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np公共场合play:女主穿着晚礼服涨奶

2021-09-02 15:04 · 新商盟

辛辛苦苦谈来的合同,让给他们不说,还言语侮辱,你这个当爸的,一点儿用都没有!”

李强东:“......”

不过才说完没多久,刘紫云又开始担心了,“解气是解气了,蓝波港的合同怎么办?这可是答应了老爷子的,要是没办成......”

李雪也有些担心,她没有把握。

白亦非看着李雪,笑道:“去吧,没问题的。”

李雪见此突然感觉很安心,没理由不相信白亦非的话。

第二天一早,李雪怀着忐忑的心,来到了蓝波港办公大楼。

然而和李雪想象的不一样,她以为会很难进去,结果还是跟她之前一样,直接被总经理的助理小周一路迎接。

总经理笑呵呵地拿出合同,道:“签字吧!签了字,立马转账。”

李雪愣愣地点头,签了字。

等出了办公大楼,回到公司,李雪才真正回神,“就这么签了?”

低头看着已经签好的合同,李雪才终于相信了眼前的事实。

可同时,她也很疑惑,白亦非的同学到底是什么职位的?

李凡没进去这件事她也知道了,那么和她去的时候,两者对比太明显了!

可白亦非没有说,她也不好多问,只有拿着合同去找了李老爷子。

李老爷子看着合同,高兴点头,“雪儿做的不错!今天累了吧?要不早点儿回去休息?”

李雪应了声,就回家了。

李老爷子见李雪走了,立马把李二山叫了进来。

李二山是李秋颖的父亲,也是财务部的经理,是一个比较斯文的中年人。

“爸,我这儿正好找您呢。”李二山说了一句。

李老爷子问道:“什么事?”

“蓝波港那边把钱转过来了。”李二山回道。

李老爷子惊讶一瞬,然后点头道:“不愧是大企业!”

李二山跟着点头。

“爸,您找我什么事儿?”

李老爷子收了笑,沉声道:“通知商界往来的朋友,后天我们在天北大酒店举办一个宴会。”

“这,会不会不太好啊?蓝波港那边......”李二山迟疑道。

李老爷子轻笑一声,“蓝波港背后是侯爵集团,他们不会介意的。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其他人都知道,我们的背后是侯爵集团!”

“对了,强东他们那一家,就不用通知了。”

李二山顿了一下,明白了李老爷子的意思,“知道了,爸。”

昨天李老爷子是让步了,但也落了他的面子,李老爷子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等李二山走了,在办公室里的休息室,走出来两个人,李凡和李大海。

“爷爷,合同已经签成了,这李雪估计也没什么用了!哼!他们一家还真把自己当什么了,竟敢这样对爷爷!”李凡满脸的扭曲。

李大海点头,“爸这怎么做,就是要给他们一点儿教训,不然他们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李老爷子脸色阴沉地道:“好了,经过这次的事,我希望你明白,凡事不要太冲动!”

“知道了,爷爷。”李凡恭敬地低头。

......

白亦非在李雪去蓝波港的时候就去了公司,毕竟是公司的董事长,也不能完全当甩手掌柜。

坐在办公室,白亦非一天都在看公司的资料,一直到下班时间,才收了东西,准备下班回家。

就在这时,龙玲玲推门进来了。

“有事?”白亦非先开口问道。

龙玲玲递过了一张请柬,“李氏果业后天在天北大酒店举行舞会,邀请您去。”

白亦非有些诧异,打开请柬看了一下,“舞会?”

“后天?刚好是雪儿的生日?”

这是开窍了?

不对,如果是给雪儿过生日,邀请侯爵集团做什么?

白亦非突然问道:“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企业要去吗?”

“其他和李氏交好都收到了邀请。”龙玲玲回道。

白亦非皱眉,果然不是为了雪儿。

龙玲玲见状欲言又止。

白亦非看了眼她,“还不走?还有什么事?”

龙玲玲想了想,道:“董事长,李氏果业不是最好的选择,一次投资这么多,会不会......”

如果亏了,那可是一个亿啊!

白亦非看着她淡淡道:“我知道。”

龙玲玲:“......”

知道你还投资那么多,一个亿啊!

钱多的没地方花了吗?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什么都不会,就知道花钱,侯爵集团在他手上,迟早有一天会完!

“还有事吗?”白亦非又问。

龙玲玲低头回道:“没了,那我先下去了。”

说完龙玲玲就扭着翘臀出去了。

白亦非不在意地看了眼龙玲玲,她知道龙玲玲的意思,不过他有自己的考虑。

收拾好东西,白亦非也回家了。

一回到家,看到桌子上的饭菜,顿时心里一暖。

李雪看着他回来了,笑道:“你回来啦,过来吃饭。”

白亦非有些感动,柔声道:“你不用这么辛苦的,晚饭可以我来做,项目的事情还需要你操心,以后肯定会很忙。”

“项目的事情,爷爷好像还没宣布谁来负责?”李雪回道。

白亦非一顿,“还没宣布?”

而后了然道:“那应该是在后天的舞会上宣布了。”

“什么舞会?”

“你不知道?”白亦非见李雪这么惊讶,一时间也惊讶了。

李雪摇头,“没听到这件事。”

白亦非见此立马明白了,他们是根本就没有通知李雪一家,故意不让他们去!

呵!看来这个李老爷子还真是不知悔改,一而再再而三地触碰他的底线。

既然如此,那他不介意玩儿个大的!

白亦非对李雪笑了笑,道:“后天是你的生日。”

李雪眼睛一亮,“你记得我生日?”

“对,我想给你办一个生日宴,很隆重的那种,到时候我们全家都去。”白亦非笑着道。

李雪心里高兴的同时又纠结道:“这不好吧?太破费了,我们简单过一下就行了,而且我也答应了曲儿,我们一起过生日的。”

白亦非笑了笑,“没关系,可以让她一起来。”

李雪见此只好点头答应。

吃完饭,两人便各自回了房间。

白亦非有些心猿意马,因为刚才他洗完碗出来,看到李雪已经换好了睡衣,露出了白嫩的胳膊和小腿。

李雪见了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回了房间。

白亦非不舍地看了眼,可是脑海里那倩影挥之不去,有点儿折磨他的意志。

最后不得不深深吸了一口气,洗了个澡后,躺在床上休息。

第二天上午,在办公室的时候,白亦非接到了白云鹏的电话。

“亦非,明天是儿媳的生日是吗?”

白亦非嗯了一声,“你要来?”

“......抱歉,我......”白云鹏有些歉意,公司这边实在走不开。

白亦非没什么反应,“我知道了。”

白云鹏叹了一口气,只好说道:“虽然爸不能来,但我之前已经准备好了礼物,是一个夜明珠,价值八千万,在拍卖场拍卖回来的,让人送过来了,前段时间就到了,到时候你跟儿媳说一声。”

白亦非疑惑,夜明珠?前段时间就到了?他怎么一点消息没有?

“知道了。”

没说几句,两人便挂了电话。

白亦非下意识觉得这事儿有蹊跷,白云鹏既然说已经送到了,那么肯定是送到了,可他完全不知道,这其中绝对有问题。

但他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只有先暂时放在一边。

时间来到李雪的生辰日。

白亦非一家人穿着稍微正式一点的衣服到了天北大酒店。

周曲儿看到白亦非后,悄声问道:“车子还没送给雪儿?”

“嗯。”白亦非点头,“待会儿在生日宴会上送给她。”

周曲儿点点头,也不多问。

李雪看了周曲儿,什么时候他们走的这么近了?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觉。

“你们在说什么?”

周曲儿笑了笑,“还能说什么,当然是让他别给你丢脸了!”

李雪狐疑地看了眼白亦非,见白亦非对她笑了笑,这才对周曲儿道:“能来这里庆生已经很好了。”

周曲儿无奈摇头,无意间看到一个身材玲珑的美女踩着高跟鞋走了进去,顿时惊呼一声,“哎呀!”

李雪被吓了一跳,“怎么了?”

“那是侯爵集团的龙助理,她也来这里了!”周曲儿兴奋地道,“那是不是意味着,侯爵集团的董事长也来了?天呐,等下可以见到他了?”

李雪无语,“你别发花痴了,人家董事长怎么可能看上我们这种阶层的女人?而且你连别人什么模样都没过。”

周曲儿哼了一声,没再继续争辩。

众人上了酒店电梯,但刚出时,便有保安上前,“您好,请问有请柬吗?”

这一问,大家都懵了,他们不是来庆生的吗?

保安见状立马就道:“不好意思,没有请柬,你们不能进去。”

话落,刘紫云脸色不好看,“白亦非,到底怎么回事?不是你说给雪儿准备了生日宴?怎么现在连门进不去?”

白亦非一拍额头,走的匆忙,他把请柬给忘了,只能抱歉地笑了笑,“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又打电话!”刘紫云抱怨道,“快点儿,我们可不想被人当猴子看!丢人现眼的,全是你这个废物的错!”

不巧的是,这时候李凡竟也来到了现场。

“哟,我没看错吧?这不是快要被我们李氏除名的一家子废物吗?你们好像没有请帖吧?不请自来?几个人可真够赖皮的!”

“你什么意思?”刘紫云沉着脸问道。

李凡轻嗤一声,“什么意思?爷爷根本就没有让人通知你们,你们竟然厚着脸皮自己来了,脸皮真厚!”

“通知什么?”刘紫云看向了李强东和李雪。

两个人也有点儿懵。

白亦非眼神闪了闪。

李凡见状知道他们是误打误撞来了这里,“呵,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明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来这种酒店,还非要撑面子!”

“李凡,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的!”刘紫云气道。

周曲儿也道:“今天我们是来给雪儿庆生的,凭什么没有资格?”

“庆生?”李凡看了眼李雪,明白了,随后嗤笑一声,“你们这种人,要庆生就该找个摆摊的,随便吃点儿不就好了,还来这么高级的酒店,也不怕人笑话吗?”

李雪也生气了,“李凡,你不要看不起人,那合同要不是我去签了,现在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开什么庆祝宴会吗?”

她也不是傻子,先是看到侯爵集团的助理,现在李凡也来了,还有陆陆续续其他一些进来的企业老总,想必是李老爷子为了这次融资开的宴会。

“呵!谁知道你用什么手段签的?在这里说的冠冕堂皇,估计早是个人人都能睡......”李凡嗤笑不已:“不过还是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李氏拿不到融资,没办法启动新项目,我也就当不了现在新项目的第一管理人了!还有你们这伙人,现在没资格在这待着,你们不要脸,我们李氏可丢不起!赶紧给老子滚蛋!!”

听到这番话,白亦非不由怒火中烧,站上前瞪眼道:“李凡,你们凭什么不邀请我们?难道说,李家一点礼数没有,只会玩过河拆桥的戏法?”

李凡下意识地想起了之前被白亦非打的站不起来的画面,浑身都隐隐作痛,咬牙切齿地看着白亦非,“白亦非,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你就是我们李家养的一条死狗罢了,我们李家人谈话,轮得到你在这乱吠?不过我们李家重来不伤害动物,你要是真像狗一样在地上吠几声,我今天就破例让你们进去,怎么样?”

话落,李雪也怒了:“李凡,你做事可别太目中无人!”

因为双方争吵声过大,门口的人听到声音都看了过来。

“哎,这又是一出好戏啊!”

“别说风凉话,那是李家的人......”

“李家现在攀上大树了,惹不得......”

刘紫云很愤怒,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地被他们这样耍,一个合同,有用到李雪的地方就来请李雪,用完就过河拆桥,任谁也会很生气!

白亦非也很生气,不过他沉得住气,待会儿宴会上,他会让他们后悔的!

李凡嫌不够,“不是我目中无人,而是你们都是一群垃圾、畜生,你们压根就不配当人!不过瞧你们这么可怜,我就大发慈悲的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吧,白亦非,想好了,你只要跪下趴着吠两声,老子今天就让你们进去!”

“李凡,你别太过分!”李雪怒吼道。

李凡冷哼一声,“过分?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李雪一家和周曲儿都愤怒地等着李凡。

正是剑拔弩张之时,一个声音闯了进来。

“雪儿,你也来了?”

柳钊锋笑眯眯地走了过来,看了眼李凡,又看了眼李雪一家,明白了怎么回事。

“雪儿,我们快进去吧。”

这时,看热闹的人都看向了柳钊锋,也没人敢说话了。

柳钊锋就像是走在聚光灯下一样,让人移不开眼。

李雪看见柳钊锋微微皱眉,她并不想过多跟柳钊锋接触。

而李凡见到柳钊锋后一瞬间就收敛了自己嚣张的气势,反而变得有些讨好,“柳公子,你来了,快里面请。”

柳钊锋瞟了眼李凡,对他的态度还比较受用,点头笑了笑,看向李雪,“雪儿,走吧!我们一起进去?”

李雪拉住白亦非的手腕,“不用了,我们不想进去。”

这时,刘紫云眼疾手快地拦住要走的李雪,笑呵呵地对柳钊锋道:“你认识雪儿?”

“是啊!”柳钊锋一笑,“您是雪儿的......姐姐?”

刘紫云一听,乐坏了,“呵呵......这孩子真会说话,我是雪儿的母亲。”

柳钊锋恍然,“原来是伯母,刚才冒犯了。”

“哪里?”刘紫云笑着说了一句,“你跟雪儿怎么认识的?”

柳钊锋笑着回道:“雪儿和我是大学同学,那个时候我还追过她呢,不过雪儿拒绝了我,哎......”

刘紫云听后高兴不已,这柳钊锋一看就是个世家公子,眼里对雪儿的爱慕表现的再明显不过了!

柳钊锋可比白亦非强多了,这才是女婿的绝佳人选。

“没事儿,大家都是年轻人嘛,雪儿她现在还......”话还说完,刘紫云就住了嘴,这里还有很多外人,说出去对自己家名声也不好。

柳钊锋却是明白了刘紫云的意思,顿时笑得更开心了,“伯母,走吧,我带你们进去。”

刘紫云高兴地点点头。

一边的李凡见了有些不满,柳钊锋转过头看着他,“怎么了?”

“没事儿,请进。”李凡哪里敢说什么。

柳钊锋带着他们一起进去,但是李凡看到白亦非后,拦住他,“不行!其他人可以进,白亦非不能进!”

众人愣住。

“那我也不去了。”李雪立马拉着白亦非的手腕就要走。

白亦非心中感动。

但刘紫云就有些咬牙切齿了,又是这个白亦非!

这个废物倒插门,一开始说好的带女儿来过生日宴会,结果却是领着众人丢人现眼!

“雪儿,他不进去就不进去,又不是没了他不能参加宴会,而且这种土包子进去了也会受人白眼,你还嫌刚刚面子丢的不够多吗?”

李雪看着刘紫云,“妈!”

刘紫云还想说什么,那边,柳钊锋却小声对李凡道:“让他进去,进去也只有被嘲讽的份儿,丢人的是他!”

还有一点就是,有了对比,李雪的母亲才能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谁才是最佳女婿?

李凡一听立马点头,“行,看在柳公子的面子上,你进去吧!”

白亦非看着柳钊锋,眼里神色晦暗不明。

这下所有人才走了进去。

进去后,柳钊锋带着李雪一家介绍这个介绍那个,李雪有些歉意地看着白亦非。

白亦非笑了笑,道:“去吧,我没事。”

李雪只好点头,跟着他们一起去了。

周曲儿知道柳钊锋的身份,所以也跟了上去,想看看能不能碰上侯爵集团的董事长。

等他们走了后,龙玲玲才走了过来,“抱歉,董事长,有事耽搁了一会儿。”

白亦非淡淡道:“没事,待会儿你就装作是我同学,其他的按照安排好的就行。”

“是,董事长。”龙玲玲应声后便离开了。

因为两人是在角落里,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宴会上,李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

这次攀上了侯爵集团这棵大树,这些商界的人对李家的态度不可谓不好,让李老爷子的虚荣心的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以后在天北市,可没人敢跟他们李氏作对了。

宴会进行到一半时,李老爷子站上了主持台,清了清嗓子,用话筒道:“欢迎诸位亲朋好友来到宴会,我是李氏果业的董事长李敬。”

一段官方的话说完后,李老爷子笑着道:“之前我寿宴的时候,有一位朋友,送了我们李家一颗夜明珠,是罕见的天然夜明珠,借着今天这个机会,和大家一起来鉴赏鉴赏。”

李老爷子的话说完,后续工作人员立马关了灯,拉了窗帘,顿时大厅陷入了一片黑暗。

接着,在主持台的位置上,突然亮起了一片光,照亮了一大片。

如果不是大厅太大的话,相信整个屋子照亮都不是问题。

“哇!好美啊!”

“这大手笔!”

“这夜明珠一看就价值不菲!绝对好几千万!”

然而白亦非看到后,立马沉了脸,他本来打算是今天过后再去查一查的,现在看来不用查了!

那明明是他亲生父亲送给雪儿的生日礼物,现在却被这个人拿出来炫耀显摆,果然够不要脸!

这时,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的李雪突然问道:“白亦非,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今天的宴会他们没有邀请我们?”

白亦非顿了一下,点头道:“是。”

李雪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们不用来的。”来了也是受气。

白亦非却摇头道:“不,雪儿,我说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要给你办一个特别的生日宴会。”

李雪疑惑,可都这个时候了,还办什么宴会?

白亦非没有过多解释,只是笑了笑。

这时,李老爷子笑呵呵地道:“这样光泽的夜明珠,想必大家也很少见吧?”

可不是吗?本来天然夜明珠就比较少见,还是这么大一颗,光这么足。

然而众人还是比较关心到底是谁送的?这个可不便宜。

李老爷子像是看到了大家的疑惑,就道:“这是我当时生日宴上收到的,是柳氏集团的董事长替柳钊锋柳公子送的。”

柳氏集团?

原来如此,果然是大手笔啊!

柳氏集团虽然比不上侯爵集团,可也是大集团,在天北市同样拥有一定的地位,以柳氏集团的财力送出这样的礼物,足够合理。

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柳氏集团似乎和李氏没什么交集,为何一出手就是这么大的手笔?

台下的柳钊锋心中一惊,当时他只是借花献佛,后来回去问了,根本就不是他老子送的!

李老爷子这么一说,要是被他老子知道了,绝对一顿打!

可当围着柳钊锋的人越来越多,说着恭维的话,柳钊锋心里飘飘然,也就顺其自然了。

“柳公子真是大手笔啊!”

“是啊,柳公子出手可真大方!”

柳钊锋笑呵呵地道:“哪里哪里?不过是一个夜明珠,对柳氏集团来说,小菜一碟,不足挂齿。”

这时,李凡端着酒杯走了过来,恭维道:“柳公子一表人才,又如此大气,将来又是柳氏集团的继承人,比某些吃软饭的人强多了。”

柳钊锋顺着视线看过去,看到了一边的白亦非,得意地道:“一个继承人而已,不过确实比一个乡下人要好上那么一点儿。”

李凡哈哈一笑,对白亦非道:“白亦非!像你这种人,怕是没来过这种高级宴会吧?看看你穿的,和宴会简直格格不入,你要是有自知自明,就该早点儿走!”

“雪儿,作为你的堂哥,我真的很为你感到不值,你看看柳公子,再看看白亦非,这样的人,哪怕是去给人做牛做马一辈子,估计还换不回柳公子身上的一件衣服!这种连垃圾都不如的废物,怎么配的上你?”

李凡的声音不算小,周围的人听到了,都看了过来。

刚好这个时候,大厅内的灯光再次亮起,让人看清了白亦非他们的穿着。

“这人穿的可真土!”

“是啊!估计是地摊货吧......”

“一点脑子没有,来这种场合,也不知道打扮打扮。”

一道道声音像是刺一样扎在几人身上,让人浑身难受。

李雪的脸火辣辣的疼。

白亦非却无所谓地笑了笑,“俗话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只吐不出来,难道一群就能吐出来?”

众人听闻立即沉了脸,这不是说他们全都是狗吗?

更让人惊奇的是,明明是一个穿着垃圾货色的人,竟然这么大胆地骂他们!

李凡脸色阴沉,还没来得及说话,柳钊锋就冷声道:“没本事的低贱之人才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比如你。”

看着柳钊锋都这么说白亦非了,李凡得意地看了眼白亦非,“不知道谁是狗?”

白亦非看着李凡,又看了眼柳钊锋,“是啊!谁是狗谁心里清楚。”

那眼神的意味再明显不过,李凡不就是柳钊锋的狗吗?

一边的李雪见状不懂地看向白亦非,白亦非为什么要跟这么多人杠上?

但又发现,白亦非满脸的无所谓。

而李凡已经气得全身发抖,怒不可遏道:“跟你这种倒插门的废物斗气可真是白费力气,狗杂种实力没几个,脸皮倒是挺厚!等下我就让人把你打成残废再丢出去!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顶嘴!”

说完,李凡正打算喊来保安,将白亦非当着所有人的面暴打一顿时。

台上李老爷子的发话,让他迫不得已暂停下来:“当然,此次宴会呢,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宣布。那就是我们李氏果业和侯爵集团旗下的蓝波港房产达成合作,也有幸请到了侯爵集团的董事长。”

众人听后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侯爵集团董事长!

据说前段时间侯爵集团换了一个年轻男人做董事长,但没人知道那个董事长是谁,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这让大家好奇起来,这位侯爵集团的新任董事长到底是谁?

大家在大厅里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没看到那个董事长。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天北市最年轻有为的侯爵集团董事长上台致辞!”

李老爷子讲完,一脸兴奋的带头鼓掌。

与此同时,他老眸扫视,迫不及待地想要悦目下侯爵集团董事长的风姿!

在场的其余人,也纷纷忍不住发出丝丝尖叫声,好似想用如此方式,来表达对这位神秘老板的崇拜。

白亦非简单调整了下衣领,眯着眼、一脸冷漠地看了看李凡跟柳钊锋。最后缓缓走了上去。

相关文章:

人家想要那个嘛@白带有点黏糊糊的

怎么做自虐小工具_b越大日期越舒服吗

女友闺蜜夹得我真爽,一女被两男吸奶的小说

岁岁年年与君伴免费阅读/岁岁年年与君伴在线全文阅读

盲人按摩按下面很舒服|盲人按摩管理系统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