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奇才【全章节】免费阅读完本,鬼医奇才完结篇

2021-09-02 15:49 · 新商盟

“啊,是恶鬼,还请大师救我儿子啊!”徐振邦立刻脸色一白,失声大叫道。

至于他的夫人,已经吓得双腿发软,流出惊恐的泪水,哀嚎不已。

“老爷,小心!”

那宋伯也是动容无比,艰难的吞了下口水,身躯微颤,努力的作出防御姿势,但那恶鬼张牙舞爪,只是一个眼神过来,便让人心底发凉,活生生顿在了原地。

“你这老鬼,病的不轻啊!”

庄术却是半点恐惧都无,转而轻叹一声。

“大师,还请出手啊!”徐振邦彻底不淡定了,哀声请求庄术出手。

庄术走过去,大手一抓,直接按住那老鬼的魂体,顿时老鬼发出一声凄厉惨叫,病房内的电灯一闪一闪的,画面极为诡异。

“心生邪念,妄图迫害凡人,你这老鬼好生可恶!”庄术精芒闪烁,嘴角玩味更甚,一只手按住老鬼,一只手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盒子,取出一把桃木所制的柳叶刀。

“大……大师……你要干嘛?”

徐振邦看着这一幕,惶然失色道。

“我说了,为他看病来着。”

庄术嘿嘿一笑,朝老鬼努了努嘴,一只手握着桃木柳叶刀,猛地往恶鬼的身躯一划。

啊!

恶鬼顿时发出一声怪叫,整个身躯都在冒烟,狰狞的五官发出愤怒的咆哮:“小子,敢坏我好事。”

“别瞎叫叫,不过一只五十年的恶鬼罢了,你那点法力还不配给我洗脚呢。”庄术讥讽道?

“你找死!”老鬼发出一声愤怒,大嘴一张,喷出一口黑气。

“散!”

庄术瞧都不瞧,随口一吐真言,那些黑气袭至身前,便好像云雨一样散开,彻底消失。

“你……!不是说鬼医庄家只文不武的吗?”老鬼发出一声尖叫,恐惧的退后。

“哼,那些都是老黄历了。”庄术冷哼着,五指掐诀,在虚空比划,桃木柳叶刀在手中如仙鹤飞舞。

“我……不服啊!”老鬼惨嚎。

“鬼医庄家,你们不得好死啊!”

“不得好死?小爷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不得好死!”庄术露出讥讽的笑意,桃木柳叶刀继续在恶鬼身躯比划,像是在切割着什么,随着他动作,恶鬼的惨叫声越来越低,最终浑身黑气渐渐褪去,老鬼的魂体逐渐恢复清明的状态,露出一道茫然的身影。

“哼哼,五十年魔障,倒是好生滋补。”

庄术挥舞柳叶刀,不断比划,从老鬼身上割走一道道黑气,最终这些黑气全部打入一个瓷瓶中,老鬼最后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便彻底恢复过来,随后一句话都不说,神色恐惧的缩在角落,看都不敢再看庄术一眼。

“看在你这老鬼已经付了诊金的份上,小爷我免费送你上路。”

庄术淡然一笑,右手一扬,一道黑洞大开,仿佛召唤了阴间之门,阵阵寒风袭出,那老鬼这才惶然的起身,脸色惨白的朝庄术一恭礼,喃喃道:“小老儿,多谢上……上人。”

他的双眸带着一丝解脱,最后不舍的看了眼这个尘世,身子一掠,遁入黑洞之中,几秒后缓缓消失在众人眼中。

“这……”

看着这一幕,徐振邦三人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好了,事情解决了。”庄术拍拍手,笑嘻嘻的看了眼徐振邦三人。

“啊,大师,那我儿子?”徐振邦马上心里一震,忍不住着急问道。

“好了。”庄术嘿嘿笑道:“你儿子被这老鬼附身,虽说失了点阳气,但年轻人嘛生在精力充沛,休息个把月就恢复回来了。”

“可是……”徐振邦还是有点懵比的感觉,宛如做梦。

“没看明白?”

庄术呵呵一笑,看见三人都是一副呆滞的表情,这才得意道:“说白了,你儿子被老鬼附身,是因为这老鬼成了厉鬼,他为啥成了厉鬼?是因为心生魔障,妄图附身在凡人身上,这就是病!”

“其实啊,不仅是人会生病,鬼也会生病,人病了,轻则健康受损,重则找阎王老头报道。就好像人类生来并不是就具有恶性,鬼也一样,并不是每个鬼魂产生时就是恶的,而是因为他们病了,所以好鬼变成恶鬼,坏鬼变成厉鬼。若是不医治,这些恶鬼,便会为祸一方……”

庄术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通,看到三人还有点缓不过气的样子,倒也不再说话,而是气定神闲的坐在一边。

好半天,徐振邦终于回过神来,看到病床上的儿子恢复了脸色,呼吸也平稳了,知道这是活过来了,顿时感激的朝庄术谢道:“大师,真是太感谢你了。”

“呵呵,小事一桩,不过嘛,我们庄家不管给人看病还是给鬼看病,都是要收取诊金的,您看?”庄术笑道。

“啊,我明白,我明白。”徐振邦发自肺腑的感谢,二话不说取出随身携带的支票本。

“不用那么麻烦,我给你说个账号,就以鬼医的名义,你把钱打过去就行。”

看着徐振邦大方而又感激的表情,庄术叹了一声,有点肉疼,却是假装不在乎的报了个数字账号。

“诶?是慈善基金的账户?”这边,宋伯在操作转账,看到上面的户名不由一愣。

“远航慈善基金?”

徐振邦扭头看了一眼,顿时恍然大悟,再看庄术的面容时已经充满钦佩,拱手道:“大师高风亮节啊,徐某深感佩服。”

“宋伯,打两百万过去。”

徐振邦扭头吩咐道。

与此同时,远在明海市的某栋写字楼,远航慈善基金的总部,一间办公室内,一名绝色倾城的女子正坐在办工桌前办工,她的样貌很清秀,像是一朵幽兰般沁出迷人的暗香。

叮。

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女子抬起头,秀眸蓦然一惊,跟着微笑起来。

“又打了两百万过来,这个留名为鬼医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绝美女子眼中浮现一抹好奇,她缓缓打开笔记本电脑,调取这几年鬼医的捐款记录,最后愕然发现,鬼医第一笔捐款出现在三年前,而这三年来,鬼医捐献给远航慈善基金的金额,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八千万之数!

“他到底是谁?”

苏欣兰眼眸中浮现异彩,最后看了一眼捐款的账户显示为京林市,当下作出决定,拨通秘书处电话:“雪莉,尽快给我订一张飞往京林市的机票!”

…………

庄术当然不知道因为他的举动,而使得一位大美女不远千里迢迢的赶往京林市,此刻他像是解决了一桩心事,终于可以放心的返回学校了。

目送庄术离去的背影,徐振邦的眼神逐渐明亮起来,再看看病床上苏醒过来的儿子,徐振邦露出一道动容之色。

“宋伯,此子……不凡,当真不凡啊!”徐振邦难得称赞一个年轻人,更别说如此激动了。

“简直不可思议,我活了六十岁,自以为见多识广,但今日所见,却让我终于明白何为高人风范了。”宋伯叹息一声,随即眼睛微微一眯,蓦然振奋道:“老爷,这位大师神秘莫测,当世之中,如此高人可谓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我徐家若能结交此子,说不定……”

“是啊,这才是高人啊!我有种直觉,这位大师表现出的,不过是他诸多手段中最普通的一样。这种能人,是我徐家的贵人,今后定要好好联系才是。”

徐振邦眯起双眼,心中激动无比,今日让他得以遇见庄术,何尝不是一种荣幸,一种机缘!

他已经打定主意,等儿子醒来,一定要让他好好跟随在大师身边,若能得大师赏识,那么徐家今后的荣耀,定能再传承百年不止!

从徐振邦处离开,庄术并未再转身返回那个女生的病房,因为老鬼已除,施加在两人身上的鬼气已散,那女生醒来,也不过就在眨眼间。

“这老鬼倒是好生算计,让他找到两个阴阳童男童女,若是再过几日,阴气和阳气合一,那老鬼便彻底瞒天过海,吞噬了男孩的灵魂,从此逃脱阴间的追捕,逍遥天地。”

庄术喃喃一声,颇为感慨。

“不过幸好,此事算是解决了,若是放任下去,造成此地阴阳崩溃,少说那地藏王要跳出来,指责我的不是。”

倒也不是庄术这小子学活雷锋,古道心肠,多管闲事。而是此事他已经沾染了因果,那老鬼本来要被他超度而走的,但却欺瞒了他,还对凡人施加了罪行,今后若是对凡人继续迫害,那便是庄术之过错也,少说也得受罚,折寿个十年。

这就是鬼医庄家的无奈,一旦沾染了鬼怪的因果,便必须亲自了解,庄术都记不清这十几年来,他治好了多少鬼怪,送走了多少恶鬼。

没有人能说清楚庄家的来历,就连庄术祖上,也不知道庄家是如何拥有治鬼之术,又是如何发展出鬼医这一流派的,但这千年来,庄家活跃在神州大地,不出风头,蛰伏如隐龙,默默守护着这片大地。

庄术便是庄家第四十一代传人,他从小,便展露了非凡的天赋,在祖父的教导下,以短短十年功夫,便将庄家的所有门道都学清了。

不仅于此,庄术还是庄家最特别的一个,因为他打破了庄家只文不武的陋规,也打破了庄家千年的祖训,医鬼不医人!

人鬼皆医,在庄术看来,这才是新时代的做法。

他机灵,俗气,市侩。

但他同样博爱,仁义,热血,侠骨柔肠。

这不,庄术刚刚走出医院,正准备搭乘公交返回医科大时,陡然马路口一阵失控的摩擦声响起,跟着一连串剧烈的碰撞声此起彼伏的炸响,庄术猛地抬头,瞳孔蓦然一缩。

不好,发生车祸了!

他大喊,第一个跑到现场。

就见惨烈的马路中央,一辆公交车和一辆面包车撞击在一起,因为失控的原因,公交车倒翻在地,玻璃碎了一地,从里面传出一阵阵哭叫声和惨叫声。

至于面包车,则是直接被削成两半,车辆解体后,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人员直接被甩飞出来,人倒在绿化带上,一动也不动的。

另一边车祸现场,司机被卡在车厢边缘,发出痛苦的哀嚎。

“快,救人!”庄术瞪大了眼睛,连忙指挥路人,开始展开救人的工作。

径直走到最近的一名伤员面前,庄术食指和拇指并立,像是飞快的扫过病人的天枢等穴位,跟着轻轻一拍伤患的后背,做好这一切后,庄术又继续走向下一个伤患。

如此七八个伤患看过去,说也奇怪,只要庄术看过的伤患,伤口在瞬间便止血凝固,呼吸也趋于平稳。

紧跟着庄术窜到公交车边,通过到底的玻璃窗,往里观察环境,很快,有一个受了轻伤的乘客自信从窗户口爬了出来。

“没事吧?”庄术朝对方大喊。

“我没事,不过里面好多人受伤了!”那年轻人钻出来,一脸心有余悸,哭着喊道。

“快来人。”

庄术大叫,和几个热心的小伙子钻进公交车内,将乘客一一解救出来。

“别动!”

这时,庄术找到一个少妇跟前,但见对方瘫软在车厢里,因为受到剧烈撞击,整个人已经昏迷过去,而在她的身下,则是一片鲜血。

更让庄术变色的是,少妇的肚腹隆起,一看便是位孕妇。

“怎么办?”

一同出手救人的路人都愣住了,有人在喊:“已经打电话了,消防和急救都过来了。”

“车祸就发生在医院门口,现在医院应该得到消息了,马上就会有医生过来。”

“来不及了!”

这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庄术扭头,就见车厢里,不知何时爬进来一个清秀的少女,对方穿着一身白大褂,睿智的眼眸浮现一抹着急。

“公交车尾部正在冒烟,估计马上要起火,先把其他人救出去!”

“都快点!”

众人神色一变,朝尾部看去,果然看见小火苗窜起。

很快,众人搭手,将公交车里受伤的乘客一一抬出去,唯独瘫软在地上的孕妇,所有人动都不敢动一下。

“你是医生?”

有人朝那名穿着白大褂的清秀女子问道,着急道:“怎么办,快把人抬出去吧。”

“不行。”

这时候,庄术和女大夫异口同声道。

女大夫意外的看了眼庄术,声音有点紧张,喃喃道:“患者伤到血管,血止不住,而且瞧这情形,很可能伴有盆腔骨折,万一伤到婴儿,怕是……”

她冷汗直冒,紧张的想着办法,但无论如何,却是想不出办法。

“我来。”

这时,庄术精芒一闪,手上一动,出现一枚符篆。

紧跟着,他迅速将这枚符篆贴到孕妇肚腹,跟着朝女大夫一咬牙,急声道:“搭把手,帮我把人抬出去。”

“你这是干嘛!现在病人不能移动!”

女大夫瞪大了眼睛,看着庄术将一张古怪符篆贴在了孕妇的肚皮上,然后一副想要移动患者的模样,顿时露出愤怒的表情。

“车子已经起火,不管怎样,必须先把人抬出去!”

庄术指间一点,朝孕妇身上几个穴位一点,好像在止血,跟着自信道:“相信我,胎儿还活着,移动过程,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这不可能!”

女大夫马上尖叫起来,傻傻看着庄术。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还愣着干嘛!”

庄术瞄了眼车子尾部,火势越来越大,着急得咆哮一声,惊醒女大夫,对方一咬牙,这才搭手过来,帮着庄术将孕妇从座位上抬下来,抬出公交车。

整个过程,孕妇都陷入昏迷,但让女大夫稍微心安的是,患者处并未继续流血,这让她惊讶的看了眼庄术。

刚刚将孕妇抬出公交车,噗嗤几声,整辆公交车彻底化作一片火海,逃生的乘客全部傻傻看着这一幕,片刻后,诸多哭声响起。

“急救到了!”

这时候,医院的医生和急救车终于赶来,所有医生和护士匆忙给受伤的乘客止血。

而这边,庄术守在孕妇身边,看着女大夫,神色郑重道:“将孕妇送到手术台前,这张符篆千万不能摘!”

“这……这是什么?”

女大夫清秀的瞳孔闪过一道迟疑,但下一秒,她看见庄术飞快的打开随身携带的盒子,一共有两层,第一层是黑色的图案,第二层则是白色图案,铭刻着非凡的图腾。

庄术打开第二层盒子后,神色闪过一丝凝重,随即取出一枚金针,对着女孕妇身上扎了几下。

“你在干嘛!”

女大夫又是一声惊呼出口,想要拦住庄术。

“我在救人!”

庄术抬起头,皱眉瞪了眼对方,右手继续快速的将金针刺入孕妇的各个穴位,几秒后,孕妇悠然醒转。

“放心,宝宝没事。”

庄术一只手放在孕妇的肚皮上,眼神闪过柔情,安抚道:“孩子很健康,你一定要撑住。”

说完这句话,庄术抬起头,看着已经陆续赶到的医生,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

他已经尽力了,接下去就没他什么事了。

站起身,庄术再次郑重的看了眼女大夫,不容置疑道:“记住,符篆在送到手术台之前,决不能摘下!”

留下这句话,庄术飘然离去。

“清雅,什么状况。”

庄术前脚离去,后脚马上有几名医生赶过来,其中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表情深沉的看了眼孕妇,蹲下来为其检查。

“袁主任,孕妇大出血,怀疑因车辆撞击,造成胎儿不稳……”

女大夫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的将现场情况述说一遍。

“诶,这是?”

袁主任点点头,目光在孕妇肚脐处扫过,看到上面衣衫底下,隐约贴着一张泛黄符纸。

“这是!”

袁主任猛地一震,盯着符篆看了一会,猛地扭头看向楚清雅,失声问道:“刚才是不是有个年轻人在这?十七八岁的样子,这张符纸是不是他贴上去的?”

“袁主任,确实是一个年轻人贴上去,他还说让这符纸不能摘下,袁主任,怎么办,这孕妇肚子里的胎儿肯定受到了撞击,不知道会不会……”

“什么,真的是他!”

岂料,当听到楚清雅的回答后,袁主任猛地爆发惊喜之色,激动道:“这下好了,有他出手,这孕妇和孩子的性命算是保住了!”

“啊?”楚清雅顿时一愣。

“先别说那么多了,快把人送到医院!”袁主任马上安排道。

忙活了几个时辰,第一医院总算将车祸现场的伤患全部处理完毕。

第一医院急诊科的医生原本做好了极坏的思想准备,但不知为何,这一次大型车祸,除了那辆面包车司机和副驾驶位的乘客当场死亡外,公交车上的乘客却是一例伤亡都没有。

不仅于此,急诊科的医生还觉得急救工作好像变简单了,碰到的每一个伤患,都没有大出血的情况出现。

当听到现场参与施救的急诊医生楚清雅提起,是一个年纪轻轻的男人参与了抢先救援工作,为每个伤患做了简单急救后,所有医生都惊呆了。

这是何等水平!

医生们检查过,每一个伤患的伤口出血部位,都被一种奇怪的方式止住了流血,这在当今急救医疗体系里,是不可能存在的案例!

而楚清雅,她亲眼目睹着那一位孕妇被送到手术台后,袁主任像是对着圣旨一样,以极为郑重的姿态,小心翼翼的将那张符篆取下。

那一瞬,楚清雅看见了此生最不可思议的一幕,就见符篆脱离孕妇的身体后,好似完成了使命一般,在刹那化作光点无数,整张符篆好似燃烧成灰烬,消失在视线中。

“这……”

楚清雅惊呆了,震撼的看着袁主任。

“果然是他!”

袁主任同样激动莫名,喃喃道:“三年了,当年他那么小,医术便已惊世骇俗,如今三年过去,他又该成长到何种地步?”

随即,袁主任亲自参与孕妇的手术,最终有惊无险,确保了孕妇的生命安全和体内婴儿的性命。

术后,楚清雅迫不及待的找上袁主任,询问道:“主任,那人到底是谁?为何……那一张符篆……。”

楚清雅说不出话来,她医科大读了四年,研究生读了三年,自认为完美的实践了科学主义,但今天所见,超出了她的人生观,让她以往建立的信念和眼界,在这一刻彻底土崩瓦解。

“那是一位奇人啊!”

袁主任坐在沙发上,双眸露出回忆,喃喃道:“我只知道,他姓庄。”

“三年前,我出差到一小镇,遇到一位少年,他的医术水平令我叹服,更让我震撼的是,他有匪夷所思的能力,刚才你所看到的符篆,不过是他所有能力当中最普通的一种!”

“普通?”

楚清雅瞪大了秀眸,露出无语的表情,这要是普通,那这世间还有什么是不普通的?

“传闻,他最大的本事……不是医人,而是……医鬼!”

袁主任继续喃喃道。

砰!

楚清雅手一划,水杯掉在了地上,整个人彻底呆住。

…………

回到宿舍,庄术看到寝室几个兄弟正凑在一起打牌,唯独老三李必梵一脸哀嚎的躺在床上,一只手捂着肚子,痛苦难捱的模样。

“三哥,咋了?”

庄术无语问道。

“这小子吃坏肚子了,这会彻底焉了。”

老大哈哈大笑道。

“没去诊所看看吗?”庄术问道。

“看了,没用。老六,我感觉我要死了。”三哥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呀。”

庄术摇摇头,走到阳台,倒了杯开水,趁着旁人没注意,手一扬,一张符篆凭空显现,随即将符篆往水杯里一拍,轰一下符纸燃烧,好似化作一股能量融入开水中。

“三歌,喝口水试试。”

庄术笑眯眯的将开水递过去,

“老六,干嘛呢,这小子光喝水没用,我估计他是胃病,这病短期内可治不好。”

老二周鑫呵呵笑道。

“谢了。”

三哥有气无力的接过水杯,意思下的呡了一口,但不知为何,刚喝了一口,李必梵突然诶了一声,看了眼水杯:“这水……”

他眼前一亮,随即大口咕噜,就将一杯开水灌进肚子里。

喝完后,李必梵闭上眼睛,几秒后睁开眼,惊喜道:“老六,奇了,你这水里放了什么,我这肚子不痛了!”

“呵呵,不痛就好,麻烦,十块钱大洋。”

庄术笑眯眯的伸出巴掌,讨要诊金。

“哇靠,老六你不厚道啊,兄弟还跟我谈钱,伤感情啊。”

李必梵嘿嘿一笑,懒得理会他,跟着生龙活虎的跳起来,大吼道:“兄弟们,我感觉我现在都是力气,好像能杀死一头老虎似的!”

“你就吹吧!”众人鄙夷一声。

庄术嘿嘿一笑,径直走过去,从李必梵的钱包里掏出一张十块钱的纸币,乐呵道:“俺庄小爷出手,岂有不要诊金之理?”

“老六,你狠!”

李必梵顿时傻眼了。

第二天是解剖课,一大早,庄术便早早的起床,出去操场跑了一圈,随后给寝室众人带了早餐回去。

吃完早餐后,庄术提前往教室赶去,想要抢先占个好位置。

其实解剖这一门手艺,庄术自认为掌握的不差,之所以要在大学里旁听一遍,不过是为了巩固知识罢了。

当庄术走到教学楼楼下,惊讶的发现这里已经围了乌压压一大群人,全是男生为主,各个学届的都有,少说也有几百号人。

“啥情况,有哪个热门教授开课不成?”庄术嘟噜一声。

人群中,一身青色长裙的楚清雅站在教学楼阶梯口,倩脸上满是平静,仿佛眼前诸多围观者对她来说不过是浮云。

“我说咱楚大小姐,你今天是闹什么名堂啊。你看,这些学弟们一个个都疯了,你这医科大有史以来第一美女校花的名头,也忒响亮了吧,这都离校两年了,还有这么多狂热粉丝,啧啧,真是让我羡慕嫉妒恨啊!”

旁边好闺蜜杨雪儿掩嘴咯咯笑道,扫了眼一众眼睛发光的男生们,心里对闺蜜今天的异常举动而感到好奇。

“找人。”

楚清雅淡然一声,秀眸仔细的搜索人群,但没有找到自己的目标,这让她有些失望。

“哟,不会是男生吧?”

杨雪儿眼前一亮,吃惊的看着闺蜜。

“真的是个男生!”

这下杨雪儿更吃惊了,看着闺蜜一副默认的表情,刹那激动不已道:“天呐,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咱们医科大的极品女神,居然会亲自追着一个男生过来,天呐,到底是哪个家伙,居然获得你的青睐啊?”

“难道是这一届大四的赵承?不对,他虽然还算优秀,但估计也入不了你楚大小姐的法眼……”

正当杨雪儿嘀咕着的时候,楚清雅蓦然眼前一亮,露出激动欣喜之意,朝着对面楼梯飞奔而去。

“诶,清雅,你干嘛,等等我!”

杨雪儿皱眉,下一秒,她惊呆了,看着楚清雅朝着对面楼梯一个男生疾奔过去,飞快将对方拦在了身前。

“是你?”

庄术正准备走楼梯前往3层教室,蓦然鼻端处一股香风扑面而来,他猛地一顿,看着眼前一道倩丽秀影站在了身前。

“你好,昨天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楚清雅,很高兴认识你。”

楚清雅终于笑了,伸出白藕般的玉臂,声音甜美道。

相关文章:

高中男生互摸飞机经历:又黄又粗暴的纯肉NP文

温槿小说《爱你似飞蛾扑火》全文小说【电子版】

大炕上的轮乱生活_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绝世老房东

老男人玩的我太爽啦*男票说接吻完腿软

bl按住头骑跨在嘴上_子宫囊肿吃什么药能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