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宠来袭:总裁的二嫁新妻》免费阅读&【慕清,沈璟琛】

2021-09-02 13:11 · 新商盟

第17章 最后一面

医院的太平间,还是沈家,她的小乐乐会在哪儿?

想到这,慕清再一次陷入迷茫,绝望,彻底的绝望像洪水般瞬间将她淹没,击垮,让她眼里的泪,又一次不受控制,汹涌而出。

“别只知道哭,哭能解决什么问题。”蓦地,一道低低醇厚的嗓音从身后传过来,慕清回头,透过模糊的泪眼,一眼便捕捉到了身形挺拔颀长的沈璟琛,正迈着一双长腿,大步朝她走了过来,步伐沉着,身姿优雅。

一眼之后,沈慕低下头去,但不管她怎么努力,都管不住眼里汹涌的泪。

“跟我走!”大步来到她的面前,二话不说,沈璟琛直接握住她的手腕,拉着她便往一旁停着黑色迈巴赫走去。

“四叔!”就这样被被沈璟琛拉着走,慕清下意识地想要反抗。

“怎么,不想去见乐乐?恩——”只不过,她还没有反抗,沈璟琛便停下了脚步,扭着过来,一双如泼墨般的幽深黑眸,沉沉盯着她,低低开口。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既然想见,就跟我走。”慕清困惑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沈璟琛便打断了她,尔后,继续拉着她,往车前走。

慕清被他拽着,望着他高大宽阔的肩背,一种莫名的从未有过的踏实感,让她彻底忘记了反抗,只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

“上车。”来到车前,沈璟琛拉开了副驾驶位的车门,示意慕清坐上去。

慕清一双噙满泪水的眸子望他一眼,尔后,走过去,乖乖坐进车里。

看着她坐了进去之后,沈璟琛关上车门,这才绕过车头,来到另一侧,上了驾驶位,在关上车门后,发动车子之前,看着愣在副驾驶位上的小女人,他直接俯身过去,拉过安全带,替她系上。

慕清低垂着双眸,看着俯身过来几乎和她贴在一起的帮她系着安全带的沈璟琛,哪怕此刻的她满心满脑子想的都只是乐乐,还是不知不觉地乱了呼吸跟心跳。

等给慕清系好安全带后,沈璟琛自己也拉上完全带系上,这才发动车子,往枫园外的山下开去。

慕清在东川市生活了七年,对于整个东川市的交通道路还算是熟悉的,当车子开下了东枫山后,却并不是往医院的方向开,也不是往沈家大宅的方向开。

“四叔,乐乐在哪?”

“墓园。”像是惜字如金,沈璟琛认真地开着车,再简单不过的给出两个字来。

——墓园。

慕清眉心骤然一蹙,浑身都是一个冷战,不过是一瞬间间,她便从脚底板到头皮都在泛冷。

“不,不,……”再一次,毫无预警的,慕清眼里好不容易忍住一泪,夺眶而出,“我都还没有见过乐乐,怎么就可以将她下葬……”

也顾不得沈璟琛是不是在开车,倏尔,慕清伸手过去,一把紧紧地拽住沈璟琛的手臂,霎那又是泪流满面地哀求道,“不,四叔,我要见乐乐,我一定要见到乐乐……”

“好。”没有看慕清,沈璟琛只沉沉答应一个好字,尔后,不断地踩下油门,原本迅速就不低的车子,在大马路上像离弦的箭似的,像沈家墓园的方向飞驰而去……

……

沈家墓园,原本清晨该格外静谧的墓园里,此刻,却正在进行着一场小规模的法事,做法事的几个高僧是从郊外的普宁寺请来的,此刻,几个高僧正围着一个小小的实木棺材一边念着经,一边慢慢地转去着,沈老爷子,老夫人,沈沁文,还有沈礼允和陆曼丽都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等待着法事的结束。

原本,沈礼允是要在外面买块墓地把小乐乐随意葬了,但是老夫人喜欢小乐乐这个曾孙女,不想把她葬在外面,便和老爷子商量了把乐乐葬在沈家的墓园里。

因为乐乐是家里的小辈,再者,乐乐的去世原本就是沈家最不能外扬的“丑事”,所以,既然要葬在沈家的墓园里,便只能尽快,清晨一大早的时间安排下葬,才最好。

做完了一场简单的法事,棺材便开始入土,老夫人看着,不由伤心的抹眼泪,叹道,“这慕清来了,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所以呀,不能让慕清来,她在阿琛那里,估计阿琛不会让她知道乐乐今天一早下葬的事。”沈沁文站在老夫人身边,扶着她的肩膀,轻声安抚。

一旁,沈礼允听着沈沁文的话,垂在身侧的手,渐渐紧握成了拳头。

他沈礼允的老婆,什么时候让沈璟琛这个四叔这么上心了,况且,他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却在这个时候回来,看样子,似乎一回来就盯上了慕清,对慕清说不出的殷勤,沈璟琛的目的,不会是就是为了让慕清跟他离婚,逼得他被赶出沈家,离开沈氏吧!

要知道,当初老爷子可是放了狠话,他若是不娶慕清为妻,日后便休想坐上沈氏总裁的位置,继承沈氏。

所以,三年前,他不得不娶慕清为妻。

如今,沈璟琛一回来就对着慕清直接下手,目标明确,他的目的是什么,就已经很明显了。

只是,沈璟琛已经有那么大一个宏宇集团了,为什么还要对一个沈氏不放手,这分明是不给他活路。

“爸,妈,慕清是礼允的老婆,璟琛把她从医院带走,还一夜不归,这一个叔叔一个侄媳妇,这也太……太不像话了吧!”陆曼丽憋了一肚子的怨气没地方撒,这会儿,终于又找到机会了。

“大嫂这是在担心抱怨什么?”沈沁文向来是向着沈璟琛的,陆曼丽的话,她自然听不下去,直接没什么好气地开口质问。

“沁文,你难道没听说吗,昨天慕清是被璟琛从医院抱走的,他一个当长辈的,怎么能……”

“大嫂,你也说了,璟琛是当长辈的,慕清当时人都晕了,不抱走,那要怎么把慕清带走?”立刻,沈沁文便反驳道。

“那……那他们俩也不能彻夜未归呀,这像……”

“好了!”就在陆曼丽还想要继续诋毁慕清和沈璟琛的时候,老爷子一声低吼,开了口,阴沉着脸道,“乐乐死了,你这个当奶奶的倒是一点不伤心,一点过错都没有,是吧?”

“爸,您怎么能这么说了,乐乐她是我亲孙女,我也不想让小烨的第一次移植手术失败啊,如果……”

“不,不要!”就在陆曼丽辩解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不远处,传过来一道无比悲痛的大叫声,大家顺声看去,看到的,是狂奔而来的慕清,还有跟在慕清的身后,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不急也不缓的沈璟琛。

“不要下葬,我要见乐乐最后一面,我要见乐乐……”哭喊着,看着已经被下葬,佣人们正一铲一铲的黄土往墓坑里填,慕清不要命了似地狂奔过去。

只不过,她实在是太过虚弱了,往上的阶梯没跑几步,便一个趔趄,往前扑倒在地。

后面,看着摔倒额头重重磕在台阶上的慕清,沈璟琛好看的狭长眉峰,微微一拧,加快脚下的步伐想要过去扶起慕清的时候,她却又迅速地爬了起来,继续不要命似地往上冲。

“不要,不要下葬,求求你们,不要下葬……”

一边跑着,一边声嘶力竭的,慕清大叫着,老爷子老夫人还有沈沁文看着这一幕,无不动容,但是,下了葬的人,又哪有再开棺的道理,所以,没有人让工人停下来。

第18章 无所顾忌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

“幕清!”就在慕清扑过去的时候,沈礼允冲过来,一把将她抱住,紧紧抱住,让她根本没有再往前移动一步的机会,“乐乐没了,我们可以再生,你想要多少都可以,不要这样了,好吗?”

“沈礼允,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慕清挣扎,大叫,可是沈礼允却死死地抱住她,根本不再给她上前一步的机会。

“小清,乐乐走了,我已经让人做了法事,现在已经下葬了,你就是乐乐的妈妈,就让她走得安息些,好快点找个好人家,早点投胎去吧!”看着哭得不成样子而且还在奋力挣扎的慕清,老爷子过去,沉声安抚她,同时,对着几个佣人招了一下手,示意他们继续,不要停下来。

“是呀,小清,就让乐乐好好走吧,啊!”老夫人也走过来,看着慕清,不停地抹眼泪。

“慕清,事情已经这样了,先把乐乐好好葬了,其它的事,等下我们回去再说。”沈沁文也安抚她道。

慕清泪眼模糊的看了看眼前的人,又侧头,看向已经被下葬了的装着乐乐的小小棺材,身体,一点点无力的往下滑了下去,软到地上,泣不成声。

沈璟琛没有太靠近,就停在十来米开外的地方,微眯着一双幽深的黑眸,定定地看着慕清的方向,不发一言。

沈礼允看一眼沈璟琛,看到他一瞬不瞬的落在慕清身上的目光,他的眼底,迸射出一抹从未有过的恨意来。

立刻,他转身,将沈璟琛的目光挡住,然后,将慕清抱了起来,当着大家的面,再温柔不过地道,“慕清,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们一起重新来过,我们再生一个乐乐,再生好多个乐乐,只要侈愿意,好不好?”

慕清哭得像一滩水盘,浑身无力的软要沈礼允的怀里,连一丝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更是哭得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除了摇头,便只能摇头,但沈礼允却完全不顾她的反抗,一直紧紧地抱着她,完全不松手,就好像慕清便是她此生至爱一样。

很快,乐乐被下葬,所有的仪式结束,老爷子老夫人都累了,也该回去了。

只不过,他们正准备走,一直软在沈礼允怀里的慕清也不知道忽然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一下便挣脱了沈礼允的怀抱,扑通一下,直直的便跪到了老爷了老夫人的面前,完全都不顾这样猛地一下跪在一颗颗坚硬的小石子上,她的膝盖会有多疼。

“爷爷,奶奶,我要跟礼允离婚,求求你们了,让我跟他离婚吧!”拽住老爷子的衣摆,慕清仰头望着他,双眼红肿,满面全是泪痕。

“慕清,你别太不知好歹,这次礼允为了你,已经什么要求都答应了,而且礼允刚才也跟你认错了,以后会跟你好好过完日子,你还想要怎么样?”老爷子老夫人还没有开口,陆曼丽的尖叫声便已经响了起来,她瞪着慕清,两眼冒火。

老爷子无比威严的目光斜一眼陆曼丽,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附身下去,去扶慕清,一边扶一边劝道,“小清呀,夫妻之间,总是会有些磕磕绊绊,哪里会有一帆风顺的呀!虽然这次,礼允是做得过分,但是他已经答应把小烨带回沈家来,给你抚养,也会和周丝婧彻底断绝关系,你没有了乐乐,但有了小烨这个儿子,再者,你们一起好好过日子,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你就别伤心了,好吗?”

沈氏集团的股份,又怎么能外流,所以慕清必须只能是沈家的人。

“不,不,爷爷,我要跟礼允离婚,我一定要跟他离婚,……”慕清摇头,跪在那儿,再一次,泪如雨下。

老爷子看着她,深深叹息一声,“慕清呀,你就非得这么倔,就不能……”

“慕清,起来!”就在这时,一直站在十来米开外的沈璟琛忽然走了过来,不跟任何人说任何一个字,只直直地走到慕清的面前,伸手过去,用力的大掌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就算你和礼允离婚,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婚自然是要离,但是该慕清的,一分也不能少。

慕清侧头,透过层层的泪水,无比模糊的视线看着眼前那张俊美如神祗般的男人,望进他那双如泼墨般无比深邃的黑眸里,莫名的,沈璟琛的话,就如一股甘洌的清泉般,渐渐流淌进了她那颗破碎的不成样子的心里,让她又有了信仰,看到了希望。

沈礼允和陆曼丽看着忽然过来去扶慕清的沈璟琛,听着他的话,心里,立刻就带了警惕。

“对呀,慕清,你先起来,有事回家再说。”沈沁文也附身下去,去扶慕清,温和劝道。

慕清又看向沈沁文,终于,点点头,站了起来。

“走吧,我们先回去!”扶着慕清,沈沁文又道。

慕清侧头,一双噙满泪水的眸子深深地看一眼被埋葬的小乐乐,尔后,微微点了点头,由沈沁文扶着,离开。

是呀,乐乐已经走了,没有了。

以前,她只有乐乐,可是,她现在连乐乐都没有了。

既然,她现在要为了乐乐和沈礼允离婚,那么,她为什么不要回原本就该属于她的一切,反正,她都一无所有了,又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

回到沈家,慕清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哭,再也不喊着要离婚,因为她已经清醒的知道,只是为了乐乐的事,老爷子和老夫人是绝对不会同意让她和沈礼允离婚的,如果他们这么轻易的就同意了,当初,就不会非得让她嫁给沈礼允了。

“慕清,你先上楼,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看着慕清满面的泪痕,还有身上皱巴巴的衣服,回到沈家后,沈沁文对她提议道。

“恩。”慕清点头,安安静静地转身上楼。

“粑粑!”

就在慕清转身上楼的时候,一道软糯糯清脆脆的熟悉声传来,倏尔回头,慕清一眼看到的,正是小团子。

“哇,小团子,你来了,来来来,快让姑姑抱一下。”看到小团子竟然来了,第一个最兴奋的,自然是沈沁文,赶紧便跑了过去,要从SUSAN的手里去抱她。

老爷子老夫人,还有沈礼允和陆曼丽以及所有的佣人看着这一幕皆是懵的

相关文章:

女尊肉np写得很清楚的|两攻一受同时吃

女友闺蜜夹得我真爽,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逆天神医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 诱爱: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

男友太长进去那刻/有感觉的h描写

姜汁磨穴改造盈盈&哈啊别在地铁上做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