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至尊【完结】在线阅读,王者至尊小说全文章节

2021-09-03 08:16 · 新商盟

距离张玄给周绪考虑的时间,还剩三十秒,周绪给张玄考虑的时间,也剩三十秒。

“二十秒,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能跟我装到什么时候!”周绪给自己点上一根香烟,美美的吸了一口,又抬起左手腕,看了眼手上的欧米茄,“还有十秒。”

张玄悠哉的走到办公室的待客沙发上坐下,静静的看着周绪在哪倒计时。

“五秒。”周绪脸上挂着冷笑。

张玄翘起二郎腿,双手放在脑后,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

周绪一看手表,“时间到,小子,是你自己选择找死,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周绪刚准备拿起他桌面上的手机,叫保镖来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手机就提前响起,周绪一看来电号码,脸色变了变。

来电人显示的是赵总,周氏集团最大的合作伙伴,可以说,周氏如果少了赵总这条线,收益将会缩水三分之二!

周绪权衡利弊,决定先接赵总的电话,毕竟处理一个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的小子,远没有赵总的事重要。

周绪刚把电话接起,还没来得及说你好两字,就听到电话中赵总充满怒意的声音,“姓周的!你惹了人,可不要牵连到我身上,咱们的合作,终止了!嘟嘟嘟……”

周绪听着电话中的忙音,一时间有些发愣,啥情况?周氏和赵总合作已经六年了,一直都是互利互惠,今天怎么突然闹这么一出,而且赵总说自己惹了大人物,牵连到他?

还没给周绪琢磨的时间,办公桌上的座机又疯狂响起,周绪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接起座机。

“周总,不好了!公司官网被大量黑客攻击,现在彻底陷入瘫痪,所有在网上销售的商品价格全都变成一块,几秒钟内就被人下了上千订单,我们的亏损至少达到一亿!”

周绪还没来得及做出回答,办公室的大门就被秘书一把推开,只见女秘书满脸慌张的汇报:“周总,有三家马上就要洽谈成功的合作企业突然拒绝跟我们往来,说没必要跟一个即将破产的公司合作!”

“叮铃铃!”老式的电话铃声刺耳的响在周绪耳边,这部电话,只有少数人能打的进来,每次使用这个电话,无一不是重要的事情。

周绪脸色难看的接起电话。

“周总,大事不妙,公司的股票被神秘财团大力打压,对方资金雄厚,宁愿赔钱,也将我们的股票价码砸低了十一个点,这是故意搞我们啊,据初步估计,现在损失达到两点七个亿,并且每秒都在增加!”

“什么!”一个个的电话,以及秘书的汇报,让周绪彻底慌乱。

周绪手机又响,是周绪的父亲打来的,周绪的父亲在电话中发出怒吼:“兔崽子,你干了什么,老子几个老兄弟全都打电话来,劝老子赶紧跑路,说你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我……”周绪张了张嘴巴,眼神突然就扫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张玄身上。

看着那个身穿白背心沙滩裤的青年,周绪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是你!都是你干的!都是你!”周绪指着张玄,手指都在发抖,对方脸上那玩味的笑容,让他感觉到了恐惧。

“怎么能说是我呢?”张玄微微一笑,“我给了你两条路,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

办公室中,电话铃声疯狂的响起,让周绪感到格外的刺耳,他发疯似的质问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啊!”

“我不都让你做过选择了么?”张玄伸出右手小拇指掏着耳朵。

电话铃声的响起,各部门经理带来的消息,让周绪快要崩溃,他彻底明白,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他说毁了周氏,并没有跟自己开玩笑!如果自己再不服软,周氏就真的没了!能在短短时间内做到这些事情,他的能量,远超自己的想象!

周绪看着那个半躺在沙发上的人,此刻在他的眼中,这个年轻人,就好像来自地狱的恶魔,能轻松将自己毁灭!

不间断的电话铃声,击垮了周绪的内心,他脚步踉跄的跑到张玄面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眼中带着祈求:“我同意!我什么都同意,求你了,高抬贵手吧!

张玄打了个响指,“早这么乖,不就好了。”

在周绪期盼的目光中,张玄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在电话里说了声够了。

十几秒后,周绪再接电话,得到的汇报是,攻击公司官网的黑客已经自行离开,打压公司股票的神秘财团也不再下手,短短的时间,公司总共亏损将近八个亿,还不算那些跟周氏终止合作的伙伴,如果全部算下来,这次周氏的损失,超过二十个亿!

周绪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他眼神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是一个说句话,就能毁灭周氏的大人物,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这样的人,在全国,又能找出几个?林氏集团,竟然找了这么一个人来帮忙!

“周总,你恶心了林总一把,也不能这么算了,明天早上,我要知道你去跟林总认错的消息,必要的补偿,也不能少,如果到了中午你没有跟林总好好认错的话,我相信,结果是你不愿见到的。”

张玄起身,拍了拍裤子,看周绪的眼神,如同看一只蝼蚁。

周绪连忙诚惶诚恐的点头回答,“是,一定!一定!”

“不错,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张玄伸手,拍了拍周绪的脸。

这么极具侮辱性的动作,让周绪不敢有一点不满,反而努力挤出一副笑脸。

解决了这件事,张玄离开周氏大厦,骑上自行车,哼着小曲回到别墅,见林清菡还在沙发上睡着,看着女人那恬静的模样,张玄眼中出现一抹溺爱,走上前去,以一个公主抱的姿势将女人抱在怀中,慢慢走向楼上卧室。

一夜过去,第二天,林清菡被刺眼的阳光叫醒,她伸了个懒腰,头一回感觉,自己睡的是这么香甜。

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时针指在十的位置,让林清菡惊呼一声糟了。

林清菡急忙爬起床,冲出卧室门,刚好看到正趴在地上擦地的张玄。

在林清菡看到张玄的时候,张玄也刚好转头看到林清菡,对林清菡微微一笑,“林总,你醒了。”

林清菡皱了皱眉,“十点了,怎么不叫醒我!”

张玄嬉笑一下,“林总,是你说不让我进你卧室的啊。”

林清菡也清楚,现在不是和张玄说这些的时候,公司的事才最重要,迈着修长的双腿,林清菡急忙洗漱,然后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张玄看着林清菡离开的背影,脸上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

林清菡开上那辆红色奔驰GT出门,心中焦急,今天早晨,她要忙着去处理董家与周氏集团合作的事,却一觉睡到十点多,真是误事!

不过在这之前,她还得先去林氏集团看一看。

林氏集团一楼大厅,周绪身穿正装,脑袋上裹着纱布,正满脸焦急的等在这里,看了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中午,可林总还没来。

周绪可清楚记得昨天那位狠人说的话,自己如果中午前还没道歉,那真就死定了!

周绪的父亲周平也站在这里,表情严肃,昨天的事情,他听自己儿子彻头彻尾的说了一遍,得知对方只是一个电话,就差点毁了整个周氏,让周平心中发颤,同时也好好教训了一番自己儿子,让他千万不能再惹林氏一点不满!

正在这时,一辆红色奔驰GT带着轰鸣声停在了林氏集团大门口。

看到这辆奔驰的瞬间,周绪脸上洋溢出喜色,连忙迎了上去,周平也快步跟上,严肃的老脸上挤出一个笑容。

穿着职业套装的林清菡一下车,就看到了正赔着一脸笑容走来的周绪,对方头上裹着的纱布也让林清菡疑惑。

“林总,等您好久了,您总算来了。”周绪尽量让自己显得客气,说话时,身子都微微躬下,将自己放在一个弱势的位置。

林清菡被周绪这突然的态度搞得一愣,昨天她还从电话里得知,面前这人,让自己孤身前往周氏大厦呢,林清菡奇怪归奇怪,说话可不客气,轻蔑一笑。

“呵,周总,昨天恐怕让你失望了,你如果真当我林氏是软柿子,有什么招就随便使吧,再恶心的手段,我林清菡也接下来!”

“林总,之前是周某人有眼不识泰山,昨天那位已经狠狠教育过我了,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吧,董家跟我们合作的项目,今天早上已经全部签好合同了,另外包括您林氏集团上次不看上的两块住宅区,我现在也安排人办着手续,再过几个小时就会送到您的手上,如果您还满意的话,麻烦您给那位大人物说一声,他交待的事,我都做到了啊。”

周绪这一口一个您,不光向林清菡道歉,更是将周氏集团与董家的合作敲定,同时还附赠了两块住宅区当做赔礼,只是想让张玄看到自己的诚意。

周平也在一旁说着好话,给林清菡说什么周董两家本是世交,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搞出这些事来,希望林清菡不要责怪!

林清菡看着周绪递来的项目合同与地皮证书,上面所有人写着自己的名字,还盖了有关部门的钢印,根本无法作假,眼前发生的一切,让林清菡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但事实就发生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林清菡抓住了周绪话中的重点,他说,昨天有人,狠狠教育了他,帮助了自己?那人是谁?

“林总,您看您还满意吗?”周绪小心翼翼的,试探性的问了一下,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太过卑微,昨天那位的能量,他彻底见识过了,心中只有恐惧,他明白,自己傲气的资本,在那位面前,什么都不是!

“行,我知道了,你赠送的住宅区没必要给我,我只希望,在接下来的合作中,你不要再做些什么让人恶心的事情。”林清菡并没有收下周绪的赔礼,因为她不知道是谁帮了自己,收这份大礼,一点都不合适。

周绪一听林清菡不打算要自己的赔礼,那一张脸顿时苦了下来,“林总,您就收下吧,昨天那位说了,如果赔礼不到位,我也就惨了啊,您就当可怜可怜我,收下吧!”

周绪的态度,闹得林清菡真的有些不知所措。

可怜可怜他?收下他十几亿价值的地?周绪的话,要让别人听到,一定会认为周绪疯了。

林清菡见周绪这苦苦哀求的模样,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了,算了,先收下吧,等知道是谁帮了自己,再把这份礼还回去也不迟。

想通这些,林清菡告诉周绪,自己会让秘书来负责这些事情,说完她便匆匆上楼了。

林清菡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给老太君打了电话,并且告诉老太君敲下周氏集团项目的事,老太君惊愕,十分不敢相信,在电话那头承诺只要把合同交到董家手上,老太君就给她一大笔资金。

挂断电话,林清菡看着巨大的落地窗,透过这扇窗,可以俯视整个银州市的CBD。

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林清菡还是有些无法相信,让自己这么头疼的事,就这么梦幻般的解决了?到底是谁帮自己呢?林清菡想了一下,却找不到什么头绪,好在林清菡不是什么矫情的人,有些事暂时想不通,就不去想了,心头最大的一桩心事了却,让她心情舒缓了不少,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响。

“请进。”林清菡对着办公室门外说了一声。

门外进来的,是一名有着小麦色肌肤的女性,她穿着一身红蓝相间的宽松运动服,年龄看上去跟林清菡差不多大小,二十三岁左右,身高一米六,留着一头短发,这名女性站在那里,好似一头随时能够发力的猎豹一般。

“林总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江静,你的父亲请我来保护你。”

江静话音刚落,林清菡的电话便响起,是她父亲打来的。

银州市春藤孤儿院。

单纯的孩子们在绿色的草坪上玩耍,草坪上,秦柔身穿白色长裙,盘坐于此,一头长发披在脑后,漆黑的颜色与她的白裙形成鲜明的对比,她头上戴着孩子们为她编制的花冠,白色的长裙散乱在草坪上,好似是森林里的精灵一般。

“秦柔姐姐,我也要糖!”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子跑到秦柔面前,对她嘿嘿猛笑。

“小虎,你不能再吃糖了。”秦柔伸出玉臂,揉着小虎的脑袋,眼中充满溺爱。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妪躬着身子,笑容和蔼的从一旁走来,“小柔,你太惯着这些孩子了。”

秦柔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宛如昙花盛开般美艳,“催院长,我看到孩子们开心,我也就开心了,对了,那个叫张玄的,他来了吗?”

“刚来。”崔院长指了指一旁,在一个人工搭建的木质凉亭中,张玄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前方。

崔院长看着张玄的模样,叹了口气,布满慈祥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哎,这孩子,始终走不出自己的心结啊,当年他母亲为了不拖累他,跳楼自杀,他一直都在为这事自责。”

秦柔的目光顺着崔院长的手指看去,她注视张玄的侧脸,从这个男人身上,她总能感觉到一股悲伤的气息,在他深邃的眼神中,仿佛藏匿着许许多多的故事一样,让秦柔忍不住想要去探索,可每次她想要尝试跟这个人说话的时候,总会感觉到对方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息。

秦柔家境殷实,五官精致,气质出众,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女神,再加上她为人善良,不求回报的资助春藤孤儿院,让她追求者无数。

一个月前,秦柔见到了张玄,当时她见到张玄一个人坐在那个木质凉亭暗暗出神的时候,心中只觉得这个男人在装蒜,扮演深沉。

但现在,秦柔不这么想了,她听院长说了这个男人的故事,也明白他为什么会坐在那个凉亭中,那是他和他的母亲,曾经一起搭建起来的。

“张玄他,是个好孩子啊,刚刚他给了我两万块钱,无论我怎么拒绝,他执意要给我,这孩子生活本来就不好,却还想着为孤儿院做些事情。”崔院长叹息着摇头,“当年孤儿院要有你这样的好人资助,我也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母亲去世,而无能为力了。”

秦柔的目光定格在张玄身上,他穿着这么一身地摊货,却捐给了孤儿院两万块……

“张玄哥哥,我们一起来玩吧!”一个三岁的小女孩跑到张玄面前,奶声奶气的说道,用她的小手拉着张玄的裤腿。

“好啊,茵茵想玩什么。”张玄一把抱起小女孩,将她抛起又接住,脸上露出笑容。

张玄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只会在两个地方露出,第一,在林清菡面前,第二,在孤儿院。

“茵茵要玩举高高。”小女孩咯咯一笑,大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像一牙弯月。

坐在草坪上的秦柔,看到张玄那发自内心的笑容时,也不由得一笑,她看的出来,这个男人是真心喜欢这些孩子,不像自己那些追求者,为了讨好自己,故意露出一副喜欢孩子的模样。

张玄陪小女孩玩了一会儿,兜里的电话响起,张玄看了一眼是昨天那个帅气青年打来的,他把茵茵放到地上,让茵茵自己去玩,然后走到一旁,接起电话,“怎么了?”

帅气青年在电话里的声音略显凝重,“老大,得到消息,有杀手今天准备对嫂子动手。”

“杀手!”张玄紧咬着说出这两个字。

在这瞬间,隔着电话,帅气青年都能感觉到一丝丝寒意,他虽然不知道老大为什么对这位银州市的女总裁这么在意,但他清楚,那些杀手,死定了!

电话里沉默几秒,张玄再次开口,“行,我知道了,你不要随便派人出手,这些事我会解决,就这样。”

张玄挂断电话,微微抬头,看着远方的天空,喃喃道:“有些人,活着不好么?”

最开始,张玄本来想光明正大的追求林清菡,毕竟以他的地位,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他和林清菡的结合,都只能算林清菡高攀。

可张玄在一次无意中得到消息,有人想要林清菡的命,对方的身份很隐蔽,张玄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出来。

张玄知道,这不是对方层次太高,相反,而是他们的层次太低,让自己无从下手去查,毕竟自己接触的,都是世界顶尖层面的人物。

张玄无奈,只能暗中保护林清菡,慢慢调查到底是谁想对林清菡不利,这才成为一名上门女婿,即使张玄知道,林清菡看不起自己,但他依然享受这样的日子,只要每天都能看见这个自己生命中的天使,就满足了,她给自己的世界中带来了光明,让自己在最绝望的时候相信,这个世界,并不是自己见到的那样冷酷无情。

得知有杀手出动后,张玄跟崔院长打了声招呼,穿着他的沙滩裤白背心,踩着一双人字拖,便步行朝林氏大厦走去。

秦柔见张玄要走,走到张玄面前,落落大方对张玄道:“要我送你一程么?”

秦柔想近距离接触一下这个男人,他那份对孩子的喜爱,那份对亲情的眷恋,都让秦柔着迷,秦柔想要深入的去了解他,熟知他。

“不用了。”张玄摆手拒绝,没多跟秦柔说一句话,甚至连眼神,都没多在秦柔身上停留一秒。

秦柔看着张玄离开的背影,那寡言的模样,让秦柔美眸中流露出一阵失落。

林氏大厦坐落在银州市CBD中心,可谓是整个CBD最显眼的建筑,二十二层的高楼象征着林氏庞大的财富。

林氏最高层,总裁办公室中,林清菡挂断了父亲的电话,同时从父亲口中得知了自己的处境。

关于为什么有人想要自己的命,林清菡并不清楚,要说得罪什么人,林清菡只能说,自己在生意场上,得罪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细细想的话,每一个人都可能想要自己的命,毕竟商业争斗,虽不见血,但也是会让失败者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不少人从暴富,一夜间变得一无所有,最后选择了登上天台,一跃而下。

相关文章:

防色狼神器,盘点现代守贞的十一大神器

尿液灌满肚子求饶bl_在车上一次比一次深入

自己撅起来扇肿/慢慢顶破还是一次进去

唐琪,顾菁菁小说全集,《隐形富豪》完整版

他加快了在她体内的冲撞~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