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爱不婚:唯你至宠小说免费阅读章节目录列表

2021-09-02 08:56 · 新商盟

S市靠山临海,夜景分外迷人。

超豪华酒店慕天大厦最顶层的帝王vip套房常年只为几位重要人物预留。幽静奢侈的走廊里突然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慕少,您怎么样?”

“快叫南宫……毒发了……”

慕临骁紧紧锁着眉头,平时淡定雅俊的面容因为头疼欲裂而透着不自然的惨白。

这次毒发来得突然又凶猛,此刻他的脑袋像要爆炸一样。

踉跄着打开房门,穿过一间间套间,慕临骁却突然顿住,俊美的凤眼冷冷地盯着大床。

一个女人。

脸色酡红、身材曼妙的少女。

一丝阴霾和戾气从他眼底划过。

刚刚给私人医生南宫忘打完电话,晚一步进来的苏尘吓得一个踉跄。

手拍额头,“这又是哪个想死的!慕少您先外面坐着,三秒钟我给您清理干净。”

他们慕少不近女色,以前凡是这种事,苏尘最擅长善后,拖出去,打不死也得摔残,想打他们天仙一样的慕少的主意,哼哼。

苏尘正准备动手拖走人,却发现慕临骁率先向少女走了两步,呼吸加重,目光如炙,竟然还缓缓解下领带,开始解开衬衣的领扣。

苏尘有点傻眼,“慕少,这……”

“出去!”

苏尘懵逼:“……”

几个意思啊?

慕临骁衬衣扣子全都解开,露出精。壮的胸膛和腹肌,秀美的手伸到腰带扣。

“咔嚓!”清脆的一声,解开腰带。

苏尘这才明白怎么回事,嗖一下逃出卧房,还体贴地关上房门,靠着房门仍旧惊魂未定。

他们禁欲系美男子慕少大人竟然要开荤了么?

这是要结束处男生涯了吗?

抚胸口,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卧房里的慕临骁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平时他最讨厌女人,从未和女人有过任何接触,可现在他却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床上这个陌生女人,像是有什么在狠狠地吸引着他,神使鬼差的,手就已经触摸到了她的小腿上。

一摸上的刹那,毒发的疼痛就减少很多,内心里深深埋藏的一头野兽也被突然引了出来,洪水一样的yu望席卷而来。

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身体里的毒素在缓缓退去,随之而来的火热浪潮引领着他去一步步探索身下女人的奥秘。

她似乎被下了药,全程都迷迷糊糊的,褪去衣服的身体雪白骄嫩,身材好到爆,白里透着粉,还微微颤栗着,是个男人看了都把持不住。

所以他粗暴了一点,没控制好力度,害得她睡梦中都哭叫出声。

看着身下粉粉嫩嫩的抖成一团、还梨花带雨的女孩,那么惹人怜爱,慕临骁觉得他是应该怜香惜玉一些的,于是……一个没忍住他要得更凶了。

南宫忘擦着一头汗急匆匆赶了过来,随身背了个大的医药箱,“慕少在里面?”

苏尘一胳膊挡住了南宫忘。

南宫忘急得瞪眼,“你干嘛?让开啊!我要给慕少解毒去!”

“不给进,在这候着。”

“苏尘你小子想死了?慕少的毒十分凶险,耽误了治疗你有几个脑袋?”

苏尘翻翻白眼,向南宫忘招招手,让他贴在门板上仔细听。

里面传出来女人娇弱的哭泣声,还有慕临骁浓重的喘xi声。

南宫忘目瞪口呆,“这、这、这里面……”

“别打扰我们慕少破戒的好事,从此慕少就不再是和尚了。”

“可他的毒……”

“慕少要有事,能这么龙。精虎猛吗?”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无奈,南宫忘和苏尘两个大男人像是两个二傻子,相对而坐,纷纷竖着耳朵聆听着里面的动静。

而此刻酒店顶层整整一层都被慕临骁的手下戒严了,几十个保镖占满了走廊,鸦雀无声。

清晨,天光还没透亮,城市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雾。

卧室的房门打开,高大挺拔的慕临骁从里面走出来,用脚踢了踢在沙发上睡得不成样子的苏尘,苏尘一个激灵爬起来,擦着口水懵逼地看着慕临骁。

“慕少,您这吃饱喝足的气色也太好了哇!”

南宫忘拍了苏尘一下,“没事净说什么大实话。”说着,一边用眼瞄着慕临骁那越发清俊的面容,一边拿出消毒巾擦手,准备给慕临骁诊脉。

要说气色,慕少的气色确实好得不像话!本就长着一张绝美的脸,现在肤色白皙,唇红齿白,雾气一般的鹰眸此刻更加明亮,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却气场全开,挡不住的英气逼人。

南宫忘认真诊脉,眉头不由地一紧,深吸一口气,一脸不解。

“慕少,您确定昨晚您毒发了吗?”

“确定。而且比以往毒发更狠。怎么,有什么异常吗?”虽然说着自己身上的剧毒,慕临骁仍旧一贯的镇定自若。

“可据我的诊断,您现在身体里的毒素被全面压制住了,这是五年来您健康状态最好的一次。怎么说呢?就打个比方吧,就像是您昨晚突然吃了什么有效的解毒药,将毒素消灭很多。”南宫忘拿出来他研制的血液快速测试仪,给慕临骁手指消毒,刺破一点血,等了二十秒钟,仪器里就显示出了血液里的毒性含量。

“您看您看!果然如我所料,血液里的毒性竟然降低了这么多!慕少,昨晚您是吃了什么药吗?”

慕临骁幽幽地看着测试仪的数值,“没有。我信任的医生只有你一个,除了你给的药,我不会随便吃任何药物。”

“那……有没有吃过什么东西?”

“也没有。毒发之后,连口水我都没喝。”

在一边插不上嘴的苏尘终于忍不住冒出来一句,“怎么没吃?不是有里面那个女人吗?”

慕临骁和南宫忘对视一眼,眼里都划过疑问。

一片阳光透过纱帘照到了连白微的脸上,她那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想伸个懒腰,却感觉腰酸腿疼,身体像是被轧过一样,哪儿哪儿都疼。她昨晚肯定是被鬼附身了,否则不会做了一夜被人欺压的噩梦。

可当她看清周围环境……

“啊!这是哪里?我的衣服呢?”

连白微惊慌失措地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又看了看床边凌乱的衣物,稍微一动腿间就传来剧烈的刺痛,再一看身下雪白床单上那片刺目的血痕,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我的天哪!昨晚她干了什么?记得当时只喝了几口饮料,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的第一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该死的!

房门突然打开,走进来一个挺拔的男人,吓得连白微用被子盖住身子。

慕临骁丢过来一个购物袋,“给你准备的衣服。”

“我不稀罕!我穿我自己的衣服!”连白微的声音因为气愤而微微发颤。

“随便。地上这些零零碎碎的布料就是你的。”慕临骁讥讽一笑,转身出去,多一句废话都懒得说。

连白微说不出的恼火,忍着身体的酸疼,捡起来地毯上的衣服,结果一看傻了眼。

TNND!怪不得他说零零碎碎的布料……果然都已经成了布料,都被他撕成一条条的了!野兽男人!就那么急迫吗?

卧室连着洗澡间,洗澡的时候,连白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浑身那数不清的小草莓,将慕临骁又骂了几百遍。

换上新衣服,连白微走出卧室,外面是小客厅,那个男人正坐在上好的红木皇宫椅上泡功夫茶。一身米白色的休闲装,气质卓然。

听到动静,一直垂眸的慕临骁抬起眼睛看向连白微。乌黑柔滑的长直发,乖巧的小脸,看上去年纪不大。总归不能是高中生吧?

“多大年龄了?”

连白微不答,找了个离他远的沙发坐下,虽然暗暗窘迫,仍旧鼓足勇气看着他,问,“昨晚……你和我是不是……”

慕临骁定定地瞅着她那微红的小脸,故意装傻,“你想说什么?”

“我们是不是……那什么了……”

慕临骁似乎唇角弯起一点,“你想说……我们是不是睡了?”

连白微咬着下唇,小脑袋垂下去,点了点。

别人不好过,他慕临骁就分外开心,“对,是睡了。”

接下来你会怎么着,小丫头?哭?闹?要钱?还是纠缠?

连白微深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发出声音,“你是那种出台的男公关吗?”

慕临骁呼吸一滞,眼底划过寒气,几分咬牙切齿,“自然不是!”

“那就是说,我不用付给你钱了吧?我的衣服是你撕坏的,所以身上这套就算赔给我的,我也不给你钱了。那就这样吧。”

说完,连白微看都不看慕临骁那倾国倾城的脸,利索地转身就走。

“站住!”慕临骁声音不高,却极有威严。

连白微头也不回,“还有什么事?”

“你就这么走了?”

连白微转脸,受惊地看着慕临骁,“不然呢?你想要这衣服钱?多少?你别狮子大开口,要多了我可没有。”

“你昨天怎么来这的?”他似笑非笑,俊美的五官却愈发散发着危险和气势。

连白微一头雾水,“我怎么知道?再深究这些还有意思吗?反正已经这样了。”

她一个姑娘家丢了第一次,还没叫屈呢,他还计较个什么劲儿。

慕临骁缓缓站起来,连白微那才发觉他是那么高,腿又直又长,无声轻盈地每向她迈近一步,就带来一阵阵威压。连白微莫名就被骇住了,有些心惊胆战。

“你、你、你别过来了,要说什么,站那说就行了。”

慕临骁低头俯瞰着矮小的连白微,脑子里突然闪过昨晚她在他身下哭泣的画面,禁不住心头一跳。

“来都来了,那么费尽心机的,不就是想留在我身边吗?”

这么自负臭屁的语气……连白微禁不住咧嘴,“先生,你可能搞错了,昨晚怎么回事,我也不记得了,总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咱们谁也别追究谁的责任,我说得再明白点,就是咱们谁也别跟谁要钱,你跟我要我也没有,我很穷。好了,就此别过。”

她就认准了他是要讹诈她钱,是吧?

连白微一秒钟也不耽误,拉开门就跑,没想到套间外面连着又是一间套间,还迎面看到斜躺在椅子上正擦着枪的苏尘。

连白微一下子镇住。

苏尘拿着枪向里面挥了挥,“回去!我们慕少让你走了吗?”眼光又邪气又痞气。

这一刻,连白微明白她不小心惹到了不能惹的角色。

返回里面,连白微惴惴不安。

“先生,怎样我才能离开?”

慕临骁坐在雕花木椅上,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倒着茶,细细慢慢地品,缓缓抬眼看着连白微。

“做我的女人。”

女人?什么意思?

“你开什么玩笑!我不要!”

“不要?连我你都要了,你还要哪样?”

连白微被噎得脸一红,咬牙坚持,“让你的手下放我离开。”

“多少人想当我慕临骁的女人,机不可失。费用什么的条件你尽管提。”

“我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再也不见。请放我离开。”

慕临骁幽深的眸子定定地审视着连白微,半晌,微微点头,“好,你走吧。”

苏尘和那些可怕的保镖再也没有阻拦她,连白微逃进电梯,看着下行的数字,才微微松了口气。刚才那个男人明明长得俊逸超然,很斯文很儒雅的样子,可偏偏就让人害怕,希望以后再也不要见他了。

脑子里乱乱的,一时间都捋不清头绪,一夜未归,也不知道弟弟有没有担心。

“连白微!真的是你!”一声呼喝,惊醒了沉思的连白微。

满脸怒气的谢元浩堵在她身前,大声嚷嚷着,“我真是瞎了眼了,竟然相信你是个乖乖女,想不到你这么肮脏!”

连忘忧拉扯着谢元浩的胳膊,柔声劝慰着,“元浩,你别生气了,可能你误会了白微,她平时确实挺乖的,说不定她昨晚是和朋友聊了一夜的天呢?”

“聊天?这话你能信吗?跑到慕天酒店来聊天?”谢元浩的声音引来酒店门口很多人围观。

连忘忧指着连白微脖子叫道:“哎呀,白微你脖子怎么回事?你不会真的偷偷做援交吧?我不信!”嚷嚷完了想到说漏嘴了,连忙捂住嘴。

被连忘忧无意中的一提醒,谢元浩成功看到了连白微脖子上淡淡的红晕,怒火攻心,一巴掌狠狠扇在连白微的脸上,“连白微你个表子!敢给我戴绿帽子!恬不知耻!肮脏!堕落!我们的婚约取消了!老子才不要你这种脏货!”

连白微第一时间想要反击,想要辩驳,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说什么呢?她昨晚确实和某个男人荒唐了一夜,辩无可辩。

连忘忧满脸悲痛,“白微,姐姐相信你清白的,你快跟元浩解释啊。”

“清白个屁!”谢元浩手指都快戳到连白微的脸上,愤慨又酸涩,“平时装得像个圣女一样,给我牵个手都不乐意,抱不给抱,亲不给亲的,老子这个未婚夫纯粹就是个摆设!连白微,你给我等着!等着!”

谢元浩咆哮完,扬长而去。

连忘忧脸上几分担忧,“这可怎么办啊白微,我看元浩这次气得不轻,你快去跟他好好解释解释,哄哄他。”

连白微轻轻嗤笑一声,“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我的好堂姐!”

“你说什么呢,白微!”

连白微直直盯着连忘忧,问:“昨晚你非让我去陪酒,是有备而来吧?这都是你设计的吧?”

“我们是一家人,我为什么要设计你?”连忘忧温柔的眼睛闪动着关心,“你昨晚说去洗手间,去了好久没有回来,我担心极了,和朋友找你找了多半夜,就差报警了。白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你告诉我,姐姐替你出头。”

连白微轻轻推开连忘忧的手,语气淡然,“提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无视连忘忧,无视周边看热闹的人群,连白微缓慢却坚定地走远。

单薄的背影,脊背挺得直直的,隐隐透着不服输的骄傲。可看前面,她已经泪痕满面,从醒来到现在,一直绷着的弦断了,她伪装出来的坚强也用光了。

连忘忧是她大伯家的女儿,昨晚,连忘忧说有个客户需要她跟着陪酒,她已经很小心了,坚持不喝酒,只喝了几口饮料,可没想到还是中招了。

至于和谢元浩的婚事,本身也是家族联姻,谢家几代经商,是城中老牌的世家,连家一直需要谢家帮衬,在连白微他们小的时候,两家定下了婚约,因为连白微长相出众,被谢元浩指定为未婚妻。连家多少女孩嫉妒连白微,这么好的婚事怎么就给了笨蛋连白微呢?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吗?

连白微却一直不待见谢元浩,觉得他冲动又武断,见了他恨不得能躲就躲,从没给过他好脸色。可她和弟弟寄居在连家,无依无靠,弟弟又有先天性疾病,长期需要治疗吃药,她不敢反抗家族,谢元浩又承诺今后会善待她弟弟,所以她才勉强应了这门婚事。

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连白微几分茫然。

昨晚的遭遇……那个傲慢的男人……

算了,不想了,不就一层膜吗?她一个学医的才不该在乎这些。

再说了,那个男人那么英俊,说起来她也不吃亏。

现在才有心思回忆男人的长相,啧啧,用盛世美颜来形容都不为过,极品中的极品啊。

收拾好凌乱的心情,慢慢腾腾回到位于杨树巷的连家老宅子。

一进大门,二爷爷家的孙女连竹叶就大惊小怪地叫道:“连白微,你还敢回来哪?”

她又没杀人放火,怎么就不敢回来了。连白微看都不看这个比自己小两个月的堂妹,径直向自己住处走。她惦记弟弟的身体,要去看看他。

可连竹叶却张开双臂拦住她,“几位爷爷和叔伯都在议事堂了,就等你了!还不快去。”

连白微拧起眉头,似乎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

唯恐她不去,连竹叶一边嚷嚷着,一边推搡着连白微,一路去了连家的议事堂。

议事堂里气氛肃穆,已经坐满了连家的一些族人。

谢元浩一脸阴沉地坐在客座首位,看到连白微来了,重重哼了一声。

连白微的爷爷连守成将手杖重重敲在地板上,喝道,“不孝女,跪下!”

连白微抬着下巴,“爷爷,我做错了什么,让我跪?”

“混账东西,还敢顶嘴,让你跪就跪!”连守成怒吼。

站在一边的连忘忧乖巧地说,“白微啊,爷爷都发话了,身为晚辈,要听长辈的话。”

连竹叶一直是连忘忧的跟屁虫,立刻点头附和,“就是就是,不跪就是不孝顺!”

二爷爷也不满地说:“小时候不这样啊,怎么越大越反骨。这老二去的早,孩子缺乏管教还是不行。”

连白微声音不大,却字字清晰,“若我做错了事,自然该跪。若没错,我为什么要跪。”

谢元浩再也忍耐不住,跳起来叫嚣,“在外面和野男人过夜,私生活混乱,这不叫错?你可是被我抓了现形的!”

大伯父连弘文走到连白微身边,低声说,“别惹爷爷生气,快跪下。”

说着,朝连白微腿弯踢了一脚,按着她跪下。

连守成气得脸色发青,“我们连家世代家风清贵,家教严格,女孩子个顶个的贤良淑德,还从未出现过你这种放。浪形骸的!简直有辱家门!”

连白微直直对视着爷爷,“爷爷都不调查一下,就认定了是我错吗?”

二爷爷叹息着,“天大地大,都没有女孩子的清誉大!”

“那如果我是被陷害的呢?那我就是受害者,错不在我,而在那个陷害我的人!爷爷为什么不派人调查一下事情的经过?”

“还有什么好调查的!”连守成一把摔了茶杯,“不要脸的东西!但凡你足够自律自制,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把我们连家门的脸都丢尽了!你可知道,人家谢家是来退婚的!这传出去,我们连家还不被世人耻笑?做援。交!家里缺你吃缺你喝了?竟然干这种下流的勾当!”

“我没有!我说了我是被陷害的!昨晚连忘忧让我陪着去吃饭,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是受害者!”

相关文章:

陌陌上一约九成的女人——泡到45岁女人微信聊天

贵妇高官交换小说_男人进入女人是啥感觉

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

捏你小豆豆看你颤抖~跪着伺候驮爬

《佳婿的幸运人生》:(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