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王者至尊免费阅读,王者至尊无删减无广告

2021-09-02 15:48 · 新商盟

江静坐在办公室内的真皮沙发上,喝着秘书李娜为她泡的上等黑茶,这种茶可以减少腹部脂肪堆积,深受女性喜爱。

同时,江静的个人资料也被李娜准备好,放到了林清菡的面前。

江静,二十三岁,十八岁曾拿过省女子格斗冠军,后服军役,加入女子特战大队,五年时间,执行过十七次任务,荣立个人一等功两次,二等功五次,三等功一次,精通散打,自由格斗,反恐维稳,服役五年后选择退役,成立一家女子保镖公司,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便在业内拥有响亮的名号,专门负责一些男性保镖无法做到的贴身保护。

林清菡看到这些资料后,对江静还是有些佩服的,就像男人也会羡慕同为男性的八块腹肌一样,林清菡这种女强人,对于江静的个人身手也有些羡慕。

林清菡合上江静的资料,看着江静,说道:“我爸跟我交代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我那,不过提前说一声,我家里还有一个人,他可能会让你感到反感。”

对于林清菡的话,江静没有做回答。

林清菡笑了笑,看了下皓腕上的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

“先去吃饭吧,我也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情况,方便你日后的工作。”林清菡从老板椅上起身,整理了一下稍有些褶皱的黑色短裙,修长笔直的双腿无可挑剔。

江静放下手中的茶杯,对林清菡说道:“林总,我想在吃饭之前,应该先处理一下你办公室中的窃听器。”

“窃听器?”林清菡因为江静的话,柳眉皱在一起,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办公室中,竟然有窃听器!

“看林总的表情,应该不知道窃听器的存在了。”江静起身,就见她在办公室的几个拐角摸索了一圈,然后分别从花盆下方,墙壁拐角,以及书架的最里面,拿出三个小型窃听器来。

看到这些,林清菡的脸色格外难看,这三个窃听器,不知已经放在自己办公室多长时间,自己又有多少事情,被人听了去,这到底是谁做的!

林清菡在怒于窃听器存在的时候,也算清楚了解了江静的能力,不愧是专业的保镖。

张玄来到林氏大厦楼下,看了下时间,刚过午饭的点。

作为商业中心,CBD自然少不了各式各样的小吃店,张玄看了一圈,找到一家能够看到林清菡办公室落地窗的咖啡店走了进去,选在窗口坐下,这里能够以最好的视线观察到林氏大厦,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张玄能在第一时间冲到林氏大厦中,当然,在杀手出现前,张玄也不会主动露出什么马脚。

在CBD工作的多数白领,咖啡店里充斥着小资情调,舒缓的轻音乐在张玄一进门便传入耳中,店中多有些绿色植被放在花架上。

张玄看了一眼,咖啡店中并没有太多的人,一名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女孩,正对着手机屏幕,自言自语般的说着什么。

还有一名穿着衬衣的男性销售,正努力的跟坐在他对面的客户推销着自己的产品。

张玄要了些糕点,还有一杯最廉价的卡布奇诺,正慢悠悠的吃着,目光看着窗外,约摸半小时后,张玄锁定了六个目标。

有六人,一直徘徊在林氏大厦外,都是男性,三十多岁,其中两人,分别各自驾驶一辆老旧皮卡,剩下四人,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林氏大厦上,且目光若有若无的都瞥向最高一层。

这六人在人流密集的CBD中,很难被注意到,可却逃不过张玄的眼睛。

张玄刚起身,准备先去将那六人制服,然后仔仔细细的询问一番,结果就看见林清菡从林氏大厦走了出来,在林清菡的身边,还跟着一名有着小麦肤色的女人,两女完全不同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张玄只是一瞥,就能看出,林清菡身边的女人,是个练家子,她的目光,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四周,她走路的脚步,每一步迈出的距离都刚刚好,她的身体,时时刻刻都保持着一种随时可以发力的状态。

张玄想了一下,放弃先去制服那六人的想法,走出咖啡店,朝林清菡那走去。

林清菡带着江静在公司简单的吃了些午饭,因为发现办公室有窃听器的缘故,林清菡有些坐不住了,想要带江静回家,看看家里是不是也被人安上了这些东西。

林清菡刚出门,就看到一道令自己厌恶的身影朝自己走来,自己明明警告过他,不要来找自己!

“林总。”张玄走到林清菡面前,挂着一幅笑脸,这笑脸在林清菡眼中是那么让人恶心。

“你来干嘛?”林清菡看着不修边幅的张玄。

张玄身高有一米八,也不显得瘦弱,长相上来说,也能称得上是帅气,可就是让林清菡不讨喜,因为她知道,不管这个男人外表有多好,都改变不了他吃软饭的事实,再看他这白背心,沙滩裤,人字拖的装扮,让人看到第一眼,就会联想到邋遢两个字。

张玄冲林清菡嘿嘿一笑,说道:“林总,我能不能问你借五百块钱,下月发工资就还给你。”

这是张玄能找出来最合适的借口,他总不能告诉林清菡,有人要杀你,我来保护你吧。

林清菡听到这话,眼中那股厌恶能浓了,她也懒得跟张玄说那么多,直接掏出五百块钱甩给张玄,“钱给你,也别还了,反正你所谓的工资也都是我家的钱,以后不要出现在公司门口!”

说完,林清菡也不管张玄,带着江静就往停车场走去。

等到了车前的时候,林清菡发现张玄还跟在自己身后,脸上始终挂着那副让人讨厌的笑脸。

“你跟着我干什么?”

“林总,你这是要去哪啊?”张玄问道,同时他也在暗中打量着江静。

“回家!”林清菡都懒得说你管我之类的,因为她知道,自己一旦说了,这个死皮赖脸的男人一定会刨根问底,惹人烦。

“那刚好,把我带上呗。”张玄搓着手,“要不我打车回去,车费太贵了。”

“坐不下。”林清菡想也没想就拒绝,同时指了指她的奔驰GT,只有两个座位。

“坐我的车吧。”江静在这时突然开口,按了下手中的车钥匙,一辆大众捷达发出滴滴两声,江静见林清菡对自己投来不满的目光,对林清菡笑道,“林总,这就是你之前跟我提到过的人?”

“是。”林清菡点了点头。

这时,张玄已经嬉皮笑脸的坐进了江静的大众后排。

“走吧林总,先去你家看看。”江静对林清菡招了招手。

林清菡无奈,只能上了江静的车,她坐到副驾驶之后,故意将座椅往前靠了靠,当实在靠不动的时候才作罢,她想让自己尽可能的离张玄远一点。

张玄好像根本没意识到林清菡有多么讨厌自己一样,坐在那嘿嘿笑着,还不停的跟江静说话,说从来没见过江静这种,问江静是不是新来的员工。

江静虽然知道林清菡讨厌张玄,但她自己却不能将这种情绪代入,因为自己受雇的时候,不光要保护林清菡,同时也收到了顺带保护林清菡老公的任务,说白了,车上这个男人,也是自己的雇主。

车辆就这么驶在街道上,渐渐到了塞上水乡。

张玄一路看着在嬉皮笑脸的说笑,实际上,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车外,清楚的看到,自己先前所注意到的两辆皮卡,始终跟在车后。

大众驶入小区,江静在林清菡的指路下,朝着别墅区开去。

就在快要到家的时候,张玄看到,眼前的道路,被堵死了。

小区的机动车道上,横停了两辆皮卡,堵在路中间,车根本开不过去。

江静打了两下喇叭,前面两辆车根本动弹的样子,无奈,林清菡只好让江静倒车,指挥另一条路,可就在江静准备倒车的时候,又有两辆皮卡从后面开了过来,随后横停在这里,把路彻底堵死。

这一刻,江静意识到了不对劲,给林清菡说了声待在车里别动后,自己下车。

江静刚刚打开车门,后面刚开来的两辆皮卡上,一共走下六名男性,嘴角挂着狞笑,朝江静走来,他们的手上,都持有短匕。

同时,挡住前路的两辆皮卡上,也走下来五人,都是男性,彻底将这辆大众包围。

“小妞,识相的就赶紧滚蛋,爷爷只想要车里那个女人的命。”为首的一名男性甩着手中的短匕,朝江静说道。

“就凭你们?”江静扫了一圈这十一人,眼中露出轻视。

“小妞,不识相的下场,可是要命的,既然你不听劝,爷爷也不在乎多搞死一个,在你死前,爷爷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痛苦!”为首男性大步朝江静冲来,扬起手中的匕首,狠狠朝江静脸上刺去。

这一幕,让坐在副驾驶的林清菡透过挡风玻璃看的清清楚楚,当对方扬起匕首,狠狠刺下的瞬间,林清菡尖叫一声,下意识的遮住双眼,一颗心噗通噗通跳的厉害。

她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一幕,哪怕是个男人,见到有人持刀行凶,都会害怕。

“嘭!”的一声响,让林清菡紧闭的双眼睁开,她看到,刚刚还拿着匕首刺向江静的男性,已经摔在了车的大盖上,江静此时正被几名持匕男性围住,每一刀都朝江静的要害刺去,江静险之又险的躲过,给予还击。

林清菡颤颤巍巍的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却发现昨晚没有充电的手机却在这关键时刻没电关机了,林清菡恨恨的将这手机朝旁边一扔,这时她想起后座还有一个人,便大喊道:“张玄,快!快报警!叫小区保安!”

林清菡大喊一声,发现张玄并没有回答自己,扭头一看,发现张玄早就不在后座了,林清菡目光一撇,发现了张玄的身影,他不知何时,已经偷偷溜下了车,朝自家别墅跑去,一刻都不停留,好像已经被吓破了胆。

张玄这懦弱的模样,让林清菡心里恨,自己怎么,就找了一个这样的老公!

张玄跑进别墅大院,他能看的出来,那十一个男性,根本就不是江静的对手,凭借江静完全可以对付,而自己,还有别的事要做。

推开别墅大门,张玄看着空档的客厅,朗声道:“偷偷摸摸有什么意思?”

“呵呵,也不算偷偷摸摸吧,我只是不想被人和外面那群杂鱼混为一谈而已,能发现我,证明你还有些本事。”从客厅通往二楼的楼梯上,走下一名穿着西装的男性,对方看上去不到三十,脸上挂着一幅淡淡的笑容。

张玄在看到对方的瞬间,脸色猛地一变,充满了愤怒,他出门前才擦的地,被人……踩!脏!了!

“啧啧,脸上这副愤怒的表情,我真的很享受呢,你知道么,我杀得那些人,每次留给我最后的表情,只有两个,惊恐,以及愤怒。”西装男性很优雅的从兜里掏出一支香烟,放在嘴里点燃,狠狠吸了一口后,眯起双眼,视线透过吐出的烟雾,看着张玄。

“把烟给我灭了!我老婆不让抽烟。”

“呦,真是一个顾家的男人啊,你们马上就是死人了,不该在意这些。”西装男好像并不着急动手,这也是他的习惯,在杀人前,要享受目标临死前的反应,只不过,这一次对方的反应,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我让你把烟灭了!”张玄再次强调一声,同时朝西装男走去。

“我要说不呢?”西装男挂着笑意,又故意狠狠吸了一口。

“那就死!”张玄的声音,不带任何感,他的眼神,宛若一头凶猛的巨兽,死死盯着西装男。

在张玄的目光中,西装男竟然感到一丝恐惧,这种恐惧,让他有种心烦意乱。

“小子,你找死!”西装男将手中点燃的香烟朝张玄狠狠一扔,再也不想和他废话下去,单手成爪,朝张玄的脖子抓去,想要捏断张玄的喉咙。

“太慢了。”张玄不带感情的声音在西装男耳边响起。

西装男心中大惊,刚想要变招,就感觉自己的手臂传来一阵彻骨的疼痛,这种疼痛让他瞬间冒出冷汗,自己伸出的胳膊,竟然,被人扭断了!

还没来得及让西装男反应发生了什么,他的身体上,又有三股不亚于断臂的疼痛同时袭来,几乎在一瞬间,他的另一只胳膊,以及双腿,全都被人断掉。

被断掉双腿的西装男,“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无力的垂下,他脸上的那副淡笑早就消失,转而变成了惊恐,在他的额头,冷汗不停的冒出。

张玄注意到了西装男的后颈上,有一道浅浅的纹身。

张玄皱了皱眉,“暗夜的杀手?谁派你来的。”

西装男在听到张玄说出暗夜两字的时候,狠狠吞咽了下口水,很少有人能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组织的名称。

“你竟然知道暗夜!”西装男瞪大双眼。

“很神秘么?”张玄反问一句,“说吧,谁派你来的,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哈,哈哈!”西装男吸了口气,大笑两声,“你既然知道暗夜,那就该清楚,我们暗夜,哪怕是死,也从来不会透漏雇主的身份。”

张玄歪头想了两秒,随后开口,“也对,规矩还是要守的,看你后颈的纹身,应该是暗夜十三子中的一员吧,听说你们暗夜十三子情同手足,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违反你们组织的规定,告诉我雇主是谁,要么我杀尽你剩下十二个兄弟姐妹。”

“狂妄!”西装男跪在地上,“我承认,你很强,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但你真的认为你能对整个暗夜十三子动手?这个世界上,有几人敢说出这样的话?”

“是不多,但我是其中一个。”张玄语气很平淡的说道。

“你哪来的自信?就凭你能打败我?”西装男冷笑。

“凭这个。”张玄从自己的沙滩裤裤兜里,拿出一枚暗金色的戒指,眉毛轻轻一挑,“够么?”

在看到这个戒指的瞬间,西装男的瞳孔发生一阵剧烈收缩,他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圣……圣戒!是你!是你!竟然是你!”

西装男的身躯,都在不自觉的颤抖,哪怕他刚刚提到死,都没有表现出这样的不堪。

“怎么样,现在信了么?”张玄将戒指装回裤兜,看着西装男。

“没想到,我竟然有幸,跟传说中的Satan交手,哈哈哈!好,我可以告诉你雇主是谁,但你要保证,你不会对我的兄弟姐妹们动手。”

“你没资格跟我讲条件!”张玄的声音中充满了寒意,“三秒钟,告诉我雇主,然后死。”

西装男惨笑一声,“雇主姓苏,燕京人。”

说完,西装男咬碎了藏在牙后的毒药,眼睛一翻,整个人向前栽倒,摔在了张玄面前。

“姓苏?燕京人?”张玄看都没看死去的西装男一眼,喃喃一声,后发了个短信出去。

张玄拖着这具尸体,走出客厅北面的门,来到后院,对空气中挥了挥手,一道黑影掠来,扛起尸体,什么话都没说,再次消失。

张玄回到客厅,确认了一下,房间里并没有留下什么打斗的痕迹,这才往客厅南边的正门走去,恰好,林清菡和江静也从正门走进来了。

林清菡的俏脸上,布满了寒意,刚刚张玄懦弱的模样,她看的是清清楚楚。

“嘿嘿,林总,茶水已经给你泡好了,快享用吧。”张玄将一杯冲好的茶水端到林清菡面前。

林清菡冷冷的瞥了一眼张玄,什么话都没说,也没去接他递过来的这杯茶水,她对张玄,已经没有任何话可说了,今天的事情,让她决定了,马上就给自己父亲打电话,让这人滚蛋!

江静看张玄的目光中,也带有了一些鄙夷,一个男人,在自己老婆遇到危险的时候,先行逃跑?

张玄见林清菡心情不好,颤颤一笑就回到自己卧室了,他给帅气青年打了个电话,告诉帅气青年,让他将整个燕京姓苏的,全都查上一遍!

当张玄处理完这些事情的时候,江静也将别墅检查了一遍,让林清菡心情稍微好点的是,别墅里并没有被人安装窃听器之类的东西。

实际上,这些东西,在一个月前,早就被张玄给处理掉了。

林清菡坐在客厅中,越想张玄刚刚的模样,心里就越烦躁,她刚准备给父亲打个电话,将刚刚张玄懦弱的表现告诉父亲,电话就响起了,是父亲打来的。

“清菡啊,你现在和小张来一趟迪圣特,就新开的那家珐式餐厅,郑楚这孩子从外地回来了,你郑叔叔和郑伯母都邀请你们呢。”

林清菡听着电话里父亲的话,生生把要让张玄滚蛋的话咽了下去,如果说,林清菡对张玄是有一百个不满的话,那她对那个郑楚,就是一千个不满!

郑家和林家是世交,林清菡出色的样貌,从小就受到郑楚的追求,可林清菡对郑楚,那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这是一个被家里惯坏的二世祖,就林清菡知道的,郑楚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和他的家教老师发生关系,那是一个大学生,郑楚搞大了人家的肚子,直接就将人家踢走了,往后的私生活更是要多乱有多乱。

就这,郑楚的父母一点都不管,每次见到林清菡,还都说着两家以后会结为亲家之类的话。

林清菡一听郑楚和其父母,都知道他们想要干嘛。

在郑楚和张玄之间,林清菡显然是能够更加接受张玄的,虽然这人懦弱了点,废柴了点,但最起码做的事,不会让人感觉到想吐。

迪圣特珐式餐厅在近一年来可以说是银州市最著名的一家餐厅的,本着原汁原味,让人最深切感受到珐式风格的特色,这家餐厅从装修风格到服务人员都充满了珐式风情。

林清菡在别墅大院里随便选了一辆超跑,载着张玄来到这里。

一下车,张玄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一只纤细的玉臂搀扶上了自己的胳膊,看到林清菡一脸韩温柔的站到自己身边,完全不见在家时那副冷漠的模样,单看林清菡此时的动作和神情,真会让人觉得她是一个依偎在老公怀中的小女人。

林清菡瞪了张玄一眼,虽是脸上有温柔的笑,但话语中还是带着一股寒意,“等等进去别多说话,你我尽量表现的恩爱一点,点菜的时候我问你要什么你只管让我决定就好,明白了么?”

张玄点了点头,举起一只手,“保证完成林总交代的任务!”

相关文章:

睡小鲜肉的感觉天涯~ktv连唱边操闺蜜电话

【新书】妻不可欺:霍少追妻路漫漫(全集原文TXT阅读)

嗯唔慢一点太深了教室_几个老头一起上我

亲吻摸胸视频 玩时很爽

第二根手指慢慢进入~不撸会慢慢恢复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