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禁炮姐本子,他的手指寻找着敏感点

2021-09-02 09:38 · 新商盟

这才傍晚,不可能有百货现在就打烊吧?虽然这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可关悠若实在好奇。

同时她心里也有些担心,这百货是不是真的没人,会不会她看衣服的时候突然有什么人蹿出来。

心里实在不安。

“这是宋氏旗下的百货。”宋元凯冷眸睨了她一眼,迈开大长腿,走到一旁的VIP座椅去坐下。

所以他的意思是,这里是他的百货,他已经安排好了,没有其他人?

可是……为什么呀?难道宋元凯只是为了让自己出来买衣服,因为自己怕遇到别人,所以才这样安排?

不!他不可能那么好心!

关悠若不敢置信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服饰,心理好似松了口气,又好似更加沉重,最终抬腿朝着服饰区走去。

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顾青岚便提着衣服走到宋元凯面前。

宋元凯皱眉,抬眸看一眼关悠若,又看了一眼她手中提着的袋子,眸低蕴着几分不悦。

关悠若有些慌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又做错什么,惹这个男人生气。

“对不起啊,让你久等了。”不管怎么样,先道歉总归没错,关悠若以为是因为等了自己十几分钟,让这男人心生不满。

宋元凯站起身来,看都不看她一眼,直径朝着服饰区走去。

关悠若站在原地,愣了愣,不晓得要不要跟上去,瞥见那男人回头望自己的眼神,她才赶紧迈步,小跑过去。

站在某知名品牌专柜前,关悠若怔怔的看着正在将挂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扔到沙发的宋元凯。

这男人这又是抽的什么风?

这个牌子的衣服很贵,就这么将衣服砸下来,也不怕将衣服砸坏?虽说砸坏也都是宋元凯自己的,可关悠若还是小小心疼一下。

从前的她最喜欢的便是这个牌子的衣服,每一季的新款,她都一件不落的买下,可现在的她,别说买一件,就是买一块这品牌的布料,她都买不起。

刚刚在宋元凯的强势命令下,她特地去了一个较为普通的品牌挑选了一件较为便宜的衣服,这会儿她心里都觉得很不是滋味。

毕竟,她跟他的关系,再收他送给自己的东西,只会显得自己更加廉价。

“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会指望我帮你收拾衣服?”宋元凯冷睨了她一眼,语带几分嘲讽之意。

“啊?”什么意思?关悠若一时有些懵逼,没能反应过来,只是小嘴微张,愣愣的看着宋元凯。

她眼里,满满全是对宋元凯的话还有行为的不理解。

“你拿着那一件衣服,是要告诉大家,宋元凯是怎么虐待自己女人的?”

“我没……”关悠若下意识的想回点什么,可又瞬间明白过来。

原来,他扔在沙发上的那些衣服,都是给自己挑选的,所以他刚刚看着自己那不满的眼神,是因为自己只挑选了一件衣服?

关悠若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宋元凯是真的想给自己买衣服才给自己挑衣服,他自己也说了,只是不想让她丢他的脸而已。

勾唇自嘲一笑,关悠若没再愣着,走到沙发旁边,开始收拾衣服。

她不需要这男人送自己任何东西,而这些衣服,却不是宋元凯送给自己的,这些衣服,不过是他施舍给自己宠物的用品而已。

是啊,她只是宠物。

衣服收拾完毕,宋元凯又走到鞋区,给她挑了几双鞋。

他也不问问自己穿的什么鞋码,可关悠若拿着鞋子的时候,发现那正是她穿的37码的码数。

送百货商场出来的时候,关悠若手里提着一袋又一袋的东西,双手差点就被那些购物袋勒断。

再看看宋元凯呢,他两手空空,悠闲自得的走着,除了偶尔朝着关悠若投射过来一两个眼神,他并没有要帮她拿一下的意思。

好吧,关悠若也没有对他抱有任何绅士的想法。

就在关悠若感觉自己双手真的能快断了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他们的车,司机倒是十分醒目,看到关悠若提着东西,立马便下车来帮她提。

将东西全部交给司机,放在车后箱后,关悠若便上车了。

可宋元凯却没上车,他不知道在司机耳边吩咐了什么,司机点了点头,便快步上车。

“关小姐,宋总让我先送您回别墅,他还有事情,让您自个儿回去吃饭。”司机将宋元凯的话传达过后,便不再说话。

关悠若听着司机的话,不自觉的松了口气,一直绷紧的神经总算得意松懈几分。

车子临走之前,透过车窗,关悠若发现宋元凯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而他的眼神似乎也透过车窗在看她。

他的眼神……很奇怪,好像是在看她,又好像不是在看她,有种透过她在寻找着什么东西的感觉。

或许,宋元凯并没有在看她?

关悠若回头,想看看她身后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这时,司机的车子已经启动,离开了百货商场。

回到别墅,关悠若没什么心思吃饭,便回房间了。

躺在床上,看着吴妈帮忙拿上来的那些衣服,她不禁发呆了起来。

对于宋元凯今天的行为,不知道为何,她总是忍不住的多想,她总感觉的的他,很奇怪……可因为不了解他,关悠若也说不上,宋元凯到底哪里奇怪。

将买来的衣服挂进衣柜,刚刚在收拾的时候她还没发现,现在整理衣服的时候,她才发现,宋元凯给她挑选的衣服并非只是随便扔扔。

这些衣服居然都是一个系列,一个风格的,看不出,这男人居然还有这种心思?

快速的将衣服收拾完毕,关悠若便躺床上睡觉去了,虽说现在才晚上8点多,睡觉实在有点早,可这几天以来,她真的累坏了。

一躺床上她便立刻进入梦乡。

半夜,关悠若正睡的迷迷糊糊,突然感觉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压在她身上,还带着满身的酒气。

睁开眼睛,不等关悠若看清楚,黑暗中两片凉薄的唇已经贴上她的唇,将她的嘴紧紧堵住

“唔”关悠若想开口说话,奈何嘴巴被堵的紧紧的,根本说不出一个字,只能发出挣扎的‘呜呜呜’声。

她双手慌乱的推动着眼前的人,可她的力量实在太过渺小,任凭她使劲全力,也无法推动眼前的人半分。

怎么回事!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睡觉为什么会有人能闯进来?

关悠若被突然而来的一切吓到,吓的大脑暂时失去思考能力,好一会儿后,待身上的衣服就要被扒光后,她才霍然明白。

这熟悉又陌生的人,除了宋元凯,还能是谁?

这是他的别墅,他的床,就连她这个人,都是属于他的,他想对自己怎么样,她有拒绝的权利吗?

没有……

确认了来人是宋元凯后,关悠若瞬间放弃挣扎,她双手垂放在床上,任凭身上的男人对她为所欲为。

平静了一整天,该来的,还是来了……

虽然之前已经与这男人发生关系,但终究她还是缺少经验,第一次,男人的粗暴便已经让她心生恐惧。

这次,或许是喝了酒的关系,宋元凯举止更为粗暴。

像是受刑一般,关悠若自己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那一段‘酷刑’。

她只知道,围绕着她除了宋元凯浑厚的喘息声之外,还有一个痛字,除了痛,她再没有任何感觉。

当身上的男人终于饱食餍足的从她身上下来,躺在另外一旁时,得到解脱的关悠若立马从床上下来,她披了件衣服跑到洗手间,将洗手间门拧上后,打开蓬头,让冰凉的水喷洒到她身上。

好脏。

关悠若像疯了似的搓着自己的身体,所以被宋元凯碰过的地方,让她犹如触碰到什么恐怖病毒一样,她使劲搓使劲搓。

搓到掉皮整个身子都发红了,她才终于停了下来。

背靠着墙壁,任由冰凉的水继续喷洒在她脸上,眼角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是眼泪吗?还是蓬头里的谁喷洒到眼睛里了。

春天的凉爽天气,虽说不冷,可在却也还不是适合洗冷水澡的时候,冰凉的水把关悠若冻的牙关都开始打颤,她却没有要停的意思。

都说,一个人经常做一件事情,做的久了,就会麻木……所以,她会有麻木的一天吗?

早上太阳从落地窗照射到床上,洒落在关悠若身上,揉揉睡眠,她睁开眼来。

今天是要去宋氏报道的日子,眼看着已经8点,关悠若迫不及待的便想下床准备,可身子稍微一动,她发现自己全身好像被撕裂般,痛的厉害。

这一痛,好像刺痛了某一根神经线一般,昨晚那些不堪的回忆席卷而来……突然想起什么,关悠若转头,发现宋元凯已经不在床上。

起的这么早?而她也居然一点都没察觉。

除了床头没有放几张钞票之外,关悠若觉得自己此刻的模样跟街边那些援交小姐并没有任何区别。

苦涩笑着摇了摇,不敢再浪费时间,关悠若拖着疼痛疲惫不堪的身子,下床来。

说来也奇怪,明明昨晚那件事之后,她还能走去洗手间的,可这会儿疼痛感却加倍,让她每走一步,都犹如又撕裂般的疼。

咬着牙,走进洗手间洗漱一番,又出来在衣柜里找了身衣服换上,看着镜中的自己,关悠若差点被吓到。

这镜子里的人真的是她吗?

浮肿的双眼,惨白的脸色,黑眼圈,各种问题都在同一时间跑到她脸上来了!如果此刻宋元凯站在她面前说她丑的话,她还真不敢在心里否认了。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关悠若停止发愣,马上从包包找出化妆品,开始给遮丑。

幸好这时间上还有化妆这件事,否则的话,关悠若今天真不敢出门去吓人。

匆忙准备完毕,已经快9点,关悠若心急如焚的赶紧下楼。

“关小姐,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吴妈听到脚步声,立马从厨房走了出来。

“吴妈早,我先出门了,拜拜。”匆忙跟吴妈打了个招呼,关悠若立马跑到玄关处准备穿鞋。

吴妈紧跟上来,说道:“关小姐,你别着急出门,宋先生说了,让你今天晚点去公司,早餐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快点过来吃吧。”

闻言,关悠若不禁停住了穿鞋的动作,她转头看向吴妈,问道:“元……宋先生他都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早上宋先生起来的时候,吩咐我让不要吵醒你,你醒来的时候跟你说一声,不要着急,公司可以晚点去。”吴妈笑眯眯的将宋元凯的话转述。

“他……真的这么说?”关悠若迟疑的看着吴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那个恶魔……会这么好心?还吩咐吴妈不要吵醒自己,让自己晚点去上班?

这么贴心的话,怎么都不像宋元凯那个恶魔会说出口的话,能从他嘴巴出来的话,只有最难听,没有更难听。

“当然啦关小姐,我骗你做什么呢。”吴妈依然笑眯眯着一张脸,“您先去餐厅坐着,我这就给你把早餐端过去。”

吴妈说了一声,转身便朝着厨房走去。

关悠若本想拒绝,可肚子适时的叫唤起来,她才想起,自己昨天一整天都没怎么吃过东西,难怪她会觉得全身无力。

大概也跟没吃饭有关吧。

也罢,既然那男人都开口了,那她就吃完早餐再去上班吧,反正晚都晚了,也不差这一点。

将穿到一半的靴子放下,关悠若朝着餐厅走去。

进入餐厅,刚一坐下来,吴妈便把早餐端上来,餐桌上美美的早餐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关悠若再也忍不住,开始吃了起来。

“真好吃!谢谢吴妈。”关悠若狼吞虎咽的,模样有些狼狈,只是狼狈之余她又还不忘记道谢。

“谢什么呢关小姐,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先吃吧,我继续做事去了。”留给了她一个和蔼的笑容,吴妈便走出餐厅。

看着吴妈,关悠若想,吴妈应该不知道她跟宋元凯的关系吧,在她眼里,估计以为她与宋元凯就是一对男女朋友。

如果有一天,吴妈知道她跟宋元凯的真正关系,大概也会瞧不起自己吧。

想着这些,美味的早餐吃在嘴里,关悠若顿时觉得如同嚼蜡般,毫无味道……吃早餐的兴致全无,关悠若离开了餐厅,跟吴妈说了一声,便出门去了。

宋氏集团。

站在伟岸的宋氏集团大楼前,关悠若没有急着进去,而是站在门口,双眸满是忧愁。

只要一走进去,从今往后,她关悠若都无法当一个躲在暗处的宋元凯的女人,虽然他答应了不会将他们的关系公开,只是……

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她跟宋元凯的关系,真的能够不被任何人发现吗?

关悠若在门口徘徊了许久,直到春日的阳光照在身上渐渐变得猛烈,她才鼓起勇气,踏入了宋氏大门。

宋元凯应该事先打过招呼,关悠若到前台那边询问了一声,声音甜美的前台小姐便吩咐她前往十一楼的人事部报道。

人事部。

关悠若搭乘电梯,上了11楼。

电梯门一开,一股正经又严肃的工作氛围立马朝着关悠若袭来。

其实,这样的工作环境才是她希望的环境,之前只是迫于无奈才只能混迹与会所,只是现在的她,也不见得比在会所时高级多少。

如果她今天不是作为宋元凯的女人,而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来人事部报道,关悠若想,她应该会高兴的欢呼吧。

“请问,找哪位?”一名身着职业装,长相甜美的女孩走到她面前问道。

“我是来报道的。”出门电梯门口就一直在发呆,被这女孩子这么一问,关悠若这才回过神来。

“报道?你叫什么名字?”女孩疑惑的看着她,似乎并不知道今天有人要来报道的样子。

“我叫关悠若。”

“关悠若?”女孩还在疑惑的对着她四下打量。

这时候,一个男音从她们左侧传来。

“关悠若?你就是关悠若啊。”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几分还算和善的笑意。

“对,我就是,请问你……”

“跟我进来吧。”男人说了一声,便转身回去。

“哦。”关悠若有些摸不清头脑,可人家都发话了,可那个男人看着好像知道她的样子,她便快步跟了上去。

跟着那男人进入办公室,男人便开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宋氏集团负责11楼人事部的人事总监,我叫徐然。”

“徐总监你好。”关悠若礼貌的打招呼。

“你的情况,宋总已经打过招呼,听说你是学金融专业的?”

“嗯,是的。”关悠若点点头。

“正好,我们27楼总裁办那边还需要一位负责与一些商业性质银行合作的秘书,看来这个位置,非你莫属了。”

徐然绅士的笑了笑,突然站起来,朝着关悠若伸出手:“恭喜你关悠若小姐,从今天开始,你便是宋氏集团的一员了。”

关悠若眨巴眨巴了下眼睛,对于眼前的一切有些难以置信。

这……似乎与她想象的并不一样。

她还以为……来宋氏上班,只是名义上的上班,实际上是要供宋元凯……好吧,这次真的是她想歪了,也把宋元凯想的太差。

实在是太好了!

她来宋氏真的是来工作的!她有工作了!她找到工作了!一洗早前的忧愁,关悠若终于露出法子内心的笑容。

“谢谢!谢谢你!谢谢你徐总监!”关悠若激动的握住徐然的手,神情亢奋的道谢。

“呵呵,关小姐客气了。”徐然被关悠若这模样逗笑,眼神忍不住在她身上多做停留。

“你先去人力资源部那边办理下入住手续,然后就可以上27楼秘书部那边开始上班了。”

“嗯,好的,谢谢徐总监。”笑容满满的对着徐然道谢,关悠若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往人力资源那边去了。

半个小时后,人力资源的小许领着她,前往27楼。

电梯里。

“悠若,你跟徐总监是什么关系啊?怎么他还亲自面试你啊。”小许有些自来熟,关悠若不过跟她认识不到一个小时,她就已经亲昵的开始跟她打探八卦了。

“没什么关系啊,我也是投简历然后被通知来面试的。”关悠若回避着小许八卦的眼神,强装镇定的外表下,内心藏着一颗不安的心。

没想到,徐然亲自面试她,就已经让她引起了注目,看来以后,她必须更加低调行事才行。

“徐总监平常不会亲自面试人的呀,悠若,老实说,你跟徐总监是认识的吧?”小许凑近关悠若,那一颗八卦的心怎么挡也挡不住。

一路上关悠若被她追问的差点hold不住,幸好电梯及时开门,到达27楼,才让关悠若暂时逃过一劫。

总裁秘书室。

“各位,跟大家介绍一个新来的同事。”

小许一开口,正在工作的人目光都朝着她看过来,不过大家的目光只在小许身上停留了一会儿,便全部转到关悠若身上。

整个秘书室十几个人,目光齐刷刷对着关悠若,有那么一刻,关悠若感觉自己成为动物园的猴子,供人观赏。

“悠若,快点自我介绍一下吧。”小许用手肘碰了碰关悠若。

“哦,好的。”关悠若应了一声,整整衣服,向前迈进一步:“大家,我叫关悠若,是今天刚刚过来报道的,今后将会负责一些金融有关的事项。”

关悠若介绍完毕,可大家的反应却甚为冷淡,没有鼓掌,没有笑容,甚至,她注意到还有几个同事朝着她投来充满敌意的眼神。

关悠若的心,瞬间就哇凉一半。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职场斗争?可她才刚来上班,应该不会对这些人构成任何威胁吧,为什么大家会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看她?

小许大概也没料到大家会是这样的反应,她对着关悠若尴尬一笑,拉着关悠若,朝着坐在办公室最里面位置的人走了过去。

“陈秘书长,这位是悠若,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小许把关悠若推到陈秘书长面前,自己则快步离开了秘书室。

小许的离开,让整个秘书陷入一种阴沉的气氛,关悠若站在秘书长面门,可那秘书长却连抬眸看她一眼都没有,只是自顾的对着眼前的电脑。

相关文章:

与儿子睡觉一下子项进去了|手从衬衫下滑进去揉上

我和闺蜜拿黄瓜互慰*护士表姪女畅畅

新书推荐【情暖似骄阳】小说在线免费全集

小东西真湿这才一根手指;不要了&太大了要到了好爽

美女玩踢男生裆的故事*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