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奇才【全章节】小说在线免费,鬼医奇才无删减

2021-09-03 08:10 · 新商盟

京林市,医科大学的校门前,人山人海,此时正值新生入学,到处都是热闹的场面,有父母和子女的别离之情,也有豪车驶入校园引来的阵阵羡慕声,更多的是新生入学,对陌生学校的好奇。

“哈哈,这就是大学啊?有点意思啊,比老家那破山沟子里热闹多了。”

人群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嘟噜着,对方长相普通,但身形却如标枪般挺直,露出机灵之色,打量着校园。

他的眼神很清明,带着一丝灵动,此刻正眨眼打量着学校环境,像在寻找什么。

“找到了!”

几秒后,少年没有像其他新生前往报到处,而是先行走进校园后,嘴角带着一抹玩味,径直往校园后山走去。

医科大面积广袤,在大学城地处东南,背靠郊区一座老山,当地人称之为虎头山。

虎头山很清幽,人迹罕至,不过偶尔在某个月明星稀之夜,也会引来诸多学子,成双成对,出入此中,待到第二天清晨,但见满地“狼藉”,被医科大学子视为约会圣地之一。

少年来到后山,径直往半山腰走去,不多时,来到一处老树窝,朝四下扫了眼,确认没有外人后,顿时神色一变,带着些许庄严,突然喝道:“全都给我现身吧!”

这一喝,如雷霆震耳,但几秒后,树林里毫无动静,只有少年玩味着笑容,盯着眼前空气。

“哟,还认生啊?”

少年见此,嘟噜一声,下一秒左手掐诀,右手一晃,也不知道哪里掏出来一张黄纸符篆,对着空气一甩,符篆自燃起来。

一道幽光闪过。

刹那树林鬼哭狼嚎,阴森的冷风凭空涌现,跟着出现十几道怪异的人影,吓得脸色惨白,各自想要躲藏,但被少年一个个看去,却蓦然的定在了原地。

不,这些不是人影……而是鬼影!

“大……大师饶命!”

一名全身冒着黑烟,长相狰狞,满脸是血的老鬼发出哀嚎声音,对着少年惶然抱拳,眼中全是惊恐。

这……少年是什么来路,一身阳气壮大到令人,哦不,令鬼心惊胆战的地步!

老鬼自认见多识广,但眼前少年,让他恐惧无边,声音都在颤抖。

“啧啧,瞧你们这鬼窝还挺和睦的啊,居然还在斗地主?我看看,一只无头鬼,一只饿死鬼,呀,说你呢,跑什么跑!”

少年突然眼睛一瞪,大手一挥,一只身穿红衣的女鬼正哀嚎着想要逃窜,就被虚空中一道无形的手印束缚,跟着全身颤抖的出现在少年身前。

“好了,都给我排好队了。”

少年看见鬼魂们都不跑了,这才拍拍手,玩味的盯着这一群鬼。

“饶命……”

不一会,十几只鬼魂颤栗着在少年面前站好,总共是八男五女,哦不,应该说是男鬼和女鬼,其中又以那老鬼年纪最大,一身鬼气最浓,最小的一个,才五六岁大的男童,却是个瞎子,两个空洞的眼眶里,闪烁着幽绿鬼火!

还有两三个女鬼怯生生的盯着少年,看其穿着打扮,有点像是医科大的学生,也不知是为何,死了都没有入鬼门,而是在这尘间飘荡。

“好了,你们也别瞎紧张了,我不是天师那一脉的捉鬼师,不会对你们赶尽杀绝。相反,我可是你们这些鬼魂的恩人。”

少年看见这群鬼魂都老实了,这才满意一笑,自我介绍道。

恩人?

而现在这些鬼魂就更惶恐了,一个个紧张又好奇的盯着少年,最后还是那老鬼硬着头皮,问道:“大师,不知有何要事呼唤我等?”

“我名庄术……来自闽北。”庄术悠然一笑,拖长了语调。

干嘛的?

几名女鬼互相对视一眼,没有听出少年的意思,其他人更是一脸发懵,暗道这家伙吃饱了撑着,没事来找一群死鬼们的麻烦干嘛?

“庄术,闽北!”

倒是那老鬼,像是回忆起什么,喃喃念了几声,几秒后,他猛地露出震惊表情,夸张道:“闽北,您可是闽北鬼医庄家的人?”

“哟,你这老鬼见识不错啊。”庄术眼前一亮,倒是惊喜不已,想不到这隔着十万八千里的,居然还真有人,哦不,有鬼认识自己。

“鬼医庄家……我可是听说许久了,还记得我刚死的那年头,碰着了个老鬼……那位老人家跟我说过鬼医庄家……”老鬼激动的喃喃道。

“哟,那位老人家怎么说的,你给我念叨念叨?”庄术嘿嘿一笑。

“那个老人家说了,说天地有阴阳之分,于是便有了这人间与鬼界,而在人鬼之间,还游离着一群特殊人的存在,比如这鬼医庄家。”老鬼不敢怠慢,躬身一礼,开口道。

“鬼医庄家,给鬼魂治病,具体我不知道,但听闻,庄家传承千年,极为不凡,历代庄家子弟都是一代鬼医,庄家人各个都是人中龙凤,长得帅气,如潘安这等美男子,而且庄家人还专给鬼魂看病,管理那些孤魂野鬼的……”

“说的不错,不过说漏一点,到了我这一代,我庄术可不单单是给鬼魂看病,而是人鬼皆医!”庄术听到老鬼对庄家的奉承,不由开心的大笑,接着更是得意的只拍胸脯,朝着这群鬼魂一个个指过去。

“你呀,叫啥?”庄术指着其中一名猥琐的鬼影问道。

“小的生前叫刘焕,是……”刘焕叫来历诉说一遍,跟着惶然的看着庄术。

他生前是个销售员,最懂的察言观色,此地当中的老鬼,乃是他们这一堆鬼窝里资历最老的一个,据说当鬼有五六十年,鬼门不收,人间游走,算起来是他们这一群鬼魂当中实力最强的了,但老鬼今天见着庄术,还不是老老实实的拱手行礼。

“我算算……”庄术嘿嘿一笑,几秒后,他搬起脸说道:“哎呀,你死了三个年头了,可为何没有鬼差前来接引,让你早入轮回呢?”

“小人不知。”刘焕老老实实道。

“因为你心有怨念!如此下去,你必成恶鬼,到时收你的可是阴间鬼兵,若抓捕归位,定永镇地狱!”

庄术蓦然神色一变,冷漠的盯着对方。

刘焕一下傻住,瞪大了眼睛。

“还有你!”

庄术扭头看向另外一个鬼魂,这鬼影是个中年男子,但面容却极惨,像是出了车祸而死的,一脸血肉模糊,右边胳膊空空的,一只脚也断了,此刻正用唯一一只手抓着自己的断臂和断腿,半点都不舍得收开。

“你算是枉死鬼,但你这一世命道不好,所以死时惨遭分尸!不久后便有鬼差前来接引你进入轮回,但我敢打包票,你轮回重生为人,出生之时定先天残障!不是缺胳膊便是少腿!”

“啊,我不想当残疾人……求大师救命啊!”

那车祸鬼顿时一脸惨然,大叫着跪下来。

“还有你,你这女鬼,居然是处女鬼,难怪心有执念,不肯归位。”庄术一个个指过去,最后苦口婆心的总结道。

“除了这个枉死鬼外,知道你们一个个为什么都进不了轮回吗?因为你们都生病了,有病,就得治!”

庄术一脸郑重,颇有点世外高人的风范。

“啊,鬼也要治病?”

一群鬼魂都傻眼了。

“当然,人有七情六欲,鬼也有七情六欲,不然为何有女鬼贪恋红尘,总想与那人间男子发生点什么?人有健康和生病,鬼自然也有,生病的鬼,就会一步步变成恶鬼,最终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庄术一副摇头晃脑的模样,看着一群鬼魂们不明白的表情,干脆指着那枉死中年男子,说道:“好比你,想要来世健健康康的投胎做人,其实很简单,做个手术把你那胳膊大腿缝上就行。”

“可是……”中年男子一脸呆傻,愣愣道:“我现在可是鬼。”

“算你运气好,碰见了小爷我。”庄术傲然一声,说道:“你这缝合手术我可以给你做,不过可是要收钱的!”

“啊!”中年男子愣了会,突然醒悟,大叫:“大师,请大师帮我啊!”

“至于钱嘛,小的之前在这林间蹿忽,倒是找着一物,不知大师……”

说着,那中年男子不舍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元宝,闪闪发光的,好像被埋在土里好几百年了。

“得勒,马上给你手术!”

庄术大喜,毫不客气的接过那金元宝,也不嫌脏,咬了一口,兴奋道:“果然是金子。”

开心的将金元宝收入囊中,跟着,庄术随手将背着的一个匣子打开,就见那匣子分两层,一半黑色,一半白色,好像阴阳鱼一样区分开来,只见庄术打开第一层盒子,露出一套稀奇的手术器具。

就见这手术器具,有金属器具,也有桃木所制的柳叶刀,更有阴沉木打造的事物,散发古朴厚重之感。

一群鬼魂们看的目瞪口呆。

“这是给你们这些鬼魂专用的,嘿嘿。”

庄术没有多说,取出冥铁所制的金针,又找来一条麻线,当场将那车祸鬼的胳膊大腿接上,就好像缝衣服一样轻松,不一会,车祸男猛地露出惊喜的声音,大叫:“我可以动了,我的手和脚又都回来了!”

“啧啧,搞定。”

庄术给这枉死鬼接好胳膊,随即笑嘻嘻的看向一群鬼魂,下一秒,那刘焕猛地大变,跪下来磕头,大叫:“大师,小的不想变成厉鬼,请大师救命啊……小的在人间藏有私房钱,账号和密码是……”

“大师,我想早点投胎啊,请大师给我看看我得了什么病,小的无以为报,这几年倒是找着不少稀罕物,若是大师……”

那老鬼更是激动得身体直抖,直接将直接当鬼几十年来的收藏取出,破烂货一堆,不过其中倒是有些埋在土里的古董之类的玩意,看着挺值钱的。

“那个,行吧,瞧瞧。”

庄术嘿嘿一笑,让这群鬼魂们一个个排好队,跟着好像接诊一样,一群病鬼看起病来。

“你呀,人间待太久了,沾染了阳气,就好像一个移动的传染病源一样,难怪阴间不收你,得勒,把你这阳气收收,投胎还不是美美的?”

“你这个女鬼,受了情伤,哎,这样可不行啊,再下去可就变成厉鬼,到时候小爷我就要出手,却是麻烦多了。”

庄术皱眉看着对面这个女鬼,对方一脸泪眼婆娑的,最后庄术脸色一沉,大叫道:“啥,你没钱?宝贝也没有?”

“不行……不行,我们庄家给鬼看病,可是一向都要收取诊金的,我可不能坏了老祖宗的规矩。”

庄术咬咬牙道,坚定着不退步。

那女鬼更惨然了,小脸白得吓人,可怜兮兮的看着庄术。

后面看见庄术不退让,女鬼眼珠一转,最后很是不舍的掏出一张照片来,上面居然是一个清秀的少女,笑颜如花,明眸皓齿的,极为美貌。

“这是我的妹妹,刚好就在医科大读大三,若大师愿意,小女子愿意托梦给妹妹,让她和大师……”

“呀,这个可以有。”庄术哈哈一笑,取出一个瓶子,递给女鬼,跟着叹道:“解你情伤,唯有此忘情水,喝了后,忘掉此生诸情,好好上路吧。”

女鬼点点头,朝庄术拜了一礼,接过忘情水服下。

接着给所有鬼魂们看完病,庄术看着这鬼窝,面露严肃,随即脚踩地面,像是一股能量扩散出去,最终所有鬼魂,全部消失不见。

“尘归尘,土归土啊。”

摇头轻叹,庄术转身离去,不过嘴角却是带着一抹笑容,显然对今天的收获极为满意。

……

前往学校报到处报道后,庄术找到了寝室306号,接下去,认识舍友,适应周边环境,开始了新的大学生活。

一切都是美好的。

这大学生涯真的太爽了,一切对于庄术都是崭新的,特别是第一次接触电脑,让庄术这个从未上过网的小子一下沉迷了。

这天,上完中医理论科后,庄术迫不及待的返回寝室,借走老三的笔记本,开始打起LOL。

他的水平很菜,以至于老大等人都不愿意跟他开黑,因为一旦带了庄术这个拖油瓶,七八场连跪都是正常的,按照这小子的臭脾气,属于那种扶我起来继续送的性格,让寝室一众兄弟是欲哭无泪。

刚打完一局游戏,庄术正准备继续,老大秦晓阳走进寝室,一脸兴奋的囔囔道:“兄弟们,出大事了!”

“知道咱学校后山吗,就是学长们誉为约会圣地的那片小树林,听说闹鬼了!大四一位师兄昨天和女朋友在后山约会,据说失去意识十几分钟,好像是被鬼上身了!”

被鬼上身了吗!

庄术表情一顿,把笔记本合上,朝老大玩味问道:“老大,你也相信有鬼?”

“我信啊,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老大意味深长,压低声音道:“我听说那师兄,被鬼上身后,回学校后直接大病一场,而且不仅是他,就连他的女朋友也生病了,现在两个人都躺在第一医院呢。”

“这么邪乎?”寝室一群人瞪大了眼睛,只觉得心里毛毛的,好像空气温度都下降许多。

“可不,我可告诉你们,后山那地邪乎,最近可都别去了。”老大叮嘱道。

“不可能啊。”

这边,庄术却是微微皱眉,前几天他刚刚给那一窝子鬼魂看完病,没意外的话,这几天陆续有鬼差前来接引,走的也差不多了,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沉思了下,庄术从床上爬起,和众人说了声,径直来到了学校后山。

依然是那片老树林,但这一次,庄术刚刚抵达现场,神色便微变,眉头一皱,像是利剑般射出一缕锋芒。

“看走眼了。”

庄术嘴角一勾,露出冷笑。

他倒也没多说什么,下山往校门口走去,慢悠悠的走到公交站,坐上15路公交车,朝着京林市第一人民医院驶去。

到了医院,很容易就打听出医科大送医的两个学生的病床号,庄术先找到那个女学生的病房外,只见其家属病人都担忧的聚集在房间内。

假装是同学前来慰问,庄术进了病房,只是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女学生,只见其眉目发黑,陷入昏迷中。

家属的哭泣声,让病房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意味,庄术却是直勾勾盯着病床上空,旁人看来那里一片空白,但在庄术眼里,却看到了一个漂浮在虚空的灵魂体,正是那个女学生的魂魄。

不,应该说是三魂七魄中的一魂,正茫然的漂浮在半空中。

庄术朝那魂体点点头,对方蓦然一呆,像是惊讶于庄术能够看见自己,但很快,庄术转身离开病方,那魂体一急,想要跟过去,但无论如何,身子却无法移动半步,只能漂浮在病床上空。

探视了女学生后,庄术继续找到第二位病人,但见这位昏迷的大四学长似是背景不凡,居然被医院安排在高干病区内,庄术以其师弟的名义前来探视,刚刚走进病区,就看到十几个黑衣保镖守在周围,露出戒备之色。

“这位同学,你是……”

其中一名四十来岁,保养得甚好的中年贵妇人走出来,看见庄术,朝他露出询问之意。

“阿姨好,我是来看他,顺便来治病的。”庄术透过玻璃窗,指了指床上昏迷那道身影的位置。

“哦,你是文儿的同学吧?”中年贵妇人有点奇怪庄术的言语,但看他一脸乖巧,只当是自己儿子的同学,顿时露出苦笑。

“夫人,这位是?”

这时候,病房外又走过来两个人,其中一位是个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一身西装,脸色不怒自威,透露着上位者的风范。

在他身后,则跟随一名老者,虽白发苍苍,但眸光却极为锐利,胯下走动间,虎虎生风,给人一种猛虎下山的感觉。

“这是文儿的同学,来看咱们儿子的。”中年妇人解释道。

“有心了。”中年男子叹了一声。

“阿姨,你说错了,我不是来看你儿子的,我是来看他的。”庄术突然开口道,指着床上病人的位置。

“那不就是我儿子吗?”中年男子和妇人都是一愣,古怪的看着庄术。

中年男子身后的老人则精芒一闪,戒备的盯着庄术。

“小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中年男子不解问道。

“大叔,我是来给他治病的,放心好了,把他的病治好了,你的儿子自然而然就好了。”庄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说着便要踏入病房。

“站住!”

那老人顿时一个闪身过来,拦在庄术面前,冷喝道:“你是谁,想对少爷怎样?”

“不是我想对他怎样,而是对‘他’怎样。”庄术依然笑嘻嘻的,灵动的眸子透露着玩味。

这话一出口,中年男子身躯一震,他长居高位,也曾听说一些古怪之事,此刻见庄术言有所指,忍不住问道:“小兄弟,你是说……”

“你儿子撞鬼了。”庄术直接说道。

“撞鬼?”病房内的众人都是一愣,随即不可思议的盯着庄术。

“荒谬!”

老人则是冷笑连连,锐利的眼眸盯着庄术。

“小兄弟,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中年男子皱眉道,置疑的看着庄术。

“我可没有乱说,你们是不是请了各种专家,但都无法让他苏醒?甚至做了各种检查,但数据显示,他的身体很健康,却找不到昏迷的原因?”

“还有,你现在过去摸他的身子,是不是忽冷忽热?我告诉你,那鬼魂现在还附身在你儿子身上呢,若是时间久了,吞噬掉你儿子的魂魄,到时候你儿子可就真的醒不过来了。”

庄术每说一句话,中年男子的神色便难看一分,朝老人点点头,对方走过去摸了摸床上少爷的身子,不由变色大变,惊讶道:“文儿的身子,的确如他所说!”

这下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满脸掩饰不住的震撼和悸动,他自认为眼力非凡,此刻自然能看出庄术的底气,而且自己儿子的病情实在古怪,若科学无法解释,那么或许……

想到这,中年男子已经满脸的苦涩,最终演变为急迫,双步迈前,却是略为恭敬的抱拳一礼,说道:“小兄弟,鄙人徐振邦,先前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小兄弟勿要介意……还请小兄弟看在我爱子心切的份上,出手相救,我徐家定有厚报!”

“大叔不用着急,我说过,此行我是来看病的,不管怎样我都会出手。”庄术一脸平静,扫了眼四周,说道:“让无关紧要之人,都暂且退下吧。”

“好。”中年男子点点头,不一会,便清空了所有保镖,只剩下庄术,徐振邦夫妻二人,和他身后那个老者。

“这是我们徐家的管家宋伯,视文儿如孙子一般。”徐振邦介绍身边老人道,表示可靠。

“好了,待一边去吧,不要打扰我看病。”

庄术走过去说道。

“是……不知小兄弟要如何给文儿看病?”徐振邦走到一边站着,夫妻二人都有些紧张,半天后看见庄术没有说话,而是直勾勾盯着自己儿子,顿时着急道。

“非也,我不给你儿子看病,而是给他看病!”

下一秒庄术掐诀,口中念咒,猛地一拍徐文的脑门,就听一声凄厉的哀嚎,病房内顿时阴风阵阵,传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小子,你敢坏我好事!”

“啊!”

顿时,徐振邦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只觉得头皮发麻,毛孔都舒张开来,心底一阵恶寒!

他们看见了什么?

却见一只恶鬼从自己儿子身上飘了出来,那一脸狰狞面容,到处都是血迹,嘴角一咧,尖利的牙齿泛出森寒光芒,还有那腐朽的身躯,让人忍不住想要呕吐!

“哟,果然是你这个老鬼!”

庄术冷笑,直勾勾盯着眼前老鬼,赫然是几天前见到的那一窝鬼魂当中最老的那只老鬼,只是当时那老鬼一脸恭敬惶然,而此刻,这老鬼却是凄厉狰狞,黑气遍布,空洞的瞳孔内闪烁血红鬼火,无比的阴森。

相关文章:

新鲜美女23p_爱爱细节

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 黄得让人湿的片段

他的坚硬隔着裤子磨蹭着柔软|炙热抵着根部

按摩师傅给我的高朝:两个人蹭来蹭去的舞小说

学校女性奴sm训练调教(妻御)在床上男脱女人的内衣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