然后理所当然的做一些爱做的事。

接过钱宝清递过来的现金,老林正想继续调戏一下,就发现电话响了,拿出一看,却是孙苗苗那个美少妇,顿时心里一喜,借口物业有事,离开了便利店。

跑开一段距离,直到看不见便利店了,这才拿出手机,又重新拨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就听见孙苗苗嘤嘤的哭声,那哀怨凄惨的声音,让老林顿时急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喂,林小姐,你怎么了?怎么哭了?”老林紧张的说道。

“我还以为你不接我电话了。”孙苗苗抽抽噎噎的说。

老林顿时如释重负,陪笑道:“哪能啊!刚才正好有点事,所以没有及时接,我这不打过来了吗?你就为这事哭啊,嘿嘿!”

“你还笑,你不接电话我才不会哭呢?”孙苗苗有些急了。

“那是为啥啊?”老林隐隐约约觉得事情有点不妙了。

“还不是王强,他不是人,他自己那里不行,就变着法的凌辱我,我现在全身上下全是伤,痛的要死,你快来救我。”孙苗苗说完,哭得更厉害了。

老林最见不得女人哭,何况孙苗苗还是跟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听说她受了伤,更是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插上翅膀飞到她面前。

“你等我,我现在就过来。”撂下这句话,老林撒腿就往孙苗苗家里跑去。

到孙苗苗家门口时,老林已经气喘吁吁,满脸大汗。

喘匀了气,老林急忙按响了门铃。

孙苗苗很快的就开了门,老林见她满脸泪痕,浑身上下就披着一条宽大的浴巾,将那娇美的身子紧紧裹住,顾不得欣赏了,赶紧上前将门关上。

正要说话,没想到,孙苗苗一见到老林,眼泪就流下来了,忍不住扑入他怀里。

“老林,你终于来了。”

老林赶紧扶住孙苗苗的双肩,焦急的问:“快,快给我看看,他打你哪里了?”

孙苗苗擦了眼泪,满脸的哀怨:“你自己看吧!”

说着,孙苗苗就紧咬红唇,闭上眼睛,将浴巾的结扣打开,只见浴巾在她光滑的身体上慢慢滑落,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

没想过想孙苗苗这么完美的身子,竟然会有男人舍得下手,而且还下这么重的手!

孙苗苗原本雪白光洁的身子上,如今遍体淤痕,红白相间,那一道道皮带般大小的淤痕,布满了整个身子。

从脖子上开始,原本雪白的柔软,平坦的小腹,玉柱般的大长腿以及平滑的后背,无不伤痕累累。

只一看,老林就觉得怒火中烧,真想厨房拿一把菜刀出来,砍了王强那双充满罪恶的手,可惜王强现在不在。

“砰!”怒气难消的老林,狠狠的一拳砸在门口的鞋柜上。

“我要杀了他!”

此时的孙苗苗却显得异常平静,已经不哭了,眼泪也擦干了,但一双红肿的眼睛却巴巴地看着老林。

听到老林说要杀了王强,孙苗苗眼睛里透出一丝惊喜,有些不确定的问:“你,你为了我,真的,真的愿意杀了他。”

“愿意,这种人必须杀。”老林直直看着她,眼睛里满是真诚和坚毅。

老林可以容忍王强的侮辱和嘲讽,甚至被打,但是看到喜欢的女人被王强伤害成这样,老林真的忍不了,也许是一个男人就忍不了。

孙苗苗满是欣慰地紧抱着老林,眼泪又止不住的流。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这样对她,哪怕是跟了8年的王强,也不曾真正用心的对她,只是想要玩弄她的身体,玩弄她的感情。

王强给她的,只有欺骗和伤害。

但这个老林,见面都没几次,要不是修空调时阴差阳错和他有了肌肤之亲,两个人可以说没有任何交集。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在看见自己受到伤害的时候,愿意为自己出头,甚至是杀人。

孙苗苗真的很感动,流出的眼泪,也不是因为难过,而是高兴。

“谢谢你,老林,真的谢谢你,但我不要你为我去杀人,我只是想要摆脱这种日子,只是想要报复王强。”

老林轻轻的拥着孙苗苗,不敢太用力,怕不小心触碰到她的伤口。

听到她的话后冷静了一下,也觉得自己冲动了。

想到王强的嚣张跋扈和心狠手辣,老林坚定地说:“好,我听你的!一定要报复,有朝一日我也要他尝尝痛苦的滋味!”

“嗯。”

“孙小姐,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吧。”老林看了看孙苗苗的伤痕,很不忍心。

“不去!打死也不去!我这个样子去医院给人看笑话么?”孙苗苗倔强地摇头。

老林点了点头,暗想,孙苗苗这种伤,去到医院还不得被人看光光。

要是被人闲言碎语的乱说一通,孙苗苗还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可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伤这么重……”老林还是很担心。

“没事的,我有药膏,这不有你在么。”孙苗苗挤出一丝笑容。

“王强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他一不行,就想着法子折磨我,他说这样会更刺激,也可能是那天受到了你的刺激,总怀疑我跟你有什么,所以这一次出手特别狠。”

老林想不到王强终究还是怀疑上自己了,这事儿多半是因为自己……

不由得爱怜的抚摸着孙苗苗的秀发,长叹一口气。

“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来,把药膏拿出来吧!我帮你搽药。”

“干嘛呀!我又没怪你。”孙苗苗轻轻拍了他一下,从抽屉里拿出药膏来。

孙苗苗把药膏递给老林,就躺在沙发上。

老林看了看,药膏有点像百雀羚,具有化血祛瘀的功效。

他挤出一些擦在手掌心,感觉凉凉的,很是舒服。

老林将药膏搓匀,从孙苗苗的脖子开始,小心翼翼的涂抹在伤痕上。

伤痕虽密,但是皮带抽的,倒没有伤筋动骨,所以看起来恐怖,但是都是外伤。

凉凉的药膏和老林火热的手掌形成强烈的对比,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从身体上传来,孙苗苗忍不住轻哼一声,不由得咬紧嘴唇。

老林生怕弄痛孙苗苗,手法更加轻柔,抹到胸口的时候,老林发现孙苗苗的柔软已经胀大了起来,两粒骄傲地挺立着,似乎想要迎接他的恩宠。

老林差点就想去逗弄那两粒了,某处开始蠢蠢欲动,但顾忌到孙苗苗的伤口,老林尽力忍住自己内心的渴望。

在老林的手法下,孙苗苗感觉全身好像有几万只蚂蚁在身体上爬行,那种痒入骨髓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开始哼哼,俏脸也变得通红,两腿纠缠在一起,身子已经不住的摆动起来。

看着孙苗苗的身子犹如一条眼镜蛇,修长的美腿好像两个相爱的人,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老林激动地双手发抖,要不是孙苗苗身上有伤,他敢肯定,自己早已扑上去,尽情的享用眼前这个美少妇的玉体了。

双手滑过平坦的小腹,来到大腿根部,老林又是心痛又是气愤。

王强这个王八蛋,竟然连这么娇嫩的地方也不放过!

望着快要到达溪谷的伤痕,老林颤抖着将双手在溪谷的旁边轻柔的抹了上去。

孙苗苗猛地身子一挺,仰起头来,嘴里重重的吸了一口气,身下已经有了强烈的感觉。

“老林……老林……”

“怎么了,弄痛了吗?”老林见孙苗苗已经起了反应,强行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关切的问。

“没有,我好难受……身上好痒啊!”孙苗苗止不住的娇喘。

“啊!那怎么办,哪里痒啊!”老林呆了呆,不解的问。

孙苗苗喘着粗气,猛地一把拽住老林就往他身上蹭。

“我,我要忍不住了,我那里好痒,我要,我现在就要……”

老林愣了一下,没料到孙苗苗的需求会强烈,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有了兴致。

虽然他也很激动,早就想上了,可如果是在这种情况下,和孙苗苗颠鸾倒凤,他自己倒是没什么,可孙苗苗现在满身是伤,过程中难免会触碰到伤口,只怕会老伤添新伤。

所以尽管老林被孙苗苗拽住了,还是双手撑住沙发,尽力隔开身体,避免自己触碰到她的伤。

“孙小姐,虽然我也很想,但我现在不能不管你的伤,我不能这么自私。”

望着老林坚定的眼神,孙苗苗很感动。

她都已经这么主动了,要是王强,他才不会管自己有没有伤,先满足他自己的需求再说。

可是老林没有,尽管他现在也很想要,这点从他鼓胀的下面就可以看出来了,但老林还是忍住了。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而不是顺势和自己发生关系,这一点足以证明,老林是真的很在乎她。

孙苗苗轻轻抚摸着老林的脸,仰头主动在他嘴上亲了一下,深情地说:“谢谢你!老林,没关系的,我们可以换个姿势来。”

老林顿时一愣,略有些迟疑:“什……什么?换个姿势?”

“嗯!从后面来……”

孙苗苗神色娇媚地点头,嗔道:“怎么,你不喜欢?”

其实老林一直都是很传统的,从后面……这种方式老林还真是没试过,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或许……可以试试?

原本老林就对这种新奇的姿势跃跃欲试,现在孙苗苗主动提出来,老林顿时喜不自胜。

上回在最后关头被王强打断,让老林难受的不行,这会儿正火热着,如果能用后入式,跟孙苗苗身体接触的少,自然是要好很多的。

而且更关键的是,孙苗苗全身上下唯一一处没有伤痕的地方,就是臀部,也不知道王强为何偏偏放过了这里。

想到这儿,老林连连点头:“喜欢!当然喜欢了!我还没试过这种姿势,一直都想尝试。”

孙苗苗不敢置信地看着老林,不禁笑道:“不是吧!那我岂不是可以认为……这是你的第一次?哈哈!快起来!把你的第一次给我!”

老林急忙从沙发上爬起来,看着孙苗苗风情万种地起身,冲他抛了个眉眼,顿时觉得魂魄都要被孙苗苗勾走了,呆滞地看着她。

孙苗苗舒展着身体,将双手轻柔地搭在沙发靠枕上,然后两腿分开跪在沙发垫上,压低了腰身,弓着身子,胸前巨大的柔软几乎要贴在沙发垫上了。

那处的风光,全部暴露在他眼底,实在是美不胜收!

老林看着孙苗苗的动作,犹如被高压电击中了一般,傻傻站在那儿,嘴角边还挂着一丝口水。

孙苗苗回过头来,见老林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娇笑道:“傻愣着干什么?”

“太美了……真的太美了……我、我都不知道要从何下手。”

“噗嗤……”孙苗苗忍不住笑出声来,对老林的回答非常满意。

但内心的渴求也越来越旺,只希望老林能快点进入自己,填满自己。

孙苗苗反手掰开自己,娇媚地邀请:“来啊!现在知道要怎么下手了吧!”

老林盯着她的身体,明显已经有了强烈的反应,还做出这样的姿态,简直……

太震撼了!

这个时候老林怎么可能还忍得住,三两下就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了,两眼冒火的看着孙苗苗,拍拍她的翘臀,深吸一口气,猛地往前一冲。

孙苗苗浑身打了个颤,忍不住迎合起来,上下扭动着。

这就是少妇和少女的区别,少女基本都是要男人主动,男人要想发泄,就得想尽法子,拼尽全力才能让自己尽兴。

但是少妇却知道怎么做才能让男人节省体力,而且更让男人高兴。

这点上,孙苗苗无疑做的很到位。

一场酣战,如同狂风暴雨般肆虐,孙苗苗的身子抖个不停,一种飞入天空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喷发。

感觉到孙苗苗已经达到巅峰,老林哪里肯放,急忙抓着她的细腰,一阵狂冲,终于达到了顶点……

孙苗苗依偎在老林怀里,轻抚着他汗湿的脸,动情地说:“老林,你可真厉害啊!”

老林把玩着孙苗苗峰顶的嫣红,笑了笑:“你舒服就好,只要你喜欢,我就是死在你肚皮上都行!嘿嘿……”

“讨厌!我才舍不得呢!”孙苗苗的脸红了,娇嗔着拍了他一下。

“要是以后每天都能和你在一起多好,只可惜……”

“可惜什么?”老王疑惑地歪头看她。

孙苗苗无奈地叹气:“王强他……”

一听到王强,老林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看着孙苗苗身上的伤痕,拳头越握越紧。

“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报复他!我可咽不下这口气!最好是搞得他身败名裂、倾家荡产、妻离子散!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

“只有这样,他以后才不能欺负你了。”

听到老林这么说,孙苗苗眼神亮了亮:“我……我想到了!“

“你想到什么了?”老林好奇地看着她,也有些兴奋起来。

“我虽然没见过王强的老婆,但是他曾经说过,以前他也只是个打工仔,只是被董事长的女儿看上,才有了这样的运道。因为他老婆是独生女,所以王强娶了她,也就顺带继承了她家所有的生意和财产。”

孙苗苗顿了顿,又道:“王强曾经不止一次跟我说要结婚,要把那个又矮又胖的老婆离掉,只是那个女人很聪明,一直没有签股权转让书,所以,王强名义上是董事长,实际权力全还在那个女人身上。”

老林听得云里雾里,忍不住插嘴:“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跟咱们的计划有什么关系?”

孙苗苗白了老林一眼,嗔道:“那又怎样?你呀你!你说如果他老婆发现他和别的女人上床,会不会将他扫地出门?再者,被他老婆发现后,他应该不敢再来骚扰我了吧!”

“那你呢?就不怕他狗急跳墙?”

孙苗苗忍不住啧声:“你傻啊!那个时候他老婆正在气头上,当然是想要好好收拾他,我只要见好就收,赶紧溜,让他们自相残杀去,哪儿还有我什么事儿!”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老林神色一亮,拍手叫好。

随即又脸色一暗,满脸沉思:“可是……要怎么让他老婆发现王强跟别的女人上床呢?”

孙苗苗自信地仰起头:“偷拍!”

老林猛地一拍腿,兴奋地说:“对!偷拍!好主意!咱们可以把偷拍的视频传到网上,现在网络这么发达,网友们又喜欢八卦,到时候还怕他老婆注意不到吗!”

孙苗苗笑着点头。

“可是,我们要怎么偷拍?偷拍的对象又是谁?”老林想了想,突然激动地站起身来,指着孙苗苗颤抖着说,“孙小姐……难道、难道你是想……”

孙苗苗神色凝重地点头:“没错!我已经受够了他!不能再继续忍受下去了!”

她咬了咬唇,眼神很坚定。

“我想在家里装上监控探头,等他下次来的时候,拍下他的丑态,然后……”

“不行!绝对不行!我不能让你陷入这样的危险!这样对你的牺牲太大了!我坚决不允许!”老林激动地抓着孙苗苗的双肩。

孙苗苗定定看着老林,沉声道:“难道……你希望我继续过这样的日子吗?”

老林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当然不希望!”

“那就行了,反正我的身子也被王强看过无数遍,没必要立什么贞节牌坊。只要能让他得到报应,我也不在乎了!”

“到时候拍下他的视频,然后多做一点技术处理,让别人看不出是我就行了。”孙苗苗忽然变得非常平静,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却莫名地让人心疼。

“可是……”

老林还是不舍得就这样牺牲孙苗苗,想要再劝,却又想不出更好的法子。

“没什么可是,就这么决定了!”孙苗苗望着老林,“我只希望,经过这件事后,你不会就这么忘了我,不理我。”

“我不会忘了你,更不会不理你!”

“那就好,我相信你。”孙苗苗仰头看着老林,忽然脸色一红,把头埋进老林怀里,娇滴滴地说,“我……我又想要了,你……”

老林哪里会拒绝这种要求,将孙苗苗横抱起来,扔到沙发上,急切地扑了过去……

从孙苗苗家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老林没有留宿,虽然孙苗苗也希望他能留下来,但考虑到她本就有伤在身,还得好好养着,老林这才狠心离开。

走的时候,孙苗苗给了老林一万块钱,说是买监控设备的。

老林起初怎么也不肯要,但孙苗苗坚持要给,老林也推脱不了,这才收下。

其实老林心里明白,孙苗苗是知道自己的收入不高,所以才非给他的。

回家的路上,老林想起和孙苗苗激情的场景,当她娇滴滴的叫他老公的时候,老林就止不住的得意。

想不到短短几天时间,就把梦寐以求的女神给征服了,而且还顺带把钱宝清也睡了,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人走运的时候,真是什么都有如神助!挡都挡不住啊!

老林的脑海里华国性感妖娆的孙苗苗,温柔可人的张素芬,成熟丰满的钱宝清,最后是……清纯的赵玉梅。

一想到赵玉梅,老林就不由地一怔,随即咧嘴一笑,要是能把赵玉梅也睡了,那可真的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喽!

“救命……救命啊!”

突然传来的救命声打断了老林的遐想,他呆了呆,发现声音是从前面的杂草丛中传出的。

这片草丛是回城中村的必经之地,早就听说被开发商拍下来了,可一直都没动工。

这片杂草丛挨着城中村,杂草丛生,比人还高,村里住的人三教九流,早些日子,这里还发生过一场命案,至于抢劫强奸这类的,更是时有发生。

所以村里的人几乎都不会在晚上九点后经过这里,有其是单身女性,就算要经过,也都是三五成群,要么就是打滴滴回来。

像老林这种经常半夜三更才回来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毕竟他一来没钱,二来他也是几十岁的人了,又坐过牢,等闲人也不带怕的。

不过今天可不一样,老林兜里还揣着今天孙苗苗给的一万块钱呢!

早知道就学那些年轻人转微信了!

所以这会儿听到有人呼救,老林就有些紧张起来。

“啊……走开!别碰我!救命!救命啊!”女人的呼救声又传了出来。

是赵玉梅!

老林蓦地脸色大变,这回他听清楚了,难怪刚才就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可是她怎么会这么晚还出现在这儿?

“哈哈哈!你喊啊!喊啊!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嘿嘿!你就乖乖地听话,让我们高兴高兴,兴许我们还能放了你,要不然……就别怪我们对你先奸后杀!”

一个阴阳怪气又充满戾气的男人声音传来。

“就是!给老子闭嘴!这么晚了还在这儿游荡,还穿的这么勾人,摆明了就是想被上,这会儿装什么纯!赶紧把衣服脱了!让我们哥俩爽一把!”

“不要过来!我……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啊……救……唔唔唔……”

老林顿时心急如焚,听这声音,歹徒有两个,他一个老头子,贸然冲上去怕是不妥!

只怕到时候救不了赵玉梅,反而自己也会被恼羞成怒的歹徒伤害,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儿,老林蹑手蹑脚地摸过去。

借着月光,老林看到杂草丛中有三个人影,一个瘦高个的男人从身后紧紧抱着赵玉梅,死死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呼叫。

另一个矮胖的男人正在解赵玉梅身上的白衬衫,她今天穿的很少,上身就一间衬衣,下身是一条黑色短裙。

赵玉梅拼命挣扎,奈何始终挣脱不开。她毕竟是个弱女子,又怎么会是两个成年男人的对手。

“哗啦”一声,那个矮胖男人不耐烦的抓住赵玉梅的衣领猛地一扯,衣服瞬间变得四分五裂,露出白色的无肩带胸衣。

那人双眼放光的抓着裙子用力一扯,将裙子扯到膝盖以下,露出一条窄小的黑色小布片。

赵玉梅只觉得身上一凉,知道衣服已经被他们扯破,裙子也被扯到了膝盖,等待她的就是被这两个歹徒轮的命运,更加激烈地挣扎起来。

“啊……”

老林一听,整个心都被揪住了似的,忍不住就像要冲出去。

可是此时敌众我寡,力量太悬殊!

他忍不住使劲抓头皮,想要赶紧想出一个能安全救出赵玉梅的办法。

“哎呦呦!真是极品啊!瞧瞧这嫩豆腐似的,摸起来又软又滑,还是个处呢!咱们可走了大运了!嘿嘿嘿……”

矮胖男人双眼放光的盯着赵玉梅的身体,伸手在那白玉般的大长腿上来回抚摸,忍不住称赞。

“磨蹭什么呢!死胖子!还不快上!小心一会儿来了人就凉了!赶紧滴,你不上我上了!”

瘦高男人重新捂住赵玉梅的嘴,看到她那性感的身体,早就心痒痒了,恨不得一把踹开那个胖子,自己将美人推入草丛中享受一番。

“嘿嘿!别急嘛!我这就上,一会儿就轮到你了!”

矮胖男人猥琐地笑着,舔了舔唇,朝赵玉梅伸出手……

老王急得原地转圈圈,目光扫到地上的石头,突然灵光一闪,抓着石头就朝不同的方向扔出去,然后跑出去大叫起来。

“老王!小李!人在这儿,快来!别让这两个男的跑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那两个男人懵了,一看老林是个老头,恼怒地冲上去就要揍他,这个时候,两块石头一左一右落了下来,正在他们不远处。

想起刚才这老头喊的老王和小李,两人顿时就慌了,扯上裤子撒腿就跑。

尽管舍不得快到嘴的肥肉,可他们本就做贼心虚,要真的被人给抓住,可就太不划算了!

挨一顿打那都是小事,抓紧去坐牢就不好玩了。

赵玉梅也懵了,满脸泪痕地仰躺着,根本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有人冲出来救她,而且这个人还是老林,情绪崩溃之下,竟然眼前一黑,晕了……

相关文章:

爱情小说 一念成婚闪婚娇妻哪里逃 免费阅读

给男友喂自己胸/车里干了起来:漂亮小姨

一顶尽根而入~分手后的放纵by东君

疯狂的在她体内撞/第一次进不去堵着很疼怎么办

手指伸进 湿润的花蕊吐着|按着强行进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