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至尊免费全集,王者至尊小说在线完整版

2021-09-02 20:39 · 新商盟

“天佑我董家,基业长青,子嗣不凡,子孙后辈皆是人中龙凤。”

董家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一脸欣慰的看着家子嗣。

今日是董家掌舵人刘云凤的六十大寿,自从董家老爷子重病后,董家老太太便掌控大权,大小事务,全都由她决定。

今天来贺寿的,也都是银州有头有脸的人物。

就在这时,一道长喝响了起来。

“董家董谭明恭祝老太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献玉海一座!”

“乾元董事长王福山恭祝老太君长命百岁,送珠宝玉雕一对!”

“丰海集团总经理恭祝老太君福寿安康,送镶金匾额一扇!”

来往宾客,看着一件件价值不菲的礼物,也都心生羡慕,恐怕这次礼品加起来,总价值会过五百万了吧。

但是接下来的一个声音,却让在场宾客有些愣怔,甚至无语。

“董家外孙婿张玄,恭祝老太君千秋万代,送破碎铜壶一只!”

此话一出,来往的宾客都面面相觑,随即爆发出一阵鄙视的笑声。

“这个张玄不就是入赘林家娶了林清菡的那个混小子吗?”

“就是他,也不知道林清菡的父亲怎么想的,虽说现在林家比不上咱们董家,可林清菡也算是林家千金,却把她许配给了一个无名无姓之辈。”

“张玄与林清菡结婚一个多月了,好几次跟林清菡来看望老太君,老太君从未让他跟着踏入董家半步,足以证明对其不满,今日是老太君大寿,却送一只破铜烂铁,真是贻笑大方啊。”

林清菡是个漂亮的女人。

一身简单的白衬衣加黑短裙,因为这个女人变得不再普通,套着黑丝的修长双腿像是上帝给予的礼物一般完美,纤细,笔直。

三千黑丝披于脑后,女人每一步,都会让这一头的黑发飘荡。

她白皙的皮肤比婴儿还要柔嫩,完美的五官无可挑剔。

这是一个集气质,长相,财富于一身的完美女人。

如果非要说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女人那冷若冰霜的表情了。

可此时,那张清冷脸蛋上却布满了阴霾。

她拉着杵在一旁的废物张玄来到了角落里。

“老婆,你怎么了?”张玄不解的问道。

林清菡气愤的说道:“还问我怎么了,我给你十五万块买的礼物呢?”

张玄无辜的指了指放在大红桌子上的铜壶,“喏,那就是啊。”

“十五万块,你竟然买了一只破铜烂铁,今天可是外婆的生日,你怎么可以这样?”

说完这话,林清菡充满了委屈,一个月以来,这个废物无所事事,呆在家中当一个家庭煮夫,饭菜烧的倒是不错,可那又有什么用?

真正的男人,是要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成就无上的功名利禄的,这才叫男人。

可再反观张玄,始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人又气又恨。

就拿今天这件事来说,五万块钱,虽然不多,但也够买一件体面一点的礼品了,可他却买了个破铜烂铁,丢人丢到了外婆的寿宴上。

果然不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张玄,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若不是她父亲曾以死相逼,她说不定早就跟这个窝囊废离婚了。

“老婆,别看这件铜壶看起来其貌不扬,可却是汉朝流传下来的一件铜器,价值起码五千万。”

“呦,五千万?不会是从古玩街淘来的吧。”就在这时,林清菡的表哥董谭明一脸戏谑的笑意走了过来。

董谭明是老太君最得宠的孙儿,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日后的董家便是董谭明掌权。

他本人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向来自视甚高,尤其看不起附庸着董家的林家人,更不让林清菡过来拜访老太君,也只有每逢重大节日才允许林家人到董家一趟。

张玄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如实说道:“的确是从古玩街买回来的。”

此话一出,惹得在座宾客哄然大笑。

“大家谁不知道,古玩一条街卖的八九成是假货,你买个假货也就罢了,起码挑一件像样的吧,你再看看我给奶奶准备的礼物!”

董谭明来到他那一座半人多高的玉海面前,得意之色不言自明。

的确,跟他的礼物比起来,张玄的礼物不值一提。

这时,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走了过来,一众亲戚宾客站起,态度恭敬。

“外婆,张玄不懂事,您不要怪他,等我回去,再给您准备一份像样的礼物。”

林清菡几步上前,先给老太君赔了一个礼,虽说她跟张玄有名无实,可终究是名义上的丈夫,在外婆家的亲戚面前,还是要护一下的。

老太君看了看那柄铜壶,露出一股厌恶的神色,从鼻孔里淡淡的哼了一声。

“算了,你们家也没多少钱,还是留下来好好过日子吧,孙儿,寿宴要开始了,扶我过去。”

董谭明答应了一声,连忙搀扶着老太君,还不忘记回头给林清菡一个得意的眼神。

林清菡恨恨的咬了一下嘴唇,本想通过这一次的寿宴,给外婆留一个好印象,看来全都泡汤了。

她刚要跟过去,只听老太君不咸不淡的的说道:“主桌坐满了,你们就不必上去了。”

林清菡脚步一顿,一股耻辱之感萦绕心中。

堂堂林家千金,董家正儿八经的外孙女,却要跟堂下客坐在一起,感受到无数道好奇的眼神投来,林清菡恨不得抬脚就走。

再看看台上主桌,聚光灯下,言笑宴宴,这种差别对待,可见老太君对于自己这一脉,是多么的不待见了。

“老婆,很羡慕吗?”张玄笑眯眯的问道。

林清菡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羡慕有用吗,那是主位,只有老太君才能坐,我又算的了什么?”

“现在董家不待见我们,我们林氏集团还遇到资金缺失的大麻烦,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

“本想借着这次机会讨好老太君,让董家搭手帮一把,可现在呢?”

“算了,跟你说又有什么用,你又不懂。”

林清菡说着说着,委屈得掉下了眼泪。

张玄一怔,我不懂?

男儿有志,鸿鹄摇天。

他一直以来都没想过参与这些家族的事,不是不想,而是不屑。

张玄,被世界各国掌舵人誉有Satan大名的人,掌控西方地下势力的霸主。可以说,张玄一句话,别说林清菡的外婆家了,就算是整座银州各大家族,都会在谈笑间,灰飞烟灭!

他不懂?

他上门做了最让人瞧不起的女婿,只想完成当年的报恩。

可如今已把林清菡当成自己的妻子。

只是每次林清菡去看望外婆回来,都会面带欢笑,张玄本以为在董家,林清菡应该有一定的地位,得到老太君的赏识才对。

但是今日一见,却并非如此。

想到这里,张玄云淡风轻的说道:“老婆,如果你喜欢,我便让你坐上外婆现在的位置。”

《王者至尊》

林清菡诧异的看了一眼张玄,随即不屑的笑道:“你说什么,就凭你?”

“只要你相信我。”张玄自信的说道。

林清菡第一次见到张玄这么一本正经的说一件事,恍惚间,她还真的有点相信了。

“呵,别开玩笑了,外婆的主位岂是我能觊觎的,我只求外婆对父母亲和我稍微看重一些。”

这时,主桌上坐在首位的老太君叹息了一声。

董谭明急忙说道:“奶奶,今天是您的大寿,为何还要叹气啊。”

“今天本来是个高兴的日子,但是有一件事却是我的心病,跟周氏集团的合作一直没有谈妥,我心里放心不下。”

周氏集团,是银州数一数二的大型私有集团,旗下公司数十家,年盈利达到十几亿,是真正的大财团。

“如果能跟周氏成为合作伙伴,那么我们董家今后十几年当无忧矣。”

“我一副老骨头又有几年活头,倘若能跟周氏的关系更进一步,那么我董家便榜上了一棵大树,我走也走的安心了。”

众人听到这话,都神色一窒。

“老太君,今天是您的大寿,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老太君摆摆手,“马屁话就不要说了,今天是我大寿,我便讨个彩头,谁能把这份合作谈下来,我老太太便满足他一个愿望!董家之人,有一个算一个,我说话算数。”

此话一处,在坐的亲戚们都是一愣,老太太在董家那是一言九鼎,她能满足的愿望,即便是要董家家主之位,恐怕都不会拒绝吧。

董谭明眼神火热,当即就要站起来,但是一想到是周氏集团,硬是没动地方。

他曾经去拜访过周氏集团的老总,结果也是碰了一鼻子灰。

这个彩头,可不是那么好讨的。

董谭明的父亲董如海说道:“妈,那等大财团不是轻易能谈得下来的,你放心吧,我们会努力的。”

“哼,你们努力有个屁用,还不是吃了闭门羹,难道说,周氏嫌我董家体量太小,不屑跟我们合作吗。”

众人一片静默。

“今日就无人敢应下我老太婆的军令状?”老太君露出了不满的神色来。

她也不是非要他们谈成这次合作,要的便是他们的一个态度,可让她失望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应下来。

林清菡也知道这家集团,在银州赫赫有名,不过她倒是第一次听说外婆家族要跟周氏合作,也对,这种事怎么可能会有人跟她一个外姓人说呢。

见林清菡感兴趣,张玄碰了碰她,“应下来吧。”

林清菡明显的一愣,“你,你说什么?“

“应下来,你去跟周氏谈合作,这样一来,就能获得老太君的认可了,这样老太君也会帮你解决你们林氏集团的难题,不是吗?”

林清菡心中一动,是了,跟周氏集团合作,是老太君的一块心病,谁要是能解决这件事,那么在老太君眼里,就是有用之才。

她脑袋一热,便站了起来,“外婆,我去!”

主桌上的众多亲戚都扭头看了过来,如果不是林清菡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大家都已经忘记了还有林清菡这么一号人物。

“你去?你凭什么去,你那林氏集团才值几个钱,也配去和周氏老总谈判?”董谭明鄙视的一笑道。

“林清菡,这件事可不是儿戏啊,而且你是林家人,不是我们董家人,你有什么资格代替我们过去?就算让你过去,你这身份上不得台面,得罪了周氏集团,那我们董家以后可就不好过了。”

“可不是我们看不起你,你的父母亲能力一般,林家在你爷爷那一辈还很光彩,到了你父母这一辈没落了,你又能强到哪里去,老太君,我看这件事交给她可不行。”

众多亲戚见站起来的是林清菡,不禁都是摇了摇头。

其实林清菡刚站起来就后悔了,她也是想证明自己,再加上张玄的一席话,可现在反悔,必定会成为董家人眼中的笑话。

老太君双目一眯,不禁有些失望了起来,她没想到林清菡会站起来,一介女流,还是外姓,也来掺和这种大事。

但既然她已经放下了话,自然不能不作数的。

“清菡,那这件事就暂时交给你吧,记住,不管怎么样,不要得罪了周氏。听说你林氏集团不是急需一笔投资资金嘛,只要你谈妥了,我就给你这笔资金。”

“遵命,外婆。”林清菡硬着头皮答应道。

“林清菡,既然你答应了,那要是做不到怎么办?”董谭明讥讽的说道。

林清菡拧着秀眉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你要是办到了,我给你多加一笔大资金,若是办不到,从此以后,你们林家人就不许踏入我们董家大门半步,怎么样?”

林清菡犹豫了,可赌注似乎有点大。

可就在这时,张玄冲着她点了点头,林清菡一愣,他怎么这么自信,难道张玄跟周氏集团的人认识吗。

于是咬了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

说罢,林清菡就离开了,张玄双手插兜,若无其事的跟在老婆身后。

“切,一个衰女,一个废物,真是天作之合。”

寿宴完毕后,老太君亲自盯着下人将一件件礼品打包,运往董家大宅。

“老太君,这件铜壶怎么处理?”一个下人走过来问道。

“这还用问,当然是扔了,这种垃圾东西摆在家里也不嫌丢人。”董谭明抢过话头说道。

老太君神色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董谭明自觉多嘴,缩在了老太君的身后。

“算了,扔了吧。”老太君随意说了一句。

但就在这时,一个老者走了过来,急忙说道:“等一下!”

老太君笑了笑,“是魏老啊,您还没走呢。”

魏老是银州赫赫有名的鉴赏家,一双锐眼过宝无数,从未走眼。

老太君平日里喜欢收藏,可眼力却不怎么样,所以魏老也偶然过来长眼。

今天魏老亲自前来,也让她觉得颜面有光。

但此时魏老却并没有理会老太君,一脸激动的来到铜壶跟前,双手颤抖的抚摸着一条条纹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魏老,你不必动怒,这件东西是一个废物送来的,摆在这里确实碍眼,我马上就让人扔出去。”

“你给我住口!”魏老猛地大喝一声。

“你懂什么,这件铜壶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上一次在苏富比拍卖会上,跟这只相仿的铜壶,品相远没有这个好,却拍出了五千万的天价!”

老太君和董谭明都是一呆,这只铜壶竟然这么贵?

“宝贝,宝贝啊,老太君,您收藏无数,可全部加起来,恐怕都不及这件宝贝的一个零头。”

“老太君,这件礼品是谁送来的,快,带我去见见他,能送如此贵重的礼物,恐怕跟董家关系匪浅吧。”

老太君老脸一颤,震惊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张玄和林清菡回来的时候,林清菡的父母已经在他们的房子里等着了。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怎么样,去给你奶奶贺寿,你奶奶是不是很高兴,她老人家怎么说?”刘彩霞抓住女儿的肩膀急切的说道。

林如山进门后,淡定的坐在沙发上,点着一根烟,沉默不语。

林清菡把寿宴上的事情跟母亲说了一遍。

结果刘彩霞当下就疯了一般,“云舒,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种事你怎么可能答应,你不是不知道这些年咱们一直都是靠你外祖母家的帮衬!”

林清菡甩掉母亲的手,不耐的说道:“妈,我不想再让他们看不起了,这些年咱们受的委屈还不够吗,爸爸不是不擅长经商,只是他热衷慈善,在我心里父亲是伟大的,可在他们看来父亲是妥妥的纨绔败家子。”

“那你也不能答应这件事啊,那可是周氏建团啊,你知道人家的大门朝哪开吗,就凭你的身份,人家连门都不会让你进的!”

林清菡皱了皱眉,俏脸看向张玄问道:“张玄,你认识周氏老总?”

张玄摇了摇头。

“那你跟周氏集团有交集?”

张玄还是摇了摇头。

开什么玩笑,他连周氏集团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认识他们的老总。

只是,这个重要吗,以自己的身份,他一句话,周氏集团的老总都会跪地俯首,一个合作罢了,小菜一碟。

林清菡俏脸瞬间就雪白了下来,“可你当时明明”

刘彩霞听出了一点苗头,还没等女儿把话说完,就咋咋呼呼的叫道:“怎么回事,这件事跟你这个废物有什么关系?”

“说,这件事是不是你撺掇我闺女答应的?”

“好啊,你这个废物,是不是怨恨我对你不好,故意要把我们赶出林家,我们要是饿死了,你也别想好过!”

林清菡听得有些不耐烦了,“够了妈,我累了,别再吵了,这件事我自己答应的,谁也不怪!”

“云舒,我就纳闷了,为什么你那死鬼的爹要让你嫁给这么个窝囊废。”

坐在沙发上的林如海始终沉默,因为他知道张玄总有一天能证明自己的实力。

听着房间吵闹的声音,张玄揉了揉脑瓜仁,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你这个废物,又要干嘛去?”

“买菜,做饭。”

“看吧,还说不是个废物!”

张玄去了菜市场,买了一只老母鸡回来,又买了几样蔬菜,当他返回小区的时候,看到一拐角听着一辆辆全球限量版的阿斯顿马丁停到了别墅门前,这辆车,整个银州市,买得起的人有,但有资格买的,一个都没,哪怕林家。

车上下来一名年轻男性,身上穿着范思哲限量版服饰,能买得到这种衣服的人,那在全国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青年摘下脸上的墨镜,露出帅气的脸庞,一眼就看到了手上拎着老母鸡的张玄。

帅气青年一捂额头,“我的天,老大,你好歹也是誉有Satan大名的人,要不要摇身一变成了一名保姆啊?哦不,应该说是,家庭妇男!”

青年给自己点上一根高希霸古巴雪茄,浓郁的香味在雪茄点燃的时候便飘荡起来。

张玄看都没看来人一眼,擦了擦脸上的汗,嘴里说道:“你懂个屁,这叫爱!把你那该死的烟给老子灭了,你知道的,我老婆不喜欢闻烟味。”

“呦,这是我们大烟枪嘴里说出来的话么?”帅气青年撇了撇嘴,还是老老实实把烟灭了,“那个,老大,晚上要不要去喝两杯,今天瑞国皇室那小妞又给我打电话了,死活想见你一面,你要同意,她会在第一时间坐上她的私人飞机降落在银州。”

“老子是有老婆的人,什么瑞国皇室,让她给老子滚一边去。”张玄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还有你,快滚出去,没看老子在这擦地呢么?”

“唉。”帅气青年叹了口气,“真是个无情的男人,好吧,我会告诉那小妞的,老大,你真的要舍弃一切了么?你消失的这一个月,整个地下世界都快疯了。”

“什么舍弃一切!”张玄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巴掌拍到帅气青年的后脑勺上,“老子现在,可是拥有了全世界!”

“有什么事快点说,我还要回去给我老婆熬鸡汤呢。”

沙国王室恳请我们派遣十名护卫员保护王室成员的安全,价码是三块油田,……”

张玄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些交给你们办就好了,以后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要再麻烦我。”

张玄抬脚要走,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银州有个周氏公司,回头你打一声招呼,我老婆要去找周氏谈合作。”

“额,遵命,主人。”

张玄回到房间,转身就去了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刘彩霞站在门口一边剪着指甲一边说道:“张玄,你跟清菡离婚吧。”

张玄皱了皱眉,“这是清菡的意思吗?”

“是不是她的意思重要吗,你跟她在一起本身就是个错误,你是在拖累她!”

其实她心里却想着,何止拖累了林清菡,更是拖累了她一大家子,喜欢云舒的才贵阔少有的是,哪一个不比他强,也不知道自己丈夫发了什么疯非要张玄来做上门女婿。

“你女儿不能离开我。”张玄淡淡的说道。

林家人,除了林清菡的父亲,没有一个人看得起他,至于原因,无非是觉得张玄是个窝囊废,没什么前途。

只是他们又何曾知道,张玄之所以一直陪着林清菡的原因。

在林家也只有林清菡的父亲知道张玄的身份,所以才一手撮合林清菡跟张玄的婚事,老爷子的意愿,也是希望他保护林清菡,护佑林家繁荣长青。

“凭什么,你一个废物,怎么就这么不要脸,非要死赖着不走呢?”刘彩霞嗤笑着说道。

张玄摇摇头,“我说过了,你女儿不能离开我,如果真想走,一年后,我不会赖着她。”张玄心里知道,一年的时间足以帮助林清菡这一脉崛起,而一年之后林清菡如果还没有爱上自己,也不能耽误她了。

第二天

林清菡没去公司,准备去周氏集团谈合作的事情。

林清菡早上起来睡眼惺忪,昨晚一晚上她几乎都没有合眼,一直在恶补此次合作的资料。

她今天没开车,而是张玄骑着小电驴送她去周氏集团。

只不过在半路的时候,林清菡坐在后边,身体渐渐的靠向了张玄的后背。

他感觉到后背传来柔软的感觉,随后,一张俏脸便不由自主的贴在了他的肩头。

不用问,林清菡一定是因为昨晚太累睡着了,要不然不可能做出这番亲昵的举动。

不过张玄倒是挺享受这种感觉的,没记错的话,这是一个月以来来,两个人靠的最近的一次。

到了周氏集团楼下,林清菡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趴在张玄的背上睡着了,俏脸不由得酡红一片。

她拿着资料,下了车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扮,询问的看着张玄,似乎再问:我穿成这样去谈合作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张玄露出一丝宠溺的笑容,“去吧,我在楼下等着你。”

林清菡白了张玄一眼,心中有些打鼓,尤其是看着周氏大厦,巍峨高耸,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毕竟这是一家市值几十亿的大公司,跟她的公司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怀着忐忑的心情,林清菡还是鼓足勇气进去了。

而张玄,则是站在街角对面的小卖部,买了一盒中南海,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

林清菡疾步从周氏大厦走了出来,发丝有些凌乱,俏脸发白的跑到了街对面。

张玄双目一眯,赫然发现林清菡的眼角竟然带着一丝泪痕。

“云舒,你怎么了?”

林清菡猛地把资料全都砸在了张玄的身上,一股怨气全部对着张玄发泄了出来。

“张玄,都怪你,要不是你让我答应这个差事,我能受到这种屈辱吗?”

“我就不该相信你,真是太可笑了,整个林家都谈不下来的合作,我又凭什么?”

“你们男人,都很恶心!”

林清菡最后说了一句,拦了一辆出租车愤愤离开了。

坐在车中的林清菡,刚走出去没多远,不禁又有些后悔,说到底这件事还是自己做的决定,怎么能怪到别人头上呢。

刚才自己对着张玄乱吼乱叫,跟一个泼妇又有什么区别,她不由得转过头来,发现张玄还傻不拉几的站在原地。

“算了,反正他挨骂也挨习惯了,又不差这一次。”想到这,林清菡转过头来,心安理得的生起了闷气。

看着林清菡离去的背影,张玄的表情慢慢凝固,进而一道戾气陡然散发了出来。

他拿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大西洋彼岸的电话号码。

“老大,不是正做你的家庭妇男呢么,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头响起一个男性声音,正是今天下午来别墅找张玄的青年。

“给我查一下,今天周氏的人事怎么惹到我老婆了!”张玄的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愤怒。

“好的老大,你别挂电话,我现在让人给你查啊……”

张玄能从电话里听到帅气青年的说话声,也能听到键盘响起的噼啪声。

不到三十秒,帅气青年再次开口,“老大,查出来了,周氏集团的总经理提出要求,让嫂子她今晚独自前去周氏大厦一晚,这样或许能够考虑一下与林氏的合作。”

张玄手上的青筋瞬间暴起,话语中呈现无法掩饰的怒意,“打我老婆主意?他想死!十秒钟内,将那个姓周的照片发给我,就这样!”

张玄电话刚挂,定位信息便发了过来,周氏集团的总经理,现在就在周氏大厦当中。

周氏大厦,坐落在银州市区南,共有十一层,顶层的总裁办公室中,三十岁的总经理周绪正穿着衬衣,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喝着上等的龙井,他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上面正显示着林清菡的一张张照片。

看着照片中那漂亮到无可挑剔的女人,周绪的眼中闪过一抹阴笑,自言自语道:“跟我玩?我倒要看看你林清菡有多大的本事,是继续保持你那份矜持,还是让我跟你们林家合作!”

周绪很明白的跟林清菡说明,想要两家的合作,就来和我周绪,睡上一晚!

周绪品着龙井,看着时间,他认为,再有最多三个小时,那个完美的女人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摆弄。

哦,对了,听说她还结婚了,不过好像找了个废物当老公,等自己玩完她,再去找她那个废物老公聊聊,看看那种废柴,敢不敢对自己放一个屁!

“砰”的一声!

正当周绪沉浸在自己美妙的幻想之中时,他的办公室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

这一声响,吓了周绪一跳,周绪看见,一名穿着白背心,沙滩裤的青年出现在自己眼前。

周绪想也没想就喝骂出声,“你是什么人,给我滚出去!”

“要你命的人!”张玄一步冲了上来,在周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张玄的手已经抓住周绪的短发,对着眼前的实木办公桌一阵猛砸,发出“砰砰砰”的撞击声。

周绪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感觉自己额头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这种剧痛让他快要昏厥,一股温热顺着额头留下,染红了他的眼帘,那是他的鲜血。

张玄拎着周绪的短发,朝旁边随便一甩,体重超过一百八十斤的周绪就这么轻松被张玄从老板椅上扔到一旁。

周绪伸手,摸了一把额头,手上的鲜血让他发狂,从自己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自己!

周绪目光阴狠的盯着张玄,咬牙道:“小子,你想死么?”

“呵!”张玄轻笑一声,他扬起拳头,对准身前的实木办公桌,一拳狠狠砸了上去。

周绪眼皮猛跳,他清楚的看到,厚度达到十公分的实木办公桌,被眼前这人,一拳打了个对穿!

这充满力量的一拳,让周绪狠狠吞咽了下口水,如此一拳要打在自己身上,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想到这,周绪有些后怕,“你是谁!我自问从来没招惹过你!”

张玄对周绪伸出两根手指,“我是谁不重要,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把你对付林氏集团那些恶心的手段收起来,第二,我现在杀你了,你选吧!”

原本对张玄所表现出的力量充满恐惧的周绪,在听到这话后,心中那抹害怕,顿时荡然无存,呵,原来是林氏找来的人啊。

周绪神色自在的整理了一下散乱的衬衣领口,从地上爬起,抽了张纸巾擦了擦额头的鲜血,对张玄道:“我要说不呢?你想杀我,那就来,我看看林氏给你的钱,值不值得你的命,你以为杀了我,你能安然无恙?”

周绪毫不在乎张玄的威胁。

张玄也因为周绪的话,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对,你还真提醒我了,杀人偿命,那这样吧,我给你换个条件,要么与林氏合作,要么我毁了你这所谓的周氏集团,你有一分钟的选择时间,一分钟内不选,我就默认你选择第二条,计时开始。”

“呵!”周绪忍不住嗤笑出声,打量着身穿白背心沙滩裤的张玄,“小子,你是活在梦里?毁了我周氏,凭你?你以为,这个世界,是靠拳头说话的?你再能打,我一个电话,也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嘘!”张玄给周绪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他正拨打着电话,对电话里说道,“嗯……五十秒后,我要不跟你联系,就毁了这个周氏集团,方法很多,你自行选择。”

“装模作样!”周绪重重踢了一脚自己的老板椅,虽然他认为,现在这个青年的表现,就像是一只小丑,但对方那不把周氏放在眼里的模样和语气,还是让他很不满意。

“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也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赶紧给我磕三个头,滚出我的办公室,第二,我现在弄死你,而且绝对不会偿命,你自己选择。”周绪目露凶芒,盯着张玄,“我给你,三十秒的时间!”

“三十。”一声倒计时响起,来自张玄。

相关文章:

雪白 粗大 张开 轮流_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情缘

黑白漫画头像 黑白漫画头像女生高冷

刚结婚做得多了肿了_吃生蚝的禁忌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两亲家全家互换|半夏花开半夏伤

花瓣包裹巨大无力合拢/糙汉子男主多肉的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