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都狂龙小说(全文章节/潜都狂龙完整版)

2021-09-02 19:06 · 新商盟

滨海大学。

这所大学已经有了上百年的悠久历史,在整个华夏都是数一数二的顶尖名校,设施完善,环境优越,每年都吸引无数人前来报名,是当之无愧的滨海市最高等学府。

此时,在滨海大学的校门口,一道倩影静静伫立。

那是一个大概二十出头的女生,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精致的鹅蛋脸儿,琼鼻挺翘,俏脸犹如玉石一般没有丝毫的瑕疵,不加修饰,却有一种天然的清纯美感,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脚下是一双白色帆布鞋,身上洋溢着一种青春的气息。

柔和的阳光洒在少女的身上,更是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那不是咱们学校的大校花楚子萱吗?她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难道是等男朋友?”

“屁!别瞎说,要是楚大校花有男朋友,肯定早就已经传遍整个滨海大学了,怎么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

“这倒也是,咱们看看就知道了。”

“……”

因为是校门口,进进出出的学生人来人往,再加上楚子萱实在是太过耀眼的缘故,很多人都是一眼就注意到了她,顿时议论纷纷。

滨海大学和其他的很多大学都一样,校园生活丰富多彩,一些学生闲得慌便是暗中搜集出了学校中众多美女的资料,然后编排出了一个所谓的'校花排行榜',共有十位,都是在学校里最受人瞩目的校花女神。

因为经常会有其他美女被人发现的缘故,校花排行榜上的排名尝尝会有所变动,唯一不变的,便是第一名。

而这个第一名,正是楚子萱。

楚子萱现在是大三,自从她三年前进入滨海大学开始,就立马排上了滨海大学校花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三年过去,她的排名从未发生过任何的变化,足以见得楚子萱在学校里究竟有着多么高的名气。

毫不夸张的说,楚子萱的追求者可以轻轻松松的绕滨海大学操场一圈,这还是不包括其他学校的追求者在内,否则还得多几圈。

眼下见到楚子萱独自一人在校门口,而且看她的神情分明像是在等人,众多学生都是不由得心生好奇,楚大校花在等的人,究竟是谁?

“莫非是周南?”有人突然提起了一个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周围的众多学生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脸上闪过一丝畏惧的神情。

周南是滨海大学一个响当当的富二代,在学校里很有名气,据说老爸是滨海一家有名房地产公司的老板,身家过亿。

周南仗着自己家里的权势,经常在学校里四处张扬,谁要是不小心招惹到了他,都没有好果子吃。

除此之外,之所有周扬名气极大的缘故,就是因为他平常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开着自己的豪车在校园里闲逛,再加上他也是楚子萱的追求者之一,自然而然也就有很多人认识。

楚子萱自然不知道其他同学的心思,她那张清纯动人的俏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笑容,目光注视着周围,眼神中带着一抹期盼,显然是在等某个人的到来。

她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半个月前的一幕。

楚子萱除了是滨海大学最有名气的校花之外,还是学生会的主席,因为办公的缘故,经常会忙到晚上才能离开学校。

半个月前的一天,她因为要处理学生会的一些事务,足足忙到晚上十点钟才回家,而就在路过一条较为偏僻的街道时,被一群流氓地痞给拦住了。

她一个女孩子,哪里对付得了那些人,直接被逼到了一条巷子里,眼见就要出事,一个男人却是如同天神一般从天而降,轻而易举的就将那群地痞流氓给打趴下,然后还开车送她回家。

当时楚子萱震惊之余,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大晚上的,她一个女孩子实在是不敢上陌生人的车,即便这个男人刚刚救了她。

可不知道为什么,楚子萱看向这个男人的时候,心里就生出了一种信任感,考虑到晚上走夜路的确有些不安全,最后还是同意了。

楚子萱所担心的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的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在对方将她安全送到家之后,就打算离开,楚子萱最后时分鼓起勇气问了他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这个男人,自然就是陈不凡。

想到那天晚上的一幕幕,楚子萱俏脸上不由得悄然浮现出一抹笑容,当时如果不是陈不凡的出现,她或许就在劫难逃了吧……

其实之前她就想好好谢谢一下陈不凡,只是学校事情太多,再加上她有些害羞的缘故,一直拖着,今天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邀请陈不凡一起吃饭,她心里自然是极为的忐忑。

当然,更多的则是期待。

正在楚子萱思绪翻涌之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校门口,陈不凡走下车来,目光投去,一眼就见到了站在校门口等候的楚子萱。

陈不凡挥了挥手,见到楚子萱没有任何反应,不由得微微无奈,心想这小妞等个人怎么还走神了?

“那家伙谁啊,他刚才是在对楚大校花挥手?”一些眼尖的学生见到陈不凡刚才挥手的那一幕,忍不住疑惑问道。

“切,你想多了吧,那家伙这么普通,怎么可能和楚大校花认识?”

“想来也对,楚大校花的追求者可都是些有钱有势的人物,这家伙看上去太普通了,还是坐出租车过来的,就算真的在追求楚大校花,估计也是一个暗恋,没前途。”

“……”

众多学生议论纷纷,很快便是收回了目光,没有将陈不凡放在心上。

可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自己错了。

因为他们见到,那个看上去很普通的男人,竟然真的是向楚子萱走过去的。

在众人的注视下,陈不凡来到了楚子萱身边,见到后者居然还没有意识到他的到来,便伸手拍了拍楚子萱的香肩,笑道:“同学,你认识一个叫楚子萱的同学吗?”

“啊,什么?”

楚子萱这才惊醒过来,心想这不就是我吗,连忙转身一看,顿时愣住了。

“不凡哥!”

楚子萱惊讶万分,“你,你什么时候到的?”

“好几分钟了吧,还在对面跟你挥手打招呼,不过我们的楚大校花貌似根本懒得搭理我啊。”

陈不凡笑着调侃道,虽然他和楚子萱接触不多,却也从一些学生的谈话中知道,楚子萱在滨海大学是排名最高的校花女神。

想到自己那天晚上无意间救了一个美女校花,陈不凡心头还是美滋滋的。

楚子萱俏脸一红,连连摆手,“不是这样的,我刚才在想事情,没看见,不凡哥你别生气。”

“开玩笑的,我生什么气?”陈不凡摇摇头,问道:“怎么,在想喜欢的男生?”

“当然……”

楚子萱下意识的就想摇头反驳,可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陈不凡当天晚上救她的情景,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道:“你说是就是吧。”

“哟,不得了,楚大校花居然有喜欢的男人了,你的那些追求者还不得哭死?”陈不凡顿时惊讶万分,显然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居然还问出了这么一个惊天大秘密。

楚子萱本就容易害羞,听到他这么一说,俏脸上更是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动人的羞红,没好气的嗔了他一眼,道:“不凡哥,你就别取笑我了,这里还有这么多同学看着呢,我们赶紧走吧。”

“嘿嘿,好嘞,楚大校花请吃饭,我的荣幸啊。”陈不凡大笑一声,和楚子萱一同向学校附近的餐厅走去。

“这个禽兽!”

周围的众多学生见到陈不凡和他们心中的女神聊得这么开心,楚子萱甚至还脸红了,最后两人居然还一起去吃饭,顿时羡慕不已,气得直咬牙,恨不得立马蜂拥过去将陈不凡暴揍一顿。

这个家伙,居然敢染指他们滨海大学的校花,简直是不想活了!

“哼,这小子就得意吧,要是让周南知道这件事,他就等着去医院长住吧。”

正当他们气冲冲的时候,脸色突然一变。

只见得陈不凡和楚子萱有说有笑的走了没几步,忽然一阵跑车刺耳的轰鸣声响彻起来,一辆黑色的法拉利458如同奔跑的野兽般狂奔而来,最后一个漂亮的甩尾急刹,停靠在了大学门口。

顿时引来一片惊呼之声。

“黑色的法拉利458,那,那是周南的车!”很快有人认了出来。

听到这话,周围众人先是一怔,旋即都是忍不住向陈不凡投去充满怜悯的眼神。

他们刚才还在说要是让周南发现了这件事,这家伙肯定没好果子吃,谁知道话刚说完,周南就开着他那辆法拉利过来了。

简直比曹操还快!

楚子萱也是注意到了那辆黑色的法拉利,不由得停下脚步,柳眉轻蹙,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担忧之色。

“怎么了?”陈不凡还有些不理解,心想不就是一辆跑车吗,滨海大学这么多富二代,开跑车貌似并不稀奇吧。

正在这时,法拉利车门缓缓打开,一个长相英俊,身材高大,穿着一身名牌休闲装的青年走了出来。

“果然是周南!”众多学生惊呼出声,这下有好戏看了。

“哇,好帅!又有钱又帅,我的男神!”一些女生则是立即犯起花痴,眼神羡慕不已,恨不得周南是为自己而来。

周南那英俊的脸庞上挂着一抹灿烂笑容,手上则是拿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似乎早已经锁定了楚子萱的方位一般,径直向她走了过去。

“周南果然是冲着楚子萱来的。”

“之前就听人说过,有楚子萱的地方,肯定有周南,现在看来,这话倒是一点不假啊。”

“看来那小子要遭殃了。”

“……”

周围的一些学生见到周南手捧着玫瑰花向楚子萱走了过去,顿时议论纷纷,看向陈不凡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悯。

周南可是他们学校有名的富二代,身边保镖众多,那个陈不凡显然不是他的对手。

“子萱,我本来还想去学校找你的,没想到你已经出来了。”在众人的注视下,周南面带微笑的来到楚子萱面前,声音富有磁性的问候道。

楚子萱看着面前这长相颇为英俊的周南,却没有像其他女生一样犯花痴,眼中甚至闪过一丝厌恶的情绪。

她也听说过一些有关周南的事情,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势,在学校里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生,现在又开始追求她,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如果是一般的女生,很有可能会被周南的糖衣炮弹所诱惑,毕竟周南虽然人品极差,但架不住他长得帅又有钱。

但对于楚子萱来说,却没有丝毫的吸引力,有的只是厌恶。

“你有什么事吗?”

楚子萱眼神平静的看着周南,道:“另外,我们之间并没有那么熟,你还是叫我的全名吧。”

周南闻言,眼神微微阴沉,但很快就恢复平常,脸上依旧带着一抹如沐春风般的和煦笑容。

只可惜,他刚才的神情变化,却是没有逃过陈不凡的双眼。

陈不凡嘴角微微掀起,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周南一直在追求楚子萱,只可惜,楚子萱对他并不感冒。

“子萱,瞧你这话说的,我们认识这么久了,应该还算比较熟悉了吧。”

周南微微一笑,拿起手中那束鲜艳的玫瑰花,道:“子萱,送给你,我可以邀请你一起共进晚餐吗?”

“哇,好浪漫!”一些女生见状,顿时忍不住尖叫出声,眼中充满浓浓的羡慕。

“浪漫个屁!周南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楚大校花要真的答应和他去吃晚餐,晚上恐怕就危险了。”一些男生愤愤不平的道,心里暗暗祈祷楚子萱千万不要答应,他们可不想自己心目当中的女神被周南这种货色给玷污了。

“切,那是你们没机会。”一群女生嗤之以鼻,心里巴不得能够和周南这样的富家少爷发生点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楚子萱见到周南手中的玫瑰花,没有丝毫的欣喜,反而不由得柳眉一簇,直接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你的花我不能接受,另外,我晚上已经有约了,抱歉。”

“子萱,你再考虑一下,你知道的,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你,这束花代表了我对你的心意……”

“阿嚏!”

他话还没说完,陈不凡突然冲着那束娇艳的玫瑰花打了个喷嚏,顿时打断了周南的话。

周南顿时愣住了,看着手中被陈不凡喷了一下的玫瑰花,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看向陈不凡的眼神中怒意涌动。

这个家伙,他在做什么?!

陈不凡全然一副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错的表情,揉了揉鼻子,不好意思的道:“抱歉哈,我这人有点花粉过敏,一不小心毁了你的花。”

“不过你放心,我也不是占便宜的人,这花看上去应该也值点钱,这样吧,我把钱给你,你再去买一束。”

说完,陈不凡从兜里仔细的摸索了几下,最后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五十元钞票,不由分说的放到了玫瑰花上,“够了么?”

“……”

周南看到陈不凡那皱巴巴的五十块,更是愤怒万分,恨不得立马开着他那辆炫酷拉风的法拉利458把面前这个男人给撞飞出去,然后再来回狠狠地碾压他。

他这束玫瑰花可是resonly的,这是国内最著名的玫瑰花品牌,全都自厄瓜多尔进口而来,这一束花足足花了他五千大洋。

五十块?

这家伙这是在打发叫花子么?

“你是谁?”强忍着心头的怒意,周南冷声问道,要不是他看出来面前这男人和楚子萱貌似有些关系,早就忍不住一巴掌扇过去了。

楚子萱见到周南神色愤怒,不由得微微无奈的看了陈不凡一眼,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打喷嚏,一下子就把周南的玫瑰花给毁了,以周南的性子,现在恐怕恨不得杀了他吧。

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陈不凡这么维护自己的时候,她心里竟是生出了一丝小确幸。

“周南,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叫陈不凡,你的玫瑰花我会赔偿的。”楚子萱连忙道,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让陈不凡牵扯进来。

虽然她知道陈不凡的身手不凡,但周南家世显赫,要是真的把他惹急了,恐怕会引来很多麻烦。

“子萱,你这是什么话,这束玫瑰花本来就是我打算送给你的,虽然现在没用了,但也绝对不需要你来赔偿。”

周南脸上的阴沉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翩翩风度,摇了摇头,道:“另外,这个人既然是你的朋友,那我就不追究了。”

“哈哈,还是周大少爷大人有大量,既然如此,那我就和子萱去吃饭了,再见。”说完,陈不凡就打算和楚子萱离开。

周南一怔,眼中怒意闪过,急忙喊道:“站住!”

“周大少爷还有事?”陈不凡停下脚步,问道。

周南没有理会他,目光一直停留在楚子萱身上,轻笑道:“子萱,我刚才说邀你共进晚餐的事情,希望你还能再好好考虑一下,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还没有一起吃过饭,希望你不要拒绝我的好意。”

“不好意思,我已经和不凡哥约好了。”楚子萱毫不犹豫的摇头,态度坚决,她知道周南是什么样的人,让她和这样的人共进晚餐,她担心自己会吃不下饭。

“是吗?”

周南嘴角微微掀起,看向一旁的陈不凡,微笑道:“这位兄弟,我想邀请子萱一起吃顿饭,希望你能够答应。”

“你好像问错人了。”

陈不凡摇摇头,道:“我和子萱只是朋友关系,并不能左右她的想法,你想邀请她吃饭,就该问她,当然,她刚才已经给了你明确的答复,你就不要再继续纠缠了,免得以后尴尬。”

“那是我的事情,你只需要离开这里就可以了。”周南语气变得强硬起来,他可没这个闲工夫和这家伙继续啰嗦下去。

陈不凡闻言,也算是明白了周南的意思,嘴角微微翘起,道:“如果我说不呢?”

“不同意么?呵呵,那你恐怕就得考虑一下赔偿的事了。”

周南看了一眼手中的这束玫瑰花,冷声道:“我这束玫瑰花一共花了五千元,本来是需要你全额赔偿的,不过看在你是子萱朋友的份上,只需要你赔三千块就可以了。”

在说这话时,周南脸上噙着一抹不屑之色,之所以他会主动减少两千块,是因为他从陈不凡的穿着打扮来看,别说是三千块了,恐怕就是三百块现在也拿不出来。

只要陈不凡赔不起,那他就有理由找他的麻烦了。

周南微微冷笑,这小子敢跟他唱反调,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看来子萱在你心里也不是那么值钱嘛。”

陈不凡喃喃一声,摇了摇头,道:“也罢,不就是三千块吗,给了你三千块,以后你就别再骚扰周南了。”

说完,陈不凡伸手放进兜里,继续摸索起来。

好半晌后,他才从兜里拿出了几张一百块的钞票,数了数,一共五张,和三千块差得着实有些远。

“呵呵,就这点钱也敢在我面前说大话,真是不自量力。”

周南见状,不由得冷哼一声,道:“这样吧,只要你答应离子萱远点,我马上给你三万块,怎么样?”

“三万块?是不是太少了点。”陈不凡喃喃道。

“你想要多少?”周南眼前一亮,听到陈不凡问出这个问题,他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动心了,只要他肯离开楚子萱,多拿点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楚子萱俏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担忧之色,有些紧张的看着陈不凡,他该不会真的会为了钱而选择离开自己吧?

那样的话,她会很失望的……

“不如,这个数?”陈不凡摊开一只手。

“五万?”

周南怔了一下,旋即忍不住笑着摇摇头,心想穷人就是穷人目光短浅,就算此时陈不凡狮子大开口要五十万,他说不定都会同意,毕竟为了楚子萱这么一位校花女神,五十万也不算多。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陈不凡只要五万就了事了,这也太好打发了吧。

“好,银行卡账号多少,我马上把五万块转给你,拿了钱立马滚蛋,以后再也不准出现在子萱身边,听明白了吗?”周南不屑冷笑道。

“不不不,周大少爷,你误会了。”

陈不凡摇了摇头,解释道:“我说的不是五万,是五个亿。”

嘶!

周围众人都因为陈不凡这句话给怔了一下,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陈不凡倒还真敢说啊。

五个亿……他怎么不去抢银行呢?

要是让陈不凡知道他们心里的想法,肯定会义正言辞的好好批评他们一顿,抢银行这种事情是犯法的,自然是不能干的,更何况他可是华夏最顶尖的特种组织天龙的队长,更不能知法犯法。

“你说多少?”周南也是楞了一下,怀疑自己听错了。

“五个亿。”

“五个亿?小子,你倒还真敢说啊。”周南顿时冷笑出声,他见过狮子大开口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贪的。

虽然他家里还算有点钱,开了个房地产公司,可所有身家加起来估计也就勉强上亿,这家伙倒好,一开口就是五个亿,他真以为钱都是天上掉下来的么?

“不肯给就算了,我还以为你有多诚心呢,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你还是回家洗洗睡吧。”陈不凡摇了摇头,一脸失望的模样。

“噗嗤。”

饶是楚子萱很想严肃一些,但见到陈不凡这幅模样,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心想这家伙也太逗了吧,分明就是故意为难周南,怎么搞得好像是他吃亏了似的?

“小子,我愿意给你五万块已经是很仁慈了,你要是再不滚蛋,信不信我就不客气了!”

周南也是彻底被陈不凡给激怒了,冷声道,他本以为应该很容易就把这家伙给打发了,现在看来,是他看走眼了。

这个陈不凡的胃口,比他想象中还要大啊。

既然如此,那他也只好来硬的了。

“哦?不客气?”

听到这话,陈不凡不仅没有害怕,反倒是露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笑道:“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个不客气法?”

“好,这是你自找的,五千块,换我揍你一顿,值了!”

周南冷哼一声,一把扔掉手中的玫瑰花,抬起右拳就狠狠地朝着陈不凡脑袋砸了下去。

“完了,周南可是咱们学校篮球队的队长,力气很大,他这一拳下去,那家伙恐怕就完蛋了!”周围顿时有学生惊呼出声。

“周南,你住手……”

楚子萱也是被周南这突如其来的出手给吓了一跳,急忙大喊出声,只可惜已经晚了,周南的拳头狠狠落下,就要准确无误的砸在陈不凡的脑袋上。

“白痴。”

就在这时,陈不凡却是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心想这家伙可真够蠢的,好好说话不行,非要跟他动手。

这不是自讨苦吃么?

不过没办法,对方都已经先动手了,他也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陈不凡眼中寒芒闪过,右手抬起,快如闪电般的探出,迅速握住了周南的手腕,还不等后者反应过来,他一个箭步上前,手肘猛地轰在了周南的胸口。

“啊!”

周南顿时惨叫出声,只觉得自己的胸口都快被震碎一般,身躯被震得连连后退,最后一屁股摔在了地上,显得极其狼狈。

“卧槽!他居然一招就制服了周南,这哥们厉害啊!”

“厉害什么啊厉害,他惹祸了,你没看见周南还带了两个保镖过来吗?”

“说得对,他能干过周南,还干得过那两个保镖么?一看就不是善茬啊。”

“……”

周围众多学生见到陈不凡如此轻易的就将周南打倒在地,顿时惊讶万分,但在震惊之余,心头更是担忧起来。

周南身后的那两个保镖,虎背熊腰,气势汹汹,一看就知道不简单,以陈不凡一个人的力量,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

“臭小子,你找死!”

果然,周南被陈不凡一招摔在地上,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阴沉起来,尤其是见到周围的众人对他指指点点,更是感到羞辱万分,发疯似的大喊道:“你们两个白痴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给我上,把这臭小子给我往死里打!”

“是!”

他身后的那两个壮硕保镖闻言,当即点头,向陈不凡投去凶狠的眼神,旋即猛地冲出,齐齐挥舞着沙包大的拳头,向陈不凡狠狠的挥砸了过去。

陈不凡见状,轻叹一口气,眼神却是变得凌厉起来,脚步一踏,身形好似鬼魅般闪过。

唰!

下一瞬,他的身影倏忽之间出现在了那两个保镖面前,两人反应极快,狠狠一拳轰出,在即将落到陈不凡身上时,后者却是身形微微一侧,巧妙的躲开了他们的攻击。

不等那两人反应过来,陈不凡陡然一记鞭腿横扫而出,狠狠地踢在了两个保镖的膝盖上。

砰!砰!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紧接着是咔擦咔擦的骨骼碎裂声,那两个保镖顿时惨叫出声,只觉得自己的膝盖像是被钢管砸了一般,剧痛不已,直接是半跪在了地上,脸色惨白。

“这哥们牛掰啊!”

周围众人忍不住惊呼出声,刚才陈不凡轻而易举将周南打趴在地,已经是让他们极为惊讶的了,现在见到陈不凡又三下五除二的把这两个凶悍保镖搞定,更是佩服不已。

这就是高人不露相啊!

搞定这两个保镖,陈不凡随意的拍了拍双手,旋即看向一旁那脸色微微发白的周南,轻笑道:“周大少爷,你还有招吗?如果没招的话,我就和子萱吃饭了,慢走不送。”

话音落下,也不管周南是什么反应,陈不凡直接转过身去,和楚子萱并肩离开了学校门口。

“混蛋!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弄死你!”

周南望着陈不凡远去的背影,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咬牙切齿的怒骂道。

他仗着家里有权有势,在学校里可谓是混得风生水起,什么时候像今天这样丢过面子?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周南目光扫了周围一眼,见到足足有好几百个学生聚集在这里,对他指指点点,更是愤怒万分,咆哮道:“看什么看?谁再看老子弄谁!”

一听这话,那些学生顿时打了个寒颤,连忙一哄而散,虽然周南现在看上去很狼狈,但他毕竟家世显赫,学校里没有几个人敢招惹他。

见到众人散去,周南微微松了口气,注视着陈不凡离开的方向,眼神无比阴森。

“臭小子,就让你再得意一会儿,等着吧,我一定要让你给我滚出滨海!”

……

在搞定周南和他的那两个保镖之后,陈不凡和楚子萱并肩而行,向学校附近的餐厅走去。

至于周南最后的威胁,陈不凡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当然,即便注意到了,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这样的威胁,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小儿科了,不足挂齿。

“不凡哥,不好意思,我本来是想请你吃顿饭,好好谢一下你的,没想到发生这种事……”

楚子萱一直低着脑袋,俏脸上带着一抹愧疚之色,如果不是因为她,陈不凡也不会和周南发生这么大的矛盾,以周南的性子,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就忍气吞声。

陈不凡闻言,忍不住摸了摸楚子萱的脑袋,笑道:“子萱,这种客气话就不用说了,你叫我一声哥,我帮你是应该的,至于刚才那家伙,你以后得注意一点,他可不是什么善茬,你千万不能被他给骗了。”

“我知道啦,我有这么容易骗吗?”听到陈不凡这番安慰,楚子萱心情好转了一些,撅了撅樱桃小嘴说道。

陈不凡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楚子萱,一本正经的点头,“看上去是挺傻的。”

“欠打!”楚子萱没好气的瞪了陈不凡一眼,心里却极为喜悦。

不知道为什么,有陈不凡在她身边,她总觉得有一种很奇妙的安全感。

那种感觉,就仿佛天塌下来,也会有人帮你顶着,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委屈。

交谈之中,两人来到了一家小餐厅,随便点了几个菜,在靠窗的位置坐下。

学校附近的餐厅,向来都很有人气,尤其是到中午和下午这种饭点的时间,更是人满为患,一些吃不惯学校食堂或者有钱的学生都会选择来外面吃饭,所以此时周围也是坐满了很多学生。

当他们见到滨海大学中大名鼎鼎的楚子萱楚大校花,竟然和一个陌生男人一起进来吃饭的时候,都是惊讶万分。

尤其是那些男生,一个个看向陈不凡的眼神中充满羡慕嫉妒恨,恨不得立马取而代之。

楚子萱可是校花排名榜上连续三年排名第一的校花,不仅容貌气质身材俱佳,而且连性格都极为的和善,是无数学生的梦中女神。

在这三年中,也有很多各方面不错的青年才俊想要追求楚子萱,但无一例外,他们全都失败了,也让得很多条件普通的男声对此望而却步,根本不敢主动追求楚子萱,只能默默的暗恋。

这倒不是因为楚子萱高冷,相反,她待人温和,哪怕是拒绝都极为的委婉,却也让人知难而退。

唯一能够让他们保持慰藉的是,楚子萱一向不会和男生单独在一起,这至少给了他们兴中一点点希望。

而现在,他们见到自己心中的女神,居然和一个陌生男人有说有笑来餐厅吃饭,顿时惊骇万分,心头无比嫉妒。

莫非,这个人,是楚子萱的男朋友?

靠窗的位置上,陈不凡正专心致志的吃着饭菜,以他那远超常人的感知力,当然发现了周围很多学生都在议论着他,但却毫不在意。

没办法,陪校花吃饭,总是有些麻烦的。

“你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楚子萱见到陈不凡吃个不停,不由得微微无奈,心想这家伙还真是与众不同,如果是其它人和她一起吃饭,巴不得一直聊下去,陈不凡倒好,似乎完全没有聊天的心思,只知道埋头吃吃吃。

“嘿嘿,楚大校花请吃饭,我要是不吃干净点,那岂不是太不尊重你了。”陈不凡笑道。

“就你理由多。”

楚子萱没好气的白了陈不凡一眼,倒也没有理会周围其他学生的目光,吃了几口,还主动给陈不凡夹菜。

“子萱,你这是要害死我啊。”

陈不凡见到楚子萱给自己夹菜,顿时无奈的叹了口气,下意识的扫了周围一眼,果然见到许多男学生都向他投来充满寒意的眼神,手中的刀叉握得滋溜作响,恨不得立马给他飞过来似的。

“怎么,你刚才教训周南的气势哪儿去了?”楚子萱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娇哼道。

陈不凡一听这话,顿时来气了,“小妞,你这是在挑战我啊?”

“那又怎么样?”

“我接受你的挑战。”

话音落下,陈不凡拿筷子夹起一根青菜,放到了楚子萱的樱桃小嘴边,道:“张嘴。”

“你……唔。”

楚子萱下意识的想问陈不凡干什么,刚刚一张嘴,后者就将青菜送到了她的嘴里。

刹那间,整个餐厅的气氛都仿佛寂静下来。

“这个禽兽!他居然用沾过自己口水的筷子喂楚大校花吃菜,这不就等于间接性接吻吗?”

顿时有人忍不住怒骂出声,恨得直咬牙。

“子萱,好吃吗?”陈不凡丝毫没有理会他们的怒意,微笑问道。

“好吃,好吃……”

楚子萱狠狠的瞪了陈不凡一眼,俏脸上早已经布满一片绯红,心里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还是第一次有男生给她夹菜,最重要的是,她竟然没有生出丝毫排斥的感觉。

虽然不排斥,但害羞肯定是有的,接下来楚子萱可不敢再刺激陈不凡了,低着头默默吃饭,显得娇羞不已。

陈不凡看着这一幕,脸上则是布满笑容,他看得出来,楚子萱虽然是滨海大学无数学生心目当中的女神,但却是一个很害羞的女孩子,没有什么谈恋爱的经历,很容易就因为一些事情感到羞涩。

不得不说,在如今这个浮躁的时代,这样的女孩子,真的太少了。

让人生出一种想要细心呵护的欲望。

吃完饭,陈不凡拿纸巾擦拭了一下嘴巴,问道:“子萱,你之前说出了吃饭之外,还有事情要跟我说,说吧,什么事,只要不卖身,什么都行。”

“切,你想卖,我还不要呢。”

楚子萱没好气的白了陈不凡一眼,道:“今天晚上我们寝室有一个聚会,寝室的同学让我和她们一起去酒吧玩,我本来是不想去的,可都是一个寝室的,关系不错,我也不好拒绝,所以想让你陪我一起去……”

说着,楚子萱眼神中多出了一抹期待。

“你以前去过酒吧吗?”陈不凡倒是没有急着回答,问道。

“没有,这还是第一次去。”楚子萱摇摇头,小声道:“我听说那种地方很乱的。”

“对,那里面很复杂,没去过最好。”

陈不凡倒是没有隐瞒,点了点头,酒吧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可能碰见,尤其是在喝醉之后,再加上那种灯红酒绿的环境,很容易让人迷失心性,做出一些其他的事情来。

像楚子萱这种单纯的女孩子,去那种地方,对于那些狼友来说,就是最引人注目的小白羊。

“那要不然我告诉她们,说我不去了?”楚子萱连忙道。

“不用,你刚才不是都说了吗,这是你们寝室同学的聚会,你突然说不去,可能会影响到你们之间的关系,也会很扫兴。”陈不凡笑着摇摇头,道:“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就行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

楚子萱俏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喜悦笑容,心里松了口气,她之所以想让陈不凡陪自己一起去,除了想多和陈不凡一些相处的时间之外,就是担心里面混乱复杂,有陈不凡在身边,她也就放心了。

“你们晚上几点去?”陈不凡说道。

“大概七点左右吧。”

“好,到时候你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

陈不凡点了点头,和楚子萱聊了一会儿之后,便是离开了餐厅,在无数滨海大学学生那充满嫉妒的眼神中,将楚子萱送回学校,然后便是独自一人离开了滨海大学。

走了几步,陈不凡掏出兜里那张名片,看了看上面明珠集团的地址,脸上笑容浮现出来。

“嘿嘿,该去找林大总裁要钱了。”

……

明珠集团。

作为整个滨海市最顶尖的大企业之一,明珠集团市值上百亿,在最繁华的市中心地带拥有一整栋写字楼用来办公,是滨海大学毕业生最心驰神往的大公司,待遇优厚,再加上这家公司女性员工占据大多数,而且基本上都是美女的缘故,引来很多男同胞的注意。

林雪瑶,作为这家明珠集团的总裁,在整个滨海都有着极大的名气,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国内数一数二的大明星,被人誉为'商界女神'。

董事长办公室,咖啡的香气袅袅飘散。

林雪瑶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一身工作制服,将她那纤细玲珑的身材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柔顺的长发高高盘起,脚下是一双黑色高跟鞋,身上多出了一种干练的气质。

在她对面,则是坐着一个大概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那张沧桑的面庞上带着一股极其严肃的气质,身上散发出一种久居上位者的气息,让人心生敬畏。

这个人,正是如今林家的家主,也就是林雪瑶的父亲,林云山。

作为林家家主,林云山在整个滨海都算是最顶尖的大人物,任何人见了他都得给他几分面子,可以说是掌权一方。

此时,林云山那严肃的面庞上,却是带着一抹头疼之色。

这头疼的来源,自然便是坐在他面前的林雪瑶。

“雪瑶,我想你应该早就明白,出生在林家这样的大家族,你就有着为林家而付出的准备。”气氛短暂的沉默过后,林云山缓缓开口。

“我知道。”

林雪瑶轻轻开口,问道:“只是,付出,就一定是要用这种方式吗?”

“您之前让我担任明珠集团的总裁职务,我没有拒绝,并且在这两年的时间,让明珠集团的林润迅速增长,规模扩大,这难道不算是付出吗?”

“当然算,只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林云山摇了摇头,道:“明珠集团现在的规模的确比眼前更加庞大,可那又怎么样呢?王家和林家同属滨海顶尖家族之一,现在王家的少爷王昊想要娶你,如果我拒绝的话,就相当于和王家撕破了脸皮。”

“虽说我林家也不惧王家,可如果林家和王家真的发生了冲突,恐怕到头来会损失惨重,被其他人占了便宜。”

“所以您就打算让我同意这门婚事,嫁给王昊?”林雪瑶自嘲一笑,她本以为凭自己的努力,就可以拥有掌握自己命运的资格。

可现在看来,她还是太天真了。

在真正的家族势力面前,她一个人,显得那样的渺小,微不足道。

“这是家族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共同商讨出来的结果。”

林云山轻叹一口气,道:“更何况,这也不算是委屈了你,王昊作为王家唯一的大少爷,以后王家的产业也会尽数归于他手中,你成为他的人,并不吃亏。”

“做王家的少奶奶,听起来倒是挺不错的呢,想必有很多女人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吧……”

林雪瑶喃喃一声,不等林云山松口气,她话锋一转,“可是我不愿意。”

“我不愿意就这么嫁给一个我根本不喜欢的男人,也不想成为别人的附属品,父亲,如果您执意要逼我,那么抱歉,我只能选择离开林家。”林雪瑶语气坚定,哪怕放弃现在她所拥有的一切,她也不会将自己的命运放到别人手中,任人摆布。

这是她的坚持。

林云山眉头一皱,神色愠怒起来,“雪瑶,你还打算再离家出走一次么?”

“如果可以逃避这门婚事,就算以后永远的离开,又算得了什么呢?”林雪瑶冷笑道。

“胡闹!”

林云山猛地一拍桌子,怒声道:“你身为我林家的千金大小姐,一举一动都事关林家的颜面,你当初突然离开,已经影响到了林家的声誉,你居然还想着走,你是要气死我吗?”

“不是我想这么做。”

林雪瑶轻轻摇头,道:“是林家逼我这么做的。”

说完,她伸手端起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问道:“你知道我昨天晚上遇到了什么事吗?”

“绑架。”

相关文章:

重h百合bl向:男把肌肌塞到女的肌肌里视频

一世兵王完整版-一世兵王最新章节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情深不负)被三个人轮流舔下班

我把英语老师按在桌子上pp|隔着布料轻轻摩擦了几下

黑龙赘婿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