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版《婚宠来袭:总裁的二嫁新妻》全文免费阅读

2021-09-02 08:50 · 新商盟

第18章 无所顾忌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

“幕清!”就在慕清扑过去的时候,沈礼允冲过来,一把将她抱住,紧紧抱住,让她根本没有再往前移动一步的机会,“乐乐没了,我们可以再生,你想要多少都可以,不要这样了,好吗?”

“沈礼允,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慕清挣扎,大叫,可是沈礼允却死死地抱住她,根本不再给她上前一步的机会。

“小清,乐乐走了,我已经让人做了法事,现在已经下葬了,你就是乐乐的妈妈,就让她走得安息些,好快点找个好人家,早点投胎去吧!”看着哭得不成样子而且还在奋力挣扎的慕清,老爷子过去,沉声安抚她,同时,对着几个佣人招了一下手,示意他们继续,不要停下来。

“是呀,小清,就让乐乐好好走吧,啊!”老夫人也走过来,看着慕清,不停地抹眼泪。

“慕清,事情已经这样了,先把乐乐好好葬了,其它的事,等下我们回去再说。”沈沁文也安抚她道。

慕清泪眼模糊的看了看眼前的人,又侧头,看向已经被下葬了的装着乐乐的小小棺材,身体,一点点无力的往下滑了下去,软到地上,泣不成声。

沈璟琛没有太靠近,就停在十来米开外的地方,微眯着一双幽深的黑眸,定定地看着慕清的方向,不发一言。

沈礼允看一眼沈璟琛,看到他一瞬不瞬的落在慕清身上的目光,他的眼底,迸射出一抹从未有过的恨意来。

立刻,他转身,将沈璟琛的目光挡住,然后,将慕清抱了起来,当着大家的面,再温柔不过地道,“慕清,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们一起重新来过,我们再生一个乐乐,再生好多个乐乐,只要侈愿意,好不好?”

慕清哭得像一滩水盘,浑身无力的软要沈礼允的怀里,连一丝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更是哭得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除了摇头,便只能摇头,但沈礼允却完全不顾她的反抗,一直紧紧地抱着她,完全不松手,就好像慕清便是她此生至爱一样。

很快,乐乐被下葬,所有的仪式结束,老爷子老夫人都累了,也该回去了。

只不过,他们正准备走,一直软在沈礼允怀里的慕清也不知道忽然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一下便挣脱了沈礼允的怀抱,扑通一下,直直的便跪到了老爷了老夫人的面前,完全都不顾这样猛地一下跪在一颗颗坚硬的小石子上,她的膝盖会有多疼。

“爷爷,奶奶,我要跟礼允离婚,求求你们了,让我跟他离婚吧!”拽住老爷子的衣摆,慕清仰头望着他,双眼红肿,满面全是泪痕。

“慕清,你别太不知好歹,这次礼允为了你,已经什么要求都答应了,而且礼允刚才也跟你认错了,以后会跟你好好过完日子,你还想要怎么样?”老爷子老夫人还没有开口,陆曼丽的尖叫声便已经响了起来,她瞪着慕清,两眼冒火。

老爷子无比威严的目光斜一眼陆曼丽,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附身下去,去扶慕清,一边扶一边劝道,“小清呀,夫妻之间,总是会有些磕磕绊绊,哪里会有一帆风顺的呀!虽然这次,礼允是做得过分,但是他已经答应把小烨带回沈家来,给你抚养,也会和周丝婧彻底断绝关系,你没有了乐乐,但有了小烨这个儿子,再者,你们一起好好过日子,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你就别伤心了,好吗?”

沈氏集团的股份,又怎么能外流,所以慕清必须只能是沈家的人。

“不,不,爷爷,我要跟礼允离婚,我一定要跟他离婚,……”慕清摇头,跪在那儿,再一次,泪如雨下。

老爷子看着她,深深叹息一声,“慕清呀,你就非得这么倔,就不能……”

“慕清,起来!”就在这时,一直站在十来米开外的沈璟琛忽然走了过来,不跟任何人说任何一个字,只直直地走到慕清的面前,伸手过去,用力的大掌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就算你和礼允离婚,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婚自然是要离,但是该慕清的,一分也不能少。

慕清侧头,透过层层的泪水,无比模糊的视线看着眼前那张俊美如神祗般的男人,望进他那双如泼墨般无比深邃的黑眸里,莫名的,沈璟琛的话,就如一股甘洌的清泉般,渐渐流淌进了她那颗破碎的不成样子的心里,让她又有了信仰,看到了希望。

沈礼允和陆曼丽看着忽然过来去扶慕清的沈璟琛,听着他的话,心里,立刻就带了警惕。

“对呀,慕清,你先起来,有事回家再说。”沈沁文也附身下去,去扶慕清,温和劝道。

慕清又看向沈沁文,终于,点点头,站了起来。

“走吧,我们先回去!”扶着慕清,沈沁文又道。

慕清侧头,一双噙满泪水的眸子深深地看一眼被埋葬的小乐乐,尔后,微微点了点头,由沈沁文扶着,离开。

是呀,乐乐已经走了,没有了。

以前,她只有乐乐,可是,她现在连乐乐都没有了。

既然,她现在要为了乐乐和沈礼允离婚,那么,她为什么不要回原本就该属于她的一切,反正,她都一无所有了,又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

回到沈家,慕清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哭,再也不喊着要离婚,因为她已经清醒的知道,只是为了乐乐的事,老爷子和老夫人是绝对不会同意让她和沈礼允离婚的,如果他们这么轻易的就同意了,当初,就不会非得让她嫁给沈礼允了。

“慕清,你先上楼,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看着慕清满面的泪痕,还有身上皱巴巴的衣服,回到沈家后,沈沁文对她提议道。

“恩。”慕清点头,安安静静地转身上楼。

“粑粑!”

就在慕清转身上楼的时候,一道软糯糯清脆脆的熟悉声传来,倏尔回头,慕清一眼看到的,正是小团子。

“哇,小团子,你来了,来来来,快让姑姑抱一下。”看到小团子竟然来了,第一个最兴奋的,自然是沈沁文,赶紧便跑了过去,要从SUSAN的手里去抱她。

老爷子老夫人,还有沈礼允和陆曼丽以及所有的佣人看着这一幕皆是懵的。

第19章 别羞辱你四叔

他们完全不明白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小女孩儿来,而且看起来粉粉嫩嫩的可爱的要命,还大叫着爸爸。

可是,谁是孩子的爸爸呢?

“沁文,这……这孩子哪来的呀,你认识?”老夫人无比错愕,立刻便好奇地问道。

沈沁文跑过去,将小团子抱了过来,看着怀里的小肉团子,眉开眼笑地道,“妈,你问我干嘛呀,问璟琛呀!”

“我女儿。”直截了当的,在大家都无比诧异的目光下,沈璟琛直接甩出了答案,神色平淡,跟刚才比,没有任何的起伏。

“什么?!”老太太震惊了,不止是老太太,不知情的人都被震的一愣一愣的,“璟琛,你说什么,这小姑娘是你是什么人?”

不远处,慕清看着这一幕,淡淡扯了一下唇角,再没有停留,转身,继续往二楼的方向走去。

来到二楼,她和沈礼允的婚房,房间里,还挂着一幅大大的她和沈礼允的结婚照,照片上,她笑得那么幸福,快乐,可沈礼允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丝的表情。

当初,是她太傻,总以为结婚后,沈礼允一定能知道她的好,一定会慢慢爱上她的。

可她终究是低估了周丝婧,她能冒用她的身份,被沈家领养,而且,在她冒充的身后被发现之前,爬上了沈礼允的床,牢牢的抓住了沈礼允的心,就证明了她是多么厉害的角色,或许这一辈子,在沈礼允的面前,她都没有办法斗得过周丝婧。

周丝婧想要嫁给沈礼允,想要做名正言顺的沈太太,想要带着她的儿子风风光光的住进沈家来,她若就这样,什么也不要的跟沈礼允离婚了,如果真就这样离了,那么,岂不是正合了周丝婧的心意么?

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在沈礼允和陆曼丽的各种讨好下,老爷子和老夫人就心软了,还真的就接受了周丝婧。

毕竟,她有儿子,她的儿子还活着,可是,她却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对,沈璟琛说的对,就算要和沈礼允离婚,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周丝婧和沈礼允一起拿走了乐乐的命,把她逼到这个份上,她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并且还乖乖的给周丝婧腾位置,成全他们。

所以,她现在绝对不能离婚,绝对不能!

她三年所承受的苦与羞辱,失去乐乐的痛,一点一滴,她要全部从周丝婧还有沈礼允的身上讨回来,否则,她绝不离婚。

站在梳妆台前,看一眼镜子中脸色苍白,双眼红肿,满脸泪痕,一头长发乱糟糟的自己,慕清连自己都嫌弃。

这样的她,又怎么跟周丝婧斗,又怎么去报复周丝婧,怎么报复沈礼允,让他们去品尝她所尝过的所有苦与痛。

闭上双眼,慕清深吸口气,再睁眼,她已经是另外一番模样,下一秒,她直接转身,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来到浴室,脱光身上的衣服,站在蓬头下,慕清闭上双眼,任由夏日清凉的水,从头顶,慢慢流下,滑过她的全身,让她浑身一个轻颤,混乱不堪的思绪,也渐渐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只不过,站在蓬头下面没冲几分钟,浴室的门便“咔哒”一声,被从外面拧开,慕清一惊,蓦地睁开双眼,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当一眼看清楚进来的人是谁时,慕清几乎是下意识,立刻便抓过一条浴巾,挡在了自己的胸前,尔后对着一步步靠近的沈礼允怒吼道,“出去!”

沈礼允看着年纪轻轻,肌肤雪白细嫩若凝脂般,虽然生过孩子却丝毫不影响她窈窕身形的不过才二十四岁的慕清,扬起唇角一笑,唇角却溢出一丝薄凉跟怨怒地道,“这是我的房间,你是我的老婆,我凭什么要出去。”

看着一步一步,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沈礼允,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慕清又有点慌了,“好,你不出去,那我走。”

说着,慕清便关了水,死死的抱着浴巾裹在胸前,打着赤脚便要往外走……

“啊!”

只不过,她才走了几步,沈礼允便猛地过来,一把将她拽住,拉进了怀里,有力的手臂,扣住了她的腰肢。

“沈礼允,你放开我!”

“放开你?!”看着怀里满脸愤怒不停挣扎的慕清,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像的笑话似的,沈礼允扬唇讥诮地笑了起来,头压下去,凑近她道,“乐乐没有了,你不是很难过嘛,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造人,再生一个乐乐,怎……”么样?

“啪!”

就在沈礼允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慕清扬手,狠狠一巴掌便甩在了他的脸上,无比愤怒甚至是痛恨地低吼道,“沈礼允,别碰我,你恶心!”

“我恶心?!”一把握住慕清那只甩了自己一巴掌的手,看着她,沈礼允又讥诮的笑了,“慕清,乐乐尸骨未寒,你就跑去跟我的四叔共度良宵,还眉来眼去,你说,是我比较恶心,还是你比较恶心?”

“沈礼允,你羞辱我没有关系,别羞辱你四叔,他没有你这么龌蹉,无能!”

“我龌蹉,无能?!”狠狠盯着眼前的慕清,沈礼允怒了,彻底怒了,“好,慕清,那我今天就让你好好看看,我沈礼允,你的丈夫,到底是怎么龌蹉,怎么无能的……”

话落,沈礼允对着慕清嫣红的唇瓣便吻了下去……

“恩……沈礼允……你放开我……”

慕清挣扎,大叫,根本完全顾不得胸前抱着的浴巾,手握成拳头便不断地朝沈礼允身上砸了下去。

“恩……你……混蛋……”

沈礼允身高超过一米八的男人,对于一个慕清,简直就是绰绰有余,在慕清的拳头不断砸下来的时候,他直接就扣住慕清的双手,举过头顶,然后,将她压到了墙壁上。

“砰!”

也就在自己被沈礼允压到墙壁上的那一瞬,慕清只听见一声巨响,她的后脑勺重重的被掉到了浴室墙壁的瓷砖上,撞得她两眼都开始冒金星,整个人都是晕的,更别提挣扎反抗。

看着眼前暂时停止了挣扎的慕清,沈礼允咬牙,一把扯掉了挡在她和他之间的那条碍事的浴巾,然后,将慕清死死地袛在他和墙壁之间,又低头对准慕清的唇瓣,吻了下去,同时,“咔哒”一声,解开他身上金属的皮带扣,拉开裤子拉链,抬起慕清的一条腿……

相关文章:

她的双手被举高绑在床头_小妖精 我要喝奶

她的娇小含着他的肿胀,中国男人平均几分钟

嗯哼不行了要坏掉了|u罗汉口工中文全彩里番

《老婆跑了之后》&(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拉拉t把手放进去怎么动^皮带惩罚女朋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