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你的温柔免费章节,深陷你的温柔完整版大结局

2021-09-02 21:03 · 新商盟

昏暗的阁楼温初安蜷缩在角落里,腹部的疼痛一阵胜过一阵,手边是碎落在一边的催产针。

温初安疼得指尖都是汗,但是她不敢动,她要避免任何体力无畏的消耗。

她苦命的孩子,只有她啊!

就在这时,手机嗡嗡响起。

盛靳年三个字在手机屏幕上明明暗暗。

看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温初安的心脏不可控制的骤缩。

盛靳年,她结婚三年的丈夫,腹中孩子的父亲。

“怎么不在房间,三天后就给芷晴做肾脏移植,现在又在耍什么花招。”

电话那头毫无温度的声音响起。

温初安疼得呼吸都屏住,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异常,可是听着盛靳年的声音她还是忍不住泪水决堤。

明知道盛靳年跟她对话,除了温芷晴不会有其他的话题,明知道还能披着盛家少夫人的外衣,是因为她的身体里有温芷晴救命的肾脏,明知道她的孩子在身体里有力的成长,却不敢让任何人知道……也是因为盛靳年的眼里只有温芷晴!

她还能奢望什么呢?

孩子是无辜的,她却已经等不到孩子顺利出生的时间。

三天后就是为温芷晴移植的日子,所以温初安躲在医院阁楼给自己注射催产针,强行让一直在肚子里乖乖生长的孩子,毫无准备的挣扎着提前降生。

这是她跟孩子的劫难,这也是她保下孩子唯一的方式。

“我到医院接受术前检查,你放心,我已经签署了意向书,就不会后悔。”

温初安让自己每个字都听起来很稳,一说完就把话筒拿开,更强烈的宫缩袭来,她唇都咬出了血,也不敢叫出声。

“这样最好,温初安,这是你欠芷晴的,你的肾不过替你偿还。”盛靳年冷酷的声音响起,最后一个字落地,就传来冰冷的嘟嘟声。

呵,温初安挂在冷笑,自己应该是多虑了,他怎么会在意她是不是呼吸不正常的粗重?他连自己怀孕8个月都没有发现啊。

是的,她占着A城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盛少夫人的位置,可是她8个月妊娠,盛家温家,全世界,都没有多一个人发现。

因为她是无耻爬上妹夫的床换来婚姻的女人,因为她是盛靳年想到就厌恶的盛少夫人,她是整个A城最大的笑话,盛温两家抹不去的污点,被多看一眼都让人觉得晦气!

扔下手机,温初安疼得每一秒都希望自己晕过去,但是她不能发出一点声音,不敢有任何惊动他人的可能。

这个医院阁楼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的隐秘所在,只要她跟孩子撑过了这一关,她就抱着孩子去福利社寄养,完成肾脏移植手术以后,跟盛靳年办理他一直心心念念的离婚,自己带孩子彻底离开。

所以,她也感谢被全世界鄙视嘲讽,否则她绝对没有机会,在这段感情中贪心地留下一个孩子。

但是,一想到跟着自己熬了千辛万苦的孩子,刚出生就要被自己亲手送进福利社,温初安心疼的像是心脏要被剖开!

不能想了啊,盛靳年说的对,这些都是她自找的。

一阵强过一阵的宫缩,让温初安疼得意识停留在半昏半醒之间,她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不敢喊疼甚至不敢咬紧牙关,因为她要保存体力,她怕自己的宝贝在出来以后,自己已经没有力气第一时间抱起他,连思考的力气,温初安都想省下来。

可是思绪却在温初安面前慢慢铺开。

她爱惨了盛靳年,爱了他整个少年,当他从天而降把她从可怕的人贩子手上拽出来,小小的少年却敢对那些穷凶极恶的人恶狠狠的说:“谁再敢动她一下,我盛靳年就把他每根骨头都拆下来!”

那个时候她看不见,却觉得整个世界的安全都在眼前。

再后来呢?

他如何一步一步为了明艳的温芷晴疯狂她没有看见,但是她心里知道,盛家继承人和温家明媚动人的二小姐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是个瞎子,她对他的爱恋她也从不曾让别人看见。

可是18岁,妹妹的生日,被当众曝光跟盛靳年滚在一起的却是自己。

盛家,温家都是大户世家,这样的丑闻压都压不下去,盛靳年跟温初安结婚了,据说是温芷晴跪在他面前求他为了两家颜面,迎娶她失明又失身的姐姐……

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说到底,是自己欠妹妹的。

“芷晴。”就在温初安疼得快失去意识,一个声音传到了温芷晴的耳中:“马上能得到你姐姐的肾脏,感觉怎么样?”

温芷晴?温初安听到这个名字,身体反射性的一阵骤缩。

轻微哗啦一声,温初安只觉得下身一阵湿润,羊水流了一地。

“感觉怎么样?”温芷晴笑意盈盈的声音响起:“等着那贱人掏出肾脏,我可以跟靳盛年尽情欢爱,我的身体可以承受怀上盛家的孩子,直接把她踢下盛家少夫人的位置,所以,你是在问我当上盛家少夫人的位置的感受吗?”

什么?温初安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分明是温芷晴的声音。

“你真不害臊。”这个声音是温芷晴的好闺蜜凌芳华。

当时温初安被指控指使司机撞向温芷晴,就是为了得到温芷晴的眼角膜的时候,凌芳华曾经一耳光甩在温初安脸上!

“十几岁就盘算着爬上盛靳年的床了吧,看了那么多A/V,等了多少年让盛靳年神魂颠倒的时刻了吧?”

“如果不是突然发现我的身体承受不了幸爱,我怎么可能在对盛靳年下了药后只能把温初安推上他的床?”

温芷晴到现在想起都觉得愤愤不平,一脚踢向墙壁!

咚的一声,温初安猛然蜷缩起来,3年前,她无故的燥热,偏偏闯进靳盛年休息的房间?

“不过这也算因祸得福,要不然盛靳年怎么会认定温初安蛇蝎心肠,一心一意为我掏出她的肾脏?”温芷晴低嗤的声音响起。

“还不是你的计谋漂亮,买通司机诬陷她为了得到你的眼角膜唆使他开车撞你,在你没有死亡的时候强行摘取你的眼角膜,还导致你的肾衰竭。”

“全世界都知道她温初安抢走你的未婚夫,再为了眼角膜要你命,她的名声真是比发臭的老鼠还恶心,三岁的孩子都知道对她吐唾沫,你被盛靳年心疼到心坎里,要她一颗肾脏算什么?”

凌芳华娇俏的声音继续响起,字里行间都是羡慕。

那一场车祸也是温芷晴刻意的安排?

温初安提上一口气,双手紧紧拽着身下铺设的毛毯,用力到指关节都扭曲。

从车祸发生,到她自己都不可思议的速度换上眼角膜,她一直是百口莫辩,但是心里多少带着对芷晴的亏欠,那场让她从“爬上妹夫的床”跌到“心狠手辣令人发指”的车祸,温芷晴确实付出了一双眼角膜的代价。

但是没想到,连这一场车祸都是她一手策划!

温初安茫然的侧头,从阁楼一线的缝隙里,正好可以看到温芷晴的容颜,她笑得那么开心,漫天的阳光都不如她的神采飞扬。

“对啊。”温芷晴眸子里流光潋滟:“要她一颗肾脏算什么,手术中我还会要走她的子宫。”

“什么?”凌芳华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要她一颗肾脏,顺便买通医生切掉她的子宫,你觉得盛靳年会关心她身体少了什么东西吗?”温芷晴笑得非常开心。

凌芳华笑脸相迎,却带着勉强,就算一直知道温芷晴是怎样的人,现在也觉得唇齿发寒,勉强附和着说:“对啊,盛靳年只关心你们的配型是不是成功,从来不关心她的身体是不是适合做手术。怎么会关心她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

“温初安,霸占了盛少夫人的位置那么久,她又从小对靳年抱着愚蠢的妄想,与其她的肚子争气留下什么孽种,不如……连着子宫一起留下。”温芷晴侧着头。

不,温初安觉得浑身一阵发冷!

可就在这时,温初安只觉的身下一阵紧缩,温初安并有妇产科的实习经验,但是身为母亲的本能,让她知道她的孩子很快就要出生。

温芷晴,如果这才是她妹妹本来的样子,一旦孩子的哭声引起温芷晴的注意,她原来的目标是自己的子宫,怎么可能放过自己的孩子!

又一阵疼痛袭来,温初安疼得身体像是被劈开。

但是温芷晴略微一撩起长发,在她身后阳光如泻万物春风,一副慵懒模样:

“回去又要装,我恨不得那个贱人早点把肾脏给我,可是我必须装出挣扎愧疚的样子,我都恶心死了,今天下午,你哪儿都不准去,就陪我!”

不行,这样下去,孩子会面临缺氧或者羊水呛肺!

温初安觉得不只是身体,连大脑都要裂开!

可是,现在自己能找谁求救?

自从自己成为开车撞向自己的亲妹妹,并且明明妹妹还活着却要求医院按照死人正常剥离温芷晴的眼角膜,温初安已经众叛亲离,而盛靳年的盛怒更是让她像是瘟疫人人避之不及,愿意相信温初安也变成了一种罪过,更别说赶来救自己!

“是温芷晴不要我的肾脏!就算我做错再多,也是她的姐姐,她死也不会要我为她躺在手术台上!”

温初安却蜷缩着身体……嘴唇早就被要咬的血肉模糊,却尽量让自己的手指不发抖。

编辑好上面短信,温初安摁下发送!

她给盛靳年发短信,无论说什么怎么解释,盛靳年都是置之不理。

这一条短信,关系着她和孩子的一尸两命,她却只能用另外一个女人的名义。

果然,门外响起了温芷晴扫兴的声音:“靳年让我快点回去呢。”

“啊?靳少真是一刻都离不开你。”凌芳华娇嗔的声音伴随着两人的脚步声响起。

她知道盛靳年一定会担心温芷晴的胡思乱想,她知道盛靳年一定会立刻想要确定温芷晴的安危,她知道盛靳年是温芷晴现在无论如何都会抓住的牌,一定乖巧的不会让盛靳年看出任何破绽!

温初安是在用自己的肾脏,用自己“死不悔改“的不堪,催促盛靳年去紧张忧心另外一个女人,这样才换来的一线生机!

听到阁楼门被关上的声音,温初安使劲的咬住牙,疼痛让她觉得牙齿都要被碾碎!

终于——

“哇哇!”细弱的啼哭声在阁楼里传开。

刚刚跨下阁楼的温芷晴突然停下脚步,皱起眉头:“什么声音?”

温初安全身都在抖,赶紧抱起浑身血污,胳膊与小腿像是小木棍一样纤细的人儿,心脏仿佛可以从嗓子里跳出。

温初安从懂事开始就失明,十多年的暗无天日让她的听力比目光还要敏锐,她听到脚步声停下,像是听到索命的丧钟。

如果温芷晴看到这一幕,她抱着孩子连推开她的力气都没有。

温初安手忙脚乱,撩开自己的衣服,把孩子哇哇大哭的嘴巴凑到自己的胸前!

宝宝无力又柔软的嘴巴一含住温初安的胸口,果然不再哭泣,只有小小瘦瘦的小手在空中不安的乱抓。

温初安把自己的食指放到孩子的掌心,孩子一把抓住温初安满是汗水的食指,乖乖的安静下来。

温初安抱着孩子,那种撕裂身体的阵痛都没让她落泪,但是现在她的泪水不停不停的滴下!

宝宝,这是她的孩子!

就算温芷晴发现,她豁出命也一定会保他安全!

温芷晴总觉得那声音让她心脏闷闷的烦躁,狐疑的往回走。

“什么什么声音,是风把阁楼的门吹响了吧。”就在这时候,凌芳华不以为然。

医院这种晦气的地方,阁楼又阴森的人迹罕至,她可不想去探索什么奇怪的声音。

温芷晴挑了挑眉,看到手机上盛靳年的名字又一次跳跃起来,还是跟着凌芳华离开。

刚出生的宝宝,与其说是饥饿,不如说需要母亲的怀抱,在得到慰藉以后很快疲惫。

温初安给他清理,他也只是懵懂的看着温初安,温初安给他包上尿不湿,他是个男孩,虽然是早产,但是某个小小的部位却大大咧咧的冲天,把第一块尿不湿打湿,温初安用准备好的襁褓给他包裹好。

温初安可以看到,他的眼睛又黑又亮,目光懵懂却带着与生俱来的深邃,跟盛靳年一模一样!

“愿你的人生明朗清澈,喜怒哀乐只为自己,愿你的人生安宁顺遂,温暖努力都被珍惜!”温初安给孩子起了一个名字:“温宁澈。”

小澈澈对温初安笑了一下,就进入了梦乡。

温初安用最快的速度下楼,这一切都是温芷晴的阴谋,她绝对不会再捐出自己的肾脏,不会把自己的靳夫人的位置拱手相让,更不会让小小的宁澈为她的阴谋与狠毒买单!

宁澈不能再送去福利中心,要揭穿温芷晴的阴谋,她就要保证宁澈可以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免受不测。

第一件事,是她只剩下三天。

三天的时间,她需要自己的肾脏不适合移植。

钠离析剂,连续服用很快会引起肾性水肿,又会在半个月之间代谢,但却会让移植手术成功率大大降低,温芷晴也是学医的,不会冒这样的风险,有了时间,她才有机会安顿宁澈,收集证据翻盘!

想要得到钠离析剂并不困难,比起拿到催产素,对温初安来说简直轻车熟路。

爱上盛靳年,温初安想过的结婚生子,都是他。

但是温初安没想过,自己喜得麟儿,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给自己注射钠离析剂!

“温初安,站住!”就当温初安到了配药房,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温初安赫然转身,一个高大的身影踏步而来。

盛靳年,他的身材依然那么高大挺拔,带着征伐一切的气势,他的容颜依然那么立体深邃,像是岩石锋利的转角找不出任何瑕疵,他轻慢的目光扫过,连医院这样的阴仄的空间也像是光芒万丈。

如果上帝曾经设定,有些人一旦出现在人群,就注定被仰望被爱戴,被用来证明男人可以多耀眼多灼目,盛靳年就是这样的存在。

盛靳年,一出现就会让所有女人下意识希望自己可以配得上他的男人!

温初安反射性的愣住,他来找自己吗?他对三年的婚姻也有不舍吗,他对自己就要剖开身体是否不能完全无动于衷吗,还是他对艰难来到世界的孩子有着天然的感应?

“靳年,开车撞温芷晴的不是我,是芷晴她……”温初安几乎本能的说。

盛靳年会保护她,从整个少年时期都这样。

别墅区的少爷小姐都是在家里前呼后拥下成长的,都嫌弃她是个瞎子,只有盛靳年会拽着她,一起出发的时候恶声恶气的确认她有没有被丢下,在她无所适从的时候,一言不发的坐在她身边,在她被人贩子带走的时候……

刚刚温初安一个人熬过了太多,又经历了太多的变故,她多希望回到从前,她看不见盛靳年的容颜,但是却在他身上感到温暖安全。

“姐姐,实在对不起。”可就在这时,一个柔弱温婉的声音响起。

温芷晴的身影从盛靳年的身后闪了出来。

温芷晴还是那么清澈纯净,素白的白裙,披散的秀发,连头上的发卡都是古朴雅致的发簪造型,温润而精致,她站在盛靳年的身后,就像是琼瑶剧的女主角,受尽委屈与屈辱却依旧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柔美。

“靳年一定说你给他发那样的短信,是想要做什么逃避移植手术,所以,已经让医疗团队准备好手术室……”温初抓着盛靳年的手,跟她相似的眼睛里都是迷茫,可是却做出非常担心的表情:“姐姐,都是你发的那条短信,我怎么解释都没用。”

温初安这才看到,盛靳年看向自己的眼神那么冷酷厌恶,他只做了一个动作,身后很快走上几个黑衣男人,从他们整齐划一的动作,就知道训练有素,而能在盛靳年身边的怎么可能是平庸之辈。

他们扑向温初安,好像她是逃窜的动物!

温初安几乎来不及迈出一步,就被死死摁住,手术床很快被推上来,温初安很快被摁上床,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那场车祸是她自导自演的,我根本没有去买通什么司机,更没有做什么活体摘除眼角膜手术,她的肾衰竭也不是因为车祸,因为她从小就有肾病!”温初安拼命挣扎!

“够了,到了现在你还死不悔改!”盛靳年的声音响起,声音不高,但却有着像是扫荡整个医院走廊的压迫:“芷晴一直为你解释,你却为了自己见死不救,不但从不悔过现在还污蔑芷晴!”

“她一直帮我解释?”温初安觉得浑身发冷。

“姐姐。”温芷晴扑上来,她哭得梨花带雨,一把抱住温初安以后,却是压低了声音:“姐姐一直不肯承认车祸的事,给靳年的那条短信却是一反常态说那是你的错,不得不让我很担心姐姐啊。”

温初安瞪大了双眼,那条短信让她得以调虎离山,但是却让温芷晴把手术时间提前。

“姐姐,马上要手术了,心情激动,胡言乱语的。你都想说些什么呢?”

保全人员跟着医护人员很快开始把温初安用固定带固定住,温初安不断的挣扎,可是她刚刚生产又有多少力气?

专业保镖公司出身的人,连暴烈凶徒都可以轻易制服,温初安使劲挣扎却像是等待宰杀的动物一样徒劳无功。

“你为了芷晴的一对眼角膜,开车让她两个肾脏破裂枯竭,只是要你一个肾脏。你却还百般抵赖,你到底是多狠的心。你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盛靳年一把扣住温初安的脖子:“当时不跟你结婚,就不会让你生出这么多不该有的妄想。”

温初安突然安静下来,因为盛靳年眼中的暴怒与嫌恶,就像是如果不是温初安体内有芷晴要的肾脏,他就会掐死自己。

温初安的安静让盛靳年满意,冷冷松开了手:“带下去!”

“温芷晴。”就当温初安被手术床推走,而盛靳年柔声的安慰,让她对手术别担心,温初安突然出声:“你还想要我的子宫吗?”

温芷晴眼底迅速划过一抹异样,但是她脸上还是一股悲戚表情,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但是温初安脸上的表情太过冷静,甚至冷酷,几乎完全不像过去20年的她,过去的温初安总是悲戚怯懦而小心翼翼,在盛靳年的眼前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温芷晴不知道温初安为什么会发那样的短信,不知道为什么温初安在这一瞬像是变了一个人。

相关文章:

日本两对夫妇交换一周_男友总是吸着我的胸才肯睡觉

在公司两个老外轮流照顾我@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餐桌放肆h/下身还连在一起就做饭

餐桌下的旖旎校园文|测男孩女孩的试纸准吗

强势推荐《将门无良妃》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