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都狂龙(陈不凡林雪瑶)_最新章节目录

2021-09-02 19:32 · 新商盟

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陈不凡来到了明珠集团外。

“林家还真是家大业大啊。”

陈不凡看着眼前这栋足足有好几十层楼高的明珠集团写字楼,忍不住感慨出声,心想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滨海作为华夏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可谓是寸土寸金,尤其是在市中心这种最为繁华的地带,低价更是高得吓人。

而明珠集团却能够在这种地方,拥有一栋完全属于自己的写字楼,这般手笔,着实豪气!

“嘿嘿,我的五百万,我来了。”

怀揣着一颗充满期盼的心,陈不凡大摇大摆的向公司大楼走去,还不等他进去,就被两个穿着制服、人高马大的保安拦在了外面。

“先生,请出示员工证。”一个保安语气淡淡的问道,瞥了陈不凡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怀疑。

在明珠集团工作的员工,工作时间都必须佩戴员工证以及穿好员工制服,可眼前这个男人,一来没有员工证,二来只穿了一件休闲装,完全不像是来上班的。

“员工证?”

陈不凡摇了摇头,“我不是明珠集团的员工。”

“抱歉,先生,现在是工作时间,非本公司员工不得入内。”保安摇了摇头。

“还有这种事?”

陈不凡眉头微皱,目光一扫,就见到旁边有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几个助理的簇拥下走进了公司大厅,不由得问道:“刚才那个人貌似也没有带员工证吧,他怎么进去的?”

“那位先生是来和我们公司谈生意的,自然可以进去。”

“谈生意?我还是来和你们总裁谈事情的呢,那我应该也可以进去吧?”陈不凡一本正经的道。

“什么?”

听到这话,两个保安顿时楞了一下,对视一眼,旋即忍不住大笑起来,语气中充满不屑,“哈哈,小子,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就凭你,也敢说自己认识我们总裁,你吹牛之前都不先打个草稿什么的吗?”

“你们不信?”

“废话,傻子才信呢,赶紧走远点,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两个保安不耐烦的道,他们还要在这儿站岗呢,没工夫陪这家伙闲聊。

“不信拉倒。”

陈不凡耸了耸肩,也懒得理会他们,径直向公司大厅走去。

“站住!让你走了你还进去,我看你是欠揍!”

那两个保安见状,顿时愤怒万分,这小子居然这么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要是不好好收拾这家伙一顿,他们这个保安也算是白当了!

要知道,他们能够成为明珠集团这种大企业的保安,可都是经过千挑万选的,身手远非普通的保安可以相提并论,要是就这么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无视了,这让他们的脸往那儿搁?

话音落下,两个保安齐齐冲出,来到陈不凡两侧,伸手猛地抓住了陈不凡的肩膀,使出全力想要将陈不凡当扔垃圾似的扔出去。

但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自己错了。

虽然他们的手掌紧紧地扣在了陈不凡的肩膀上,但不知为何,即便他们已经使出全力,却无法将陈不凡撼动丝毫,就好像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大山!

“白痴。”

陈不凡眼神淡漠的扫了两个保安一眼,肩膀一抖,顿时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他的身体弥漫开来,那两个保安脸色一变,整个人直接是被震得趴在了地上,屁股开花。

“我都跟你们好好说话了,非要动手,这又是何必呢?”

陈不凡轻叹一声,若无其事的向里面走去。

“不好,这家伙是练家子,赶紧把其它人喊过来支援!”一个保安反应过来,急忙拿出对讲机大喊道:“所有人!赶紧来公司大厅,有人擅自闯入公司,家伙都带齐了!”

“明白!”对讲机里传入一阵喊声。

“走,去拦着他!”

两个保安对视一眼,从地上爬起来,拿起一旁的警棍,猛地冲进了公司大厅。

陈不凡正闲庭信步的走在大厅中,打算找人问问林雪瑶在什么地方,还没来得及问,就被那两个保安给挡住了。

陈不凡停下脚步,眼神扫了两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他们手中的警棍上,轻轻摇头,道:“我是该说你们不自量力好呢,还是应该说你们敬职敬业呢?”

“哼,臭小子,不自量力的人是你!”

那两个保安冷哼一声,话音刚落,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只见得约莫十来个保安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根警棍,气势汹汹。

“原来是有帮手啊。”陈不凡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怪不得这两人刚刚吃了苦头还敢过来,原来是找了帮手。

那两个保安眼神冷冽的盯着陈不凡,冷声道:“小子,刚才让你走了,你不走,现在你想走,可就没机会了。”

“我可没说我要走。”

陈不凡摇摇头,道:“我是来要钱的,钱没要到,怎么可能走?”

“要钱?”

几个保安楞了一下,旋即冷笑不已,心想这小子该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明珠集团这样的大公司,怎么可能欠他钱?

简直是痴人说梦!

“懒得跟你废话,敢打我们,弟兄们,给我上,狠狠揍这小子一顿,然后扔出去!”领头保安挥动着手中的警棍,怒喝道。

“好嘞,弟兄们,揍他!”

另外那群保镖点点头,一个个扬起手中的警棍就向陈不凡冲了过去,先乱棍打一顿,然后扔到街上,让他尝尝苦头!

“哎,本来是动口就能搞定的事,你们非要把事情闹大,这就怪不得我了。”

陈不凡轻轻叹息一声,眼神怜悯的扫了这群保安一眼,旋即瞳孔中一丝寒芒闪过,就欲出手。

“住手!”

一道清喝声忽然响起。

听到这话,那群保安赶紧停下了手头的动作,转身一看,顿时愣住了。

陈不凡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怔了一下,目光投去,就见到一个年轻女人走了过来。

女人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米黄色的风衣,柔顺的长发垂落下来,那张精致的脸蛋儿上化了淡妆,展现出一种都市丽人独特的气质,踩着黑色高跟鞋走来,传出清脆的响声,悦耳动听。

“许部长。”

见到来人,这群保安顿时神色一惊,连忙恭敬问道。

他们在明珠集团当了这么久的保安,对公司的一些高层人物还是有些了解的,眼前这个气场十足的女人名叫许清月,是明珠集团市场部的部长,据说一毕业就进入了明珠集团工作,和总裁林雪瑶关系匪浅。

“你们在做什么?”

许清月缓步走来,见到这么多保安围着一个陌生男人,不由得柳眉轻挑,问道。

“许部长,这个人擅闯明珠集团,我怀疑他图谋不轨,正在派人拦他。”领头保安当即汇报道。

“我呸!”

陈不凡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撇撇嘴道:“你还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已经说过了,我是来找你们总裁的。”

“就凭你,怎么可能认识总裁?你这不是图谋不轨是什么?”

“我怎么就不能认识你们总裁了,我不仅认识,昨天晚上我还和她……”

正说着,陈不凡突然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赶紧闭上了嘴巴,心想昨天晚上的事情要是说了出去,恐怕会立即传遍整个滨海,林雪瑶怕是会忍不住杀了他吧。

“昨天晚上怎么了?”许清月俏脸微变,追问道。

“昨天晚上我开车送了她一程,她还没给我钱呢,所以我来要钱了。”陈不凡当机立断,改口道。

“原来是个开车的。”

几个保安嗤之以鼻,见到陈不凡一脸认真的样子,他们差点还真以为这家伙认识总裁,搞了半天就是个开车的司机。

要这么说,他们谁不认识林雪瑶啊?

陈不凡略微无奈,心想自己堂堂兵王,到这儿来居然被当成是个开车的,还被一群保安瞧不起,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这位美女,要不你帮我跟林大总裁说一声,我想她应该不差我那点钱。”陈不凡也懒得搭理他们,聊回了正事。

“总裁差你多少钱?”许清月问道,她知道林雪瑶此时正和董事长在办公室谈话,一点小事就不需要麻烦她了。

“嘿嘿,美女,你是打算帮她给吗?那也行。”陈不凡笑着点点头,伸出了一只手。

“五十块?”

陈不凡摇摇头。

“五百?”许清月柳眉轻挑,只是送了总裁一程而已,就要五百块钱,这家伙还真够贪的。

不过许清月倒也没有放在心上,拿出钱包,就打算把五百块交给陈不凡,打发他离开。

“美女,你少说了一个字。”陈不凡却是再次摇头。

“什么?”

“是五百万。”陈不凡一脸认真的道。

“你说多少?”许清月顿时愣住了,五百万?

这家伙开什么玩笑?

一旁的领头保安闻言,顿时冷哼道:“许部长,这家伙果然是来捣乱的,还是让我们来把他赶出去吧。”

说着,他就打算动手。

“先别动手。”

许清月却是摇了摇头,现在是上班时间,公司里人来人往,如果真的动起手来,对明珠集团的名誉也会造成一定影响,还是应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许清月美眸落到陈不凡身上,问道:“你刚才说,林总欠了你五百万?你叫什么名字?”

“陈不凡。”

陈不凡想了想,点点头,道:“如果广播没骗人的话,应该是这个数。”

“广播?”

许清月微微疑惑,但没有多想,点点头,道:“好,你先在这里等着,我马上请示林总。

如果是五十块、五百块或者五千块这些小数目,她自己就会解决,完全用不着去打扰林雪瑶。

可如果是五百万的话,那这件事就不是她能够解决的了。

“麻烦快点,我还急着走呢。”陈不凡喊了一声,若无旁人的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哼着小曲。

一群保安恶狠狠的盯着陈不凡,心里暗暗想着,如果待会儿没有这件事,他们一定得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让他知道乱说话的下场!

董事长办公室,气氛陷入了沉寂之中。

林云山眉头紧皱,脸上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怒意。

“雪瑶,你的意思是,昨天晚上绑架你的人,是王昊的人?”片刻后,林云山开口问道。

林雪瑶轻轻摇头,道:“我不能确定,不过在这种关头,除了他之外,还会有谁呢?”

“王昊的名声本来就臭,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我当初拒绝这门婚约,想必已经激怒了他,他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倒也很正常。”

“这个王昊,简直太大胆了!”

听完这番话,林云山脸上怒意涌动,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昨天晚上想要绑架林雪瑶的幕后真凶究竟是不是王昊,但眼下看来,会干这种事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他。

这也是触碰到了林云山的底线,他只有林雪瑶这一个女儿,之所以同意这门婚约,也是因为逼不得已,林家虽然为滨海的顶尖大家族,但近年来实力却逐渐衰微,而王家的势力比起林家丝毫不弱。

在这般进退维谷的情况下,即便林云山身为林家家主,也不得不妥协。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昊竟然想绑架林雪瑶,这已经超过了他的忍耐限度!

“只是现在还没有证据,不能确认这件事究竟是否王昊所为,我也不能以此为由来拒绝王家的婚约。”抑制住心头的怒意,林云山说道。

林雪瑶闻言,语气平静的道:“以王昊的性子,一次没成功,就必定会有下一次,他很快就会露出马脚的。”

“的确。”

林云山点点头,他对那王昊也有着一定了解,是一个极其执拗的人,这一次绑架林雪瑶失败了,过不了多久,恐怕就会开展下一次行动。

忽然,他似是想到了什么,问道:“雪瑶,你昨天晚上是怎么躲开的?”

林雪瑶闻言,有些犹豫起来,她总不好说一个陌生男人救了她,然后她和这个男人在一个房间里待了一晚上吧。

虽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说出来总归是有些难为情。

正在她犹豫该不该说的时候,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林雪瑶拿过手机,见到是许清月打来的电话,还以为是工作上有什么问题,当即问道:“清月,公司发生什么事了吗?”

“林总,不是公司的事。”

许清月摇摇头,回答道:“有一个人找您。”

“有预约吗?没有的话就推辞了吧。”林雪瑶柳眉轻挑,按理说许清月跟在她身边这么长时间,这点规矩应该很清楚才是,怎么今天也犯傻了?

“林总,这个人有点特殊。”

“特殊?”

“对,他没有预约,但他指定说是来找您的,还说什么您欠了他五百万。”

听到这儿,林雪瑶似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陈不凡。”

“果然是他。”

林雪瑶点点头,脑海中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幕幕情景,她嘴角不由自主的掀起一抹浅浅的笑容,道:“你让他等等,我马上就好。”

说完,林雪瑶挂断了电话。

公司大厅中,许清月有些摸不着头脑,下意识的看了旁边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哼小曲儿的陈不凡,心里很是疑惑。

难道,林总真的认识他?

“雪瑶,既然考虑到王昊很有可能会再派人对你出手,那就必须给你安排几个保镖时刻保护你的安全,我马上派人去办这件事。”董事长办公室,林云山当即说道,语气严肃。

“父亲,不用了。”

林雪瑶却是摇摇头,解释道:“我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

“什么?”

“昨天晚上是一个叫陈不凡的人救了我,现在他就在公司,我觉得,他很适合当我的保镖。”说完,林雪瑶站起身来,转身向外走去。

“陈不凡……”

注视着林雪瑶离开的背影,林云山念了念这个名字,轻轻点头,“希望他真的能够保护好你。”

话音落下,他缓缓站起身来,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到整座滨海,有一种高处不胜寒之感,一股上位者的气势,自他身上淋漓极致的散发出来。

“王家,我已经让步了,若是你们还要得寸进尺的话,那我也只好反击了!”

……

“好的,林总,我明白了,马上带他上去。”

公司大厅,得到林雪瑶的吩咐,许清月点了点头,看向沙发上的陈不凡,道:“林总让你去他的办公室,跟我走吧。”

“嘿嘿,等了这么久,等得我花儿都谢了,可算是可以拿钱了。”

本来还百无聊赖的陈不凡,一听这话顿时跟打了鸡血似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笑道:“许美女,走吧。”

听到刚才路过的员工对眼前这个美女的称呼,陈不凡也得知她名叫许清月,是明珠集团市场部的部长,能够在如此年轻的年纪就坐上部长的位置,一般来说有两个原因。

要么是工作能力极为的出色,破格提升,要么就是潜规则。

不过考虑到明珠集团的总裁是林雪瑶这么一位大美女,陈不凡自然是更倾向于前者,这个许清月,工作能力应该是极为出众的。

听到陈不凡对自己的称呼,许清月柳眉轻挑,道:“我叫许清月,你还是叫我名字吧。”

“好的清月。”

“……”

……

总裁办公室。

林雪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在经过刚才和他父亲林云山的一番谈话之后,她明显感觉自己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一些。

至少,在发生昨天晚上那种事情之后,他父亲的态度有所松动,如果能够证明昨天晚上的事的确是王昊所为,那么这门婚约,想必也就可以解除了。

按照她对王昊的了解,这一次行动失败,王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很快就会派人再次绑架她。

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赶紧找到一个能够保护自己的人。

而陈不凡,无疑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经过昨天晚上的相处,她至少可以知道陈不凡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再加上陈不凡是军人出身,想必身手应该也不简单,让他来当自己的保镖,她也可以放心。

砰砰。

这时,敲门声响起。

“请进。”林雪瑶整理了一下情绪,轻声道。

办公室房门打开,许清月带着陈不凡走了进来,目光投去,见到办公桌旁的林雪瑶,许清月当即恭敬的问候道:“林总。”

虽然她和林雪瑶在大学时候就是很好的朋友,毕业之后又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关系极为亲密,但在工作时间,她还是会以上下级的关系来对待,这也是敬业的一种表现。

“清月,麻烦你了。”

林雪瑶点点头,美眸投向一旁的陈不凡,仔细的打量着后者,似乎在考虑究竟要不要让他来当自己的保镖。

毕竟以她现在的情况看来,保镖对她来说可谓是必不可缺,必须要慎重考虑。

“嘿嘿,雪瑶,我们又见面了。”陈不凡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雪瑶?”

听到陈不凡对林雪瑶的称呼,许清月微微怔了一下,据她所知,林总可是极少和男人关系亲密,更没有人敢这么称呼林总。

按理说林雪瑶听到陈不凡的称呼,应该会很生气才对,可让她惊讶的是,林雪瑶神色没有丝毫的波动,就好像已经默许了一般。

“你考虑清楚了吗?”林雪瑶开门见山的问道。

“考虑什么?”陈不凡疑惑不解。

林雪瑶柳眉轻挑,问道:“我昨天晚上说的话,让你来当我的保镖,如果你同意,就可以来联系我,你先在来到我的公司,难道不是为了这件事?”

“当然不是。”

陈不凡毫不犹豫的摇头,解释道:“我是为了那五百万而来。”

“五百万?”

林雪瑶更为疑惑,问道:“我什么时候欠你五百万?”

“雪瑶,你可是明珠集团的总裁,家大业大,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陈不凡顿时急了,他连得到这五百万之后干什么都已经想好了,先买辆豪车出去兜风,其余的钱拿来捐给贫困山区的儿童,毕竟身为天龙队长,他还是很有善心的。

可现在看来,林雪瑶貌似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啊,他难道白高兴一场?

“我从来不会赖账,只是我真的不明白你口中的五百万是什么意思。”林雪瑶极为认真的摇头,作为明珠集团这种大企业的总裁,首先要讲的就是诚信。

陈不凡仔细的端详了一番林雪瑶,看她也不像是在撒谎,解释道:“昨天晚上广播上说,明珠集团的总裁林雪瑶失踪了三天时间,谁能找到谁就可以得到五百万的奖励,我昨晚不仅找到了你,还救了你一命,你说说,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这五百万?”

“还有这种事?”林雪瑶一怔,向许清月投去疑问的眼神。

许清月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道:“我想起来了,林总,前几天您突然失踪,董事长立马派人出去寻找,不过找了整整一天也没有结果,董事长就只好发了这个寻人通知,奖励金额刚好是五百万。”

“看吧,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骗你们呢。”陈不凡顿时激动万分,心头松了口气,这下总赖不掉了吧。

“我知道了。”

听完许清月的话,林雪瑶也是明白过来,心里微微无奈,暗道她这个父亲倒还真会玩,居然连寻人启事这种东西都发出来了,要不是她藏得隐蔽,恐怕早就被发现了吧。

五百万,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那是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巨大财富,自然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清月,你先回去工作吧。”林雪瑶说道。

“是,林总。”

许清月点点头,看了陈不凡一眼,转身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偌大的办公室内,就只剩下林雪瑶和陈不凡两个人,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寂静起来。

“咳咳。”

陈不凡轻咳两声,化解这尴尬的气氛,说道:“雪瑶,我想五百万对于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你肯定也不会赖着不给,对吧?”

“当然,五百万的确不算什么。”

林雪瑶轻轻点头,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不等陈不凡高兴,她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不能给你。”

“啥意思?”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昨天晚上应该是我主动要求上你的车,并不是你把我找到的,所以这五百万,不属于你。”林雪瑶语气平静的道。

“什么?”

陈不凡顿时一怔,心想着小妞还真打算赖账啊,连忙道:“那我昨天晚上救了你,这你总不能反驳吧?”

“这是真的。”

林雪瑶点点头,那张素来冷清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浅浅笑容,道:“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感谢,所以我愿意给你一份工作,来当我的保镖。”

“……”陈不凡顿时无语,让他来给她打工,这算哪门子感谢?

不愧是生意人,不是一般的精明。

“行,昨天晚上的事算我认栽,不过有件事,你还是得赔偿我。”

陈不凡抑制住心头将林雪瑶这小妞压在沙发上狠狠打一顿屁股的冲动,说道:“昨天晚上绑架你的那伙人,今天早上把我的车砸了,这你总得赔偿我了吧。”

“他们砸了你的车?”林雪瑶柳眉一蹙,显然没有想到今天居然发生了这种事。

陈不凡连连点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可不是吗?那可是我才买了两个月的爱车啊,被他们砸得那叫一个面目全非,我当时心都疼死了,要不是我及时出现,估计就直接报废了吧。”

“这帮人实在太可恶了!”林雪瑶忍不住娇喝一声,脸上一丝嗔怒闪过,看向陈不凡,问道:“你没什么事吧?”

陈不凡一愣,显然没想到林雪瑶居然还会关心自己,不由得心头微暖,摇了摇头,道:“雪瑶,你开什么玩笑,哥哥我可是当过兵的,对付那几个地痞流氓还不是手到擒来?”

“那就好。”林雪瑶微微松了口气,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到陈不凡。

“不过听他们说,这件事是有个姓王的指使他们干的,估计还会有第二次。”陈不凡突然嘀咕一声。

“什么?姓王?”

一听这话,林雪瑶顿时站起身来,急忙问道:“你知道指使他们的人叫什么名字?”

“不清楚,只知道姓王。”陈不凡摇了摇头,见到林雪瑶忽然这么激动,问道:“你认识?”

“应该是他没错。”

林雪瑶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她从来不愿意拨通的号码。

……

滨海,一栋豪华别墅内。

一身休闲装的王昊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着,颇有一种贵族的风范。

只是此刻,他的脸上,却是带着一抹怒意。

在他旁边,站着几个鼻青脸肿的保镖,都是一脸屈辱的低着脑袋,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他们上身西装,下面只留了一条红裤衩,看上去极为的醒目。

赫然就是今天早上砸陈不凡的车,结果被他教训一顿,让他们脱了裤子裸奔的那群保镖。

“我让你们去收拾那个坏我好事的小子,你们倒好,脱了裤子跑回来,是想把我的脸面丢尽么?”

轻抿了一口红酒,王昊猛地将酒杯往地上一砸,顿时啪的一声响起,酒杯破碎开来!

几个保镖顿时吓得浑身一颤,噤若寒蝉,看都不敢看王昊一眼,要是把这位喜怒无常的王少给惹怒了,那他们恐怕就得收拾铺盖卷走人了。

“谁能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昊冷声问道。

领头的保镖闻言,咬咬牙,语气颤抖的道:“王少,我们今天找到那个小子住的小区,立马就把他的车砸了,可没想到的是,那小子是个练家子,我们所有人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

“练家子?”

王昊眉头微皱,这些保镖都是他花高价请回来的,个个都有着以一打十的本事,结果这么多人一起上都不是陈不凡的对手,想来对方的确不简单。

“难怪敢跟我王昊作对,原来是有点本事,只不过……还不够啊。”王昊冷哼一声,嘴角掀起一抹不屑的弧度。

这时,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拿过手机一看,不由得面色微变,竟然是林雪瑶打来的电话。

虽然林家和王家最近一直在讨论联姻的事,但林雪瑶一直以来都对这门婚约极为的排斥,甚至还离家出走,折让王昊感到了莫大的耻辱,所以才会派人去绑架林雪瑶。

按理说,在这个节骨眼上,林雪瑶不可能跟他有任何的联络才对,怎么会突然打电话过来。

“莫非是被她知道了?”

王昊眉头微皱,犹豫片刻,还是接通了电话,微微一笑,语气温和的道:“雪瑶,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想警告你一下,人在做天在看,别以为你的那些破事能瞒着所有人,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抖出来的!”林雪瑶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旋即直接挂断了电话。

王昊的脸色在此刻阴沉到了极点。

“贱人!”

王昊直接将手机往地上一扔,冷声道:“呵呵,想把我抖出来?还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机会。”

说完,他看向对面的那几个保镖,吩咐道:“这次你们失败了,准备好下一次行动,若是下次再敢失败,就给我滚蛋!”

“是,王少!”几个保镖连连点头。

“呵呵,林雪瑶,你不是看不起我么?等着吧,过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主动爬到我床上来的。”王昊舔了舔嘴唇,瞳孔中闪过一抹贪婪的意味。

……

明珠集团,总裁办公室。

撂下那句话,林雪瑶便是直接挂断了电话,俏脸清冷,美眸中还带着浓浓的怒意。

她知道王昊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却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连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真的让她觉得很恶心。

一想到家族居然逼她嫁给这种人渣,她就一阵反胃,要真的逃不了,她干脆跳滨江自杀算了,免得以后痛苦一辈子。

“那个,雪瑶,你刚才在和那个姓王的打电话?”陈不凡问道。

“嗯。”

林雪瑶点点头,抑制住心里的怒意,看向对面的陈不凡,思索片刻,还是决定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他,“事情是这样的……”

听完林雪瑶的话,陈不凡不由得微微感慨,心想这林雪瑶虽然表面风光,是无数男人的梦中女神,也引来无数女人的嫉妒。

但实际上,却也很辛苦,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控,被逼迫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个人居然还派人来绑架她,她也算是有些可怜。

“你的意思是,那个王昊,还会对你出手?”陈不凡问道。

林雪瑶点点头,道:“以他的性子,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

“那你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找人来保护你?”陈不凡连忙道。

“我这不是正在找吗?”

“在哪儿?”

“你说呢?”

陈不凡一怔,这才意识到是自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雪瑶,你就别祸害我了,我不是说了吗,我这人自由散漫惯了,不喜欢被束缚,你还是赶紧把车钱赔我,咱们俩江湖再见。”

“你想要多少钱?”

“唔,也不多,五万块就行了。”陈不凡想了想说道,五万块还是可以勉强去买一辆比较普通的新车了。

“五万?”

林雪瑶微微一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那辆车是帕萨特,新车的官方售价也不过才十五万左右,而且你那辆车看样子已经开了七八年了,已经接近报废的程度,最多只值两三万,再加上那群人并没有把你的车完全砸烂,我赔你五千块已经算好的了,你当我是冤大头吗?”

陈不凡顿时哑口无言,心想这小妞还真不是一般的精明啊,算的居然这么准,他想多敲点都没机会。

见到陈不凡说不出话来,林雪瑶嘴角轻轻掀起,道:“这样吧,你来当我的保镖,我每个月给你一万块,这可比你拿五千块走人要好多了,你觉得呢?”

“这……”

陈不凡有些犹豫起来,他身份特殊,现在停留在滨海,的确需要一个表面上的职业来做掩护,当林雪瑶的保镖,貌似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沉默片刻,陈不凡问道:“能再加点吗?”

“两万。”

“成交!”

相关文章:

宝贝快舔就想吃棒棒糖一样,昨天我失去我的第一次

被咸猪手摸的&暴风雨湿衣女教师

【言情精选】暖风眷眷羡流年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sm小说_兽人太大了要撑坏了

妹子说怕打雷幽默回*应聘体检小雪被医生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