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暖婚微微甜小说在线列表全文章节目录

2021-09-02 08:54 · 新商盟

“哦,对了。”林仪状似无意的说道:“今天我去你家,看到你家里有一个女人,她是谁呀?”

“哦,你没问她吗?”君子谦向后舒服的靠在椅背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问了呀,她说她是你的员工,你让她去帮你拿东西的,是吗?”林仪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这个男人英俊的有些过分的脸,想要从中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君子谦闻言不禁放大了脸上的笑容,说道:“没错,她说的对。”

林仪还想说什么,君子谦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她只得闭了嘴,君子谦接起电话嗯了一声,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只是看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期间还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林仪不由的开始心虚起来。

“出什么事了?”待君子谦挂了电话,林仪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君子谦一边起身拿起椅背上的外套,一边回了一句:“家事。”便拨腿往外走。

“子谦?”林仪站起身追了两步,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君子谦转身跟她说了一句:“我是这里的会员,服务员会直接从卡里划钱,你可以再坐一会儿,回去的时候自己打车,注意安全。”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林仪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气恼的跺了跺脚,什么要紧事,竟然把她自己扔在这里,这么热的天竟然让她自己打车,她才不要坐出租车,出租车里臭死了。

而别一边的君子谦一边飞快的起动车子,一边又将刚刚的电话拨了回去:“怎么不早说?为什么现在才打电话?”语气冷漠,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焦急。

等对方说完,他回了一句:“知道了。”便将手机扔到了一边,加大油门,绝尘而去。

君子谦找到林飒的时候,她正抱着肩膀蜷缩在公园的长椅上发呆,此时天色将暗,晚夏的风也有了些许的凉意,但是她还是一动不动的坐着,她无处可去,除了豹哥那里,她在这个城市没有家,她也不敢随便离开,因为她清楚,以君子谦的手段,想要找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她也不敢回别墅去,因为不知道那个女人走了没有。

当君子谦看到那个单薄的身影时,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这个女人,从听到王管家说她离开别墅那一刻开始,他的心就一直提着,他怕她又回到豹哥那里,怕她落到刘征的手里,没想到找来找去,她竟然就在离别墅不远的小公园里。

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下巴支在膝盖上,一双大眼睛望着地上,却没有焦距,周身笼罩着一股淡淡的孤单和落寞。

君子谦走过去,将手中的外套轻轻的披在了她的肩上,她似是吓了一跳,激灵了一下,抬头看到君子谦,条件反射似的立刻站了起来,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的低下了头。

“为什么自己跑出来?”君子谦的声音出奇的冷。

“怕你的未婚妻误会。”林飒不知为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还有一些气愤,他既然都已经有未婚妻了,那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留下呢?难道不怕人家误会?就算他不怕,她也怕啊,她可不想破坏别人的感情。

君子谦着着她面无生气,嘴唇轻抿的样子,难得起了逗弄之心,他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托起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轻声问道:“怎么?吃醋了?”

林飒闻言,一开始没有明白,当她看到君子谦嘴角那一抹戏谑的笑意时,才反应过来,忙不迭的摇头否认:“没有,没有,我怎么会?”

见她这么急的否认,虽然是意料之中,君子谦的心中竟然不知为何也有了一丝不快,或许,男人,都希望所有的女人都为了自己争风吃醋吧。

君子谦的手不禁力道变得大了一些,收起唇角的笑,问道:“那你怕什么?”

“怕影响你们的感情。”林飒被捏的皱起了眉头,却也不敢挣脱,她心里觉得很憋屈,为什么自己之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到了这个男人这里就发挥不出来了呢?

“呵,感情?”君子谦闻言冷笑一声,一把甩开林飒,头也不回的走向路旁的车子。

林飒被甩的一个趔趄,扶住了旁边的长椅才没有摔倒,她直起身来,看着那个大步向前走的男人的背影,心中纳闷,她说错什么了吗?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君子谦走到车子旁边,回头看林飒没有跟上来,便冲她喊了一句:“还愣着干什么?回家!”

“哦哦。”林飒应了一声,赶紧小跑了过去,不知为何,她的心情突然有些雀跃,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家了,刚才这个男人竟然跟她说回家,这使得她的心一直都暖暖的。

回到别墅,王管家早早的等在了门口,君子谦路过他的身边,看也没看他一眼的说道:“扣一个月工资。”

王管家当然知道是为什么,没有任何疑义的低头称是。

林飒猜到肯定是因为自己跑出去半天没有回来,才连累了王管家,她停下来对他说:“对不起啊王叔,都是我不好。”

“没有,没有,不关您的事林小姐,是我没有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王管家没想到林飒竟然会跟他道歉,对这个姑娘更是另眼相看。

“回房!”君子谦不耐烦的叫了她一声,便率先上了楼梯。

林飒偷偷的吐了吐舌头,赶紧跟了上去。

回到房间,林飒鼓足勇气,跟君子谦说了刚刚在外面坐了半天所做出的决定:“那个,我可不可以出去工作?”

君子谦看她一眼,并不奇怪她的这个想法,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理由。”

“我还年轻,我想要去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不想每天这样待在家里,不开心。”林飒有些紧张的低着头绞手指,但还是大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君子谦走过去站在林飒身前,她比他要矮二十多公分,此时地她低着头,他只能看到她毛茸茸的头顶,一股清新淡雅的味道萦绕在他的鼻端,使得他不由的心神一荡。

“你别忘了,你是自愿留下来以身抵债的,你的工作就是让我开心,而不是你自己怎么开心。”君子谦适时的提醒着她。

“可是,我不开心,怎么让你开心呢?”林飒抬起头,眼巴巴的望着他。

“哦,好像也有点道理。”君子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那你同意了?”林飒一时激动,双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胳膊。

手臂上传来的温润触感使得君子谦再也不想压制自己的欲望,一手抬起她的下巴,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磁性而魅惑的说道:“不一定,看你表现如何了。”

林飒感觉到耳边那一抹温热,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心脏怦怦直跳,“你……你要做什么?”

她的表现让君子谦明显不悦,他微蹙了一下眉头道:“当然是讨债,别忘了你的职责。”

林飒闻言抬头看了君子谦一眼,又快速的低了下去,她双手不自觉的揉搓着腰间的裙带,一边嗫嚅道:“我,我可以帮田阿姨做饭和打扫卫生,我什么都会做的。”

“那些不用你做,你只需要伺候好我就可以了。”君子谦已被她耗尽了最后一点耐心,一把将她拉过来,按倒在大床上。

林飒慌了,一边用力的推拒,一边说道:“你已经有未婚妻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话音一落,林飒立马感觉到周身的空气似乎冷了好多,冷的她忘记了挣扎,抬眼望向君子谦,发现他的深邃双眸中暗波涌动,充满了危险的气息,林飒不由的打了个激灵。

“如果你不想坐牢或者回到刘征那里的话,你最好管好你的嘴,不要再让我听到未婚妻这三个字。”君子谦口气很冷,未婚妻三个字说的很慢,一字一顿。

林飒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她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他的这个未婚妻这么忌讳,每次一提起来就会生气,既然不喜欢为什么又要谈婚论嫁。

君子谦并没有留给她过多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手上一个用力,直接扯开了她胸前的衣襟。

“啊——”胸前的微凉让林飒回过神来,她用双手紧紧护住胸口,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被扯坏的裙子,满眼的婉惜。

“怎么了?喜欢?”君子谦将她的双手拿开举过头顶按住。

“才穿一天。”林飒有些难耐的扭动着身子,她不敢过度挣扎,怕又惹怒了身上的男人。

“不用可惜,喜欢的话,再买就是,一百条,怎么样?”

林飒浑身禁不住的颤栗,陌生而又熟悉的酥麻感觉侵袭着她的意志,“一、一百条?”那么多,到底是拿来穿的,还是给他撕着玩的?

想到这里,林飒感觉脸上一阵发烧,她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呢?

君子谦似乎读懂了她的想法,难得的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放心,不可能天天撕,得换着花样来。”

林飒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个男人是蛔虫吗?为什么她在想什么都能知道。

看着她窘迫的样子,君子谦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专心点。”

林飒不敢再想其他,也无暇再想其他。

直到被折腾着筋疲力尽,昏昏欲睡,君子谦才放过她,在睡过去之前,她只来得及想,他好像很满意的样子,那么她工作的事情,应该没问题了吧。

第二天早晨,林飒醒来的时候君子谦已经不在房里,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浴室洗了个澡,才想起昨天的裙子被撕坏了,那她要穿什么呢?

她裹着浴巾,打开了房间内巨大的衣柜,想着要不先找君子谦一件衬衣穿一下,可是,就在她打开柜门的那一瞬间,彻底傻了眼。

满满的全部都是裙子,各式各样的裙子,衣柜分上下两层,挂的整整齐齐,各种款式,各种颜色,她粗备的数了一下,真的有一百件,只多不少。

而衣柜的最下层隔断,则是摆了各种与之相配的鞋子,中间的抽屉里,是各种成套的内衣。

林飒越看越吃惊,他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之前就准备好了?不应该啊?难道他可以未卜先知?

“扣、扣、扣。”突然传来的敲门声才使林飒回过了神,她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浴巾,才问道:“是谁?”

“林小姐,您起来了吗?少爷在等您用早餐。”门外传来了田管家的声音。

“哦哦,好的,我马上出来。”林飒赶紧从成排的裙子里挑了一件比较简单利落的直筒裙,配了一双平底鞋。

其实她还是不太习惯穿裙子的,必竟这么多年没有穿过,不过这下好了,一下子弥补了她多年的空缺。

林飒迅速穿戴整齐,打开了门,冲着等在门口的王管家甜甜一笑叫道:“王叔。”

“哎,林小姐,您跟我来。”王管家一脸慈祥的笑,他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姑娘了。

林飒来到餐厅,看到君子谦正坐在餐桌旁翻看最新一期的财经杂志,今天的他依然穿了一件黑色带暗纹的衬衣,显得低调而又华贵,正好与他白皙细腻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睿智而又神秘,就那么的随意一坐,就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尊贵之气。

林飒看的不由的呆了,这个男人太优秀,太高高在上,一个不小心就会沦陷,她要时刻提醒自己守好内心防线,他这样的男人,不是自己能够招惹得起的。

君子谦从杂志上收回目光,看了林飒一眼,道:“坐下吃饭,发什么愣?”顺手将杂志放到一边,拿起了刀叉。

林飒心说难道这是专门在等自己,颇有点受宠若惊的赶紧坐下吃饭。

君子谦一边往面包上抹黄油,一边打量了林飒一眼,唇角勾了一下,意味不明的说:“这件裙子也不错。”

正在喝奶的林飒呛了一下,差点吐出来,她总感觉他的话里有话,耳朵又不由自主的开始发烧了。

她掩饰性的咳嗽了两声,才开口问道:“那些裙子你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今天早上。”君子谦咬了一口面包,含糊的说道。

“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林飒想不通。

“你睡的跟哼哼一样,怎么可能知道。”君子谦很是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说道。

“噗——”

这下林飒是真没忍住,直接把奶吐了出来,哼哼?你直接说猪不就好了?

由此,她又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男人,不仅高不可攀,连脑回路也异于常人。

君子谦很是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拿起餐巾擦了一下唇角,便站起身向外走去,边走边说了一句:“想工作的话,就跟上。”

林飒的心情是雀跃的,她脸上挂着大大的笑,跟在君子谦身后,连脚步都是轻盈的。

君子谦走到车边,一转身,便看到了那张明媚的脸,她整个人被笼罩在清晨的阳光下,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欢快的气息,她的大眼睛里闪着光,甚至连小巧的鼻尖都反射着莹莹的光,本来饱满的樱唇此刻咧的大大的,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君子谦突然觉得很放松,仿佛有一束温暖明亮的光,倏地照进了那块隐密,黑暗,而又寒冷的地方,那种感觉太过美好,美好的让他想要紧紧的抓住那束光,再也不松手。

林飒走到车边,想要开门上车,却发现君子谦在愣愣的看着她,大大的笑突然便有些尴尬地僵在了唇边,她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收回了咧开的嘴角,极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眼睛有些心虚的四下乱瞟着。

林飒的内心很忐忑,她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惹到了这位尊神,但是看他的脸色又不像是生气,突然,她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眼睛里又闪过一道光。

她小跑着绕过车头,到了君子谦那边,特别狗腿的为他打开了车门,努力保持着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声音甜甜地说道:“君总,您请上车。”

君子谦回过神来,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坐进了驾驶位,有一丝好像叫做失落的感觉,慢慢的划过了他的心,他也不确定,因为,已经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他以为他的心已经坚硬如铁,可是,刚刚,他明明感觉到了柔软,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卸下防备。

林飒见君子谦没说什么,暗暗的呼了一口气,赶紧跑到另一边坐在了副驾驶。

车子在郊外的公路上奔驰,路两侧的高大白杨树嗖嗖地向后倾倒着,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车内的气氛有些微妙,林飒渐渐的感觉有些不自在,双手又不自觉得的开始揉搓腰间的流苏。

君子谦看了她一眼,唇角一勾,似是随意的问道:“想做什么工作?”

听到君子谦说话,林飒感觉车内的气压一下子减轻了不少,她侧了侧身子,面向他说道:“你说吧,我听你的。”

君子谦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这么乖?”

林飒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必竟这十年来,她唯一做过的就是偷东西。

“那就做我的贴身助理吧。”君子谦感觉还是将在放在自己的身边放心些。

“啊?这不太好吧?”林飒的心里很是抗拒,她才不要时刻跟他在一起好不好?

“你不愿意?”君子谦的语气突然有些冷。

“不是不是。”林飒连连摆手,“我只是觉得这样影响不好。”

“说说看。”正好遇到红灯,君子谦停好车,转过身看着她。

林飒不敢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太过深邃,一不小心就会被吸进去,她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口水,说道:“你看,我一没学历,二没工作经验,上来就做你的助理,而且什么也不懂,会被人说闲话的。”

“哦?说什么闲话?”君子谦突然来了兴致。

林飒腹诽,你一个堂堂大总裁,竟然也这么八卦,不过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老老实实的说道:“别人肯定会误会咱俩有什么特殊关系的。”

“误会?这难道不是事实吗?”红灯结束,君子谦重新启动车子,却也不忘调侃她。

林飒有些吃瘪,虽说是事实,她也不想让别人知道啊。

“可是,这样对你影响也不好吧?”林飒试探着问道,虽说他是总裁,但是,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也是要以身作则的吧。

君子谦呵呵一笑,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女人有时候其实挺聪明的。

“那你想做什么?”君子谦其实很想把她放在身边,但是现在似乎真的不是时候,刚刚是自己冲动了。

“要不,你让我去设计部吧。”林飒想了想说道,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君恒集团似乎有涉及到品牌服装这一领域。

“设计部?理由。”君子谦有些奇怪,众所周知,设计部可是最累的一个部门,经常加班加点,他原本以为她想要出来工作,只不过是觉得家里闷,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因为喜欢啊,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设计师,因为我特别喜欢漂亮的衣服,梦想着有一天,我可以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那一定美极了,妈妈给我买来了各种材料……”

林飒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她有些恍惚,那些曾经美好的过往,她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连同那个儿时的梦想,也被她深深的封印,她以为这辈子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没想到在这一刻,它们又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叫嚣着,想要疯狂生长,原来,它们一直都在。

这些年,她从未跟任何人说过这些,她将十岁之前的过往全部强制性的从自己的记忆里剔除,强迫自己忘记,她也以为自己忘记了,却没想到,此时此刻,面对一个不甚熟悉的男人,她竟然毫无征兆的,极其自然的说了出来,就好像它们一直盘桓在嘴边。

有一股酸涩迅速侵袭了林飒的所有感官,双眼渐渐地蒙上了一层雾气,嘴巴里也感觉苦苦的。

君子谦发觉了她的异样,心下了然,这个女人肯定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否则,一个好好的小姑娘,又怎么会去做小偷。

他无意去揭开别人身上的伤疤,因为他很清楚那会有多疼,有些事情,必须自己释怀。

君子谦将车停在了距离君恒集团还有一段距离的拐角处,对林飒说:“从这里拐个弯就到,你自己过去,我让人在前台接你。”

林飒从复杂情绪里回过神来,冲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的细心再一次让她感觉到温暖。

林飒打开车门,刚要下车,君子谦又开口道:“你没有经验,就先去设计部打杂吧。”

打杂的?林飒眼睛一亮,重重的点了点头,正合她意,一切重新开始,她要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梦想。

相关文章:

一扯胸衣大白兔跳出来|男人抓住我头发让我口

艳情短篇合集 再深一点好不好宝贝h

便当第二季 便当争夺战第二季

40岁熟妇的技术和姿势/高辣h浪荡小说

做到下不了床什么感受,男主禁欲系但重欲肉多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