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你的温柔 &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9-03 09:13 · 新商盟

可是打完了石膏,为他操作的女医师可能在他耀眼男人味下晕眩,不小心说出那个刁钻的骨裂竟然是PS上去的!

袁竞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问了秦叔,秦叔才告诉他,是一个住院部的病人看了他的透视图以后告诉他的这招,只是因为她要着急办卡。而医院以及下属银行正好是袁家的产业,小公子有一点闪失留下一丁点后遗症,整个医院系统都不够问责,所以连下属银行系统都停业待命。

温初安刚刚安抚了宁宁,必须尽快办理银行卡,不能放任不知所谓的豪门公子胡闹,随手指点,P出的位置毫不起眼,却让精通人体骨骼,或者习惯负伤的人一头冷汗!

袁竞炀在一个路人甲身上中招,简直比在交火中被一个童子军狙击还耻辱。

袁竞炀脚踢上病床的床角,温初安只觉得整个病床都晃了晃,那是一种绝非寻常的爆发力:“敢用那样的手段针对我袁竞炀,准备好付出什么代价了没有?”

“袁竞炀?”温芷晴的脸上顿时变了,不由自主的问道:“你是袁家的小公子?”

眼前小小年纪就已经显现出容颜气势无可比拟的男孩,就是景城名流圈最近风传要回国的袁家小公子?

袁家与盛家都几乎比肩的家族,相对于盛家的如日中天,声望远扬的世家豪门,盛家更像是一个名流圈的黑洞。

它用让人侧目的速度崛起,因为把持军火与航线与政府千丝万缕的关系,袁家的明面上的公司经营小到让景城名流圈不值一哂,普通民众更是无从知晓,但是它冰山一角下的庞大集团与财势却让人噤若寒蝉。

就连因为不足与外人道的境内外任务,或者参与武装雇佣军而衍生的医疗系统,也形成了自己全球统一的医疗与银行体系!

袁家的男人更是自带一种血腥味道的狠厉凌厉,据说袁老爷子控权时狠狠一瞪,曾经真正让人肝胆俱裂,七窍流血。袁家的生意都带着挥之不去的煞气,交集合作的机会可以忽略不计,袁家几乎自成一体,但凡景城知道袁家提起袁家就不由自主冒起寒气!

“我靠的从来不是头顶的姓,但是敢涮我的我能让她比惹上袁家倒霉十倍!”

他袁竞炀在边境线东方撒旦的名号,可从来没有人知道他是袁家的小公子!

盛靳年微微蹙眉,跨出一步,那个女人惹到了亚洲袁家?

但是温芷晴却紧紧拽住他,同时凑到盛靳年的耳边:“袁竞炀是袁家最受宠的小公子,而且姐姐,总有自己的安排。”

温芷晴一句自己的安排,听着像是温初安总有自己办法应对,但是配合着压低的声音,更像是温初安招惹袁家人,也是有自己的目的。

盛靳年眼前又浮起温初安被袁竞炀捏住下巴,一瞬间狼狈又错愕,有一种别样的柔弱与摄人。

“如果你不是袁家的公子,今早的闹剧应该因为影响公共秩序被请到警局,而不是打上石膏。”很快,温初安的声音不咸不淡的响起。

“我打不打石膏,关别人什么事,警察凭什么抓我?”袁竞炀冷冷嗤笑,他怒目而视的样子也耀眼的华贵:“袁家的男人无所畏惧,但也无愧于心!”

“你撞到的第3个小孩刚刚做完腰部穿刺,错位以后需要重新穿刺,心惊胆战避开你在医院跑酷的2个孕妇,其中有一个已经出现了妊娠高血压。一直劝你的秦叔有心脏病,却一直担心的追着你跑。”温初安平静说起。

“你……”袁竞炀本来像是一头暴怒又嚣张的狮子,随着温初安冷静准确的叙述,怒张飞扬的鬃毛仿佛被凝固住。

袁竞炀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样被抢白过,袁家的名望让所有人见到他不说毕恭毕敬,至少绝不轻易招惹,境外佣兵任务说道理的从来不是伶牙俐齿而是荷枪实弹。

袁竞炀第一次像是被困住的豹子,眼神都从目标身上移开,突然把目光落在她手上的文件上:“大婶大义凛然的样子还真让人感动,可实际上却是一个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的可怜虫。”

袁竞炀一把把离婚协议书抽起,温初安想要挡住已经来不及,袁竞炀一把把离婚协议书举高:“住院了也要被离婚吧?还为了一百万的分手费不肯签字?”

“还给我。”温初安冷冷的说,她想要夺下,但是袁竞炀18岁不到,身高早有180加,温初安不仅没拿到,还一个不稳差点从床上栽下来。

袁竞杨一个横挡,温初安整个身体扑在他的手臂上,袁竞炀有些皱眉,这个大婶怎么怎么轻,跟一个纸片挂他手臂上也没什么两样,但是英俊的容颜却浮出一个恶劣的笑容。

“与其跟你的前夫苦苦哀求,我看你的医学功底还不错,你来做我的私人医生,年薪一百万,前提是你在所有人面前对我道歉,跪下跟我说对不起。”

少年一脸恣意耀眼至极的眸子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与讽刺,温家的大小姐,盛家少夫人,任何一个身份而言,被这样一个不知道有没有成年的少年轻描淡写要求下跪,都是极致的侮辱。

温初安长长的睫毛瞬了瞬,整个人看上去很安静,像是没有听懂少年的话。

但是下一秒温初安拿起笔,刷刷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然后直接下床,跪下。

姿势标准恭敬,几乎让人挑不出错处,温初安声音清浅而平静:“袁少爷,对不起,希望你言出必行聘用我。”

一百万年薪,跪下就能得到一份工作,比起让人厌恶的求盛靳年,明显划算很多。

彻底放弃以后,整个世界的规则在温初安面前清晰果决。

视频对面的盛靳年猛然战起,温芷晴来不及惊呼,他高大的背影已经离开了温芷晴的病房,朝着温初安的楼层而去。

病房中,就连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都被温初安这一举动惊的回不过神来。

袁竞炀反应过来看着面前跪的笔挺的温初安英气的眉毛不满的蹙起,“大婶,你也太没有原则了。”

在袁竞炀的世界里,下跪这种事情比流血流汗更加没有尊严,他一向看不起这种软骨头,尤其是为了钱连自尊都没有的人,更加让人厌恶。

温初安安静的抬头,眸光无比清明:“原则这种东西是给那些有能力自保的人的,像我这种可怜虫,又怎么会有原则可言。”

如果没有袁竞炀的出现,她势必会为了这一百万为了宁宁答应盛靳年的所有要求,甚至会冒着失去生命的风险为温芷晴换肾。

盛靳年的冷血绝情她见识过,备用肾源这四个字她更是时时牢记在心。

袁竞炀俊脸上一阵郁结,没想到自己用来嘲讽她说的可怜虫竟然反被她拿过来自嘲,刚想开口说话,病房的大门别人从外面粗暴的推开。

盛靳年一身黑色西装站在门口,冰寒的目光像是一记利刃看向跪着的温初安,“起来。”

对上他的目光,温初安已经鲜血淋漓的心脏仿佛又被划开了无数的口子,疼的已经让人麻木。

错过他的视线,她看向袁竞炀的方向道:“这个要袁少爷说了算。”

“温初安!”

男人的声音愈加阴沉,堂堂盛家的少奶奶,居然当着他的面向别的男人下跪,纵使盛靳年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但是她代表的却是整个盛家的颜面。

盛靳年捏紧拳头,声音发狠,“就算你想犯贱,也要等到彻底从盛家滚出去的时候。”

眸光渐渐破碎,温初安垂着视线避免让人看到她的狼狈,嗓子里涌上来一股血腥味,她一字一顿开口:“盛先生贵人多忘事,离婚协议一经签字,即刻生效。”

她现在已经不是盛家的少奶奶,更不再是盛靳年那个名义上的妻子,以后的人生她只为自己而活,只为宁宁而活。

袁竞炀难得安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吊着一只手臂靠在墙上啧了啧嘴开口:“大婶,没想到你还这么有来头。”

盛家的人,有意思。

温初安心里一紧,早就知道盛家和袁家的关系不甚明了,难道他知道她是盛靳年的妻子,想反悔?

她迫切的张口,“盛家是盛家我是我,盛先生的要求我已经如数照做,从今往后盛家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温初安极力撇清关系的样子让盛靳年隐忍的怒火徘徊在暴走的边缘,他大步上前,猛的钳住温初安的胳膊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神情憎恶,“没有关系?芷晴一天没有痊愈,你就一天还是罪人!想要借着袁家逃避责任,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盛靳年的力气极大,温初安这具残败的身体已经经受不住任何一点的摧残,像是一朵失了水分的花朵衰败的迅速,脸上的血色褪尽。

她死死的咬着牙,决不让自己示弱。

“盛靳年,我求过你,我求你信我!可是你没有,那么往后再也不会了。”

纤瘦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男人的大掌,跪久了的双腿没有力量的支撑迅速的向后倒去,盛靳年瞳孔一缩下意识的伸手,却被温初安决绝一扫。

身体落入另一个坚硬的胸口,温初安喉咙涌上一股咸涩,鲜血顺着嘴角泌出。

袁竞炀锋利的五官快速的闪过戾气,本以为这个女人只是瘦弱,凑近了才发现她不只是瘦弱,还满身的伤痕,蹙眉发声:“你跟谁都这么玩命吗?”

温初安眼底划过苦涩,她很惜命,以前连声音大点都会害怕的。

宽厚的臂膀抱起温初安,袁竞炀大踏步准备迈出房间,却被一旁的秦责拦住去路,“抱歉袁少,您不能带走温小姐。”

瞥了一眼挺直的秦责,袁竞炀锋薄的唇扬起一抹猖狂的弧度,强势的煞气直逼秦责的面门:“敢拦本少爷路的只有一种人,死人。”

纵使秦责看惯了自己少爷的杀伐果断,但面对袁竞炀时竟还是禁不住冷汗直冒。

盛靳年脸色沉了沉,示意秦责放他们走,后者这才不敢不愿的收了手。

两人一出房间,秦责抹了一把额上的汗不甘的出声:“少爷,您为什么要放他走?”

袁家是很厉害,但是不代表盛家就比袁家差,更何况盛靳年亲自出手,袁竞炀一定带不走人。

盛靳年缓缓收回视线,刚才被温初安拂过的手臂像是着了一片火一样,她的话更像是一种控诉,阴翳的眸子里满是戾气,目光落到桌子旁边的离婚协议上,盛靳年冷哼出声,冰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情感,

“人在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绝对不会出了这家医院,联系温初安的主治医生,时刻监控她的身体状况,一旦条件准许,立刻换肾。”

温初安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根本不值得别人同情。

视频这边,温芷晴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而得意一笑,盛靳年果然还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就连温初安泣血明志都换不来他的信任,那么往后还不是她想如何收拾她就如何收拾她?!

不过……温芷晴眼底闪过恶毒,有一件事情她还是很在意的。

温初安在离婚之前曾经提到过孩子一事,盛靳年虽然说过有了孩子也是备用肾源,可是并没有否认过孩子存在的可能性……

即使盛靳年不爱她,但温初安若真的有了孩子,那么她就算嫁进盛家也只能是继母的身份,所以这个孩子……绝对不能存在!

温芷晴眼神一暗,拨通了手机。

“帮我去查一件事……”

温初安被强行带离了病房转到袁竞炀所在的VIP病房内,偌大的床上,她被毫不客气的甩了上去。

袁竞炀打了石膏的手臂被七手八脚的拆卸干净,一旁的秦叔想阻拦,但是看到自己少爷一脸的怒气,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忍住了。

瞥了一眼病床上半死不活的女人,袁竞炀嫌弃的开口:“去叫个医生过来。”

呕血这事可大可小,秦叔得过温初安的帮助,也不敢耽搁赶紧去叫医生。

年迈的大夫匆匆忙忙的赶来,看了一眼床上病怏怏的温初安连忙问道:“什么原因导致的呕血?”

温初安张口想解释,但是刚才说了太多的话,加上情绪激动嗓子里的伤口二度撕裂,现在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一旁的袁竞炀见状,双手环胸漫不经心的回答:“前夫气的。”

温初安一阵血气上涌,连忙摆手,摸索着身上的手机打出两个字:病例。

相关文章:

小宝贝真紧h,两根会坏的|和男朋友车上那个

超品小农民|办公室嗯嗯嗯不要舔_不要了不要了太满了

宝贝,腿打开让我进 男人进入女人是啥感觉_调教小说

【精选热文】重生至尊仙帝小说在线目录

我和岳毌那些性事口述:跪坐在手指之上les

文章标签